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ílaio skiá
  • Male
  • Layang Lay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ílaio skiá'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1 Dimensional Man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Gifts Received

Gift

Spílaio ski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ílaio skiá'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10

 我們常常從我們的明天預支了來償付我們昨天的債負。  我也曾受過天使和魔鬼的造訪,但是我都把他們支走了。 當天使來的時候,我念一段舊的禱文,他就厭煩了; 當魔鬼來的時候,我犯一次舊的罪過,他就從我面前走過了。  總的說來,這不是一所壞監獄;我只不喜歡在我的囚房和隔壁囚房之間的這堵墻;  但是我對你保證,我決不願責備獄吏和建造這監獄的人。  你向他們求魚而卻給你毒蛇的那些人,也許他們只有毒蛇可給。那麽在他們一方面  就算是慷慨的了。  欺騙有時成功,但它往往自一殺。  當你饒恕那些從不流血的兇手,從不竊盜的小偷,不打誑語的說謊者的時候,你就  真是一個寬大的人。  誰能把手指放在善惡分野的地方,誰就是能夠摸一到上帝聖袍的邊緣的人。  如果你的心是一座火山的話,你怎能指望會從你的手裏開出花朵來呢?  多麽奇怪的一個自欺的方式!有時我寧願受到損害和欺騙,好讓我嘲笑那些以為我  不知道我是被損害、欺騙了的人。  對於一個扮作被追求者的角色*的追求者,我該怎麽說他呢?  讓那個把臟手在你衣服上擦的人,把你的衣服拿走吧。他也許還需要那件衣服,你…See More
yester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9

 只有深哀和極樂才能顯露你的真實。 如果你願意被顯露出來,你必須在陽光中裸舞,或是背起你的十字架。  如果自然聽到了我們所說的知足的話語,江河就不去尋求大海,冬天就不會變成春  天。如果她聽到我們所說的一切吝嗇的話語,我們有多少人可以呼吸到空氣呢?  當你背向太陽的時候,你只看到自己的影子。  你在白天的太陽前面是自一由的,在黑夜的星辰前面也是自一由的; 在沒有太陽,沒有月亮,沒有星辰的時候,你也是自一由的。 但是你是你所愛的人的奴隸,因為你愛了他。 你也是愛你的人的奴隸,因為他愛了你。  我們都是廟門前的乞丐,當國王進出廟門的時候,我們每人都分受到恩賞。 但是我們都互相妒忌,這是輕視國王的另一種方式。  你不能吃得多過你的食欲。那一半食糧是屬於別人的,而且也還要為不速之客留下…See More
Satur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8

 撒下一粒種一子,大地會給你一朵花。向天祝願一個夢想,天空會給你一個情一人。  你生下來的那一天,魔鬼就死去了。你不必經過地獄去會見天使。  許多女子借到了男子的心;很少女子能占有它。  如果你想占有,你千萬不可要求。 當一個男子的手接觸到一個女子的手,他倆都接觸到了永在的心。  愛情是情一人之間的面幕。  每一個男子都愛著兩個女人:一個是他想象的作品,另外一個還沒有生下來。  不肯原諒女人的細微過失的男子,永遠不會欣賞她們偉大的德性*。  不日日自新的愛情,變成一種習慣,而終於變成奴役。  情一人只擁抱了他們之間的一種東西,而沒有互相擁抱。  戀愛和疑忌是永不交談的。  愛情是一個光明的字,被一只光明的手寫在一張光明的冊頁上的。  友誼永遠是一個甜柔的責任,從來不是一種機會。  如果你不在所有的情況下了解你的朋友,你就永遠不會了解他。  你的最華麗的衣袍是別人織造的; 你的最可口的一餐是在別人的桌上吃的; 你的最舒適的床鋪是在別人的房子裏的。 那麽請告訴我,你怎能把自己同別人分開呢?  你的心思和我的心懷將永遠不會一致,除非你的心思不再居留於數字中,而我的心…See More
Fri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7

詩是迷醉心懷的智慧。 智慧是心思裏歌唱的詩。如果我們能夠迷醉人的心懷,同時也在他的心思中歌唱,那麽他就真個地在神的影中生活了。  靈感總是歌唱;靈感從不解釋。  我們常為使自己入睡而對我們的孩子唱催眠的歌曲。  我們的一切字句,都是從心思的筵席上散落下來的殘屑。  思想對於詩往往是一塊絆腳石。  能唱出我們的沈默的,是一個偉大的歌唱家。  如果你嘴裏含滿了食物,你怎能歌唱呢? 如果你手裏握滿金錢,你怎能舉起祝福之手呢?  他們說夜鶯唱著戀歌的時候,把刺紮進自己的心膛。 我們也都是這樣的。不這樣我們還能歌唱嗎?  天才只不過是晚春開始時節知更鳥所唱的一首歌。  連那最高超的心靈,也逃不出物質的需要。  瘋人作為一個音樂家並不比你我遜色*,不過他所彈奏的樂器有點失調而已。  在母親心裏沈默著的詩歌,在她孩子的唇上唱了出來。 沒有不能圓滿的願望。  我和另外一個我,從來沒有完全一致過。事物的實質似乎橫梗在我們中間。  你的另外一個你總是為你難過。但是你的另外一個你就在難過中成長;那麽就一切…See More
Jul 19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6

 我願意同走路的人一同行走。我不願站住看著隊伍走過。  對於服侍你的人,你欠他的還不只是金子。把你的心交給他或是服侍他吧。  沒有,我們沒有白活。他們不是把我們的骨頭堆成堡壘了嗎?  我們不要挑剔計較吧。詩人的心思和蠍子的尾巴,都是從同一塊土地上光榮地升起  的。  每一條毒龍都產生出一個屠龍的聖喬治來。  樹木是大地寫上天空中的詩。我們把它們砍下造紙,讓我們可以把我們的空洞記錄  下來。  如果你要寫作(只有聖人才曉得你為什麽要寫作),你必須有知識、藝術和魔術——字句的音樂的知識,不矯一揉一造作的藝術,和熱愛你讀者的魔術。  他們把筆蘸在我們的心懷裏,就認為他們已經得了靈感了。 如果一棵樹也寫自傳的話,它不會不像一個民族的歷史。  如果我在"寫詩的能力"和"未寫成詩的歡樂"之間選擇的話,我就要選那歡樂。因為歡…See More
Jul 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5

 當人們誇獎我多言的過失,責備我沈默的美德的時候,我的寂寞就產生了。  當生命找不到一個歌唱家來唱出她的心情的時候,她就產生一個哲學家來說出她的心思。  真理是常久被人知道的,有時被人說出的。  我們的真實的我是沈默的;後天的我是多嘴的。  我的生命內的聲音達不到你的生命內的耳朵;但是為了避免寂寞,就讓我們交談吧。  當兩個女人交談的時候,她們什麽話也沒有說;當一個女人自語的時候,她揭露了生命的一切。 青蛙也許會叫得比牛更響,但是它們不能在田裏拉犁,也不會在酒坊裏牽磨,它們的皮也做不出鞋來。  只有啞巴才妒忌多嘴的人。  如果冬天說,"春天在我的心裏",誰會相信冬天呢?  每一粒種一子都是一個願望。  如果你真的睜起眼睛來看,你會從每一個形象中看到你自己的形象。  如果你張開耳朵來聽,你會在一切聲音裏聽到你自己的聲音。  真理是需要我們兩個人來發現的:一個人來講說它,一個人來了解它。  雖然言語的波浪永遠在我們上面喧嘩,而我們的深處卻永遠是沈默的。  許多理論都像一扇窗戶,我們通過它看到真理,但是它也把我們同真理隔開。  讓我們玩捉迷藏吧。你如果藏在我的心裏,就不難把你找到。但是如果你…See More
Jul 15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4

在人的幻想和成就中間有一段空間,只能靠他的熱望來通過。  天堂就在那邊,在那扇門後,在隔壁的房裏;但是我把鑰匙丟一了。  也許我只是把它放錯了地方。  你瞎了眼睛,我是又聾又啞,因此讓我們握起手來互相了解吧。  一個人的意義不在於他的成就,而在於他所企求成就的東西。  我們中間,有些人像墨水,有些人像紙張。 若不是因為有些人是黑的話,有些人就成了啞吧。 若不是因為有些人是白的話,有些人就成了瞎子。  給我一只耳朵,我將給你以聲音。  我們的心才是一塊海綿;我們的心懷是一道河水。 然而我們大多寧願吸收而不肯奔流,這不是很奇怪嗎?  當你想望著無名的恩賜,懷抱著無端的煩惱的時候,你就真和一切生物一同長大,升向你的大我。  當一個人沈醉在一個幻象之中,他就會把這幻象的模糊的情味當作真實的酒。  你喝酒為的是求醉;我喝酒為的是要從別種的醉酒中清醒過來。  當我的酒杯空了的時候,我就讓它空著;但當它半滿的時候,我卻恨它半滿。  一個人的實質,不在於他向你顯露的那一面,而在於他所不能向你顯露的那一面。  因此,如果你想了解他,不要去聽他說出的話,而要去聽他的沒有說出的話。  我說的話有一半是沒有意…See More
Jul 13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3

 我們依據無數太陽的運轉來測定時間; 他們以他們口袋裏的小小的機器來測定時間。 那麽請告訴我,我們怎能在同一的地點和同一的時間相會呢?  對於從銀河的窗戶裏下望的人,空間就不是地球與太陽之間的空間了。  人性*是一條光河,從永久以前流向永久。  難道在以太裏居住的精靈,不妒羨世人的痛苦嗎?  在到聖城去的路上,我遇到另一位香客,我問他:"這條就是到聖城去的路嗎?" 他說:"跟我來吧,再有一天一一夜就到達聖城了。" 我就跟隨他。我們走了幾天幾夜,還沒有走到聖城。 使我驚訝的是,他帶錯了路反而對我大發脾氣。  神呵,讓我做獅子的俘食,要不就讓兔子做我的俘食吧。  除了通過黑夜的道路,人們不能到達黎明。  我的房子對我說:"不要離開我,因為你的過去住在這裏。" 道路對我說,"跟我來吧,因為我是你的將來。" 我對我的房子和道路說,"我沒有過去,也沒有將來。如果我住下來,我的住中就有  去;如果我去,我的  去中就有住。只有愛和死才能改變一切。"  當那些睡在絨一毛一上面的人所做的夢,並不比睡在土地上的人的夢更美好的時  候,我怎能對生命的公…See More
Jul 1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2

只有一次把我窘得啞口無言,就是當一個人問我"你是誰?"的時候。  想到神的第一個念頭是一個天使。 說到神的第一個字眼是一個人。  我們是有海洋以前千萬年的撲騰著、飄遊著、追求著的生物,森林裏的風把語言給予了我們。 那麽我們怎能以昨天的聲音來表現我們心中的遠古年代呢?  斯芬克斯只說過一次話。斯芬克斯說:"一粒沙子就是一片沙漠,一片沙漠就是一粒  沙子;現在再讓我們沈默下去吧。" 我聽到了斯芬克斯的話,但是我不懂得。See More
Jul 1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1

 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間。 高潮會抹去我的腳印, 風也會把泡沫吹走。 但是海洋和沙岸 卻將永遠存在。  我曾抓起一把煙霧。 然後我伸掌一看,哎喲,煙霧變成一個蟲子。 我把手握起再伸開一看,手裏卻是一只鳥。 我再把手握起又伸開,在掌心裏站著一個容顏憂郁,向天仰首的人。 我又把手握起,當我伸掌的時候,除了煙霧以外,一無所有。 但是我聽到了一支絕頂甜柔的歌曲。  僅僅在昨天,我認為我自己只是一個碎片,無韻一律地在生命的穹蒼中顫一抖。 現在我曉得,我就是那穹蒼,一切生命都是在我裏面有韻一律地轉動的碎片。 他們在覺醒的時候對我說:"你和你所居住的世界,只不過是無邊海洋的無邊沙岸上  的一粒沙子。" 在夢裏我對他們說:"我就是那無邊的海洋,大千世界只不過是我的沙岸上的沙粒。"  只有一次把我窘得啞口無言,就是當一個人問我"你是誰?"的時候。See More
Jul 9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時光

於是一個天文家說,夫子,時光怎樣講呢?他回答說:你要測量那不可量、不能量的時間。你要按照時辰與季候來調節你的舉止,引導你的精神。你要把時光當做一條溪水,您要坐在岸旁,看它流逝。但那在你裏面無時間性*的我,卻覺悟到生命的無窮。也知道昨日只是今日的回憶,而明日只是今日的夢想。那在你裏面歌唱著、默想著的,仍住在那第一刻在太空散布群星的圈子裏。你們中間誰不感到他的愛的能力是無窮的呢?又有誰不感到那愛雖是無窮,卻是在他本身的中心繞行,不是從這愛的思念移到那愛的思念,也不是從這愛的行為移到那愛的行為麽?而且時光豈不是也象愛,是不可分析,沒有罅隙的麽?但若是在你的意想裏,你定要把時光分成季候,那就讓每一季候圍繞住其他的季候。也讓今日用回憶擁抱著過去,用希望擁抱著將來。See More
Jul 7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巨大的數字

在密雨中在燈光裏我看到一個金色的數字5寫在一輛紅色的救火車上無人註意疾馳駛向鑼聲緊敲警報尖鳴之處輪子隆隆穿過黑暗的城市。趙毅衡 譯See More
Jul 5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寡婦春怨

我的家庭是悲哀的這兒的新草像往常一樣閃光吐焰,但往年沒有今年這種淒涼的火在我周圍環繞。整整三十五年我和丈夫形影不離。今天李樹滿是銀花許多花朵沈甸甸地掛在櫻桃樹上枝頭紅黃相間但我心頭的憂傷比它們更強烈從前它們令我歡欣但今天看到它們我卻掉頭力圖忘卻。我的兒子今天告訴我在草原上在遠方的茂密樹叢旁許多樹開滿銀花。我願意到那兒去投身到那些花卉中沈入它們近旁的池沼。申奧 譯See More
Jul 3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去傳染病院的路上

去傳染病院的路上 冷風——從東北方向 趕來藍斑點點的 洶湧層雲。遠處, 一片泥濘的荒野 野草枯黃,有立有伏一潭潭的死水 偶見幾叢大樹沿路盡是灌木 小樹,半紫半紅 枝椏叢叢糾結 下面是枯黃的葉子 無葉的藤—— 看來毫無生命,倦怠不堪 而莽撞的春天來臨—— 他們赤裸地進入新世界 全身冰涼,什麽都不明白 只知道他們在進入春天。而周圍 依然是熟悉的寒風——瞧這些草,明天 野胡蘿卜那堅挺的卷葉 一件一件請清楚楚—— 越來越快:明晰,這葉子的輪廓可是在此刻.進入春天 依然那麽艱難——然而深沈的變化 已經來到:它們紮住的根 往下緊攫,開始醒來趙毅衡 譯See More
Jun 3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斯蒂文森詩選:山谷中的蠟燭

無邊的山谷中只有我的蠟燭在燃燒。巨大的夜所有的光線匯集到它上面,直到風吹來。巨大的夜的光線匯集到它的形象上直到風吹來。              趙毅衡譯See More
Jun 29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女士像

你的大腿是蘋果樹它的花碰到了天。哪個天?瓦都的掛著一只女人拖鞋的天。你的膝頭是南方吹來的一陣微風——或者是一捧雪。噢!弗拉戈奈爾何許人也?—— 仿佛那個就解答了什麽問題。哦,對了——膝蓋以下色調就淡了下去,那是個熾熱的夏天,你的腳踝是頎長的草在海灘上一閃一閃——哪個海灘?——沙粒粘住了我的唇——哪個海灘?哦,也許是花瓣。我哪裏知道?哪個海灘?哪個海灘?我說,的是蘋果樹上落下的花瓣。袁可嘉 譯See More
Jun 28

Spílaio skiá's Blog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10

Posted on July 5, 2017 at 10:10pm 0 Comments

 我們常常從我們的明天預支了來償付我們昨天的債負。

 

 我也曾受過天使和魔鬼的造訪,但是我都把他們支走了。

 當天使來的時候,我念一段舊的禱文,他就厭煩了;

 當魔鬼來的時候,我犯一次舊的罪過,他就從我面前走過了。

 

 總的說來,這不是一所壞監獄;我只不喜歡在我的囚房和隔壁囚房之間的這堵墻;  但是我對你保證,我決不願責備獄吏和建造這監獄的人。…

Continue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9

Posted on July 5, 2017 at 10:09pm 0 Comments

 只有深哀和極樂才能顯露你的真實。

 如果你願意被顯露出來,你必須在陽光中裸舞,或是背起你的十字架。

 

 如果自然聽到了我們所說的知足的話語,江河就不去尋求大海,冬天就不會變成春  天。如果她聽到我們所說的一切吝嗇的話語,我們有多少人可以呼吸到空氣呢?

 

 當你背向太陽的時候,你只看到自己的影子。

 …

Continue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8

Posted on July 5, 2017 at 10:09pm 0 Comments

 撒下一粒種一子,大地會給你一朵花。向天祝願一個夢想,天空會給你一個情一人。

 

 你生下來的那一天,魔鬼就死去了。你不必經過地獄去會見天使。

 

 許多女子借到了男子的心;很少女子能占有它。

 

 如果你想占有,你千萬不可要求。

 當一個男子的手接觸到一個女子的手,他倆都接觸到了永在的心。…

Continue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7

Posted on July 5, 2017 at 10:07pm 0 Comments

詩是迷醉心懷的智慧。

 智慧是心思裏歌唱的詩。

如果我們能夠迷醉人的心懷,同時也在他的心思中歌唱,

那麽他就真個地在神的影中生活了。

 

 靈感總是歌唱;靈感從不解釋。

 

 我們常為使自己入睡而對我們的孩子唱催眠的歌曲。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