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沙巴的沙邦
  • Male
  • Sapong, Tenom,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來自沙巴的沙邦'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ku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écriture

Gifts Received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s Page

Latest Activit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1)下

加賀在一家店門口停步。松宮望向招牌,頗為詫異。“又是蕎麥麵?”“若青柳先生愛好蕎麥麵,前往各家店品嚐也不奇怪。”“你就為這一點特地跑來?”“要是不想跟,你回去也無所謂。”加賀徑自打開眼前的“紅梅庵”店門,松宮連忙跟上。店內十分寬敞,顧客約坐滿三分之一,幾乎都在喝清酒或啤酒,大概是打算酒後才點蕎麥麵。加賀和松宮被帶往角落的桌位,兩人點了幾盤小菜和啤酒。外場唯一的女服務生忙碌地穿梭在客席間,應該沒空接受警方詢問。啤酒與小菜一上桌,加賀便斟兩杯酒。接著,他舉杯說聲“辛苦了”,就將酒送入喉中。“恭哥,你怎麽看?”“甚麽?”“這起案件啊。兇手是八島,動機則是方才小林主任主張的──這麽認定好嗎?上頭似乎打算朝這方向結案。”加賀掰開免洗筷,夾塊生腌花枝,低嘆一聲“真好吃”後,喝口啤酒。“不必管上頭怎麽下判斷,我們該做的就是查出真相。別死腦筋,捨棄先入為主的偏見,專注於追尋真相,有時就能夠看出超乎想像的事實。”“你的意思是,這案子的背後藏著意外的真相?”“很難講。”加賀微微偏頭,接著傾身向前。“你似乎有所誤解。話說在前頭,我也認為八島嫌疑最大。小林主任提出的動機非常有說服力,只不過,找到證據就算破案嗎…See More
8 hours ago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1)上

11“八島畢業於褔島縣出名的不良高中,就算沒加入所謂的暴力集團,仍有不少學生攜帶護身小刀。育幼院方面表示,他們不可能讓孩子持有那麽危險的物品,但難保院童不會暗藏。”聽著警察報告的石垣始終板著臉。他抓抓後腦勺,偏著頭開口:“總之,就是沒八島隨身帶著小刀的證據吧。購買小刀的途徑呢?”神情比石垣郁悶的阪上站起,“行兇使用的刀款五年前問世,換句話說,若是八島的所有物,就是到東京後才入手。在網絡販賣這款刀子的實體店家位於岐阜,我們要求他們提供購買者清單,但沒找到八島的名字。不過,或許是買刀子的人又轉手賣出,很難鎖定來源。”石垣緊蹙眉頭,撅起下唇。“要是刀子能與八島搭上關係就太完美了。這樣即使八島沒清醒,也能破案。”剛過晚上八點,一如前幾天,在外奔波的警察返回總部,圍著石垣匯報。這天,松宮和加賀走訪調查江戶橋與濱町綠道之間,試圖找出案發當天看到八島的人,及確認他的逃跑路線。然而,尚未找到任何目擊者。由於那一帶的街道,入夜後依然人潮眾多,除非八島舉動特別可疑,否則誰都不會對八島留下印象。但是,這天的收獲並不是零。尋覓目擊者外,兩人也探查青柳武明曾去消費的店家。果真讓他們在人形町大道上,找到一家蕎麥麵…See More
yesterda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0)下

糸川點點頭,“原來你知道,今天日本橋署的刑警也到學校來問話。”“是喔?”“你父親在煩惱,最近和你的關係不是很好。”“我爸怎會打去講這種事……”“你父親似乎認為,比起你高中或中學的導師,我反而是最了解你的人,才想跟我商量。嗯,承蒙你父親看得起。”悠人暗想,某種意義上,父親的推測十分正確,級任導師怎麽可能體會我的心情。“你父親只說下次再詳談,就掛斷電話,之後便沒下文。這樣反倒讓我很在意,擔心你們父子產生摩擦。噯,青柳,到底怎麽啦?雖然已不能改變甚麽,但講來聽聽吧?”“真的沒發生嚴重的沖突。”悠人苦笑著搖頭,“我們處不好不是一、兩天的事,話雖如此,也沒特別值得一提的問題。硬要說,大概就是他不滿意我的成績,而我也被訓得不太痛快,差不多是這種程度。”“這樣啊……”糸川點點頭,注視著悠人。那銳利依舊的眼神散發著無聲的壓力,像在告誡悠人“可別想瞞過我的眼睛”。驀地,那道視線減弱。“也對。你父親已逝世,該考慮的是你的將來。我只是想讓你曉得,父親曾這麽擔心你。不過,或許是我多管閑事。”“別這麽說,謝謝您特地告訴我。”“那我先告辭,你撐著點。”糸川拍拍悠人的肩膀,便步出玄關。悠人走進正舉行守靈餞別宴的和室…See More
Saturda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0)上

10祭單上的遺照里,一身高爾夫裝束的青柳武明面帶微笑。這是母子三人商量後挑選的,上頭的青柳武明好像特別開心。不過,青柳武明其實並不熱中打高爾夫球。守靈儀式傍晚六點開始,在僧侶的誦經聲中,前來吊唁的賓客排隊等候上香。由於遺體比預期早送還家屬,這天青柳家一大早就忙成一團。雖然小竹居中聯絡的葬儀社人員趕來,但史子根本拿不定主意,加上原本從旁協助的小竹不到中午就離開,說是有刑警造訪國立的工廠,必須去處理,所以後續環節全由戴眼鏡、一臉狡猾的葬儀社人員講了算。悠人不清楚行情,可是在一旁聽著,也覺得葬儀社暗中提高不少費用。話雖如此,談妥後,葬儀社人員行動之利落,只能以專業形容。一切依流程順利進行,悠人和媽媽、妹妹換好服裝要前往殯儀館時,已準備入殮。母子三人再次看到武明的遺體,發現打點得非常仔細,完全看不出解剖的痕跡,甚至比之前在醫院認屍時見到的臉色好得多。不久,親戚和武明公司的人陸續到場幫忙。聽著大人之間的對話,悠人才曉得決定吊唁者的上香順序也是件大工程。傍晚,小竹回來後,立刻明快地分配下屬負責接待處及收受奠儀等事宜。至於史子,則都聽從葬儀社人員的指示行動。悠人看在眼底,突然憶起在某本書上看過,所謂…See More
Feb 1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9)下

松宮道過謝便離開辦公室。走出工廠大門右轉,很快就找到收費停車場,但沒瞧見那名年輕人的身影。松宮從一旁的自動販賣機買了可樂。喝完時,年輕人頭上綁著毛巾出現。“要不要喝飲料?”松宮指指自動販賣機。“不,我一會兒就得回去上工。”年輕人一頓,“呃,不過,要是不用當場喝掉,能讓您請客也很感謝。”松宮一時沒聽懂年輕人的意思,見對方一臉尷尬,才恍然大悟。他苦笑著掏出皮夾,“想喝甚麽?”“那就茶好了。”瓶裝日本茶有350ml和500ml兩種,松宮毫不猶豫地選擇大瓶的。年輕人感激地回句:“謝謝,幫了大忙。”松宮暗忖,派遣員工的經濟狀況果然拮據。兩人在角落的長椅並肩坐下,年輕人自稱橫田。“我和八島是差不多時間進公司的,所以私下滿常聊天。課長說我們派遣員工之間沒交集,根本不是那麽回事。同樣身為被派遣的人,要是沒互相交換情報,在這圈子根本混不下去。”“可是,你剛才從頭到尾都沒吭聲?”橫田聳聳肩,“要是被課長或班長盯上,日子就難過了。他們應該會立刻叫我走人吧。”“八島莫非也做出會被盯上的舉動?”“不,那小子的情況不太一樣。他是因為意外。”“意外?你是指,他在工作上出事?”橫田點點頭,“曉得‘安全聯鎖’嗎?”“‘…See More
Feb 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9)中

確實,依警方在“金關金屬”總公司調閱到的紀錄,解聘八島的過程一切合法。那麽,八島為何會向中原香織抱怨莫名其妙遭辭退?松宮望著兩人,“關於這次的案子,二位怎麽看?當然,還沒確定八島冬樹就是兇手。”小野田微微低頭,沈默不語。山岡開口:“現今這種景氣,制造業都撐得很辛苦。雖然能理解派遣人員的心情,但要是被解約就殺害雇主,未免太誇張。我們無法原諒這樣兇殘的行徑。”“假設八島是兇手,除了解聘,是否發生過其它可能成為殺人動機的事?”山岡頭一偏,“我真的不清楚。畢竟平常與派遣人員幾乎沒交集,怎會曉得他們在想甚麽?”果然,他們極力避免和案子扯上關係。於是,松宮闔起記事本說:“方便讓我參觀工廠內部嗎?我想看看八島負責的部份。”山岡與小野田都流露困惑的神色。“參觀是無所謂,不過現下和八島在職的狀況不一樣,生產的零件也不同。”山岡解釋。“沒關係。”松宮站起身。兩人帶松宮前往廠房,走出辦公室前,拿了頂安全帽給他。“請戴上。要是您在工廠里受傷,我們可得負責。”山岡嚴肅道。一路上不斷聽到機械聲響,踏進廠房的瞬間,因天花板及墻壁反射的回聲,放大分貝的噪音排山倒海而來。不單馬達與壓縮機的運轉聲,還摻雜強力噴氣的聲響。…See More
Jan 2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9)上

9第二天也是一早便召開偵查會議。警察們圍著石垣依序報告搜查進展,內容大半是松宮已知的消息。輪到松宮時,他起立報告昨天的調查成果,但沒說出青柳武明曾去“鬼燈屋”買眼鏡盒。因為加賀交代,還不確定與案子有關,先保留比較好,而松宮也有同感。至於中原香織懷孕一事則由小林報告,話一出口,會議室內頓時一陣騷動。“現下的年輕人窮歸窮,孩子倒是生得很快。”松宮身旁一名日本橋署的資深老刑警嘟囔著。會議後是鑒識小組的討論時間,松宮與加賀則打算前往“金關金屬”位於國立的工廠。但兩人才踏出警署,加賀便正色對松宮說:“松宮刑警,到國立工廠調查,日本橋署的刑警跟著也沒幫助,那邊你全權處理吧。”“恭……加賀先生呢?”“嗯,昨天也提過,我想再多繞幾遍。”“你又要去甘酒橫丁?”“不止那一帶,範圍會拉大。我很在意案發當晚,被害人去那里的理由。”加賀看著松宮,戲謔一笑。“不過是走訪調查,你一個人沒問題吧?”松宮瞪向表哥,“那我有條件。不管掌握到任何消息都要告訴我,即使是與案件無關的事。”加賀恢復認真的神情,點點頭。“當然,我答應你。”“那就兵分二路。調查完‘金關金屬’,我會聯絡你。”“好。”加賀隨即大步離開,似乎沒打算坐出租…See More
Jan 21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8)下

地下道已解除封鎖。踏出地下道後,加賀停下腳步,背對江戶橋指著南方。“案發當天,青柳先生去的咖啡店就在那邊吧?”“沒錯,位在與昭和大道平行的隔壁巷內。”加賀站在原地,納悶地偏頭。“那家咖啡店哪邊不對勁嗎?”松宮問。“青柳先生究竟想去哪里?如果要回家,咖啡店旁就是日本橋車站,沒道理特地穿過這條地下道。”松宮瞥一眼昭和大道,又回頭看看江戶橋。確實如加賀所言。“會不會是八島拐他過來的?要成功刺殺他,附近只有這條地下道適合。”“怎麽個拐法?總不會邀他在周圍散步吧?”“這……我就不清楚了。”加賀再度邁開步伐,似乎要前往日本橋。這正是青柳武明中刀後硬撐著走完的路。“沒想到會走這麽大段路。”松宮說。“不喜歡就別跟來。”“我又不是那個意思。”加賀倏地停下,銳利地望著松宮。“醜話講在前頭,八島冬樹要是再也醒不來,今天這段路我還打算走個上百遍。你若不願意,就請石垣系長或小林主任讓你調到別組。”“誰說我不想跟?你很囉唆耶。”松宮拋下這句話,便大步走向日本橋。此時,他放在外套內袋的手機發出振動,取出一瞧,是小林主任打來的。“在回家路上嗎?”小林問。“不,我們在案發現場附近。”“那剛好,跑一趟醫院吧。”“八島清醒…See More
Jan 19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8)中

加賀一臉吃不消地望著松宮,“你和姑姑實在太會唸,所以決定要辦了。昨天我跟金森小姐碰過面,她願意幫忙。然後,談到一半,便發生這樁案子。”“記得就好,我媽還擔心你不打算辦。”“我覺得沒必要啊。”“不能這麽講,又不是為你自己辦的。舅舅的家人只有恭哥,要是你不辦法事,我們這些親戚不就沒機會追悼舅舅?”“我知道、我知道。都說要辦了,不要這麽激動。”加賀面露不耐地揮揮手。出租車駛過人形町大道,正要彎進甘酒橫丁時,加賀出聲:“這條是單行道,我們在這里下車就好。”下車後,加賀快步走進小商家林立的甘酒橫丁。松宮與他並肩同行,路旁的店大多已打烊。“這邊就是甘酒橫丁?我還是第一次來。”好一條洋溢著江戶氛圍的老街,光是小編籠【註:原文做“つづら”,日本傳統用具,以竹、柳、或藤編織而成的小型有蓋箱子。】、三味線、茶莊等文字先後映入眼簾,就是其它街道看不到的景象。松宮暗暗想像,要是白天來走走,肯定會逛得很開心。“這家店的煎餅十分美味。”加賀口中的“甘辛”小鋪,鐵門也已拉下。“真羨慕,原來你平常都跑到這種地方摸魚。”“對啊,這就是幹這行的好處。”加賀調至日本橋署不久,小傳馬町就發生命案。松宮不清楚詳情,只耳聞加賀是…See More
Jan 13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8)上

8剛過晚間七點,松宮與加賀回到日本橋署。踏進搜查總部,便見警員圍著石垣報告調查結果。“查出被害人當天的行蹤,在案發現場附近的咖啡店找到目擊者。”完成區域走訪調查的刑警長瀨說道。“咖啡店?被害人進去消費嗎?”“對。那是一家自助式咖啡店,”長瀨在會議桌上攤開地圖,“位於與昭和大道平行的西側路上,距案發現場約兩百公尺。店員記得被害人的長相,他似乎是用兩千圓鈔結帳的。”“兩千圓鈔?現下很少人用哪。”“是的,所以店員印象頗深,被害人還笑著說‘兩千圓鈔很少見吧?’重點在後面,店員甚至記得被害人點了兩份一樣的東西。”“兩份?兩杯飲料嗎?”“是的,一樣的飲料兩杯。換言之,被害人不是單獨進去的,可惜店員沒看到同行的對象。”“那大概是幾點的事?”“店員不記得確切時間,只說是在晚上七點到九點之間。”石垣盤起胳膊,“同行的會不會是八島?據同居女友表示,八島傳簡訊告訴她要去面試,對吧?有沒有查出八島在哪面試?”長瀨搖頭,“今天主要針對案發現場附近的餐飲店進行調查,目前沒相關消息,八島的手機通聯紀錄也沒出現可能的店家號碼。”“這麽說,他所謂的面試,就是和被害人約在那家咖啡店碰面?”“有可能。八島的同居女友收到的簡…See More
Jan 5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7)下

史子端茶給兩位刑警後,偏著頭回答:“坦白講,我至今仍難以置信。就算看到電視的報導,也感覺像別人家的事。直到親戚陸續來電關切,我才逐漸感受到,啊,真的出了大事。”松宮蹙著眉,正色應道:“我能明白,你們心里肯定不好受。”“不好意思,”悠人從旁插話,“那個男的現下情況怎樣?就是刺傷我爸的傢伙。新聞說他昏迷不醒?”加賀直直望著悠人,開口:“還不確定那名男子是兇手。”“話雖如此……”“情況並未好轉。”松宮出聲:“他仍沒恢復意識。”“是嘛。”“我們來打擾,其實是想請你們確認一些事。”松宮自西裝內袋拿出一張年輕男子的大頭照,似乎是從駕照彩色復印下來。“他是目前昏迷中的嫌犯,名叫八島冬樹,漢字是這樣。”松宮翻到背面,寫下“八島冬樹”,再翻回正面。“如何?你們見過此人嗎?還是對這名字有印象?”史子接過照片,悠人和遙香也湊上前。照片中的男子面對鏡頭,雙頰瘦削,頗有拳擊手的氣質,一頭短髮染成褐色,眼神果敢銳利。“有印象嗎?比如曾登門拜訪,或出現在你們家附近?”松宮繼續問。史子望著悠人和遙香,但兩人都搖搖頭。“我們都不認識這個人。”史子將照片放回桌上。松宮又翻過照片,指著方才寫下的四個字。“那名字呢?有沒有勾…See More
Dec 29, 2018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7)中

“畢竟是在東京中心發生的命案,媒體應該是打算大肆炒作吧。我們等一下經過時會請他們離開。”小竹臨走前說道。實際上,那些人宛如達成協議般,小竹等人離去後,門鈴便不再響起,大概是放棄取得被害人家屬的感想了。接近中午,三人簡單吃點色拉、培根蛋、吐司和罐頭湯。由於沒食欲,三人機械式地將食物送進嘴里,默默無言。用完餐,悠人收到幾封簡訊,包括以前的同學及中學時代的朋友,內容全是安慰或鼓勵的話語。但他提不起勁回覆,即使試著說服自己,對方是真的擔心,仍不禁懷疑對方是出於好奇。“哥。”遙香呼喚一聲,以下巴示意電視屏幕。擡眼一看,畫面上映出一幅簡略的地圖,上頭畫了一座橋標示著“日本橋”,悠人不由得心頭一凜。男播報員拿著簡報棒在地圖上移動,一邊解釋:“……也就是說,這座江戶橋的南側有條短短的地下道,長約十公尺。在地下道內發現的血跡,恐怕是青柳先生留下的。換言之,遇刺的第一現場極有可能是此處。分析目前昏迷不醒的男性嫌犯,當時搶奪青柳先生的皮夾與公文包後,從地下道的江戶橋側跑到橋上,過橋往東逃逸。而遇刺的青柳先生身負重傷,卻硬撐著穿越地下道的另一側出口,走向日本橋。推測有兩個理由,一是試圖逃離歹徒,二是為了求救。…See More
Dec 27, 2018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7)上

7晚秋的陽光由遮光窗簾縫隙透進屋內。悠人將手機貼在耳邊,腦海一隅暗忖:真是的,偏偏這種時候天氣特別好。“好,了解,後續老師會處理,你不必擔心。”導師真田語氣凝重,“重要的是,你要保重身體。我想你可能沒食欲,但三餐還是得吃,明白嗎?有甚麽困難都可以找老師商量,我會盡力幫忙。這陣子肯定很難熬,你要多替母親分憂,家里就靠你了。”“嗯,我知道。”“那先這樣,撐著點。”“好。”悠人回完便掛斷電話。平常有些輕佻、不太可靠的導師,今天這番話倒挺誠懇的。悠人決定順便傳簡訊給同年級的杉野達也。中學時,杉野是他遊泳社的夥伴,但兩人上高中後都沒繼續參加社團。悠人想一想,打上“我爸死了”的標題。“你看到標題應該會嚇一大跳吧,但這是真的。電視新聞還是哪里大概已有報導,總之我爸是被刺死的,所以我暫時沒辦法去學校,先跟你講一聲。現在也沒心情去想唸大學的事。安慰之類的就免了,也幫我轉告大家,謝啦。再聯絡。”送出簡訊後,悠人再度倒回床上。腦袋很重,全身無力。昨晚究竟有沒有睡著,他也搞不清楚,不過不可能閉眼躺著不動好幾個小時,應該有睡一下吧。只是,醒來後當然不會神清氣爽。不久,杉野回傳,標題是“Re:我爸死了”。“我不知…See More
Dec 4, 2018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6)下

松宮一行人回到一樓,佐伯巡查便領著一名年輕女子迎上來,約莫就是中原香織。她穿襯衫和牛仔褲,加了件開襟羊毛衫,抱著折成一團的羽絨夾克及一個大包包,似乎沒化妝,而且氣色不太好,一頭長髮也有些淩亂。松宮等人帶中原香織到一角的咖啡店,幸好這時候沒客人,解釋原委後,店家提供靠里的兩張桌子給他們使用。阪上一坐下就在找煙灰缸,不過醫院內當然禁煙。“還好嗎?”松宮問中原香織:“心情有沒有比較平靜?”她仍低著頭,小聲回答:“嗯,多多少少。”“事情的經過,妳聽說了嗎?”見她沒吭聲,松宮潤潤唇,繼續道:“昨晚中央區的日本橋發生一起男性遇刺案。警方隨即展開搜查,發現一名行跡可疑的男子,剛要上前盤問,男子轉身就逃,卻在橫越大馬路時被卡車撞上。那名試圖逃走的男子,就是八島冬樹先生。”中原香織擡起臉,視線掃過四名刑警後,望向松宮。“我剛剛在報紙上看見那則報導。冬樹沒幹那種事,他不可能殺傷人……那麽恐怖的事……”“不過,從他身上找到被害人的皮夾。”中原香織睜大眼,虛弱地回句“一定是哪里搞錯”,便又低下頭。“昨天晚上十一點多,妳接到八島先生的電話吧?他為甚麽找妳?”“沒特別重要的事……”“方便告訴我們談話內容嗎?”中原…See More
Nov 20, 2018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6)中

從八島身上搜出的皮夾及遺落在濱町綠道的公文包,已由青柳武明的家屬確認。以上就是目前厘清的案件梗概,接下來會據此定出偵查方針及調度警力。一旦正式展開偵查,大夥通常會戰戰兢兢地面對案件,今天的氣氛卻比平日輕松。不僅理事官和管理官發言時偶爾露出微笑,長官席上的高階主管亦顯得老神在在,連松宮身邊的刑警也少了幾分緊繃。看樣子,所有人都認為這案子不難偵破。接著,刑警按被分派到的任務,各自展開小組會議。松宮與加賀隸屬小林主任領頭的小組,主要負責鑒識偵查的部份。原本應該針對與被害人有關的事物進行調查,但這次不太一樣。“先想辦法厘清八島與被害人的關係。松宮,你們去醫院一趟。聽說八島的同居女友昨晚一直守在那邊,看看她的狀況能不能接受問話。負責證物的小組要開車前往,你們也一道吧。”小林下達指示。“明白。”松宮回道。…See More
Nov 19, 2018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6)上

剛要踏進日本橋警署的會議廳,松宮瞥見在前方吸煙區吞雲吐霧的小林和阪上,兩人都是一臉陰郁。松宮過去道聲早安。昨天深夜告別兩人後,松宮回家小睡了一會兒。“看我們的表情,應該不難猜吧?”大煙槍小林苦笑著,泛黃的牙齒若隱若現。“狀況不太妙?”松宮推測道。小林撅起下唇點點頭,“那個男的還沒醒,醫生表示不樂觀。真是的,還以為兩三下就能搞定。”“查出身分了嗎?”“應該吧,昨天夜里轄區似乎幫了不少忙。”松宮默默點頭,望向會議廳入口。只見日本橋署的職員忙進忙出,大概在為搜查總部的設立做準備。昨夜松宮等人在江戶橋周邊如火如荼地進行盤查時,傳來嫌犯出車禍的消息。那名可疑男子看見巡邏警察拔腿就逃,倉皇中衝到大馬路上,卻被卡車撞個正著。警方從他的隨身皮夾里找到一張駕照,卻是屬於在江戶橋遇刺的青柳武明,於是分析他與青柳武明的命案脫不了關係。松宮等人接獲消息時,都暗暗松口氣。按常理,那名男子十之八九就是刺殺青柳的兇手,雖然還在送醫途中,但待他恢復意識,直接偵訊本人後,便等同破案。所以,昨晚大夥暫時收隊,松宮也才能回家稍稍歇息。“不過,萬一那小子掛了,也未嘗不是好消息吧?”阪上留意著四下,邊低聲說:“青柳的皮夾在嫌犯…See More
Nov 17, 2018

來自沙巴的沙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來自沙巴的沙邦's Blog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1)下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8 at 8:58pm 0 Comments

加賀在一家店門口停步。松宮望向招牌,頗為詫異。

“又是蕎麥麵?”

“若青柳先生愛好蕎麥麵,前往各家店品嚐也不奇怪。”

“你就為這一點特地跑來?”

“要是不想跟,你回去也無所謂。”

加賀徑自打開眼前的“紅梅庵”店門,松宮連忙跟上。店內十分寬敞,顧客約坐滿三分之一,幾乎都在喝清酒或啤酒,大概是打算酒後才點蕎麥麵。…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1)上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8 at 8:58pm 0 Comments



11

“八島畢業於褔島縣出名的不良高中,就算沒加入所謂的暴力集團,仍有不少學生攜帶護身小刀。育幼院方面表示,他們不可能讓孩子持有那麽危險的物品,但難保院童不會暗藏。”

聽著警察報告的石垣始終板著臉。他抓抓後腦勺,偏著頭開口:

“總之,就是沒八島隨身帶著小刀的證據吧。購買小刀的途徑呢?”…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0)下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8 at 8:56pm 0 Comments

糸川點點頭,“原來你知道,今天日本橋署的刑警也到學校來問話。”

“是喔?”

“你父親在煩惱,最近和你的關係不是很好。”

“我爸怎會打去講這種事……”

“你父親似乎認為,比起你高中或中學的導師,我反而是最了解你的人,才想跟我商量。嗯,承蒙你父親看得起。”

悠人暗想,某種意義上,父親的推測十分正確,級任導師怎麽可能體會我的心情。…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0)上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8 at 8:56pm 0 Comments

10

祭單上的遺照里,一身高爾夫裝束的青柳武明面帶微笑。這是母子三人商量後挑選的,上頭的青柳武明好像特別開心。不過,青柳武明其實並不熱中打高爾夫球。

守靈儀式傍晚六點開始,在僧侶的誦經聲中,前來吊唁的賓客排隊等候上香。

由於遺體比預期早送還家屬,這天青柳家一大早就忙成一團。雖然小竹居中聯絡的葬儀社人員趕來,但史子根本拿不定主意,加上原本從旁協助的小竹不到中午就離開,說是有刑警造訪國立的工廠,必須去處理,所以後續環節全由戴眼鏡、一臉狡猾的葬儀社人員講了算。悠人不清楚行情,可是在一旁聽著,也覺得葬儀社暗中提高不少費用。…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