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ng 左岸
  • 砂拉越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ajang 左岸's Friends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écriture
  • TV Plus
  • Uta no kabe
  • 林姿伶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Gifts Received

Gift

Rajang 左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ajang 左岸's Page

Latest Activit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飛機

看啊,今天那蒼空上,飛機又高高的飛著了。 一個當聽差的少年,難得趕上一次不是當值的星期日,和他患肺病的母親兩個人坐在家里,獨自專心的自學英文讀本,那眼睛多疲倦啊。 看啊,今天那蒼空上,飛機又高高的飛著了。  1911年6月27日,東京 註:日本陸軍是在1910年第一次買飛機的。(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See More
10 hours ago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打開了舊的提包

我的朋友打開了舊的提包,在微暗的燭光散亂著的地板上,取出種種的書籍,這些都是這個國家所禁止的東西。 我的朋友隨後找到了一張照片,“這就是了!”放在我的手里,他又靜靜的靠著窗吹起口哨來了。這是一張並不怎麽美的少女的照片。  註:指索菲亞·里沃芙娜·皮羅夫斯卡雅(1853—1881),俄國民粹派初期的女革命。她積極參加了1881年3月1日謀殺亞歷山大二世的暗殺組織,4月3日被處死刑。(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See More
Sunda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家

今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忽然又想要可以稱作我家的家了,洗臉的時候也空想著這件事,從辦公的地方做完一天的工作回來之後,喝著晚餐後的茶,抽著煙,紫色的煙的味道也覺得可親,憑空的這事又浮現在心頭——憑空的,可又是悲哀的。 地點離鐵路不遠,選取故鄉的村邊的地方。西式的、木造的、乾乾凈凈的一棟房,雖然並不高,也沒有什麽裝飾,寬闊的臺階,露臺和明亮的書房……的確是的,還有那坐著很舒服的椅子。 這幾年來屢次想起的這個家,每想起的時候房間的構造稍有改變,心里獨自描畫著,無意的望著洋燈罩的白色,仿佛見到住在這家里的愉快情形,和給哭著的孩子吃奶的妻同在一間房里,她在角落里,沖著那邊,嘴邊自然的出現了一絲微笑。 且說那庭院又寬又大,讓雜草繁生著到了夏天,夏雨落在草葉上面發出了聲響,聽著很是愉快。又在角落里種著一棵大樹,樹根放著白色油漆的凳子——不下雨的日子就走到那里,抽著發出濃煙的、香味很好的埃及煙草,把每隔四五天丸善送來的新刊裁開那書葉,悠悠的等著吃飯的通知,或者招集了遇事睜圓了眼睛,聽得出神的村里的孩子們,告訴他們種種的事情。…… 難以捉摸的,而又可悲的,不知什麽時候,少年時代已消逝,為了每月的生計弄得疲…See More
Saturda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墓志銘

我平常很尊敬他,但是現在更尊敬他——雖然在那郊外墓地的栗樹下,埋葬了他,已經過了兩個月了。 實在,在我們聚會的席上不見了他,已經過了兩個月了。他不是議論家,但是他是不可缺的一個人。 有一個時候,他曾經說道:“同志們,請不要責備我不說話。我雖然不能議論,但是我時時刻刻準備著去斗爭。” “他的眼光常在斥責議論者的怯懦。”一個同志曾這樣的評論過他。是的,這我也屢次的感覺到了。但是現在再也不能從他的眼里受到正義的斥責了。 他是勞動者——是一個機械工人。他常是熱心的、而且快活的勞動,有空就和同志談天,又喜歡讀書。他不抽煙,也不喝酒。 他的真摯不屈、而且思慮深沈的性格,令人想起猶拉山區的巴枯寧的朋友。他發了高燒,倒在病床上了,可是至死為止不曾說過一句胡話。 “今天是五月一日,這是我們的日子。”這是他留給我們的最後一句話。那天早上,我去看他的病,那天晚上,他終於永眠了。 唉唉,那廣闊的的前額,像鐵槌似的胳膊,還有那好像既不怕生也不怕死的、永遠向前看著的眼睛——我閉上眼,至今還在我的目前。 他的遺骸,一個唯物主義者的遺骸,埋葬在那栗樹底下。“我時時刻刻準備著去斗爭!”這就是我們同志們替他選定的墓志銘。…See More
Frida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激論

我不能忘記那夜的激論,關於新社會里“權力”的處置,我和同志中的一個年輕的經濟學家N君,無端的引起的一場激論,那繼續五小時的激論。 “你所說的完全是煽動家的話!”他終於這樣說了,他的聲音幾乎像是咆哮。倘若沒有桌子隔在中間,恐怕他的手已經打在我的頭上。我看見了他那淺黑的大臉上,脹滿了男子的怒色。 五月的夜,已經是一點鐘了。有人站起來打開了窗子的時候,N和我中間的燭火晃了幾晃。病後的、但是愉快而微熱的我的頰上,感到帶雨的夜風的涼爽。 但是我也不能忘記那夜晚在我們會上唯一的婦女K君的柔美的手上的指環。她去掠上那垂發的時候,或是剪去燭心的時候,它在我的眼前閃爍了幾回。這實在是N所贈的訂婚的指環。但是在那夜我們議論的時候,她一開始就站在我這一邊。  1911年6月16日,東京(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See More
Nov 14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書齋的午後

我不喜歡這國里的女人。 讀了一半的外國來的書籍的摸去粗糙的紙面上失手灑了的葡萄酒,很不容易沁進去的悲哀呀! 我不喜歡這國里的女人。  1911年6月15日,東京See More
Nov 13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一勺可可

我知道了,恐怖主義者的悲哀的心——言語與行為不易分離的唯一的心,想用行為來替代被奪的言語來表示意思的心,自己用自己的身體去投擲敵人的心——但這又是真摯的熱心的人所常有的悲哀。 無結果的議論之後,喝著一勺涼了的可可,嘗了那微苦的味,我知道了,恐怖主義者的悲哀的、悲哀的心。  1911年6月15日,東京  註:恐怖主義者,此處指幸德秋水的一派。幸德秋水是日本早期的革命者,與片山潛等人創辦《平民新聞》,提出反對戰爭的口號,發起社會主義思想啟蒙運動和組織工會運動。日本的反動統治者害怕工人斗爭與社會主義運動的匯合,於是一面武裝鎮壓工人的反抗,一面加強控制言論、思想自由。1901年6月,他們捏造了無政府主義者企圖謀殺天皇的莫須有事件,在全國範圍大肆搜捕社會主義者。次年一月,判處幸德秋水等十二人死刑,此所謂“大逆事件”。(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See More
Nov 12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無結果的議論之後

我們且讀書且議論,我們的眼睛多麽明亮,不亞於五十年前的俄國青年,我們議論應該做什麽事,但是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叫道:“到民間去!” 我們知道我們追求的是什麽,也知道群眾追求的是什麽,而且知道我們應該做什麽事。我們實在比五十年前的俄國青年知道得更多。但是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叫道:“到民間去!” 聚集在此地的都是青年,經常在世上創造出新事物的青年。我們知道老人即將死去,勝利終究是我們的。看啊,我們的眼睛多麽明亮,我們的議論多麽激烈!但是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叫道:“到民間去!” 啊,蠟燭已經換了三遍,飲料的杯里浮著小飛蟲的死屍。少女的熱心雖然沒有改變,她的眼里顯出無結果的議論之後的疲倦。但是還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叫道:“到民間去!”  1911年6月15日,東京 (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 See More
Nov 10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21)

他的思想藝術主張,在繼承和發揚日本文學的優秀傳統上,使他總是從反映變革社會現實的時代需要出發,檢驗傳統文學的內容和形式,來加以取舍和創新,成為日本文學史、詩歌史上的一代革新家。這既是明治維新後出現的文藝改革運動的結晶,也給後起的無產階級革命文學創造了有利的前提。他的成就,意義是重大的,影響是深刻的。在思想上,他給日本的有志青年留下了民主的、革命的精神火種。在後來的槇村浩、小熊秀熊等人的作品里都有所繼承和發揚;在詩歌上,他的革新精神,對日本短歌革新運動起了有力的支持和指導作用。在他的影響下,和歌運動中的“生活派”很快形成了。《生活與藝術》(1913—1916)雜志,強調要從反映時代精神,對社會矛盾進行批判和斗爭,在這一基礎上去發展短歌,反對脫離現實社會的變革,脫離時代精神,去追求抽象的所謂“內在的生命”。這種精神,在啄木去世後不久的大正時期(1912—1926)初葉,就發展成歌壇的一股新的潮流。在《藝術與自由》(1925—1931)的發刊詞里,他們公開聲明繼承啄木的精神,一方面表明追求詩歌的革新與自由的同時,並不只局限於狹隘的藝術領域,而要把眼光轉向社會生活,而且在展開自由地批判的同時,…See More
Nov 9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20)

這些指責,正說明他們不了解詩人的藝術苦心。啄木通過有選擇的個人抒情,將它們集中起來,不僅較寬闊而深刻的傳達了詩人內心的感受,而且,也真實地、典型地反映了那個社會。孤立地看一首短歌,會感到是些個人的、單調的、或者是粗糙的、膚淺的東西,但這些經過選擇和提煉的內容,確是將一些細微的、零散的感受,組成一個個的歌群,它就使短歌這種詩歌形式,既發揮了它的短小、敏捷的優勢,又補足了他詩域不寬的缺點,構成一個完美的整體,使短歌在復雜的事物面前,增強它的生命力。當然,這不是說他總是用“歌群”的形式來寫短歌,更不是說他的短歌沒有哪一首單獨來看是像樣的詩,這都不是。如: 在東海小島岸邊的白沙灘…See More
Nov 7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9)

思想藝術特色 石川啄木的作品,隨著他的思想發展的進程和藝術經驗的不斷豐富,逐漸形成了一些顯著的特色。(一)在他的作品里:尤其在他的隨筆、評論、書信和日記里,總是表現出對社會生活的銳敏觀察和感受,表現出他的透辟的分析和明確的是非觀。在他的短歌里,無論是寫生話,寫景象,或者寫一剎那間的心境,都反映了詩人觀察生活的深刻、細致,感受的細膩、銳敏。如 踏上故鄉的土地,不知為何,我的腳步輕了,心卻重了。 有的回憶,像穿了臟的布襪子心情很不愉快。 遭到申斥,就哇地哭起來的童心,這心情我也想有。 有些詩,還飽含著明確的是非觀和強烈的愛憎。如: 叨叨咕咕地嘴里嘟唸著像似高貴的事,竟有這樣的乞丐。 有人竟在電車里吐唾沫,就連這件事,也會使我痛心。 盡管幹哪,幹哪,我的生活仍舊不得安樂,我盯盯地瞅著自己這雙手。 在《可以吃的詩》里,他深刻地考察了詩壇的現狀,結合自己的創作生活體驗,論述了自己對詩歌、詩人和新詩運動等的看法。他要求詩歌要反映生活,要有利於改善生活,成為生活中必需的,甚至像“日常吃的小菜”一樣。他指出,“新詩運動的精神”就在於將“生活中可有可無的詩變成不可或缺的”。他鄙棄並批判了那些脫離社會現實…See More
Nov 5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8)

墓志銘 我一向對他尊敬,現在仍然尊敬他;雖然已經過去了兩個月,他被埋葬在郊外墓場的栗子樹下。 的確,已經過去了兩個月,我們集會的席位上再也見不到他。但,他是少不得的一員啊,盡管不是一位雄辯家。 有一次他說:“同志啊!請不要責備我不說話。我不健談,但是,為了前去斗爭,卻早已準備好,隨時都可以出發。” 有一位同志如此評論:“他的眼睛,一直在斥責空談家的怯懦。”說得對!我也多次地體嘗過。然而今天,再也無從接受那目光的正義的斥責。 他是一名工人、一位機械工,總是那麽熱心而愉快地勞動。閑暇時和同志們交談,又愛讀書,煙酒,他卻一律不碰。 他真摯、倔強、富於深思的性情,讓人想起鳩拉山區巴枯寧的友朋。他躺在病床發著高燒,不說一句胡話,直到臨終。 “今天是‘五一’,是我們的節日!”這就是他留給我們的最後遺言。那天清晨我去探望他的病,那天黃昏他便辭別了人間。 啊!他那寬闊的前額,鐵錘般的腕,還有生死不懼似的,總是凝視前方的雙眼;如今我只要合上雙目,他仍舊活在我的面前。 作為一名唯物論者,他的遺體掩埋在栗子樹下。我們同志所撰寫的墓志銘是:“我有前去斗爭的準備,隨時都可以出發!” (于雷譯) 這是石川啄木的名…See More
Nov 4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7)

這是進步青年男女們一次集會的寫照。他們在討論革命的根本問題,政權問題,坦率的態度、激烈的爭論,尤其是明確的是非,即或是自己的未婚夫,也不能混淆是非的婦女等,真實地反映了進步青年集會活動的情景。啄木在一月二十八日的日記里,記述了他們的一次集會,情形和詩中所寫的基本一致。詩中的“我”正在病後,詩中寫出他在激烈爭論之後的心情。他所流露出的革命激情,在一個年輕的學者眼中,被視為“煽動家的言論”。這是坐而言和起而行的重大區別。但是,他心里卻如同“帶雨的夜風”在“送爽”似的愉快,就是他從嚴峻的是非中,看到了“同志”。 了無止境的議論之後(一) 在我的腦海里,如同在黑黝黝的曠野,時而像閃電進發,閃現著革命的思想。 啊呀呀,不過始終沒聽到那猛烈而痛快的雷鳴。 我知道,那閃電映出的是嶄新的世界在那兒萬物各得其所。 不過,這常常消失在一瞬間,卻始終沒聽到那猛烈而痛快的雷鳴。 在我的腦海里,如同在黑黝黝的曠野,時而像閃電迸發,閃現著革命的思想。 這首詩,是啄木生前沒有公開發表過的。不過,按他的手稿所標記的順序,這是這一組詩的第一首,詩中寫出了革命青年對革命風暴的渴望。只有閃電一般的思想,雖然它將映出嶄新的世…See More
Nov 1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6)

細思量,真正想要的似有而無,且去擦我的煙袋。 有誰肯把我,盡情地斥責一頓呢,這樣想是一種什麽心情啊! 失了手打碎一只碗,破壞東西的愉快心情,今天早晨又感受到了。 想撩起一場騷擾看看,剛剛想過的我,也感到有些可愛。 這中間夾雜著一股欲進不能、欲退不肯的悲憤,正如他自己說過的,對所憎恨的敵人“不能沾一指”,只好“過這種難堪的兩重生活”。不過,他並不悲觀失望,他相信前途是光明的。 相會新的明天會來到我自己這話並非虛假。 這部短歌集的藝術特色和《一握砂》基本上一致。首先,在於它是生活的記錄。這里有詩人的整個生活,包括他的物質的、精神的生活,因而,這里有石川啄木的喜怒哀樂。可以說,這是一個具有革命民主主義思想的青年詩人的人生寫照。其次,詩人總是捕捉隨時出現的感受,哪管是瞬間的也好,都將它入詩。這些感受也許是些日常的、瑣細的、平淡的,但一經入詩,就即小見大,既可以透視事物的本質,生活的真實面貌,又確切地發揮了短歌這種短詩形式的作用。他在致友人的信中說:“正因為我平生過著不如意的生活,所以有時候不能不從剎那間出現的,意識到“自己”的事物中,去求得證實自己的存在。這時,我就作歌,將剎那間的自我寫成文字…See More
Oct 31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5)

再次,是坦率的心地剖白,在整個詩集里占有較大的比重。他把來自生活的痛苦,來自社會的壓抑感,以及在內心的種種矛盾交錯的反應,都毫不掩飾地、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 我這性格,和人家一起共事不適應,醒來時這樣想。 “石川是個怪可憐的家夥。”有時這樣自言自語,暗自神傷。 站在一旁瞧著人家都是朝相同的方向走去這心情啊! 我的頭腦啊,一味地想著世上難以實現的事,今年仍然如此嗎? 不知道為什麽,總覺得和自己想法相同的人,分外地多。 他從自己的性格分析著眼,察覺到自己落落寡和,難以與人共事。因此,產生過孤獨感,而為自己的前途和不幸憂慮不安。但是,最終他還是相信自己所走的道路,正是多數人所想的。這說明他在不斷地分析自己的性格,回顧自己的生活道路。但是,他更相信自己的理想,不肯隨波逐流、屈就逢迎。於是,他越發地堅定起來了。 那時,常好說謊,坦然自若地常說謊,回想起來流了汗。 剛剛想到不再說謊,今天早晨就又說了一次謊啊! 不知道為什麽總覺得自己,像個偉大的人物似的,這孩子氣啊! 不知道為什麽,總覺得自己似乎是一堆謊言,就將雙眼閉上了。 將往事,都當成謊言,心里也得不到半點安慰。 他絲毫不隱諱自己的弱點,在極端…See More
Oct 27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4)

短歌集《悲哀的玩具》 《悲哀的玩具》共收石川啄木1910年(明治43年)十一月末起,到晚年所寫的一九四首短歌。原名《一握砂以後》,啄木去世後,經歌人土歧哀果根據詩人的《一個利己主義者與友人的談話》(1910)中的一段話:“歌是我的悲哀的玩具”,改成現在的名字,於詩人死後的1912年6月出版。為什麽和歌會成為他的“悲哀的玩具”呢?這時,石川啄木在個人生活方面困難重重,家中婆媳不和而妻子離家出走,生子未滿一個月即夭折;在社會上白色恐怖勢力猖獗,“幸德事件”以後,言論自由更加沒有保障,進步人士叠遭殺害等等,使他思想上產生了極大的苦悶;而另一方面,他在文學事業上的不得志,要寫小說又不成功。於是,他所熟悉的,得手的“和歌”,便適應了他的藝術需要,成為他的“悲哀的玩具”了。他曾經打了一個有趣的比方,說這正像夫妻吵架中,敗陣的父親,去申斥孩子用來煞氣似的。《悲哀的玩具》里,我們首先可以看到他對過去的歲月,回憶中的友人的懷念。 說出要當軍人去而使父母操心的當年的我啊! 恍恍惚惚地心中勾劃出自己仗劍跨馬的姿勢。 布谷鳥啊!環繞著澀民村的山莊的樹林那里的黎明讓人懷念。 來到故鄉寺院旁,在那扁柏樹梢鳴叫的布…See More
Oct 26

Rajang 左岸's Blog

石川啄木·打開了舊的提包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44am 0 Comments

我的朋友打開了舊的提包,

在微暗的燭光散亂著的地板上,

取出種種的書籍,

這些都是這個國家所禁止的東西。

 

我的朋友隨後找到了一張照片,

“這就是了!”放在我的手里,

他又靜靜的靠著窗吹起口哨來了。…

Continue

石川啄木·激論

Posted on November 14, 2018 at 9:04pm 0 Comments

我不能忘記那夜的激論,

關於新社會里“權力”的處置,

我和同志中的一個年輕的經濟學家N君,

無端的引起的一場激論,

那繼續五小時的激論。

 

“你所說的完全是煽動家的話!”

他終於這樣說了,…

Continue

石川啄木·無結果的議論之後

Posted on November 9, 2018 at 9:38pm 0 Comments

我們且讀書且議論,

我們的眼睛多麽明亮,

不亞於五十年前的俄國青年,

我們議論應該做什麽事,

但是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

叫道:“到民間去!”

 

我們知道我們追求的是什麽,…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