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t Studio
  • 彭亨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Host Studio'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Suyuu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Virunga

Gifts Received

Gift

Host Studi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Host Studio's Page

Latest Activity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4)

《蛙》中的姑姑一生糾纏於“誕生與扼殺”,不能擺脫“泥娃娃”夢魘般的追逐,冥冥中似乎有因果報應的回聲。這些攝人心魄的描寫顯然征用了民間風俗和信仰,讓人浮想與體驗,你大概不會簡單地斷言這是“迷信”,寧可暫時放下唯物的理論武器,把它看作是一種民間文化,一種深入骨髓的信仰。其實,年歲大一點從農村出來的人可能會記得,在過去的鄉野生活中,神奇、荒誕的傳說與幻想本來就植根於現實,和現實混淆,成為民間文化的一部分。只是後來我們接受了所謂唯物的科學的教育,才逐步拋棄了這種民間文化,思維也變得光滑與徹底。…See More
11 hours ago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3)

不過,莫言畢竟只是小說家,他大概並不想提供特別的“思想”或者“歷史觀”,他對歷史的“文學敘述”主要出於感覺,他時常放縱這種感覺,在人性與欲望的曠野里奔走,卻不能停下來做深入的思索與把握。莫言的敘史既酣暢又世故,卻未能給讀者類似宗教意味的那種悲憫與深思,而這正是中國文學普遍缺少的素質。如果結合閱讀感受來進一步思考,會發現莫言也有他的缺陷。也許我們會問,這位天才卻又有些任性的作家刻意回避對歷史的正面描述與規律的探尋,有意在“正史”模式之外嘗試“野史化”的文學寫作,是否無意間也迎合當下那些庸俗的虛無主義與相對主義?在當今“去革命化”和“去意識形態化”的氛圍中讀莫言,雖然痛快,卻也可能會引發某種無常與無奈之感。…See More
Thursday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2)

新時期以來,隨著意識形態的世俗化,不少作家開始“告別革命”,嘗試走出“正史”式的文學敘事模式。如《白鹿原》寫一個鄉村的百年演變,不再是波瀾壯闊的“革命史”,而是一系列的“翻燒餅”和“折騰”,是沒完沒了的歷史劫難。這部小說在試圖翻轉以往的歷史“目的論”,結果卻滑向了古老的“河西河東說”,盡管如此,這部宣揚“循環論”的作品還是獲得很高的評價,因為人們還是看重它的所謂“史詩”的努力,習慣於欣賞以文學中的“大歷史”。在這種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的文學“敘史”的流脈中看莫言,他就顯得是那樣的叛逆、可疑而又引人矚目。莫言仍然有“寫史”的衝動,他的小說依舊熱衷於“講史說書”。把莫言的《豐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勞》等多部代表性的長篇連成一氣,可以看到近百年中國歷史變遷的風雲變幻,讀者會不由自主地會拿莫言的“歷史”和自己原有的歷史印象做比較,產生某種“歷史”的陌生化。顯而易見,莫言在超越歷史的敘史模式,他不再“感時憂國”,不再“說教”,甚至不再寫“大歷史”,他關注的大都是邊緣的、民間的、日常的、瑣屑的歷史;他也無意構設歷史變遷的大場景,感興趣的是那些能喚起原初激情及想像的人性與欲望的場景。莫言試圖將“…See More
Jan 7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1)

——兼說莫言獲諾獎的七大原因溫按:最近我接連寫了3篇關於莫言的評論(其中一篇是和葉誠生合作的),但願不會被看作“湊熱鬧”。其實我是力求對莫言創作的得失都有所領悟分析,不是一味捧場,也不是刻意貶損。這一篇最近刊載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上,其開頭部分對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原因做了七個方面的分析。(此處刪節,內容可見本人新浪博客。…See More
Dec 24,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6)

所以我把中國的政治體制總結了幾點:第一,只要共產黨能夠維持其政治主體的地位,多黨制不可能,但這是“開放的一黨制”。這跟多黨制不一樣,跟新加坡的一黨獨大也不太一樣。如果一個政黨被幾個家族、一些利益集團壟斷了,那就很危險了。那麼怎麼開放?我覺得中國有很多經驗。中國傳統上只有皇帝這個職位不開放,其他都是開放的,有很多的歷史經驗。改革開放以來,最高領導人也不是終身制,這個職位也是開放的。共產黨在不斷把新興社會階層吸納到黨內也促成了執政黨更加開放。 第二個就是“以黨領政”。任何一個政治制度,西方也好,非西方的也好,政治很重要。西方從“一人一票”的大眾民主產生以後,主要問題就在於很難產生一個有效政府。美國也好,歐洲也好,聰明人很多,他們知道國家的問題出在哪里,怎麼去解決,但是很難產生一個有效政府。“以黨領政”在東亞有很多實踐,日本是這樣,新加坡不用說,臺灣“兩蔣”時代都是,韓國也是這樣。以黨領政,政治是核心、主體。…See More
Dec 6,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5)

我把西方稱為外部多元主義,它是先有市民社會後有國家的,它有不同的社會力量,所以一個國家可以有幾個政治過程,可以三權分立。但中國不是。中國幾千年來就是皇權,秦始皇以後一直是先有國家後有社會,皇帝只能有一個,所以只能有一個政治過程。那麼怎麼做,才能讓統治比較有效?那就是把一個政治過程分成三段,第一段是決策,第二段是執行,第三段就是監察。這是漢制,確認了以後,一直到晚清。現在也是這樣,有點類似。那麼現在要解釋的就是,皇權怎麼轉變到現在的黨權?怎麼看我們這個黨?共產黨其實不是像西方理解意義上的政黨。我的解釋是,“黨權”就是“組織化的皇權”。以前的皇帝是個人,是家庭,現在黨是一個組織。在這個轉型中,西方有些概念是幫助了我們的,比如“民族主義”、“主權”、還有列寧主義式的政黨。我認為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正是表現在這些地方。這是馬克思主義真正的中國化。 我們從一個基於個體家庭之上的皇權,轉成基於一個組織之上的黨權。以前的皇權分成三個權力部門,現在就是黨權分成三個階段——決策權,執行權跟監察權。第三權加上去,這是王岐山的功勞。但我們絕對不是說這是簡單地對傳統的回歸。因為現在黨是個集體,而以前皇帝是個人…See More
Nov 30,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4)

中國除了財政和貨幣政策以外,還有國有企業這個經濟部門可以調節經濟。我認為全球經濟未來會越來越波動,所以中國怎麼做都不會放棄這個國有部門。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中國幾千年就是這樣。當然這三層資本之間,邊界在哪里,每一個朝代都在變化,每一個時代都在變化,改革開放40年里也有變化。現在要中國回到毛澤東時代,完全沒有民營經濟,是不可能的。現在就是政府跟市場之間取得平衡的一個問題,在中國就是混合經濟和諧的問題。  展望2035中國政治:開放的一黨制、以黨領政、三權分工 …See More
Nov 27,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3)

展望2035中國經濟:“三層市場”論 中國是個文明國家,但是文明國家不是一種道德概念,就是說它一定是好的或者壞的。任何一個文明都有它的優勢劣勢,不光有好的。現在很多人要把中國模式叫做世界上最好的,也不科學。我們好多東西要重新回顧。中國未來30年,到2035、205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會怎麼樣?我覺得如果用中國自己的文明觀點來看,遠遠要比用西方的理論預測有效得多。 中國未來30年,經濟制度是什麼樣子的?現在中國講mixed economy(混合經濟),我覺得沒有講清楚。西方把中國看成是state capitalism(國家資本主義),實際上我們也不是。我的下一本英文書,我和我的合作者花了十多年時間,從漢朝的經濟形態一直梳理到當代。中國幾千年,真是“吾道一以貫之”,有一個非常有效的體制。叫它資本主義也好,或者叫它市場也好,中國一直以來至少有三個市場,或者有三層資本。頂層的永遠是state capital,國家資本;底層的都是free market…See More
Nov 18,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2)

年紀大一點的人都知道,中國在50年代有很長時間,都在研究爭論中國明清資本主義萌芽的問題,人民出版社還出了很多書。我覺得這個就很荒唐。如果要說中國資本主義的萌芽,唐宋比明清更好,唐宋更發達。那為什麼不研究唐宋,要研究明清?也是因為西方,因為西方的資本主義是從發現新大陸開始的,時間上就相當於中國的明朝。還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例子。過去顧頡剛先生有個“疑史”觀,懷疑中國的歷史。我一直懷疑中國近代以來的這個知識體系。我沒有很多時間來做這方面的研究,如果做的話,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不過,這個問題對中國很重要——就是我們怎麼來解釋中國? 我花了很多年去了解西方是怎麼看中國的,從古希臘亞里士多德到現在。後來我寫了一本《中國崛起:重估亞洲價值觀》的小書。我有一個重大的發現,就是西方人解釋中國有一個特點——以中國沒有的東西來解釋中國。從早期孟德斯鳩的“中國沒有貴族”,到後來的“中國沒有私有產權”,包括現在很多的自由派經濟學家和左派都受西方影響,認為中國沒有私有產權,沒有法治,沒有人權,沒有民主,等等。他們以這些中國沒有的東西來解釋中國。但很簡單的一個道理是:你要解釋我的話,只能以我有的東西來解釋我,不能以我…See More
Nov 11,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1)

【編者按】2018年5月21日,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在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北京總部舉辦新書《中國的文明復興》、《中國的知識重建》發布會。鄭永年在主題演講中分享了他對中國改革開放40年以及未來30年政治經濟走向的研判。本文為編輯後的演講全文。 我今天本不想講這兩本新書,而是想和大家談談中國改革開放40年,以及“十九大”之後的“三步走”,至少可以講講中國如何通向2035。不過,這兩本小書,是我自己思考中國問題、世界問題的一個視角,或者方法,因此聯系這兩本小書來講未來中國政治和經濟制度的可能演變也很好,至少有一個思考方法的基礎。  中國知識界與媒體缺乏思想體系的支撐 …See More
Nov 4,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成松柳彭瓊英:唐代娛樂文化與唐傳奇演變(下)

三、娛樂文化主體的轉變與唐傳奇的式微“唐傳奇產生在文人圈子之內,只供文人同好聊作談資或案頭閱讀,其發生和消亡受到文人自身生存條件和思想條件較嚴格的限定。”[20]唐傳奇的作者大多是文人士大夫,都有較高的文化水平。有學者甚至將傳奇描述為“進士文學”,因為它屬於獨特的娛樂群體。隨著國家的日益衰落,進士制“洎乎近代,厥道寢微,玉石不分,薰蕕錯雜”;“暨咸通、乾符,則為形勢吞嚼。”[21]不再尋求出仕,耽於世俗享樂的士子們逐漸喪失了創作的欲望。政局之動蕩、前途之絕望也使文人們失卻了遣興娛樂的閑情逸致。這樣,傳奇創作就喪失了它原來因以興起和發展的外界刺激和客觀條件,其創作動機就必然轉換到新的方面。唐傳奇的創作目的歸根結蒂主要還是供文人們在遊宴時作談助。這就使它所表現的生活面受到相當大的束縛。除卻艷遇、奇聞,似乎再也沒有可以拓展的題材了。除外界條件的變化與創作動機的改變之外,唐傳奇本身的局限也限制了傳奇創作的繼續發展。唐傳奇由產生伊始就已形成的以“奇”為歸的旨趣,使它忽略了許多現實生活中看來平凡普通的活生生的素材,這就使本來已相當狹窄的表現范圍更形局促。“在極度混亂動蕩的末世,人們對俠義和清官的期…See More
Jun 14,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成松柳彭瓊英:唐代娛樂文化與唐傳奇演變(中)

二、娛樂文化活動的群體化與唐傳奇的發展…See More
Jun 13,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成松柳彭瓊英:唐代娛樂文化與唐傳奇演變(上)

【內容提要】  唐傳奇作為一種獨特的藝術形式,在我國小說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代表著小說的確立,然而,唐傳奇的真正成熟、繁榮時間只有從中唐貞元至長慶短短四十年時間。唐代文人的娛樂生活需要促使他們創作傳奇。歌詩贈答、說話等娛樂活動與唐傳奇相互影響並促進唐傳奇的發展。娛樂主體的轉變及文人逐漸失落的遣興娛樂的閑情逸致使唐傳奇逐漸式微,以說、唱、演的形式繼續流傳。 有唐一代文學的發展,在唐代詩歌光焰的輻射下,文賦不斷革新,詞體逐漸產生和建立,各種文體都在不斷成熟與新變,惟有傳奇是一個例外。唐傳奇真正成熟、繁榮的時間只有中唐貞元至長慶短短四十年,幾乎所有的唐傳奇優秀作品都產生於這一時期。其興也速,其衰也速,這樣的文體演變在前代並未出現過。幸好唐傳奇並非僅僅以靜止的書面形態流傳,而是同時以動態的說、唱、演等表演形式存在與流行,這才給後人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資料。但這一點並沒有引起學術界的充分關注。本文試圖通過對表演形態的唐傳奇的考察,探索唐人娛樂生活面貌,了解唐傳奇的生產方式,從而追尋唐傳奇產生、成熟、隕落的歷程。 一、娛樂文化活動需要與唐傳奇的產生…See More
Jun 9,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林冠夫:《虬髯客傳》本事考(下)

歷史人物李百藥本人,原也是隋朝官員。據《舊唐書•李百藥傳》載:“開皇初,授東宮通事舍人,遷太子舍人兼東宮學士。”他父親李德林與楊素又有那份“共執隋政”的特殊關係,兩家有所來往,也是情理中事。當時,李百藥才名籍籍,年輕有為,《舊唐書》李百藥本傳曰:“左仆射楊素、吏部尚書牛弘,雅愛其才,奏授禮部員外郎。”可見他在隋朝,頗受楊素知重。本傳中又謂其“以名臣之子,才行相繼,四海名流,莫不宗仰。藻思沈郁,尤長於五言詩。雖樵童牧豎,並皆吟諷。”雖然這是史家綜評其一生,但他青年時的個人魅力,亦可由此想見。在女侍眾多的楊素府,他得某一女子青睞,與之產生何種情愛瓜葛,進府赴約事,想來是完全有可能的。…See More
May 24,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林冠夫:《虬髯客傳》本事考(上)

唐代傳奇《虬髯客傳》,是中國文學史上罕見的文言小說。特色顯著,但也留下一些需要探索的問題。中國小說的歷史發展,到唐傳奇時代,小說創作的種種藝術手法,都已大致具備。小說這一文學樣式,至此完全成熟。虛構手段,已是有意識地運用,這便是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說的“作意好奇”。就這一點說,《虬髯客傳》正是小說藝術已臻成熟的標誌。小說與史傳,本來有各自的分野。可是,中國小說的最初發源,與史傳文學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在很長的歷史時期內,人們的小說觀念,無論是創作還是閱讀,都以真人實事為尚,形成了中國小說自身的特殊傳統。因此,涉及某些歷史人物的著述文字,究竟是歷史上真人的活動實錄,軼事紀載,抑或是文學創作,往往殊難辨別。而取材歷史人物傳記資料的小說創作,有時候,既有某種史料依據,卻又少不了虛構,更是真真假假,糾纏在一起。《虬髯客傳》不僅真假揉在一起,而且更為複雜。由於中國小說有其特殊傳統,不大去分辨何為生活真實,何為真人實事,文學創作與史傳,一向糾纏不清。《虬髯客傳》中出現李靖和楊素等歷史人物,故我們將小說人物與歷史人物作一番聯系考索,由此探究這篇小說的本事,就不算是多餘的了。歷史人物李靖,為唐初名…See More
May 17, 2019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林冠夫:《聶隱娘》作者考(下)

袁郊是晚唐小說家,作有小說集《甘澤謠》。而《甘澤謠》原本亦已佚,今流傳本系明人楊儀的輯佚本,收小說九篇,其中有《聶隱娘》。袁郊《甘澤謠》中有《聶隱娘》一篇,未能引起研究者的注意,或許,這是由於今流傳的只是個輯佚本。而且,有人還對這個輯佚本一口否定,如清人周亮工,說:“或曰《甘澤謠》別自有書。今楊夢羽(按,楊儀字夢羽)所傳,皆以他書抄撮而成,偽本也。或曰夢羽本未出時,已有以鈔《太平廣記》二十餘條為《甘澤謠》以行者,則夢羽本又贗書中之重儓也。”(《書影》卷一)楊夢羽的《甘澤謠》輯佚本既被說得如此一無是處,人們又過於信從周亮工的說法,於是,對《聶隱娘》為《甘澤謠》中一篇的事實,也就不予注意了。周亮工上述的說法,是不是有何種根據?曰:不見得。《甘澤謠》原本狀況,宋代文獻學大家晁公武和陳振孫,於各自的著作中都曾有所著錄。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卷三下)載:《甘澤謠》一卷,唐袁郊撰。載譎異事九章。咸通中久雨,臥疾所著,故曰《甘澤謠》。又,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載:咸通戊子(按即唐懿宗咸通九年,公元868)自序,以其春雨澤應,故有甘澤成謠之語以名其書。晁公武和陳振孫目驗並著錄的,當是袁郊的原本。晁陳二…See More
May 11, 2019

Host Studio'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Host Studio'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Host Studio's Blog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4)

Posted on January 24, 2020 at 10:36pm 0 Comments

《蛙》中的姑姑一生糾纏於“誕生與扼殺”,不能擺脫“泥娃娃”夢魘般的追逐,冥冥中似乎有因果報應的回聲。這些攝人心魄的描寫顯然征用了民間風俗和信仰,讓人浮想與體驗,你大概不會簡單地斷言這是“迷信”,寧可暫時放下唯物的理論武器,把它看作是一種民間文化,一種深入骨髓的信仰。其實,年歲大一點從農村出來的人可能會記得,在過去的鄉野生活中,神奇、荒誕的傳說與幻想本來就植根於現實,和現實混淆,成為民間文化的一部分。只是後來我們接受了所謂唯物的科學的教育,才逐步拋棄了這種民間文化,思維也變得光滑與徹底。…



Continue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3)

Posted on December 6, 2019 at 4:03pm 0 Comments

不過,莫言畢竟只是小說家,他大概並不想提供特別的“思想”或者“歷史觀”,他對歷史的“文學敘述”主要出於感覺,他時常放縱這種感覺,在人性與欲望的曠野里奔走,卻不能停下來做深入的思索與把握。莫言的敘史既酣暢又世故,卻未能給讀者類似宗教意味的那種悲憫與深思,而這正是中國文學普遍缺少的素質。如果結合閱讀感受來進一步思考,會發現莫言也有他的缺陷。也許我們會問,這位天才卻又有些任性的作家刻意回避對歷史的正面描述與規律的探尋,有意在“正史”模式之外嘗試“野史化”的文學寫作,是否無意間也迎合當下那些庸俗的虛無主義與相對主義?在當今“去革命化”和“去意識形態化”的氛圍中讀莫言,雖然痛快,卻也可能會引發某種無常與無奈之感。



再說說莫言“重口味”的風格。…

Continue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2)

Posted on December 6, 2019 at 4:01pm 0 Comments

新時期以來,隨著意識形態的世俗化,不少作家開始“告別革命”,嘗試走出“正史”式的文學敘事模式。如《白鹿原》寫一個鄉村的百年演變,不再是波瀾壯闊的“革命史”,而是一系列的“翻燒餅”和“折騰”,是沒完沒了的歷史劫難。這部小說在試圖翻轉以往的歷史“目的論”,結果卻滑向了古老的“河西河東說”,盡管如此,這部宣揚“循環論”的作品還是獲得很高的評價,因為人們還是看重它的所謂“史詩”的努力,習慣於欣賞以文學中的“大歷史”。…

Continue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1)

Posted on December 6, 2019 at 3:59pm 0 Comments

——兼說莫言獲諾獎的七大原因

溫按:最近我接連寫了3篇關於莫言的評論(其中一篇是和葉誠生合作的),但願不會被看作“湊熱鬧”。其實我是力求對莫言創作的得失都有所領悟分析,不是一味捧場,也不是刻意貶損。這一篇最近刊載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上,其開頭部分對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原因做了七個方面的分析。(此處刪節,內容可見本人新浪博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