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ílaio skiá
  • Male
  • Layang Lay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ílaio skiá'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1 Dimensional Man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Gifts Received

Gift

Spílaio ski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ílaio skiá'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彈藍色吉他的人(節選   26)

想象中世界受過浸洗,世界是海岸,無論聲音,形式 還是光明,送別的紀念物,離歌的回響,巖石, 他的想象總復歸於這些,而後又像一行音符馳入空中, 雲間塵沙堆積,巨人與兇惡的字母搏鬥: 麋集的思想,麋集的夢夢見遙不可及的烏托邦。 山的音樂似乎不斷飄臨,不斷消逝。See More
May 1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彈藍色吉他的人(節選   5)

不要對我們講詩的偉大,講地下晃動的火炬, 光點上拱頂的結構.我們的陽光下沒有影子, 白晝是欲望,夜曉是睡眠。什麽地方也沒有影子。 我們的大地平攤,赤裸。 近有任何影子。詩 超越音樂,必須取代空虛的天國和頌歌, 我們自己必須在詩中就位,即便是在你吉他的嘈切聲中。……See More
Mar 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薛梅宋克夫:吳承恩著《西遊記》新證(3)

在思想上,《贈張樂一》與《西遊記》的一致性主要體現在兩個層面。第一,這種一致性表現為對“猿驚象醉”的批判與“心猿意馬”的否定。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敘及《西遊記》主旨時指出:“假欲勉求其大旨,則謝肇淛(《五雜俎》十五)之‘《西遊記》曼衍虛誕,而其縱橫變化,以猿為心之神,以豬為意之馳,其始之放縱,上天下地,莫能禁制,而歸於緊箍一咒,能使心猿馴服,至死靡他,蓋亦求放心之喻,非浪作也’數語,已足盡之。”(注:魯迅《中國小說史略》133頁,齊魯書社,1997年版。)“求放心”語本《孟子•告子上》:“仁,人心也;義,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求,哀哉!”(注:《孟子•告子章句上》,《十三經注疏》整理委員會整理,李學勤主編《十三經注疏十一•孟子注疏》310-311頁,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注:《孟子•告子章句上》,《十三經注疏》整理委員會整理,李學勤主編《十三經注疏十一•孟子注疏》310-311頁,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所謂“求放心,”大致相當於王守仁的“致良知”(注:《傳習錄中•答陸原靜書》,《王陽明全集》67頁,上海古籍出版社…See More
Mar 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薛梅宋克夫:吳承恩著《西遊記》新證(2)

如果從這一角度理解《西遊記》,就不難發現明代心學思潮、《西遊記》與《吳承恩詩文集》三者之間的有機聯系。而弘揚主體人格並要求這種人格實現道德上的自我完善則正好構成了這三者之間聯系的基點。吳承恩所處的時代,正是明代心學思潮盛行的時代,吳承恩與一些心學人物,如萬表、徐階等有著直接或間接的交往,明代心學思潮不可避免地要對吳承恩的思想產生影響(注:參見宋克夫《吳承恩與明代心學思潮及〈西遊記〉著作權》,《湖北大學學報》1996年第1期。)。因而,在《吳承恩詩文集》中有一些作品明顯地透露出吳承恩批判主體放縱,要求道德自我完善的詩文創作特色,《贈張樂一》便是這樣的作品:魯郡張君登我堂,手持素卷求詩章。自云所樂在於一,平生此外無他長。世人嗜好苦不常,紛紛逐物何顛狂。猿驚象醉無束縛,心如飛鳥云中翔。多歧自古能亡羊,羨君執策由康莊。清寧天地合方寸,妙含太極生陰陽。靈臺拂拭居中央,殊形異狀難遮藏。吉兇倚伏視諸掌,指揮進退知存亡。逝將去我遊四方,盧敖雀躍無何鄉。春風陌上送君酒,古梅忽透先天香。多君此樂真少雙,熙然能使予心降。舉頭忽見天上月,金波一片□流光,散彩皎皎分千江(注:《贈張樂一》,劉修業輯校《吳承恩詩文…See More
Mar 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Mar 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潘承玉:吳承恩:《西遊記》著作權的發現(4)

魯迅和胡適的桴鼓相應,拂去了落在《西遊記》著作權問題上厚積的塵埃,“丘處機道書”說自此遁跡無形;兩位請吳承恩坐上《西遊記》作者的寶座,以他們在20世紀中國文化學術界的影響,似乎這吳承恩也就坐定了:後來鄭振鐸、劉修業、蘇興等幾代學者不斷繼承和發展此說,終於使此說成為20世紀《西遊記》作者諸說中的主流[12-13]。平心靜氣地說,魯迅、胡適這兩位學術先賢就此問題的考訂和判斷確有簡單化之嫌,瑕疵不少,確如章培恒[14]、陳大康[15]405-406等人所言。但魯迅、胡適的工作對恢復《西遊記》作為小說巨著的本來面目,將《西遊記》的傳播史從道家附庸的歪路上扳轉回來,確立從文學審美角度去研究文學這一應有路徑,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胡適《〈西遊記〉考證》的結末說得好:“《西遊記》被這三四百年來的無數道士、和尚、秀才弄壞了。……現在我們把那些什麼悟一子和什麼悟元子等等的‘真詮’、‘原旨’一概刪去了,還他一個本來面目。至於我這篇考證本來也不必做;不過因為這幾百年來讀《西遊記》的人都太聰明了,都不肯領略那極淺極明白的滑稽意味和玩世精神,都要妄想透過紙背去尋那‘微言大義’,……因此,我不能不用我的笨眼光,………See More
Feb 23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潘承玉:吳承恩:《西遊記》著作權的發現(3)

實際上,在他們二人之前十多年,已有不少人提出《西遊記》的作者是吳承恩。如1907年微廠在上海《月月小說》第6號上發表《說小說》一文提出:“(《西遊記》)本為吳承恩所撰,吳字汝忠,山陽人,嘉靖中歲貢,官長興縣丞,見丁儉卿《石亭記事》。”[1]1851922年林紓在《畏廬瑣記》“小說雜考”一條中也說:“(《西遊記》)山陽丁儉卿舍人晏,據淮安府康熙初舊志藝文志目,謂是其鄉明嘉靖中歲貢官長興縣丞吳承恩所作。”[1]186兩人都肯定性地轉述了更早的丁晏的結論,後者還說明了丁晏的文獻根據。同時冒廣生的《射陽先生文存跋》說:“其所著《西遊記》平話,風靡一時,蓋振奇之士也。”並同樣引述了他人的理由,即《山陽志遺》的記載,“《淮賢文目》載《西遊記》為先生著”,“天啟時去先生未遠,其言必有所本”,“書中多吾鄉方言,其出淮人無疑”云云[1]187。盡管《月月小說》為晚清四大小說刊物之一,冒廣生、林紓也都是清末民初的聞人,但他們在新思潮洶湧、新學風勃興的時代畢竟都是過氣的舊式人物,微廠的筆名也流露出作者老舊文人的跡象,況且三人都只是在論著中將所認同的觀點鏗爾而止地點了一下而已,並沒有正面展開什麼像樣的論述,所…See More
Feb 2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彈藍色吉他的人(節選   4)

那是生命:真實的事物?它在藍色吉他上行進。 一根弦上有一百萬人?所有的行為都在, 所有的行為,無論錯對,所有的行為,無論強弱? 情感瘋狂地呼喚.像秋風中蒼蠅的叫聲, 那麽這就是生命;真實的事物藍色吉他的聲音。See More
Feb 1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彈藍色吉他的人(節選   3)

啊,請彈作品第一號,攪動人心中的匕首, 把大腦放到木板上,挑出刻毒的顏色, 把思想釘在屋門上,展翅飛向雨、雪, 放出活的音調,敲擊,敲擊,把它變為真實, 敲出藍色的音符,敲擊金屬的琴弦……See More
Feb 1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潘承玉:吳承恩:《西遊記》著作權的發現(下)

或許和這種焦慮不無關系,《西遊記》的傳播進入清代發生了一個重大曲折。這就是清初順康之間汪象旭、黃周星等人箋評《古本西遊證道書》的刊刻行世。他們聲稱該本是以獨家發現的大略堂“古本”秘籍為基礎,對“俗本”的缺憾加以補改而後推出的;今通行本所有、諸種晚明全本所無的“陳光蕊赴任逢災”情節,即從該本而來。更重要的是,他們首次提出了《西遊記》的作者乃是元代丘處機,證據就是刊在全書卷首的元中期著名文學家虞集的一篇《西遊記序》。其中略云:…See More
Feb 9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潘承玉:吳承恩:《西遊記》著作權的發現(上)

——關於20世紀初小說考據學的省思之一 【內容提要】 百年輪回,有關上個世紀中國小說研究發軔期的回顧,在少數學者中引發了全盤推倒、一切由“我”重來的沖動。然而,以《西遊記》著作權的發現為例,平靜地省思可以發現,第一代小說研究巨擘的有關考據容有思慮欠周、方法未密、結論欠當的地方,但他們將文本和文獻結合,確立從文學審美角度去研究文學的原則,在夢囈、臆說為學復行大暢的今天仍然不失路向意義;他們從社會異文化的淪陷中將小說的審美屬性搶救回來的良苦用心和功勞,不容後人簡單抹殺。作為新文化運動向學術領域延伸和擴散的一個表現,20世紀20年代,中國古典小說研究進入了自覺時代。眾所周知,其標志就在於胡適一系列個案考據成果的發表與集個案考據與恢弘視野於一體的魯迅《中國小說史略》一書的刊行。時間過去了接近一個世紀,對第一代小說研究大師地位的解構,在一部分學者中似乎形成了一種全盤推倒、由我重來的沖動。是的,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一切學術史最初也都是當下的學術史。但這是否意味著,當你在鍵盤上跳舞著書立說的時候,前人的所有勞苦與用心都要予以抹殺? 讓我們重新回顧一下《西遊記》著作權的發現歷程吧。…See More
Feb 5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彈藍色吉他的人(節選  2)

我彈不出完整的世界,雖然我用盡了力量。 我歌詠英雄的頭顱,巨大的眼睛古銅色的臉,但並不是一個人, 雖然我盡力彈出完整的人。彈他時幾乎傲到了這點。 如果小夜曲和人—— 一樣重要,那麽 完全可以說是小夜曲彈奏藍色的吉他。See More
Feb 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彈藍色吉他的人(節選  1)

那人俯身,調校吉他琴弦。日子青郁。 他們說:“你抱著藍色吉他;彈奏的事物並不真實。” 那人笑道;“藍色吉他上事物改變了本來的面目。” 他們又說:“你彈奏的曲調必須既高於我們,又是我們自己, 藍色吉他上的曲調必須是事物本來的面目。”See More
Feb 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壇子軼聞

我把壇子置於田納西州它是圓的,立在小山頂。它使得散亂的荒野都以此小山為中心。 荒野全都向壇子湧來,俯伏四周,不再荒野。壇子圓圓的,在地上巍然聳立,風采非凡。 它統領四面八方,這灰色無花紋的壇子它不孳生鳥雀或樹叢,與田納西的一切都不同。 (飛白譯)See More
Jan 3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金岱:勘探生存的文學:體驗方式

用詞有如穿衣,再漂亮再喜歡的衣服,穿久了總要舊,要髒,要破,最後免不了丟掉,盡管丟時還有那麽點依依不舍。語詞也是一樣,一個詞匯用久了,特別是這個詞被炒得很熱,被用至極端,或被用到許多名不符實的地方,以至被汙染,那麽這個詞即使再妙,再精當,再有力,最後總也免不了被拋棄。"典型"這個詞似乎就遇上了這樣一個命運。"典型"這個詞在十幾年前實在是太熱了,幾乎沒有地方不用到它的。報上書上,到處可見,樹典型,學典型,乃是一時之風氣,工農兵學商都有自己的典型,每一地一單位亦都有自己的典型。當年我就在最為著名的學界典型──江西共產主義勞動大學呆過很長一段,那典型有多少水份,"典型"一詞是如何被汙染的,我實在最清楚不過。那時學校裏的一位老師曾這樣形容這個學界"典型":"不要國家一分錢,只要國家一百萬"。("不要國家一分錢"是贊譽此校的"最高指示")。在文學中,"典型"一詞亦復如是,"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被當做了一個鐵打的公式,被強調到幾乎如枷鎖一般,人一見就怕。所以在近年的文學理論或批評的文章中,這個詞必不可免的被遺忘了。  …See More
Jan 2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金岱:《西遊記》與中國的第一次“西化”(4)

《西遊記》里孫悟空自封“齊天大聖”,和毛澤東講的“人定勝天”,遠遠地看上去像兩面高高飄揚的旗幟,其實兩者是同一面旗幟:正面寫著“齊天大聖”,反面寫著“人定勝天”。所以毛澤東相信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其實這個是人類理性發育的一個過程。人定勝天是早期的理性,但是後來我們知道有些事情理性是辦不到的,我們必須按科學的理性辦事。《西遊記》中的孫悟空可以說是到處反抗,第一,他反抗了儒家之天。儒家之天其實就是大自然,大自然有一個代理人就是天子,君權神授。信皇帝其實就是信天,皇帝要祭天,北京的天壇就是祭天的,過去我們是崇拜天的,我們這個民族崇拜老天爺。但是孫悟空不信那套,玉帝老兒算老幾,還有天上的眾神,像太白金星、龍王老頭乃至閻羅王,孫悟空要反抗的幾乎是所有的大自然,天上、地下他無一不反抗,沒有他在乎的,反抗自然也包括反抗朝廷,朝廷只不過是天的代理人而已。第二是他反抗道家之天。孫悟空調皮搗蛋不老實,玉帝拿他沒轍,就找太上老君(道家的始祖),讓太上老君管管他,太上老君把孫悟空放到丹爐里面一煉。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做過道家的氣功,做過以後你們就知道了,丹田在臍下三寸小腹中間,你意守丹田慢慢這個地方就會發熱,慢…See More
Jan 19

Spílaio skiá's Blog

薛梅宋克夫:吳承恩著《西遊記》新證(3)

Posted on March 2, 2018 at 11:18pm 0 Comments

在思想上,《贈張樂一》與《西遊記》的一致性主要體現在兩個層面。

第一,這種一致性表現為對“猿驚象醉”的批判與“心猿意馬”的否定。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敘及《西遊記》主旨時指出:“假欲勉求其大旨,則謝肇淛(《五雜俎》十五)之‘《西遊記》曼衍虛誕,而其縱橫變化,以猿為心之神,以豬為意之馳,其始之放縱,上天下地,莫能禁制,而歸於緊箍一咒,能使心猿馴服,至死靡他,蓋亦求放心之喻,非浪作也’數語,已足盡之。”(注:魯迅《中國小說史略》133頁,齊魯書社,1997年版。)“求放心”語本《孟子•告子上》:“仁,人心也;義,人路也。…

Continue

薛梅宋克夫:吳承恩著《西遊記》新證(2)

Posted on March 1, 2018 at 9:52pm 0 Comments

如果從這一角度理解《西遊記》,就不難發現明代心學思潮、《西遊記》與《吳承恩詩文集》三者之間的有機聯系。而弘揚主體人格並要求這種人格實現道德上的自我完善則正好構成了這三者之間聯系的基點。吳承恩所處的時代,正是明代心學思潮盛行的時代,吳承恩與一些心學人物,如萬表、徐階等有著直接或間接的交往,明代心學思潮不可避免地要對吳承恩的思想產生影響(注:參見宋克夫《吳承恩與明代心學思潮及〈西遊記〉著作權》,《湖北大學學報》1996年第1期。)。因而,在《吳承恩詩文集》中有一些作品明顯地透露出吳承恩批判主體放縱,要求道德自我完善的詩文創作特色,《贈張樂一》便是這樣的作品:

魯郡張君登我堂,手持素卷求詩章。

自云所樂在於一,平生此外無他長。…

Continue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彈藍色吉他的人(節選   26)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8 at 4:15pm 0 Comments

想象中世界受過浸洗,

世界是海岸,無論聲音,形式

 

還是光明,送別的紀念物,

離歌的回響,巖石,

 

他的想象總復歸於這些,

而後又像一行音符馳入空中,

 …

Continue

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詩選:彈藍色吉他的人(節選   5)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8 at 4:14pm 0 Comments

不要對我們講詩的偉大,

講地下晃動的火炬,

 

光點上拱頂的結構.

我們的陽光下沒有影子,

 

白晝是欲望,夜曉是睡眠。

什麽地方也沒有影子。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