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沙巴的沙邦
  • Male
  • Sapong, Tenom,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來自沙巴的沙邦's Friends

  • Zenkov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écriture
  • 李蕙佳
  • 字詞過度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thé l'après-midi
  • 寧靜心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s Page

Latest Activit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玫瑰

滿身都是刺 尖尖利利 雖然花朵漂亮 香香艷艷 但是 沒人敢偷採 沒人敢破壞誰一胡來嘛 它就會用利刺狠狠對付 栽種這種花兒的主人最有福氣啦 省了許多看守的麻煩 和為它操心啊 連“眼看手勿動”的告示 也免了See More
23 hours ago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浮萍

211點閱 2015年3月16日 一只綠色的小船 在水中飄揚 不管風吹雨打 水波蕩漾 乘搭這只小船可最安全 它從不翻覆 和沈沒可惜 它的搭客卻不是人類 昆蟲而已See More
Wednesda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燈籠椒

爺爺園裡最近栽了一種蔬菜 果實形狀好像一盞盞燈籠 又像一粒粒青蘋果 外表圓滑可愛極了 果實熟透後 變鮮紅色 又有香香的氣味 真迷人 弟弟還是第一次見過這類的瓜果呢 猜想又是一種 是蔬菜又能當水果的農作物 如那蕃茄啦 他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趁沒人注意 偷偷摘下一個往嘴裡啖 哇!怎麽又酸又澀又辣 他淚水直流大哭起來了See More
Sunda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波律一帶的農田

最近,天氣非常酷熱幹燥,半個月沒半點水滴,難得午後突然風雲色變,來一場傾盆大雨。雨後,朋友們紛紛湧現常坐茶室,都一臉歡欣,不約而同為久旱逢甘霖而喜悅。可是,朋友中只有一個菜園在“波律”叫阿江的,獨自哀聲嘆氣,他頹喪地說:“波律一滴雨都沒有!” “波律”是山上一個大茶園“The Boh” 一條通往茶山的路名。在波律一帶區域,周遭都是大山林。先輩們早年上山,在這占地不廣的山下開辟農園,說來也真奇巧,也不知是先輩們的智慧,還是沾茶山開辟了道路的機緣,先輩選擇在這片茶山路旁務農,真是一個福分。蓋因,早年先輩從霹靂州打巴上彭亨高原,最先落足的幾個地區,論氣候最寒涼,種植溫地蔬果最理想的環境,要算此地了。 波律氣候好,路旁還有一條河,它是當地農人就地取材種植西洋菜田的好地方,所出產的西洋菜色澤清翠,品質芬香脆嫩。幾十年來在僅隔一重山,山谷下一個叫巴登威利(Bertam Villey)的村鎮,是一個代理收購蔬菜商的重鎮;那個地區雖然也有一條河,可是卻因天氣出奇偏高,生產的西洋菜不及波律的好,收菜商倒反過來尋求另一個地區的產品呢!…See More
May 1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高淵眉南園古屋

在我故鄉高淵的舊居,是個很偏僻的村落。我們沿著住處附近的華文小學校馬路再往前去,盡頭是分岔路,一條通往樟角(Changkat)另一條去眉南園(Byram Estate), 這兩個村落人煙稀少,更加荒涼淒清了。 那天,因有要事與弟弟及妹妹返鄉,雖沒經過眉南園,但它與我們故居是毗鄰,可能是時代網絡資訊關系吧?最近很多外地人都知道我們故鄉眉南園有一座十分巨大的古老建築,此巨宅聳立在陰森棕油林深處,而且,有一個非常耐人尋味,充滿詭譎的傳聞。相信是朋友好奇詢問,妹妹為了更進一步了解實況,希望前往古宅一窺面貌。可是,因為當天有要事撥不出時間,而我在經過10多天後再次下山,才有機會一睹古屋風采。…See More
May 11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一棵芒果樹 / 一片雲

在我的舊居,公寓徒步前往市區,經過一條長年流淌的沙河,小沙河岸上居住著,一些生活不太優越的印裔木屋人家。印裔人家愛種花,當然,也種些果樹,我就在一個人家屋旁看見了一棵兩個人頭高的芒果樹。 雖然,山上人家都知道,芒果樹適合於酷熱的地區生長,高原寒冷雖會生長,可結果實不理想。然而,很多人都還是抱著一個僥幸心理,希望一天果實累累。 印裔人家也心同此理吧?不然,種它幹嘛?可是,不幸的事發生了,一晚,發生了火災,木屋燒毀,果樹也遭殃,被熊熊烈火燒焦。隔了一段頗長的日子,大家以為它死了,然而,奇跡出現了,最近,枝頭又冒出新綠,真是讓人驚奇,像黑暗之中噴出了的火花! 樹與人生也是一樣,一生都在尋求理想;可能理想會實現,可能不會,但遇見了挫折,還是必須堅強地活下去。(2016年2月份《農牧天地》第41期“農家小唱”欄 / 收藏自 鄧長權臉書專頁See More
May 1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偷拾芒果的日子

小時候,我們家很窮,兄弟姐妹又多,單靠爸媽在高淵住家,幾英哩外一個叫樟角的村落,園裏采摘佬葉載去各地市集擺賣度日。因此,兄弟姐妹們多數只受小學教育。由於家境不好,上學連作業簿都沒錢買,更別說帶零用錢。我從小學1年級到6年紀,都是以竹片編織的書包留個空位,自備飯菜上學膳食。 但是,如果說6年小學生涯中完全沒有零用是有違背良心的。有的,那是在1至2年級時,可能三哥深深體會到一個小小心靈,在學校眼巴巴看著同學下課吃東西,那種誘惑和渴望是多麽的強烈,因此,每隔一兩天就塞一毛或五分在我手掌心。當年三哥替人割樹膠有收入,可是,維持一段日子,因家境實在太壞,也就沒能力再給了。…See More
May 9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故鄉屋旁的紅毛橄欖

不知在什麽年代開始,冰凍餐室流行水果絞汁供食客飲用,所提供的果類種類繁多,林林統統;其中有一種果實是“沙梨”,“沙梨”絞汁加酸梅冰塊,色澤青翠芬芳美味,酸中帶甜。在大排擋吃一碟炒粉,再飲“沙梨”汁去油膩,感到周身舒暢。每當在食檔喝“沙梨”汁,我都會想起小時候,我的故鄉威南高淵,一個偏僻的村落,我們的破陋木屋旁,那一棵巨大,高入雲聳的“沙梨”樹。其實,這種叫“沙梨”的果實,是我長大後出外謀生,在廣東人居多的地方,才聽人們這般稱呼它。 我們潮州人,從小到大都是叫它“紅毛橄欖”“紅毛橄欖”說實在的,它雖然是一棵樹,但它在我們一家人的生命中,可以說是一個歷盡滄桑,風雨同路相依為命的朋友;我不曉得前人是在什麽時候栽種它?我只記得父親買了這塊地,當時我才5、6歲,住在破舊木屋內泥地沒鋪上洋灰的亞答屋時,它已經長在屋旁了。…See More
May 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 ·白花

山上近來天氣反常,怪怪的,幹旱天,連續一大段日子,雨一下,下不停。這幾天,又是綿綿細雨天。一早,我去到茶山下的小菜園,推開簡陋的菜園屋門窗,眼簾一片迷蒙,密密麻麻的田中蔬菜,浸在霧氣中,看不清它原來青綠色的面貌,它塗了一層的灰暗。然而,還是栽在園邊那幾棵芙蓉樹,它開出來的白色花最顯眼;雖然在霧中,老遠也能見到它白雪雪,隨風搖動的花影!不知什麽時候開始,喜歡白色的花,雖然不在自家園林大事栽種,卻很愛看它。當我偶然路過,看到人家庭院外,或荒郊野地,一片翠綠荒原,突然吐放出一朵朵白色的小花,心裏就不由自主產生一種莫明的歡悅;覺得它顯然比一般顏色的花來得特別;它潔白無瑕,素凈單純,可愛極了!我喜歡白色花,不要以為它顏色單調,很多白色花,它會吐出比一般的花卉,多出很多倍的香氣,就像桂花、夜來香等等。有一次,在離我家約20公裏外,我的朋友梅德一個長輩去世,我與一班朋友去悼祭,坐夜時飲了幾罐酒,忽然一陣陣濃郁的香氣隨風而至,三分醉意,加上花香,有一股形容不出來的感覺。原來喪家附近印裔人家栽有一棵夜來香。我想,如果我家附近也有人栽夜來香就好了,我就常常可以嗅到它的香氣了!一般白色的花都美,我還在山上一…See More
Apr 2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瑞·石頭上的火龍果

在不很久以前的某一天,我因書寫上的需要,特地跑到排行第八弟弟的菜園去探訪,尋找資料。時光匆匆,屈指一算,30年沒踏上弟弟的菜園,已經那麽長的歲月,此次重臨,弟弟的園林沒變化,依舊依山勢開辟,沒經泥機鏟平的園地;園林有些平坦,有些險峻斜坡,可弟弟早已習慣這種生活。我前往八弟的菜園,主要目的觀賞他園中的桃樹,雖然桃花開得不怎麽繁茂,終能一償所願取得圖片。然而,意料不到的收獲是,看了桃花,還有更令人驚艷的事物;就是他園中一棵種了15年的白色花老芙蓉樹,經我探訪後,竟然起了變化開了紅花。還有另一個奇景,就是在凹凸不平菜園小徑旁一座大石頭上,條條青蛇般盤踞纏綿在大石上的一種植物,墨綠葉莖開滿粒狀紅花。定眼一看,是火龍果!弟弟園中的白色花老芙蓉突然開紅色花趣聞,先前我已提過,然而,石頭上攀搭著縱橫交錯,大刺刺開滿紅色粒狀花的火龍果樹,傲立石頭上,乍眼望去,就像果樹栽在石頭上!令人感到有趣,石頭上怎能栽種果樹呢?弟弟園中有座大石頭,大如半個菜園草寮屋,我趨前仔細觀察,原來火龍果苗是栽在大石頭下,果樹長高盤踞生長在石頭上。說來令人感到驚異,山上寒涼,火龍果樹雖然可以生長,卻沒見過如弟弟石頭上那棵長得如…See More
Apr 24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 ·鵠叔的火燒土

最近,我寫了一篇小時候家鄉,種植苦瓜的故事,報章發表後貼網,引來網友關註,因為當年沒肥料,將很不衛生的人糞作養份,網友提供一些古時種植肥料,其中有一個網友說用火燒土,很引人註目,它使我想起從前,故鄉鄰園的一位叔叔,他是一個很有本事,火燒土的高手。鄰園叔叔姓李,身材高瘦,但健壯,體力也大。他很勤勞,每天在園工作時腰部綁條毛巾,這位叔叔,我們叫他阿鵠叔。阿鵠叔的園,好像有9依格,橡膠樹老邁砍掉後就種椰樹。他趁椰樹剛種植還小棵,留下很大的空間,就種一些短期性蔬菜,長豆、苦瓜、辣椒等。鵠叔給農作施肥,主要肥料多是用自己的火燒土。在以前,很多農家種植,除了豬屎、人尿,就是所謂的火燒土了。那個年代,許多農家都會火燒土,然而,在我的記憶中,只有阿鵠叔的本事最好,他所燒出來的火燒土,最大堆也最肥沃。由於阿鵠叔是我們鄰居,他的園和我們的園只隔一條小溝渠,故我常常跑到他的園,看他種植蔬菜。我最喜歡看阿鵠叔制火燒土,原來,阿鵠叔火燒土有他一套功夫的。我記得,每當阿鵠叔要種一片地時,他就會先把園中的雜草清除,一團團、一堆堆收集,然後選擇在園中央,先找來一些曬幹的木材墊底生火,當看到火苗熾熱,又再去搬來半枯幹或…See More
Apr 23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朋友到菜園來

幾天前,我的小學同窗劉姓誠康兄,上山來度假,劉同學曾兩次上山與我見面,都是與同學作伴,這次,他是攜帶家眷,太太與兩個女兒上來。朋友到訪,都是普通餐館招待,然後帶他們到離家附近那片小菜園走走。我看劉兄的太太與女兒,此次的行程,主要目的是想到我的菜園。我們農家,一般上午多數較忙,恰巧當天稍有空閑,就早上帶他們去園。甫一到園,劉太太就好像是何時來過似的,對於園中的一景一物很是熟悉;園旁的山巒、茶樹、小溪畔上的佛手瓜棚,她有一種似曾相識,舊地重遊的感覺!原來,她告訴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讀我的文字,文中有配圖,所以對我的菜園並不陌生。我聽她這麽一說,感到榮幸,有這麽一位忠實的文字知音。然而,俗語說,讀書萬卷,不如行千裏路,這一句話永遠沒錯!雖然,在劉太眼前的景物,曾經在文字中出現,畢竟有很多很多農家實際的種植經驗,非親身所見體會不可。當她們在園中看到了我們那栽培著的小小菜苗,根莖鮮紅,連葉子也給染紅了,直立於田畦上,就不知它是什麽菜類?經我道明,方知它是她們在菜市場上買回家的甜菜根菜苗。她們都驚訝得睜大眼睛,小小菜苗,竟然可以長出一粒大大的薯根來!看了看甜菜根苗,劉太感到很好奇,說要拿些秧回去栽…See More
Apr 2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我做了采花賊

最近,我做了一件見不得人的事,就是做了采花賊;不是去非禮女性那麽嚴重,是去人家園林偷采花朵!是一天下午,接獲K.L姓劉朋友來電“求助”,說他一個友人妹妹的女兒,年紀輕輕,才20歲左右,還是在籍學生,不幸患上乳癌,在中國求醫,醫師吩咐,需要一種花的蕾苞絞汁加上配以某種藥物飲用治療。這花是芙蓉花。因為大城市罕見,叫我替他在山上尋找。我這位住在K.L姓劉朋友,是位文化人,我們相識後見了好幾次面。他為人精明,豪爽,是個古道熱腸好心大男人;我出版的書籍,多虧他出手協助代售了很多本。其實,見人患病處境堪憐,不要說朋友有恩情在先,即使素昧平生,能力所及,也當助一臂之力。姓劉朋友要找的花叫芙蓉花,我得知後馬上動身尋找。他要的只是蕾苞,我菜園裏種有三叢,兩叢尚矮小,只有一叢種了一年半,有結蕾苞,但不多。我突然想起家裏排行第八的弟弟,還有一個叫黑人發的朋友。八弟長瑞園裏有一棵,黑人發,他菜園在山番村上面,我知道山番村落有幾棵芙蓉,他們倆都是熱心人,知道我要馬上親自采了送上門。芙蓉花,在我的住處不多見,倒是離家10公裏外的市鎮有很多。我趁清晨載老伴去市鎮醫院洗腎,和洗好腎後去采花的蕾苞。其實,芙蓉這種花,我…See More
Apr 1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 ·河流傳送花苗

我們華人,不諱言,大多數人都會存有一些許自私自利的心態;尤其是在商場領域,涉及利益關系,不會將本身產品,或美食傳統獨家配方,全盤隨意傳授他人。這樣做,是避免去制造一個敵人,來打破自己的飯碗。我們種植業也一樣,花卉的種植技術,施肥噴農藥功夫不外傳。有一些菜農,私自獲取新出產蔬菜品種,怕人跟風,暗地裏投資。新品種農作特殊,味道不同,消費者好奇相爭采購,種植人率先刮了一筆。曾經有一個時期,山上引進了一種薯根植物,它是雪蓮果,由於果味清甜,又有某種醫學治療作用,開始生產時,價格高昂,紅極一時。許多農人想方設法取得樹苗栽種。有一天,我向住家附近一個農人討些秧兒,然而,我發覺他似乎有點為難,勉強給了些。我只是要幾枝秧兒,種爽而已。其實,那時候山上的雪蓮果已經產量過剩,價格低落。我們山上種植人,也和商界一般生意人一樣,利字當頭,廟裏多一個和尚少一口粥!從前,70年代時期,因為農業在山上仍未現在般蓬勃,許多蔬菜還是自己留種子,譬如番茄,知道某某農家不知那裏取得優良品種,所栽果樹異常碩大豐滿,我們不好意思向他要,偷偷向他供給的蔬菜運輸商購買,以便留作種子用。最近,我聽到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就是有關山上早年…See More
Apr 13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鄰家的草莓紅

我在山上,早年購置有公寓居所,後來在附近買了排屋,近年來,我白天在公寓,與兒子、媳婦、孫子同住,夜晚則和老伴到排屋去,排屋有樓宇,較寬闊的住處。我們山上人家,多從事農業。排屋鄰家不是種花就是種菜;其中一戶人家,工余喜歡園藝,他趁本身對水栽灌溉種植法有心得,就利用這種技術在家庭院種植草莓,用木架安置瓷缸或塑盆。他一些盆哉擺在與我們庭院一墻之隔的矮石礅上,草莓結了果,長長的蒂根垂到我們這邊來,碩大而鮮紅的果實,嬌艷欲滴,十分誘人。我從前一個時期,喜歡在菜園旁空地上栽栽種種,也有種草莓,不過,是栽在泥地上。種草莓需要照料,果兒才能結得碩大和鮮甜。而我一心忙園務,草莓種得亂七八糟;沒去除葉腋間枝芽,任由叢生,一片蕪雜狼籍,結出來的果小小粒,多數被蝸牛啃咬,而且很酸,這和鄰家所栽的草莓果,簡直天淵之別。因此,每當到排屋去住,清晨出來,在早晨溫馨陽光的照耀下,看到綠葉間裸露的紅艷艷大草莓,真忍不住想伸手摘一粒往嘴裏啖!隔壁鄰家,人口不多,兩夫婦與幾個孩子,丈夫農耕,香港籍太太。我們雖不深交,但相處和睦。每當看到他們的草莓生得那麽多,心裏在想:“吃得完嗎?”其實,我想得很幼稚,人家水果吃完不完又跟我…See More
Apr 8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鄧長權·蒲瓜花 / 黃昏雨

在我的舊居,公寓往街上的大路,附近有一個小斜坡,斜坡下有條大水溝,水溝旁住著印裔人家。 印裔人家喜歡在屋旁栽種花草,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斜坡上馬路旁,栽種了一排列以木槿花,和馬櫻丹樹為主的花樹,這兩種花樹都是小灌木,種在屋子馬路旁最適當;可以當籬笆抵擋車子滑下,隔開塵埃吹進住屋,花樹開花,也可以欣賞。 我每天早上出去喝茶,市鎮泊車位少,我就幹脆將車停在花樹籬笆旁,徒步走到附近茶室去。 今天,當我打算泊車,遠遠地就發現一朵純潔,非常漂亮的白色花,在樹籬笆上隨寒風輕搖,使人眼睛一亮!跑前去看,原來是一朵蒲瓜花! 印裔人家,不知何時在樹籬笆下栽了一棵蒲瓜,這瓜兒真是久違了;幾十年前我的菜園旁曾經栽種過,如今一見,真像一個久別重逢的朋友! 大大片的葉子,白色的喇叭花,我再仔細瞧,小小瓜兒在葉腋中,它很快就會形成一粒碩大,味道清香的瓜果了。(2016年3月份《農牧天地》“農家小唱”欄 / 收藏自 鄧長權臉書專頁See More
Mar 2

來自沙巴的沙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來自沙巴的沙邦's Blog

鄧長權:玫瑰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1:11pm 0 Comments

滿身都是刺

尖尖利利

雖然花朵漂亮

香香艷艷

但是

沒人敢偷採

沒人敢破壞

誰一胡來嘛

它就會用利刺狠狠對付

栽種這種花兒的主人最有福氣啦…

Continue

鄧長權:浮萍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1:11pm 0 Comments

211點閱 2015年3月16日

一只綠色的小船

在水中飄揚

不管風吹雨打

水波蕩漾

乘搭這只小船可最安全

它從不翻覆

和沈沒

可惜

它的搭客卻不是人類…

Continue

鄧長權·波律一帶的農田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37pm 0 Comments

最近,天氣非常酷熱幹燥,半個月沒半點水滴,難得午後突然風雲色變,來一場傾盆大雨。雨後,朋友們紛紛湧現常坐茶室,都一臉歡欣,不約而同為久旱逢甘霖而喜悅。可是,朋友中只有一個菜園在“波律”叫阿江的,獨自哀聲嘆氣,他頹喪地說:“波律一滴雨都沒有!”



“波律”是山上一個大茶園“The Boh” 一條通往茶山的路名。在波律一帶區域,周遭都是大山林。先輩們早年上山,在這占地不廣的山下開辟農園,說來也真奇巧,也不知是先輩們的智慧,還是沾茶山開辟了道路的機緣,先輩選擇在這片茶山路旁務農,真是一個福分。蓋因,早年先輩從霹靂州打巴上彭亨高原,最先落足的幾個地區,論氣候最寒涼,種植溫地蔬果最理想的環境,要算此地了。…




Continue

鄧長權·故鄉屋旁的紅毛橄欖

Posted on May 6, 2017 at 4:59pm 0 Comments

不知在什麽年代開始,冰凍餐室流行水果絞汁供食客飲用,所提供的果類種類繁多,林林統統;其中有一種果實是“沙梨”,“沙梨”絞汁加酸梅冰塊,色澤青翠芬芳美味,酸中帶甜。在大排擋吃一碟炒粉,再飲“沙梨”汁去油膩,感到周身舒暢。

每當在食檔喝“沙梨”汁,我都會想起小時候,我的故鄉威南高淵,一個偏僻的村落,我們的破陋木屋旁,那一棵巨大,高入雲聳的“沙梨”樹。

其實,這種叫“沙梨”的果實,是我長大後出外謀生,在廣東人居多的地方,才聽人們這般稱呼它。



我們潮州人,從小到大都是叫它“紅毛橄欖”…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