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沙巴的沙邦
  • Male
  • Sapong, Tenom,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來自沙巴的沙邦's Friends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écriture
  • 李蕙佳
  • 字詞過度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thé l'après-midi
  • 寧靜心
  • Khalak Khalayak
  • 文學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s Page

Latest Activit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蒲瓜花 / 黃昏雨

在我的舊居,公寓往街上的大路,附近有一個小斜坡,斜坡下有條大水溝,水溝旁住著印裔人家。 印裔人家喜歡在屋旁栽種花草,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斜坡上馬路旁,栽種了一排列以木槿花,和馬櫻丹樹為主的花樹,這兩種花樹都是小灌木,種在屋子馬路旁最適當;可以當籬笆抵擋車子滑下,隔開塵埃吹進住屋,花樹開花,也可以欣賞。 我每天早上出去喝茶,市鎮泊車位少,我就幹脆將車停在花樹籬笆旁,徒步走到附近茶室去。 今天,當我打算泊車,遠遠地就發現一朵純潔,非常漂亮的白色花,在樹籬笆上隨寒風輕搖,使人眼睛一亮!跑前去看,原來是一朵蒲瓜花! 印裔人家,不知何時在樹籬笆下栽了一棵蒲瓜,這瓜兒真是久違了;幾十年前我的菜園旁曾經栽種過,如今一見,真像一個久別重逢的朋友! 大大片的葉子,白色的喇叭花,我再仔細瞧,小小瓜兒在葉腋中,它很快就會形成一粒碩大,味道清香的瓜果了。(2016年3月份《農牧天地》“農家小唱”欄 / 收藏自 鄧長權臉書專頁See More
Mar 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弟弟的芙蓉花

去年,一時靈感湧現,想寫一篇有關“桃花”的文字,因為需要配圖,趁農歷初春時節,我一個人悄悄地跑到排行第八弟弟的菜園去,他園裏栽有一棵桃樹。當時,適逢桃花盛放時刻,一朵朵紅艷艷漂亮的桃花開在枝頭上,隨春風搖晃,我欣喜,取出手機獵景,大拍特拍一番! 那是在弟弟的菜園,第二次見到桃花了。第一次,是在30年前!時間過得真快啊!30年後,桃樹長高了,也健壯了;我感慨萬分,也慶幸兄弟情誼不隨時光留逝變化,身體也安康。 然而,當我拍完照,與弟弟,弟婦寒暄一番後打算想離去時,不經意在破陋菜園屋旁,發現一棵老芙蓉樹,我便向弟弟要了些枝椏打算帶去菜園移植。弟弟說,據他所知,芙蓉花有3個品種,一是開花紅色,一是純白色,另一種上午開白色花下午則會變紅。弟弟所種的那棵是開純白色的花朵,已經種了10多年,一直都開白色花。 他感到疑惑不解的是,種了10多年的白芙蓉,經我那次去菜園探訪,觀賞和移植花苗,兩個月後的某一天,突然奇跡出現,在白色花盛放的樹上,竟然開了一朵與眾不同的顏色,是濃濃的鮮紅色! 弟弟感到疑惑,不知是什麽原因?…See More
Feb 11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樹上黃了的香蕉

那天午後,是上街喝茶時刻,當出門去屋前開車,視線不經意往四周一瞧,忽然,在車房外公寓旁發現在草叢中露出一片黃色的光芒,很刺眼,走前瞧,原來是香蕉飽滿了沒人收割,在樹上成熟了。 在公寓旁那片小小空地,不是屬於公寓範圍的區域,它是我一個朋友的地段。幾年前,我朋友的岳丈因為從農園退休,為了打發時間,就在女婿這片小園地種些番薯果樹勞動勞動。可是去年,因為一場交通意外弄傷了腳,雖然醫好,但留下小缺陷,走路有障礙,他沒再去打理這片空地,園荒蕪了,只留下幾棵生命力強的香蕉樹,在雜 草叢中生長,果實成熟後露出金光閃閃,煞是好看。 然而,最令人感到莞爾的是,我在一半成熟一半還青色的香蕉中,發現一個現象,就是在成熟的部分,有禽獸咬吃的痕跡,也有人們摘下的痕跡。我在想:園主人腳傷不再打理園,果實熟了沒收割,在園中腐爛也可借;禽獸沒法子吃完,人們路過,順手摘下一兩個往嘴裏啖,也不傷大雅,不要整串偷回去就好! 對於香蕉,我們很愛吃,我經常都到水果檔購買。可是,荒田中的香蕉,我卻沒動過心去摘!不是我生活態度嚴肅,我還是高興看到果實被禽獸或人們摘下吃!…See More
Feb 9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結果累累的番茄

我的侄兒阿聽,在園裏栽種番茄,不曉得是品種,還是良好的天氣關系,番茄長得異常茂盛,所結出來的果實,更是密密麻麻,累累一樹,蚊子也找不到一個縫隙從果實間飛過去! 侄兒的番茄栽種時期,恰巧在山上,我的一個農友,也是在同個時期栽種,可是,景觀卻完全不同;他的番茄樹,瘦弱纖細,果實零零落落,疏疏幾粒,見枝見葉不見果,這和我侄兒的一比,簡直天和地! 侄兒看到自己園裏的番茄長得異常茂盛,隨手以手機拍下照片,我與朋友們看得目瞪口呆,羨慕不已。我看圖片中的茄果,那是剛修剪掉葉子的茄樹。一般上,茄樹種植到所結的果實有雞蛋一般大,就必須去除部分樹葉,讓茄果吸收到更充足的養分,除了果實在此期間會迅速碩大飽滿,果實成熟轉紅後也方便采摘。 當我看到侄兒那剛去除葉子的茄樹,果實已如此壯觀,待茄果豐盛飽滿後那還得了?原本持扶茄樹的柱子會不勝負荷被壓跨折斷,難怪侄兒悄悄在一旁加了木棍支撐。 我們看了侄兒的番茄,紛紛為他高興,並恭賀他這次大豐收。可是,他聽了卻大皺眉頭,頹喪地說:“有個屁用呢?行情不聽話,天天在下價,像踩到了地上的香蕉皮,不能控制一直滑下去!滑到谷底去!”…See More
Feb 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那一行行的菜畦

一般人,沒有體驗過農園生活,尤其是從城市下鄉去,或來到山上種植區,一眼望去,總是驚艷於,園中一片亮眼可愛的翠綠;一行行蔬菜整齊並立,活潑生機。一棵棵果樹健壯生長;以為農夫園中操作公式化;就只有一個固定模型,拓荒後松泥築畦是同一個款式,什麽種類作物都可以播種。其實不然,原來農家在開發一片地,計劃栽種何種作物,翻泥後築畦就心裏有數,不是築起同一個模型的田畦,各類蔬果都適當栽種。我們山上嘛,農園大多數是栽種蔬菜,園中所築起的是“菜畦”,長期經營短期性菜類的農人,會把田畦築得寬闊一些,因為這些菜早收成,又不大棵,不怕種得密些。山上土地缺乏,田畦寬少畦溝免浪費田地。但栽種包菜元白收成期較長,其葉子也茂盛,一畦地只能栽畦的兩邊排列,建築“菜畦”就要拿捏得恰當,不過寬也不狹窄。我年少的時候,家鄉的一片地不種蔬菜,是種甘蔗、木薯、芋頭的。種植木薯芋頭,田園築畦就不同菜畦了,菜畦四平八穩,它要築成小山丘的模樣;種番薯也是起這樣的畦。我們把這小山丘的畦叫做“番薯畦”“番薯畦”泥土翻鋤後完全松軟,方便薯類結薯根。但是,甘蔗就不是像木薯番薯芋頭那樣栽在小山丘上,而是種在畦溝裏,等甘蔗苗長高,再把小山丘泥土搬過…See More
Jan 15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園旁幾棵玉米樹

在我的小菜園,園旁,生長了幾棵玉米樹。說幾棵是謙辭;短短一小畦地,由於玉米樹種得過密,少說也六、七十棵! 園旁玉米樹,不是我們栽種的,是鄰園阿嫂栽種的。 有趣的是,阿嫂園裏種的是芥菜,偏偏留下在我們園邊,最後一小行畦田種下了玉米。我想,應該是她手上剛剛有人給了她種子?或者想吃玉米,看到自己的田地,正巧在我們園邊,因為地勢關系築畦不平均,最後一行畦田只得一小截,就幹脆把玉米栽下。 我們的園,正值栽種包菜,鄰園阿嫂種芥菜,包菜和芥菜都是長不高的蔬菜,雙方的園間突然冒出了幾棵長大後高過人頭的玉米樹,特別引人注目。 鄰園阿嫂和我們這片園,都是向茶山老板租借來種菜的。多年來我們相處關系良好;她園中割菜,常常送給我們,有時候我有文友到訪,要看菜園,我也帶他們到鄰園觀看,像是自己的園一樣。 有一句話說,遠親不如近鄰,鄰居和睦很重要;維持近鄰好關系,最好凡事不要太斤斤計較。所謂培養人與人之間好感情需要一段時日,反目成仇在一瞬間,一兩句刻薄言語造成。…See More
Jan 11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蔬菜栽在花叢中

我們的舊屋,是在一座公寓下層,鄰居住著一對印裔夫婦,印裔是一個十分愛種花樹的民族,把樓下屋前小小屬於大眾的空地,占為己有,種些花花草草。其實,不只是印裔,其他民族大家也因為是住在樓下的便利,在門前這塊小小的方寸地帶,栽花種樹,人們也不加干涉。 印裔鄰居在山上沒有菜園,他們夫婦是給人打工的。由於沒有土地,非常愛惜土地,除了在門口小小範圍種花,也想種些蔬菜供家人食用,但因為園地太小,又想魚與熊掌兼得,於是,只好栽了一大叢的蔬菜在花樹間;這種蔬菜是比較容易照顧的樹仔菜。我仔細一瞧,蔬菜旁萬壽菊之外,長得比樹仔菜還要高的玫瑰花。另一個角落,還有兩小畦田地的韭菜,綠油油地在那兒生長呢! 我們在山上有菜園,除了專業種植準備要外銷的蔬果,園旁尚有許多空置的荒地,如果勤力的話,是可以栽種一些正業以外,山上少見的平地蔬菜,那就可以轉換口味了。或者,也可以栽種一些花卉欣賞,或栽種一些果樹。 可是,我們都缺乏這個興致,是懶散吧? 看到鄰家花樹蔬菜沒規劃混合種植在一堆,簡直沒有各自生長的空間,覺得很別扭卻有趣、有一種說不出怪怪的畫面。…See More
Jan 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辛金順·金馬侖

當英國人在寧靜的茶園,用一湯匙時光 閱讀半頁海外殖民史 被山吐出的雲,卻在 另一座山頭,下成了流浪的雨 而他每天都翻出了自己的背脊 朝向天空 在一畦畦菜園上努力閱讀 自己的命運,用彎下的腰,丈量 生活的面積 菜籽掙破土地的剎那 有童詩,快樂坐在清晨的露珠上 純真的笑起 滿山蔬果也認識了他的腳印 在一群群牧放的文字裏,三十年 風雨,穿過 故事的悲喜,綻放成 山中 最寧靜的一片風景 遊客來,遊客去 草莓園裏摘下的一朵天氣,都在 冷力小鎮 20攝氏的記憶裏蘇醒 晚來就只一瓶酒了 壓住所有出走的回憶,在霧已逐漸 消失的年代,看草木 退向遠方 退入被年月不斷砍伐的山脈 蜿蜒成河,尋找 天地的壯闊 明朝醒來,沾上泥土的腳跟 在這裏 卻長成一棵郁郁然的雨樹了See More
Dec 31,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紅艷艷的老來嬌

老來嬌,也叫一品紅,聖誕花。 也不曉得是誰最先給這花樹如此命名?老來嬌,帶有戲謔、嘲諷意味。只因為這高約一丈的花樹,在樹齡青嫩時,整株樹的葉子是翠綠色的,可是,當它步入老年,卻一反常態,在逐漸殘舊褪色葉子正當雕落時,其心尾那一叢叢長出來的嫩葉,竟然紛紛轉變了顏色,像火焰一般的紅。這個景象,給了人們好奇又覺得有趣;等到老了才來發嬌媚,扮得那麽艷麗,我想,老來嬌這個稱號就是由此而來! 我對老來嬌這種花樹印象不壞,我喜歡它的老來嬌艷,雖然是俗氣了點,我是不喜歡它年幼稚嫩時,大大片青一色的葉子。我喜歡它老來變紅,尤其是當它老邁的樹葉,紛紛落盡時,只留下縱橫交錯,光禿禿的枝椏,東一叢,西一撮,瓣瓣紅葉組成一團太陽花型的紅艷。 老來嬌,老來才轉紅“開花”可能有些人沒有耐性等待,就在近年來,出現了有生意腦筋的花卉培育專家,駁枝接種,將它培植在空間狹小的塑盆內,才剛生長,小小的株苗,就轉了顏色,當然,也是紅艷艷,但卻失去了自然的生長規律。不曾去留意此種快速轉紅的花樹是否受歡迎?銷路如何?我個人是不欣賞,也不會去購買的。…See More
Dec 20,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山豬愛吃貓山王

我們在高原上種植為生,菜園多數靠近山林邊緣地帶,森林旁種植雖好,水源較容易尋找,氣溫較低,蟲害較少,只是多了山林內野獸常常到來破壞農作。 山林內到園來破壞農作的野獸很多,除了各種鳥類,猴子等禽獸,最常見的是山豬了。我們以前的園,在“波律”(茶山路)森林內,是塊舊地,因為是舊園地,土質酸性過多,我們稱作土壤太鹹。這樣的園最能引來山豬,因為泥土裏生長了很多的蚯蚓。每當夜晚下了一場雨,山豬非常聰明,為了吃蚯蚓,趁雨後泥土松軟,以它那堅硬無比的嘴巴,大肆往泥土上撬,像犁機般將一畦畦的菜園田撬得亂七八糟。整整齊齊的菜園地,面目全非,蔬菜連根拔起,或遭踐踏搗毀,去到菜園,看到此情此景,心裏非常難過。…See More
Dec 4,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錫說古今金寶·山腳下的臥龍居民宿

金龍園位處山丘,是金寶市內其中一個占盡地理環境優勢的住宅區,也曾是錫礦盛產期的高級住宅區,最著名的余仁生第二代繼承人兼礦家余東璇的豪華別墅就在此處。當時,該別墅中英架勢的建築結構之壯觀,是當地之最,更是許多妙齡少女少男相見約會與拍照的景點。唯物換星移,如今已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依山勢而建的房屋。在該園山腳下,有家古樸民宿“臥龍居”,由蔡慧沁一手打造。2010年自台灣深造回國後,隨著在拉曼大學工作的丈夫定居在金寶。當時,他們倆就住在老店屋的樓上,樓下住著蘇德雨與孔成英老夫婦。 “這一排店屋是金龍園最早期的房宅,始建於1968年間,後來全充作住家。我們在樓上住了5年,而樓下的蘇氏夫婦養育著5個孩子,住了46年。2015年,我們為了孩子而搬到有地排屋,恰好蘇老太太也搬到首都與孩子同住,才依依不捨脫售給我們。”…See More
Nov 15,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高淵河畔水悠悠

因為明天有事要辦,中午開車下山到故鄉去。抵達高淵故鄉時已是傍晚時分,抓緊時間先送老伴去美容院,解決她頭上的煩惱絲,我趁這時去鄰鎮巴裏文打訂妥住宿,然後約好一兩個老朋友,及哥哥晚上,配合老伴理好頭發後在鎮上街邊檔口用晚餐。余下一點時間,無事開車閑逛,這時,不經意來到鎮上一個叫火車橋下的區域,那個美麗的河畔公園,靈光一閃,車子駛進河畔停泊,很好的機緣巧合,可以在這裏小憩一陣子。 火車橋下高淵河,其實是吉輦河,可我們都叫慣高淵河。不知何時,在鎮上一條大水溝連接河的出口處,開辟了一個公園,有停車場,徒步運動草地,有椅桌,也有一個漂亮的涼亭。這個地方傍晚吸引了不少閑人垂釣或做運動。可能都是本地常客,見到我這個陌生人,有點訝異的眼光,只是沒笑問客從哪裏來? 河畔上留連的人,有年輕小夥子,小孩,像我一般年紀的,也有比我更老的。他們都是高淵人吧?可是,我心裏想,不要猜疑,我從哪裏來,我可能比一些人還要是道道地地的高淵人呢?你道那麽多的休閑人之中,有誰不可能是外地搬過來的?或是其他地方前來遊蕩? 在河畔看風景,看到有人對我投以異樣眼光,使我感觸良多,一下跌入了迷惘回憶的霧境中。…See More
Nov 8,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又來踢藤球

山上,環境偏僻、寧靜,務農人家生活樸素單調,農人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因為沒有什麽娛樂,朋友見我工余無所事事,一天,開車把我載到離家兩公裏外的一個草場上,說是看他們踢球。那是大約在15年前吧?朋友帶我去草場看他們踢球,要我學踢球。他們踢的是藤球,我小時候學校課外活動中最討厭的一種球類。怎麽也沒有想到,年紀大了,反而一玩卻喜歡這種球。我們踢的是花式藤球,三幾個球友圍個圓圈,就能為一粒小小球類追逐打轉樂翻天。踢花式藤球,不需要大場地,不需要很多人。球在腳下互相傳來傳去,把玩賣弄花樣多,可要玩得精彩神乎奇技,球藝出神入化非人人可以,可我們旨在做運動流汗,不計較功夫深淺。可是,玩這種馬來文化球類,興致“易冷易熱”,玩了幾年便停頓了下來。所謂易冷易熱,並不是玩球興致下降,我看一些球隊,成立沒多久便停頓的原因,多半是球員之間有了心病;辟如說一些球友球齡尚淺踢得不精湛,被冷落,心有成見不到球場。說實在,藤球是冷門運動,難學難精,但初學者只要用心認真學習,不難上手。而球藝好的也應該謙誠對待他人,畢竟是運動流汗不是作比賽。我在那一段球隊停頓,沒有踢球的日子,為了保健,就去爬山。最近,有一個球友技癢…See More
Nov 5,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錫說金寶】金寶·錫說古今·慢活山水間

身處金寶任何角落,擡頭都可望到雄偉連綿的中央山脈。恬靜雅致的小鎮坐擁翠綠群山,人口不多,但山水甘醇丶空氣清新,簡單的幸福小日子就在當下。這幾年因拉曼學院與拉曼大學入駐,年輕子弟的氣息盡管稍微感染了社區活力,但金寶那份淡然與自在,仍舊縈繞。身處金寶任何角落,擡頭都可望到雄偉連綿的中央山脈。恬靜雅致的小鎮坐擁翠綠群山,人口不多,但山水甘醇丶空氣清新,簡單的幸福小日子就在當下。這幾年因拉曼學院與拉曼大學入駐,年輕子弟的氣息盡管稍微感染了社區活力,但金寶那份淡然與自在,仍舊縈繞。…See More
Oct 30,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寄給一個失戀人的信 (2)

秋心:在我心境萬分沈悶的時候,接到你由艷陽的南方來的信,雖然只是潦草幾行,所說的又是淒涼酸楚的話,然而我眉開眼笑起來了。我不是因為有個煩惱伴侶,所以高興。真真嘗過愁緒的人,是不願意他的朋友也挨這刺心的苦痛。那個躺在床上呻吟的病人,會願意他的家人來同病相憐呢?何況每人有自各的情緒,天下絕找不出同樣煩悶的人們。可是你的信,使我回憶到我們的過去生活;從前那種天真活潑充滿生機的日子卻從時光寶庫裏發出燦爛的陽光,我這徨悵惘的胸懷也反照得生氣勃勃了。你信裏很有流水年華,春花秋謝的感想。這是人們普遍都感到的。我還記得去年讀Arnold Bennett的The Old…See More
Oct 27,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寄給一個失戀人的信 (一)

秋心:在我這種懶散心情之下,居然呵開凍硯,拿起那已經有一星期沒有動的筆,來寫這封長信;無非是因為你是要半年才有封信。現在信來了,我若使又遲延好久才覆,或者一擱起來就忘記去了;將來恐怕真成個音信渺茫,生死莫知了。來信你告訴我你起先對她怎樣鐘情想由同她互愛中得點人生的慰藉,她本來是何等的溫柔,後來又如何變成鐵石心人,同你現在衰頹的生活,悲觀的態度。整整寫了二十張十二行的信紙,我看了非常高興。我知道你絕對不會想因為我自己沒有愛人,所以看別人丟了愛人,就現出卑鄙的笑容來。若使你對我能夠有這樣的見解,你就不寫這封悱惻動人的長信給我了。我真有可以高興的理由。在這萬分寂寞一個人坐在爐邊的時候,幾千裏外來了一封八年前老朋友的信,痛快地暴露他心中最深一層的秘密,推心置腹般娓娓細談他失敗的情史,使我覺得世界上還有一個人這樣愛我,信我,來向我找些同情同熱淚,真好像一片潔白耀目的光線,射進我這精神上之牢獄。最叫我滿意是由你這信我知道現在的秋心還是八年前的秋心。八年的時光,流水行雲般過去了。現在我們雖然還是少年,然而最好的青春已過去一大半了。所以我總是愛想到從前的事情。八年前我們一塊遊玩的情境,自然直率的談話是…See More
Oct 26, 2016

來自沙巴的沙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來自沙巴的沙邦's Blog

鄧長權·蒲瓜花 / 黃昏雨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14pm 0 Comments

在我的舊居,公寓往街上的大路,附近有一個小斜坡,斜坡下有條大水溝,水溝旁住著印裔人家。



印裔人家喜歡在屋旁栽種花草,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斜坡上馬路旁,栽種了一排列以木槿花,和馬櫻丹樹為主的花樹,這兩種花樹都是小灌木,種在屋子馬路旁最適當;可以當籬笆抵擋車子滑下,隔開塵埃吹進住屋,花樹開花,也可以欣賞。




我每天早上出去喝茶,市鎮泊車位少,我就幹脆將車停在花樹籬笆旁,徒步走到附近茶室去。




今天,當我打算泊車,遠遠地就發現一朵純潔,非常漂亮的白色花,在樹籬笆上隨寒風輕搖,使人眼睛一亮!跑前去看,原來是一朵蒲瓜花!…




Continue

鄧長權·弟弟的芙蓉花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22am 0 Comments

去年,一時靈感湧現,想寫一篇有關“桃花”的文字,因為需要配圖,趁農歷初春時節,我一個人悄悄地跑到排行第八弟弟的菜園去,他園裏栽有一棵桃樹。當時,適逢桃花盛放時刻,一朵朵紅艷艷漂亮的桃花開在枝頭上,隨春風搖晃,我欣喜,取出手機獵景,大拍特拍一番!



那是在弟弟的菜園,第二次見到桃花了。第一次,是在30年前!時間過得真快啊!30年後,桃樹長高了,也健壯了;我感慨萬分,也慶幸兄弟情誼不隨時光留逝變化,身體也安康。




然而,當我拍完照,與弟弟,弟婦寒暄一番後打算想離去時,不經意在破陋菜園屋旁,發現一棵老芙蓉樹,我便向弟弟要了些枝椏打算帶去菜園移植。弟弟說,據他所知,芙蓉花有3個品種,一是開花紅色,一是純白色,另一種上午開白色花下午則會變紅。弟弟所種的那棵是開純白色的花朵,已經種了10多年,一直都開白色花。…


Continue

鄧長權·樹上黃了的香蕉

Posted on February 8, 2017 at 8:25am 0 Comments

那天午後,是上街喝茶時刻,當出門去屋前開車,視線不經意往四周一瞧,忽然,在車房外公寓旁發現在草叢中露出一片黃色的光芒,很刺眼,走前瞧,原來是香蕉飽滿了沒人收割,在樹上成熟了。



在公寓旁那片小小空地,不是屬於公寓範圍的區域,它是我一個朋友的地段。幾年前,我朋友的岳丈因為從農園退休,為了打發時間,就在女婿這片小園地種些番薯果樹勞動勞動。可是去年,因為一場交通意外弄傷了腳,雖然醫好,但留下小缺陷,走路有障礙,他沒再去打理這片空地,園荒蕪了,只留下幾棵生命力強的香蕉樹,在雜

草叢中生長,果實成熟後露出金光閃閃,煞是好看。…




Continue

鄧長權·結果累累的番茄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7 at 10:10am 0 Comments

我的侄兒阿聽,在園裏栽種番茄,不曉得是品種,還是良好的天氣關系,番茄長得異常茂盛,所結出來的果實,更是密密麻麻,累累一樹,蚊子也找不到一個縫隙從果實間飛過去!



侄兒的番茄栽種時期,恰巧在山上,我的一個農友,也是在同個時期栽種,可是,景觀卻完全不同;他的番茄樹,瘦弱纖細,果實零零落落,疏疏幾粒,見枝見葉不見果,這和我侄兒的一比,簡直天和地!




侄兒看到自己園裏的番茄長得異常茂盛,隨手以手機拍下照片,我與朋友們看得目瞪口呆,羨慕不已。我看圖片中的茄果,那是剛修剪掉葉子的茄樹。一般上,茄樹種植到所結的果實有雞蛋一般大,就必須去除部分樹葉,讓茄果吸收到更充足的養分,除了果實在此期間會迅速碩大飽滿,果實成熟轉紅後也方便采摘。…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