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ílaio skiá
  • Male
  • Layang Lay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ílaio skiá's Friends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1 Dimensional Man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Uta no kabe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Gifts Received

Gift

Spílaio ski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ílaio skiá'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酒

織錦帷簾旁邊那幅畫是德拉克洛瓦的作品。這張叫做長沙發而不叫大沙發,這張是長靠椅,留意一下裝飾華麗的椅腿。把你的塔布什帽掛起來,聞聞你眼睛下面燒焦的軟木味,那就理理你的束腰外衣吧。現在該是紅色寬腰帶和巴黎了;一九三四年四月。一輛黑色的雪鐵龍在馬路邊等,街燈亮了。給司機地址,但是跟他說別著急,你有整晚的時間。你到了後,喝酒,做愛,跳希米舞和比根舞。到了第二天太陽在拉丁區升起時,那個你擁有而且擁有了一整夜的女人想跟你回家,對她溫柔點,別做任何你將來會後悔的事。坐那輛雪鐵龍,你帶她回家,讓她睡在適當的床上,讓她愛上你,你也愛上她,然後……有什麽:酒,酒的問題,總是酒——你事實上所做的以及對別人,那個你本來想從一開始就愛的人所做的。現在是下午,八月份,陽光照著聖荷塞市你家車道上一架落滿灰塵的福特車的引擎蓋。前排座位上有個女的,她捂著眼睛在聽電台上播的一首老歌。你站在門口看,你聽到了那首歌。那是很久以前了。你去尋找,太陽照在你臉上。可是你想不起來,真的想不起來。See More
21 hours ago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這個早晨

是個相當不錯的早晨。一層薄薄的雪覆蓋著大地。太陽漂浮在湛藍的天空中。海是藍色的,視線盡處,變成了青綠色。連漣漪也沒有。風平浪靜。我穿上衣服,出門散步,——心想在未得到大自然的啟示前,決不回來。我經過倒伏彎曲的古樹旁,穿過散亂堆積著石塊的原野,石頭上面的雪已沒有了。就這樣,一直走到斷崖邊。我站在斷崖邊,註視著大海,天空,還有低遠處白色海灘上方盤旋的海鷗。一切都很美好。萬物沐浴在純凈冷冽的光線中。然而,如往常一樣,我又開始胡思亂想。我不得不集中註意力看清眼前所見,而不要視若無睹。我不得不對自己說,這才是最要緊的,不要管別的。(我的確看了足足有一兩分鐘)這一兩分鐘,我才從有關是非對錯,有關責任,有關溫柔的回憶,在關死亡的意念,在關該如何處理與前妻關系等等這樣的迷思中掙脫出來。我希望所有那些自己天天都在煎熬的為了生存而被自己踐踏的事情,在這個早晨,躲得越遠越好。就是這一兩分鐘,我真的忘記自己是誰,以及所有與自己有關的一切。我確實做到了。返回的路上,我不清楚自己在什麽地方,直到幾只鳥兒從盤根錯節的樹叢中騰起,朝我需要行進的方向飛去。See More
Thurs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醉駕

時值八月。六個月來我一本書也沒讀,只翻了翻考連科將軍*寫的那本從莫斯科撤退。盡管如此,我很快活開著車,與我的兄弟喝著那一品脫老鴉**。我們沒想去哪兒,只是開車兜風。我要是閉上眼,那怕一小會我可能就會迷失,可我真想躺在路邊睡過去不再醒來我兄弟用肑輕輕推了推我。有些事隨時就會發生。 * 法國將軍、外交官。1802年擔任拿破侖的侍從官,1804年起擔任皇帝的禦馬總管。1808年拿破侖封他為維亞琴察公爵。** 一種威士忌品牌。See More
Wednes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紅色手推車

這麽多全靠一輛紅輪子的 手推車因為雨水 而閃光旁邊是一群 白色的小雞。鄭敏 譯See More
May 2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運氣

那年我九歲。酒精已充滿我的人生。我的朋友們也喝酒,但他們能夠節制。我們拿起煙,啤酒,還有三兩女孩,出門去那座堡壘。我們玩扮傻瓜的遊戲。有時你假裝昏倒,這樣女孩們會來診斷你。她們將她們的手放在你的褲子上,而你躺在那裏,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有時,她們頭向後仰,閉上眼,好讓你觸摸她們的全身。有一次,在一個派對上,父親走到外廊撒尿。我們聽見那動靜比錄音機的聲音還大,看見人們圍著站在那裏笑著喝著酒。父親解完手,拉上褲鏈,擡頭望著星空盯了好一會——夏天的夜晚,然後走回屋裏。女孩們必須回家。我和我最好的朋友整夜在堡壘裏呆著。我們親嘴,互相觸摸對方。我看見星星慢慢消隱在漸漸發白的晨曦中。我看見一個女人在我們的草地上睡著了。我檢查她的裙子,然後有了一罐啤酒,還有一支煙。朋友,我想這就是生活。回進屋裏,不知誰將一支煙摁滅在一瓶芥末裏。我徑直把它從瓶裏拿出來,然後喝一杯熱辣的可林士混合酒,接著又喝了一杯威士忌。我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沒有一個人在家。真是太走運了,我想。多年過去了。我仍然想著為了一座沒人在家也沒人回來,想喝什麽就喝什麽的房子,情願舍棄朋友,愛情和星空。See More
May 7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扣押品拍賣

早些時候,一個星期天早晨,所有東西都擺在外面——那張帶頂蓬的童床,那只梳妝台,那只沙發,那架茶幾,那盞台燈,用來整理書和唱片的那些箱子。從那些人傳喚叔叔開始,我們拿出廚房用具,一只帶收音機的鬧鐘,掛著的衣服,還有一把很大的安樂椅。最後,我們拿出那張餐桌,那些人圍著桌子坐下來開始辦事兒。上天承諾主持公平。我和他們一起呆著,忍著酒癮。昨晚,我就是睡在那張有天蓬的童床上。我們每個人都不好過。今兒是星期天。那些人希望能趕上聖公會教堂偏門開始的集市。多糟糕的處境!真丟臉啊!看到這些擺在人行道上破爛玩意的所有人必定羞愧難當。那個女人,一個家庭成員,模樣可愛,曾一度想當一名演員,與路過的面露尷尬笑容撥弄著那堆衣服的教友們攀談。那個男人,我的一位朋友,坐在桌子旁,試著看看有沒有與他正讀的傅華薩寫的編年史有關的感興趣的東西。從窗戶我能看到這一切。我那朋友仁至義盡,無能為力,他心知肚明。究竟是怎麽回事?沒有一個人幫他們嘛?難道都袖手旁觀看著他們落難?這是對我們所有人的輕視。有人必須立刻站出來救助他們,奪下那些人手中的所有東西,就現在,抹掉這種生活的所有痕跡,不要讓屈辱再持續下去。有人必須做點什麽。我伸手去…See More
Apr 2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為一位窮苦的老婦人而寫

嚼著一枚李子在大街上,手裏拿著一口袋李子味道真好,對於她 味道真好,它們吃起來 味道其好你看得出來 從那神態沈醉在 她手中那半個吸吮過的。得到寬慰 一種熟李子的安慰 似乎充滿了空間它們味道真好。鄭敏 譯See More
Apr 23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槐樹花開

叢中一厚硬 枯 亮的斷 枝 又現 白 香五月鄭建青 譯See More
Apr 19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俄國的一盤桃子

我用整個身體品嘗這些桃子, 我觸摸它們,聞著它們。是誰在說話? 我吸收桃子,就像安捷涅夫 吸收安魯。我像戀人般望著桃子 像年輕的戀人望著春天的花蕾, 像黝黑的西班牙人彈著吉它。 是誰在說話?肯定是我, 那只野獸,那個俄國人,那個流放者, 教堂裏的鐘為我們敲響 在心中。紅嫩的桃子 又圓又大,還有一層茸毛, 盈滿蜜汁,桃皮柔軟, 桃子盈滿了我的村莊的色彩,盈滿 晴朗的天氣,夏天,露水,和平的色彩。 桃子所在的房間靜悄悄的。 窗子敞開。陽光 灑滿窗簾。甚至窗簾輕盈地飄動,也驚擾我。我不知道 這種殘忍會把一個自我 從另一個自我上摘下,像摘下這桃子。See More
Mar 3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你的狗死了

一輛大蓬卡車碾過它,你在路邊發現它的屍體,然後埋了它。你為那條狗的死感到傷心。你獨自神傷,其實是為你的女兒難過,因為那是她心愛的小狗。她是那麽愛它,常常沖著它輕聲唱歌,還讓它睡在她的床上。你寫了一首關於那條狗的詩。你把它看作是一首為女兒寫的詩,講的是那條狗被一輛大蓬卡車碾過,你是怎樣找到它,然後抱著它走進樹林子裏埋了它,埋得好深,好深,詩寫得太棒了,你幾乎要為那條小狗被碾死感到高興,否則你一輩子也寫不出那樣的好詩。然後你坐下來接著寫一首關於寫那條狗死亡的詩的詩,正寫的時候,你聽到一個女人尖聲喊叫,一個字一個字嘣著你的名字。你的心跳驟然停止。過了一會,你繼續寫字。她又尖叫起來。你想知道這樣子會持續多久。See More
Feb 1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 / 佛如譯:持來的片斷

即便如此,你這一生得到了你想要的嘛?我得到了。你要的是什麽?呼喚愛,感受愛,在這個世上。父親22歲時的照片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十月。呆在潮濕、陌生的廚房,我仔細端詳父親那張窘迫的年輕男人的臉。他羞怯地咧著嘴笑著,一只手提著一串多剌的金鱸,另一只手拿著一瓶卡爾斯巴德啤酒。身著牛仔褲和斜紋粗布襯衫,斜靠著一輛1934年福特的前擋泥板,他的舊帽子頂在耳朵上,雞冠一樣翹著,父親大概是想在後輩面前擺出粗獷強壯的樣子。一輩子他都夢想著要過放膽冒險的生活。但那雙眼睛,還有提著那串死鱸魚拿著啤酒瓶的那雙松弛無力的手出賣了他。哦,父親,我愛你,可我又怎麽能感謝你,同樣管不住酒的我甚至不知道釣魚的地方。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 (1938—1988),“美國二十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小說家”和小說界“簡約主義”的大師,是“繼海明威之後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短篇小說作家”。《倫敦時報》在他去世後稱他為“美國的契訶夫”。 美國文壇上罕見的“艱難時世”的觀察者和表達者,並被譽為“新小說”創始者。See More
Feb 9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哈米德·拉莫茲

早上,我開始寫一首詩,有關哈米德·拉莫茲 *——一位戰士、學者和沙漠探險家——88歲的時候,他親手用槍結果了自己的性命。我曾給犬子讀詞典裏有關這位奇人的條目——我們本來是對那位羅利*感興趣——但他有些不耐煩,那是可以理解的。這已是數月前的事了,現在孩子與他媽在一起,但我記住了這個名字:拉莫茲——關於他的詩也醞釀成形。整個上午,我坐在桌子邊,兩只手在沒完沒了的廢紙上來回移動,腦海裏試著再現那種特立獨行的人生。 *英國探險家、航海家及作家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 (1938—1988),“美國二十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小說家”和小說界“簡約主義”的大師,是“繼海明威之後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短篇小說作家”。《倫敦時報》在他去世後稱他為“美國的契訶夫”。 美國文壇上罕見的“艱難時世”的觀察者和表達者,並被譽為“新小說”創始者。See More
Feb 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歐陽江河·春天

正如玫瑰在一切鮮血中是最紅的,它將在黑色的傷口裏變得更黑,阻止世界在左臂高舉或下垂,因為緊握手中的並不是春天。 正如火焰在白色的恐懼中變得更白,它也將在垂死者的眼珠裏發綠,不是因為仇恨,而是因為愛情,那象狼爪子一樣陷在肉中的春天的愛情! 雙唇緊閉的、咬緊牙齒的春天,從舌頭吐出毒蛇的噝噝聲,陰影和饑餓穿過狼肺,在直立的血液中扭緊、動搖。 纏住我們脖子的春天是一條毒蛇,撲進我們懷抱的春天是一群餓狼。就象獲救的溺水者被扔進火裏,春天把流血的權力交給了愛情。 蛇佩帶月亮竄出了火焰,狼懷著愛情倒在玫瑰花叢。這不是相愛者的過錯,也不是強加在我們頭上的不朽者的過錯。 人心的邪惡隨著萬物生長,它把根紮在死者能看到的地方。在那裏,人心比眼睛看得更遠,雙手象冒出的煙一樣被吸入鼻孔。 人不能把凍僵的手擱在玫瑰上取暖,盡管玫瑰和火焰來自相同的號召,在全體起立的左臂中傳遞著一年一度的盛開,一年一度的焚燒。 人也不能把燒焦的嘴貼在火焰上冷卻,盡管火焰比情人更快地成為水,上升到親吻之中最冷的一吻,一年一度被摘去,一年一度被撲滅。 1990年4月20日於成都See More
Jan 5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南塔基特島

窗外的花朵 淡紫金黃變幻在白窗簾上── 聞之清爽──午後的陽光── 玻璃盤上有個玻璃罐,平底杯 倒擺著,旁邊丟一把鑰匙──還有 潔白的床鄭建青 譯See More
Dec 20,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大數字

雨中 燈下 我看見 一輛紅 救火車上 金色的 數字5 救火車 急匆匆 不顧一切 敲鈴 夥裁 車輪轆轆 馳過黑暗的城市。鄭建青 譯See More
Dec 5, 20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俄國的一盤桃子

我用整個身體品嘗這些桃子, 我觸摸它們,聞著它們。是誰在說話? 我吸收桃子,就像安捷涅夫 吸收安魯。我像戀人般望著桃子 像年輕的戀人望著春天的花蕾, 像黝黑的西班牙人彈著吉它。 是誰在說話?肯定是我, 那只野獸,那個俄國人,那個流放者, 教堂裏的鐘為我們敲響 在心中。紅嫩的桃子 又圓又大,還有一層茸毛, 盈滿蜜汁,桃皮柔軟, 桃子盈滿了我的村莊的色彩,盈滿 晴朗的天氣,夏天,露水,和平的色彩。 桃子所在的房間靜悄悄的。 窗子敞開。陽光 灑滿窗簾。甚至窗簾輕盈地飄動,也驚擾我。我不知道 這種殘忍會把一個自我 從另一個自我上摘下,像摘下這桃子。See More
Nov 29, 2016

Spílaio skiá's Blog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酒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58pm 0 Comments

織錦帷簾旁邊那幅畫

是德拉克洛瓦的作品。這張叫做長沙發

而不叫大沙發,這張是長靠椅,

留意一下裝飾華麗的椅腿。

把你的塔布什帽掛起來,聞聞你眼睛下面

燒焦的軟木味,那就理理你的束腰外衣吧。

現在該是紅色寬腰帶和巴黎了;一九三四年四月。

一輛黑色的雪鐵龍在馬路邊等,…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這個早晨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57pm 0 Comments

是個相當不錯的早晨。一層薄薄的雪

覆蓋著大地。太陽漂浮在湛藍的

天空中。海是藍色的,視線盡處,

變成了青綠色。

連漣漪也沒有。風平浪靜。我穿上衣服,

出門散步,——心想在未得到

大自然的啟示前,決不回來。

我經過倒伏彎曲的古樹旁,穿過…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醉駕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56pm 0 Comments

時值八月。六個月來

我一本書也沒讀,只翻了翻

考連科將軍*寫的那本

從莫斯科撤退。

盡管如此,我很快活

開著車,與我的兄弟喝著

那一品脫老鴉**。

我們沒想去哪兒,只是

開車兜風。…

Continue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俄國的一盤桃子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37pm 0 Comments

我用整個身體品嘗這些桃子,

我觸摸它們,聞著它們。是誰在說話?

我吸收桃子,就像安捷涅夫

吸收安魯。我像戀人般望著桃子

像年輕的戀人望著春天的花蕾,

像黝黑的西班牙人彈著吉它。

是誰在說話?肯定是我,

那只野獸,那個俄國人,那個流放者,

教堂裏的鐘為我們敲響…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