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ílaio skiá
  • Male
  • Layang Lay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ílaio skiá'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1 Dimensional Man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Gifts Received

Gift

Spílaio ski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ílaio skiá'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埃里克·阿克塞爾·卡爾費爾特《蝶 蘭 花》

蝶蘭花喲,愛之花,從你身上維納斯歌唱著飄然走過。她潔白的雙足留下的露珠把春天的乳汁注入你嬌嫩的根鬚。她披著夜露從海上走來,她帶著森林甘美的樹脂款款走入透明的月夜,輕輕滑向寧靜的湖泊,宛如一隻天鵝棲落在香蒲和纈蘋的深處。呵蝶蘭花,維納斯的花,風已靜歇,像一把用原野的蜘蛛網和夕陽的金光制成琴弦的提琴,而你卻面色蒼白,躲著太陽斜依著幻想。你可知道你有少女的血液?你可知道你的夢有少女純潔、溫馨的呼吸?猶如月下陣陣花香?蝶蘭花喲,維納斯的花,躺在你腳旁的風正在飄起,黑暗中,一聲憂傷的琴音拍擊著蝙蝠的翅膀向一輪明月飛去。哦少女花,請跪下雙膝!被破壞的純潔正散發出刺鼻的氣息。你可知道玫瑰色的夢的命運?你根鬚的深處有一條暗流,一片腐土釀成的渾濁,啊蝶蘭花,維納斯的花。李 笠譯埃里克·阿克塞爾·卡爾費特(Erik Axel Karlfeldt 1864-1931) 瑞典著名抒情詩人。他的作品大多描寫鄉村生活與自然風光。詩作主要有《荒原與愛情之歌》、《花神與果神》等。1931年他去世後,為了“表彰他傑出的抒情詩作”特破例追授諾貝爾文學獎。See More
Thurs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埃里克·阿克塞爾·卡爾費爾特《別 歌》

握一下,握一下這雙愛的手,它們曾引過你的路,扶過你的腳步,因為涼氣正從河岸飄來,白天正從夜幕中消失。吻一下,吻一下這對忠誠的嘴唇,它們曾情語綿綿,呼吸著燙熱,因為黑暗正從深淵飛起,血紅的天空佈滿了潮氣。讓這火的擁抱去融化所有的糾紛,所有的猜疑和不公。無常的夜將使自己的黑雲在有同樣血液的心間翻滾。涼風今晚會不停飄遊,閃電要在遠處灼灼劃閃。將臨的風暴會無情地搖動我們,這些命運之篩里的谷子。此刻,迷茫在啜泣,疑問在顫抖,當我離開這里,朋友可會把我思懷!臉頰可會發燙,眼睛可會哭腫,離去的他會不會變化?回憶容易呵,忘卻難!這下沈的夕陽你再也看不見了——我們將各在天涯一方共夢見變化和消失的一切。請從窗口給我一簇告別的鮮花,呵,母親,請給我勇氣擔起祖先的使命!在你憂傷虔誠的月光中我仿佛讀到一首偉大的聖詩:幽谷中每個渴求的靈魂有一天因見到上帝的山而歡欣。每一種難以吐露的情思都會在永恒的歌聲中自由地奔騰。李 笠譯埃里克·阿克塞尔·卡尔费特(Erik Axel Karlfeldt 1864-1931)…See More
Sep 1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莫名的悲傷》

田野上滿是白色黑色的根芽飄逸著令人悸動的芳香,蚯蚓和流水把土地一遍遍耕耘。一縷莫名的悲傷隱隱騷動在我的心房。死亡並非我惟一的歸宿,不止一次,我的心頭體驗到泥土和青草的份量。呂同六譯See More
May 12,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如此清澈的夜從未戰勝你》

如此清澈的夜從未戰勝你,如果你向微笑開放並好像所有的一切成為一架階梯,它深入到圓的夢中,這夢隨時在我心底。關閉的房中的畏懼就是上帝,那房里靜靜躺著一具屍體,它是所有一切的圓心:海、雲、大風和寧靜。我投向大地,在寂靜中高聲呼叫我的名字,這就是我感到還活著的甜蜜。劉儒庭譯See More
May 7,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你呼喚著一個生命》

憂傷,愛的勞作,你呼喚著一個生命,它的內心深深鐫刻著藍天和花園的姓名。我的血肉之軀或許竟是惡的贈品。 呂同六譯See More
Apr 29,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廷達里的風》

廷達里,我知道在開闊的山巒之間,你是那麽溫柔可愛。山巒下面是上帝嫵媚的小島,小島周圍流水潺潺,今天,你震撼了我,在我的心里俯下身子。我登上山巔和懸崖峭壁一心想領受松樹上的風,而快樂地伴隨我的一群生物,此刻卻離開我,飛向空中,——聲音和愛情的波浪,你把我緊緊抓住,使我難以脫身,而我所恐懼的是陰影和寂靜。這些隱蔽的地方一度曾甜蜜無比——心靈已經死亡。我每天深入,那塊你不熟悉的土地,對於它,我還用隱秘的聲音哺育, 在玻璃窗上另一種光披著夜服把你顯現。喜悅棲息在你的懷里,可那喜悅已不屬於我。流放是嚴酷的。我本來在你那里追求和諧寧靜的生活可今天,這種追求正變成臨死前過早的焦慮,一點一滴的愛情都能抵禦憂愁的侵襲。黑暗中,響起了默默的腳步,在那里,你安排我把苦澀的麵包咬碎。廷達里,安靜地回來吧,親愛的朋友,把我喚醒吧,這樣我就能離開山巖,登向天空,對於那不知道什麽樣深沈的風兒把我四處尋找的人,我卻假裝出惶惶不安的恐懼神情。錢鴻嘉譯自《水與土》(1930)See More
Apr 24,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我貪婪地伸開我的手臂》

上帝,我站在這里,如此消瘦,弱不經風;路邊的塵土,風剛剛把它吹進你的赦免之中。然而,如果我過去不能使自己消瘦,遠古的粗野之聲仍然粗俗,我貪婪地伸開我的手臂:請給我痛苦,這正是日常的飯食。劉儒庭譯 See More
Apr 21,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素白的衣裙》

你低下了頭,凝眸注視我身著一件素白的衣裙,左肩下襟懷敞開微露你的酥胸。一束光芒沐浴著我,悠悠顫栗,流蕩在你光裸的臂彎。我重新見到了你。多麽含糊、急促,你的言語,你把一顆心安置於人生的天平——生活和競技場何其相近。 風蕭蕭掠過漫漫的大道在三月的靜夜,喚醒我們這班陌生人好像生平頭一遭。呂同六譯See More
Apr 6,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空間》

相同的光把我關進黑暗的中心,我想逃但徒勞無用。有時一個小孩在那兒歌唱,那不是我的歌聲;空間很小,死去的天使在微笑。我被粉碎,那是對大地的愛,這愛深沈,盡管它能使水星和光的深淵發出響聲;盡管它在等待,等待空空的天堂,等待它的心靈和巖石的上蒼。劉儒庭譯See More
Apr 5,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古老的冬天》

在半明不暗的火光中, 你那纖巧的雙手我渴望一見,它們散發橡木和玫瑰的味兒,也有死亡的氣息。古老的冬天。鳥兒尋找谷粒,轉眼間披上雪花,於是就有這樣的話:少許陽光,一個天使的光圈,還有霧,還有樹,還有我們——清晨空氣的產物。 《水與土》(1930)錢鴻嘉譯See More
Apr 3,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聽到季節在空中飛翔》

含混的笑切開你的嘴唇,這使我心頭充滿痛苦,成熟了的焦慮的回聲復蘇,它的符號觸到了高興的黑色血肉之軀。聽到季節在空中飛翔,晨的赤裸,短暫的光互相碰撞。另一個太陽,從它來的是這默默地講到我的分量。劉儒庭譯See More
Apr 1,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夜鳥的巢兒山巔》

有一棵肩高的松樹,扭曲的樹於仿佛彎彎的長弓俯身諦聽深淵的呢喃細語。See More
Mar 31,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胡同》

你的聲音幾次三番呼喚我,我不曉得,我的心湖里流水和藍天悄然蘇醒:太陽像透過網絡把斑駁的光投灑在你的墻上幾家店鋪靜夜搖曳的燈光下涼風與憂愁輕漾。那另一個時代啊:紡車在庭院嘎嘎作響,狗崽和孩子們的嗷嗷哭泣在夜空流蕩。胡同里的房屋排成一座十字架,它們發出膽怯的呼叫卻不曉得這是孤寂在黑暗中的恐慌。呂同六譯See More
Mar 23,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夜鳥》

在樹上做巢棲息,撲棱棱地一陣翅翼的拍打聲驚破幽寂的長夜。我的心在黑暗中惆悵迷亂,它也有自己的巢兒和聲音;同樣在諦聽長夜的抒情。呂同六譯See More
Mar 20,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鏡子》

殘折的樹幹吐出茸茸的嬌蕊,一蓬比芳草更鮮嫩的翠綠令心魂陶醉,樹幹仿佛已經死去,倒向一泓濁水。周遭的一切全把奇跡向我紛呈;我是那粒粒水珠從飛雲中抖落,在溪流中映照今日分外清明的天宇,我是那沖破樹殼今夜卻消隱無蹤的翠綠。呂同六譯See More
Mar 17, 20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夸西莫多《清澈的海灘》

我這個凡人的生命多麼酷似你,清澈的海灘,你引來卵石、陽光,讓噴湧的浪花演奏出與幽微的和風不和諧的音樂。倘使你喚醒我,我傾心諦聽你,每一瞬間的停歇是無垠的天宇,令我心曠神怡是清爽的夜幕下樹木的寧靜。呂同六譯See More
Feb 23, 2020

Spílaio skiá's Blog

埃里克·阿克塞爾·卡爾費爾特《別 歌》

Posted on September 12, 2021 at 10:15pm 0 Comments

握一下,握一下這雙愛的手,

它們曾引過你的路,扶過你的腳步,

因為涼氣正從河岸飄來,

白天正從夜幕中消失。吻一下,吻一下這對忠誠的嘴唇,

它們曾情語綿綿,呼吸著燙熱,

因為黑暗正從深淵飛起,

血紅的天空佈滿了潮氣。讓這火的擁抱去融化…

Continue

埃里克·阿克塞爾·卡爾費爾特《蝶 蘭 花》

Posted on September 1, 2021 at 9:30pm 0 Comments

蝶蘭花喲,愛之花,從你身上

維納斯歌唱著飄然走過。

她潔白的雙足留下的露珠

把春天的乳汁

注入你嬌嫩的根鬚。

她披著夜露從海上走來,

她帶著森林甘美的樹脂

款款走入透明的月夜,…

Continue

夸西莫多《莫名的悲傷》

Posted on May 12, 2020 at 9:36am 0 Comments

田野上滿是白色黑色的根芽

飄逸著令人悸動的芳香,

蚯蚓和流水把土地一遍遍耕耘。

一縷莫名的悲傷

隱隱騷動在我的心房。

死亡並非我惟一的歸宿,

不止一次,我的心頭

體驗到泥土和青草的份量。…

Continue

夸西莫多《如此清澈的夜從未戰勝你》

Posted on May 6, 2020 at 11:44am 0 Comments

如此清澈的夜從未戰勝你,

如果你向微笑開放並好像

所有的一切成為一架階梯,

它深入到圓的夢中,

這夢隨時在我心底。

關閉的房中的畏懼就是上帝,

那房里靜靜躺著一具屍體,

它是所有一切的圓心:…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