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an Lab
  • Female
  • Vientiane
  • Lao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uan Lab'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Suan Lab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uan Lab's Page

Latest Activity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7章 小顧艷傳 3

楊麥抵賴的時候,小顧沒有像平時那樣哭鬧。楊麥說他和她不過是一般朋友,恰好在南京遇上了。小顧隨他去胡扯,心里只想怎麼樣才能捉雙。她上班前在床上擱幾星煙灰,下班回來煙灰從來不見蹤影。尿盆坐圈上放的煙灰也總是消失。女教師膽敢用小顧的尿盆。楊麥居然還給她倒。這天小顧請了假,從早上八點就躲進樓梯口女廁所。小顧把自己鎖在馬桶閣里,坐在馬桶蓋上,一直等到一雙陌生的鞋走進來。那是一雙又大又扁的腳,活像穿了女人鞋的男人腳。做那事之前總要先排排干凈,小顧坐在馬桶蓋上想。半個小時之後,小顧用鑰匙打開家門,看著床上定格的兩個人,什麼也沒說,拾了女老師所有衣服和兩只大鞋便走了。小顧見女老師穿著楊麥的衣褲出來,腳上的男式布鞋一步一趿拉。她跟在女老師身後,進了大學宿舍。宿舍的其他三個人正在午睡,小顧這才登場正式亮相。她把女老師的衣服一件件地撕,從內褲到外衣,一邊撕一邊大罵。小顧這樣罵街的時候完全是另一人的嗓音,小市民透頂、兇悍之極的女人才有的嗓音。這嗓音疤痂累累,粗糲牢實,多次被撕爛又多次愈合。此刻它不斷被撐到極限,讓你感覺它正在炸裂成無數碎片,卻奇跡般再次達到一個新的極限。小顧的罵街幾乎是歡樂的,臉也是隨時要仰天…See More
Sep 10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7章 小顧艷傳 2

小顧看著他,然後長睫毛一垂。楊麥“咚咚咚”走到房間那頭,又“咚咚咚”走到這頭,站在朝凹字形天井的大窗子前面,心想這下完了,非離婚不可了。不讀書的小顧蠢是蠢,畢竟可愛,讀了點書,她可叫我以後怎麼受?小顧此刻側過身,躺得曲線畢露,悲劇性十足,想來安娜臥軌,一定非常婀娜。“百貨大樓你瞅著的時候,就跟渥倫茨基瞅安娜一樣。現在呢?”楊麥說:“以後不得了了。你還要做瑪絲洛娃、娜塔莎。”楊麥是北方鄉下人,念那些洋名字時企圖念得洋氣,舌頭該翻滾不該翻滾一律都翻滾,因此出來一種又侉又醜陋的聲音。他一面說一面心里納悶,我這麼認真干什麼?她想鬧知識分子式的夫妻風波,我還陪著她酸呢。楊麥想明白了,從窗口轉回身,見小顧還在床上臥軌。他晃晃悠悠上去,只當什麼也沒發生,該解她衣扣照解,該拉燈繩照拉。隨她去滿嘴滿身地排練演出,越來越深地進入角色。她演著頭一次偷歡的安娜·卡列尼娜,黑暗里身體也開成一朵大牡丹花。楊麥想,隨她怎樣離題八丈地去讀小說,實惠反正是落在我這兒。從此後再出現這種局面,楊麥只當沒聽見,沒看見,該抽煙抽煙,該喝酒喝酒。光憑小顧買煙買酒的本領,楊麥也離不開小顧。小顧在這凹字形樓里低人一等,在百貨大樓可是…See More
Sep 6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7章 小顧艷傳 1

引子——還得從樓的形狀說起。若不是因為它的奇特形狀,穗子不會看見許多她不該看見的事物,比如女人打男人,男人摟保姆,狗吃油畫顏料,等等。然而下面這個故事和上面介紹的三種景觀並不搭界,只不過也是穗子和她的同齡夥伴借樓的形狀看來的。樓是“凹”字形,四層,南面十二個窗子和北面的十二個窗子對稱,東邊,也就是凹字的底座,每層樓都是裝有鏤花鐵欄桿的長廊,沿著長廊的十二間屋,門扉也全朝著凹字中間的天井。像是一座監獄的建築設計,便於所有人交叉監視,天井留給警衛巡邏。樓建於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九九年拆的時候,還能看見樓檐下一圈剝蝕了的“三面紅旗”浮雕,當時全省(也包括外省)的作家、畫家、音樂家陸續遷入彌漫著新漆和鮮石膏味的樓內,都覺得這樓的設計有點不妙,但沒人說穿,其實它多像一座藝術家的集中營。新政權在那時已發現這些人太不省事,以這方式可以圈起他們來統一管理。當然,這都是穗子在九九年看看那個凹字形廢墟悟到的。四層樓頂上,有個凹字形狀的大平台,藝術家們在這里做煤餅,晾被單,曬紅薯干或高粱米或蛀蟲的掛面。孩子們在這里“跳房”,“攻城”,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他們最享受的娛樂是在天黑之後爬上平台的水泥護欄,觀看每個…See More
Sep 4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8

兩個人沈默一會,三三開口了。她說:“你現在和耿荻成死黨了。”蔻蔻沈默著。“你不是常去耿荻家住嗎?”“……耿荻家離舞蹈班近。”“我又沒別的意思,你急著辯解什麼呀?”“我沒辯解啊!”“看你急得,我又沒說你和耿荻在搞鬼!”蔻蔻真想咬三三一口。不過現在“拖鞋大隊”是三三主事,蔻蔻若想回到集體懷抱必須忍受三三。一共才離開集體三個月,蔻蔻覺得像半輩子。她想死了和女孩們四處遊擊的生活,裝鬼嚇工宣隊軍代表的崽子們,撕毀父親們的大字報,往“革命左派”老婆們曬的衣服上放毛毛蟲,或者齊聲大唱充滿下流暗語的歌謠。那是多麼令蔻蔻神往的一段日子。共同的屈辱和共同的榮耀一樣,讓女孩們自尊,甚至自大。“告訴你一個絕對秘密。”蔻蔻向三三湊近一步,“你不準告訴任何人。”“我保證不告訴。”三三已聞得到蔻蔻嘴里發酵的奶糖氣味。“說啊!”“你肯定要告訴你姐!”“去你媽的,李淡雲一年才回來三次!”“你肯定會告訴穗子!”“穗子考上軍隊文工團了,快走了!”三三說:“滾蛋,你別告訴我了,我不想聽了。”三三把臉轉向大操場。雨剛過,操場上密密麻麻布滿幾千個腳印。蔻蔻嘴巴貼在三三耳根上,連她蛀蟲的牙,她家常吃的豬油蒸黴豆腐,三三都嗅得到。蔻…See More
Sep 2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7

所有女孩都開始了,你啐了我啐。蔻蔻減速了。不久,黑暗的鄉間公路上,蔻蔻就剩了個依稀的小影子。“蔻蔻可能在哭。”“哭死才好。”“會不會碰上壞人?”“碰上活該。”“要是蔻蔻現在喊救命我們救不救?”“不救!”“真不救?”大家心齊口齊,大聲說:“不救!!”蔻蔻爸的脫胎換骨、重新做人提前完成了。不久女孩們看見他爬在高高的腳手架上畫毛主席像。他先指揮一群藝校美術班的學生在一堵高十米的墻上打格子,然後他自己開始在那些格子上爬,看上去像個巨大的四腳蛇。女孩們還見蔻蔻提著一個帶襻的飯盒,把飯給她爸送到現場。他爸連吃飯也表現得十分英勇,把蔻蔻送來的飯盒用根繩子吊上去,在高處吃起來。所有女孩便坐在磚堆上看,邊看邊咬耳朵,然後“轟”的一聲大笑,笑得蔻蔻人都矮一截。她們說其實蔻蔻爸在高空吃飯是怕人家看見他飯盒里有青椒炒子雞、黃豆蒸板鴨、溜肝尖或炒腰花。她們能想像到的美味,反正都在蔻蔻爸的飯盒里。英勇地叛賣了自己,對著“革命左派”說“我不是人,我該死”,把自己糟蹋個夠,總算有了成效,蔻蔻爸工資解凍,蔻蔻媽也不必一早上菜市搶八分錢一斤的豬骨頭了。蔻蔻去學校,也沒人往她課桌上抹濃痰了。總之,蔻蔻爸的尊嚴人格光榮就義,…See More
Aug 30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6

耿荻騎得比其他女孩快,不久便和大家拉開了距離。穗子發現耿荻是個很懂體貼的人,過一點兒小坎都提醒她坐穩,大下坡時還叫穗子抱緊她的腰。穗子覺得自己心跳得有些超速:這個耿荻要是個男孩該多麼可愛。她想或許所有人都和她一樣,暗暗愛著一個有可能是男孩的耿荻。她們陰謀加陽謀,不斷伺機要揭下耿荻的偽裝,其實就是想如願以償。穗子突然發現自己的手在摸耿荻的辮子。沒有這兩個辮子,事情就一點也不荒謬了。“耿荻,誰給你梳的辮子?”耿荻笑了,說:“你怎麼知道不是我自己梳的?”“這種反花你的手得反過來編才行。”“原來你一點不傻呀!”她又是那樣仰天大笑。“是我家老阿姨給我梳的。我從小就是她給梳頭。她不準我媽給我剪頭。”穗子不響了。她在想,或許耿將軍家風獨特,為了什麼封建迷信的秘密原因把個小子扮成閨女了。但穗子還是覺得這太離奇了。三三發動的這場“大懷疑”運動,大概是一場大冤枉。她知道耿荻和大家拉開距離之後,三三就要正式布置了。原先耿荻不參加她們這次探親,說你們是探望你們的爹啊,又不是我爹,我去算誰?大家說,去吧去吧,你不想見我們這些著名的******爹呀?不想看看他們脫胎換骨之後嘴臉還醜惡不醜惡?耿荻答應同行時,哪里會…See More
Aug 28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5

 “孬貨也比爛貨強。”三三說。耿荻牙疼似的咂一下嘴。李淡雲也不知道她究竟希望耿荻是男的,還是女的。她說:“耿荻,三三說你……”三三一只拖鞋“啪”地砸在李淡雲肩上。二話不說,李淡雲已把那只拖鞋拍了回去,拍在三三額頭上。耿荻馬上立在兩姐妹中間,一手按住一個臟話四濺,涕淚橫飛的音樂家後代。大家呆呆立在石膏大腿、石膏胸脯之間,看耿荻不偏不頗的拉架。一年多下來,耿荻拉架已拉得很好。加上她原本有手勁,動作張弛自如,很快把李淡雲推到薩特爾的山羊身子後面。她一再警告大蝦一般彈動的三三:“再動我,我傷了你筋骨啊!”三三被捺在黛安娜肥大的胸脯之間。耿荻聲音低八度:“我真傷你啦。”三三雖然仍在朝李淡雲跳腳,動作卻一點點小下去。耿荻毫不費力地一個手扼住她,另一個手騰出來撿跌爛的劉胡蘭面孔。耿荻看上去力大、度大,完全是個對女孩們既慣使又小瞧的大男子。這時有人在門外吼道:“里面什麼人?”大家一下子張大了嘴。她們全聽出門外的人是孫代表。她們只聽孫代表講過一次話,但把他的口音刻骨銘心地記住了。那是軍管會剛進駐作家協會的第二天,所有“反動作家、畫家”的子女被集中到食堂。一個英俊和藹的中年解放軍走上去,管大家叫“孩子們!…See More
Aug 26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4

李淡雲在春節前回來了。這是個陌生的李淡雲,又黑又粗,留著女流氓式的鬢角,一點兒“海涅”、“普希金”的痕跡也沒了。兩幫子男知青為了她打了一仗,雙方都有傷亡。李淡雲回來是為了鑲牙,那場仗也打掉她兩顆牙齒。她偷了她母親的金項鏈,打算包兩顆金牙。她回來就和耿荻相處得親密無間,三三告訴“拖鞋大隊”,說她姐姐和耿荻一天到晚密談,李淡雲抹淚,耿荻長嘆。三三刺探,耿荻就轟:“去,小家夥懂什麼。”一天清早,耿荻用自行車把李淡雲帶走了。下午她馱回的李淡雲又陌生一層:一張青臉,眼神卻哀婉美麗,尤其在看耿荻的時候。不久三三告訴“拖鞋大隊”,李淡雲造孽不淺,打下一胎四個月的小毛頭。大家便找著借口來到李淡雲床前,覺得再也不能和她平起平坐,人家已經是超越了巨大羞恥,經過巨大流血犧牲,永別了女孩時代的人了。她們用半是恐懼半是崇拜的眼光看著懶洋洋靠在床上的李淡雲,替她倒帶血的尿盆,洗帶血的褲衩。李淡雲的母親一邊端紅糖水、細掛面,一邊說:“井蓋了蓋子麻繩總找得到一根吧?不行你們大家借包老鼠藥給她,省我點紅糖掛面。”李淡雲回道:“是人家耿荻送我的掛面!”她母親冷笑一聲說:“光榮啊,做個破鞋還吃營養夥食,補好再出去作怪啊!”…See More
Aug 25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3

穗子見耿荻用一把電工刀在切一塊午餐肉,然後用刀尖把它送到嘴里。她覺得耿荻的刀抖了一下。李淡雲說:“就是啊,你一人捂得嚴嚴實實,看起來好奇怪。”三三說:“這樣吧——穗子、蔻蔻,你倆脫光,耿荻就會脫啦。”穗子反抗道:“憑什麼我們脫光啊?”三三突然翻臉,說:“你們誰不脫誰滾蛋。本來就不愛帶你們出來。哼,有什麼怕的?老子就不怕。”說著她英勇地扒下了自己身上稀爛的汗背心。怕脫,就證明身上有見不得人的東西。說時遲那時快,她的三角褲衩也落到了腳脖子。三三站起來,做了個“他是大春”的芭蕾舞動作,腿一掀。雖然全是女孩,三三那閃電般的青春生理解剖,還是顯得驚心動魄。她們突然意識到,原來那是如此神秘莫測,層次豐繁,幽深晦暗的東西。三三得意地叉著腰,對耿荻說:“我都給你看了,你也得給我看。”耿荻還是不緊不慢把肉切成薄薄一片,用刀尖送到嘴里,說:“三三你別現眼了,你姐姐羞得要跳水了。”“耿荻你為什麼不脫?”三三簡直急瘋了。“為什麼不脫?這還不簡單?”耿荻站起身,個子比三三高半頭:“因為我身上全是見不得人的東西。”三三瞪著她,她也瞪著三三。三三突然“咯咯”笑起來,說她全明白了。大家問她明白什麼了。三三仍是狐貍似的…See More
Aug 21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2

那以後耿荻常帶她們進軍區大院,買過期軍用罐頭、處理壓縮餅干、次品軍需大米、變質風干臘腸。有次正撕搶一堆腌豬尾,三三瘋跑過來,說那邊在賣回收的軍大衣,五元錢一件。她要姐姐李淡雲掏錢給她,她寧可不吃腌豬尾。李淡雲說滾遠遠的,沒看我正浴血奮戰嗎?李淡雲肩上長了個癤子,讓人抓掉了疤痂,血流紅了半截袖管。三三卻兩手抱她的腰,把她往後拖。李淡雲一面指揮其他女孩幫她搶,一面翻起後腿往她妹妹身上踹,說:“五塊錢給你買軍大衣?騷不死你!……”三三沒得逞,從此姐妹倆成了仇人。她們的父親工資停發,三個子女每月每人領十二元生活費。李淡雲一直掌管開支,從那以後三三硬要把她自己的十二元錢討出來單過。姐姐說:“你就眼巴巴等著吧,等我死了就歸你當家了。”三三終於起義,要和姐姐拚掉她十二歲的老命。姐妹倆時常在四樓平台上決斗,“拖鞋大隊”的其余女孩一邊拉架一邊感到她們的小小王國已到了亡國邊緣。父親們做了人民的敵人,她們也就成了過街老鼠,長久以來靠著緊密團結一致排外獲得的一點尊嚴,隨李家姐妹的分裂也就要瓦解了。因為團結,她們的過街老鼠群落曾顯得多麼安全。她們這才意識到,這群落解體,她們中的任何一員都沒那膽子走進學校,走入菜…See More
Aug 18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1

那時還早,大家絲毫沒對耿荻起疑心。誰會有足夠的膽子、足夠的荒唐去從本性上****高尚、體面的將軍女兒耿荻呢?那時她們需要耿荻,就好比她們需要定量供給的四兩肥豬肉、二兩菜籽油、一兩芝麻醬。她們從一開始認識耿荻,就死心塌地地愛戴起耿荻來,愛她的風度,愛她咧出兩排又白又方正的牙哈哈大笑的瀟灑,愛她的一擲千金。也愛她的古怪,比如她從來不說:“操!”“老子”這樣的日常用語,並且在聽她們唱出這些字眼時,臉微微一紅,被冒犯似的。耿荻是個十三歲半的女孩子,關於這一點,她們從來沒懷疑過。正如沒人懷疑每隔一陣就發布的一條毛主席“最新指示”,每隔一兩年就會出現一個舍己救人的劉英俊、蔡永祥式的英雄。亦如她們從不懷疑她們的“拖鞋大隊”是最精粹的“上流社會”,因為她們每人身上流著“反動詩人”、“右派畫畫”、“******文豪”的血液。總之,那時誰若對耿荻有任何懷疑,會立刻招致“拖鞋大隊”的驅逐。所以“拖鞋大隊”的女隊員們崇拜耿荻和耿荻好得鉆一個被窩的局面持續了很長時間,長達半年。在那個每天早晨都會發生新的偉大背叛的時代,半年就足能使“海枯石爛”了。第一次對耿荻提出疑點的是五月一個傍晚。大家坐在墻頭上看她們的父親們…See More
Aug 16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5章 梨花疫 下

余老頭當眾絕不承認萍子是乞丐,他說這年頭落難女子多得是。“落難女子”使萍子神秘起來,淒美起來。她偶然在余老頭門口坐坐,奶奶孩子,讓穗子那幫女孩忽略了一點:萍子的眼神是標準的乞丐,一種局外的、自得其樂的笑意就藏在那里面。她的姿態也是典型的乞丐;她不是單純地坐在那兒,而是坐在那兒曬太陽。就是在暮春的陰涼地里,萍子也是曬太陽的那副徹頭徹尾、徹里徹外的慵懶。另外,就是萍子對人們質疑目光的自在;任何疑問指向她時,她都抗拒答復地微微一笑。余老頭的露面大大減少。他見到“牛棚”放出來的人,也不上去開很損的玩笑了。他通常的玩笑是男女方面的,比如“昨天見你老婆給你送好吃的了,可惜那好事送不進去。”或者“你們關在里頭,你們老婆可都關在外頭吶……”他同時飛一個荒淫的眉眼。自從收留了萍子,余老頭的呼吸中不再帶有酒臭。一夜有人從余老頭窗下過,見台燈仍亮著,燈光投射出一個寫字的人影。很快人們都知道,余老頭又在寫山東快書了。余老頭這天把穗子爸叫到“牛棚”門口,將一疊稿紙遞給他,說:“看看,給咱提提意見,修改修改。”穗子爸說他修改不了。余老頭問為什麼?穗子爸說:“這你都不知道?前一陣出現反動傳單了,‘牛棚’內現在不準有…See More
Aug 11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5章 梨花疫 中

很久以後,穗子才了解到萍子和余老頭的關系是怎樣飛躍的。那時穗子在這方面已開竅了。事情經過人們的口頭整理就成了這樣:有一天,余老頭仍然在欣賞萍子哺乳,照舊要替萍子抱孩子,手也一樣抄在萍子懷里。注意,他們這時已有了一定基礎,余老頭的手也不急於離開那雪白的胸懷了。萍子這時擡起眼,看余老頭一眼。這一眼的意思余老頭是懂的,是說:你個老不正經的,不過我也認了。萍子這時看見的不是余老頭,她看見的是英武的余司令。他是情人眼里才能出得來的形象,面孔是剛烈的,眼睛是多情的。余司令不是老,是成熟。余司令的成熟是超越年老年輕概念的,於是萍子眼前是個飽經滄桑的男人;經歷過男女滄桑,征服過無數女人和男人,征服過無數友人和敵人。萍子的嘴唇突然飽滿、潤澤起來。余司令的手在她懷里問了問路,她眼睛卻把他往更迷離的方向引。余司令這時差不多看透了這個女人:她黑襖的領子後面,耳根之下,也有一窩雪白。這具女體很奇妙。以黑色作主體,投下了白色的陰影。她的黑色肌膚是偽裝。她的來歷便是她身上隱隱綽綽的白色陰影。余司令這次沒有把吮乳熟睡男孩抱過來。他抽回空空的手,掌心的那個凹凹,是剛給她懷中的凸凸塑出的,還帶三十七度的體溫。余司令感到和…See More
Aug 9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5章 梨花疫 上

最初余老頭是乘“伏而加”轎車進這扇大門的。那時大家還叫他余司令。但我見到的余老頭,就是個常坐在大門口醒酒,指揮糞車上下坡,跟出入的娘姨瞎搭訕的醉漢。他犯了很多錯誤,全是風流錯誤。幾年後他就“留職察看”了,就是說,他再犯一個錯誤,“作家協會”這個飯碗,他就徹底砸了。因此他對人說:“你看我倒黴不倒黴?就剩一個錯誤可犯了!”或者:“你別惹我,我還剩一個錯誤沒犯呢!”穗子當時還小,但她對“錯誤”和“罪過”心里已很有數。余老頭再犯,也是錯誤,而她爸規規矩矩,犯的卻是罪過。大門有四扇玻璃門,砸爛一扇,就用三合板封掉一扇。那年頭公共場所的問題全是這樣解決的。壞一個馬桶,就堵了它,壞一個燈泡,就讓它瞎著。到了這一年,四扇玻璃門給封了三扇,人們就側起身進出,非得面對面來完成這個交錯。這一年每個人都在叛賣另外的人,最是不該打這樣的照面。換了穗子,穗子死也不會跟對面的人緊密相錯的;冬衣穿得人都很龐大,對方的棉襖前襟蹭著了穗子的下巴頦,那前襟上有芋干糊、玉米餅渣和吐出來的山芋酒。大門的對面是梨花街。梨花街若沒有梨花非常貧賤。要沒有梨花,余老頭也不會對走來的女叫花子突然癡迷。很可惜我已經忘掉了女叫花子的名字,那…See More
Aug 5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4章 黑影 下

十月後的一天夜里,桑樹葉被細雨打出毛茸茸的聲響。穗子莫名其妙地醒來(她是個無緣無故操許多心,擔許多憂,因而睡覺不踏實的女孩)。她睜大兩個眼,等著某件大事發生似的氣也屏住。“呱啦嗒、呱啦嗒、呱啦嗒”,遠遠地有腳步在屋頂瓦片上走,然後是一聲重些的“呱啦嗒”。穗子判斷,那是四只腳爪在飛越房頂與房頂之間的天險。再有兩座房,就要到我頭頂上的屋頂了,穗子想。果然,腳步一個騰飛,落在她鼻梁上方的屋頂上,然後那腳步變得不再穩,不再均,是掙紮的,趔趄的,像余老頭喝多了酒。穗子一點點坐起,聽那腳步中有金屬、木頭的聲音。她還似乎聽出了血淋淋的一步一拖。她聽見它帶著劇痛從屋檐上跳下來,金屬、木頭、劇痛一塊砸在院子的磚地上。穗子打開門,不是看見,而是感覺到了它。黑影看著她,看著她細細的四肢軟了一下。它看她向它走來。還要再走近些,再多些亮光,她才能看見它發生了什麽事。它不知自己是不是專程來向她永別,還是來向她求救。它感到劇烈的疼痛使它尾巴變得鐵硬。還有一步,她就要走到它面前,看見它究竟是怎麽了。我直到今天還清楚記得穗子當時的樣子。她看著黑貓的一只前爪被夾在一個跟它體重差不多的捕鼠器里,兩根足趾已基本斷掉,只靠兩根…See More
Aug 3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4章 黑影 中

穗子覺得它剛才的三級跳高不屬於一只貓的動作,而屬於鳥類,只是那對翅膀是不可視的。她想,拿曾見過的所有的貓和它相比,都只能算業余貓。她在碗櫃里找到兩塊玉米面摻白面做成的饅頭,然後把它揪成小塊放在盤子里。她並不喚它來吃,只把盤子擱在地上,便上床睡去了。早晨起來,盤子干凈得像洗過一樣。第二個月黑影偶爾會露露面了。太陽好的時候,它會在有太陽的窗台上打個盹。但只要穗子有進一步的親和態度,它立刻會拱背收腹,兩眼兇光,咧開嘴“呵”的一聲。它不討好誰,也不需要誰討好它。外公覺得黑影靠不住,只要野貓來勾引它,它一定會再次落草。雖然它才只有兩個月的年齡,在窗台上看外面樹枝上落的麻雀時,琥珀大眼里已充滿噬血的欲望。它對外公辛辛苦苦從垃圾箱里翻撿出來的魚雜碎越來越沒胃口,時常只湊上去聞聞,然後鄙夷地用鼻子對那腥臭烘烘的玩意啐一下,便懶洋洋鉆到床下去了。外公說:“日你奶奶的,我還沒有葷腥吃呢。”黑影一般在餓得兩眼發黑,連一個乒乓球都撥拉不動的時候才會去吃那汙糟糟的魚肚雜。因為黑影的活動範圍主要在床下各個夾縫里,所以不久穗子就發現許多東西失而復得:外婆曾經織毛衣丟失的毛線團子,穗子三歲時拍過的兩個花皮球,四歲時踢…See More
Aug 1

Suan Lab's Blog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7章 小顧艷傳 4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0:20pm 0 Comments

小顧站住了,轉過臉。其實女孩們已經看見了她眼里的討饒。但她們已學會心硬。她們在找到一個人,可以給她一點小虐待時,絕不因為自己沒出息的剎那心軟而放過她。

“小顧阿姨你肯定念不好這個繞口令,不信你試試!”

大些的女孩到她前面堵了她的路,把威脅藏在耍賴里!

小顧像是被一群小貓崽圍住的大雌鼠,顯得那樣龐大笨重,愚蠢可笑。

“說呀,小顧阿姨。不說不放你過去。”…

Continue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7章 小顧艷傳 3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0:19pm 0 Comments

楊麥抵賴的時候,小顧沒有像平時那樣哭鬧。楊麥說他和她不過是一般朋友,恰好在南京遇上了。小顧隨他去胡扯,心里只想怎麼樣才能捉雙。她上班前在床上擱幾星煙灰,下班回來煙灰從來不見蹤影。尿盆坐圈上放的煙灰也總是消失。女教師膽敢用小顧的尿盆。楊麥居然還給她倒。這天小顧請了假,從早上八點就躲進樓梯口女廁所。

小顧把自己鎖在馬桶閣里,坐在馬桶蓋上,一直等到一雙陌生的鞋走進來。那是一雙又大又扁的腳,活像穿了女人鞋的男人腳。做那事之前總要先排排干凈,小顧坐在馬桶蓋上想。…

Continue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7章 小顧艷傳 2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0:19pm 0 Comments

小顧看著他,然後長睫毛一垂。

楊麥“咚咚咚”走到房間那頭,又“咚咚咚”走到這頭,站在朝凹字形天井的大窗子前面,心想這下完了,非離婚不可了。不讀書的小顧蠢是蠢,畢竟可愛,讀了點書,她可叫我以後怎麼受?

小顧此刻側過身,躺得曲線畢露,悲劇性十足,想來安娜臥軌,一定非常婀娜。“百貨大樓你瞅著的時候,就跟渥倫茨基瞅安娜一樣。現在呢?”

楊麥說:“以後不得了了。你還要做瑪絲洛娃、娜塔莎。”楊麥是北方鄉下人,念那些洋名字時企圖念得洋氣,舌頭該翻滾不該翻滾一律都翻滾,因此出來一種又侉又醜陋的聲音。他一面說一面心里納悶,我這麼認真干什麼?她想鬧知識分子式的夫妻風波,我還陪著她酸呢。…

Continue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7章 小顧艷傳 1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0:19pm 0 Comments

引子——

還得從樓的形狀說起。

若不是因為它的奇特形狀,穗子不會看見許多她不該看見的事物,比如女人打男人,男人摟保姆,狗吃油畫顏料,等等。然而下面這個故事和上面介紹的三種景觀並不搭界,只不過也是穗子和她的同齡夥伴借樓的形狀看來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