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 布達米亞
  • Male
  • 森美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美索 布達米亞's Friends

  • INGENIU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Scarborough 黃岩
  • 瑪琳娜
  • TV Plus

Gifts Received

Gift

美索 布達米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美索 布達米亞's Page

Latest Activity

美索 布達米亞 commented on 美索 布達米亞's photo
Thumbnail

一帶一路·札記

"一帶一路2018年展望 張淼·一帶一路熱度過後的冷思考 馬來西亞民間冷待一帶一路"
Dec 22,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commented on 美索 布達米亞's photo
Thumbnail

一帶一路·札記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語錄 旅遊:旅遊是傳播文明、交流文化、增進友誼的橋梁。"
Dec 16,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音樂影響了我的寫作 (下)

然後我發現了巴爾托克,發現了還有旋律如此豐富,節奏如此迷人的弦樂四重奏,匈牙利美妙的民歌在他的弦樂四重奏裏跳躍地出現,又跳躍地消失,時常以半個樂句的方式完成其使命,民歌在最現代的旋律裏欲言又止,激動人心。巴爾托克之後,我認識了梅西安,那是在西單的一家小小的唱片店裏,是一個年紀比我大,我們都叫他小魏的人拿給了我,他給了我《圖倫加利拉交響曲》,他是從裏面拿出來的,告訴我這個叫梅西安的法國人有多棒,我懷疑地看著他,沒有買下。過了一些日子我再去小魏的唱片店時,他再次從裏面拿出了梅西安。就這樣,我聆聽並且擁有了《圖倫加利拉交響曲》,這部將破壞和創造,死亡和生命,還有愛情熔於一爐的作品讓我渾身發抖,直到現在我只要想起來這部作品,仍然會有激動的感覺。不久之後,波蘭人希曼諾夫斯基給我帶來了《聖母悼歌》,我的激動再次被拉長了。有時候,我仿佛會看到1905年的柏林,希曼諾夫斯基與另外三個波蘭人組建了“波蘭青年音樂協會”,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協會,在貧窮和傷心的異國他鄉,音樂成為了壁爐裏的火焰,溫暖著他們。音樂的歷史深不可測,如同無邊無際的深淵,只有去聆聽,才能知道它的豐厚,才會意識到它的邊界是不存在的。在…See More
Dec 4,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音樂影響了我的寫作(上)

二十多年前,有那麽一、兩個星期的時間,我突然迷上了作曲。那時候我還是一名初中的學生,正在經歷著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我記得自己當時怎麽也分不清上課和下課的鈴聲,經常是在下課鈴響時去教室上課了,與蜂湧而出的同學們迎面相撞,我才知道又弄錯了。那時候我喜歡將課本卷起來,插滿身上所有的口袋,時間一久,我所有的課本都失去了課本的形象,像茶葉罐似的,一旦掉到地上就會滾動起來。我的另一個傑作是,我把我所有的鞋都當成了拖鞋,我從不將鞋的後幫拉出來,而是踩著它走路,讓它發出那種只有拖鞋才會有的漫不經心的聲響。接下去,我欣喜地發現我的惡習在男同學中間蔚然成風,他們的課本也變圓了,他們的鞋後幫也被踩了下去。這大概是1974年,或者1975年時期的事,文革進入了後期,生活在越來越深的壓抑和平庸裏,一成不變地繼續著。我在上數學課的時候去打籃球,上化學或者物理課時在操場上遊蕩,無拘無束。然而課堂讓我感到厭倦之後,我又開始厭倦自己的自由了,我感到了無聊,我愁眉苦臉,不知道如何打發日子。這時候我發現了音樂,準確的說法是我發現了簡譜,於是在像數學課一樣無聊的音樂課裏,我獲得了生活的樂趣,激情回來了,我開始作曲了。應該說,…See More
Nov 29,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消失(下)

直到現在,方澄敏仍然不能完全接受哥哥已經死去的事實,她內心深處始終隱藏著一個幻想:有一天她的哥哥就像當年突然消失那樣,會突然地出現在她的面前。《攝影家》雜志所編輯的方大曾專輯裏,第一幅照片就是白發蒼蒼的方澄敏手裏拿著一幅方大曾的自拍像──年輕的方大曾坐在馬上,既像是出發也像是歸來。照片中的方澄敏站在門口,她期待著方大曾歸來的眼神,與其說是一個妹妹的眼神,不如說是一個祖母的眼神了。兩幅畫面重疊到一起,使遙遠的過去和活生生的現在有了可靠的連接,或者說使消失的過去逐漸地成為了今天的存在。這似乎是人們的記憶存在時的理由,過去時代的人和事為什麽總是陰魂不散?我想這是因為他們一直影響著後來者的思維和生活。這樣的經歷不只是存在於方大曾和方澄敏兄妹之間。我的意思是說,無論是遭受了命運背叛的人,還是深得命運青睞的人,他們都會時刻感受著那些消失了的過去所帶來的沖擊。湯姆·福特是另一個例子,這是一位來自美國德克薩斯州的時裝設計師,他是一個迅速成功者的典型,他在短短的幾年時間裏,使一個已經衰落了的服裝品牌──古奇,重獲輝煌。湯姆·福特顯然是另外一種形象,與方大曾將自己的才華和三十年代一起消失的命運絕然不同,湯…See More
Nov 28,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消失 (上)

台北出版的《攝影家》雜志,第17期以全部的篇幅介紹了一個叫方大曾的陌生的名字。裏面選登的58幅作品和不多的介紹文字吸引了我,使我迅速地熟悉了這個名字。我想,一方面是因為這個名字裏隱藏著一位攝影家令人吃驚的才華,另一方面這個名字也隱藏了一個英俊健康的年輕人短暫和神秘的一生。馬塞爾?普魯斯特說:“我們把不可知給了名字。”我的理解是一個人名或者是一個地名都在暗示著廣闊和豐富的經歷,他們就像《一千零一夜》中四十大盜的寶庫之門,一旦能夠走入這個名字所代表的經歷,那麽就如打開了寶庫之門一樣,所要一切就會近在眼前。1912年出生的方大曾,在北平市立第一中學畢業後,1930年考入北平中法大學經濟系。他的妹妹方澄敏後來寫道:“他喜歡旅行,寫稿和照相。‘九一八’以後從事抗戰救亡活動。綏遠抗戰時他到前線采訪,活躍於長城內外。1937年蘆溝橋事變後為[中外新聞學社]及[全民通訊社]攝影記者及[大公報]戰地特派員到前方采訪。”三十年代的熱血青年都有著或多或少的左翼傾向,方大曾也同樣如此,他的革命道路“從不滿現實,閱讀進步書刊到參加黨的外圍組織的一些秘密活動。”他的父親當時供職於外交部,不錯的家境和父母開明的態度…See More
Nov 25,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字與音 (下)

有趣的是奧·揚恩和格裏爾帕策都不是作曲家,他們的世界是語言藝術的世界,可是他們和那些歌劇作曲家一個鼻孔出氣。下面我要引用兩位音樂家的話,第一位是德國小提琴家和作曲家摩·霍普特曼,他在給奧·揚恩的信中批評了格魯克。眾所周知,格魯克樹立了與莫紮特絕然不同的歌劇風格,當有人責備莫紮特不尊重歌詞時,格魯克就會受到讚揚。因此,在摩·霍普特曼眼中,格魯克一直有著要求忠實的意圖,但不是音樂的忠實,只是詞句的忠實;對詞句的忠實常常會帶來對音樂的不忠實。摩·霍普特曼在信上說:“詞句可以簡要地說完,而音樂卻是繞梁不絕。音樂永遠是元音,詞句只是輔音,重點只能永遠放在元音上,放在正音,而不是放在輔音上。”另一位是英國作曲家亨利?普賽爾,普賽爾是都鐸王朝時期將英國音樂推到顯赫地位的最後一位作曲家,他死後英國的音樂差不多沈寂了二百年。普賽爾留下了一段漂亮的排比句,在這一段句子裏,他首先讓詩踩在了散文的肩膀上,然後再讓音樂踩到了詩的肩上。他說:“像詩是詞匯的和聲一樣,音樂是音符的和聲;像詩是散文和演說的升華一樣,音樂是詩的升華。”促使我有了現在的想法是門德爾松,有一天我讀到了他寫給馬克-安德烈·索凱的信,他在信上說…See More
Nov 19,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字與音 (上)

博爾赫斯在但丁的詩句裏聽到了聲音,他舉例《地獄篇》第五唱中的最後一句──“倒下了,就像死去的軀體倒下。”博爾赫斯說:“為什麽令人難忘?就因為它有‘倒下’的回響。”他感到但丁寫出了自己的想象。出於類似的原因,博爾赫斯認為自己發現了但丁的力度和但丁的精美,關於精美他補充道:“我們總是只關註佛羅倫薩詩人的陰冷與嚴謹,卻忘了作品所賦予的美感、愉悅和溫柔。”“就像死去的軀體倒下”,在但丁這個比喻中,倒下的聲音是從敘述中傳達出來的。如果換成這樣的句式──“倒下了,撲通一聲。”顯然,這裏的聲音是從詞語裏發出的。上述例子表明了博爾赫斯所關註的是敘述的特征,而不是詞語的含義。為此他敏感地意識到詩人陰冷和嚴謹的風格與敘述裏不斷波動的美感、愉悅和溫柔其實是相對稱的。如果想在閱讀中獲得更多的聲響,那麽荷馬史詩比《神曲》更容易使我們滿足。當“人丁之多就像春天的樹葉和鮮花”的阿開亞人鋪開他們的軍隊時,又像“不同部族的蒼蠅,成群結隊地飛旋在羊圈周圍。”在《伊利亞特》裏,僅僅為了表明統率船隊的首領和海船的數目,荷馬就動用了三百多行詩句。猶如一場席卷而來的風暴,荷馬史詩鋪天蓋地般的風格幾乎容納了世上所能發出的所有聲響,…See More
Nov 16,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靈感 (下)

柴可夫斯基在給梅克夫人的信中,指責了有些人認為音樂創作是一項冷漠和理性的工作,他告訴梅克夫人“您別相信他們的話”,他說:“只有從藝術家受靈感所激發的精神深處流露出來的音樂才能感動、震動和觸動人。”柴可夫斯基同樣強調了靈感來到時的唯一方式──激發。在信中,柴可夫斯基仔細地描述了靈感來到時的美妙情景,他說:“忘掉了一切,像瘋狂似的,內心在顫栗,匆忙地寫下草稿,一個樂思緊追著另一個樂思。”這時候的柴可夫斯基“我滿心的無比愉快是難以用語言向您形容的”,可是接下去倒黴的事發生了,“有時在這種神奇的過程中,突然出現了外來的沖擊,使人從這種夢遊的意境中覺醒。有人按門鈴,仆人進來了,鐘響了,想起應該辦什麽事了。”柴可夫斯基認為這樣的中斷是令人難受的,因為中斷使靈感離去了,當藝術家的工作在中斷後繼續時,就需要重新尋找靈感,這時候往往是無法喚回飛走的靈感。為什麽在那些最偉大的作曲家的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到缺乏有機的聯系之處?為什麽他們寫下了出現漏洞、整體中的局部勉強粘合在一起的作品?柴可夫斯基的看法是:在靈感離去之後這些作曲家憑借著技巧還在工作,“一種十分冷漠的、理性的、技術的工作過程來提供支持了”。柴可夫斯…See More
Oct 27,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靈感 (上)

什麽是靈感?亞裏斯多德在《修辭學》裏曾經引用了伯裏克利的比喻,這位希臘政治家在談到那些為祖國而在戰爭中死去的年輕人時,這樣說:“就像從我們的一年中奪走了春天。”是什麽原因讓伯裏克利將被奪走的春天和死去的年輕人重疊到一起?古典主義的答案很單純,他們認為這是神的意旨。這個推脫責任的答案似乎是有關靈感的最好解釋,因為它無法被證明,同時也很難被駁倒。柏拉圖所作《伊安篇》可能是上述答案的來源,即便不能說是最早的,也可以說它是最完整的來源。能說會道的蘇格拉底在家中接待了遠道而來的呤誦詩人伊安,然後就有了關於靈感的傳說。受人寵愛的伊安是荷馬史詩最好的呤誦者,他帶著兩個固執的想法來見蘇格拉底,他認為自己能夠完美地呤誦荷馬的作品,而不能很好地呤誦赫西爾德和阿豈羅庫斯的作品,其原因首先是荷馬的作品遠遠高於另兩位詩人的作品,其次就是他自己呤誦的技藝。蘇格拉底和伊安的對話是一次邏輯學上著名的戰役,前者不斷設置陷阱,後者不斷掉入陷阱。最後蘇格拉底讓伊安相信了他之所以能夠完美地呤誦荷馬的作品,不是出於技藝,也不是荷馬高於其他詩人,而是因為靈感的作用,也就是有一種神力在驅使著他。可憐的伊安說:“我現在好象明白了大詩…See More
Oct 25,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重讀柴科夫斯基 (下)

記者:要是柴科夫斯基與勃拉姆斯相比呢?勃拉姆斯的交響曲,公認為是充滿了理性思考深度的,你怎麽認為?余華:勃拉姆斯讓我想起法國新小說派的代表人物羅布-格裏耶,這樣的比較可能貶低了勃拉姆斯。勃拉姆斯的交響曲給我的感覺是結構非常嚴謹,技巧的組合非常非常高超,他差不多將海頓以來的交響曲形式推向了無與倫比的完美,雖然偉大的作曲家和偉大的作家一樣,對結構的把握體現了對情感和思想的把握,可是勃拉姆斯高高在上,和我們的距離不像柴科夫斯基那樣近。記者:勃拉姆斯相比之下,是不是比較掩飾或者壓抑自己的情感,去追求結構和德國式的理性思考?余華:勃拉姆斯的交響曲,總要使我很費勁地去捕捉他生命本身的激情,他的敘述像是文學中的但丁,而不是荷馬,其實他的音樂天性裏是充滿激情的,但他克制著。相比之下,我更喜歡他的小提琴協奏曲。我覺得在所有的小提琴協奏曲中,勃拉姆斯的是最好的。與勃拉姆斯的交響曲相比,我更喜歡感性。勃拉姆的情感傾註在小提琴上時,就有一種情感的自由流淌,非常輝煌,讓我們聽到了勃拉姆斯的生命在血管裏裏很響亮地嘩嘩流淌。我喜歡他的所有室內樂作品,那都是登峰造極的作品,比如那兩首大提琴和鋼琴奏鳴曲,在那裏我可以認…See More
Oct 24,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重讀柴科夫斯基(上)

——與《愛樂》雜志記者的談話時間:1994年11月9日地點:北京記者:請問余先生哪一年開始聽西洋古典音樂?…See More
Oct 23,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commented on 美索 布達米亞's photo
Thumbnail

一帶一路·札記

"陳明發院士·投資融通~中國投資走出去…"
Oct 22,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音樂的敘述(下)

這就是那個偉大時代的開始。差不多是身在德國的荷爾德林看到了滿街的工匠、思想家、牧師、主子和奴才、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可是看不到一個“人”的時候,年輕一代的藝術家開始了他們各自光怪陸離的叛逆,他們的叛逆不約而同地首先將自己打扮成了另一種人,那種讓品行端正、衣著完美、纏著圍巾、戴著高領、正襟危坐的資產階級深感不安的人,就像李斯特的手在鍵盤上掠過似的,這一小撮人使整個十九世紀像鋼絲一樣晃動了起來。他們舉止粗魯,性格放蕩,隨心所欲,裝瘋賣傻;他們讓原有的規範和制度都見鬼去;這群無政府主義者加上革命者再加上酒色之徒的青年藝術家,似乎就是荷爾德林希望看到的“人”。他們生機勃勃地,或者說是喪心病狂地將人的天賦、人的欲望、人的惡習盡情發揮,然後天才一個一個出現了。可是勃拉姆斯的作品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嚴謹,他生活在那個越來越瘋狂,而且瘋狂正在成為藝術時尚的時代,而他卻是那樣的小心翼翼,講究克制,懂得適可而止,避免奇談怪論,並且一成不變。他似乎表達了一個真正德國人的性格──內向和深沈,可是他的同脆瓦格納也是一個真正的德國人,還有荷爾德林式的對德國心懷不滿的德國人,瓦格納建立了與勃拉姆斯完全相反的形象,一種可以…See More
Oct 22,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音樂的敘述 (中)

《第一交響曲》讓維也納欣喜若狂,這是勃拉姆斯最為熱愛的城市。維也納人將他的《第一交響曲》稱作貝多芬的《第十交響曲》,連漢斯立克都說:“沒有任何其他作曲家,曾如此接近貝多芬偉大的作品。”隨後不久,勃拉姆斯又寫下了充滿溪流、藍天、陽光和涼爽綠蔭的《第二交響曲》,維也納再一次為他歡呼,歡呼這一首勃拉姆斯的《田園》。維也納人想貝多芬想瘋了,於是勃拉姆斯在他們眼中就是轉世的貝多芬,對他們之間的比較超過了音樂上的類比:兩人都是單身漢,都身材矮小,都不修邊幅,都愛喝酒,而且都以壞脾氣對待圍攻他們的人。這使勃拉姆斯怒氣沖沖,有一次提到貝多芬時他說:“你不知道這個家夥怎麽阻止了我的前進。”為此,勃拉姆斯為他的《第一交響曲》猶豫不決了整整20年。如果說勃拉姆斯對貝多芬是愛恨交加的話,那麽對待巴赫他可以說是一往情深。當時的巴赫很少為人所知,勃拉姆斯一生中的很多時間都在宣傳和頌揚著他,而且隨著歲月的流逝,巴赫作品中超凡脫俗的品質也出現在勃拉姆斯的作品中。在那個時代,勃拉姆斯是一個熱愛舊音樂的人,他像一個真誠的追星族那樣,珍藏著莫紮特G小調交響樂、海頓作品20號弦樂四重奏和貝多芬的《海默克拉維》等名曲的素描簿;…See More
Oct 20,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音樂的敘述(上)

這是羅斯特羅波維奇的大提琴和塞爾金的鋼琴。旋律裏流淌著夕陽的光芒,不是熾熱,而是溫暖。在敘述的明暗之間,作者的思考正在細水長流,悠遠和沈重。即便是變奏也顯得小心翼翼,猶如一個不敢走遠的孩子,時刻回首眺望著自己的屋門。音樂呈現了難以言傳的安詳,與作者的其它室內樂作品一樣,內省的精神在抒情裏時隱時現,仿佛是流動之水的跳躍,沈而不亮。在這裏,作者是那樣的嚴肅,一絲不茍,他似乎正在指責自己,他在揮之不去的遺憾、內疚和感傷裏,讓思想獨自前行,苦行僧般地行走在荒漠之中,或者佇立在一片無邊無際的水之間,自嘲地凝視著自己的倒影。重要的是,無論是指責還是自嘲,作者都表達了對自己深深的愛意。這不是自暴自棄的作品,而是一個無限熱愛自己的人,對自己不滿和失望之後所發表的嘆息。這樣的嘆息似乎比欣賞和讚美更加充滿了愛的聲音,低沈有力,緩慢地構成了他作品裏最動人的品質。1862年,勃拉姆斯開始為大提琴和鋼琴寫作第一首奏嗚曲,1865年完成了這首E小調的傑作;二十一年以後,1886年,他寫下了F大調的第二首大提琴和鋼琴奏鳴曲。這一年,李斯特去世了,而瓦格納去世已近三年。歲月縮短了,勃拉姆斯步入了五十三歲,剩下的光陰曲…See More
Oct 19, 2017

美索 布達米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美索 布達米亞's Blog

余華·靈感 (下)

Posted on September 9, 2017 at 10:00am 0 Comments

柴可夫斯基在給梅克夫人的信中,指責了有些人認為音樂創作是一項冷漠和理性的工作,他告訴梅克夫人“您別相信他們的話”,他說:“只有從藝術家受靈感所激發的精神深處流露出來的音樂才能感動、震動和觸動人。”柴可夫斯基同樣強調了靈感來到時的唯一方式──激發。在信中,柴可夫斯基仔細地描述了靈感來到時的美妙情景,他說:“忘掉了一切,像瘋狂似的,內心在顫栗,匆忙地寫下草稿,一個樂思緊追著另一個樂思。”…

Continue

余華·靈感 (上)

Posted on September 9, 2017 at 10:00am 0 Comments

什麽是靈感?亞裏斯多德在《修辭學》裏曾經引用了伯裏克利的比喻,這位希臘政治家在談到那些為祖國而在戰爭中死去的年輕人時,這樣說:“就像從我們的一年中奪走了春天。”是什麽原因讓伯裏克利將被奪走的春天和死去的年輕人重疊到一起?古典主義的答案很單純,他們認為這是神的意旨。這個推脫責任的答案似乎是有關靈感的最好解釋,因為它無法被證明,同時也很難被駁倒。…

Continue

余華·重讀柴科夫斯基 (下)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56pm 0 Comments

記者:要是柴科夫斯基與勃拉姆斯相比呢?勃拉姆斯的交響曲,公認為是充滿了理性思考深度的,你怎麽認為?

余華:勃拉姆斯讓我想起法國新小說派的代表人物羅布-格裏耶,這樣的比較可能貶低了勃拉姆斯。勃拉姆斯的交響曲給我的感覺是結構非常嚴謹,技巧的組合非常非常高超,他差不多將海頓以來的交響曲形式推向了無與倫比的完美,雖然偉大的作曲家和偉大的作家一樣,對結構的把握體現了對情感和思想的把握,可是勃拉姆斯高高在上,和我們的距離不像柴科夫斯基那樣近。

記者:勃拉姆斯相比之下,是不是比較掩飾或者壓抑自己的情感,去追求結構和德國式的理性思考?…

Continue

余華·重讀柴科夫斯基(上)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56pm 0 Comments

——與《愛樂》雜志記者的談話

時間:1994年11月9日

地點:北京

記者:請問余先生哪一年開始聽西洋古典音樂?



余華:我開始聽古典音樂的時間比較晚,今年3月剛剛買音響。以前,也用Walkman聽過一些磁帶,但從嚴格意義上說,應該是今年剛剛開始。

記者:您是一位作家,您認為音樂比小說還重要嗎?…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8:05pm on March 19, 2015,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22@yahoo.com.hk)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