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偶爾飛
  • Male
  • 吉蘭丹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超人偶爾飛's Friends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Leading Link
  • Easy Tree
  • Priyatamā
  • Le Destin
  • Malacca Light
  • Hérétique
  • INZHU Інжу
  • 美索 布達米亞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Gifts Received

Gift

超人偶爾飛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超人偶爾飛's Page

Latest Activity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5)

“少數派政治犯”卡夫卡“少數文學的第二個特征,是文學的每一件事物都是政治性的。”由於使用語言的少數與解域化,因此已經在現有的社會文化體系種產生了一種“革命”傾向。並且描述的人與物都是具有精神分裂性質的,逃離國家機器和體制的各種規制,而且欲望之間的矛盾沖突是重要主題,人的欲望面對巨大的利維坦的四處奔逃,開拓出一條“逃逸線”。卡夫卡就十分受到德勒茲與加塔里的推崇,卡夫卡的《訴訟》與《城堡》生動表現了欲望的政治關係。驅動國家機器與個人欲望機器的實質都是欲望,國家機器是轄域化的欲望,個人欲望機器總是本能發出自己的聲響。《訴訟》中的約瑟夫·K四處奔走,尋求無罪赦免。“公正”的法律實質是規制好的欲望,也是“多數”的欲望:“公正不讓自己被描繪(成欲望),那恰恰是因為它就是欲望。”卡夫卡作品經常描寫欲望是以共同存在的兩種狀態運行的狀況,甚至是以兩種“法”的形態出現,一種外在的“法”要把所有的部件都弄到一個完成定型的物體中去,而內在性的精神分裂之“法”則意欲拆解前者。《城堡》中為了讓K“轄域化”,給他安排了一個土地測量員的職責,但K卻經常做出激怒“城堡”擾亂秩序的行為。 父子之間的矛盾也是卡夫卡的主題之…See More
Wednesday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3)

而“多數”更多指的是一種已成型的。德勒茲將多數主義看成是一種標準或規範,多數就意味著一種統治的狀態,具有主導性。多數主義模式將對立呈現為業已給定的東西和建立在優先性和本源性之上的東西。譬如“人”是多數主義的,有一種普遍性的存在者,而後才有本地化變量:種族、性別與文化。男人相對女人是多數的,那麽女性在少數上就具有生成性質,成為一個創造性的概念,而當女性被歸類於“呵護、照料、被動或憐憫”時,就成為了多數主義的東西,因為這具體指向了一種標準,而那些不能實現標準的人被排除。(這個問題具體可以參看德勒茲思想中的女性主義觀)。 少數在德勒茲那里就是對標準和規範的背離,少數主義就是遊離於標準之外的群體。所以多數與少數的根本區別就在於是否符合所謂的標準和規範。“少數文學不再表指某些特殊的文學,而是在被稱為在偉大文學的心臟里的每一種具有革命意義的文學的存在狀況。”多數受到了普遍的認可。相對於“多數”的主導性,“少數”註定會遭受“多數”的主導或控制,然而因為它是“少數”,便會本能地要保持自身的“少數”性,會本能地傾向於逃脫“多數”的主導或控制,這客觀上形成它對於“多數”的抵抗或反抗。 少數文學就是這種對主…See More
Sunday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2)

但是過度的資本流通也帶來了經濟危機,因此無法容忍非理性的無限蔓延,而采用了一種抽象的符號體系將欲望重新納入理性的編碼體系,實現對人的欲望“再編碼”(recode)或“再轄域化”(reterritorialization)。形成經濟的市場化、生活的程序化、政治的官僚化、思維的(理性)邏輯化。無視壓抑欲望的生產性革命性,將其限制在一個極小的範圍內。譬如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從匱乏與滿足的關係上來解釋欲望,以此把人的欲望“俄狄浦斯化”,從而名正言順地要將其限定在(俄狄浦斯式的)家庭範疇(我-父親-母親)里。 但資本主義革命帶來的解域化的影響是深遠的,並且資本主義也處在對人不斷地解域化和再轄域化的過程當中,人就不可能壓抑一種自由的表達,在這種解轄域化和被再轄域化的對峙狀態中,人們都得了一種精神分裂症。關鍵恰恰就在於這些“精神分裂者”(並非臨床意義上的精神分裂病症患者),德勒茲談到:“精神分裂並不是一種疾病或一種生理狀態,而是一種在資本主義社會條件下產生的具有潛在的解放力量的精神狀態,是一種徹底解碼的產物。作為一種精神的非中心化過程,精神分裂使主體逃脫了資產階級的現實原則,逃脫其壓抑性的自我與超我…See More
Sep 7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1)

德勒茲肯定藝術的權力,不是去再現世界或固化主體,而是去想象、創造和使尚未體驗的感受多樣化。文學向意義、潛在、仿真和文化想象的政治問題敞開,不再局限於交流和再現。德勒茲加塔里認為這是一種少數文學,不致力於建立模式,也不宣稱再現人性。它產生的是尚未辨識的東西。不是在傳統之上添磚加瓦而是中斷和移置傳統。本文試圖解析“少數文學”這一概念,並對德勒茲的一些思想提供一些簡單的解讀。  欲望、精神分裂與遊牧 談到德勒茲(Gilles Deleuze)的少數文學(minor literature)概念首先得理解他的欲望政治哲學。傳統意義上,理論家將欲望定義為一種匱乏缺失,就如黑格爾所言:“欲望即欠缺,它只能被他人的欲望所滿足”。後來的精神分析更是將這一觀點推到極致。 而德勒茲在他和菲利克斯·加塔里(Felix…See More
Sep 6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14)

至於網路犯罪事件的頻仍,與其單只依靠科技和倫理作為一種雙管齊下的防堵美學,或靜待犯例的積累和輿論緩慢形成共識,針對犯罪情境加以脈絡化處理而試圖防杜,不如採取艾絲特.戴森(Esther Dyson)在《版本 2.0》(Release 2.0: A Design for Living in the Digital Age)一書中對數位犯罪、隱私侵犯所作出的建議,以營利或非營利的商業機制(如 TRUSTe 和 P3)、小眾社群與公眾之眼的彼此監督與聯合規範機制(戴森,1998),以及網路立法與網路教育同時進行的多管齊下方式,或許更能打造一個自由平等的網絡地景,而非重新複製另一個國家機器式的新興霸權。  參考書目 Baudrillard, Jean. (1983) Simulations. New York: Semiotext(e). Baudrillard, Jean. (1988) “The Ecstasy of Communication,” in Bernard &Caroline Schutze (trans.) New York:…See More
Apr 9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13)

當然狀況並不一定如布希亞想像的那麼悲觀,資訊與符號也未必 已經完全被掏空了他己身的意義,經典和文學的描述技巧與其所能企  及的深度,仍然有電子科技所未能及的長處。米樂就認為:「文學作   品好比網際網路銀河中的黑洞。由於網際網路有文學作品以及具文學  性的作品存在,它不能被視為是一種透明的電子公路系統,可以讓資  訊像公開的秘密,自由不羈的穿梭其間、毫無障礙。事實上,任何符  號系統或文本,甚至是清澈見底、最為科學的資料,都有或許可稱之  為文學的或修辭的成分。這種成分使資訊的轉換有了阻礙」(米樂, 1995:86),具隱喻和不透明性的文學性,被認為是資訊高速公路上,阻止媒體內爆及資訊無限繁殖近身的護身符和路障,因為文學或修辭  的成分,使解讀無法純淨的全然還歸原意,資訊或多或少也經由文字  的再化妝與修辭背後所具有的曖昧性,成為一種不全然猥褻、也不全 …See More
Apr 7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11)

這個世界想要藉著變得稚氣,來讓我們相信,成人住在另外的地方,而且要遮掩起事實──就是說,真正的稚氣散落於各個角落,也就是成人來到此地,上演稚氣的戲碼,好來孵化自身的稚氣(布希亞,1998:35-36)。其實成人自身的稚氣也正在每一個人身上,可是狄斯奈樂園卻藉  著群眾的溫暖與柔情,和外部絕對孤寂的停車場所對比出來的效應, 及夢想所營造出的「膺品幻境」,來使成人相信,稚氣不是四處皆有, 所以成人必須到這裡來餵養稚氣的想像。而「這個凍結的、孩童般的  世界之所以被建立」,恰恰也正是被「一個本身即是被冷凍住的人所  想望與實現— 華特‧狄斯奈(Walt Disney)就在攝氏一百八十度的地底,等待復生」(布希亞,1998:34-35)。 馬克.史洛卡(Mark Slouka)在《虛擬入侵》(War of the Worlds: Cyberspace and the High-Tech Assault on…See More
Apr 5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12)

五、科技倫理作為世紀末救贖的神祇的迷思:暫時性的結論擬像和超真實作為後現代千高原中的存在條件,如果已經開始腐蝕真實界,如果複本(copy)已經漸漸取代原件(original),我們究竟有多少成份,已經成為人機合體?而在這種虛擬科技高速發展的時   代,如果我們的官覺都為虛擬的頭盔、手套所取代16,甚至連人類的  意識都可以下載( download)到隨取記憶體( random access memory) 中17,以保持某種程度的靈魂不朽(史洛卡,1998:25),那麼這種精神的永生,又反映了什麼危機?這種以科技抹除死亡焦慮的「科技基   督」心態,只一心想成為「年輕的神祇」,而過度樂觀的評估科技落  差所帶來的地域政治,是否會無視於不想居住在數位蜂巢中的數位遊民(digital homeless),而使這些沒有網路帳號的 PONAs(people of no account),橫死在數位高速公路上?(史洛卡,1998:15-16)史洛卡提出,新世代的電子牛仔,「有能力探索一個全新的世界, 以程式語言在數位原野,甚至危險的地獄之中,用他們不怎麼危險的 …See More
Apr 4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10)

這個世界想要藉著變得稚氣,來讓我們相信,成人住在另外的地方,而且要遮掩起事實──就是說,真正的稚氣散落於各個角落,也就是成人來到此地,上演稚氣的戲碼,好來孵化自身的稚氣(布希亞,1998:35-36)。其實成人自身的稚氣也正在每一個人身上,可是狄斯奈樂園卻藉  著群眾的溫暖與柔情,和外部絕對孤寂的停車場所對比出來的效應, 及夢想所營造出的「膺品幻境」,來使成人相信,稚氣不是四處皆有, 所以成人必須到這裡來餵養稚氣的想像。而「這個凍結的、孩童般的  世界之所以被建立」,恰恰也正是被「一個本身即是被冷凍住的人所  想望與實現— 華特‧狄斯奈(Walt Disney)就在攝氏一百八十度的地底,等待復生」(布希亞,1998:34-35)。 馬克.史洛卡(Mark Slouka)在《虛擬入侵》(War of the Worlds: Cyberspace and the High-Tech Assault on…See More
Mar 30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9)

如果無意識的結構在拉康的理論架構中類同於語言結構,那麼, 在超連結所存在的選擇連結中,亦是一種在對立差異中不斷延異的過   程,意義也必然會不斷的被要求滑動,離開它原有的位置( alternating operation requiring it to leave its place)(Lacan, 1988: 28-53)。超文本連結亦是無意識面對眾多選擇時所選擇行走的軌跡,讀者除了能像理   查.拉漢( Richard A. Lanham)在《電子文字》(The Electronic Word) 一書中所說,「改變字形,將之縮小放大,以在電腦屏幕上重組、改  寫、並顛覆傳統主敘事(master   narrative)與唯一解讀的幻想」,並且使其成為「一個有生命而非被動的作品,以及一種並非凍結在完美之中,而是充滿矛盾的人類動機的典律」(特克,1998:16),也可以藉由超文本連結中,觀看出所連結和所沒有連結的,各自有何意義。正如特克的學生所言:德希達說,曠世鉅作的訊息不再是寫在石頭裡,而是在超文本的連結中。瀏覽室友的超文本堆疊,我可以回溯他所做的這些連結,他為何要這樣連……See More
Mar 29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8)

不過也正如「無組織身體」(the body without organs)及「內在平面」(plane of immanence)所宣示,它作為慾望流動於其上的開放系統,一但被推到極至,無組織身體就面臨一種「有機體」生命的死亡, 但死亡並非全然的停寂,它帶引出的是另一個「分子式」的新生。 主 體不再佔據中心,只有單一體在邊緣和中心間不斷聚合分散,而也唯有遊牧主體,藉著顛解穩定的架構,不但可以改變物體的穩定形態,也可以為僵死且畛域化的社會建制,寫進解放的語碼。遊牧者不僅是科技、武器和戰爭的發明者,也是對抗國家機器的有效武器( Deleuze & Guattari, 1983)。 見諸德與瓜二人在《反伊底帕斯》和《千高原》中的理論型構, 網路也恰是這樣一個隨機連結的地下莖脈,而網路公民的性別扮裝, 就恰同遊牧主體一樣,顛覆既有的社會規範和象徵秩序,它在父權律法之外書寫身份的流動,具體的顛覆性別政治的二元位階。…See More
Mar 27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7)

而「位元城市」被視為是解構所有古典範疇的後現代式新建築, 他的解構性格亦不單只存在於空間意義之上,也在至少以下三個層面  上具體演現:1.身份的自由扮裝、展演與匿名,使血統、階級、家世  與社會地位的排比,成為一種暫時性的不可能,也讓網路空間得以成  為一種自我認同的實驗場域與身份演練的更衣間;2.節點位置的不確  定性某種層次上削弱了具體「地理符碼」(geocode)所挾帶的社會階   序劃分;3.人機合體(  cyborg)12作為一種游移在機械與有機體之間的越界複合體,界線與界線的劃分隨時可以在塗抹與建構中不斷的被解  消與再建構。在網路空間中,身份可以是匿名的、節點與所在的位置  可以是被隱形的,這種地理與身份認同的雙重曖昧,可以在某種程度  上免於被制式的社會建制與世俗眼光所窺視和排擠,解碼的遊牧主體  因而可以找到一個挑戰、解離既定社會價值的位址。網路空間或許某  種層面上是凱文.凱利所說在「玻璃光纖、資料庫和輸入設備的透明保護殼」中流動的「位元急流」(史洛卡,1998:105),但作為一種去畛域的開放系統,它不單只是在意義的播撒和延異下成為一個無窮 …See More
Mar 26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超人偶爾飛's blog post 陳明發博士原創 《心靈素質 8 》 我渴盼妳的碰觸
"《抗疫時期生命美學》肉身還在,好做事。先給自己和家人積點功德吧,別再心野野四處走。留得肉身在,哪怕有翅的沒天高飛;有鱗的沒海深潛?生命難得,不是定期存款,到期無法再續,也不可獲利吐回。何況,新冠肺炎肆虐,什麼時候到期,誰也料不到。保重。"
Mar 22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6)

德希達在這裡自然是沿用他的「延異」與「播撒」的概念來談建築的意義。他認為建築發生或被賦予意義的過程,就起始於「建築不是什麼」的分殊中,建築因而只能是永恆不在場的建築,一種伴隨著不斷企圖對建築賦予意義、卻又不可及的過程所造成的場所移動。這 裡的建築,意味的並不是一個固定空間的固定地標,而是不斷伴隨事件和表義而生的「場所」,正如他引用馬拉美( Stéphane Mallarmé) 所說:「那裡有事件發生,那裡就是場所」(ce qui a lieu, c’est le lieu) 來將建築與場所的問題等同一樣,而建築也恰恰在這樣的關係中被書 寫而存在。筆者在這裡想提出一個對於網路空間的界定模式。筆者不同意網 路空間是一個網頁文字和圖像所置放的空間,是具體、存有態的相  度,毋寧更像是一種讀者和作者共同在創作和鍊結中,所書寫出來的  場所移動,意義也唯有在鍊結的過程中才具體呈顯。網頁和每一個連  結若是沒有人閱讀,每一個虛擬社群若是不存在著對其認同的住民, 所有零碎出現在每一個網頁的訊息,就都形同於資訊死海中的墓碑, 沒有讀者作超連結所造成的意義缺席,使得這些死寂的碑文無人造 …See More
Feb 28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5)

這是一個去線性敘述的書寫。作者設定諸多不同的選擇,人物作 為一個行動元,便是這些相異版本得以衍生的亂數。在這種因亂數、不斷如地下莖蔓繁殖多重結局的敘事文本中,讀者可以一再回到故事的某一個歧出點,選擇另一個路線,就像是小孩子走藏寶的迷宮圖一樣,永遠不知道下一個轉彎的路口會不會失速墜毀,或是遇見維京海盜(the  vikings);也永遠不知道 C 時間維度的自己,跟 Z 時間維度的 A 人物,會不會化敵為友、握手言和。無窮的可能,恰恰正是波赫斯要透過「歧路花園」這座時間與書籍之迷宮的作者崔本所透露的理念。米樂(J. Hillis Miller)在〈網際網路銀河中的黑洞:美國文學研究新趨向〉(Black Holes in the Internet Galaxy: New Trends in Literary Study in the United States)一文中,也提及超文件有其倫理觀,此倫理觀徹底是〈歧路花園〉印刷文本的網路翻版,他說:「一個表明以  超文件作為肌理的超文件在每一轉彎處要求讀者必須選擇路徑,才得  以穿過文本,要不然,就是讓機運來幫他或她選擇。易言之,沒有所 …See More
Feb 8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尤美琪·後現代千高原上的遊牧公民(4)

即使麥可.班乃迪克(Michael   Benedikt )認為網路空間可以讓我們「脫去『物質性的壓艙石』,它會是一片純粹的境域──無暇而又閃亮──一片我們可以避遁之鄉」(史洛卡, 1998:35);即使麥可.海姆(Michael  Heim)期待網路空間成為「一顆新的炸彈,一股和平的火燄,將我們不受身體羈絆的自我投射在永恆這道牆壁之上」(史洛卡,1998:37-38);即使科技福音傳道者也企圖打造一個沒有身體血污、永生的網路天國聖城,以作為一個後千禧或災難論述想像外的「數位迦南地」,但是這種現代主義式的、藉由建築巴別塔以求通天的渴慾,終究仍會是一種被變亂的言語道斷,終究仍只會是另一個失落的伊甸。波赫斯就挪用閃族人欲建造一座巴別塔,以殖民並支配他族語言,卻被上帝以「Babel」(混亂之意)此字變亂其語言,而使語言成為複數多義和無窮迷宮的《聖經》典故,用文字書寫創建出一座類同蜂巢的巴別圖書館(Library of…See More
Jan 3

超人偶爾飛'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超人偶爾飛's Blog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5)

Posted on August 26, 2020 at 7:00pm 0 Comments

“少數派政治犯”卡夫卡



“少數文學的第二個特征,是文學的每一件事物都是政治性的。”由於使用語言的少數與解域化,因此已經在現有的社會文化體系種產生了一種“革命”傾向。並且描述的人與物都是具有精神分裂性質的,逃離國家機器和體制的各種規制,而且欲望之間的矛盾沖突是重要主題,人的欲望面對巨大的利維坦的四處奔逃,開拓出一條“逃逸線”。…

Continue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3)

Posted on August 10, 2020 at 6:30pm 0 Comments

而“多數”更多指的是一種已成型的。德勒茲將多數主義看成是一種標準或規範,多數就意味著一種統治的狀態,具有主導性。多數主義模式將對立呈現為業已給定的東西和建立在優先性和本源性之上的東西。



譬如“人”是多數主義的,有一種普遍性的存在者,而後才有本地化變量:種族、性別與文化。男人相對女人是多數的,那麽女性在少數上就具有生成性質,成為一個創造性的概念,而當女性被歸類於“呵護、照料、被動或憐憫”時,就成為了多數主義的東西,因為這具體指向了一種標準,而那些不能實現標準的人被排除。(這個問題具體可以參看德勒茲思想中的女性主義觀)。

 …

Continue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2)

Posted on August 5, 2020 at 6:30pm 0 Comments

但是過度的資本流通也帶來了經濟危機,因此無法容忍非理性的無限蔓延,而采用了一種抽象的符號體系將欲望重新納入理性的編碼體系,實現對人的欲望“再編碼”(recode)或“再轄域化”(reterritorialization)。形成經濟的市場化、生活的程序化、政治的官僚化、思維的(理性)邏輯化。無視壓抑欲望的生產性革命性,將其限制在一個極小的範圍內。譬如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從匱乏與滿足的關係上來解釋欲望,以此把人的欲望“俄狄浦斯化”,從而名正言順地要將其限定在(俄狄浦斯式的)家庭範疇(我-父親-母親)里。 …

Continue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1)

Posted on August 1, 2020 at 6:30pm 0 Comments

德勒茲肯定藝術的權力,不是去再現世界或固化主體,而是去想象、創造和使尚未體驗的感受多樣化。文學向意義、潛在、仿真和文化想象的政治問題敞開,不再局限於交流和再現。德勒茲加塔里認為這是一種少數文學,不致力於建立模式,也不宣稱再現人性。它產生的是尚未辨識的東西。不是在傳統之上添磚加瓦而是中斷和移置傳統。本文試圖解析“少數文學”這一概念,並對德勒茲的一些思想提供一些簡單的解讀。 

 

欲望、精神分裂與遊牧

 

談到德勒茲(Gilles…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