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shanbe 杜善貝
  • Male
  • Dushanbe
  • Tajik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Dushanbe 杜善貝's Friends

  • Crna Gor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bak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Gifts Received

Gift

Dushanbe 杜善貝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Dushanbe 杜善貝's Page

Latest Activity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II)8

從我個人角度看,李敖在台灣是個公認的壞人,但他確實在反極權主義的時代有過功德,當年挑戰極權的人現在在大陸變成了一個歌頌極權的人。他的書在大陸可以合法出版而不被封殺,大陸的銷量會十倍於台灣,他要的是大陸這個市場。同樣,龍應台當年也是挑戰極權的,現在,李敖把龍應台視為他的敵人,龍應台的很多書在大陸和台灣是不讓出的,這就是龍應台和他的本質區別。因此,我尊敬龍應台,蔑視李敖。 另外,你問到在這個時代,青年人怎樣獲取知識獲取真相。我把這個時代稱為“後極權主義時代”,這就意味著它已經不是我們成長那個年代的銅墻鐵壁,我們那個年代要找書,真是不能找,也找不到的。而後極權時代已經走到了極權的解體狀態,全面的管控是難以做到的。再加上如今網絡的發展,你想了解什麼都可以,甚至不需要怎麼翻墻,國內的許多官方出版社也都有無數揭示真相的書。在你這個年紀,你可以請喜歡讀書的老大哥給你開書單。這些書不像我們過去是屬於禁書,借不到的書,今天的書單你在許多圖書館、書店都可以看到。你只需要保持永遠的求知欲和求真欲,以你今天23歲所具備的覺悟,你應該會是個很優秀的人。 聽眾:我還有個問題,我冒昧地問一句:您結婚了嗎?(眾笑) …See More
Sep 13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II)7

野夫:(紙條)這個問題是讀我書的一個朋友寫的,說從我的博客裏面看到一個叫“鐵筆和尚”的人,他是你的精神化身嗎? 我的博客有篇文章叫《虛構的和尚》,這實際上是來自於我的電視劇《父親的戰爭》,我在《父親的戰爭》裏面虛構了一個和尚,叫鐵筆和尚。後來這個電視劇我自己不滿意,就又把這個劇本改編為長篇小說在作家出版社出版了一下,裏面也保留了這樣一個和尚的形象。這個和尚是一個什麼人呢,?是我虛構的民國年間,軍閥混戰時候的一個軍人,一個老軍官。後來他厭倦了這種政黨之爭,出家了。我虛構了這樣一個和尚,這個和尚應該是寄托了我個人的一些情感。 野夫:(紙條)請問你的“拍劍東來還舊仇”是否有什麼深意? 這是我在香港出的散文隨筆集的一個書名。《拍劍東來還舊仇》是我的一首舊體詩的最後一句。……我想想,好像是:溫酒高談憶俊遊,飄零生世等浮漚。白頭休廢名山事,拍劍東來還舊仇。我個人的身世,家世,我自認為自己還是個有仇的人,我在這個時代是有自己的敵人的。我曾寫過一副對聯給我的一個朋友:真君子利人利己,大丈夫多友多敵。我把它視為我的座右銘,我的散文集用這句詩來作書名。是因為我用這本書來說仇,也可以說是在報仇吧。回答完了,…See More
Sep 11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II)6

轉變後的社會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最好作個比較,蘇聯作為老大哥,從孫中山到毛澤東都說要以俄為師,但是二十年前,蘇聯解體了、轉型了,轉型成今天的俄羅斯。也許諸位還會有人說到普京,還是一位威權領袖,國家也還有一些不民主的地方。但我們可以去了解合作社的好處,今天的中國距離俄羅斯太遙遠,轉型後的俄羅斯人民到底幸福還是悲苦,大家可以去看沃姆劄。 轉型後的中國未來是什麼樣子?能是今天的俄羅斯,我覺得就已經很不錯了。但我還相信會比今天的俄羅斯更好。 轉型期的陣痛還有多久?這個每個人的看法不一,我稱之為悲觀派和樂觀派。我在我的朋友圈裏面做了很多調查,比如於建嶸,賀衛方,吳稼祥,吳思等,我們屬於樂觀派。而徐月明,秦暉等,我覺得屬於悲觀派。究竟樂觀派和悲觀派怎麼來劃分,什麼叫悲觀派什麼叫樂觀派?首先從時間上看,樂觀派認為這個陣痛期還有個四五年,五六年;悲觀派目前還沒聽說超過十五年的,悲觀派的多數人認為十年之內中國的轉型要完成。 那麼關於轉型後到底是悲觀還是樂觀,這個也分為兩派。一種是認為轉型後社會會失控,所有當官的,所有中產階級,發了財的都會被反攻倒算,像土改一樣的再來一次,這是悲觀派;樂觀派認為中國絕對不可…See More
Sep 10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II)5

我們的寫作者也許在這個時代都是中產階級,都活得無憂無慮,加在我們自身頭上的冤屈也許是很少的,但是整個時代的苦難是沈重的。這個時代處在一個轉型的前沿,顯得特別陳舊。中國未來一定會轉型成功,這個民族一定會有個光明的未來。但是在當下,我們每個文化人都要分擔這個時代的疼痛甚至劇痛,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微博上顯得比較活躍的原因,就是因為經常會有許多陌生的朋友@我,說我們家發生什麼事,我們這個地方發生什麼事,希望你幫忙轉發、評論一下,我常常不忍心忽視這些留言。也許你的轉發無濟於事,不足以幫他平反,也不足以幫他重建被野蠻拆遷的房子,但是你的轉發一定會讓更多的人明白是非。這是一個喪失了是非的時代,很多人連善惡也分辨不清楚,基本的價值觀不明白。我們要用這種對真善美追求的精神去感化身邊的人。 我自己除了作為一個寫作者之外,也努力做一個推進社會進步的身體力行者,一個實踐者。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的那一刻,我在四川重災區,後來就一直留在那裏搞社會調查,幫助他們重建家園,也做了很多社會實踐和公益事業,關於這方面的文章以及活動,南方一些媒體都有詳細報道。 其實從一個寫作者的角度,我遠遠不足以在大家面前賣弄。我所寫的書…See More
Sep 7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II)4

其實到今天為止,我在全國範圍獲得的,全部是民間朋友的認可,至今為止,不僅沒有任何體制給我的任何榮譽,甚至我在國內唯一出版的一本散文集《塵世·挽歌》,還是被查封的。當然前面印的都已賣完,目前在網上舊書店淘寶網聽說被炒到了一兩百塊錢一本。 其實對我個人而言,最大的快慰是我對個人生活、親戚朋友家人等一系列的紀念和回憶。僅僅依靠博客的傳播,依靠無數朋友的轉載,就使得我在中國,在海內外華人中間贏得了非常多的朋友,這對我來說是倍感欣慰的。 2008年我獲得了第三代詩人回顧展的“特別貢獻獎”,2009年獲得了“當代漢語貢獻獎”,2010年獲得了“台北國際書展大獎”,是中國大陸唯一的一個,也是首次獲得的獎項,今年獲得了“獨立中國協會自由寫作獎”。我把這些榮譽視為我的最高榮譽,因為它全部來自我畢生尊敬的民間,來自於我們志同道合的朋友們。 我認為一個作家在這個時代的使命,首先應該是還原歷史。我們的歷史太周折,充滿了虛構,或者可以說整體都是虛構的,尤其是近代史。這一百年來的歷史,它的真實程度遠不如先秦史,遠不如中國史,整個二十世紀的中國歷史幾乎完全是虛構的。作為文化人,我們在這個時代,要盡可能地還原歷史,還…See More
Sep 6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II)3

這個時候,我引進了美國人尼葛洛龐帝寫的關於互聯網文化的一本科普書,台灣翻譯的叫《社會革命》,我們翻譯的叫《數字化生存》。這本書就是用最淺顯的語言,告訴人們什麼是網絡,網絡將會給中國帶來什麼。他們把這本書給政府高層看,張樹新他們又一起邀請尼葛洛龐帝來中國講課,同步翻譯給政府高層,這樣才準許網絡進入中國。就像今天網絡還沒有進入朝鮮一樣,如果沒有我們當時的這些努力,也許還沒有我們今天這樣的聚會。當然我還做過很多別的好事,這只是舉其中一例。作為一個普通文化人在這個時代,我們都有可能有意識或無意識的,為這個民族的進步,為這個社會的轉型聊盡微薄之力。 我打了一年半的工,因為做了很多好書,就不斷有投資商拎著錢來找我,給我投資讓我單獨成立公司,於是我改變了打工者的命運,變成了一個書商,我做總經理,大家有個分成。我是拎著換洗衣服來到北京打工的第三年成為一個中國民營書商的,就是當時海外媒體所稱的“十大民營書商”。其實民營書商在90年前後就等同於非法書商,因為這個國家的出版從來都是壟斷的,直到今天還是,只是今天的書商已經取得了合法地位。現在的出版商都可以公開和書商合作,而在我們那個年代是不允許出版商和書商合…See More
Sep 5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II)2

89年之後,我辭去了警察的職務,從此告別了體制,之後又意外地選擇了,怎麼說,說得高尚一點叫“江湖道義”,就是去營救一些朋友。另一方面,也相當於選擇了一些陰謀。我的文章中有幾篇寫過這一段歷史,其中一篇叫《是非恩仇二十年》,還有一篇叫《卿本佳人,奈何做賊》,寫的就是那一段歷史。我今天在這裏就不去細講了,大家有興趣可到網上去讀。之後我就開始了個人的逃亡生涯,也就是開始了我在路上的生活。 我還記得那個夏天,我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從海口一路狂奔,那個時候沒有高速公路,也不敢走國道,只能沿著省與省交界的一些偏路走,四天之後回到了湖北我的故鄉。原以為可以躲過一場災難,後來還是(笑),到90年還是歸案了,然後判了六年刑,然後坐到95年提前釋放。 我在鐵窗裏面寫了很多東西,也在裏面見識了很多不同的人生,我覺得從文學的角度來說,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種積累。跟我在同一個枕頭上睡的,槍斃的都有6個,我目前寫出來的只有一個,大家看了都哭了,叫《綁縛刑場的青春》,還有另外一些我還沒來得及寫,但這是我未來一定要寫下來的東西。我們有幸接觸到這些東西,就一定要把它寫下來,變成珍珠,奉獻給社會。 有時候想想我的整個生命,我自己…See More
Sep 4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II) 1

野夫:長治文學座談會主持人:今天野夫先生來跟大家談一些關於文學和人生的問題。按照慣例,我好像應該先介紹一下野夫先生。但我突然覺得不知從何說起,他雖然做過很多種職業,比如老師、公務員、書商、作家、編劇、制片人,甚至還有警察和囚徒,但他首先是一個行者,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跑江湖的”。他的一個朋友在一篇叫《醉眼看野夫》的文章裏,說他好酒,好友,好文,當然,也包括“好色”(眾笑),還有說他食性雜,經歷雜,文風雜,因此他是一個難以介紹定義和評價的人,希望通過這次座談大家能認識一個更加全面的野夫,我就不耽誤大家的時間了,把寶貴的時間留給野夫先生和大家一起交流吧。 另外需要說明一下,因為我們這個會場是提前定好的,安排的講座,但野夫先生說他很不習慣像政府作報告一樣地搞講座而是喜歡交流,大家可以直接提問或以遞紙條的方式進行互動。 野夫:首先我要謝謝大家,山西長治我是第一次來,以前只到過五台山。山西是中國的人文大省,出了很多英雄豪傑聖賢,像我這樣一個來自邊遠省份、少數民族的寫作者,實實在在不敢到這樣的土地上來有任何一點的賣弄。 因為種種緣分,我答應了到長治學院和中文系的學生座談一下,來了之後才知道還有這…See More
Sep 2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 6

讀者提問:野哥您好!我們有很多很有能力的同志在江湖中用自己的俠義心腸表現了真善美,做了很多事情。但我們也看到,這些人如果能進體制內,用他自己的力量,特別是我們也看到在體制內如果你確實能利用更多的資源,也有更多的條件去做好的事情,如果你有這個心的話。您是怎麼看待,一些人進入體制內更好的改造這個體制,還是在體制外呼籲做這個監督?特別是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想進這個體制內。 野夫:這個問題很好,我們江湖裏有一句話叫“衙門裏好行善”,一個人要想做善事更大化,在衙門裏比在江湖要方便的多,衙門代表公權力,就像扶貧我一個人能扶多少貧呢?政府要來扶貧的話可以扶多少貧呢?所以我鼓勵有良知的年輕人大量進入體制,但是這個體制又是一個大染缸,我也是體制出來的人,無形之中把人變成腌菜,這個體制就是一定要把每個人都汙染,把大家都變成一樣,大家才互相不構成威脅。 所以說,大家大量湧進去考公務員,這是因為大家對失業恐懼造成的,是一個鐵飯碗,這並不是大家相信這個體制好,但進入體制還能堅持行善、堅持真誠的人是很少的,我有大量的同學在體制內,我也有同學是省部級,真正能潔身自好的是很少的,也有因為各種原因被抓進去的也很多。 還是一…See More
Sep 1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 5

我看到網上柴靜對您有個評價說您是“民間修史者”,您對柴靜的這個稱號有什麼看法?另外您對現在民間修史這種現象有何看法? 野夫:民間修史是我一直主張的,是我的文章裏頻繁出現的一個詞,柴靜用這個詞來誇我,我很感謝。至少我自己用文學的方式來為這個嚴重篡改了歷史的國家,一個沒有一頁紙的當代史是真實的國家,我願意用我的文章,甚至願意呼籲更多的同道來寫作,來還原這個國家被歪曲的歷史,這個國家虛構了太多太多的歷史,今天中學生學的這個一百年的歷史幾乎沒有真東西,我對此深惡痛絕。我覺得必須要無數個人通過自己的寫作,通過對家史的寫作去修史,因為一個國史是由無數個家史構成的。 當家史反映出這個時代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未來重修國史的時候就會逐漸還原真相。我們是一個以史為教的國家。現在確實有很多很多家史的書,大量的自費出版,而且很多個家庭的家史遠比我慘烈,我無非把文章寫的漂亮了一點,知道的人多了一點而已,我們國家太多太多悲慘的故事了。 主持人:謝謝兩位朋友!接下來是台下觀眾的互動環節,非常難得跟野夫面對面,大家可以提出自己的問題。 讀者提問:很高興今天來參加野哥這個活動,我的問題可能有點小八卦,我本人也是比較愛酒…See More
Aug 30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 4

野夫:一方面請心宇兄來是讓大家見識一下真的有江湖,一方面也是希望心宇兄幫我護場,怕遇到踢館的人【笑】。 接著講江湖的故事,我從小生長的小鎮叫汪營,那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袍哥家鄉,每個地方的袍哥都要開個茶館,既是袍哥交朋友的地點,也是論道理的地方,凡是有袍哥的地方,老百姓有是非論不清的時候都要到這個茶館找袍哥講道理。這個茶館袍哥的幾位大爺聽了以後,就會說這個事情老張你不對,老李你要賠償他,這就是袍哥在茶館幹的事兒。 茶館還有一個作用,外地來的袍哥到本地來找組織啊,因為到了組織就有吃有喝了,他身上沒錢了,到本地到了茶館,袍哥都要擺茶陣,倒上茶擺上幾個杯子的形狀,他擺出來的茶陣,茶館的具體負責人在袍哥組織中叫幺師,幺師過來一看知道這是自家兄弟來了,也會擺出一個茶陣跟他對應,然後用江湖套路盤問來路,盤問好了,你的吃喝都由我們這兒管了。 我家的隔壁就是這樣的茶館,因為我的童年已經是文革期間,擺茶陣的人都不敢擺了,因為誰擺這個都是要受到打壓的,等於你又在恢覆反動會道門。但是,我家隔壁的茶館老板他是從民國過來的,因為他是袍哥的幺師,他的孩子和我們都叫他幺幺,我對幺幺這個人印象極深,以後我會寫這個人。…See More
Aug 29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 3

我跟她們說你們哭什麼呢?她們說,你不去分配,你怎麼生活呢?那時候只有這樣的工作單位才會有穩定的生活嘛,但我不想去,在我當時的認識,覺得那不是好地方,最好離它遠一點。我說,你們不要為我擔心,我對我的前途想好了3種方案: 1、我自認為我有一點本事,就是教書,因為我考大學之前是在農村小學當老師,我實在沒有辦法、走投無路的時候就教書,如果大學教不成我教中專,中專教不成我教小學,再不讓教我教農村的小學,中部的農村小學不讓教我就到西部,當個小學鄉村老師,條件不高,你們只管我的住宿、吃飯就行了。 2、那時候又年輕、很自信,渾身充滿力量,我說很想當搬運工,因為我在家鄉的火車站,經常看到那些搬運工揮汗如雨,非常的歡暢,我對那些人是很羨慕的,我說我就沖向火車站、沖向碼頭去當搬運工,看能不能掙上我吃粥的錢。 3、我還會點木工,我自己做一個木箱子,買幾盒鞋油、搞幾套刷子,在路邊一擺,幫別人擦皮鞋,首先我的手比較巧,肯定會擦的鋥亮,而且我的服務態度肯定最好、價錢最低,難道不能掙到我的粥錢嗎? 他們聽了之後真的無語了,當時我1981年畢業時就是這樣的打算,那以後的事情大家就好理解了吧? 武俠劉心宇 野夫:江湖就是…See More
Aug 26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 2

野夫的江湖朋友 今天,我有意想讓大家見識一下江湖上的人,因為你們從小到大好象覺得江湖在今天中國並不存在,那麼今天我想介紹幾位江湖中我視為大俠的人,我一個一個介紹、一個一個請上來。 當代孟嘗君——黃珂 首先,江湖人稱當代孟嘗君、當代柴大官人的黃珂先生,我們都稱他為黃哥,他出生、成長在中國碼頭文化最重的地方,也是唱紅歌最狠的重慶。中外各種媒體對黃珂報道了太多太多,每年在家裏請客吃飯不下於5000人次,一年365天,你可以想象每天他的家中是什麼樣的景象,而且在他家中他幫助了很多很多的人,無數像我這樣的北漂在他那渡過了醉生夢死的夜晚。江湖人稱黃哥,散盡千金,只為朋友。當遇到災難的時候,我們稱之為“黃友會”會做募捐活動。無論幫助素不相識的人也好,還是幫助身邊生病的、家裏出大事的朋友,黃哥就是這樣一位行走在江湖道路上、沒有任何體制身份的熱心腸的江湖大哥,大家有緣的將來可以去他家蹭吃蹭喝。 黃珂:大家好!今天沾野夫的光跟大家在這兒見面。但有一點我要聲明,09年的時候我這個江湖人士還被重慶市政府承認過,他們把我推舉為重慶的形象大使,認為我在北京建立了一個重慶市的小碼頭,代表了重慶人的精神。我做的這些事…See More
Aug 25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身邊的江湖 1

思享家叢書主創…See More
Aug 23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散材毛喻原

一 人,究竟要怎樣地活過平生,才算不負我材?每每夜黑酒深之際,捫心自問,甚感困惑。縱觀前史或轉顧周邊,總有人殷勤早慧,自來便心雄萬夫,別有懷抱。一生常在奮鬥中,到老榮登成功學–這就算是所謂的棟梁之材。當然更多的人,掙紮泥塗,在"偉人"的所謂使命征程中填溝轉壑,籍籍無名仿佛未曾於此世往還,這就是所謂的草芥之命罷。棟梁易伐,草芥易焚,似乎都不是生命的最佳存在;又或者說,二者皆是強梁穹窿的犧牲。貴為卿相和賤列芻狗,終歸是他人命途的沙礫,鋪就的是被踐踏的道路。在此二者之間,還有第三種人生可參嗎?偉大的莊子用他那特殊的詩化哲學,為我們描述了這樣一種樹木–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仿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這就是為後世遺賢所躬奉的"散材"。散材之木,難為器用;不傷斧斤,故而獨立延年於人世間。從市井的勢利眼光看,這樣的人生跡近失敗。然而,千載以來的君子士夫,獨愛散材一般自由超邁的人生,常以"散人"自居,唯求茍全於亂世。即便是如此退讓低調的人生觀,倘逢真正的惡世,亦難茍免於傷害。譬之當世"散宜生"–聶紺弩的命運,便可見出散亦…See More
Aug 22
Dushanbe 杜善貝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每天擦亮的記憶與懺悔

雪漫科隆,我再度來到這個萊茵河邊的古老城市。二戰後曾經的滿目瘡痍,早已為今日之和平市井取代。嶙峋的大教堂,晚禱的鐘聲依舊回旋在那些街衢巷陌之中。一年一度名滿歐洲的狂歡節,使整個古城看上去年輕妖媚,仿佛從來沒有傷痛。兩百年前詩人海涅徜徉過的河岸,而今流水如故,依然在我輩心底喚起對他筆下那水妖羅累萊的回憶……我行走在一些古老建築邊,經常在一些陌生門前的地磚之間,看見幾塊鋥亮的銅牌鑲嵌其中。那些銅牌上都深深地刻著一些德文,在路人的鞋履摩擦下,這些銅牌閃耀著刺眼的光芒。我詢之於友人,始知這些銅牌上鏤刻著的是猶太人的名字和生卒年——他們曾經從這些房屋裏被帶走,之後再也沒有回來。最小的只有幾個月,共同的終點幾乎都是1944年。這是人類都熟知的悲劇,無需我重覆。這些隨處可見的銅牌,是戰後的德國人重新擦亮的良知在暗夜閃光,在每天警示著曾經的惡行,和紮刺肉中的懺悔。我對這個曾經深惡痛絕的國家的尊重,正從這些無聲的金屬開始——一個知道深刻反省和懺悔的民族,他才真正可能從罪孽中重新站立起來,贏得文明人類的刮目相看。事實上,他們的悔罪早已開始。作為戰敗國,早在西德時期,他們就業已銘記羞恥,放棄狹隘的民族主義和…See More
Aug 14

Dushanbe 杜善貝's Blog

野夫:鄉建之路:源於我們虛構的精神故鄉

Posted on July 25, 2017 at 8:39pm 0 Comments

在大陸已有的鄉建行動者中,作家野夫屬於非典型的那位,他甚至有點躲避這個標簽。他在四川羅江做了兩件事情:鄉村民主實驗和民間戲劇實驗。對於鄉間道統橫遭破碎,野夫有著清晰的痛感,這也讓他特別看重鄉人的精神重建。 “重返故鄉也好,重返他鄉也好,腳踏實地地做一些事。”他說。 

野夫自稱為江湖散人,沒有多少圈子意識,這讓這位自由作家對鄉建的理解頗為超脫。他不認為鄉建已經形成一種“運動”,也不認為是某種既定的潮流。野夫的鄉建觀中透露出明顯的悲劇色彩,不存在救世主,沒有田園牧歌,顯見堅硬的問題,一點也不浪漫。而這些,卻又符合鄉建環境的種種面向。 



中國財富: 晏陽初和梁漱溟等鄉建派人物,對現在的鄉建還有意義嗎?…

Continue

野夫:在路上的人生與文學 下

Posted on July 25, 2017 at 8:34pm 0 Comments

我的確經歷了很多低谷時期。95年出來,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有著巨大的不適應。當時有一個念頭就是,我要就此跳江,隨我母親去死了,我的這份屈辱就白受了。我一定要讓這份屈辱在未來得到聲張,我一定要贏,我來到這個時代,不能就這樣白來了。這是我個人的一個結論。也就是為什麼我喜歡男人身上有這樣一種野性。所有的男生,我都希望你們不要做一種容易被打敗的人,而要做一個打不敗的人。就像在打架,(眾笑)我們受教的就是,一打眼力二打快,三打功夫四打賴,要有那種賴,就是被打倒了要敢於站起來,這就是我的回答,謝謝。(掌聲)

聽眾:野夫先生,創作一般都來源於生活。可是像我們這種……就是很聽話,從小學到大學……那如果想寫作的話,該怎樣來經歷,通過什麼來經歷?…

Continue

野夫:掌瓢黎爺 上

Posted on May 16, 2017 at 10:20pm 0 Comments

 

前些年回武昌訪酒,糾集了一座文朋詩友,在某“蒼蠅館子”胡吃海喝。風卷殘雲七仰八翻之後,我趕著去櫃台埋單上賬。坐堂徐娘施施笑曰:免單了,你們走吧。我好奇,要討個由頭。徐娘半嗔半笑地說:我們竈屋的廚頭,說把賬記他頭上了,月底扣出來。也不知道他欠你們哪位的錢? 

我立馬轉身鉆進後廚,但見一片兵刀狼煙之中,魁然立著一胖師傅,左手顛簸著炒勺,右手揮舞著鍋鏟。我走近,一把扳過他的肩頭:黎爺,你怎麼在這裏?他一點也不突然地靦腆笑說:我在這裏是本分,你來這裏才是稀客。 …

Continue

野夫:訪台歸來 民國屐痕 下

Posted on May 16, 2017 at 10:19pm 0 Comments

 

寫作之外,我就像王朔筆下的人——一點正經沒有。很多時候嬉皮笑臉,是我們在這個偽盛世的土地上的精神自慰。平生不愛正襟危坐的我,這次難免要面對一些媒體;很多大陸的親友都為我提心吊膽,生怕出言不遜得罪自己的祖國,而遭逢馮正虎的待遇。

台灣中廣的胡忠信先生,是彼島的文化名嘴。我們對坐在播音室打開話筒前,他善意地提醒我——他的節目對岸相關部門都是要收聽的。我笑答沒有關系,我對我的祖國沒有惡意,即便尖牙利嘴,也無一不是為了投合當政者一再聲稱的民主口號。…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