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kov
  • Female
  • Yen, 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Zenkov's Friends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Cheung Po Tsai Cave
  • 趁還來得及
  • Poèmes lieu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垂釣 尼亞河
  • 文學 庫
  • Place Link
  • Le Destin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Zenkov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Zenkov's Page

Latest Activity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張抗抗·牡丹的拒絕

它被世人所期待、所仰慕、所讚譽,是由於它的美。它美得秀韻多姿,美得雍容華貴,美得絢麗嬌艷,美得驚世駭俗。它的美是早已被世人所確定、所公認了的。它的美不懼怕爭議和挑戰。有多少人沒有欣賞過牡丹呢?卻偏偏要坐上汽車火車飛機輪船,千裏萬裏爬山涉水,天南海北不約而同,揣著焦渴與翹盼的心,濤濤黃河般地湧進洛陽城。歐陽修曾有詩雲:洛陽地脈花最重,牡丹尤為天下奇。傳說中的牡丹,是被武則天一怒之下逐出京城,貶去洛陽的。卻不料洛陽的水土最適合牡丹的生長。於是洛陽人種牡丹蔚然成風,漸盛於唐,極盛於宋。每年陽歷四月中旬春色融融的日子,街巷園林千株萬株牡丹競放,花團錦簇香雲繚繞——好一座五彩繽紛的牡丹城。所以看牡丹是一定要到洛陽去看的。沒有看過洛陽的牡丹就不算看過牡丹。況且洛陽牡丹還有那麼點來歷,它因被貶而增值而名聲大噪,是否因此勾起人的好奇也未可知。這一年已是洛陽的第九屆牡丹花會。這一年的春卻來得遲遲。連日濃雲陰雨,四月的洛陽城冷風嗖嗖。街上擠滿了從很遠很遠的地方趕來的看花人。看花人踩著年年應準的花期。明明是梧桐發葉,柳枝滴翠,桃花梨花姹紫嫣紅,海棠更已落英繽紛——可洛陽人說春尚不曾到來;看花人說,牡丹城好安…See More
Mar 17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曹明華·面對得到

誰說過的?在你得到什麼的同時,你其實也在失去。得到。我們的得到總也是具體的,有形的,有限的。比如愛情,你得到的其實是許多種之一,而在想象中、在得到前才是無限的,才擁有無限多的可能。盡可能豐富的人生,也只是人生的一種,你無疑是失去了關於單調人生的那份體驗。常年累月就只有那麼稀少的幾位朋友,閉門靜守的習慣,每每黃昏獨自漫步的滋味,又將是怎樣的呢?當我們呱呱落地什麼都不擁有時,我們是無限的,我們面對無窮多的可能。當這個小生命穿上了第一件肚兜的剎那,就決定了他第一次只是穿它而不是穿任何其他的,就失去了第一次“其他”的機會,就破壞了他的第一個無限感。在青春期前,關於“愛”的可能也是無限的。當你得到了一個具體的愛人,便凝固了其余的可能。而當你有了一大堆愛人,可任你將感情隨意拋灑之際,你甚至更慘,你肯定是失去了畢生只愛過一個人的全部體驗(像許多美麗的故事所描寫的那樣),而且這種可能再沒有了。每天每天,我們都在失去。為了不失去,我們延緩決斷的時間。無限感對我們說——你可以是……你可以是……你可以是……我們以躊躇不決來守住我們的無限感,可是時間不放過我們,生命在催促我們,甚至可以向我們收回!連躊躇不決的…See More
Mar 16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陸曉光·拿不到元帥仗

中國……我們必須受苦,讓我們的子孫可以生活得愉快些。每一個人不要做他所想做的或者應該做的,而要做他可能做的。拿不到元帥杖,就去拿槍,沒有槍,就拿鐵鏟。…See More
Mar 15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內心的告誡

我的心告誡我,教我要愛人們所憎,與他們仇視的人真誠相處;它告訴我,愛不是愛人者的優點,而是被愛者的長處。在我的心告誡我之前,愛是緊拴在兩根相鄰樁子上的一根細線。而現在,它已成為首尾相銜,燭照現有一切並且慢慢擴展以囊括未來一切的光環。我的心告誡我,教會我註視那被模樣、顏色和皮膚遮住的美,細細觀察那被人們當做醜惡的東西,看出它的美好來。在我的心告誡我之前,我看到的美是在煙柱間抖動著的火苗;它消失了,我看到的只剩下灰燼。我的心告誡我,教我傾聽那些並非搖唇鼓舌、直著喉嚨嚷叫所發出的聲音。在我的心告誡我之前,我聽力微弱,聽覺遲鈍,能感知的只是喧囂和嘶喊。而現在,我會在寂靜中側耳傾聽,聽見那無聲的樂隊在歌唱歲月的頌歌,吟誦宇宙的讚美詩,透露冥冥之中的奧秘。我的心告誡我,教我飲那不是榨出後斟在用手舉起送至唇邊的杯盞中的液汁。在我的心告誡我之前,我的幹渴猶如灰堆中微弱的火苗,一口溪水或一口榨得的液汁即能將它澆滅。而現在,我把向往當美酒,把追求當飲料,把孤獨當佳釀,我現在和將來都不須啜飲,但是,懷著這種不滅的熱情,不啻是一種恒久的樂趣。我的心告誡我,教我去接觸那尚未成形、結晶的東西,教我懂得,可感知的只…See More
Mar 2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王蕾·那是我沒能裝扮自己

中學上的是重點學校,整天想的是如何在學習上出類拔萃,於衣著無所用心。甚至因為男生大都聰明,不僅在功課上與他們較勁,就是穿衣也學他們的樣。記得那時最愛穿的鞋是那種棕色塑料底、黑條紋燈心絨面的松緊口男鞋。十六、七歲最明媚的年紀就裹在男孩子氣的衣服裏匆匆過去。剛進大學,就被各式各樣的文學知識迷住了,亦無心打扮,仍襲著中學的風格。直至那人出現才啟發了我遲來的愛美之心,開始零敲碎打地買化妝品,買衣服。由於初習此道,很不上路,並且因為一切開銷都必由父母過目,所以到底也沒有什麼出色的衣服,走在校園裏,依然灰灰的,不起眼。一個初冬的夜晚,懷著無望的悒悒之情回家,幾天沒見那人的身影,眉頭心間的苦悶總無可解。突然想起系裏有舞會,去那兒或許能看見他!於是顧不上吃飯,慌慌地洗臉抹粉底霜。媽媽默默地看了我一會,說抹得太厚了,別人會笑話的。我不睬,依然把指尖上的一點勻到臉上。然後穿衣。穿衣無可選擇,因那時節適合的衣服只是一件式樣極普通的黑色半長呢外套。那原是媽媽的,因她嫌小,便給了我。我穿顯大,尤其袖子太長,好朋友說我套在這黑衣裏可憐兮兮的,像霧都孤兒奧利弗。褲子是那時流行的黑色毛麻西褲,自己在小攤上買的。因為初…See More
Jan 1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許達然·瀑布與石頭

在我有聲有色的風景裏,你是還未被別人發現的瀑布,清高潔白。就是因為那樣清高才跌得這樣慘,白白把自己交給山谷,咕嚕咕嚕積成清潭,嬉玩自己激起的泡沫;潭受不了,推開你,你沿路淙淙流蕩,最後只好把自己交給海,變成浪。一大早,從暗處傾瀉下來的陽光就纏著你不放,還制造影子,讓你跳入;你怎樣奮力都摔不開。陽光甚至嫌四周不夠輝煌,還著色,更不合你透明的性格了。本以為入夜就可以免除這些幹擾,偏偏月有時幽柔,下來照亮你的山歌。你的山歌總是奔放,然而即使在晚上都唱不出什麼名堂。雖激昂如進行曲,也不過使附近無法行軍的樹,邊聽邊搖邊嘆而已。既然活在你宏亮的聲音裏,那些樹只好日夜搖嘆了。鳥曾來過。不能啄你的清高,也不能棲息在你的清白上,怎樣重奏合唱都比不過你,你又吵得潭裏無魚。鳥不願在長年不安定的樹上造巢,飛走了。風總是來。不能在總是沖動的你上面雕刻什麼,又抱不走你;它一用力,你就”“和它掙紮不清。它若發怒挾雨而來,你淋久後也激動,竟不管下面已泛濫,還往下沖,你覺得很不英雄。因為是水,跌不死,所以才總是那麼壯烈。其實你並沒有你自己,也不知是誰。水總在推,只好向前,向前,不能再向前時,只好嚷著向下跳。總是向下跳,…See More
Oct 27, 2016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簡·美麗的繭

讓世界擁有它的腳步,讓我保有我的繭。當潰爛已極的心靈再不想做一絲一毫的思索時,說讓我靜靜回到我的繭內,以回憶為睡榻,以悲哀為覆被,這是我唯一的美麗。曾經,每一度春光驚訝著我赤熱的心腸。怎麽回事呀?它們開得多美!我沒有忘記自己站在花前的喜悅。大自然一花一草生長的韻律,教給我再生的秘密。像花朵對於季節的忠實,我聽到杜鵑顫微微的傾訴。每一度春天之後,我更忠實於我所深愛的。如今,仿佛春已缺席。突然想起,只是一陣冷寒在心裏,三月春風似剪刀啊!有時,把自己交給街道,交給電影院的椅子。那一晚,莫名其妙地去電影院,隨便坐著,有人來趕,換了一張椅子,又有人來要,最後,乖乖掏出票看個仔細,摸黑雲最角落的座位,這才是自己的。被註定了的,永遠便是註定。突然了悟,一切要強都是徒然,自己的空間早已安排好了,一出生,便是千方百計要往那個空間推去,不管願不願意。乖乖隨著安排,回到那個空間,告別繽紛的世界,告別我所深愛的,回到那個一度逃脫、以為再也不會回去的角落。當鐵柵的聲音落下,我曉得,我再也出不去。我含笑地躺下,攤著偷回來的記憶,一一檢點。也許,是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也許,很宿命地直覺到終要被遣回,當我進入那片繽紛…See More
Oct 26, 2016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李耕·秘密花園

一個星期前,卡羅琳打電話過來,說山頂上有人種了水仙,執意要我去看看。此刻我正在途中,勉勉強強地趕著那兩個小時的路程。通往山頂的路上不但刮著風,而且還被霧封鎖著,我小心翼翼,慢慢地將車開到了卡羅琳的家裏。“我是一步也不肯走了!”我宣布,“我留在這兒吃飯,只等霧一散開,馬上打道回府。”“可是我需要你幫忙。將我捎到車庫裏,讓我把車開出來好嗎?”卡羅琳說,“至少這些我們做得到吧?”“離這兒多遠?”我謹慎地問。“3分鐘左右,”她回答我,“我來開車吧!我已經習慣了。”10分鐘以後還沒有到:我焦急地望著她:“我想你剛才是說3分鐘就可以到。”她咧嘴笑了:“我們繞了點彎路。”我們已經回到了山路上,頂著像厚厚面紗似的濃霧。值得這麽做嗎?我想。到達一座小小的石築的教堂後,我們穿過它旁邊的一個小停車場,沿著一條小道繼續行進,霧氣散去了一些,透出灰白而帶著濕氣的陽光。這是一條鋪滿了厚厚的老松針的小道。茂密的常青樹罩在我們上空,右邊是一片很陡的斜坡。漸漸地,這地方的平和寧靜撫慰了我的情緒。突然,在轉過一個彎後,我吃驚得喘不過氣來。就在我的眼前,就在這座山頂上,就在這一片溝壑和樹林灌木間,有好幾英畝的水仙花;各色各…See More
Oct 24, 2016
Zenkov posted a blog post

洪濤·艱難的選擇

我的雙親年老多病,在最後的時光裏,他們多麼希望倆人能夠在自己的家中廝一起。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凜冽的寒風,夾雜著雨雪一個勁地抽打在臥室的窗玻璃上。父親從床上擡起頭,用嘶啞的聲音嚴肅地說:“瑪姬,我現在必須承認——我和你媽不能再在家裏住了,你趕快把我們送到養老院去吧。”在此之前,我父母的醫生已和我就這件事談了很多,但父親說出來仍然使我感到震驚。在過去的幾個月裏,我年邁的雙親所祈求的一件事,便是兩個人在自己的家中,面對所熟悉的一切,安度晚年。我朝母親看去,此刻她正緊挨著父親躺著。自結婚以來她同他一直睡的是這張床。她曾是那樣的高大和豐滿,但現在卻變得那樣的單薄和瘦小。幾天前,我從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基市的家飛來密蘇裏州,探望我的父母,幫助他們入住養老院。父親因為肺炎和早期充血性心力衰竭而臥床不起,母親也久病不愈。盡管他們設法擺脫這種困境,但醫生警告我說他們也許沒有多少日子了。“媽媽,您覺得養老院怎麼樣?”我問道。只見媽媽的手在床上摸索著,最後緊緊抓住爸爸那飽經風霜的大手。“我聽你和你父親的。”她答道。“就這樣了,”我對自己說,但仍然不願想這是真的。作出決定的時刻終於到了。和他們倆一樣,我一直希望永…See More
Oct 18, 2016

Zenkov's Blog

張抗抗·牡丹的拒絕

Posted on March 13, 2017 at 9:58pm 0 Comments

它被世人所期待、所仰慕、所讚譽,是由於它的美。

它美得秀韻多姿,美得雍容華貴,美得絢麗嬌艷,美得驚世駭俗。它的美是早已被世人所確定、所公認了的。它的美不懼怕爭議和挑戰。

有多少人沒有欣賞過牡丹呢?卻偏偏要坐上汽車火車飛機輪船,千裏萬裏爬山涉水,天南海北不約而同,揣著焦渴與翹盼的心,濤濤黃河般地湧進洛陽城。

歐陽修曾有詩雲:洛陽地脈花最重,牡丹尤為天下奇。…

Continue

曹明華·面對得到

Posted on March 13, 2017 at 9:57pm 0 Comments

誰說過的?在你得到什麼的同時,你其實也在失去。

得到。我們的得到總也是具體的,有形的,有限的。比如愛情,你得到的其實是許多種之一,而在想象中、在得到前才是無限的,才擁有無限多的可能。

盡可能豐富的人生,也只是人生的一種,你無疑是失去了關於單調人生的那份體驗。常年累月就只有那麼稀少的幾位朋友,閉門靜守的習慣,每每黃昏獨自漫步的滋味,又將是怎樣的呢?

當我們呱呱落地什麼都不擁有時,我們是無限的,我們面對無窮多的可能。當這個小生命穿上了第一件肚兜的剎那,就決定了他第一次只是穿它而不是穿任何其他的,就失去了第一次“其他”的機會,就破壞了他的第一個無限感。…

Continue

陸曉光·拿不到元帥仗

Posted on March 13, 2017 at 9:57pm 0 Comments

中國……我們必須受苦,讓我們的子孫可以生活得愉快些。每一個人不要做他所想做的或者應該做的,而要做他可能做的。拿不到元帥杖,就去拿槍,沒有槍,就拿鐵鏟。 ——別林斯基這段話是俄國偉大的革命民主主義者別林斯基說的。這位英勇的戰士年輕時曾想做詩人,後來他發現自己更應該、更可能做一個文學批評家時,便下決心“做新社會輿論的喉舌”。他把生命的蠟燭都燃在自己的崗位上,猶如一道閃電刺破了沙俄黑暗社會,光輝至今猶在。

每個青年,當他揚起自己生命的風帆在社會這個大海上航行時,都不會不碰到“想做”、“應該做”和“可能做”這三個問題構成的人生意義的方程式。如何解答呢?…

Continue

紀伯倫·內心的告誡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0:30pm 0 Comments

我的心告誡我,教我要愛人們所憎,與他們仇視的人真誠相處;它告訴我,愛不是愛人者的優點,而是被愛者的長處。在我的心告誡我之前,愛是緊拴在兩根相鄰樁子上的一根細線。而現在,它已成為首尾相銜,燭照現有一切並且慢慢擴展以囊括未來一切的光環。

我的心告誡我,教會我註視那被模樣、顏色和皮膚遮住的美,細細觀察那被人們當做醜惡的東西,看出它的美好來。在我的心告誡我之前,我看到的美是在煙柱間抖動著的火苗;它消失了,我看到的只剩下灰燼。

我的心告誡我,教我傾聽那些並非搖唇鼓舌、直著喉嚨嚷叫所發出的聲音。在我的心告誡我之前,我聽力微弱,聽覺遲鈍,能感知的只是喧囂和嘶喊。而現在,我會在寂靜中側耳傾聽,聽見那無聲的樂隊在歌唱歲月的頌歌,吟誦宇宙的讚美詩,透露冥冥之中的奧秘。…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