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noc Sob
  • Male
  • 霹靂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 noc Sob's Friends

  • 突然突闕起來
  • 中砂礁群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Ratna Man Tirwa
  • quién soy
  • 東方求敗
  • Suan Lab
  • 創客有多熱
  • LiDi Za
  • 美索 布達米亞
  • Maritime SilkRoad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來自沙巴的沙邦

RSS

Loading… Loading feed

Gifts Received

Gift

O noc Sob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O noc Sob's Page

Latest Activity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小說窗(5)——布局(二)

這又是一種構思——拘住小說家心思的是人,而不是事。屠格涅夫說,一部小說開始時,幾乎總是先有一個或幾個人物的影子,他們在他眼前浮動,像真的又像假的,並以各自的方式,按照自己的特點,祈求他的關心,引起他的興趣,祈請他的同情。這樣,在他眼中,他們像是disponbiles(法文:空閑人員),可以遭逢各種命運以及生活中的各種際遇;他清楚地看到了他們,然而仍必須為他們尋找準確的關系,那種能最充分地表現他們的關系;去想象、創造、選擇和組合那些最有用、最足以說明那些人物的情境,他們最可能引起或感受的各種覆雜狀況。那個人、那幾個人,日夜縈繞於小說家的心頭,使小說家無法擺脫他們,直至寫成小說用文字將他們固定住。像事情的發展一樣,人物的前行也是有內在邏輯的,小說家只要把握住邏輯,然後順著人物走下去便是。這一過程類似於一個迷戀鴿子的孩子放飛他的鴿子:他一心想看到鴿子的飛翔,於是,他將它趕起,鴿子扇動雙翅,直飛藍天。這只鴿子也許領會了小主人的欲望,因此在天空下開始風姿萬變的飛翔,或一副直線千裏的樣子,或旋轉不停,一忽翻滾,一忽隨風飄蕩,一忽又仿佛要給小主人一份擔憂與恐慌而遠走高飛,但就在小主人幾乎絕望時,它又…See More
Aug 11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小說窗(4)——布局(一)

小說是在篝火旁誕生的。它是一個個打發長夜也打發寂寞與無聊的故事。在小說與故事區別開來的最初年頭,小說仍然是以講故事為己任的。翻開小說史一看,無論是中國的還是其它東方與西方國家的小說,都有很強的故事性。小說的形式在演變,但,以講故事為主的小說,仍然生生不息地延傳了下來。歐•亨利、梅爾維爾等,都是講故事的高手。即便是霍桑這樣的小說家,也對故事心醉神迷。我們打開他的寫作筆記,發現其中記載的十有八九都是一些故事梗概——這些故事構思奇妙、想象無邊:▲有個人從十五歲到三十五歲,讓一條蛇呆在他的肚子裏,由他飼養,而這條蛇一直在痛苦地折磨他。▲一個人命令另一個人去做一件事,而這個人在發布完命令之後便死去了,另一個人卻在不停頓去執行這個命令。▲一個富人立下遺囑,在他死後,他的房屋歸一對貧窮的夫婦所有,但前提是,這對貧窮的夫婦在繼承房屋的同時,得同時接受房中的仆人。這對貧窮的夫婦認可了。他們繼承了房屋,與那個陰沈的老仆人相處,日子過得異常恐怖與壓抑。最後露出的真相是:那個仆人就是那個富人。霍桑如果將這些忽然從心頭飄過的故事寫成小說,可以想見,這些小說將是故事性很強的小說。依據霍桑的全部小說所提供的根據,這…See More
Aug 1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小說窗(3)——小說:書寫經驗的優越文體

小說的興起,是因為人們對小說這種文體的寫實能力的誤解——人們相信,只有小說才能“逼真地”呈現現實——“就像讀法庭記錄一樣逼真”(蘭姆,見艾恩·瓦特《小說的興起》)。其實,小說的寫實能力是很讓人生疑的。但它確實給我們造成了一種印象,仿佛它具有無與倫比的模仿和覆印現實的能力,人們的現實主義傾向幾乎是與身俱來的。呈現現實或者說使現實得以被記錄的念頭一直糾纏著人們。這就注定了小說在日後會處於文學史的顯赫位置。相對於其它文體而言,小說確實是一種最具寫實能力的文體。頭戴桂冠、安坐王座的詩歌,就寫實能力而言,其實最不中用。虛飄的想象、浪漫的抒情以及對旋律和節奏的癖好,這一切,盡管可以把人們導入天路神階和令人心醉神迷的審美境界,然而,它卻無法產生最淋漓盡致的現實感。當然,詩歌也程度不同地創造了真實感。但這種真實感並不在歷史畫面方面,也不在現實場景方面,而是在情感或感覺方面——詩歌抒發了當時的情感或者是體現了當時的感覺。而現實遠非只有情感與感覺。單純的情感與感覺也很難組成歷史與現實——歷史與現實有著精神與物質交織在一起而組成的一個又一個生動的畫面與場景。一種文字的書寫活動,如果不能夠去具體描繪這些畫面與…See More
Jul 10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小說窗(2)——小說意義上的個人經驗

我們已經說到,是小說的誕生,從而使個人經驗得以書寫。但我們並未下一個簡單而專斷的結論,說小說以外的文學形式,就與個人經驗無關。詩歌、戲劇,也都與個人經驗息息相關。這裏“書寫”二字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它是說:小說家是以個人的經驗作為小說的內容的——小說就是寫個人的經驗。這個結論絕不可被理解為:小說以外的文學形式可以不必具備個人經驗。從根本上講,任何一種文學形式的運用,都必須具備個人經驗。區別不過是,有些文學形式可以不必將個人經驗直接作為內容來書寫而已。…See More
Jun 26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小說窗(1)——永在:故事

曾著書《小說門》,一路發行幾萬。一部純學術書竟然俏走,使人頗感困惑與新奇。莫非還真有人看得上眼?這裏文字,是從該書隨意摳出,原先稱之為“門”,這回面積大為縮小,只能勉強稱為“窗”了——小說窗。可有20余窗。純屬一孔之見,說說而已。 …See More
Jun 17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6)

【頑強抵抗】面對這個混亂的時代,你又如何選擇?道路無非兩條,要麽投降,要麽抵抗。諸位知道,我選擇的是抵抗,先是無聲的抵抗,後是有聲的抵抗。但這種抵抗,似乎已堅持不了多久了。因為我開始懷疑我抵抗的意義,甚至懷疑這種抵抗的正確性。我幾乎就要放棄這種寫作,甚至要放棄寫作。我已多次對人說過,假如我還寫作,我也要寫一些讓人覺得深刻的東西,並且一定能寫出深刻的東西,因為研究了幾十年的文學,我太清楚這個所謂深刻是怎麽弄出來的了。無非是往死裏寫,往狠裏寫,往惡裏寫,往髒裏寫,往怨毒裏寫就是了。這些年,為了強調一種東西,我寧願讓人將我說成是一個唯美主義者。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這個稱呼。大家如果有興趣可以看一看《天瓢》。那裏頭不只是美。還有鄉村政治——我不知道,在當下的中國作家中,究竟有多少人能像我對鄉村政治有如此深入而細致的體察。…See More
Jun 12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5)

【中國:你需要什麽樣真實】 混亂時代的中國,又有著只屬於它自己的獨有的混亂。如同它的社會在這個世界上是一份獨特的景觀一樣,它的文學也是一份獨特的景觀——世界上沒有這種氣質與格調的文學。它在許多方面令人感到疑惑,比如它的真實觀。我懷疑它的真實觀是極端的,甚至是變態的。中國文學的種種情狀,都根植於這種固執的、幾乎沒有一個人對其加以懷疑的真實觀。如果現在有一部作品,只要越出了這一真實觀,它就可能落得一個“矯情”的評語,善、雅、溫情、悲憫、清純,所有這一切都是不真實的。因此,也是矯情的。…See More
Jun 7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4)

【文學需要界定嗎?】 相對主義的策略,就是將簡單問題複雜化。將無須去說的話語,變成饒舌的語言循環。世界上有兩種東西,是不能言說也是無法言說的,一是沒有最終解的複雜問題,一是常識,因為常識已經是最後的話語——它無法再被言說了。…See More
Jun 2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3)

【歷史主義與相對主義】 傳統的歷史主義一直有著較好的口碑。文學批評對歷史主義方法的運用,給文學帶來了寬廣而豐厚的世界。歷史主義批評,歷來是最行之有效也是最重要的批評。即使後來五花八門的新批評新方法得以登場而批評界趨之若騖時,它也依然是不可以動搖的。當那些時髦的、靈動的、怪異而神秘的批評,在經過一陣實踐之後,而紛紛顯出它們的玄虛、所得結論似是而非、只能求得一些雞毛蒜皮的小小解釋時,人們看到,只有歷史主義批評,才有能力闡釋文學的基本命題和解決重大的文學史問題。它的宏大、厚重、穩妥與顛仆不破的科學性,是其它任何批評方法都是望塵莫及的。但歷史主義在走過二十世紀的最後階段時,卻在虛無主義的煙幕中逐漸蛻變為相對主義——在中國,這種蛻變幾乎使歷史主義完全變成了相對主義——它就是相對主義。歷史主義的基本品質是:承認世界是變化的、流動的、沒有一成不變的事物,我們對歷史的敘述,應與歷史的變遷相呼應。它的辨證性使我們接近了事物的本質,並使我們的敘述獲得了優美的彈性。但傳統的歷史主義批評並沒有放棄對恒定性的認可,更沒有放棄對一種方向的確立:歷史固然變動不居,但它還是有方向的——並且這個方向是一定的。據於此,歷…See More
Jun 1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2)

 【憎恨學派與怨毒文學】 布魯姆曾將那些背離審美原則的形形式式的文化批評——比如女性主義、新歷史主義等等,籠而統之為“憎恨學派”。因為在他看來,所有這些打著不同旗號的學派,都志在摧毀從前、摧毀歷史、摧毀經典。它們要做只有一條:讓“已死的歐洲白人男性”立即退場。這些男性代表著歷史,是西方的文學道統。他們包括莎士比亞、但丁、歌德、托爾斯泰等組成泱泱一部西方文學史的一長串名單。“憎恨學派”——這是一個很別致但確實擊中要害的稱謂。20世紀的各路思想神仙,幾乎無一不擺出一副血戰天下、“搞他個人仰馬翻”的斗士姿態。對存在、對人性、對世界的懷疑情緒流播在每一寸空氣中。我們的思維走向再也不像從前那樣自然而然地去肯定一些,建樹一些,而是不免生硬、做作地去否定一切、毀滅一切。世界走到今天這個恐怖無處不在的時代,我總覺得與世界範圍內憎恨空氣地流播有關。這些學派不管如何深刻、如何與文明相關,它的效果是一致的:打破了從前那個也許隱含著專制主義、隱含著獨斷的和諧,眾聲喧嘩的那一邊,出現了價值體系的崩潰、意識與行為的失範。“憎恨學派”的主旨在於揭示存在的惡、倡導壓抑的釋放與聲音、腔調的雜多、對流行采取絕對的放任自流…See More
May 28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1)

【混亂時代】 我們對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的文明性、先進性,可能不宜過於樂觀。我們在民主、自由的大陶醉中縱情放浪,而將一切歷史與一切價值毫不珍惜地踩在腳下,並從無情的踐踏中獲取無邊的樂趣。懷疑一切、推翻一切、唾棄一切,日益成為時尚,成為一個思想者深刻的輝煌標志,也成了民主與自由的尺度——誰不給予這種虛無主義以天地,誰就代表了專制,誰就是民主與自由的不共戴天的大敵。反之,若這一切可以通行無阻,也就意味著民主與自由已經形成。這真的就是我們——那些知識精英、思想巨霸們早在文藝復興時期就推崇並界定了的民主與自由嗎?我常常懷疑。民主與自由,是有規定的,是有分寸與尺度的,是有體系與秩序的,它的實現,絕不意味著削平一切高度,取消一切權威,也不意味著沒大沒小,沒有等級,沒有禮數,沒有秩序,更不意味著欲望一瀉千里卻毫無管束。如果是這種狀態的自由與民主,我們是否應當有所警惕?一個人類通過世世代代的摸索而逐步建立起來的有主流、有制度、有倫常、有規則、有高低、有尊卑的社會,僅僅於一夜之間,就要成一個沒有方向、沒有底線的社會,而且還以民主、自由為金光閃閃的幌子。它是否真的就是文明,就是先進,難道就不應該加以懷疑嗎?…See More
May 26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向裁縫致敬的韓國電影《尚衣院》

《尚衣院》(韓語:상의원,英語:The Royal Tailor) 2014年12月24日上映[5]的韓國電影。由電影《男人使用說明書》李元錫導演,講述實際在朝鮮時代掌管王室的服裝和財物的機構尚衣院以美麗的衣服而展開包含愛情、才能、嫉妒及慾望的名品歷史劇。 都碩(韓石圭)是尚衣院中製作3代王衣服的朝鮮最高韓服名匠。幫妓女製作令人驚訝衣服的年輕天才韓服設計師孔鎮(高洙)。在某一天,知道了全漢陽的人們都想穿孔鎮製作的衣服之事後,都碩開始嫉妒孔鎮。然後都碩跟孔鎮二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會發生怎樣的事件。…
Apr 3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世界上最大的魚市場日本築地 Tsukiji Wonderland

張硯拓《築地市場:和食之心》: 我賣的是魚,是信任,更是信仰…
Jan 23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評論韓劇《和遊記》

許多人可能會搞錯,以為《西遊記》的作者是周星馳。不是啦,是吳承恩;我們搞文創的人,又要謝謝吳承恩了,因為他的故事讓周星馳賺夠了,現在又讓韓國人借去拍成《和遊記》(韓語:화유기,英語:A Korean Odyssey,中文又名《花遊記》、《華遊記》)。 就是這樣子囉,行家看門道,外行看熱鬧。玩文創的,天天給工藝、設計與盛事搞得團團轉,就是Catch No Ball,忘記了在文創最基礎的功夫——故事——下手。 吳承恩創作了不朽的《西遊記》原著,周星馳把握了後現代主義的詮釋與敘事,拍成了1990年代的經典港片《月光寶盒》系列,紅火還一直燒到今天的大陸,算是吳承恩心血“出口轉入口”。今天的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可是《月光寶盒》完成的年代,香港還是一個不同文化氣候的英國殖民地啊,所以吳承恩敘事經過了一次以文化的洗禮。 現在,唐三藏和他的師徒們繼續穿越與蛻變,投進了韓流的文化土壤,拍出了韓劇《和遊記》。吳承恩可不領一分錢版權費,但經典敘事確實讓中華民族感覺到,自己其實不是自古就那麼沒有想像力;那麼樣板、呆板、刻板的。See More
Jan 1
O noc Sob's video was featured

陳策鼎導演BMW短片比賽首獎作品《HAWA BY TAN CE DING》

這世界受到喪屍攻擊 除了恐懼與逃亡 人間,還剩下什麼? The World is Terrorized by Zombie What Else Can Human beings Do Other than Frightening & Hiding Away
Nov 24, 2017

O noc Sob'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O noc Sob's Blog

曹文軒:小說窗(5)——布局(二)

Posted on May 26, 2018 at 5:45pm 0 Comments

這又是一種構思——拘住小說家心思的是人,而不是事。

屠格涅夫說,一部小說開始時,幾乎總是先有一個或幾個人物的影子,他們在他眼前浮動,像真的又像假的,並以各自的方式,按照自己的特點,祈求他的關心,引起他的興趣,祈請他的同情。這樣,在他眼中,他們像是disponbiles(法文:空閑人員),可以遭逢各種命運以及生活中的各種際遇;他清楚地看到了他們,然而仍必須為他們尋找準確的關系,那種能最充分地表現他們的關系;去想象、創造、選擇和組合那些最有用、最足以說明那些人物的情境,他們最可能引起或感受的各種覆雜狀況。那個人、那幾個人,日夜縈繞於小說家的心頭,使小說家無法擺脫他們,直至寫成小說用文字將他們固定住。…

Continue

曹文軒:小說窗(4)——布局(一)

Posted on May 26, 2018 at 5:44pm 0 Comments

小說是在篝火旁誕生的。它是一個個打發長夜也打發寂寞與無聊的故事。在小說與故事區別開來的最初年頭,小說仍然是以講故事為己任的。翻開小說史一看,無論是中國的還是其它東方與西方國家的小說,都有很強的故事性。

小說的形式在演變,但,以講故事為主的小說,仍然生生不息地延傳了下來。歐•亨利、梅爾維爾等,都是講故事的高手。即便是霍桑這樣的小說家,也對故事心醉神迷。我們打開他的寫作筆記,發現其中記載的十有八九都是一些故事梗概——這些故事構思奇妙、想象無邊:

▲有個人從十五歲到三十五歲,讓一條蛇呆在他的肚子裏,由他飼養,而這條蛇一直在痛苦地折磨他。…

Continue

曹文軒:小說窗(3)——小說:書寫經驗的優越文體

Posted on May 26, 2018 at 5:43pm 0 Comments

小說的興起,是因為人們對小說這種文體的寫實能力的誤解——人們相信,只有小說才能“逼真地”呈現現實——“就像讀法庭記錄一樣逼真”(蘭姆,見艾恩·瓦特《小說的興起》)。其實,小說的寫實能力是很讓人生疑的。但它確實給我們造成了一種印象,仿佛它具有無與倫比的模仿和覆印現實的能力,人們的現實主義傾向幾乎是與身俱來的。呈現現實或者說使現實得以被記錄的念頭一直糾纏著人們。這就注定了小說在日後會處於文學史的顯赫位置。…

Continue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5)

Posted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0 Comments

中國:你需要什麽樣真實】 

混亂時代的中國,又有著只屬於它自己的獨有的混亂。如同它的社會在這個世界上是一份獨特的景觀一樣,它的文學也是一份獨特的景觀——世界上沒有這種氣質與格調的文學。

它在許多方面令人感到疑惑,比如它的真實觀。

我懷疑它的真實觀是極端的,甚至是變態的。中國文學的種種情狀,都根植於這種固執的、幾乎沒有一個人對其加以懷疑的真實觀。如果現在有一部作品,只要越出了這一真實觀,它就可能落得一個“矯情”的評語,善、雅、溫情、悲憫、清純,所有這一切都是不真實的。因此,也是矯情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