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
  • Male
  • 柔佛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說好不准跳's Friends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Poèmes lieu
  • 三演 義國
  • Lim Yong Xin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INZHU Інжу
  • Ra Zola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Gifts Received

Gift

說好不准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說好不准跳'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江曉原·第一次性革命的要義

在性觀念變遷史上,歐洲和中國有過相似的變化軌跡——都從非常開放的古代開始,中間經歷了一段高度禁錮的時期,然後不可避免地走向現代的開放。由於社會文化背景的不同,公眾對古代性觀念的變遷常多誤解。例如很多中國公眾以為,中國古代長期是在禮教禁錮之下的,是“三從四德”、“男女授受不親”的,而西方社會則是“淫亂”和“性解放”的世界。卻不知歐洲在經歷了文藝覆興的洗禮之後,竟也有過比中國宋明禮學當道時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性禁錮,而中國古代在性觀念的開放程度上,甚至超過了今天。達伯霍瓦拉在《性的起源——第一次性革命的歷史》(The Origins of Sex: A History of the First Sexual…See More
20 hours ago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江曉原·滄海之後又是滄海

——《性的起源:第一次性革命的歷史》元稹的詩句“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通常被人們用來表達已經經歷過了驚心動魄的事件(比如戰鬥、富貴、困苦等等,更多的情況下是愛情),再面對類似情形就能淡然處之了。當然,文學比喻通常都經不起邏輯上的糾纏,某日在午後斜陽的咖啡館中,好友忽然問道:“要是滄海之後又是滄海,會如何呢?”我知道這是開玩笑擡杠,卻不禁喜形於色——正愁這篇書評找不到標題黨色彩的標題呢,這句話倒相當合適。既然是“第一次性革命的歷史”,那當然會讓人感覺“性革命”已經不止一次了。從學理上來考察,“第一次性革命”這樣的說法,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只能視為一種修辭手段。因為社會、思想、文化等等,都是極為覆雜的,在時間上並不存在“革命成功”的清晰界限,在社會現象上更找不到“革命成功”的明確標志。例如,如果認為“第一次性革命”到1800年基本成功,那又如何解釋1837年維多利亞女王登基之後出現的潮流呢?達伯霍瓦拉自己在本書中也說:“如今許多歷史學家都同意此種維多利亞時代嚴格約束性自由與抑制各種感官享受的朝綱一直延續至1901年——事實上,作為西方性文化的典型特征一直持續到20世紀60年代。”達…See More
Jul 14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李銀河:SM離中國有多遠

最近,西方有一本書正在暢銷,銷量據說已經過億。書名叫《五十度灰》,寫的是虐戀故事。據說銷售狂潮直追《哈利波特》,商店裏棉繩脫銷,因為許多讀者模仿書中情節玩虐戀遊戲。柏林電影節上,這部根據暢銷書改編的電影蓋住了許多電影大師經典之作的風頭,預售超過《星球大戰》,進入前五名。“虐戀”這個詞英文為sadomasochism,有時又簡寫為SM、S-M、S/M或S&M,這一概念最早是由艾賓(RichardvonKrafft-Ebing,1840-1903)創造的,是他首次將施虐傾向(sadism)與受虐傾向(masochism)這兩個概念引進學術界,使之成為被廣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受虐傾向一詞是他用奧地利作家馬索克的名字演化而成的,但施虐傾向一詞並不是由他首創,而是最早於1836年出現於法國的字典,到19世紀80年代才傳播到德國的。我采用的“虐戀”這一譯法是我國老一輩社會學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這個譯法令人擊節讚賞,因為它不僅簡潔,而且表達出一層特殊含義:這種傾向與人類的戀愛行為有關,而不僅僅是施虐和受虐活動。虐戀似乎是一個離中國相當遙遠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這樣:中國既沒有虐戀者的俱樂部…See More
Jul 4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李銀河:為什麼會有人選擇SM,什麼是虐戀亞文化?

“虐戀”這個詞英文為sadomasochism,有時又簡寫為SM、S-M、S/M或S&M,這一概念最早是由性學家艾賓(Richardvon Krafft-Ebing,1840-1903)創造的,是他首次將施虐傾向(sadism)與受虐傾向(masochism)這兩個概念引進學術界,使之成為被廣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 受虐傾向一詞是他用奧地利作家馬索克的名字演化而成的,但施虐傾向一詞並不是由他首創,而是最早於1836年出現於法國的字典,到19世紀80年代才傳播到德國的。 我采用的“虐戀”這一譯法是我國老一輩社會學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這個譯法令人擊節讚賞,因為它不僅簡潔,而且表達出一層特殊含義:這種傾向與人類的戀愛行為有關,而不僅僅是施虐和受虐活動。 虐戀似乎是一個離中國相當遙遠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這樣:中國既沒有虐戀者的俱樂部,也沒有很多虐戀者去心理醫生那裏求治。 有西方人把這看成是中國的一個特色,他們說:“在中國的色情藝術品中,攻擊性或虐戀的形象極其罕見。”…See More
Jul 3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李銀河:虐戀是世俗生活的奢侈品

《五十度灰》雖然是一部一般的商業片,但是在幾個著名的國際影展上風頭蓋過了正兒八經的藝術電影,原因在於它商業上的成功。而它商業上的成功有幾個原因:一個是制作精良,中規中矩;另一個是小說原作已經擁有一億讀者(是書賣出了一億冊,如果一本書有兩個人讀過,其讀者還會更多);最後,當然是電影中的虐戀情節吸引了觀眾,這是這部電影與一般愛情故事最大的區別:它寫的是虐戀類的愛情故事。我這一立論還有一個依據,就是在小說暢銷的時候,五金店裏的棉繩一度脫銷,全都是這本小說的讀者模仿書中情節玩虐戀遊戲所致。在電影中,虐戀元素以視覺影像呈現出來,顯得更加直觀、刺激、奇詭,因此,說這部電影的成功主要來自人們對虐戀這一獨特的性活動方式的好奇、欣賞和追捧,一點也不誇張。由於專門做過虐戀研究,並出版過我國唯一一部研究虐戀的專著《虐戀亞文化》,我想從這個角度對這部電影做一些評價。虐戀與愛無能無關有人認為,這部影片的一個潛台詞是:虐戀是愛無能的表現。電影的男主人公格雷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隨隨便便就可以送女友豪車、價值連城的珍本書,還可以用私人直升機接送她,帶她享受開滑翔機這樣高級的運動項目,女主人公安…See More
Jul 2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茶舖

—見山──滿天紅。 “夥!” 喝這一聲采,真真要了她的櫻桃口。──平常人家都這樣叫,究竟不十分像。細竹的。 但山還不是一腳就到哩。沒有風,花似動,──花山是火山!白日青天增了火之焰。 兩人是上到了一個綠坡。方寸之間變顏色:眼睛剛剛平過坡,花紅山出其不意。坡上站住,──幹脆跪下去好了,這樣綠冷落得難堪!紅只在姑娘眼睛裏紅,固然紅得好看,而叫姑娘站在坡上好看的是一坡綠呵,與花紅山──姑娘的眼色,何相幹?請問坡下坐著的那一位賣雞蛋的痢癘婆子,她歇了她的籃子坐在那裏眼巴巴的望,──她望那個穿紅袍的。 穿紅袍的雙手指天畫地! 是呵,細竹姑娘,“as free as mountain…See More
May 29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王統照·古剎

──姑蘇遊痕之一離開滄浪亭,穿過幾條小街,我的皮鞋踏在小圓石子碎砌的鋪道上總覺得不適意;蘇州城內只宜於穿軟底鞋或草履,硬幫幫地鞋底踏上去不但腳趾生痛,而且也感到心理上的不調和。陰沈沈地天氣又象要落雨。滄浪亭外的彎腰垂柳與別的雜樹交織成一層濃綠色的柔幕,已仿佛到了盛夏。可是水池中的小荷葉還沒露面。石橋上有幾個坐談的黃包車夫並不忙於找顧客,蕭閑地數著水上的遊魚。一路走去我念念不忘《浮生六記》裏沈三白夫婦夜深偷遊此亭的風味,對於曾在這兒做“名山”文章的蘇子美反而澹然。現在這幽靜的園亭到深夜是不許人去了,裏面有一所美術專門學校。固然荒園利用,而使這名勝地與“美術”兩字牽合在一起也可使遊人有一點點淡漠的好感,然而蘇州不少大園子一定找到這兒設學校;各室裏高懸著整整齊齊的畫片,攝影,手工作品,出出進進的是穿制服的學生,即使不煞風景,而遊人可也不能隨意留連。在這殘春時,那土山的亭子旁邊,一樹碧桃還綴著淡紅的繁英,花瓣靜靜地貼在泥苔濕潤的土石上。園子太空闊了,外來的遊客極少。在另一院落中兩株山茶花快落盡了,宛轉的鳥音從葉子中間送出來,我離開時回望了幾次。陶君導引我到了城東南角上的孔廟,從頹垣的入口處走進…See More
May 19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王統照·夜行

夜間,正是蕭森荒冷的深秋之夜,群行於野,沒有燈,沒有人家小窗中的明光;沒有河面上的漁火,甚至連黑沈沈地雲幕中也閃不出一道兩道的電光。黑暗如一片軟絨展鋪在腳下面,踏去是那麽茸茸然空若無物,及至撫摸時也是一把的空虛。不但沒有柔軟的觸感,連膨脹在手掌中的微力也試不到。黑暗如同一只在峭峰上蹲踞的大鷹的翅子,用力往下垂壓。遮蓋住小草的舞姿,石頭的眼睛,懸在空間,伸張著它的怒勁。在翅子上面,藏在昏冥中的鋼嘴預備若吞蝕生物;翅子下,有兩只利爪等待獲拿。那蓋住一切的大翅,仿佛正在從容中煽動這黑暗的來臨。黑暗如同一只感染了鼠疫的老鼠,靜靜地,大方地,躺在黴濕的土地上。周身一點點的力量沒了。它的精靈,它的乖巧,它的狡猾,都完全葬在毒疫的細菌中間。和厚得那麽毫無氣息,皮毛是滑得連一滴露水也沾濡不上,它安心專候死亡的支配。它在平安中散布這黑暗的告白。群行於野,這夜中的大野那麽寬廣,──永遠行不到邊際;那麽平坦,──永遠踏不到一塊犖確的石塊;那麽幹靜,──永遠找不到一個蒺藜與棘刺刺破足趾。行吧!在這大野中,在這黑暗得如一片軟絨,一只大鷹的翅子,一個待死的老鼠的夜間。行吧!在這片空間中,連他們的童年中常是追逐著腳…See More
May 13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潘綏銘:性社會學性的“虛擬現實”性文學(下)

<四>時至20世紀末,從天上給性生物學掉下一個大餡餅來。可惜知者不多,且細細道來。當全世界被“克隆”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不過我總是懷疑,至少在中國,這恐怕與傳媒的“炒作”有很大關系),人們並沒有註意到一些電腦制造商的豪言壯語。他們宣稱:現在已經可以用電腦創造出一個視覺上和聽覺上的性的“虛擬現實”,就是利用多媒體技術,不僅使人看到和聽到栩栩如生的性生活場面,而且可以由觀聽者自己來指揮屏幕上的“性演員”,你讓她(他)怎樣,她(他)就會怎樣,即所謂“互動表演”(interactive…See More
May 4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潘綏銘:性社會學性的“虛擬現實”性文學(上)

我在做一門可能很奇怪的學問:性社會學。多年來,人們一聽,大都保持禮貌的沈默,沒什麼人來刨根問底。可我卻已經在重點大學裏講了15年這門課了。學生也是“人們”,所以我總是到一個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才能聽到他們提問:它是什麼?還有一個潛提問,只有兩個學生說出來過:它有什麼用?它是什麼?就是100多年來,人們不再把“性”僅僅看作生理現象和“床上事”的歷史。它有什麼用?這段歷史,就是它的目標和結果。 <一>…See More
May 3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王統照·秋林晚步

“枯桑葉易零,疲客心驚!今茲亦何早,已聞絡緯鳴。迥風滅且起,卷蓬息覆正。------百物方蕭瑟,坐嘆從此生!”中國文人以“秋”為肅殺淒涼的節季,所以天高日回,煙霏雲斂的話,常常在詩文中可以讀到。實在由一個豐縟的盛夏。轉一到深秋,便易覺到蕭淒之感。登山臨水,偶然看見清脫的峰巒,澄明的潭水,或者一只遠飛的孤雁,一片墮地的紅葉,-------這須臾中的間隔,便有“物謝歲微”,撫賞怨情的滋味,充滿心頭!因為那雕零的,掃落的,騷殺的,冷靜的景物,自然的搖落,是淒零的聲,灰淡淡的色,能夠使你彈琴沒有諧調,飲灑失卻歡情。“春”以花艷,“夏”以葉鮮,說到“秋”來,便不能不以林顯了。花欲其嬌麗,葉欲其密茂,而林則以疏,以落而愈顯,茂林,密林,叢林,固然是令人有蒼蒼翳翳之感,然而究不如禿枯的林木,在那些曲徑之旁,飛蓬之下;分外有詩意,有異感,疏枝,霜葉之上,有高蒼而帶有灰色面目的晴空,有絡緯,蟪蛄以及不知名的秋蟲淒鳴在森下。或者是天寒荒野,或者是日暮清溪,在這種地方偶然經過,楓,?*,白楊的挺立,樸疏小樹的疲舞,加上一聲兩聲的昏鴉,寒蟲,你如果到那裏,便自然易生淒寥的感動。常想人類的感覺難得將精神的分人說…See More
Apr 26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王統照·生與死的一行列

“老魏作了一輩子的好人,卻偏偏不揀好日子死。……像這樣落棉花瓤子的雪,這樣刀尖似的風,我們卻替他出殯!老魏還有這口氣,少不得又點頭砸舌地說:‘勞不起駕!哦!勞不起駕’了!”這句話是四十多歲、鷹鉤鼻子的剛二說的。他是老魏近鄰,專門為人扛棺材的行家。自十六七歲起首同他父親作這等傳代的事,已把二十多年的精力全消耗在死屍的身上。往常老魏總笑他是沒出息的,是專與活人作對的,——因為剛二聽見近處有了死人,便向煙酒店中先賒兩個銅子的白酒喝。但在這天的雪花飛舞中,他可沒先向常去的煙酒店喝一杯酒。他同夥伴們從棺材鋪扛了一具薄薄的楊木棺,踏著街上雪泥的時候,並沒有說話。只看見老魏的又厚而又紫的下唇藏在蓬蓬的短髯裏,在巷後的茅檐下喝玉米粥。他那失去了明光的眼不大敢向著陽光啟視。在朔風逼冷的臘月清晨,他低頭喝著玉米粥,兩眼盡向地上的薄薄霜痕上註視。——一群乞丐似的杠夫,束了草繩,戴了穿洞氈帽,上面的紅纓搖飐著,正從他的身旁經過。大家預備到北長街為一個醫生擡棺材去。他居然喊著“喝一碗粥再去”。記得還向他說了一句“咦!魏老頭兒,回頭我要替你剪一下胡子了”。他哈哈地笑了。這都是剛二走在道中的回憶。天氣冷得厲害,坐明…See More
Apr 24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王統照·青紗帳

稍稍熟習北方情形的人,當然知道這三個字──青紗帳,帳字上加青紗二字,很容易令人想到那幽幽地,沈沈地,如煙如霧的趣味。其中大約是小簟輕衾吧?有個詩人在帳中低吟著“手倦拋書午夢涼”的句子;或者更宜於有個雪膚花貌的“玉人”,從淡淡地燈光下透露出橫陳的豐腴的肉體美來,可是煞風景得很!現在在北方一提起青紗帳這個暗喻格的字眼,汗喘,氣力,光著身子的農夫,橫飛的子彈,槍,殺,劫擄,火光,這一大串的人物與光景,便即刻聯想得出來。北方有的是遍野的高粱,亦即所謂秫秫,每到夏季,正是它們茂生的時季。身個兒高,葉子長大,不到曬米的日子,早已在其中可以藏住人,不比麥子豆類隱蔽不住東西。這些年來,北方,凡是有鄉村的地方,這個嚴重的青紗帳季,便是一年中頂難過而要戒嚴的時候。當初給遍野的高粱贈予這個美妙的別號的,夠得上是位“幽雅”的詩人吧?本來如刀的長葉,連接起來恰象一個大的帳幔,微風過處,幹,葉搖拂,用青紗的色彩作比,誰能說是不對?然而高粱在北方的農產植物中是具有雄偉壯麗的姿態的。它不象黃雲般的麥穗那麽輕裊,也不是谷子穗垂頭委瑣的神氣,高高獨立,昂首在毒日的灼熱之下,周身碧綠,滿布著新鮮的生機。高粱米在東北幾省中是…See More
Apr 21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王統照·蘆溝曉月

“蒼涼自是長安日,嗚咽原非隴頭水。”這是清代詩人詠蘆溝橋的佳句,也許,長安日與隴頭水六字有過分的古典氣息,讀去有點礙口?但,如果你們明了這六個字的來源,用聯想與想象的力量湊合起,提示起這地方的環境,風物,以及歷代的變化,你自然感到象這樣“古典”的應用確能增加蘆溝橋的偉大與美麗。打開一本詳明的地圖,從現在的河北省、清代的京兆區域裏你可找得那條歷史上著名的桑幹河。在外古的戰史上,在多少吊古傷今的詩人的筆下,桑幹河三字並不生疏。但,說到治水,隰水,[LEI]水這三個專名似乎就不是一般人所知了。還有,凡到過北平的人,誰不記得北平城外的永定河;──即不記得永定河,而外城的正南門,永定門,大概可說是“無人不曉”罷。我雖不來與大家談考證,講水經,因為要敘敘叔蘆溝橋,卻不能不談到橋下的水流。治水,隰水,[LEI]水,以及俗名的永定河,其實都是那一道河流,──桑幹。還有,河名不甚生疏,而在普通地理書上不大註意的是另外一道大流,──渾河。渾河源出渾源,距離著名的恒山不遠,水色渾濁,所以又有小黃河之稱。在山西境內已經混入桑幹河,經懷仁,大同,委彎曲折,至河北的懷來縣。向東南流入長城,在昌平縣境的大山中如黃龍…See More
Apr 20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張維:李銀河的文學夢:所有沖動集中在虐戀

李銀河在現實中是柔軟的,不是鬥士,不像她發表的那些先鋒的觀點一樣沖擊人眼球。性學家、同性戀、虐戀、王小波的妻子、女權主義、公知......這些詞中的每一個都曾讓她陷入爭議。然而,在外人看來極具紛擾的事,對李銀河來說,似乎從來就不是困擾。澎湃新聞(…See More
Apr 11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紀傑克對敘事治療的批評(下):敘事同一性掩飾了$的創傷核心

敘事的治療取向力圖擺脫現實主義的決定論,他們倒轉了線性時間的箭頭,不再認為是由過去來決定現在,相反地,他們的詮釋取向認為,是由現在來決定過去。就在現在的這個當下,主體可以將自己的敘事加以重新組織,重述一個關於自身的原因。紀傑克反對這類敘事-解構主義(narrativist-deconstructionist)的治療取向。他精簡地指出其學說重點:「解決心理困境的方式,就是將我們過去的敘事加以創造性的『正向』重寫,因為我們最終都『是』我們所說出的關於我們自身的故事。」「我們是故事」(wearestories),這個命題精確地表達了敘事-解構主義的觀點:不論是個體或集體都可以自由地運用新的語言來創造敘事內容,擺脫過去的自我,重新建立一個新的自我同一性。紀傑克以嘲諷的語氣舉了一些例子。例子之一,某人試圖回到童年的創傷場景中,找出在無意識當中一直在影響著他,並且造成他人生失敗的原因,他所浮現的是父親對他的叫囂:「你這個沒用的東西!我看不起你!你一輩子都不會有出息!」此時,依照此一敘事取向的原則,他應該要做到的是,將這個場景改寫為另一個畫面,父親慈愛地微笑並對他說:「你沒有問題的!我相信你!」例子…See More
Apr 9

說好不准跳'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說好不准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說好不准跳's Blog

李銀河:SM離中國有多遠

Posted on June 30, 2017 at 11:30pm 0 Comments

最近,西方有一本書正在暢銷,銷量據說已經過億。書名叫《五十度灰》,寫的是虐戀故事。據說銷售狂潮直追《哈利波特》,商店裏棉繩脫銷,因為許多讀者模仿書中情節玩虐戀遊戲。柏林電影節上,這部根據暢銷書改編的電影蓋住了許多電影大師經典之作的風頭,預售超過《星球大戰》,進入前五名。…

Continue

李銀河:為什麼會有人選擇SM,什麼是虐戀亞文化?

Posted on June 30, 2017 at 11:30pm 0 Comments

“虐戀”這個詞英文為sadomasochism,有時又簡寫為SM、S-M、S/M或S&M,這一概念最早是由性學家艾賓(Richardvon Krafft-Ebing,1840-1903)創造的,是他首次將施虐傾向(sadism)與受虐傾向(masochism)這兩個概念引進學術界,使之成為被廣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



受虐傾向一詞是他用奧地利作家馬索克的名字演化而成的,但施虐傾向一詞並不是由他首創,而是最早於1836年出現於法國的字典,到19世紀80年代才傳播到德國的。


我采用的“虐戀”這一譯法是我國老一輩社會學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這個譯法令人擊節讚賞,因為它不僅簡潔,而且表達出一層特殊含義:這種傾向與人類的戀愛行為有關,而不僅僅是施虐和受虐活動。…



Continue

李銀河:虐戀是世俗生活的奢侈品

Posted on June 30, 2017 at 11:28pm 0 Comments

《五十度灰》雖然是一部一般的商業片,但是在幾個著名的國際影展上風頭蓋過了正兒八經的藝術電影,原因在於它商業上的成功。而它商業上的成功有幾個原因:一個是制作精良,中規中矩;另一個是小說原作已經擁有一億讀者(是書賣出了一億冊,如果一本書有兩個人讀過,其讀者還會更多);最後,當然是電影中的虐戀情節吸引了觀眾,這是這部電影與一般愛情故事最大的區別:它寫的是虐戀類的愛情故事。

我這一立論還有一個依據,就是在小說暢銷的時候,五金店裏的棉繩一度脫銷,全都是這本小說的讀者模仿書中情節玩虐戀遊戲所致。在電影中,虐戀元素以視覺影像呈現出來,顯得更加直觀、刺激、奇詭,因此,說這部電影的成功主要來自人們對虐戀這一獨特的性活動方式的好奇、欣賞和追捧,一點也不誇張。…

Continue

潘綏銘:性社會學性的“虛擬現實”性文學(下)

Posted on May 3, 2017 at 9:39am 0 Comments

<四>

時至20世紀末,從天上給性生物學掉下一個大餡餅來。可惜知者不多,且細細道來。

當全世界被“克隆”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不過我總是懷疑,至少在中國,這恐怕與傳媒的“炒作”有很大關系),人們並沒有註意到一些電腦制造商的豪言壯語。他們宣稱:現在已經可以用電腦創造出一個視覺上和聽覺上的性的“虛擬現實”,就是利用多媒體技術,不僅使人看到和聽到栩栩如生的性生活場面,而且可以由觀聽者自己來指揮屏幕上的“性演員”,你讓她(他)怎樣,她(他)就會怎樣,即所謂“互動表演”(interactive…

Continue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