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ílaio skiá
  • Male
  • Layang Lay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ílaio skiá'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1 Dimensional Man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Gifts Received

Gift

Spílaio ski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ílaio skiá'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愛爾蘭的莫赫懸崖

誰是我的父親,在這世界上,在這屋子裏,在這靈魂的底部?我父親的父親,和他的父親的父親,和他的——風也似的片片黑影回歸到一個家長,在思想之前,在言說之前,在往昔的前方。他們來到莫赫懸崖,在迷霧之外,在真實之上,探出當前的時間和地點,高出濕氣,和綠草。這不是風景,充滿了詩歌的幻夢**,和大海。這是我的父親,或許,是他的存在,一個相似物,諸位父親中的一個:土地、海和空氣。* 莫赫,Moher,愛爾蘭地名,沿海有8公裏長200多米高的海崖名勝。** 幻夢,somnabulations,原指夢遊。史蒂文斯詩中一般把夢幻、幻想等用作貶義。羅池 譯See More
Nov 9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一個熟睡的老人

這兩個世界睡著了,此刻,正在熟睡。一個沈默的意識在某種肅穆中支配著它們。自我以及土地——你的思想,你的感覺,你的信念和懷疑,你專有的整個地塊;你泛紅的栗子樹上的紅顏色,河流的運動,R河*的懶洋洋的運動。*R河,the river R,即“萬河之河”(the river of rivers),參見《康涅狄格的萬河之河》。羅池 譯See More
Nov 7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一部神話能反映它的領地

一部神話能反映它的領地。在這兒,康涅狄格,我們從來不曾生活在一個神話能變為現實的時代——但倘若我們有過——這就得提出一個形象真實性的問題。形象必須要具有它的創造者的生命力。它的生命力是它的創造者的增長和提升。在重又煥然一新的青春中,它是他,在來自他領地的那些物質中,在他森林裏的樹木和從他的田地刨出的或從他的大山下開采的石頭中,它就是他。羅池 譯See More
Oct 2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羅賓·海蒂詩選: 為一個年輕國家祈禱

早點離巢,孩子。氣候正在改變,雪片嚴厲地控制著每塊地方:冰的手指正在策劃叛亂,很快就將掏走你的心臟。前往何方?鑲上怎樣的幻想之羽唱起狂熱的天鵝之歌,跨過意在毀滅世界的瀑布,高尚的夢在行動中變得殘酷?我看見被幾個世紀踩病了的道路淒涼蕭瑟,正在奚落中新奇地死亡;我看見腳下的土地為新的後繼者瓜分、踐踏,但溫順者排除不算。諸神生來看不見閃電,聽不到雷鳴,他們的結局是深淵和雪崩,卻要以新的名稱傳授最舊的傲慢,(年輕人,純潔地對待奇跡和愛情!)我揚起眉頭,向風兒誠實地致意,看見這位盲人拄著手杖;我聽到孩子的笑聲……知道大地之上疾馳的歡樂的回聲並非哄騙。夢鄉移近,憤怒和歡笑有了廣闊場所,我看見女人胸脯般的海洋躺的地方;一手指著水平,一手伸向陸地……碧綠的太平洋,含著期待的目光。           吳 笛、李 力譯See More
Sep 27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羅賓·海蒂詩選: 荒廢的村舍

羅賓·海蒂(1906-1939)新西蘭女詩人,生於南非,幼年隨父母移遷新西蘭,定居於威靈頓,在學生時代,就作為“中學生女詩人”而受到地方報刊的一片讚揚。她的主要詩集有《孤寂的星》(1929)、《征服者》(1935)、《冬天裏朗普西芬尼》(1937)等。一個荒廢的村舍抖落了上周的老邁,垂頭喪氣地癱倒在地上。裏面的人們被殺或逃亡。棉花腐爛,路旁,沒一間溫暖的住房,沒人拄著拐杖,沒有麻雀啄食在光禿的地面,墻壁凝視;但離開所愛的人們無法生存——喚醒他們真是件糟糕的事情。碗已打碎,何需填裝。在建造雅致的村舍寺院,五個神像已被擊破,  十個仍舊完好,但不再需要人們禱告。最後一名祈禱者流盡鮮血,當女人們跑到外面慘遭殺害。寺院要麽安置麻雀,要麽躺倒沈睡,因此,長期以來,鍍金的佛陀在蝸形帽頂下沈思冥想。香爐上沒有鮮花般的火焰.驚動觀音——她身穿綢緞,頭發上的珠子猶如珍珠。這是一個窮人的寺院:他們的神像制作於泥土和板條,但村裏的漆匠工藝精巧。條條木龍也雕刻得精心細致。在砍亂的樹林找到一株微笑的幼樹,玫瑰和風鈴不高於一吠,我撿了回來,放到觀音的腳下。一個女人的祈禱包,裏面裝著用銅幣買來的紙錢,看到它被撕裂,…See More
Sep 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七月高山

我們生活在一座星群,夜空璀璨而又漆黑,不是一個單一的世界,不是在鋼琴上在講演中,能用音樂說得動聽的事情,就像在詩歌的書頁上——思想者們對一個永在起始的宇宙沒有最後的結論。沿路向前,當我們攀上高山,佛蒙特把自己一蹴而就。羅池 譯See More
Sep 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明朗的一日沒有回憶

沒有士兵埋在風景區,沒有思想念及已經死去的人,如同他們還在五十年前:年輕並生活在一種鮮活的空氣裏,年輕並行走在這陽光裏,穿著藍衣服彎下腰去觸碰什麽東西——今日的心境不是天氣的一個部分。今日的空氣把一切事物變得明朗。它不具備知識卻只有空虛,它彌漫了我們卻毫無意義,仿佛過去我們誰也不曾到過這裏此刻也未曾出現:在這淺顯的景象中,這無形的運動,這種感覺。羅池 譯See More
Sep 5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當地對象

他知道他是一個無處棲息的靈魂,因此,按這種理解,當地對象就變得比最寶貴的家鄉對象還要寶貴: 當地對象屬於一個無處棲息的世界,沒有記得下來的過去,只有現在的過去,或者在現在的指望中指望著的現在的未來; 對象不會像理所當然的事物那樣出現在諸天或者光明的陰暗面,在那個天球上只有少得可憐的這種對象。 對他來說很少也是有,而這些極少的東西總是會碰上一個新奇的名字,仿佛是他要創造它們,讓它們遠離死滅, 這些極少的東西,這些供人領悟的對象,這些感覺的融合體,這些東西主動地送上門來,因為他渴求的是不用去知道究竟是什麽, 是什麽成了那些經典和美的重要性。這些就是沈著的他一直總是在接近的當他走向一個高於浪漫的絕對居所。 羅池 譯See More
Sep 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橡樹林下的單人牌戲

湮沒於張張紙牌一個人存在於純然的法則。 既不是紙牌也不是樹林不是空氣能像事實那樣存留。這是一個遁逃, 逃向原理,逃向沈思。一個人最終明了什麽該思考 然後拋開意識去思考,在橡樹林下,全然地釋放。 羅池 譯See More
Aug 3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現實是最高想象力的一個活動

上個星期五在上個星期五晚上耀眼的光明中我們從康沃爾到哈特福德開夜車回家。 這不是維也納一家玻璃作坊的夜班開爐也不是威尼斯在靜止中收集著時間和塵埃。 這難熬的旅途上有一種力的集聚,在西去的夜明星前方的天空下 活躍著一片燦爛剔透的光華,事物浮現然後移動然後被溶解, 要麽就在遠處,變化或者什麽也不做。夏日夜晚的變換是明顯的: 一個銀白色的抽象漸漸成型然後又突然把自己給否決。 固體會有一種非固態的湧動。夜的月光湖既不是水也不是空氣。 羅池 譯See More
Aug 2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兩封信

即便早已有一彎新月出現在諸天的每一個雲端,用晶瑩的月光把夜晚潤濕,有人還想要更多更多可以返回的真實的內心,一個與自我相對的家,一個暗處,一份可以享受片刻生活的悠閑。 就像點著一支蠟燭,就像趴在桌上,瞇著眼睛,聽著最渴望聽的故事,仿佛我們又重新圍坐在一塊,我們中有一人在說著而所有的人都相信我們聽到的話而燭光,盡管很小,已足夠了。 羅池 譯See More
Aug 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一個在它自己的生命中沈睡的孩子

在那些老人當中你知道有一個沒名字的正思索著一切重要思想的殘余。 它們什麽也不是,只能納入個別人的心智世界。他從外部觀察它們並從內部理解它們, 這位孤單的帝王統治著那些遙遠的事物,但又切近得足以在今夜的臥床上喚醒你的心弦。 羅池 譯See More
Aug 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一個特例的過程

今天樹葉在叫喊,當它們懸在枝頭被風吹打,然而冬的虛無開始一點點地減少。到處還都是冰冷的陰影和積下的雪。 樹葉叫喊……有一個人呆在旁邊只是在聽。這是忙碌的叫喊,跟其他的人有關。盡管有一個人說一是萬物的一個部分, 哪裏有矛盾,哪裏就會有反抗;而作為一個部分就是要努力去謝絕:一個人感受到的生活就是這一切賦予的生活。 樹葉叫喊。這不是神靈垂愛的叫喊,不是牛皮哄哄的英雄們的吹噓,也不是人類的叫喊。這是從不淩駕它們自身的樹葉的叫喊, 沒有幻想曲上場,沒有什麽意義比它們能做的更多只有耳朵最後的聽聞,只有這事情本身,直到最後,這叫喊跟任何人都完全無關。 羅池 譯See More
Aug 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內心情人的最後獨白

點燃夜晚的第一線光,在房間裏我們休息,為不足道的理由,思忖著想象世界是最後的善。 因此,這是最熾烈的幽會只有在這種思想下我們才能集中心緒,排除一切冷漠,傾心於一件事: 在這唯一的事中,僅有一條圍巾,緊緊裹著我們,既然我們很窮,一絲溫暖一線光,一點力,都有奇跡般的影響, 現在我們互相忘卻,也忘卻了自己,只感覺到一種朦朧的秩序,一個整體,一種知識,安排了這次幽會。 在它生氣勃勃的邊緣,在心中我們看見上帝和想象融為一體……那點燃黑夜的最高燭火是多麽難以攀緣。 這同一線光,這同一個心裏,我們蝸居在黑夜的空氣中,那兒,能呆在一起就是滿足。 (孟猛 譯)See More
Aug 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詞語造成的人

沒有情感的神話,人類的夢幻死亡的詩歌,我們會是什麽? 閹割過的朦朧月亮——生活由有關生活的計劃組成,夢幻 是一片沙漠我們在那裏精心籌劃,被夢境撕裂, 被失敗的可怖的符咒所撕裂被失敗和夢幻同為一體的恐懼所撕裂。 所有人是同一個詩人記述著命運的偏執打算。 (孟猛 譯)See More
Jul 3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宣言的隱喻

二十個人走過橋梁,進入村莊。那是二十個人走過二十座橋梁,進入二十座村莊。 或是一個人走過一座橋進入一個村莊。這是一支古老的歌它不會宣泄它自己的意思…… 二十個人走過橋梁,進入村莊。 那是二十個人走過一座橋進入一個村莊。 這村莊不願顯露自己但肯定有自己的意思…… 人們的靴子踏上橋梁的邊緣,村莊的第一座白墻自果樹叢中升起。我在想些什麽?而意思已逃離自身。 那村莊的第一座白墻……那果樹林…… (孟猛 譯) See More
Jul 25

Spílaio skiá's Blog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愛爾蘭的莫赫懸崖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3:31pm 0 Comments

誰是我的父親,在這世界上,在這屋子裏,

在這靈魂的底部?

我父親的父親,和他的父親的父親,和他的——

風也似的片片黑影

回歸到一個家長,在思想之前,在言說之前,

在往昔的前方。

他們來到莫赫懸崖,在迷霧之外,…

Continue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一個熟睡的老人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3:31pm 0 Comments

這兩個世界睡著了,此刻,正在熟睡。

一個沈默的意識在某種肅穆中支配著它們。

自我以及土地——你的思想,你的感覺,

你的信念和懷疑,你專有的整個地塊;

你泛紅的栗子樹上的紅顏色,

河流的運動,R河*的懶洋洋的運動。

*R河,the river R,即“萬河之河”(the river of rivers),參見《康涅狄格的萬河之河》。

羅池 譯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一部神話能反映它的領地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3:31pm 0 Comments

一部神話能反映它的領地。在這兒,

康涅狄格,我們從來不曾生活在一個

神話能變為現實的時代——但倘若我們有過——

這就得提出一個形象真實性的問題。

形象必須要具有它的創造者的生命力。

它的生命力是它的創造者的增長

和提升。在重又煥然一新的青春中,它是他,…

Continue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七月高山

Posted on September 2, 2018 at 6:33pm 0 Comments

我們生活在一座星群,

夜空璀璨而又漆黑,

不是一個單一的世界,

不是在鋼琴上在講演中,

能用音樂說得動聽的事情,

就像在詩歌的書頁上——

思想者們對一個永在起始的宇宙

沒有最後的結論。…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