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冷門
  • 柔佛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就是冷門'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瑪琳娜
  • 趁還來得及

Gifts Received

Gift

就是冷門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就是冷門's Page

Latest Activity

Suan Lab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粉紅系列01

"最後,詩人以深情而又嚴峻的文字,寫朔雪的特征和異樣的景色。詩人用“但是”一詞重轉,首先寫出與上文中南方的雪截然不同的朔雪的特有質地和形狀:永遠“如粉,如沙”,“決不粘連”,沒有“屋里居人的火的溫熱”的任何地方,這雪都永久不融化。這是由朔方冷峻蕭殺的嚴冬氣候所決定,也是由朔雪自身的特質所決定的。在朔方,雪花只是冷落地撒在毫無生氣的“屋上、地上、枯草上”。因為沒有絢爛奇麗的冬花,也…"
9 hours ago
Suan Lab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粉紅系列01

"魯迅的《雪》藝術手法作者運用十分切貼而又富於聯想啟示的比喻,增強了詩的形像性和鮮明性,從而深化了詩的意境。譬如,詩中用“極壯健的處子的皮膚”來比喻江南的雪,極寫其滋潤、潔白、健康美,令人不禁想像到它無比的青春活力。用“紫芽薑一般”來比孩子們玩雪時被凍得通紅的小手兒,既表現出那一雙小手的細嫩狀態,又使人們聯想到他們追求美好生活的莫大興趣。用“如包藏火焰的大霧”,來比喻那生光、閃爍、彌漫太空的“雨的精魂”…"
yesterday
就是冷門 posted a blog post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3

和尚,你想必不寂寞?…See More
yesterday
就是冷門's blog post was featured

愛墾雲端藝廊: 戀戀·文物館

不復存在的行業·補碗還記得那個瓷器敘事嗎?在張藝謀變質於大市場、大卡司、大資金、大製作、大空洞前的好戲《我的爸爸媽媽》。章子怡的那個大碗,因為是心愛的人用過的,破了也千方百計要補好,因為那是記憶,那是一份情深、情長。政局演變,他可能不回來了;大碗是兩人記憶唯一的聯繫。這樣的情懷不復存在;隨那時代而去的,是補碗行業,是惜物的美學。… See More
Sunday
就是冷門's photo was featured

人體彩繪紫系列02

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第17首)  思念的,糾纏的陰影在深邃的孤寂中。你在遠方,噢,比誰都遠。思念的,無拘無束的鳥群,消溶的形象,掩埋的燈。 霧靄的鐘樓,在多麽遠的遠方!窒悶的哀嘆,輾轉的朦朧希望沈默寡言的磨坊,黑夜落向你,面龐向下,遠離城廂。 你從外地來,陌生得象件物品。我思索,探尋廣袤,生命在你之前。我的生命置於任何人之前,我艱辛的生命。 面向大海放聲長嘯,在巖石之間,自由奔放,瘋狂,在海浪之中。悲傷的怒潮,嘯聲,海的孤寂。奮勇直前,暴烈地伸展向天空。 你女人,你是什麽?什麽光,什麽風信…
Saturday
就是冷門 posted a blog post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2

想起這個妹妹時,他母親是一頭烏青的頭髮。他多願意摘一朵紅花給母親戴上。可是他從來沒見過母親戴過一朵花。就是這一朵沒有戴上的花決定了他的命運。母親呀,我沒有看見你的老。於是他的母親有一副年輕的眉眼而戴了一頭白髮。多少年來這一頭白髮在他心裏亮。 他真願意有那麼一個妹妹。可是他沒有妹妹,他沒有!他的現在,母親的過去。母親在時間裏停留。她還是那樣年輕,就像那個摘花的小姑娘,像他的妹妹。他可是老多了,他的臉上刻了很多歲月。…See More
Friday
就是冷門 posted a blog post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1

復仇者不折鏌幹,雖有忮心者不怨飄瓦。——莊子 一支素燭,半罐野蜂蜜。他的眼睛現在看不見蜜。蜜在罐裏,他坐在榻上。但他充滿了蜜的感覺,濃,稠。他嗓子裏並不泛出酸味。他的胃口很好。他一生沒有嘔吐過幾回。一生,一生該是多久呀?我這是一生了麼?沒有關係,這是個很普通的口頭語。 誰都說:“我這一生……”就像那和尚吧,——和尚一定是常常吃這種野蜂蜜。他的眼睛瞇了瞇,因為燭火跳,跳著一堆影子。他笑了一下:他心裏對和尚有了一個稱呼,“蜂蜜和尚”。這也難怪,因為蜂蜜、和尚,後面隱了“一生”兩個字。明天辭行的時候,我當真叫他一聲,他會怎麼樣呢?和尚倒有了一個稱呼了。我呢?他會稱呼我什麼?該不是“寶劍客人”吧(他看到和尚一眼就看到他的劍)。這蜂蜜——他想起來的時候一路聽見蜜蜂叫。是的,有蜜蜂。蜜蜂真不少(叫得一座山都浮動了起來)。 現在,殘餘的聲音還在他的耳朵裏。從這裏開始了我今天的晚上,而明天又從這裏接連下去。人生真是說不清。他忽然覺得這是秋天,從蜜蜂的聲音裏。從聲音裏他感到一身輕爽。不錯,普天下此刻寫滿了一個“秋”。他想象和尚去找蜂蜜。一大片山花。…See More
Jul 28
Suan Lab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粉紅系列01

"散文詩節奏…"
Jul 27
就是冷門 posted a blog post

(四川)鮮聖的散文詩《獻詞:水問》(下)

(四)在水的世界裏,沒有貧賤之分,沒有高低之分,水的世界永遠是一個整體,底層的水與表層的水,相互交融,相互滲透,相互包容,相互托舉。如果能成為水的一部分,如果血脈裏流淌的都是同一元素的水,誰都相信,身處底層的水,乾凈而有力。水把水托舉起來,底層的水,才是水的領袖。事實上,水的世界,完整得無法劃分層面,就像躺在水裏,無法區分哪一片是水的過去,哪一片是水的未來。 (五) 是一個水手,說出了水的魅力。也是一個水手,說出了水的威力。水手的眼裏,水是他的敵人,也是他的勝利品。戰勝水,或者成為水的俘虜,水手的故事裏,水,都是他的主角。對一個水手的表情,需要想象。真正的水手,臉上的波瀾,是一生的財富。在水的籠罩下,水手活了一生一世。水,是他生活的物資,更是支撐他的精神。我,是哪一片水域的水手並不重要,我看到了水手臉上的波瀾,浪花朵朵簇擁在身邊。 (六) 現在,水在蔓延,水在盛開,水在構建一個新的寓所。水就在我的懷裏。與水擁抱,水用柔軟把一隻帆船、一個水手變得格外堅強。與水舞蹈,水上的波瀾是最美的舞姿,水的歌唱,緩緩流過時光的隧道,緩緩流過愛的世界。See More
Jul 27
就是冷門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blog post 愛墾雲端藝廊: 戀戀·文物館
"圭笏:古人的時尚記事本 喜歡看古裝電視劇的朋友都知道,大臣們上朝時,手上會拿著一個玉質,或是象牙的板子。相信大家都會好奇,這是幹嘛用的?!這就是古代的筆記本電腦!別懷疑!下面就來就來說說,這東西的具體用處!你會驚呆的! 古代臣子朝見皇帝時手中所執的狹長板子,作為指畫及記事之用。朝笏在秦漢之前就已出現,當時要以玉作為製作材料,稱之為“圭”。秦漢之後又經改變形式,依官階大小,分別用玉、象牙或竹片製成。…"
Jul 24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銀系列

"夸西莫多·詩歌誕生於孤獨 詩歌誕生於孤獨,並從孤獨出發,向各個方向輻射;從獨白趨向社會性,而又不成為社會學、政治學的附庸。詩歌,即便是抒情詩,都始終是一種“談話”。聽眾,可以是詩人肉體的或超驗的內心,也可以是一個人,或者是千萬個人。相反,情感的自我陶醉只是回歸於封閉圈一樣的自我,只是借助於疊韻法或者音符的、隨心所欲的遊戲來重復那些,在業已退色的歷史年代里他人早已製造的神話。(1959年夸西莫多諾貝爾文學獎獲獎演說)"
Jul 21
就是冷門 posted a blog post

(四川)鮮聖的散文詩《獻詞:水問》(上)

(一)我承認,是一滴水的光芒把我照耀,是一滴水的營養把我養育,是一滴水的聲音把我喚醒,是一滴水的從前,把我感動。掌心裏的一滴水,來自天空,也來自於一葉草尖。一滴水是晶瑩的,她反射著太陽的溫暖。我認得這滴水,她就來自於我的眼裏,來自於你的血脈裏。凝視,或者輕輕撫摸,一滴水光潔的皮膚,像月色一樣溫柔。一滴水的光芒裏,有我的影子;一滴水的營養裏,有我的故事;一點水的聲音裏,有我的歌唱;一滴水的從前裏,有我的記憶。一滴水停泊在我掌心的海洋裏,我在水的呼吸裏,感受一條河流,對奔跑的這滴水的思念與牽掛。…See More
Jul 20
就是冷門 posted a blog post

奧登《散步》

當我要散佈一件醜聞, 或者向路另一頭的某人 歸還工具,出借書籍, 我選擇此路,從這裡走到那裡。 之後返回,即使 與來時的腳印相遇, 那路看上去卻全然若新 我打算做的現在已經做成。 但我避開它,當我作為 一個散步者散步只為散步; 其中所涉及的重複 提出了它自身不可解答的疑處。 什麼樣的天使或惡魔 命令我恰好停止在那一刻? 假如再向前走一公里 又會發生什麼? 不,當靈魂里的騷動 或者積雨雲約請一次漫步, 我挑選的路線轉彎抹角 在它出發的地方結束。 這蜿蜒足跡,帶我回家, 我不必向後轉, 也不必回答 究竟要走多遠, 卻讓行為成為規範, 以滿足某種道德需求, 因為,當我重返家門 我早已經把羅盤裝進盒子。 心,害怕離開她的外殼。 一如在我的私人住宅 和隨便哪條公共道路之間 都要求有一百碼的距離, 當它也被增加,就使得 直線成“T”,圓形為“Q”。 讓我無論晴天雨天 都稱這兩樣散步全然屬已。 一條無人旅經的鄉間小徑, 那裡的印痕並不合我的鞋, 它十分像我所愛的人留下, 而且,在尋找著我。 作者簡介…See More
Jul 18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銀系列

"散文詩:現代·繁複·延伸…"
Jul 16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藝術 紅系列

"愛墾網《散文詩專頁》 意大利都靈聖卡羅廣場 她眼中的世界 追隨感官 1.6 什麽是散文詩? 丁威仁《不存在的幽靈文類~「散文詩」定義再商榷》 陳志澤·歡慶與沈思——中國散文詩百年 短評什麼是散文詩? 李長青《躍場:台灣當代散文詩詩人選》 2020年9月22日臉書 意大利都靈聖卡羅廣場 愛墾網《散文詩專頁》I 埃及古詩:尼羅河頌 愛墾網《散文詩專頁》II 埃及新王朝時期的情歌 愛墾網《散文詩專頁》III 埃及古詩 阿頓頌詩…"
Jul 14
就是冷門 posted a blog post

(四川)鮮聖的散文詩《禹,水之魂》

《蜀王本紀》載:“禹本汶山郡廣柔縣人,生於石紐,其地名刳兒坪”。二月初春十三日,從成都到汶川,途經石紐山飛沙關大禹祭壇,心底呼喚一個神性的王:禹,水之魂,歸來。-------題記。(一)禹,你的前方依然是岷江,江水流淌,你停泊在這裏。守望家園,或者魂歸故里,千年以前的風沒有改變形狀,雨和陽光依舊把你籠罩。你的家園,破碎了一次,重生了一次,你回到家園,回到春天的小草和野花身邊,水妖被你的目光融化,水只聽你的,你是王,水在你的矚目中,乖巧,靈動。水是你的敵人,也是你的朋友,水,活在你的呼喚裏,水,朝著你的方向前進。 (二)禹,你的衣衫是眾人的衣衫,是家鄉的麻和藤。石紐山在你的身後,你在岷江兩岸種下豆、瓜和風雨,石紐山的懷裏,裸露的巖石都是你的骨骼。活到今天,你應該是三千歲,或者五千歲,你的面孔裏,有閃電,也有憂傷。石紐山是蒼老的河床,洪水退去,你的目光環繞著這裏的草木,大地呈現你的光芒。水只聽你的,你是王,水在你的暗示裏,起起伏伏,水在你的微笑中,停止喧嘩。石紐山很靜,飛沙關像水一樣清澈、明凈。…See More
Jul 12

就是冷門'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就是冷門'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就是冷門's Blog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3

Posted on July 12,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和尚,你想必不寂寞?



客人,你說的寂寞的意思是疲倦?你也許還不疲倦?




客人的手輕輕地觸到自己的劍。這口劍,他天天握著,總覺得有一分生疏;到他好像忘了它的時候,方知道是如何之親切。劍呀,不是你屬於我,我其實是屬於你的。和尚,你敲磬,誰也不能把你的磬的聲音收集起來吧?你的禪房裏住過多少客人?我在這裏過了我的一夜。我過了各色的夜。我這一夜算在所有的夜的裏面,還是把它當作各種夜之外的一個夜呢?好了,太陽一出,就是白天。明天我要走。






太陽曬著港口,把鹽味敷到塢邊的楊樹的葉片上。海是綠的,腥的。…


Continue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2

Posted on July 8, 2021 at 11:00pm 0 Comments

想起這個妹妹時,他母親是一頭烏青的頭髮。他多願意摘一朵紅花給母親戴上。可是他從來沒見過母親戴過一朵花。就是這一朵沒有戴上的花決定了他的命運。

母親呀,我沒有看見你的老。

於是他的母親有一副年輕的眉眼而戴了一頭白髮。多少年來這一頭白髮在他心裏亮。



他真願意有那麼一個妹妹。

可是他沒有妹妹,他沒有!

他的現在,母親的過去。母親在時間裏停留。她還是那樣年輕,就像那個摘花的小姑娘,像他的妹妹。他可是老多了,他的臉上刻了很多歲月。…



Continue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1

Posted on July 7, 2021 at 11:00pm 0 Comments

復仇者不折鏌幹,雖有忮心者不怨飄瓦。——莊子



一支素燭,半罐野蜂蜜。他的眼睛現在看不見蜜。蜜在罐裏,他坐在榻上。但他充滿了蜜的感覺,濃,稠。他嗓子裏並不泛出酸味。他的胃口很好。他一生沒有嘔吐過幾回。一生,一生該是多久呀?我這是一生了麼?沒有關係,這是個很普通的口頭語。



誰都說:“我這一生……”就像那和尚吧,——和尚一定是常常吃這種野蜂蜜。他的眼睛瞇了瞇,因為燭火跳,跳著一堆影子。他笑了一下:他心裏對和尚有了一個稱呼,“蜂蜜和尚”。這也難怪,因為蜂蜜、和尚,後面隱了“一生”兩個字。明天辭行的時候,我當真叫他一聲,他會怎麼樣呢?和尚倒有了一個稱呼了。我呢?他會稱呼我什麼?該不是“寶劍客人”吧(他看到和尚一眼就看到他的劍)。這蜂蜜——他想起來的時候一路聽見蜜蜂叫。是的,有蜜蜂。蜜蜂真不少(叫得一座山都浮動了起來)。…



Continue

奧登《散步》

Posted on July 3, 2021 at 10:00pm 0 Comments

當我要散佈一件醜聞,

或者向路另一頭的某人

歸還工具,出借書籍,

我選擇此路,從這裡走到那裡。

之後返回,即使

與來時的腳印相遇,

那路看上去卻全然若新

我打算做的現在已經做成。

但我避開它,當我作為…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3:12pm on February 11, 2014, yee cheing said…

@就是冷門 不客氣丫,我在做一些馬來西亞電影工作者的資料,你的分享讓我獲益不少呢!呵呵,還不算是文創玩家,只是偶爾寫點東西自娛一下,嘻~
你也一樣,祝生活愉快^^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