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 布達米亞
  • Male
  • 森美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美索 布達米亞'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Scarborough 黃岩
  • 瑪琳娜
  • TV Plus
  • 有格 台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Gifts Received

Gift

美索 布達米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美索 布達米亞's Page

Latest Activity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巴西]若昂·吉馬朗埃斯·羅薩:河的第三條岸

父親是一個盡職、本分、坦白的人。他並不比誰更愉快或更煩惱,只是更沈默寡言一些。是母親,而不是父親,在掌管著我們家,她天天都責備我們——姐姐、哥哥和我。但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父親竟自己去定購了一條船。父親對船要求很嚴格,它要用含羞草特制,牢固得可以在水上漂二三十年,大小恰好可供一個人使用。母親嘮叨不停,牢騷滿腹,丈夫是突然想去做漁夫嗎?父親什麼也沒有說。離開我們家不到一英裏,有一條大河流過,水流平靜,又寬又深,一眼望不到對岸。我總忘不了小船送來的那天。父親並沒有顯示出什麼特別的神情。他像往常一樣戴上帽子,對我們說了一聲再見,沒帶食物,也沒拿別的什麼。我原以為母親會大吵大鬧,但她沒有。臉色蒼白,從頭到尾她只說了一句話:“如果你出去,就呆在外面,永遠別回來。” 父親沒有吭聲,他溫柔地看著我,示意我和他一起出去。我們一起向河邊走去。我強烈地感到無畏和興奮。“爸爸,你會帶我上船嗎?”他只是看著我,為我祝福,然後做了一個手勢,要我回去。我假裝照他的意思做了,但當他轉過身去,我伏在灌木叢後面,偷偷地觀察他。父親上了船,劃遠了。 父親再沒有回來。其實他哪兒也沒去。他就在那條河裏劃來劃去,漂來漂去。每…See More
Dec 25,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影響我的10部短篇小說

新世界出版社新近出版了由當前最具實力的四位小說家余華、莫言、王朔、蘇童聯手推出的“影響我的10部短篇小說”。四位作家以一流小說家的洞察力和領悟力,選出了他們苦讀和苦練數十年對自己創作影響最大的小說。讀者可從中看到作家與作家間的心有靈犀或神合貌離,選家與選家之間的大相徑庭或不謀而合,由此對這4位作家的個人文學特色有了更進一步了解。幾位作家在各自書前“序”裏,對自己所選的每一篇作品都進行了非常深刻而又感性的分析,本報從中摘錄部分內容,以饗讀者。溫暖的旅程《青魚》(杜克司奈斯)、《在流放地》(卡夫卡)、《伊豆的歌女》(川端康成)、《南方》(博爾赫斯)、《傻瓜吉姆佩爾》(辛格)、《孔乙己》(魯迅)、《禮拜二午睡時刻》(馬爾克斯)、《河的第三條岸》(羅薩)、《海上扁舟》(史蒂芬·克萊恩)、《鳥》(布魯諾·舒爾茨)我經常將川端康成和卡夫卡的名字放在一起,並不是他們應該在一起,而是出於我個人的習慣。我難以忘記1980年冬天最初讀到《伊豆的歌女》時的情景,當時我20歲,我是在浙江寧波靠近甬江的一間昏暗的公寓裏與川端康成相遇。五年之後,也是在冬天,也是在水邊,在浙江海鹽一間臨河的屋子裏,我讀到了卡夫卡。…See More
Dec 14,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博爾赫斯的現實

這是一位退休的圖書館館長、雙目失明的老人、一位女士的丈夫、作家和詩人。就這樣,晚年的博爾赫斯帶著四重身份,離開了布宜諾斯艾利斯之岸,開始其漂洋過海的短暫生涯,他的終點是日內瓦。就像其他感到來日不多的老人一樣,博爾赫斯也選擇了落葉歸根,他如願以償地死在了日內瓦。一年以後,他的遺孀接受了一位記者的采訪。瑪麗婭·科達瑪因為悲傷顯得異常激動,記者在括號裏這樣寫道:“整個采訪中,她哭了三次。”然而有一次,科達瑪笑了,她告訴記者:“我想我將會夢見他,就像我常常夢見我的父親一樣。密碼很快就會出現,我們兩人之間新的密碼,需要等待……這是一個秘密。它剛剛到來……我與我父親之間就有一個密碼。”…See More
Dec 10,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

博爾赫斯在但丁的詩句裏聽到了聲音,他舉例《地獄篇》第五唱中的最後一句——“倒下了,就像死去的軀體倒下。”博爾赫斯說:“為什麼令人難忘?就因為它有‘倒下’的回響。”他感到但丁寫出了自己的想象。出於類似的原因,博爾赫斯認為自己發現了但丁的力度和但丁的精美,關於精美他補充道:“我們總是只關註佛羅倫薩詩人的陰冷與嚴謹,卻忘了作品所賦予的美感、愉悅和溫柔。”“就像死去的軀體倒下”,在但丁這個比喻中,倒下的聲音是從敘述中傳達出來的。如果換成這樣的句式———“倒下了,撲通一聲。”顯然,這裏的聲音是從詞語裏發出的。上述例子表明了博爾赫斯所關註的是敘述的特征,而不是詞語的含義。為此他敏感地意識到詩人陰冷和嚴謹的風格與敘述裏不斷波動的美感、愉悅和溫柔其實是相對稱的。如果想在閱讀中獲得更多的聲響,那麼荷馬史詩比《神曲》更容易使我們滿足。當“人丁之多就像春天的樹葉和鮮花”的阿開亞人鋪開他們的軍隊時,又像“不同部族的蒼蠅,成群結隊地飛旋在羊圈周圍。”在《伊利亞特》裏,僅僅為了表明統率船隊的首領和海船的數目,荷馬就動用了三百多行詩句。猶如一場席卷而來的風暴,荷馬史詩鋪天蓋地般的風格幾乎容納了世上所能發出的所有聲響…See More
Dec 9,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胡安·魯爾福

一個作家的寫作影響了另一個作家的寫作,這已經成為了文學中寫作的繼續,讓古已有之的情感和源遠流長的思想得到繼續,這裏不存在誰在獲得的問題,也不存在誰被覆蓋的問題,文學中影響就像植物沐浴著的陽光一樣,植物需要陽光的照耀並不是希望自己能夠成為陽光,而是始終要以植物的方式去茁壯成長。另一方面,植物的成長也表明了陽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文學就這樣獲得了繼承加西亞·馬爾克斯在他那篇令人感動的文章《回憶胡安·魯爾福》裏這樣寫道:“對於胡安·魯爾福作品的深入了解,終於使我找到了為繼續寫我的書而需要尋找的道路……他的作品不過三百頁,但是它幾乎和我們所知道的索福克勒斯的作品一樣浩瀚,我相信也會一樣經久不衰。”這段話至少說明了兩個問題,首先是一位作家對於另一位作家意味著什麼?顯然,這是文學裏最為奇妙的經歷之一。1961年7月2日,加西亞·馬爾克斯提醒我們,這是歐內斯特·海明威開槍自斃的那一天,而他自己漂泊的生涯仍在繼續著,這一天他來到了墨西哥,來到了胡安·魯爾福所居住的城市。在此之前,他在巴黎苦苦熬過了三個年頭,又在紐約遊蕩了八個月,然後他的生命把他帶入了三十二歲,妻子梅塞德斯陪伴著他,孩子還小,他在墨西哥找…See More
Dec 8,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網絡和文學

在中國,在20世紀最後的兩年裏,一些作家開始考慮這樣的問題:在下一個世紀裏是否會失業?這樣的憂慮並非出於對自己才華和能力的懷疑,而是對自己所從事職業的懷疑。在今天,在21世紀,人們已經相信網絡和生命科學正在重新結構我們的世界。一個是外部的改變,網絡在迅速提高交流的速度的同時,又在迅速地降低交流的成本,使人們在與世界打交道時獲得了最直接和最根本的權利;另一個是內部的改變,生命科學對基因的認識使我們走上了一條捷徑,讓我們感到了走向生命本質時不再是路途遙遠。這兩者差不多同時出現,又差不多同時成長,於是我們對生命和對世界的看法也在同時改變。我知道作家的不安是害怕圖書會消失,這個不安是來自兩方面的,首先他們害怕會失去手觸摸紙張時的親切之感,這樣的感受是我們的祖先遺傳給我們的,祖先們就像留下了房屋和街道一樣,留下了手和紙難以分離的親密之感,這樣的感受在我們還是嬰兒時就已經開始了成長,很多人都難以抹去這樣的記憶──坐在母親的懷中,孩子的手和母親的手同時翻動著一本書。現在,人們似乎意識到某一天不再需要作為物品的報紙和圖書了,而且這樣的意識在人群中迅速地彌漫,越來越多的人相信無紙化出版即將來臨,人們可以…See More
Dec 7,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什麼是一個作家的看法

我曾經被這樣的兩句話所深深吸引,第一句話來自美國作家艾薩克·辛格的哥哥,這位很早就開始寫作,後來又被人們完全遺忘的作家這樣教導他的弟弟:“看法總是要陳舊過時,而事實永遠不會陳舊過時。”第二句話出自一位古老的希臘人之口:“命運的看法比我們更準確。”在這裏,他們都否定了“看法”,而且都為此尋找到一個有力的借口,那位辛格家族的成員十分實際地強調了“事實”;古希臘人則更相信不可知的事物,指出的是“命運”。他們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事實”和“命運”都要比“看法”寬廣得多,就像秋天一樣;而“看法”又是什麼?在他們眼中很可能只是一片樹葉。人們總是喜歡不斷地發表自己的看法,這幾乎成了狂妄自大的根源,於是人們真以為一葉可以見秋了,而忘記了它其實只是一個形容詞。後來,我又讀到了蒙田的書,這位令人贊嘆不已的作家告訴我們:《按自己的能力來判斷事物的正誤是愚蠢的》。他說:“為什麼不想一想,我們自己的看法常常充滿矛盾?多少昨天還是信條的東西,今天卻成了謊言?”蒙田暗示我們:“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虛榮和好奇在作怪,“好奇心引導我們到處管閑事,虛榮心則禁止我們留下懸而未決的問題。”四個世紀以後,很多知名人士站出來為…See More
Dec 4,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內心之死:關於心理描寫之二

這裏要討論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和司湯達的《紅與黑》。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拉斯柯爾尼科夫與威廉·福克納的沃許·瓊斯一樣有著殺人的經歷。不同的是,福克納只是讓沃許舉起鐮刀,陀思妥耶夫斯基讓拉斯柯爾尼科夫舉起的是一把更為嚇人的斧頭。福克納省略了殺人的過程,他只是暗示地寫道:“他手裏握著那把鐮刀,那是三個月以前跟塞德潘借的,塞德潘再也用不著它了。”而陀思妥耶夫斯基則是讓拉斯柯爾尼科夫“把斧頭拿了出來,用雙手高高舉起,幾乎不由自己地、不費吹灰之力地、幾乎機械地用斧背向她的頭上直砍下去。”緊接著,陀思妥耶夫斯基令人吃驚地描敘起那位放高利貸老太婆的頭部,“老太婆和往常一樣沒有紮頭巾。她那帶幾根銀絲的、稀疏的、淺色的頭發照常用發油搽得油光光的,編成了一條鼠尾似的辮子,並用一把破牛角梳子盤成了一個發髻。這把梳子突出在後腦勺上。”陀思妥耶夫斯基以中斷的方式延長了暴力的過程,當斧頭直砍下去時,他還讓我們仔細觀察了這個即將遭受致命一擊的頭部,從而使砍下的斧頭增加了驚恐的力量。隨後他讓拉斯柯爾尼科夫再砍兩下,“血如泉湧,像從打翻了的玻璃杯裏倒出來一樣,她仰面倒下了……兩眼突出,仿佛要跳出來似的……”陀思妥…See More
Dec 3,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眼睛和聲音—關於心理描寫之一

我想在這裏先談談歐內斯特·海明威和羅伯-格裏耶的兩部作品,這是在我個人極其有限閱讀裏的兩次難忘的經歷,我指的是《白象似的群山》和《嫉妒》。與閱讀其它作品不一樣,這兩部作品帶給我的樂趣是忘記它們的對話、場景和比喻,然後去記住從巴塞羅那開往馬德裏快車上的“聲音”,和百葉窗後面的“眼睛”。我指的似乎是敘述的方式,或者說是風格。對很多作家來說,能夠貫穿其一生寫作的只能是語言的方式和敘述的風格,在不同的題材和不同的人物場景裏反復出現,有時是散漫的,有時是暗示,也有的時候會突出和明朗起來。不管作家怎樣寫作。總會在某一天或者某一個時期,其敘述風格會在某一部作品裏突然凝聚起來。《白象似的群山》和《嫉妒》對海明威和羅伯-格裏耶正是如此。就像參加集會的人流從大街小巷匯聚到廣場一樣,《白象似的群山》和《嫉妒》展現了幾乎是無限的文學之中的兩個廣場,或者說是某些文學風格裏的中心。我感興趣的是這兩部作品的一個共同之處,海明威和羅伯-格裏耶的敘述其實都是在對某個心理過程的揭示。《白象似的群山》有資格成為對海明威“冰山理論”的一段贊美之詞。西班牙境內行駛的快車上,男人和姑娘交談著,然後呢?仍然是交談,這就是故事的全部…See More
Dec 2,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話劇《三姊妹·等待戈多》筆談

契訶夫的等待安·巴·契訶夫在本世紀初創作了劇本《三姊妹》,娥爾加、瑪莎和衣麗娜。她們的父親是一位死去的將軍,她們哥哥的理想是成為一名大學教授。她們活著,沒有理想,只有夢想,那就是去莫斯科。莫斯科是她們童年美好時光的證詞,也是她們成年以後唯一的向往。她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等待著,歲月流逝,她們依然坐在各自的椅子裏,莫斯科依然存在於向往之中,而“去”的行為則始終作為一個象征,被娥爾加、瑪莎和衣麗娜不斷透支著。這個故事開始於一座遠離莫斯科的省城,也在那裏結束。這似乎是一切以等待為主題的故事的命運,周而復始,敘述所渴望到達的目標,最終卻落在了開始處。半個世紀以後,薩繆爾·貝克特寫下了《等待戈多》,愛斯特拉岡和弗拉季米爾,這兩個流浪漢進行著重復的等待,等待那個永遠不會來到的名叫戈多的人。最後,劇本的結尾還原了它的開始。這是兩個風格相去甚遠的劇作,它們風格之間的距離就像它們所處的兩個時代一樣遙遠,或者說它們首先是代表了兩個不同的時代,其次才代表了兩個不同的作家。又是半個世紀以後,林兆華的戲劇工作室將《三姊妹》和《等待戈多》變成了《三妹妹·等待戈多》,於是另一個時代介入了進去。有趣的是,這三個時代…See More
Dec 1,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父子之戰

他像小無賴一樣在房間裏走來走去,高聲說著“爸爸,我等著你來揍我!”我對我兒子最早的懲罰是提高自己的聲音,那時他還不滿兩歲,當他意識到我不是在說話,而是在喊叫時,他就明白自己處於不利的位置了,於是睜大了驚恐的眼睛,仔細觀察著我進一步的行為。當他過了兩歲以後,我的喊叫漸漸失去了作用,他最多只是嚇一跳,隨即就若無其事了。我開始增加懲罰的籌碼,將他抱進了衛生間,狹小的空間使他害怕,他會在衛生間裏“哇哇”大哭,然後就是不斷地認錯。這樣的懲罰沒有持續多久,他就習慣衛生間的環境了,他不再哭叫,而是在裏面唱起了歌,他賣力地向我傳達這樣的信號棗我在這裏很快樂。接下去我只能將他抱到了屋外,當門一下子被關上後,他發現自己面對的空間不是太小,而是太大時,他重新喚醒了自己的驚恐,他的反應就像是剛進衛生間時那樣,嚎啕大哭。可是隨著抱他到屋外次數的增加,他的哭聲也消失了,他學會了如何讓自己安安靜靜地坐在樓梯上,這樣反而讓我驚恐不安,他的無聲無息使我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我開始擔心他會出事,於是我只能立刻終止自己的懲罰,開門請他回來。當我兒子接近四歲的時候,他知道反抗了,有幾次我剛把他抱到門外,放下他之後他以難以置信…See More
Nov 30,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我擁有兩個人生

兩位從事出版的朋友提出建議:希望我將自己所有的中短篇小說編輯成冊。於是我們坐到了一起,經過幾個小時的討論之後,就有了現在的方案,以每冊十萬字左右的篇幅編輯完成了共六冊的選集。裏面收錄了過去已經出版,可是發行只有一千多冊的舊作;也有近幾年所寫,還未出版的新作。我沒有以作品完成日期的順序來編輯,我的方案是希望每一冊都擁有相對獨立的風格,當然這六冊有著統一的風格。我的意思是這六冊選集就像是臉上的五官一樣,以各自獨立的方式來組成完整的臉的形象。可以這麼說:《鮮血梅花》是我文學經歷中異想天開的旅程,或者說我的敘述在想象的催眠裏前行,奇花和異草歷歷在目,霞光和雲彩轉瞬即逝。於是這裏收錄的五篇作品仿佛夢遊一樣,所見所聞飄忽不定,人物命運也是來去無蹤;《世事如煙》所收的八篇作品是潮濕和陰沈的,也是宿命和難以捉摸的。因此人物和景物的關系,以及他們各自的關系都是若即若離。這是我在八十年代的努力,當時我努力去尋找他們之間的某些內部的聯系方式,而不是那種顯而易見的外在的邏輯;《現實一種》裏的三篇作品記錄了我曾經有過的瘋狂,暴力和血腥在字裏行間如波濤般湧動著,這是從惡夢出發抵達夢魘的敘述。為此,當時有人認為我的…See More
Nov 25,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關於北京的三大男高音的音樂會

這確實是一個令人難忘的夜晚,多明戈、卡雷拉斯和帕瓦羅蒂三大男高音的音樂會有著感人至深的魅力。在此之前,已經在報紙上和網上讀到無數有關這次音樂會的報道和評述,隨著時間的臨近,批評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多,主要集中在票價的昂貴上。我不知道2000美金的座位能否看清三位男高音的臉?別人送我的票是1080美金價格,在我的座位上看三位男高音時就像是三只麻雀,我用望遠鏡看也不過是三只企鵝而已。所以當我走進午門廣場時,一個強烈的感受湧上心頭,我覺得這似乎不是一場音樂會,而是世界杯足球賽的決賽,幾萬人聚集到了一起。好在今天晚上涼風陣陣,還有六個巨大的屏幕,我沒有出汗,也通過屏幕看清了他們的臉。應該說,三位男高音的演唱就像爐火一樣,剛開始僅僅是火苗,然後逐漸燃燒,最後是熊熊大火。演唱會越到後面越是激動人心,尤其是三人齊唱時,他們的歌聲飛了,而且像彩虹般的燦爛。一直以來,我最喜歡的是多明戈,我認為他才是真正的歌劇之王。今天晚上,他演唱的每一首歌都是那麼的令人激動,他的聲音有著山巒似的寬廣和壯麗的起伏,他的表情在屏幕上也是浪濤一樣波動著。卡雷拉斯最為出色的是他唱起了那些經典民歌,尤其是好萊塢的歌曲,他在把握通俗的…See More
Nov 23,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音樂課

二十多年前,那時候我還是一名初中學生,正在經歷著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我記得自己當時怎麼也分不清上課和下課的鈴聲,經常是在下課鈴響時去教室上課,與蜂擁而出的同學們迎面相撞,我才知道又弄錯了。那時候我喜歡將課本卷起來,插滿身上所有的口袋,時間一久,我所有的課本都失去了課本的形象,像茶葉罐似的,一旦掉到地上就會滾動起來。我的另一個傑作是,我把我所有的鞋都當成了拖鞋,我從不將鞋的後幫拉出來,而是踩著它走路,讓它發出那種只有拖鞋才會有的漫不經心的聲響。接下去,我欣喜地發現我的惡習在男同學中間蔚然成風,他們的課本也變圓了,他們的鞋後幫也被踩了下去。這是1974年,或者1975年時期的事,“文革”進入了後期,生活在越來越深的壓抑和平庸裏,一成不變地繼續著。我在上數學課的時候去打籃球,上化學或者物理課時在操場上遊蕩,無拘無束。然而課堂讓我感到厭倦之後,我又開始厭倦自己的自由了,我感受到了無聊,我愁眉苦臉,不知道如何打發日子。這時候我發現了音樂,準確地說我發現了簡譜,於是在像數學課一樣無聊的音樂課裏,我獲得了生活的樂趣,激情回來了,我開始作曲了。應該說,我並不是被音樂迷住了,我在音樂課上學唱的都是我已經…See More
Nov 21,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閱讀

我在小學畢業的那一年,應該是1973年,縣裏的圖書館重新對外開放。我父親為我和哥哥弄了一張借書證,從那時起我開始喜歡閱讀小說了,尤其是長篇小說。我把那個時代所有的作品幾乎都讀了一遍,浩然的《艷陽天》、《金光大道》,還有《牛田洋》、《虹南作戰史》、《新橋》、《礦山風雲》、《飛雪迎春》、《閃閃的紅星》……當時我最喜歡的書是《閃閃的紅星》,然後是《礦山風雲》。在閱讀這些枯燥乏味的書籍的同時,我迷戀上了街道上的大字報。那時候我已經在念中學了,每天放學回家的路上,我都要在那些大字報前消磨一個來小時。到了70年代中期,所有的大字報說穿了都是人身攻擊,我看著這些我都認識都知道的人,怎樣用惡毒的語言互相謾罵,互相造謠中傷對方。有追根尋源挖祖墳的,也有編造色情故事,同時還會配上漫畫,漫畫的內容就更加廣泛了,什麼都有,甚至連交媾的動作都會畫出來。在大字報的時代,人的想像力被最大限度地發掘了出來,文學的一切手段都得到了發揮,什麼虛構、誇張、比喻。諷刺……應有盡有。這是我最早接觸到的文學,在大街上,在越貼越厚的大字報前,我開始喜歡文學了。See More
Nov 19,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內心之死》前言

這些隨筆作品試圖表明的是一個讀者的身份,而不是一個作者的身份。沒有一個作者的寫作歷史可以長過閱讀歷史就像是沒有一種經歷能夠長過人生一樣。我相信是讀者的經歷養育了我寫作的能力……二十年多來,我像是一個營養不良的孩子那樣保持了閱讀的饑渴,我可以說是用喝的方式去閱讀那些經典作品。最近的三年當我寫作這些隨筆作品時我重讀了裏面很多篇章,我感到自己開始用品嘗的方式會閱讀了。我意外地發現品嘗比喝更加愜意。這些隨筆作品試圖表明的是一個讀者的身份,而不是一個作者的身份。沒有一個作者的寫作歷史可以長過閱讀歷史,就像是沒有一種經歷能夠長過人生一樣。我相信是讀者的經歷養育了我寫作的能力,如同土地養育了河流的奔騰和樹林的成長。我要說的是在寫作的過程中,任何一個作者其實也是讀者。人們時常會發出這樣的疑問:寫作如何面對讀者?我的經驗告訴我:廣泛意義上的讀者是無法面對的。因為命運的方式是如此之多,一個人如何可以代表人群?但是有一個讀者是可以面對的,而且是無法回避的面對,這個讀者就是作者自己,或者說是他的另一個身份。當作者在敘述中創作語言和形象時,他的讀者的身份就會出來監視和檢閱作者的創作,替他把握敘述中的節奏和分寸。…See More
Nov 13, 2016

美索 布達米亞'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美索 布達米亞's Blog

布魯諾.舒爾茨《鳥》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02pm 0 Comments

黃色的冬日來了,充滿厭煩。雪像一條磨得露出織紋的舊桌布,盡是窟窿,鋪在鐵銹色的大地上。桌布不夠大,有些屋頂沒有蓋住,這些屋頂就這樣屹立在那裏,黑色和棕色,木瓦頂和茅草頂,它們像一艘艘方舟,控制著像汪洋大海似的被煤煙熏黑的頂樓——漆黑的大教堂,布滿肋骨似的椽子、梁和桁梁——黑黢黢的冬天的陣風肺。每天的黎明揭示在黑暗中湧現出來的被夜晚的風充了氣的一排排新煙囪和煙囪管帽:魔鬼的管風琴的黑色的管子。掃煙囪的沒法擺脫那些烏鴉,它們在黃昏密密匝匝地待在教堂附近、長著黑色的沒有枯萎的樹葉的樹枝上,接著撲簌簌地飛到空中,又回到樹上去,每一只鳥緊貼在它自己那條樹枝的自己的位置上,要等到黎明才一大群、一大群地飛走,像一陣陣煤煙、一片片塵土,起伏不定和奇形怪狀,呱呱地叫個不停,叫得一道道黴黃色的亮光發黑。白天寒冷而叫人膩煩,硬邦邦的,像去年的面包。人開始用鈍刀切這種面包,毫無食欲,帶著懶洋洋的冷漠神情。 …

Continue

余華·否定(下)

Posted on January 6, 2017 at 7:08pm 0 Comments

事實上,柏遼茲對莫紮特的指責和門德爾松對柏遼茲的沮喪,或多或少地表達出了音樂中某些否定的原則的存在。這裏所要討論的否定並不是音樂敘述裏的風格和觀念之爭,雖然這方面的表現顯得更為直接和醒目,敘述史的編寫──音樂史和文學史幾乎就是這樣構成的。只要回顧一下巴洛克時期、古典主義時期和浪漫主義時期、一直到現代主義,那些各個時期顯赫的人物和平庸的人物是如何捍衛自己和否定別人的,就會看到音樂史上有關風格和觀念的爭執其實是沒完沒了的混戰,就像一片樹林著火以後禍及了其它的樹林,十八世紀的戰火也同樣會漫延到二十世紀。如果以此來完成一部音樂作品的話,這部作品所表達出來的“喧嘩與騷動”,將使柏遼茲《幻想交響樂》裏的“喧嘩與騷動”暗淡無光。…

Continue

余華·否定(上)

Posted on January 6, 2017 at 7:07pm 0 Comments

在歐內斯特·紐曼編輯出版的《回憶錄》裏,柏遼茲顯示了其作家的身份,他在處理語言的節奏和變化時,就像處理音樂一樣才華非凡,而且辛辣幽默。正如他認為自己的音樂“變化莫測”,《回憶錄》中的故事也同樣如此,他在回憶自己一生的同時,情感的浪漫和想象的誇張,以及對語言敘述的迷戀,使他忍不住重新虛構了自己的一生。在浪漫主義時期音樂家的語言作品中,柏遼茲的《回憶錄》可能是最缺少史料價值的一部。這正是他的風格,就是在那部有關管弦樂配器的著作《樂器法》裏,柏遼茲仍然盡情地炫耀他華麗的散文風格。…

Continue

[巴西]若昂·吉馬朗埃斯·羅薩:河的第三條岸

Posted on December 25, 2016 at 11:35am 0 Comments

父親是一個盡職、本分、坦白的人。他並不比誰更愉快或更煩惱,只是更沈默寡言一些。是母親,而不是父親,在掌管著我們家,她天天都責備我們——姐姐、哥哥和我。

但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父親竟自己去定購了一條船。

父親對船要求很嚴格,它要用含羞草特制,牢固得可以在水上漂二三十年,大小恰好可供一個人使用。母親嘮叨不停,牢騷滿腹,丈夫是突然想去做漁夫嗎?父親什麼也沒有說。

離開我們家不到一英裏,有一條大河流過,水流平靜,又寬又深,一眼望不到對岸。…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8:05pm on March 19, 2015,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22@yahoo.com.hk)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