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菜一斤
  • Male
  • 蒲種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冬菜一斤'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Іле
  • 有格 台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Krásná duše
  • Dhuup
  • idée créative
  • Suan Lab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Le Destin
  • 家  在這裡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Gifts Received

Gift

冬菜一斤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冬菜一斤's Page

Latest Activity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寂寞的畫廊

「你為甚麼去南方?」 「我為甚麼不去?」 於是我像一朵雲似的,飄到南方來。 佛格奈的小說給我一個模糊的印象:南方好像是沒落了的世家。總是幾根頂天的大柱, 白色的樓, 藍色的池塘, 綠色的林叢, 與主人褪色的夢。 我在路上看到一些這樣的宅第,並看不出沒落的樣子,南方人的面型也似乎安祥而寧靜的多,但也看不出究竟有甚麼夢。 於是, 像一朵雲似的, 我飄到密西西比河的曼斐斯城,飄到綠色如海的小的大學來。 …See More
May 26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走自己的路

劍橋有個很大很新的學院,叫做邱吉爾學院。它離校中心相當遠,建築也不是傳統式的。一走近時,好像到了一個美國西部的大學。進入大廳後,有一個邱吉爾的雕像在那裡凝視,沒有一絲笑容。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研究科學及藝術的人,很多是進這個學院。院長呢,是霍桑教授。我初到此地,他請我喝酒那天,我想問問他劍橋何以有邱吉爾學院,我準知道邱吉爾與劍橋沒有關係。但因喝酒時我順便送給霍桑教授一本我去年出版的書;他翻閱時,就談起一些自動控制界的老人。話題一轉,把我想問的問題給忘了。有一天喝茶時,碰到一個也在邱吉爾學院的病菌學教授,我又問他,邱吉爾與劍橋究竟有什麼關係。他似乎說,二次大戰時邱首相要隨時諮詢開溫第士實驗室的研究情況,大概這是邱首相與劍橋最有密切關係的時期。但他也說不出劍橋與邱吉爾的特殊關係來。沒有想到這位病菌學教授比我興趣更濃;沒過幾天,他忽然約我星期天坐巴士到牛津大學去玩。他說要路過邱吉爾的出生地與邱吉爾的墓園。為了路上聊天方便,他說不要自己開車,坐巴士最好。巴士在英格蘭的原野上奔馳。看來是一副典型的半陰不雨的英格蘭天氣。如果用畫筆畫呢,兩筆似乎就夠了。先用有墨的筆沾點水,在上面一抹,那是天;然後再加點…See More
Mar 31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游常山·你我都是讀陳之藩長大的

知名散文作家陳之藩日前病逝香港,即使在台灣居住時間不長,他卻用文字細細編織,台灣人近半世紀的國文課本記憶。「他是國民作家,也是好幾代人的共同記憶,」學電機出身的知名散文家陳之藩,二月底病逝於香港,新上任的文建會主委龍應台,回應香港媒體採訪時說。八十七歲的陳之藩,人生前半段,與台灣的淵源並不深厚:大學畢業前在中國大陸,後在美國攻讀博士。六十七歲之前,台灣只是他偶爾訪問、講學的地方,香港反而待得更久些。 …See More
Mar 28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走自己的路

劍橋有個很大很新的學院,叫做邱吉爾學院。它離校中心相當遠,建築也不是傳統式的。一走近時,好像到了一個美國西部的大學。進入大廳後,有一個邱吉爾的雕像在那裡凝視,沒有一絲笑容。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研究科學及藝術的人,很多是進這個學院。院長呢,是霍桑教授。我初到此地,他請我喝酒那天,我想問問他劍橋何以有邱吉爾學院,我準知道邱吉爾與劍橋沒有關係。但因喝酒時我順便送給霍桑教授一本我去年出版的書;他翻閱時,就談起一些自動控制界的老人。話題一轉,把我想問的問題給忘了。有一天喝茶時,碰到一個也在邱吉爾學院的病菌學教授,我又問他,邱吉爾與劍橋究竟有什麼關係。他似乎說,二次大戰時邱首相要隨時諮詢開溫第士實驗室的研究情況,大概這是邱首相與劍橋最有密切關係的時期。但他也說不出劍橋與邱吉爾的特殊關係來。沒有想到這位病菌學教授比我興趣更濃;沒過幾天,他忽然約我星期天坐巴士到牛津大學去玩。他說要路過邱吉爾的出生地與邱吉爾的墓園。為了路上聊天方便,他說不要自己開車,坐巴士最好。巴士在英格蘭的原野上奔馳。看來是一副典型的半陰不雨的英格蘭天氣。如果用畫筆畫呢,兩筆似乎就夠了。先用有墨的筆沾點水,在上面一抹,那是天;然後再加點…See More
Mar 19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哲學家皇帝

到此作工已半月,不像是作工,像是恢復了以前當兵的生活。如果我們中國還可以找出這樣緊張的工作,那只有在軍隊裡了。同事的有從韓國剛當過兵回來的,有遠從加州大學來的學生。我問他們,美國作工全這樣緊張嗎?他們異口同聲的說:「這裏可能是最輕閒的。」如不置身其中,可能怎樣說也不容易說明白。在日光下整整推上八小時的草;或在小雨中漆上八小時的牆,下工以後,只覺得這個人已癱下來,比行軍八小時還要累得多。今天下工後,已近黃昏。我坐在湖邊對著遠天遐想。這個環境美得像幅畫。當初造物的大匠畫這個「靜湖」時,用的全是藍色。第一筆用淡藍畫出湖水;第二筆加了一些顏色用深藍畫出山峰;第三筆又減去一些顏色,用淺藍畫出天空來。三筆的靜靜畫幅中,斜躺著一個下工後疲倦不堪的動物。我想整個美國的山水人物畫,可以此為代表。雖然眼前景色這樣靜、這樣美,我腦海中依然是日間同事們的緊張面孔與急促步伐的影子。我的脈搏好像還在加速的跳動。我昏沈沈的頭腦中得到一個結論:「這樣拚命的工作,這個國家當然要強。」中學生送牛奶、送報;大學生作苦力、作僕役,已經是太習慣了的事。這些工作已經變成了教育的一部分。這種教育,讓每一個學生自然的知道了什麼是生活…See More
Mar 5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失根的蘭花

顧先生一家約我去費城郊區一個小的大學裡看花。汽車走了一個鐘頭的樣子,到了校園,校園美得像首詩,也像幅畫。依山起伏,古樹成蔭,綠藤爬滿了一幢一幢的小樓,綠草爬滿了一片一片的坡地,除了鳥語,沒有聲音。像一個夢,一個安靜的夢。花圃有兩片,一片是白色的牡丹,一片是白色的雪球;在如海的樹叢裡,還有閃爍著如星光的丁香,這些花全是從中國來的吧!由於這些花,我自然而然的想起北平公園裡的花花朵朵,與這些簡直沒有兩樣,然而,我怎樣也不能把童年時的情感再回憶起來。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些花不該出現在這裡。它們的背景應該是來今雨軒,應該是諧趣園,應該是宮殿階臺,或亭閣柵欄。因為背景變了,花的顏色也褪了,人的感情也落了。淚,不知為什麼流下來。十幾歲,就在外面飄流,淚從來也未這樣不知不覺的流過。在異鄉見過與家鄉完全相異的事物,也見過完全相同的事物,同也好,不同也好,我從未因異鄉事物而想到過家。到渭水濱,那水,是我從來沒有看見過的,我感到新奇,並不感覺陌生;到咸陽城,那城,是我從來沒有看見過的,我只感覺它古老,並不感覺傷感。我曾在秦嶺中揀過與香山上同樣紅的楓葉;我也曾在蜀中看到與太廟中同樣老的古松,我並未因而想起過…See More
Feb 24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解困新聞學:寄望

對日趨猖獗的“後真相世界”,“解困新聞學”應寄望為社會帶來哪方面的長遠影響?第一,讓社區注意更有效的解決方法策略。第二,消除負責單位不履行職責的理由。第三,令公眾知悉能夠帶來轉變的新想法。第四,促進社區之間的對話以求改變政策。第五,推動社會重新設定“固有政策”。See More
Feb 11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知識與智慧

二………為甚麼柏拉圖我們拿起來就可以看,就一直在引用,為甚麼阿基米德我們只說他那個原理,再沒有甚麼別的傳下了。為甚麼希臘的人文、制度、史詩至今為人所引證,而希臘的化學物理則僅是一些名詞,其余的不堪入目了。為甚麼莎士比亞的幾乎每句話被世人反復誦讀,而中世紀的煉金術幾乎完全不為人知了。為甚麼三千年前的莊子寓言還為人所樂道,而三十年前的化學元素只有九十二種已落伍得一塌糊塗了。就是在一個普通家庭中,解釋一首杜甫的詩,子女要請益於父母;而算一題新數學,父母要求教於子女?一言以蔽之,有些知識,好像是變得很少,是越老越值錢;有些知識卻是變得很快,變得很多,是越新越可貴。於是我們慢慢感覺得出來,真的,文、哲、藝術的性質,與科學的性質有所不同。如果站在涇渭交匯的地方,凝視這一半是清的涇水,凝視另一半是濁的渭水,兩水雖然流入一個河床中,卻區分得如此,鮮明如此顯著。 三現代的文化學者,比如,哈佛大學的布瑞頓(C.…See More
Feb 9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院士風格體驗札記·陳之藩:方舟與魚

……五十年前,美國有個很有趣的訟案,是名律師丹諾承辦的,至今這個訟案仍在流傳。美國人無論喜愛或憎恨丹諾的,都覺得這是件有聲有色的訟案。故事是這樣:丹諾是個名律師兼無神論者。他承辦了一件很特殊的案件;有一國校教員,說人是猴子變的,被體氣公訴,官方說與聖經不合,於是開庭辯論,丹諾義務作此老師的律師,開庭之時,人山人海,辯來辯去,丹諾說:“你說方舟是否真事呢?”“當然是真事!”對方律師答。“你說除了諾亞一家人及雞犬豬羊上了方舟以外,其余的全淹死了,是否真的呢?”“是的!”“方舟以外再無活的東西了?”“是的!”“那麼魚呢?”這位律師面青口啞而退。這是大多數人都知道的掌故。然而這裏面卻含有一個諷刺。我們總覺得丹諾這種圈套式的辯論方式,雖然無懈可擊卻有失公平。二十世紀初葉,所謂的科學,對宗教、神話、寓言與歷史所采取的態度,多是這種有失公平的態度。考證聖經上多少真實,莎士比亞的詩有多少音節,上天入地,動手動腳所找的,不是找方舟或魚的化石,即是用方舟與魚的邏輯。我們無以名之,只能說這是科學的浮躁時期。有些東西,不是以真偽來定價值。存在的理由可能是由於遺憾,可能是一種工具,可能是一種希望。科學既然管不了…See More
Jan 31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院士風格體驗札記·陳之藩:談風格

搞那行或那一個題目,因都涉及品味,或風格問題,所以行行都是一樣。(77頁)(楊振寧說)物理研究,也自有風格,他並未用“風格”二字,而是用英文Taste,但風格也是他譯的,並說譯得也許不大恰當。(77頁)按字面上講,品味麼,有人愛吃甜的,有人愛吃辣的,甚至有人愛吃臭的。只有吃的人與被吃的東西,配合得合適不合適的問題。山西人愛吃醋,德國人也愛吃醋;湖南四川人愛吃辣,摩西哥人也愛吃辣;臺灣人的宴席幾乎全是湯,美國人的大菜,幾乎從不見湯;英國人愛吃一種起斯之臭,北方的中國人吃的臭豆腐,與上海人吃的臭豆腐,臭法不同。按說英國與美國很相近了,但英國人飯前不喝烈酒,飯後可能一杯,美國人的喝烈酒法,英國人以為只有跑馬的馬夫,開車的車夫才有那種喝法。(78頁)如此說來,品味不能說是一客觀的實體;它與主觀的用者不可分開。但,我們不妨深一步想一下,品味所以不同,又是怎樣造成的的呢?這話也許很容易理解;因為這等於說:山西人為甚麼愛吃醋,一定是吃的次數多了。四川人為甚麼愛吃辣,也一定是吃的日期長。(79頁)(在屠格涅夫的一本短篇小說集中,一位作者序裏寫到)“是多少年多少年的歷史,才產生一點傳統;多少年多少年的傳…See More
Jan 29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院士符號體驗札記·傅佩榮:記號與符號

文化哲學卡西勒:“人是符號的動物。”他認為,人之所以異於禽獸,在於人類能夠使用符號以表現生命的各種形式,從而展開文化的全盤面貌。至於動物,則只能停留在辨別記號的層次。以著名的巴夫洛夫試驗為例。動物不僅對直接刺激有反應,同時對間接刺激也能產生反應。於是鈴聲可以變成一個“午餐的記號”,並且動物可以被訓練到“當記號不在時,不去碰它的食物”。換句話說,記號是“由甲而知乙”,甲乙之間的關系可以由經驗、訓練與約定俗成而定。譬如,馬路上的紅燈,就是止步的記號。記號或信號,不管如何指涉,總不出物質世界的實際狀況;符號則不然,它形成人類的意義世界,使人類的精神領域得以充分展現。像語言、神話、宗教、藝術等,就是最顯著的符號形式。要進一步了解符號的特性,我們可以參考當代神學家田立克的說明。田立克在《信仰之動力》一書中,主張表達信仰之唯一語言,是符號語言或象征語言;他對符號的意義有下列六點闡述:第一,符號與記號類似的地方只有一點,就是它們都指向自身以外的東西。像鈴聲指示午餐,紅燈指示止步,數學上的數字、公式含義則來自國際之間的約定俗成。符號當然也指向自身以外的東西,像國旗代表國家、火炬代表希望等。但是符號與記…See More
Jan 23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院士符號體驗札記·田立克:信仰的動力與符號 2

上帝是信仰的基本象征,但不是唯一的象征。所有歸之於他的特質--權利、愛、正義--都取材自人類有限的經驗,然後再象征性地把它擴大到無窮的境界。如果在信仰中稱上帝為“至高無上”(Almighty),這就是取材於人類經驗中的權力,以象征其無限關懷之內涵,但是這卻沒有完整的刻劃出一個無所不能的神的形象。所以人類將所有過去、現在、未來,曾經出現或將會出現的特質與行動都歸於上帝。這些象征都取擷於日常經驗,但是卻不能代表上帝過去或未來的作為。信仰不是叫人相信上帝的作為,而是那些藉著神性行動表達吾人之終極關懷的種種象征。(48頁)另外一類信仰象征,是藉著事物、事件、人物、團體、文字、文件來傳達神性的象征。以上這些神聖事物,是象征的寶庫。神聖的事物本身並不神聖,但是它們超越了本身的有限範圍,指向神聖之源,也指向終極關懷。(48-49頁)(第三節)象征與神話:(陳明發按:這一段可以說明故事與詮釋,是一種象征、一種溝通觀念的語言;從神話與宗教的經驗來看,故事與詮釋是有力的交流方法)(49頁)信仰的象征不是獨立存在的。它們都出現在“天神的故事”裏,希臘文中代表這個意思的字是“mythos”,亦即英文中的“my…See More
Jan 20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院士符號體驗札記·田立克:信仰的動力與符號 1

(第一節)象征之意義:人類的終極關懷必需借著象征的方式表達,因為唯有象征性的語言才能表達至高無上的理想。(41頁)象征有六大特征。首先,象征與符號有一個共同點:它們代表的意義都超出本身、另有所指。紅燈和車輛的停止行進,原本沒有任何邏輯關系可言,但是只要這個慣例存在一天,它們之間的關系便會維持下去。符號和它們所指的意義絕對沒有任何關系,而象征則正好相反。因此人們可以因為便利或慣例的理由而更改符號,而象征卻不許任意更改。(象征 Symbol, Symbols / 符號…See More
Jan 18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院士戀物體驗札記·物件加速人的自我創造

(27-10-2007倫敦)Bricolage 1. A construction made of whatever materials are at hand; something created from a variety of available things, 2. (In literature) a piece created from diverse resources. 3. (In art) a place of market shift and work. 4. The use of multiple, diverse search method.前天在Design Museum購買到Sherry Turkle編的Evocative Objects: Things We Think…See More
Jan 17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熊

一有位小朋友送來一個絨作的小熊。白絨作的面龐,加上黑絨作的眼圈,玻璃眼珠是扁圓的。胸前是塊白絨心,領前是一條紅絨帶系成的領花。四肢全是黑絨做成的長方塊。小熊可以坐著,也可以站著。我向如姐說:“你看這小熊多嫵媚。”她說:“甚麼?我沒聽清楚,你說嫵媚?我還從沒聽說過用這兩個字來形容熊的!”隨即她大笑起來,順口說:“嫵媚的小熊,小熊的嫵媚。”我接著又說我看小熊多嫵媚,小熊看我應如是。”“對啦,你跟熊嫵媚的程度差不多,可以屬於一類!”在座的客人都笑了。我是從來沒有眼對眼看到過熊的。所以熊的形象在我的想像中比甚麼都模糊。可是我從小時候起,卻常常聽說熊的故事。而憑空構想,人雲亦雲的熊,曾影響過我父親的心理,影響過我的教育。二十來歲,每當暑假一到,我父親總讓我背唐詩,這對當時的我來說,不只是一種負擔,可以說是一種痛苦。一首律詩竟長至八句。最多我只能背得出前半來,比方唐詩三百首中的第一首:銀燭朝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千條弱柳垂青鎖百囀流鶯繞建章下面的四句一定背不上來。因為五六句多是典故。不懂,不容易記,自然也就背不過來。父親此時一定是怒目而斥;甚至拳腳交加,我挨一頓大打。一個暑假,幾乎天天如此,而個個…See More
Jan 3
冬菜一斤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院士風格體驗培訓課程札記·風格:個人偏愛

(27-10-2007)風格可能與以下關鍵詞有關:個人偏好或個人偏愛Personal preference;個人途徑或方法Personal Approach (to express his / her experience with richness in awareness. Attitude, style and philosophy and artistic finishes, idea and themes; motifs and brand aesthetic) Motif: a recurring subject, theme, idea sets. esp. in a literary, artistic, or musical work; a distinctive and recurring form, sharp, figure, etc. in a design, as in a painting or a wallpaper, a dominant idea or gesture, eg. The profit motive of free…See More
Dec 4, 2017

冬菜一斤's Blog

陳之藩·寂寞的畫廊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9:30pm 0 Comments

「你為甚麼去南方?」

「我為甚麼不去?」



於是我像一朵雲似的,飄到南方來。



佛格奈的小說給我一個模糊的印象:南方好像是沒落了的世家。總是幾根頂天的大柱, 白色的樓, 藍色的池塘, 綠色的林叢, 與主人褪色的夢。



我在路上看到一些這樣的宅第,並看不出沒落的樣子,南方人的面型也似乎安祥而寧靜的多,但也看不出究竟有甚麼夢。…



Continue

陳之藩·走自己的路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6:33pm 0 Comments

劍橋有個很大很新的學院,叫做邱吉爾學院。它離校中心相當遠,建築也不是傳統式的。一走近時,好像到了一個美國西部的大學。進入大廳後,有一個邱吉爾的雕像在那裡凝視,沒有一絲笑容。

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研究科學及藝術的人,很多是進這個學院。

院長呢,是霍桑教授。

我初到此地,他請我喝酒那天,我想問問他劍橋何以有邱吉爾學院,我準知道邱吉爾與劍橋沒有關係。但因喝酒時我順便送給霍桑教授一本我去年出版的書;他翻閱時,就談起一些自動控制界的老人。

話題一轉,把我想問的問題給忘了。…

Continue

陳之藩·走自己的路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6:26pm 0 Comments

劍橋有個很大很新的學院,叫做邱吉爾學院。它離校中心相當遠,建築也不是傳統式的。一走近時,好像到了一個美國西部的大學。進入大廳後,有一個邱吉爾的雕像在那裡凝視,沒有一絲笑容。

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研究科學及藝術的人,很多是進這個學院。

院長呢,是霍桑教授。

我初到此地,他請我喝酒那天,我想問問他劍橋何以有邱吉爾學院,我準知道邱吉爾與劍橋沒有關係。但因喝酒時我順便送給霍桑教授一本我去年出版的書;他翻閱時,就談起一些自動控制界的老人。

話題一轉,把我想問的問題給忘了。…

Continue

陳之藩·哲學家皇帝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6:25pm 0 Comments

到此作工已半月,不像是作工,像是恢復了以前當兵的生活。如果我們中國還可以找出這樣緊張的工作,那只有在軍隊裡了。

同事的有從韓國剛當過兵回來的,有遠從加州大學來的學生。我問他們,美國作工全這樣緊張嗎?他們異口同聲的說:「這裏可能是最輕閒的。」

如不置身其中,可能怎樣說也不容易說明白。在日光下整整推上八小時的草;或在小雨中漆上八小時的牆,下工以後,只覺得這個人已癱下來,比行軍八小時還要累得多。…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