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ng 左岸
  • 砂拉越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ajang 左岸's Friends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écriture
  • TV Plus
  • Uta no kabe
  • 林姿伶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Gifts Received

Gift

Rajang 左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ajang 左岸's Page

Latest Activit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8)

正在這時,著名小說家川上眉山(1869—1908)在書房里切斷了頸動脈自殺身死。啄木認為這是“近來最殘酷的悲劇”,是覺悟到落伍於時代的悲痛和生活的窘迫所造成的“作家的末路”。不久,著名作家、詩人國木田獨步(1871—1908)又死於肺結核,年僅三十八歲。這是一位受到啄木尊敬的作家。在啄木眼里他是“明治作家中真正的作家——在任何意義上都是真正的作家”。但是,在他生前十年之間得不到文壇的承認,而成名之後僅僅三年就與世長辭了。啄木從他的遭遇中似乎看到了自己。他說,“明治文人中最和我相像的就是獨步”。作家的這種悲劇命運固然和他的主觀條件有關,但是,當時的社會條件尤其不可忽略。這時日本經過日俄戰爭,已經完成了向帝國主義階段的過渡。而戰後的經濟危機,把一向掩蓋著的資本主義的矛盾暴露出來。對外侵略,對內榨取的軍國主義統治,激起了日本人民群眾的反抗,工農的革命斗爭不斷高漲,繼足尾銅礦暴動後,又有幌內煤礦、別子銅礦等暴動陸續發生。明治政府不惜動用軍警聯合力量進行血腥鎮壓;另一方面,他們又制造了“紅旗事件”,企圖將從事啟蒙活動中的社會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一網打盡。桂內閣的血腥鎮壓活動,發生在明治政府反動統…See More
Monda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7)

本來打算在釧路新聞社幹上三年二年,手中有了積蓄,除還清宿債,安家度日,還可以專心致志地從事創作,甚至是積存自費出版的資金。但是,文壇上日趨繁榮的形勢,強烈地刺激了他的文學事業心。他不甘於過這種地方記者的“無目的”的空虛生活,他要實現自己的文學理想,幾經考慮,終於決定離開釧路到東京去。他“千思萬想之後,覺得首先應走的只有小說這一條路”。他要在小說創作上孤註一擲。他認識到“這次進京,實際上,是啄木一生的死活問題”。於是,在1908年4月5日,他乘船離開釧路回到函館。在函館得到宮崎郁雨的關照,將家屬由小樽遷到那里,便含淚只身渡海,再次奔向東京,結束了他在北海道的顛沛流離的生活。“我也能寫小說”啄木搭船先到橫濱市。這里有個新詩社的同人,名叫小島烏水,是正金銀行的科長。他們一見面,就自然而然地談論起文壇的動向來。小島向他談到對自然主義文學的興盛之後,估計詩歌將被散文所壓倒。他認為“不久的將來,作為自然主義的反動,新浪漫主義一定興起”,而且,還談到了二葉亭四迷(1864—1909)的作品給文壇帶來新鮮感等等。他的這些見解對啄木很有啟發。四月二十八日傍晚,啄木到了東京。他先訪問了與謝野夫婦,也和他們…See More
Sep 10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6)

每日枯燥無趣的校對工作,使他惦念自己的文學事業,而安不下心來。他在書信中對朋友說:“……我錯了,我的天職畢竟是文學……只要有一條糊口之路,我就可以一心努力於文學事業,離開它我就失去生存的意義,就沒有目的,沒有奮斗。”月薪十五圓維持不了一家人的生活,況且,經常欠薪。這怎麽有可能從事文學工作呢?在這種情況下,他接受了小國露堂的勸請,九月下旬,辭去了校對員的工作,到了小樽市,參與了《小樽日報》的創刊工作,並且和小國一起擔任該報三版的編輯,月薪二十圓。不久,全家就遷到了小樽。但是,《小樽日報》由於資金困難和內部矛盾斗爭,工作沒有得到開展。12月下旬,他與營業股的小林寅吾發生口角,遭到了毆打,便憤然辭職。在小樽的這三個月,是這個“流浪的逸民”在北海道顛沛流離,輾轉營生收獲最大的時期。這主要表現在他的思想認識的深化上。首先,他對以“新詩社”為代表的浪漫主義的看法和態度有了變化。他從小山內薰等人編輯的雜志《新思潮》(第一次)所登載的小說《再會》(水野葉舟作)里了解到與謝野夫妻的私生活問題,並且開始討厭起“新詩社”的那種浪漫主義的矯揉造作來。這時,自然主義文學運動的興起,也給他帶來焦躁和不安。因為他急…See More
Aug 16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5)

他認為,應盡情地舞,自己還穿上女人的和服單衣,系上絲綢的帶子,戴上斗笠,和人們一起舞。他指出,這比那些明里不許學生參加舞蹈,自己卻暗地里飲酒歌舞、尋釁吵架的老師的作風對兒童的影響不知要好多少倍。出自同樣的考慮,他還和學生一起野遊,共同欣賞大自然的美。他認為,這樣和兒童打成一片,在兒童的內心深處,會起到良好的作用,可以培養出豁達、誠篤和富有自治精神的人來。不過,從成規戒律的角度看,這些做法都是荒誕不經的行為,因此,也遭受那些保守者的物議和反對。但他全無顧忌,認為應該做的,就努力做下去。他覺得,在教育學生的工作過程中,反而會從學生那里受到更大的教益,這是世界上難得的幸福。石川啄木出任代課教員前後,在他的文學事業上,出現了一個顯著的變化。他從詩歌向小說過渡,從浪漫主義向自然主義轉變。從他的日記和書信看,啄木一向對小說並不十分關心。然而,在這年3月6日的日記里寫道:“自己到現在受了很大的刺激。今後,必須安靜地思考,而且必須寫,必須寫小說。”於是,他積極地讀起小說來,如列·托爾斯泰的《疏沁》、斯托夫人的《湯姆叔叔的小屋》、高爾基的《福瑪·高傑耶夫》、《奧洛夫夫婦》等。高爾基的短篇集,曾經使他感動…See More
Aug 9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4)

最後,在詩歌語言方面,雖然也有簡潔明快的詩篇,如《睡了的京城》等。但總的說來,卻是模仿的、艱澀的,漢文調子較重,而且不夠凝練。這除了反映初出茅廬的詩人尚且不夠成熟外,也反映了當時浪漫主義詩歌語言正在走向成熟的過程之中,就是那些更有才能和影響較大的詩人,也還在努力摸索之中。《憧憬》的這些特點,說明石川啄木作為一個新進的浪漫主義詩人,他的詩歌藝術還不夠成熟。他一方面承受了前輩詩人的影響,同時也帶著自己的特色進入詩壇。這些詩作,出現在明治時期浪漫主義詩歌即將走向衰落的前夕,世紀末思潮在詩歌領域已經產生影響的情況下,自然應該予以歷史的評價。作為石川啄木的詩歌的出發點和他所反映的詩歌領域的問題,確實具有一定的歷史意義而不應忽視。讓我們引他的《海鷗》(1904)一詩的後半部分看看吧! ……啊,逍遙的天使喲!你佇立在世俗的羅網環顧西東,你打開了清凈之門的逍遙的精靈!然而喲,我們這些大自然的寵兒,怎麽能飛上那宛如天國的路程。 在這兒,會聽得清,這只海鷗的歌聲: “只因我是逍遙的天使,才有自由愛情的夢。我住在朝霞下盛開的白蘋的馨香里,聽那洶湧的濤聲起伏奔騰。光明與黑暗不斷地湧來,永恒的勇敢的歌,正是譜寫…See More
Aug 7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3)

幾年後,他認識到這時的所謂宏願,只不過是一個十七歲青年的充滿浪漫主義的激情。這兩首短歌含有對自己當年的所謂理想的空洞性和個人性格的批判。他回憶起當年老師的話,自然不免帶著些悔恨的成分。 “明星派”新秀 離開母校的石川啄木,於明治三十五年(1902)十一月一日,辭別了父母,告別了故鄉和親友,帶著大井蒼梧老師贈給他的《北村透谷全集》,滿懷希望地來到了首都東京。起初,在同鄉那里借宿,後來,他租了個房間住了下來。在東京,他見到了那些渴望已久的同鄉友人。他們每日聚首暢談,或參觀遊覽。啄木還拜訪了浪漫主義詩人與謝野鐵幹和與謝野晶子(1878—1942)夫婦,他們邀請他參加十一月九日在城北俱樂部召開的新詩社秋季聚會。會上,啄木認識了不少著名詩人和作家,如巖野泡鳴(1873—1920)、相馬禦風(1883—1950)、高村光太郎(1883—1956)、和平出修(1878—1914)等。這次聚會,給這個剛出中學校門的青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受到了振奮和激勵,認為這才真正像個文學家的“神聖的集會”。第二天,他又專程訪問了與謝野夫婦。他們見面後,從這次秋季聚會談起,涉及日本詩歌的過去、現在和未來,詩人的為人…See More
Aug 1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2)

進了中學以後,他寄居在大姐定子的婆家田村氏的家裏。這兒姓堀合的鄰居家裏,有個漂亮的少女,名叫節子,比啄木小一歲。她是當地惟一的教會女子中學的學生,是個具有新思想的少女,不僅對音樂有興趣,而且富有文才。啄木的天才,也引起了她的愛慕。兩個少年男女,很快就陶醉在初戀的美酒之中。這一段生活,在啄木日後的創作中留下了不少甜蜜的回憶。 有一天,憶起了那個夜晚我初次向友人,公開了我的戀愛。 秋天一到,戀心片刻不消停,夜裏睡下,還時時聽見雁叫。 這樣的熱淚,只是在初戀時有過,以後再也沒有哭的日子了。 先懂得了,戀愛的甜和苦,我也比別人先老了。 他在熱戀之中,絲毫沒“老”,一直激情滿懷。這時,索然無味的學校生活,使他感到厭倦,他懷疑自己的學習究竟是不是值得。這是啄木思想中第一次出現的苦悶和思索。在這所盛岡中學裏,新舊兩派教師在鬥爭著。新教師進校之後,總是被當作外來人而遭到排擠。不到兩年的時間,新教師就被擠走了二十七人,因此,經常出現新舊不接,無人教課的現象。另一方面,舊派教師不僅學識水平差,而且,循規蹈矩地根據官方的《教育勅諭》的規定,以忠君愛國、孝悌仁義的封建道德為教育的基本方針,而在教學中強調傳統的…See More
Jul 23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

生平與創作  引 子 石川啄木(1886—1912)是日本近代文學史上卓有成就的詩人、小說家和評論家。他的一生雖然是短暫的,僅僅生活了二十七個春秋,卻在20…See More
Jul 10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可以吃的詩(3)

真的詩人再改善自己、實行自己的哲學方面,需要有政治家那樣的勇氣,在統一自己的生活方面,需要有實業家那樣的熱心,而且經常要以科學者的敏銳的判斷和野蠻人般的率直的態度,將自己心裏所起的時時刻刻的變化,既不粉飾也不歪曲,極其坦白正直的記錄下來,加以報導。記錄報導的事不是文藝職分的全部,正如植物的采集分類不是植物學的全部一樣。但是在這裏沒有進一步加以評論的必要。總之,假如不是如上文所說的“人”,以上文所說的態度所寫的詩,我立刻就可以說:“這至少在我是不必要的。”而且對將來的詩人來說,關於以前的詩的知識乃至詩論都沒有什麽用。——譬如說,詩(抒情詩)被認為是一切藝術中最純粹的一種。有一個時期的詩人借了這樣的話,有如說蒸餾水是水中最純粹者一樣,可以作為性質的說明,但不能作為有沒有必要的價值的標準。將來的詩人決不應該說這樣的話,同時應該斷然拒絕對詩人的毫無理由的優待。一切文藝和其他的一切事物相同,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只是自己及生活的手段或是方法。以詩為尊貴的東西,那只是一種偶像崇拜。詩不可做得象所謂詩的樣子。詩必須是人類感情的生活(我想應該有更適當的名詞)的變化的嚴密的報告,老實的日記。因此不能不是…See More
Jun 27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可以吃的詩(2)

釧路是個寒冷的地方。是的,只是個寒冷的地方而已。那是一月底的事,我從西到東的橫過那被雪和冰所埋沒、連河都無影無蹤了的北海道,到了釧路。一連好多日子,早晨的溫度都是華氏零下二十度到三十度,空氣好象都凍了。冰凍的天,冰凍的土。一夜的暴風雪,把各家的屋檐都堵塞了的光景我也看到了。廣闊的寒冷的港內,不知從什麽地方來的,流冰聚集,有多少天船只也不動,波浪也不興。我有生以來頭一次喝了酒。把生活的根底赤裸裸的暴露出來的北方殖民地的人情,終於使我的怯弱的心深深的受了傷。我坐了不到四百噸的破船,出了釧路的海港,回到東京來了。正如回來了的我不是從前的我一樣,東京也不是以前的東京了。回來了的我首先看到對新運動並不懷者同情的人出乎意外的多,而吃了一驚——或者不如說是感到一種哀傷。我退一步想了想這個問題。我從冰雪之中帶來的思想,雖是漠然的、幼稚的東西,可是我覺得是沒有錯誤的。而且我發現人們的態度跟我自己對口語詩的嘗試所抱的心情有類似之處,於是我忽然對自己的卑怯感產生了強烈的反感。由於對原來的反感產生了反感,我就對口語詩因為還沒成熟的緣故,不免受到種種的批評這件事,就比別人更抱同情了。然而我並沒有因此就熱心的去讀…See More
Jun 21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可以吃的詩(1)

這篇詩論的原題是《寄自弓町——可以吃的詩》,發表於一九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七日的《東京每日新聞》上。根據巖波書店版《啄木全集》第九卷譯出。 關於詩這東西,我有一個很長的時期曾經迷惑過。不但關於詩是如此。我至今所走過的是這樣的道路,正如手裏拿著的蠟燭眼看著變小了,由於生活的壓力,自己的“青春”也一天一天的消失了。為了替自己辯護,我隨時都想出種種理由來,可是每次到了第二天,自己就不能滿足了。蠟燭終於燃盡,火也滅了。幾十天的工夫,我仿佛投身在黑暗之中——這樣的狀態過去了。不久我又在黑暗中,靜待自己的眼睛習慣於黑暗——這樣的狀態也過去了。可是到了現在,我用一種完全不相同的心情,考慮自己所走過的道路,卻覺得有種種想要說的事情。       …See More
Jun 1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103歲“反詩歌”祖師尼卡諾爾·帕拉去世

尼卡諾爾·帕拉(1914-2018),智利詩人、物理學家和數學家。1914年出生於智利中部萊布紐省的聖法比安德阿裏科,父親早逝,兄弟姐妹八人靠母親當裁縫撫養長大。此後帕拉家族歷經四代,湧現了伊爾達·帕拉、比奧萊塔·帕拉、拉洛·帕拉等著名民謠歌手,以及多位藝術家、音樂家、建築師、工程師等等,現已成為智利最富傳奇色彩的文藝家族。1938年,帕拉在智利大學獲得數學與物理學學位,1943至1945年赴美國布朗大學學習物理學;1949至1951年間獲英國文化協會資助,在牛津大學研究宇宙學(cosmology),之後帕拉返回智利大學,擔任理論物理學教授直至1991年退休。期間帕拉一直在寫詩,1937年憑處女作《無名歌集》(Cancionero sin nombre)獲得“聖地亞哥市詩歌獎”;1954年因《詩與反詩》(Poemas y antipoemas)獲得“作家聯盟獎”;1969年因詩集《沈重的工作》(Obra…See More
Jun 16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鋼琴獨奏》

人的生活已經僅僅是遠距離外的一次行動,一只杯子裏面閃閃發亮的一點兒泡沫;樹木已經僅僅是興奮激動的家具,不過是幾件永恒運動著的桌;我們自己已經也僅僅是一些生物(就像上帝本身不是別的就是上帝而已)我們說話已經不是為了讓人聽見僅僅是為了讓其他別的人說話於是回聲出現在產生它的聲音之前;我們也許已經得不到一團紊亂的安慰在一所打著呵欠刮著風的花園;一副恰恰在死前就拼成的遊戲拼圖板為了以後能夠安安靜靜地復蘇就在它過度地習慣了女人的時候;地獄裏也已經存在著一個天空因而讓我也做一些事情吧:我要用腳踏出一陣陣響聲我要使我的靈魂與她的身體相逢。(王央樂譯) See More
Jun 4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短歌》

一天夜間我成了百萬富翁 多謝一局臺球讓我細細觀看 一面或凹或凸的哈哈鏡中的形象。 我覺得是了不起的成就 如果發明出一具雙層底的棺材 讓屍體可以向另一個世界探頭。 我的眼睛睫毛都幾乎曬黑 在這荒唐的賽馬場上 騎手們在那裏摔出馱鞍 跌落於千萬的觀眾中間。 因此創建什麼東西也是合乎情理 讓我可以安安逸逸地生活 或者至少可以讓我去死。 我敢肯定我的雙腿發抖 夢裏做著自己脫牙落齒 還總是在一些葬禮上遲到。(王央樂譯)See More
Jun 1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警示牌》

萬一發生火災請勿使用電梯嚴禁吸煙請勿亂扔垃圾嚴禁隨地大便除非另有提示 前進吧,基督精兵們聯合起來,全世界無產階級我們一無所有只剩下聖父,聖子和聖靈帶來的不朽榮耀除非另有警示 同樣無可置疑我們堅信真理所有的人一經出世造物主就賦予我們某些不可剝奪的權利譬如人身自由和追求福氣最後我要隆重推出二加二等於四除非另有指示(丁曉航譯)See More
May 27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最後一次舉杯》

無論是否情願我們都只有三種選擇:昨天,今天和明天 甚至沒有三種哲人說,昨天就是昨天留下的只有回憶誰都無法從摘下的薔薇中采到艷麗的花瓣 手中的牌只剩兩張當下與未來 甚至當下也不存在它在過去的邊緣徘徊像青春那樣被歲月掩埋 最終僅留下對明日的期待讓我們舉杯暢飲只為那遙不可及的未來See More
Feb 9

Rajang 左岸's Blog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7)

Posted on June 16, 2018 at 5:54pm 0 Comments

本來打算在釧路新聞社幹上三年二年,手中有了積蓄,除還清宿債,安家度日,還可以專心致志地從事創作,甚至是積存自費出版的資金。但是,文壇上日趨繁榮的形勢,強烈地刺激了他的文學事業心。他不甘於過這種地方記者的“無目的”的空虛生活,他要實現自己的文學理想,幾經考慮,終於決定離開釧路到東京去。他“千思萬想之後,覺得首先應走的只有小說這一條路”。他要在小說創作上孤註一擲。他認識到“這次進京,實際上,是啄木一生的死活問題”。於是,在1908年4月5日,他乘船離開釧路回到函館。在函館得到宮崎郁雨的關照,將家屬由小樽遷到那里,便含淚只身渡海,再次奔向東京,結束了他在北海道的顛沛流離的生活。“我也能寫小說”…

Continue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6)

Posted on June 16, 2018 at 5:52pm 0 Comments

每日枯燥無趣的校對工作,使他惦念自己的文學事業,而安不下心來。他在書信中對朋友說:“……我錯了,我的天職畢竟是文學……只要有一條糊口之路,我就可以一心努力於文學事業,離開它我就失去生存的意義,就沒有目的,沒有奮斗。”月薪十五圓維持不了一家人的生活,況且,經常欠薪。這怎麽有可能從事文學工作呢?在這種情況下,他接受了小國露堂的勸請,九月下旬,辭去了校對員的工作,到了小樽市,參與了《小樽日報》的創刊工作,並且和小國一起擔任該報三版的編輯,月薪二十圓。不久,全家就遷到了小樽。但是,《小樽日報》由於資金困難和內部矛盾斗爭,工作沒有得到開展。12月下旬,他與營業股的小林寅吾發生口角,遭到了毆打,便憤然辭職。…

Continue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5)

Posted on June 16, 2018 at 5:50pm 0 Comments

他認為,應盡情地舞,自己還穿上女人的和服單衣,系上絲綢的帶子,戴上斗笠,和人們一起舞。他指出,這比那些明里不許學生參加舞蹈,自己卻暗地里飲酒歌舞、尋釁吵架的老師的作風對兒童的影響不知要好多少倍。出自同樣的考慮,他還和學生一起野遊,共同欣賞大自然的美。他認為,這樣和兒童打成一片,在兒童的內心深處,會起到良好的作用,可以培養出豁達、誠篤和富有自治精神的人來。不過,從成規戒律的角度看,這些做法都是荒誕不經的行為,因此,也遭受那些保守者的物議和反對。但他全無顧忌,認為應該做的,就努力做下去。他覺得,在教育學生的工作過程中,反而會從學生那里受到更大的教益,這是世界上難得的幸福。石川啄木出任代課教員前後,在他的文學事業上,出現了一個顯著的變化。他從詩歌向小說過渡,從浪漫主義向自然主義轉變。…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