楊福泉:今夜,在麗江高山植物園

清晨的麗江,天藍得如被太陽之神洗過一遍似的。我作為歐盟科學技術培訓團的特邀專家,和來自歐盟各國來接受培訓的青年學者們一起,從位於玉龍村附近雪山腳的麗江高山植物園山門處啟程,去位於玉龍雪山哈勒古的高山植物園。

麗江哈勒古,位於玉龍雪山南麓,海拔3000米,因這裏有一個自然匯成的水庫,又稱之為哈勒古水庫,這是納西民歌和故事裏常常提到的一個地名。從1993年開始,我多次到離哈勒古不遠的高寒山村文海村進行田野調查,每次都要路過哈勒古。

從2001年開始,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和英國愛丁堡皇家植物園合作實施建立麗江高山植物園的項目,在2003年建成了“麗江高山植物園”。中英合作實施的這個麗江項目包括麗江高山植物園、玉龍雪山野外工作站和一個高山自然保護區。麗江高山植物園就在這個哈勒古。該項目受到了中國和英國政府的高度重視,於2004年對外宣布為英國在中國的第一個聯合科學實驗室。

這個英國愛丁堡皇家植物園和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合作共建的高山植物園,致力於通過保護玉龍雪山植物資源,穩定物種數量,實現對野生植物的可持續利用和有效的管理,來造福依賴生物多樣性而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裏的麗江各族人民,

如今麗江高山植物園在雪山腳下的玉水寨附近建了一個山門,有一條台階路直通海拔3000米的植物園駐地,我們拾階而上,一路走一路看山景,滿目蔥蘢,蒼翠欲滴,沿途一路有各種松樹、杉樹、還有納西人在祭天儀式中必用的神樹——櫟樹。沿途一路聽見各種鳥在吟唱,一路看到各種五顏六色的野花。有一條從哈勒古水庫奔瀉而下的山溪,在山裏蜿蜒而下,一路快樂地獨唱。溪流在有的地方還形成了瀑布,水珠如一片激蕩飄灑的白蓮綻開。

常駐植物園的青年學者小吳一路近距離地拍攝各種植物的照片。我聽他講述了好多我原來不知的植物的名稱。一只看來和植物園的工作人員混得很熟的狗,一直默默地跟著我們,似乎是在陪伴我們,又像是在保護我們。小吳說這只狗是玉龍村裏的,和植物園的人很熟悉了,常常喜歡默默地跟著他們爬山。

歐盟培訓團的青年學者們爬山大都還不錯。到了哈勒古,看到這個水庫已經修得很規整,堤壩的一側,用石塊砌了很大的“玉龍水庫”四個大字。水庫裏清波漣漪,倒映著青山綠樹藍天白雲。水庫周圍的森林明顯比以前茂密了,滿眼郁郁蔥蔥。我在1993-1995年期間,常常經過這條山路去文海,那時的印象裏,森林和植被都遠遠沒有這樣好,沿途還常常會碰到砍了一些小木料往回走的村民。特別在文海村附近的山路上,經常看到村民用馬拉著一些碗口粗細的木料在路上走,路上揚起一陣陣塵土。那時,文海村是麗江納西族自治縣最貧困的村子之一,村民的收入主要靠燒炭和偷偷砍伐一些木料去賣,所以當時文海村周圍的生態環境是比較差的,森林植被覆蓋的情況遠遠不如現在。

從水庫旁沿著林間小徑信步往植物園走去,一路上都是茂密的各種樹木,很多樹上掛著絲絲縷縷很好看的樹衣,在微風中搖曳。從山上流淌而下的溪流唱著清亮的歌在樹林裏穿行,然後匯入玉龍水庫裏。

高山植物園駐地是一個納西民居式大院,拾階而上,就到了院裏,院子很寬敞。在院內的屋子裏,掛著很多鑲了鏡框的玉龍雪山花卉照片,我認出了在上世紀80年代我爬玉龍雪山時在四千多米高處采過的雪蓮花,看去有一種超凡脫俗之美。

夜裏,大家聽來自英國愛丁堡皇家植物園的戴維博士介紹中英聯合在麗江建立高山植物園的過程和他們在這裏所做的工作,各國青年學者們問了不少問題,我也根據自己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在文海村等地進行人類學調研時的見聞參與了大家的討論。之後,大家在高山植物園眺望星空,清風習習,群星燦爛,夜空如夢。從這裏看滿天星星都特別顯得明亮,銀河清楚可辨。培訓團的青年學者們非常激動,七嘴八舌在談論這如夢幻般的天上星空,在這萬籟俱寂的森林之夜,看繁星閃爍的夜空,別有一番滋味和境界。記得我們在1993-1996年和國際山地協會和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進行關於玉龍山區域農村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合作項目,我們扶持建立了文海村生態旅遊合作社。國際山地協會主席艾福斯先生對文海那布滿明亮清晰的星辰的夜空特別感興趣,把這裏選為一個開展徒步旅遊和今後美國大學生和國際山地協會會員來望星空了解天象的一個實習基地。時隔多年,舊地重遊,發現這夜空的星星依舊如此明亮,沒有城市煙塵和燈光的汙染。心裏特別感慨和欣慰。

翻過哈勒古山頭,就是燈火輝煌、滿街紅燈籠閃爍、紅男綠女款款漫遊歌舞宴樂的麗江古城,那是另外一幅因旅遊而繁華綺麗的麗江夜景。而今天我在這玉龍雪山一側茂密的森林裏,卻看到了麗江美麗的另一番景致,靜謐祥和、安寧如水,人在這裏仿佛可以和山的精靈、樹的精靈和雪山之神對語。絕對的寧靜與祥和,周遭是莽莽蒼蒼的樹林、面前是如夢如煙的哈勒古水庫,靜靜的林子裏不時傳來夜鳥的長吟清唱,與那條從深山裏流淌而下的山溪的叮咚聲相呼應,仿佛也在和雪山的神靈傾訴著什麽悄悄話似的。

我感覺到,這樣的境界,是世界名城麗江的另外一種妙境,一種這個邊地文化名城獨有的山林境界。那滿城的煌煌燈火與紅燈籠、滿街的燈紅酒綠、滿城的歌舞宴樂,只能說是當代麗江的一個側面。而麗江的沈靜安寧、麗江浩瀚純凈的夜空、深邃的雪山、森林和低吟淺唱的山泉,這是與山靈水精對話之處、是聆聽高山之音的地方……有了這些,才是一個完整的麗江,一個既有目迷五色的繁華燈火,但又有能使人心靜如水的天籟之境的麗江。我覺得,中英聯合建立的這個玉龍山高山植物園,也是這樣的一個森林凈地,高山秘境,是一個能使人精神超越的場所,一個生態環境極佳的妙境。

看著這大片蒼清靜謐、毫無人聲喧嘩的森林,我也由衷地敬佩長年工作在高山植物園的中外科學家們,他們樂在深山,每天爬山涉水,探究麗江玉龍雪山的植物之謎。這使我想起去我去年和一群“麗江環境保護志願者”的年輕人一起去過的玉龍縣高寒山區高美古天文台,在那寒涼的夜裏,我認識了幾個天文學工作者,他們獨守深山,靜對星空,懷抱科學的寧靜和理性,夜夜眺望星空,探究天象之謎,探究麗江上空那渺遠的神秘和美麗。

就是因為有了這些科學的探秘、科學的嚴謹和堅守,才顯出了當代麗江的別樣深沈魅力和境界。這種內在的魅力,不事張揚,不求聞達,不施脂粉,不顯浮華,但它顯示了麗江高山大河那質樸深邃的一面。在二十多年的歲月裏奔波在麗江等大香格裏拉之地的森林和村寨的“西方納西學之父”洛克博士、抗日戰爭期間在麗江促進“工業合作社”支援抗戰的俄裔作家顧彼得、上世紀三十至四十年代在麗江窮究東巴文化之謎的“麼些先生”李霖燦,也是深度閱讀麗江,探究麗江之謎的奇人。就是因為有了這些科學和理性的探究,才挖掘出了麗江潛藏的無窮魅力,顯示了麗江自然和文化厚重的底蘊。

於是我想到,當我們看到麗江城裏那繁華似錦、燈火闌珊、仕女如雲的旅遊盛世景象時,當我們看到無數渲染“艷遇之都”等的商家廣告時,不要忘了麗江那些沈靜安詳而深邃的山巒林莽,不要忘了那些在深山一偶遙望星空深究星辰、踏遍青山綠水探究麗江植物動物之謎,以及走村串寨解讀麗江各民族社會人文之謎的人們,他們的默默探索耕耘,揭示出了麗江潛在的魅力和神秘,給當代麗江增添了濃郁的魅力;他們的工作和堅守,向世人展示著麗江大地沈靜深厚的內蘊,使這個有著“世界文化遺產”、“世界自然遺產”、“世界記憶名錄”等美名的名城麗江,散發著令人肅然起敬的精神和內蘊。

今夜在麗江,遠離了風塵的喧嘩和沈醉,遠離了輝煌燈火的炫麗,我在森林環抱雲湧星馳的玉龍雪山高山植物園,在滿天星辰的照耀下默默欣賞麗江的另一種凈地,另一種魅力。雪山的風從我眼前吹過,高原夜空明亮的繁星使我沈迷,夜幕下森林的絮語和幽幽的鳥鳴,溪流的低吟淺唱,都使我覺得我貼近了麗江大地的深處,靠近了雪山的神靈。(收藏自愛思想網站)

Views: 1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