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看新聞
  • Female
  • 八打靈再也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抱抱,看新聞's Friends

  • 吉爾吉斯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 quién soy
  • 三演 義國
  • 風華正茂
  • triste chateau
  • Marketing Link
  • Suan Lab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慕課師
  • Temer Loh

Gifts Received

Gift

抱抱,看新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抱抱,看新聞's Page

Latest Activity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飛鏢

有這麽一個故事。一個寡婦,辛辛苦苦守節,將幾個孩子撫養長大。她,當然也因此老了。在她晚年的時候,說起往事來,這個寡婦向孩子們展示了一百枚銅錢。說,這些銅板,每天深夜裏被她散撒在房間的床下和地上,而她,趴著,一枚一枚的再把它們從每一個角落裏撿回來。就這樣,一個一個長夜啊,消磨在這份忍耐的磨練裏,直到老去。以上這個故事,偶爾有朋友來家中時,我都講給他們聽。然後,指著那個飛鏢盤,以及那一支一支完全被射中在正中心的飛鏢,不再說什麽,請他們自己去聯想。就因為我先講那一百枚銅錢,再講這個飛鏢,一般人的臉上,總流露出一絲不忍,接著而來的,就是一份憐憫——對我的那一個一個長夜。他們不敢再問什麽,我也不說。萬一有人問——從來沒有過。萬一有人問:“這就是你度過長夜的方式嗎?”我會老老實實的說:“完全不是,只不過順手給掛上去的罷了。”那一百枚銅錢和那個寡婦,我一點也不同情她——守得那麽勉強,不如去改嫁。那又做什麽扯出這個故事又把它和飛鏢聯在一起去叫別人亂想呢?我只是有些惡作劇,想看看朋友們那種不敢不同情的臉色——他們心裏不見得存著什麽同情,也不必要。必要的是,一般人以為必須的一種禮貌反應。這個很有趣,真真假…See More
yesterday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時間的去處

在美國,我常常看一個深夜的神秘電視節目,叫做“奇幻人間”。裏面講的全是些人間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當然,許多張片子都涉及到靈異現象或超感應的事情上去。一個人深夜裏看那種片子很恐怖,看了不敢睡覺。尤其是那個固定的片頭配樂,用著輕輕的打擊樂器再加時鐘嗒、嗒、嗒的聲音做襯出來時,光是聽著聽著,就會毛發豎立起來。我手中,就有一個類似這樣的東西。是以前一個德國朋友在西柏林時送給我的。一塊像冰一樣的透明體,裏面被壓縮進去的是一組拆碎了的手表零件。無論在白天或是晚上,我將這樣東西拿在手中,總有一種非常凝固的感覺在掌中如同磁鐵似的吸住我。很不能自拔的一種神秘感。我是喜歡它的,因為它很靜很靜。許多年了,這塊東西跟著我東奔西跑,總也弄不丟。這與其說是我帶著它,倒不如說,是它緊緊的跟著我來得恰當。有一年,在家裏,我擦書架,一不小心把這塊東西從架上的第一層拂了下去。當時先生就在旁邊,他一個箭步想沖上來接,就在同一霎間,這塊往地上落下去的東西,自己在空中扭了一個彎,啪一下跌到書架的第三層去,安安然然的平擺著,不動。我是說,它不照“拋物線”的原理往下落,它明明在空中扭了一下,把自己扭到下兩層書架上去了。這是千真萬確…See More
Monday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後記

《我的寶貝》在《俏》雜志以及《皇冠》雜志上連續刊登了一年多的時間。這本書的誕生,無非抱持著一貫的心態,那就是:把生活中的片段記錄下來。其實,我的寶貝不止書上那麽一點點,自從少年時代開始揀破爛以來,手邊的東西總是相當多。隨著時間的流逝加上個人環境的變遷,每隔五年左右,總有一些原因,使我的收藏大量流失。起初,對於寶貝的消失,尚有一些傷感,而今,物換星移,人海滄桑早已成為習慣,對於失去的種種,都視為一種當然,不會再難過了。《我的寶貝》在連載期間得到極大的回響。分析這個專欄之所以受歡迎的原因,可能在於它的圖片和故事的同步刊登。我很喜歡讀友們把這本書當成一本“床邊故事。”看一個圖片,聽一個故事,然後愉快的安眠。事實上,很多做母親的,已經把這種方式在連載時用在孩子入睡的時刻。我發覺,孩子們也很喜對聽故事再看圖片。也喜歡讀友們把這本書當成禮物去送給好朋友,因為送的不止是故事同時也送了一大堆破銅爛鐵般的所謂寶貝。這些經由四面八方而來的寶貝,並不是不再流動的,有些,在拍完了照片之後,就送了人,也有些,不斷的被我在種種機緣中得來,卻沒有來得及收進這本書裏去,很可惜的是,來的都是精品。這只有等待過幾年再集合…See More
Sunday
抱抱,看新聞 commented on 蔡鎮鴻's photo
Thumbnail

蔡鎮鴻:可能的可能?

"前國羽名宿韓健: 李永波是“體面下台”…"
Apr 22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三顧茅廬

就這樣,在我繁忙的生活中,偶爾空閑個一兩個小時左右時,我就走路到茅廬去坐坐。那一封寫好的信,慢慢的發出去了。有一天我經過茅廬,小琪笑得咯咯的彎了腰,說:“前天晚上來了一大群老先生,來喝茶,說是看了你的信,一來就找你,沒找到,好失望的。”“是不是可愛的一群老先生?”我笑著揚揚眉。小琪猛點頭,又說:“好在我們那天演奏古箏,他們找不到你,聽聽音樂也很高興。”“就這一桌呀?”我問。小琪說:“兩桌。又一次來了一對夫婦,也是看你信來的。”“才兩桌?我們發了三千封信吔?!”我說。小琪笑著笑著,突然說:“我快撐不下去了。”我叮住她看,一只手替她拂了一下頭發,對她輕輕的說:“撐下去呀,生意不是一下子就來的,再試試看,一年後還沒有變好,再做打算吧!”小琪和信學都沒有超過三十歲,今天這份成績已經算很好了。那批茶具、古董,就是一筆財產,而生意不夠好,是我們做朋友的一半拖累了他們。在這種情形下,又從茅廬搬回來一只綠色彩陶的小麒麟,加上一只照片中也有的大土壇——早年腌菜用的。土壇上寬下窄,四個耳朵放在肩上作為裝飾,那線條優美又豐滿。我當當心心的管理好自己,不敢在收集這些民藝品上放進野心,只把這份興趣當成生活中的平…See More
Apr 19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紅心是我的

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這種石頭是用什麽東西染出來的。如同海棠葉大小的平底小盤裏躺著的都是心。那個不說話的男人蹲在地上,只賣這些。世上售賣心形的首飾店很多,純金、純銀、鍍金和銅的。可是這個人的一盤心特別鼓,專註的去看,它們好似一蹦一蹦帶著節奏跳動,只怕再看下去,連怦怦的聲音都要聽出來了。我蹲在地上慢慢翻,賣的人也不理會,過一會兒幹脆又將頭靠在墻角上懶懶的睡了。那盤待售的石心,顏色七彩繽紛,湊在一起等於一個調色盤。很想要全部,幾十個,拿來放在手中把玩——玩心,這多麽有趣也多麽可怕。後來那個人醒了,猜他正吸了大麻,在別個世界遨遊。我說減半價就拿十個,他說:“心那裏可以減價的,要十個心放在哪裏?”我說可以送人,他說:“你將這麽重要的東西拿去送人,自己活不活?”我說可以留一個給自己,他說:“自己居然還留下個?!那麽送掉的心就算是假的,不叫真心了。”“你到底是賣還是不賣呀!”我輕輕笑了起來。“這個,你買去,刻得飽滿、染得最紅的一顆,不要還價,是你的了。”那顆心不在盤子裏,是從身體中掏出來的。外面套的袍子是非洲的,裏面穿的是件一般男子襯衫,他從左邊襯衫口袋裏掏出來的一顆。“噯!”我笑了。配了一條鐵灰鏈…See More
Apr 13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來生再見

親愛的江師母,你的靈魂現在是不是正在我的身邊,告訴我:“夜深了,三毛不要再熬夜,帥母是癌癥過去的,你前兩年也得過這個病,不要再累了,快去睡覺,身體要緊。而你脖子上腫出來的硬塊,怎麽還不去看醫生?師母憂急你的健康,你為什麽卻在深夜裏動筆在寫我,快快去睡吧——。”我看著這張玉墜子和桃源石的印章照片,心裏湧出來的卻是你漫無邊際對我的愛以及我對你的懷念。一年五個月已經過去了,師母,你以為我忘記了你嗎?初識師母是在東海大學一場演講的事後,校方招待晚飯,快結束的時候,你由丈夫——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江舉謙先生引著進入了餐廳,你走上來拉住我的手,說是我的讀者。那一刻,我被你其淡如菊的氣質和美麗震住了,呆呆的盯住你凝望,不知說什麽才是。也許是前世的緣分未了,自從我們相識之後,發覺兩人有著太多相似的地方,從剪裁衣服、煮菜、愛穿長裙子、愛美術、喜歡熬夜、酷愛讀書,到逛夜市、吃日本菜、養花、種菜,甚而偶發的童心大發跑去看人開標賣玉,都是相同的。我雖然口中叫你師母,其實心裏相處得如同姊妹,我們一個在國外或台北,一個在台中的東海校園,可是只要想念,就會跑來跑去的盡可能一同像孩子般的玩耍。你的衣服分給我穿,你的玉石…See More
Apr 10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再赴茅廬

小琪對我的喝茶方法十分驚訝,當她把第一只小杯子沖上茶時,我舉起來便要喝。小琪用手把我的杯子擱下來,把茶水往陶器裏一倒,說:“這第一次不是給你喝的,這叫聞香杯。”我中規中矩的坐在她身旁,很聽話的聞了一次茶香。小琪才說:“現在用另一個杯子,可以品了。我今天給你喝的茶,叫做——恨天高。”也不敢說什麽話,她是茶博士,真正學過茶道的,舉手投足之間,一股茶味,閑閑的。我一直在想茶的名字,問小琪:誰給取的?小琪笑說是她自己。那家茶藝館內許多古怪又好聽的茶名,貼在大茶罐上,喜氣洋洋的一片升平世界。再赴茅廬的意思,就是一再的去,而不只是再去一次。明知茅廬這種地方是個陷阱,去多了人會變,可是動不動又跑過去了。一來它近,二來它靜,三來它總是叫人心驚。那些古玩、民俗品,散放在茅廬裏,自成一幅幅風景。寧靜閑散的燈光下,對著這些經過歲月而來的老東西,那份心,總有一絲驚訝——這些東西以前放在誰家呢?這兩個年輕人開的茶館,又哪裏弄來這麽多寶貝呢?“寶貝嗎?”小琪笑著嘆口氣,又說:“壓著的全是東西,想靠賣茶給賺回來,還有得等呢。”說著說著,一只手閑閑的又給泡了一壺茶。那種幾萬塊一個的茶壺,就給用來喝平常心的平常茶。小琪…See More
Apr 9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洗臉盆

每次去香港,最最吸引我的地方,絕對不可能是百貨公司。只要有時間,不是在書店,就是在那條有著好多石階的古董街上逛。古董這種東西,是買不起的,偏偏就有這麽一家舊貨店,擠在古董街上——冒充。那家舊貨店,專賣廣東收集來的破銅爛鐵。這對我來說,已經很好啦!那天是跟著我的好朋友,攝影家水禾田一同去逛街的。水禾田和我,先由書店走起。有些台灣買不到的書籍,塞滿了隨身的背包。不好意思叫水禾田替我拿書,一路走一路的重,那個脊椎骨痛得人流冷汗,可是不肯說出來,免得敗興。走了好多路,到了那家已經算是常客了的舊貨店,一眼就看中了這只銅臉盆。那家店主認識我,講價這一關,以前就通過了。開出來的價格那麽合理,可是我的背在痛,實在拿不動了。那天沒有買什麽,就回旅社去了。等到回了台灣,想起那只當時沒買的臉盆,心中很氣自己當時沒有堅持只提那麽一下。又怪自己對水禾田那麽客氣做什麽呢。好了,又去打長途電話,千方百計找到阿水——我對他的稱呼。在電話中千叮萬囑,請他去一趟那家店,把這個洗臉盆帶來台灣。臉盆,過了幾個月,由阿水給帶來了。我匆匆忙忙跑去接盆,抱著它回家,心中說不出有多麽快樂。這一份緣,是化來的,並不是隨緣。有時想想,做…See More
Apr 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PEPA情人

那一年,因為聖誕節,丈夫和我飛回馬德裏去探望公婆和手足。過節的日子,總比平日吃得多,家中每一個女子都在喊:“要胖了,又要胖了,怎麽辦,再吃下去難看死了——。”說歸說,吃還是不肯停的。我,當然也不例外。丈夫聽見我常常叫,就說:“你不要管嘛!愛吃就去吃,吃成個大胖子沒有人來愛你,就由我一個人安心的來愛不是更好!”我聽見這種說話就討厭,他,幸災樂禍的。有一年,丈夫去受更深的“深海潛水訓練”,去了十八天,回來說認識了一個女孩子,足足把那個女孩讚了兩整天,最後說了一句:“不知道哪個好福氣的男人把她娶去,噯——。”我含笑聽著聽著,心裏有了主意,我誠心誠意的跟丈夫講:“如果你那麽讚賞她,又一同出去了好幾次,為什麽放棄她呢?我可以回台灣去住一陣,如果你們好起來了,我就不回來,如果沒好多久就散了,只要你一封電報,我就飛回你身邊來,你說好不好?”那一次他真正生氣了,說我要放棄他。我也氣了,氣他不明白只要他愛的人,我也可以去愛的道理。聖誕節了,丈夫居然叫我吃胖吃胖,好獨占一個大胖子,我覺得他的心態很自私。就在丈夫鼓勵我做胖子的那幾天,我偷偷買下了一個好胖的陶繪婦人,送給他做禮物。當他打開盒子看見了名叫PEP…See More
Mar 29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織布

照片背景用的是一塊手織的布,南美印第安人的老布,染料來自天然的礦粉和植物。織得緊密,花紋細繁,機器再也弄不出來的。人說,要織半年八個月,才得這麽一塊好東西。得了這塊布以後,也不敢拿它來做背心,只在深夜裏捧出來摸摸看看,幻想長辮子黑眼珠的印第安女子織了它本是做嫁妝的,好叫人知道,娶過來的新娘不但美麗還有一身好手藝,是一個值得的姑娘。See More
Mar 2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初見茅廬

居住在台灣,我的活動範圍大致只是台北市的東區。這個東區,又被縮小到一條路——南京東路。由這條路,再做一個分割,割到它的四段。由這四役,來個橫切——一百三十三巷,就是我的家了。常常問自己,跑遍世界的一個浪子,可能安然在一條巷子裏過活嗎?答案是肯定的,不但可以,而且活得充滿了生命力。如果有人問我:一旦你住在國外,只一條街,可能滿足一切精神和物質的需求嗎?我想,那不可能,即使在紐約。台北市的蓬勃,是世界上任何大都會都比不上的。我們且來看看我家的這條巷子——請你從巷口的火鍋城開始走進來,你可以買水果、看人做堿酥雞、看人爆米花、看人做小蛋糕。你可以經過咖啡館,讀一讀《今日快餐》又換了什麽花樣。你可以溜過西藥房,告訴老板你喉嚨痛。同時,等著拿喉片的時候,跑到隔壁文具店去翻那些花花綠綠的雜志。如果你好吃,燒烤店內掛著叫你掉口水的東西。萬一你想起香煙快抽光了,那街角的雜貨鋪有求必應。就算家中玻璃沒有打破,玻璃店前那些掛著寄賣的名畫覆制品也可以走上去看一看,然後你買下的可能是一只小小的圓鏡子。九十塊一只的手表在台灣那麽容易買到,如果你的表不靈了,把它丟掉好了,走進鐘表眼鏡店再看一只,買下的又可能是一只大…See More
Mar 27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小偷,小偷

又來了一幅掛氈。所有的掛氈都是手工的,有些是買來的,有些自己做。另外三塊極美的,送了人,照片裏就看不到了。我喜歡在家中墻上掛彩色的氈子。並不特別喜歡字畫。總以為,字畫的說明性太強烈,三兩句話,道盡了主人的人生觀,看來不夠深入,因此在布置上盡可能不用文字。這幅掛氈本身的品質比起以後要出來的一幅,實在是比不上的,只是它的故事非常有趣。一次長途飛機,由東京轉香港,經過印度孟買停留的那四十五分種,乘客可以下機到過境室內去散散步。我因為在飛機上喝橘子水,不小心潑濕了手,很想下飛機去機場內的化妝間把手好好的清洗一遍,免得一路飛去瑞士手上粘答答的。那班飛機上的乘客,大半是日本旅行團的人,不但如此,可以說,全是女人。當我走進孟買機場的化妝室時,看見同機的日本女人,全都排成橫隊,彎著腰,整齊一致的在那兒——刷牙。看著這個景象,心中很想笑,笑著笑著,解下了手表,放在水池邊,也開始洗起手來。就因為那一排日本人不停的刷牙,使我分了心。洗好手,拿起水池邊的手表,就走出去了。沒走幾步,只聽得一個年輕的日本女人哇的一聲叫喊,接著我的肩上被五個爪子用勁給扣住了。我回過身去,那個女人漲紅了臉,嘩嘩的倒出了一大串日文。我…See More
Mar 3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美濃狗碗

照片中的老碗只是代表性的擺了幾只。其實,擁有百個以上呢。在這幾只碗中,手拉胚的其實只有一個,是手繪上去的花樣,可絕對不是機器印的。每當我抱著這種碗回家去,母親總是會說:“這種碗,面攤子上多得是,好臟,又弄回來了。”我不理會母親,心裏想:“面攤子上哪有這麽好看的東西,根本不一樣——如果細心去看。”前幾年,當我在台灣還開車的時候,但凡有一點空閑,就會往台北縣內的小鎮開去。去了直奔碗店,臉上堆下笑來,祈求那些碗店的主人,可不可以把以前的老碗拿出來給人看看。這麽收來收去,野心大了,想奔到南部去,南部的老店比較多,說不定可以找到一些好東西。有一次與兩個朋友去環島,但凡村坊鋪店,就停車去找碗,弄得同去的朋友怨天怨地,說腳都沒地方放了。整個車子地下都是碗和盤。那些不是精選的,要等到回了台北,才去細品它們。在當時,只要有,就全買。照片中左邊那只反扣著的碗來歷很奇特。環島旅行,那夜住美濃。夜間睡不著,因為才十一點多鐘。順著美濃鎮內那條大水溝走,穿過一排排點著神明紅燈的老住家,看著一彎新月在天空中高高的掛著,心裏不知多麽的愛戀著這片美麗的鄉土。走著走著,就在大水溝邊,一只黑狗對著一只老碗在吃它的晚飯。看到…See More
Feb 25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我敬愛你

我的女友但妮斯是一位希臘和瑞士的混血兒,她有著如同影星英格麗褒曼一般高貴的臉形,而她卻老是在鬧窮。但妮斯的丈夫在非洲一處海上鉆油井工作,收入很高,她單身一人住在加納利群島上,養了一群貴族狗,每天牽著到海邊去散步。雖然但妮斯的先生不能常常回家,可是但妮斯每天晚上總是開著她的跑車,開到島上南部夜總會林立的遊客勝地去過她的夜生活。我之跟但妮斯交上了朋友並不全然出於一片真心,而是那一陣丈夫遠赴奈及利亞去工作,偶爾但妮斯在黃昏過來聊聊天,我也無可無不可的接受了。至於她的邀我上夜總會去釣男人那一套,是不可能參與的。但妮斯的丈夫是個看上去紳士又君子的英國工程師,當他回家來時,會喊我去他們家吃吃晚飯,喝微量的白蘭地,談談彼此的見聞和經歷。我發覺但妮斯的丈夫非常有涵養,對於太太老抱怨錢不夠用的事情,總是包容又包容。愛她,倒不一定。茍安,也許是他的心理。總之,在但妮斯開口向我借錢的時候,她的衣服、鞋子、首飾和那一群高貴的狗,都不是樸素的我所能相比的。我沒有借給她,雖然她說連汽油錢都快沒有了。我叫她去賣首飾和狗。那時候,突然發覺,但妮斯養了一個夜總會裏撿來的情人,他們兩個都酗酒。只要但妮斯的先生一回家,那個…See More
Feb 23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牛羊成群

我猜,在很古早的農業社會裏,人們將最心愛或認為極美的東西,都在閑暇時用石頭刻了出來。第一圖那塊四方的石頭,細看之下,房舍在中間,左右兩邊是一排排的羊,最中間一口井,羊群的背後,還刻著牧羊犬,照片中是看不出來了。方石塊右方兩組石刻,也是羊群,它們刻得更早些,石塊的顏色不同。大地之母石塊照片的下方那一張也是單只和雙組的牛羊,在藝術上來說,單的幾個線條之完美,以我個人鑒賞的標準來說,是極品,看癡了覺得它們在呼吸。並不是攤子上買的,是坐長途車,經過小村小鎮去采集得來的東西。問過印第安人,這些石刻早先是做什麽用的,人說,是向大神祈禱時放在神前做為活家畜的象征,那麽以後這些牛羊便會生養眾多了。See More
Feb 20

抱抱,看新聞's Blog

三毛·來生再見

Posted on April 9, 2017 at 9:55pm 0 Comments

親愛的江師母,你的靈魂現在是不是正在我的身邊,告訴我:“夜深了,三毛不要再熬夜,帥母是癌癥過去的,你前兩年也得過這個病,不要再累了,快去睡覺,身體要緊。而你脖子上腫出來的硬塊,怎麽還不去看醫生?師母憂急你的健康,你為什麽卻在深夜裏動筆在寫我,快快去睡吧——。”

我看著這張玉墜子和桃源石的印章照片,心裏湧出來的卻是你漫無邊際對我的愛以及我對你的懷念。一年五個月已經過去了,師母,你以為我忘記了你嗎?

初識師母是在東海大學一場演講的事後,校方招待晚飯,快結束的時候,你由丈夫——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江舉謙先生引著進入了餐廳,你走上來拉住我的手,說是我的讀者。

那一刻,我被你其淡如菊的氣質和美麗震住了,呆呆的盯住你凝望,不知說什麽才是。…

Continue

三毛·洗臉盆

Posted on April 8, 2017 at 11:00am 0 Comments

每次去香港,最最吸引我的地方,絕對不可能是百貨公司。只要有時間,不是在書店,就是在那條有著好多石階的古董街上逛。

古董這種東西,是買不起的,偏偏就有這麽一家舊貨店,擠在古董街上——冒充。

那家舊貨店,專賣廣東收集來的破銅爛鐵。這對我來說,已經很好啦!

那天是跟著我的好朋友,攝影家水禾田一同去逛街的。水禾田和我,先由書店走起。有些台灣買不到的書籍,塞滿了隨身的背包。不好意思叫水禾田替我拿書,一路走一路的重,那個脊椎骨痛得人流冷汗,可是不肯說出來,免得敗興。

走了好多路,到了那家已經算是常客了的舊貨店,一眼就看中了這只銅臉盆。…

Continue

三毛·再赴茅廬

Posted on April 8, 2017 at 11:00am 0 Comments

小琪對我的喝茶方法十分驚訝,當她把第一只小杯子沖上茶時,我舉起來便要喝。小琪用手把我的杯子擱下來,把茶水往陶器裏一倒,說:“這第一次不是給你喝的,這叫聞香杯。”我中規中矩的坐在她身旁,很聽話的聞了一次茶香。小琪才說:“現在用另一個杯子,可以品了。我今天給你喝的茶,叫做——恨天高。”…

Continue

三毛·PEPA情人

Posted on March 25, 2017 at 5:44pm 0 Comments

那一年,因為聖誕節,丈夫和我飛回馬德裏去探望公婆和手足。

過節的日子,總比平日吃得多,家中每一個女子都在喊:“要胖了,又要胖了,怎麽辦,再吃下去難看死了——。”說歸說,吃還是不肯停的。我,當然也不例外。

丈夫聽見我常常叫,就說:“你不要管嘛!愛吃就去吃,吃成個大胖子沒有人來愛你,就由我一個人安心的來愛不是更好!”

我聽見這種說話就討厭,他,幸災樂禍的。

有一年,丈夫去受更深的“深海潛水訓練”,去了十八天,回來說認識了一個女孩子,足足把那個女孩讚了兩整天,最後說了一句:“不知道哪個好福氣的男人把她娶去,噯——。”…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