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ng 左岸
  • 砂拉越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ajang 左岸's Friends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Uta no kabe
  • 林姿伶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Rajang 左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ajang 左岸's Page

Latest Activit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魯文之秋(4)

鐘聲,是的,魯文的鐘聲是魯文的文化的表徵,是整個魯文的靈魂。但是我不愛,我甚至厭憎;它幾乎是一天到晚鬧著。像魯文這樣的小城何必大驚小怪用大鐘?…See More
Wednesda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魯文之秋(3)

我到魯文的時候也正是秋季,今年的魯文據說天特別冷得早,天天秋風秋雨,我的衣服沒有運到,肉體的寒冷也倍加了心境的淒涼,外加飯館的飯菜生冷,居處沒有開水,以致更顯得秋景的蕭殺了。在這樣的秋境中,像我這樣初出國的人自然都容易起鄉思的,更何況對於秋有變態的敏感的人呢? 還有是,秋天是脫髮的時節。而我的窗外對街是一座滿牆沿著碧籐的洋房,每天早起開窗,看見它一天天薄起來,慢慢露出牆壁,深感是一個淒切的對照。同時從我寓所到我學法文的教員家,又要走五分鐘的樹林,這段樹林的路上,落葉似乎不常掃的,我在那里學法文幾天工夫,我每天覺得腳下的落葉一天天厚起來。這情景真令我日日夜夜關念到北平的樹木:會館的碧挑,三海的柳,南長街的槐,什剎海後門的棗樹,以及三百株花園的叢林;令人關念到故鄉牛車旁的□樹,小學校牆外的梧桐,院中的芭蕉,關念到兆豐公園的灌木;於是所有國內南北的親友人事與國事都想念起來了!這是秋,是秋天的心,是幾萬里外秋天的心呀!說實話,整個魯文的城市不過北平中南海北海大,其中學校與教堂佔去了一半;旅館咖啡店,寄宿舍到處都是,這個城原是靠大學而生存,學校當時還未開學,所以完全陷於死寂空虛的情境中,以這個死…See More
Jul 2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魯文之秋(2)

對於秋我有一種特別的敏感,這敏感的養成,細說起源,怕還是起根於九歲十歲時候讀歐陽修的《秋聲賦》吧。那時我已經離家,到一個鄉村小學里寄宿,可是我當時並沒有正式入學,只在校長─—是一個老先生─—地方讀古文與經書。教我《秋聲賦》時候記得正是秋夜,或者也是因為老先生因秋夜而想到《秋聲賦》,所以選了那篇教我。那時窗外是芭蕉,牆外是梧桐,蟋蟀不住的叫,秋風吹得紙窗發出蕭殺的聲音,月光照進我們房中,皎潔得使我們油燈失色。此情此景,與《秋聲賦》恰恰相合的。我當時的習慣是先生講解後總要先讀十來遍;我記得那時我讀一遍望望月色,聽聽蟲聲,讀到後來,幾乎以為歐陽子就是我自己了。以前中國教育,與實生活相離太遠,所以不容易使學生理解與記憶;現在自然進步不少。我讀高等小學與舊制中學時候;讀到地理,不注重地圖;講到植物,不注重采標本,其實我們在鄉下,大概的草木都可以有,很可以拿實物給我們看;不這樣做的緣故,想因為教我們的先生,更在我們以前,他雖然知道植物中有羊齒類,但一到野地上也不能說出什麼草是羊齒類了。這些讀地理植物還是好幾年以後的事。讀經史古文卻遠在這些以前,書既難懂,觀念也更糊塗,事件也更隔膜,所以當時所讀的書…See More
Jul 22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魯文之秋(1)

人的心理對於某件事某種行動的解釋,有時候不但欺人,而且是欺騙自己的。所以我對於要人的宣言,名人的日記,青年們的情書,以及演說家的演說,我都不全很相信。因此,我對於我自己的心理,有時候也覺得不很可靠了。離開魯文以前,有十來個朋友問我去巴黎的原由,到巴黎以後,也有十來個朋友問我離開魯文的緣故;其中離前到後,我寫信給國內的親友對於這層理由與原因,也說了好些遍,可是這許多遍一列的申述,關於魯文大學宗教空氣的不習慣,關於其學術思想環境的失望,關於多數扁狹頭腦的中國同學之不相合,雖然這些都是事實,但,嚴格說起來,這只是事後尋出來的理由,實際上當時的動機並不在這些地方的。本來許多大事情的動機,有時候會發生於一個人的直覺,有時候會發生於一個人的幻想,有時候會發生於一個人一時的感覺,更有時候會發生於一個人一種生理的不適,人情的不滿,甚於大便的不通。有人說拿破侖征服世界的野心為他肚臍上的癬不能博得他太太的歡心,這有它可能性的,那麼歐戰的發生是不是為一二個偉人一時心境的不好,或者是為中飯的湯太鹹一點,或者為太太誤把汗衫當作他要穿的羊毛衫給他而觸動呢?…See More
Jul 1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談美麗病(下)

其實青年人之願意為美麗犧牲的,正像生物在性的追逐時,常常會不顧生命,植物在結果前要開花一樣,這到是極其自然的事。 用這個眼光去看現在青年們健康,實在也只是為另外一種犧牲罷了。以前是的,西洋女子有束腰,中國女子有纏腳,不久以前,把好好的牙齒去換一顆金牙齒,不是有的嗎? 把好好的耳朵鑽過窟窿去掛金器不是中西都是一樣嗎? 人人都笑非洲土人的以泥裝飾為野蠻,可是你有沒有想到自己生活中也常有這種相仿的事情呢? 金屬與土不都是礦物麼? 現在正有人冒著冬寒裸著手臂為帶鐲頭之用,忍受那手術之痛苦冒著危險去受科學美容術的洗禮你都知道? 由此看來,犧牲著身體去求美,這是一直沒有什麼變更過;變更的是方法,而這方法則是進步的。 比方說纏腳是為娉婷,但是人當老得不配娉婷時候你不是不能還原麼? 而以此犧牲的苦之大小與所獲得美的代價去比較,高跟鞋之娉婷,自然要自由要好得多。以耳朵鑽洞去掛金器,自然沒有夾扣法為少痛苦,而其所要修飾之目的不是相同的麼?…See More
Jul 6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談美麗病(上)

那末,為什麼不叫病態美? 偏要叫美麗病呢?…See More
Jul 5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避暑(下)

地址終算定了。出發日期又起了小爭執,她說明天,我說大後天。只差一天工夫,什麼不好商量,於是就定後天,車票到中國旅行社買還是車站? 這難道還要爭執? 我說你去買就隨你,歸我買你就不必干涉。她是好勝的,於是她說: 「那麼好,我明天就去買。」伸出手來說:「錢……」 這下子我可吃驚了! 怎麼我們商量了半天就沒有商量到錢? 沒有錢怎麼能避暑! 難道這個大半夜工夫就白商量? 但為什麼我們不先談到錢,後爭執呢? 妻自然大大生氣,於是相對而哭。我說:「不要緊,我們既然一切商量妥,自然必需促其實現,我或者還有未領的稿費,或者同編輯先生們商量預支一點可好。」 於是拿起了電話,等了半天:「啊!」 「啊!亢德,《論語》前二期我的稿費還有多少? 我明天早晨就要。」 「……」? 說起我同亢德打電話,我就有點生氣;他那口蘇州藍青官話,在電話里都變成疙瘩,我只好叫他請太太來翻譯,他太太倒是一口好國語。但一說出去我就感到愚笨,半夜里把他太太噪醒,豈非要叫冤?…See More
Jun 9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避暑(上)

寒暑表一百零四度,夜,我們談到了避暑,起頭隨便談談,後來爭執起來了。 妻是在山國里長大,現在剛學會游泳,所以不主張再登高山,要去海;我是看慣了海的,不主張去海邊。於是我主張廬山,她主張青島:我主張泰山,她主張煙台,…… 我們越爭越起勁,爭到什麼都忘了。我說: 「你是去避暑,還是去跳海? 你是去尋快樂,還是去尋死? 」她說: 春天叫旅行,秋天叫遠足,夏天避暑,其實都是遊玩;海濱可浴海水,於康健是有補益的,住在山上,難道這樣大熱天去逛山麼? 」 「逛山,自然嘍! 傍晚與夜間就可以玩,你不知道山上夠多風涼。」 「你才不知道海水里夠多涼快呢? 」 「要是你只想泡在水里乘涼快,那麼你整天泡在浴缸就是了,何必去避暑。」 「要是你只想夜間散步;那到馬路溜溜,也就可以解悶。」 「你不知道我在白天還想寫點東西嗎? 」 「你不知道你身體夠多不好?…See More
Jun 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冰封《想起了梁宗岱先生》(4)

從實用主義的見地看,需要從事科學技術的知識分子,還容易理解。因為他們中間除了從事基礎理論等研究的以外,所有科學技術活動的成果,往往容易直接在物質生產領域很快生效。容易增加社會物質財富。 (不過,也不要忽視,即使是比較有價值的科研成果,獲得了公認,在落後的體制中也不一定會立即被採用。) 而文科知識分子從事的活動則不是這樣,他們活動的潛在的、巨大的影響,在一個短見的社會里,不容易一下子被覺察。應該客觀地說,自從改革、開放以來,這種影響的程度在不斷縮小,現在,當然很少人再相信主要是只辦理工科大學 (連醫科、農科大學也不要? ) 而不要辦文科大學的主張了。能夠設想一個現代化的國家里,缺乏出類拔萃的哲學家、歷史學家、經濟學家、法學家、教師、文藝理論家、詩人、作家、建築師、畫家、音樂家、書刊編輯、新聞記者、導演和演員……等等、等等麼?…See More
Jun 6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冰封《想起了梁宗岱先生》(3)

那正是一個被譽為「和尚打傘」的時期,在天高皇帝遠的地方,其危險程度,不言自明;而這個「權力的代表」當然不可能知道什麼是詩的價值,精神的力量,什麼文學研究會,什麼羅曼·羅蘭,梵樂希。以後,還是梁先生在監獄中偷偷寫了一封長信,由好心的看守所長私下遞給甘少蘇女士,再用雙掛號由最高法院副院長張志讓轉呈毛主席,最後,才由黨中央,中南局,廣西省派了調查組,查清了這是冤案,下令放人,派人到監獄里向梁先生道歉了事。這時,近三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讀到甘少蘇女士的這些記述,我不禁捏了一把汗,假如那封信沒有送到毛主席那里去呢? 這就不堪設想了。這實在可怕。應該特別說明的是,在製造這場冤獄的過程中,確也有一些愛護知識分子、敢於主持公道的共產黨幹部,挺身而出,保護這些社會上的寶貴財富。據甘少蘇說,梁宗岱還曾得到胡喬木同志的關照。但在某一領導者的意志就能體現法律時,他們提的意見,又能起多大作用呢?…See More
May 2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冰封《想起了梁宗岱先生》(2)

甘少蘇女士這些記述,與溫源寧教授在三十年代所寫的《一知半解》一書中,對梁先生的記述,大體吻合。溫源寧這樣寫道: 「萬一有人長期埋頭於硬性的研究科目之中,忘了活著是什麼滋味,他應該看看宗岱,便可有所領會。萬一有人因為某種原因灰心失望,他應該看看宗岱那雙眼中的火焰和宗岱那濕潤的雙唇的熱情顫動,來喚醒他對『五感』世界應有的興趣;因為我整個一輩子也沒見過宗岱那樣的人,那麼朝氣蓬蓬,生氣勃勃,對這個色、聲、香、味、觸的榮華世界那麼充滿了激情。」 (溫源寧著《一知半解》,南星譯,第56—57頁) 溫著作於三十年代,那是用英文寫的,中譯本是一九八八年十二月才出版,其時,梁先生去世已過五年,我估計,甘少蘇女士不一定讀過,可是他們兩人的記述不謀而合。 …See More
May 25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冰封《想起了梁宗岱先生》(1)

一顆沙里看出一個世界 一朵野花里一座天堂 把無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永恆在一剎那里收藏                        ~~梁宗岱譯勃萊克:天真的預示 詩人彭燕郊教授送我一冊他作序的小書:《宗岱和我》。這是梁宗岱先生的夫人甘少蘇女士的回憶錄。甘少蘇女士原是粵劇演員,她謙遜地自稱「半文盲」,和梁宗岱先生結婚以後,才開始學文化。或許是由於她天資穎慧,且和梁先生共同生活了近四十年,相濡以沫,至情所鍾,這位「半文盲」記述的名震一時的詩人和學者生活經歷的書,寫得異常質樸、動人。當然,論述梁宗岱先生著譯成就、學術思想等等,非她能力所及,對一些文化史實的論述與鑒別,也非她所長,讀者自不會在這些方面加以苛求的。 梁宗岱先生早就人為地被中國的詩壇和翻譯界遺忘了。還在一九八○年,湖南人民出版社譯文編輯室規劃出版《詩苑譯林》叢書時,我曾參與了這套叢書的規劃設計、選題審定等方面的討論。其中除冰心先生、羅念生先生、卞之琳先生等許多名家都有專題的譯作外,出個人譯詩集的那時暫定了戴望舒、梁宗岱、徐志摩、朱湘、孫用、戈寶權、施蟄存等先生。討論選題時,有人問:「梁先生還在世麼?…See More
May 15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我的照相(下)

怎麼說也弄不清,回家一查,乃知早晨我未起床時,我的外甥女將她玩厭了的洋書片將我照相換去了,立刻追究,知已與隔壁男孩換了半支石筆;我乃輾轉反側,一夜未睡。一早就問隔壁姓王的男孩,他說已將它送給對門希臘的女孩,問希臘的女孩,知她在弄口一個過路的小孩換了一個玻璃球,過路小孩叫我何處去找? 自思此相之好處在鬍子,既是畫上去的,何不現在去照一張,現在我不有真鬍子了麼? 忽然想到某處贈送明星照片時,那照相不是好得姐姐們都稱讚嗎? 這個照相館可真好,幸虧我是記得很清楚的。  到了照相館,他們正忙著照二個女子,叫我:「請坐。」我乃抽煙以待。  我足足抽了十三支煙。他們才來招呼我,我自然走到鏡頭前面去了。可是他拉住了我,注視我的面孔,前後左右者就十來次。他又對照著看看他的樣本說: 「先生,你先應當將頭髮梳好。」 「那麼我明天來可好?…See More
Mar 20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徐訏·我的照相(上)

《論語》的編者叫我交他—張照相,為《論語》兩年紀念刊上用。當時我一口答應,以為這只要我回家時候,無論哪兒一找就可以找一張出來的。 我有許多朋友會照相,所以我也常常照相,照好相,他們送來了我一看之後就隨便一放:比方我在看書,就夾在書里了;比方我在拿煙,我就放在煙罐里了;有時候我在教外甥女算術,就在反面當做黑板,—塗以後,她們就當做「洋書片」一般去玩了。再或者是放在桌上,一天天的過去,碰巧那一天我寫信給朋友,於是就一封而入,在反面寫一句兩句的打油詩,也是—件常事。 照相雖多,但除了考學校報名以外,沒有正式用過,依賴攝影師的本領去謀事我沒有謀過,依賴攝影師的本領求婚我也沒有求過。我常常懷疑照相會不像我自己的。我沒有太太,因此我不備鏡子,偶爾在親友家廁所被碰到,也不會誠心誠意捧出照相與鏡子里的我去校對的,所以,我是沒有在我自己照相上用過心思。 可是在別人人像上用心思,在我倒有專門研究的。開始是我在大學里聽講康德哲學時,聽了二月後還是只有些糊塗的概念,後來忽然在—張康德的相片上悟到了「原來那麼回事!」於是我就放棄了一切書本,專誠地搜集哲學家的照相來研究了;此法移用到文學:莎士比亞的精練,我是從照…See More
Mar 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楊建民·學術爭辯與文化精品

著名翻譯家、詩人梁宗岱教授是個十分愛爭辯的人,不過他爭辯的多是學術問題。梁宗岱可謂少年得意。在上中學期間,他的詩文已登在著名的《東方雜誌》、《學生雜誌》和《小說月報》上了;16歲時便博得「南國詩人」稱譽。17歲時被鄭振鐸、茅盾邀請加入「文學研究會」;在遊學歐洲期間,以法文在著名的《歐羅巴》、《歐洲評論》等雜誌上發表詩作,又將王維、陶淵明等的詩歌譯出發表,得到羅曼·羅蘭的非常欣賞;他同時與法國現代派大詩人保羅·瓦雷里有密切交往,他譯成的法文本《陶潛詩選》還由這位大師親自序言,並給予高度評價。28歲回國,即擔任北京大學法文系教授兼系主任。以後陸續在南開、復旦、中山大學等著名高校任教,教學著譯,終生不渝。 梁宗岱的好爭辯是有了名的。蕭乾先生寫的紀念林徽因的文章中,便談到當時梁宗岱與林之間為一些學術名詞爭辯得面紅耳赤的情形。前不久讀到韓石山先生一篇文章,其中談到三十年代梁宗岱與兩位好友李健吾、朱光潛為濫用名詞風氣展開的一場強烈的爭辯。這次論爭後來牽涉進來的還有巴金、沈從文等人,陣容名氣之大,一時轟動文壇;梁宗岱與徐志摩是朋友,1931年,梁給徐寫了一封論詩的長信,信末說:「這種問題…See More
Jan 12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晚禱之二——呈敏慧

我獨自地站在籬邊。 主呵,在這暮靄的茫昧中。 溫軟的影兒恬靜地來去, 牧羊兒正開始他野薔薇的幽夢。 我獨自地站在這裏, 悔恨而沈思著我狂熱的從前, 癡妄地採擷世界的花朵。我只含淚地期待著—— 祈望有幽微的片紅 給春暮闌珊的東風 不輕意地吹到我的面前: 虔誠地,輕謐地 在黃昏星懺悔的溫光中 完成我感恩的晚禱。See More
Jan 4

Rajang 左岸's Blog

徐訏·魯文之秋(4)

Posted on July 29, 2020 at 6:26pm 0 Comments

鐘聲,是的,魯文的鐘聲是魯文的文化的表徵,是整個魯文的靈魂。但是我不愛,我甚至厭憎;它幾乎是一天到晚鬧著。像魯文這樣的小城何必大驚小怪用大鐘?…

Continue

徐訏·魯文之秋(3)

Posted on July 23,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我到魯文的時候也正是秋季,今年的魯文據說天特別冷得早,天天秋風秋雨,我的衣服沒有運到,肉體的寒冷也倍加了心境的淒涼,外加飯館的飯菜生冷,居處沒有開水,以致更顯得秋景的蕭殺了。

在這樣的秋境中,像我這樣初出國的人自然都容易起鄉思的,更何況對於秋有變態的敏感的人呢?

 …

Continue

徐訏·避暑(下)

Posted on June 9, 2020 at 10:28am 0 Comments

地址終算定了。出發日期又起了小爭執,她說明天,我說大後天。只差一天工夫,什麼不好商量,於是就定後天,車票到中國旅行社買還是車站? 這難道還要爭執? 我說你去買就隨你,歸我買你就不必干涉。她是好勝的,於是她說: 

「那麼好,我明天就去買。」伸出手來說:「錢……」 

這下子我可吃驚了! 怎麼我們商量了半天就沒有商量到錢? 沒有錢怎麼能避暑!

 

難道這個大半夜工夫就白商量?…

Continue

徐訏·避暑(上)

Posted on June 6, 2020 at 5:16pm 0 Comments

寒暑表一百零四度,夜,我們談到了避暑,起頭隨便談談,後來爭執起來了。 

妻是在山國里長大,現在剛學會游泳,所以不主張再登高山,要去海;我是看慣了海的,不主張去海邊。於是我主張廬山,她主張青島:我主張泰山,她主張煙台,…… 

我們越爭越起勁,爭到什麼都忘了。我說: 

「你是去避暑,還是去跳海? 你是去尋快樂,還是去尋死? 」她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