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ílaio skiá
  • Male
  • Layang Lay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ílaio skiá's Friends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1 Dimensional Man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Uta no kabe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 triste chateau

Gifts Received

Gift

Spílaio ski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ílaio skiá'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俄國的一盤桃子

我用整個身體品嘗這些桃子, 我觸摸它們,聞著它們。是誰在說話? 我吸收桃子,就像安捷涅夫 吸收安魯。我像戀人般望著桃子 像年輕的戀人望著春天的花蕾, 像黝黑的西班牙人彈著吉它。 是誰在說話?肯定是我, 那只野獸,那個俄國人,那個流放者, 教堂裏的鐘為我們敲響 在心中。紅嫩的桃子 又圓又大,還有一層茸毛, 盈滿蜜汁,桃皮柔軟, 桃子盈滿了我的村莊的色彩,盈滿 晴朗的天氣,夏天,露水,和平的色彩。 桃子所在的房間靜悄悄的。 窗子敞開。陽光 灑滿窗簾。甚至窗簾輕盈地飄動,也驚擾我。我不知道 這種殘忍會把一個自我 從另一個自我上摘下,像摘下這桃子。See More
Mar 3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你的狗死了

一輛大蓬卡車碾過它,你在路邊發現它的屍體,然後埋了它。你為那條狗的死感到傷心。你獨自神傷,其實是為你的女兒難過,因為那是她心愛的小狗。她是那麽愛它,常常沖著它輕聲唱歌,還讓它睡在她的床上。你寫了一首關於那條狗的詩。你把它看作是一首為女兒寫的詩,講的是那條狗被一輛大蓬卡車碾過,你是怎樣找到它,然後抱著它走進樹林子裏埋了它,埋得好深,好深,詩寫得太棒了,你幾乎要為那條小狗被碾死感到高興,否則你一輩子也寫不出那樣的好詩。然後你坐下來接著寫一首關於寫那條狗死亡的詩的詩,正寫的時候,你聽到一個女人尖聲喊叫,一個字一個字嘣著你的名字。你的心跳驟然停止。過了一會,你繼續寫字。她又尖叫起來。你想知道這樣子會持續多久。See More
Feb 1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 / 佛如譯:持來的片斷

即便如此,你這一生得到了你想要的嘛?我得到了。你要的是什麽?呼喚愛,感受愛,在這個世上。父親22歲時的照片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十月。呆在潮濕、陌生的廚房,我仔細端詳父親那張窘迫的年輕男人的臉。他羞怯地咧著嘴笑著,一只手提著一串多剌的金鱸,另一只手拿著一瓶卡爾斯巴德啤酒。身著牛仔褲和斜紋粗布襯衫,斜靠著一輛1934年福特的前擋泥板,他的舊帽子頂在耳朵上,雞冠一樣翹著,父親大概是想在後輩面前擺出粗獷強壯的樣子。一輩子他都夢想著要過放膽冒險的生活。但那雙眼睛,還有提著那串死鱸魚拿著啤酒瓶的那雙松弛無力的手出賣了他。哦,父親,我愛你,可我又怎麽能感謝你,同樣管不住酒的我甚至不知道釣魚的地方。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 (1938—1988),“美國二十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小說家”和小說界“簡約主義”的大師,是“繼海明威之後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短篇小說作家”。《倫敦時報》在他去世後稱他為“美國的契訶夫”。 美國文壇上罕見的“艱難時世”的觀察者和表達者,並被譽為“新小說”創始者。See More
Feb 9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哈米德·拉莫茲

早上,我開始寫一首詩,有關哈米德·拉莫茲 *——一位戰士、學者和沙漠探險家——88歲的時候,他親手用槍結果了自己的性命。我曾給犬子讀詞典裏有關這位奇人的條目——我們本來是對那位羅利*感興趣——但他有些不耐煩,那是可以理解的。這已是數月前的事了,現在孩子與他媽在一起,但我記住了這個名字:拉莫茲——關於他的詩也醞釀成形。整個上午,我坐在桌子邊,兩只手在沒完沒了的廢紙上來回移動,腦海裏試著再現那種特立獨行的人生。 *英國探險家、航海家及作家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 (1938—1988),“美國二十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小說家”和小說界“簡約主義”的大師,是“繼海明威之後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短篇小說作家”。《倫敦時報》在他去世後稱他為“美國的契訶夫”。 美國文壇上罕見的“艱難時世”的觀察者和表達者,並被譽為“新小說”創始者。See More
Feb 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歐陽江河·春天

正如玫瑰在一切鮮血中是最紅的,它將在黑色的傷口裏變得更黑,阻止世界在左臂高舉或下垂,因為緊握手中的並不是春天。 正如火焰在白色的恐懼中變得更白,它也將在垂死者的眼珠裏發綠,不是因為仇恨,而是因為愛情,那象狼爪子一樣陷在肉中的春天的愛情! 雙唇緊閉的、咬緊牙齒的春天,從舌頭吐出毒蛇的噝噝聲,陰影和饑餓穿過狼肺,在直立的血液中扭緊、動搖。 纏住我們脖子的春天是一條毒蛇,撲進我們懷抱的春天是一群餓狼。就象獲救的溺水者被扔進火裏,春天把流血的權力交給了愛情。 蛇佩帶月亮竄出了火焰,狼懷著愛情倒在玫瑰花叢。這不是相愛者的過錯,也不是強加在我們頭上的不朽者的過錯。 人心的邪惡隨著萬物生長,它把根紮在死者能看到的地方。在那裏,人心比眼睛看得更遠,雙手象冒出的煙一樣被吸入鼻孔。 人不能把凍僵的手擱在玫瑰上取暖,盡管玫瑰和火焰來自相同的號召,在全體起立的左臂中傳遞著一年一度的盛開,一年一度的焚燒。 人也不能把燒焦的嘴貼在火焰上冷卻,盡管火焰比情人更快地成為水,上升到親吻之中最冷的一吻,一年一度被摘去,一年一度被撲滅。 1990年4月20日於成都See More
Jan 5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南塔基特島

窗外的花朵 淡紫金黃變幻在白窗簾上── 聞之清爽──午後的陽光── 玻璃盤上有個玻璃罐,平底杯 倒擺著,旁邊丟一把鑰匙──還有 潔白的床鄭建青 譯See More
Dec 20,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大數字

雨中 燈下 我看見 一輛紅 救火車上 金色的 數字5 救火車 急匆匆 不顧一切 敲鈴 夥裁 車輪轆轆 馳過黑暗的城市。鄭建青 譯See More
Dec 5,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俄國的一盤桃子

我用整個身體品嘗這些桃子, 我觸摸它們,聞著它們。是誰在說話? 我吸收桃子,就像安捷涅夫 吸收安魯。我像戀人般望著桃子 像年輕的戀人望著春天的花蕾, 像黝黑的西班牙人彈著吉它。 是誰在說話?肯定是我, 那只野獸,那個俄國人,那個流放者, 教堂裏的鐘為我們敲響 在心中。紅嫩的桃子 又圓又大,還有一層茸毛, 盈滿蜜汁,桃皮柔軟, 桃子盈滿了我的村莊的色彩,盈滿 晴朗的天氣,夏天,露水,和平的色彩。 桃子所在的房間靜悄悄的。 窗子敞開。陽光 灑滿窗簾。甚至窗簾輕盈地飄動,也驚擾我。我不知道 這種殘忍會把一個自我 從另一個自我上摘下,像摘下這桃子。See More
Nov 29,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生命和心靈的碎片

幾乎沒有什麽親密溫暖的事物。 仿佛我們從未作過兒童。 我們坐在屋裏,在月光中, 仿佛從未年輕過,這是真的。 我們不應醒來。夢中 一個亮紅色的女人將起身, 站在紫色金輝裏,梳理長發。 她會沈思地說出一行詩句。 她認為我們不太會唱歌。 另外,天空這麽藍,事物會自己 為她唱歌。她傾聽著 感到她的色彩是一種冥想, 最最快樂,但仍不如從前快樂。 留在這裏,訴說熟悉的事情。See More
Nov 24,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斯蒂文森詩選:挽歌

在寬廣高朗的星空下, 挖一個墓坑讓我躺下。 我生也歡樂死也歡洽, 躺下的時候有個遺願。幾行詩句請替我刻上: 他躺在他想望的地方-- 出海的水手已返故鄉, 上山的獵人已回家園。               趙毅衡譯See More
Nov 16,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十三種看烏鶇的方式

1 二十座覆蓋著雪的山嶺之間 唯一移動的 是烏鶇的眼睛。2 我有三顆心, 就像一棵樹上 停著三只烏鶇。3 烏鶇在秋風中盤旋, 它是啞劇中不起眼的角色。4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 是一。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和一只烏鶇 是一。5 我不知道更喜歡哪個, 歌唱的美 或者暗示的美, 鳴叫時的烏鶇 或者鳴叫之後。6 小冰柱在長長的窗戶上 畫滿了野性的圖案。 烏鶇的影子 在它們之間穿梭。 情緒 在影子裏找到了 無法破解的原因。7 瘦削的哈丹男人, 為什麽你們只能想象金色的鳥? 難道你們沒看見烏鶇 怎樣繞著你們周圍女人的腳 行走?8 我知道高貴的音調 以及明晰的、註定的節奏; 但我也知道 烏鶇與我知道的 有關。9 烏鶇在視野中消失的時候, 為眾多圓圈中的一個 標明了邊界。10 看見烏鶇 在綠光中飛翔 最顧忌音韻和諧的人 也會尖叫起來。11 他乘著一輛玻璃馬車, 穿過康涅狄格。 一次,他突然感到一種恐懼, 他誤把行李的影子 當成了烏鶇。12 河流在移動 烏鶇肯定在飛翔。13 整個下午都是晚上。 一直在下雪。 而且將要下雪。 烏鶇坐在 雪松的枝椏上。靈石 譯See More
Nov 8,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雪人

人必須用冬天的心境 去注視冰霜和覆著白雪的 松樹的枝椏;必須凍過很久 才能看到掛滿冰的刺柏, 和遠處一月的陽光裏粗糙的雲杉,才能不因為風聲 以及這片土地上 葉子的聲音,想到任何悲慘的際遇, 同樣的風在同樣的 荒涼的地方,也為傾聽者而吹,他在雪中傾聽, 完全不是他自己,看見 一切,以及一切存在中的空無。靈石 譯See More
Oct 31,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絕對存在

心靈末端的那棵棕櫚, 遠過最後的思想,樹立 在青銅色的布景中。一只金色羽毛的鳥兒 在棕櫚樹上歌唱,沒有人的意義, 沒有人的感覺,一首異族的歌。於是你明白並不是理智 使得我們快樂或者不快樂。 鳥兒歌唱。它的羽毛閃光。棕櫚屹立在空間的邊緣。 風在枝葉間慢慢移動。 鳥兒的火焰般的羽毛紛紛搖落。羅池 譯See More
Oct 29,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黑色的統治

在夜裏,在爐火邊, 樹叢的各種色彩, 落葉的各種色調, 重複出現. 在房間裏翻卷, 就像樹葉本身 在風中翻卷 是啊:濃密的鐵杉材的色彩 大步走來。 我想起了孔雀的叫喊。孔雀尾翎的各種色彩 也像這樹葉 翻卷,在風中, 在黃昏的風中。 色彩掃過房間, 就像孔雀從鐵杉樹上 飛落地面。 我聽到他們呼喊——這些孔雀 那呼喊是抗議暮色, 還是抗議樹葉自己 在風中翻卷?翻卷,好像火焰 在燃燒時翻卷, 翻卷,好像孔雀尾翎 在喧鬧的火焰中翻卷, 高聲地,好像鐵杉樹裏 充滿了孔雀的叫喊。 要不這呼城是在抗議鐵杉自己?從窗口望出去, 我看到行星聚攏, 就好像樹葉 在風中翻卷。 我看到黑夜來臨 大步走來,像濃密的鐵杉的顏色, 我感到害怕, 我記起了孔雀的叫喊。(趙毅衡譯)See More
Oct 26,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星期天早晨

一怡然於披著晨衣,灑滿陽光的椅子上 遲遲未動的咖啡和蜜橘, 地毯上一只自在的綠鸚鵡, 這種種樂事攪在一起,沖散了 耶穌殉難的神聖靜穆。 她夢魂稍動,感覺到 那古老災難的黑影逼近, 猶如水波中無聲的陰影。 刺鼻的蜜橘和明晃晃的綠翼 仿佛是夾在死者行列中的東西, 蜿蜒爬過廣袤的水面,杳無聲息。 白晝也如廣袤的水面,萬籟俱寂, 好讓她夢一般的雙足 跨過海洋,走向寂靜的巴勒斯坦, 那鮮血與墳墓的疆域。二她為何竟向死者饋贈禮品? 倘若神性只能在無聲的陰影 和夢中顯現,那算什麽神性? 為什麽她不能從太陽的撫慰中, 從刺鼻的蜜橘和明亮的綠翼中, 從世上其他的醇香和美麗中. 找到彌足珍貴的東西,比如天堂的思想? 神性惟能留存於她心中: 雨的欲念,落雪的心境; 孤獨中的悲戚,林花怒放時 難耐的歡欣;以及秋夜濕路上 進發出來的陣陣激情; 念及盛夏的綠葉和冬的殘枝 萬般歡樂與痛苦便如潮般誦起。 這些才是衡量她靈魂的尺度。三高居雲端的朱庇特絕非凡胎。 沒有母親給他哺乳,沒有甜蜜的大地 給他神奇的心靈注進萬般風情。 他走在我們中間,像一位低語的皇帝, 威嚴地走在一群紅鹿中間, 直到我們貞潔的鮮血,與天國…See More
Oct 24,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歐陽江河·公開的獨白

——悼龐德 我死了,你們還活著。你們不認識我如同你們不認識世界。我的遺容化作不朽的面具,迫使你們彼此相似:沒有自己,也沒有他人。我祝福過的每一棵蘋果樹都長成秋天,結出更多的蘋果和饑餓。你們看見的每一只飛鳥都是我的靈魂。我布下的陰影比一切光明更肯定。 我真正的葬身之地是在書卷,在那兒,你們的名字如同多余的字母,被輕輕抹去。所有的眼睛只為一瞥而睜開,沒有我的歌,你們不會有嘴唇。而你們傳唱並將繼續傳唱的只是無邊的寂靜,不是歌。See More
Oct 17, 2016

Spílaio skiá's Blog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俄國的一盤桃子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37pm 0 Comments

我用整個身體品嘗這些桃子,

我觸摸它們,聞著它們。是誰在說話?

我吸收桃子,就像安捷涅夫

吸收安魯。我像戀人般望著桃子

像年輕的戀人望著春天的花蕾,

像黝黑的西班牙人彈著吉它。

是誰在說話?肯定是我,

那只野獸,那個俄國人,那個流放者,

教堂裏的鐘為我們敲響…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你的狗死了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38am 0 Comments

一輛大蓬卡車碾過它,

你在路邊發現它的屍體,然後

埋了它。

你為那條狗的死感到傷心。

你獨自神傷,

其實是為你的女兒難過,因為

那是她心愛的小狗。

她是那麽愛它,

常常沖著它輕聲唱歌,還讓它…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著 / 佛如譯:持來的片斷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7 at 4:53pm 0 Comments

即便如此,你這一生

得到了你想要的嘛?

我得到了。

你要的是什麽?

呼喚愛,感受愛,

在這個世上。

父親22歲時的照片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

十月。呆在潮濕、陌生的廚房,…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哈米德·拉莫茲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7 at 4:53pm 0 Comments

早上,我開始寫一首詩,有關哈米德·拉莫茲 *——

一位戰士、學者和沙漠探險家——88歲的時候,他親手

用槍結果了自己的性命。

我曾給犬子讀詞典裏有關這位奇人的條目——

我們本來是對那位羅利*感興趣

——但他有些不耐煩,那是可以理解的。

這已是數月前的事了,現在孩子與他媽在一起,…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