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萊爾的書包
  • 華玲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卡萊爾的書包's Friends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TV Plus
  • 趁還來得及
  • 慕課 庫
  • Marketing Lin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Mystikós kípos

Gifts Received

Gift

卡萊爾的書包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卡萊爾的書包's Page

Latest Activity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7)

那隻大咧咧的老鵝進了谷倉,小人回過頭對著老鵝,目光炯炯地看著它。“站住!”小人一面叫喊著,一面抓住了它的頸子。“嗨,怎麽回事?”埃迪從一隻飼料箱邊倉促地奔了過來。“看!”小人邊用一隻手抓住了老鵝的頭頸,邊用另一隻手指著它高聲叫道:“看!看!在老鵝的嘴中有珠利亞梅蒂克魯梅金屬線的跡像。”埃迪瞧了一下,也已確信無疑。它確實在那兒!在鵝嘴裏發出了淺藍的微光。這是微量的信號。小人在口袋中掏尋某件儀器之時,冷冷地說著:“你把它抓住!”埃迪緊緊地抓住了老鵝的脖子,並焦急地懇求著:“請你聽著,你不會把它頸子切斷吧?你不會使它受傷吧?對嗎?”“我不會傷害它的,”小人調整著望遠鏡上的旋鈕說,“這是X射線顯微望遠鏡。”老鵝體內未見Z金屬線。“嗨呀,真是,怎麽會……”埃迪還未說完,另一個出現的情況不禁使他喊了起來,“快,抓住那隻山羊!瞧那隻山羊!看它的下顎處!那兒發出了藍光!”小人頃刻間攫住了山羊的雙角。山羊的腮顎、鼻子上部、雙唇和前牙閃著微弱的藍光,但經過X射線顯微望遠鏡觀察,小人嘆了口氣,他並未發現那卷失蹤的Z金屬線。埃迪望著山羊倉惶奔逃之際,頭腦裏出現了一個想法。“嗯,我敢打賭,我已知道事情發生的究竟…See More
Monday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6)

“沒有秘密能量Z金屬線,這只盒子根本就不是什麽武器,”小人說著,又隨即指著腳上無地球引力的鞋子、手腕上的手鐲以及口袋裏所有的物件說道,“沒有秘密能量Z,這些都將發揮不了作用!”小人說完就沖出了谷倉往廚房紗門跑去,沒過片刻,他拿著一小段Z金屬線返回了。它只有半米那麽長。小人把這一小段的金屬線塞進了腳上兩只鞋子的小孔裏充加能量,然後又給手鐲、微型直升飛機以及口袋裏的其他小裝置充進了能量。“我不打算為黑色的真空小盒充加能量啦,”小人說道,“否則,一小段Z金屬線的能量將全部用完了。”埃迪松了一口氣,微笑了。看來,那位小人不需要使用這令人生畏的武器了。“現在繼續尋找那卷Z金屬線吧。”小人說道。埃迪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一個恐怖的想法,就問道,“嗨,這根失蹤的金屬線是否像鐳似的有放射危險呢?”小人堅定地搖著頭說道,“不,不會的,它是比鐳更優越的東西,沒有危險。除非它被連接到真空盒子中間,才會產生空前巨大的威力。”“如果我們眼下找不到,對Z金屬線本身又有什麽危害呢?”埃迪急盼究竟地問著。“Z金屬線如果同地球上的潮氣接觸,就會失去所有的能量。”“哎呀,我對此太感遺憾了,”埃迪緩慢地說道,“不過,我得去幹家務…See More
Sep 22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5)

“我必須返回雜貨店,時速90公里。”他一把抓住了埃迪的膀子。埃迪還未來得及說話,發覺自己已經飛返村裏。小人衝進了店門,在地板上,櫃臺裏,木桶中,貨架上尋找著。幾分鐘以後,小人確信,Z金屬線並未掉落在傑克的雜貨店中。於是,他掉頭向埃迪祖母的屋子奔去。“速度慢一些!”埃迪鼓足勁兒高聲叫喊著,“用這樣快的速度,你是無法找到東西的。”“我能快速地看到物體!”小人固執地說著。他並未減速,徑直地抵達了祖母住屋的門廊。“奶奶,”埃迪嘆著粗氣問道,“你有否發現一卷發亮的金屬線?我的朋友把它丟啦。”“一卷金屬線?嗯……一卷發亮的金屬線?”奶奶在自語著,“嗯,是的,我在哪兒見到過。哎呀,我是在哪兒見到它的呢?我想想看。哦,我記起來了。它在谷倉的地上!你的朋友馬蒂準是把它丟在那兒了,我當時曾經去那兒想找一些打包線……”小人未曾把話最後聽完,就風馳電掣般地奔向谷倉。埃迪還未趕到谷倉之際,小人猶如一股旋風般地早已抵達了。谷倉院子裏發出一片嘈雜騷動聲,母雞在咯咯地啼叫,鵝在嘎嘎地歡叫,山羊到處轉悠著,那隻大公鵝張開翅膀,高昂著脖子,站在谷倉的門口。當埃迪進門時,它竟用嘴戳擊他。突然,小人停了下來,把望遠鏡頭對準地…See More
Sep 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4)

“沒……沒有,”埃迪答道,“祖父蘋果樹安然無恙。”祖母見到了那位站在門口的小人以後,就問道:“那個小孩是誰呀?請進來吧,孩子,埃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叫什麼名字?”“他是……他是馬蒂尼人,”埃迪躊躇不決地說道,“他剛來此地。”“我就叫你馬蒂吧。你們都進來呀,我剛剛烘烤了一些蘋果餡餅。埃迪,你帶馬蒂去洗手,我再去拿一隻盤子來。”午餐用畢,埃迪寬慰地噓了口氣,奶奶並沒有追問小人的來歷。這時,他們聽到奶奶在廚房里說:“馬蒂,在谷倉的門口掛有埃迪的那套斜紋布工裝褲,你最好把它換上,馬蒂。”“好的,”小人點著頭答道,“谷倉在哪兒?”他們奔向了谷倉。一頭山羊、一頭小牛以及一些鵝正在那兒呆呆地觀望著那個小人更換埃迪的藍色工裝褲。小人脫掉了綠色的夾克衫,把它掛在門口的釘子上,隨即把裝在夾克衫口袋裏的很多儀器和小裝置重新塞進了工裝褲的口袋之中,最後,他把那隻黑色的盒子掛在皮帶上面。“這是一種極好的偽裝,對嗎?”他不由得沾沾自喜起來,“我這不像個地道的美國孩子了嗎,嗯?”埃迪點點頭。盡管如此,他仍然覺得那個小人有點與眾不同,因為他把所有的口袋都塞得鼓鼓囊囊。埃迪要小人跟他一道到傑克的雜貨店去為奶奶購置物…See More
Aug 2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3)

小人自豪地指著星際火箭圓盤中的那些設備介紹說:“這是超頻顯示,這是電子放大器,這是超靈敏定速器,這是微光度計,這是分光儀,這是本色光鏡,這是內角空氣凈化器,這是星際通信系統,這是動態退敏劑……”“那麼,你們用什麼作為動力呢?”埃迪問道,“你們的燃料箱、發電機什麼的在何處呢?究竟是什麼東西使圓盤發動呢?”“秘密能量。”小人認真地說道。“秘密能量是什麼東西?”埃迪問道。小人走向了圓艙中間的那根粗大金屬柱,壓了一下它旁邊的一個無形的撳鈕,金屬掛上的一個小門猛地開啟了。埃迪彎下腰,往金屬柱里面望去,小人的手指正在指著一卷發亮的扁平金屬線。這卷金屬線約有幾厘米長,它的一端則塞進一隻黑色的小盒之中,小盒的大小近似於照相機,那隻黑色小盒則由一根金屬桿同柱子相連接。“什麼!”埃迪滿腹狐疑地叫了起來,“這就是你說的秘密能量嗎?”“是的,這是珠利亞梅蒂克魯梅金屬線,我們稱這種秘密能量為Z。”小人說道,“這種金屬線在真空裝置中爆發能量,這只黑色小盒就是真空裝置。秘密能量Z可發出空前強大的爆發力,這種爆發力則被引進了火箭之中。”“天哪!它準同原子能無異了。我敢打賭!”埃迪說道。“原子能!”那位小人輕蔑地笑了笑…See More
May 31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2)

月光照出了一個金屬的物體,樣子很像是一隻巨大的倒蓋著的金屬碗碟。它的直徑約有5米,在它的金屬表面有著很多奇怪的小裝置,沿著其外側的邊緣,有一些小型的金屬管。“是個飛碟!”埃迪高聲叫了起來。“這是星際火箭圓盤,也許就是你說的飛碟吧。”小人說道,他又轉向埃迪問道,“請提供信息:旅館在哪兒?”“這兒可沒有旅館,”埃迪答道,“這是一片農場。如果你想在今夜休息……你去我奶奶的家中吧,它就在不遠處。”“好極了,”小人說道,“時速60公里。”他調整著笨重鞋底下面的一些旋鈕,撥了一下小小的刻度盤,就朝著埃迪所指的方向奔去。埃迪穿過果園,跟在那個小人後面拼命快跑…… 翌日清晨,埃迪半睡半醒之際,奶奶在廚房里高聲叫著:“埃迪……你得記住你答應在早晨作的事情……你曾說過要去果園觀察一番。”埃迪的眼睛霎時睜大了,他記起了那位小人,不由得轉過頭,瞥了一眼那隻櫃子,櫃子上什麼人也沒有。“唉呀!”埃迪眨了眨眼睛,“那大概是一個奇妙的夢!”埃迪吃完早餐,就飛快地出了屋子。他上氣不接下氣地抵達了壟埂的高處,在那棵擴散開的大蘋果樹周圍,毫無任何異常之處。埃迪圍著多節的大樹軀幹四周觀察,屏住氣不敢出聲,他朝著那個神秘的溝渠…See More
Jan 10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1)

楊汝鈞 譯八月中旬的一個夜晚,埃迪站在祖母家的門廊里,遙望著滿天星都的夜空。“一顆流星正在往下掉,它正好掉在蘋果園後面的壟埂里!”“但願它不要栽落在祖父蘋果樹上,不要把蘋果樹折斷了!”奶奶說道。祖父蘋果樹是果園中最老的一棵果樹。“埃迪,時間已經很遲啦,你得上床睡覺了。我希望你明天一大早去果園查看一下,我就是有點兒不放心那棵祖父蘋果樹哪。”“好的,奶奶,明天一大早我就去果園看看。”埃迪說道。 埃迪是個十多歲的孩子,戴著眼鏡,對科學和自然現像頗感興趣,他是圖書館和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常客。…See More
Dec 31,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6)

那嫖客並不是個壞家夥,各方面看起來都不是。他用現金付給安娜錢,把她載到蘭柏斯地鐵站門口,他說,正好順路——也就是說,他有可能就是愛莎貝爾的隔壁鄰居。安娜沒問其他細節,如果她問了,他也不會說的。這種事兒也有必須嚴格遵守的禮節。安娜回到教堂的時候,墳墓已經填上了,挖墳的人把花環在地基那安排得中規中矩。安娜在決定如何放置自己的花環之前,好好地打量了一下其他幾個。她有點吃驚地發覺自己開始的判斷是錯誤的,這兒有幾個基因組合的花環。她很快地想到了,這只是一種虛榮的怪異消費的表現。阿倫那些親戚朋友中富裕的幾個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炫耀一番。她安置好了花圈,退後一步,看著自己的作品。“我並不希望這一切發生,”她說。“在巴黎,這會被認為是浪漫——男人們為妓女而瘋狂,當她得了無法預料的性病的時候,他就瘋狂地開車撞個粉碎,——在派勒恩,這簡直是笑話。你是個完完全全的傻子,我甚至不愛你……但我的思維因為我的變異手術下了地獄,所以,如果我能愛你,也許我會愛你的。誰知道呢?”我也不想這一切發生,他說。這真的只是一次意外。我熬過了最痛苦的脫癮階段,本來可以很好的。也許我還可以和凱蒂和好,也許我可以開始變成人們希望的樣…See More
Jul 3,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5)

“我們不是任何一隻豆莢里的兩顆豆,”安娜輕柔地說。“這是很明顯的,他們總是說我們骨子眼里一模一樣,但我們從不相同,甚至當他們把毒素注進我們的身體中,以便讓我們的細胞按他們想要的方式發展的時候。我們也沒變成淫蕩機器。我的一位醫生告訴我,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才會弄糟了,我們中每個人的大腦化學組成成分都不一樣,使你成為你,使我成為我。你和我接受的擴增手術都是一樣的。我們經過重植的基因都有同樣墮落的邏輯,但與你上床的感覺和與我上床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一些主顧會成為常客,也是為什麼他們不顧各種愛滋病的威脅自願,上鉤的原因。你根本不欠我什麼,不因為我們都屬於同一個種類而欠我什麼,但你可不可幫我一個忙呢?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拒絕。”那女人久久地盯著她,然後說:“天啊,你簡直——但你最好改改你的腔調,如果你想在這兒拉客,那腔調不適合。我去喝一杯咖啡,你有半小時——你如果沒抓緊時間,那只能怪運氣不好。”“謝謝,”安娜說,“謝謝你,”她並不能保證半小時就夠了,但她知道她能夠解決她遇到的所有麻煩。她在路邊展示了二十三分鐘左右,一輛車停下來了。她很高興只…See More
Jul 1,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4)

她感到自己良心的深處有所觸動,但是藥物作用能使她保持著鎮定。醫生的藥劑戰勝了她體內的化學物質,她可以很容易地保持自容。“對不起,”她無力地說,“我並不想引起人們的悲傷,”就像地獄一樣不想引起悲傷。她自己在心里補充了一句。我到這兒來是為了打掉你們那翹得高高的鼻子,按下你們的腦袋,讓你們看清楚這世界的本來面目,看看它是多麼可怕地不公。“你已經引起悲傷了,”那人說。“我認為你根本沒意識到你引起了多少人的痛苦——給阿倫,給凱蒂,給那些男孩們,還有所有認識他們的人的痛苦。如果你意識到了,而且如果你有最起碼的良知,你應該割斷自己的喉嚨而不是跑到這兒來。”他是個嫖客,安娜想。他與那些做了手術的女孩上床,但腦子里又想著其他東西,就像他們這種人一樣,於是他開始害怕了,害怕有一天他會沈陷進去,就像活在這世上的其他人一樣,他向上帝禱告:“給我貞潔吧上帝,但不是現在!”——現在,太晚了。“對不起,”她又說。這句話是她藥品的作用後的結果,是那種在她的肉體和靈魂上奇妙的運轉著的物質的產物。真正的安娜決不會感到對不起。真正的安娜不會後悔她到了這兒,不會為她還活著感到報歉。“你墮落了,”這人繼續說,仿佛不僅僅對她,而…See More
Jun 29,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3)

“我以為你在醫院里發瘋哩。”寡婦用一種謹慎的平淡語調說著,但看得出她隨時有可能爆發。“對,”安娜對她說。“但醫生們開始了解我的病情,可以讓我安靜一些時候。從像我這樣的人身上他們學到了很多大腦變異的知識。”她並沒有加上一句,包括象阿倫這樣的人。“那麼你不久就會重操舊業回到大街上去了,對吧?”寡婦的聲音很刻薄。“我從十六歲起就不在大街上工作了,”安娜針鋒相對地說。“我在一家注冊妓院工作,正是在那兒我遇到了阿倫。當然,我不能回到那兒去——因“我從十六歲起就不在大街上工作了,”安娜針鋒相對地說。“我在一家注冊妓院工作,正是在那兒我遇到了阿倫。當然,我不能回到那兒去——因為發生了這種事,他們不會再把執照發給我,即使是我的身體已經正常了。我想我可能會回到街上——等我從醫院出來之後。總有男人喜歡壞女孩,不管你相不相信,這是事實。”“你應該被關起來!”寡婦的聲音變成了一種輕蔑的嘶聲。“你們這幫妓女都該被永遠關起來。”“也許應該這樣,”安娜承認。“但是是那次旅行讓阿倫上了鉤,而且讓他受苦的是脫癮症狀。”一個男人站到了寡婦身邊:那群人推選出的發言人。他保護性地把手臂放在寡婦肩上。這人很老,不可能是她的兒子…See More
Jun 22,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2)

這倒不假,在安娜工作過的那家登記妓院客人們都用聰明卡,交易都通過自動收銀機進行。“但你還是能換到現金,對不對?”安娜天真地問。“墻上都有洞呢,就像壞妓女一樣。別擔心過了克南普罕站,馮克斯霍爾站也行。”“你倒底想上哪兒去,安娜?”愛莎貝爾生氣地問,“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你他媽的到底想幹什麼?”這就是愛莎貝爾,重復用詞,語調厭惡,話里髒字不斷。“我得幹一件事,”安娜無助地說。她不打算說出來。愛莎貝爾會象那幫醫生一樣激烈地反對。但是,愛莎貝爾比那幫醫生好對付多了,愛莎貝爾一直很怕她,雖然比她大兩歲,高兩英寸。安娜就像她的前半生的影子——這些都是安娜的優勢。“我不會為你換現金的。”但是她對安娜的堅持很明顯地無力反對。“我能幹一切我想幹的事,”安娜沈思地說。“這是發瘋的一個優點,幹任何想幹的事兒,沒人會吃驚。我不會被處罰,他們沒辦法拿走我得到的東西。有一百英鎊就行,但五十鎊也不賴。我必須有現金,你知道,因為大腦病變的人不允許持有精明卡。幸運的是,這兒還有現金。”“我討厭被利用,”愛莎貝爾厭惡地說。“我答應今天帶你出來,是你求我這麼做的。而且醫生也覺得這主意不錯,這也許對你的恢復很有幫助。我不會支持…See More
Jun 9,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1)

安娜望著自己在鏡中消瘦的臉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也不知道為什麼毫無血色。她的眼睛中的藍色已經變得很淡,只剩下一種和她髮色相近的灰色。她知道,大腦的變異會影響體質和思維,但在鏡中的影像告訴了她更多無法接受的東西。仿佛她那危險的瘋顛導致了她肉體的崩潰。她想,也許她這種人照鏡子是危險的。但是,面對昨日的幽靈是今天的命令。她帶著無限的耐心開始往臉上撲粉,決定讓自己顯得生氣勃勃,不去想自己的本來面目。她化完了妝,頭髮閃爍著金色的光澤,面頰嫩紅,嘴唇如花瓣般鮮潤,——但她的眼睛仍然是一種不透明的灰色,如打落在窗戶上的雨點。愛莎貝爾又象往常一樣遲到了,安娜在接待員和護士的監視下在大廳里來回踱著步子。很幸運的是,她每日習慣穿一身黑衣,所以沒有更多地吸引其他人的注意。護士之所以在那兒,純粹是一個儀式。安娜甚至不能走出醫院,雖然她被列入行動自由的病人。她必須被一個護士正式地轉交給另一個,以便有人對她負起責任。愛莎貝爾與她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就像她和那些護士一樣。她和安娜只是一個由仲裁組成的家庭的成員,她們沒有任何相似之處。終於,受莎貝爾來了,臉色紅撲撲地,可是慶典開始了。“你得記住,這是安娜外出…See More
Jun 3,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7)

我領他進了辦公室,給了他雪茄和威土忌。我把手藏在桌下,但收效甚微——手抖得連桌子都在晃動。接著我索性把手插進口袋,於是整個身體都微顫起來。他說:“他們研究過了。”“那當然!我早就對你說過,他們會他說:“他們研究過了。”“那當然!我早就對你說過,他們會這樣做的,哈哈!哈……哈?”舅舅緩緩拿上支雪前,然後說。“檔案局來的這個家夥上我這兒說:施梅里馬依教授,他說,您是一位高明騙局的受害者。這玩藝倒的確不移是假的,但它依然還是假的!”,奧托舅舅放回了雪茄,挪開了倒滿威士忌的酒杯,從桌面上傾身過來說話。他的故事使我如此緊張,連我自己也不自覺地向他靠得更攏,所以對以後所發生的事情,我自己也難逃其責。“哼!”我自鳴得意他說,“憑什麼說它是贗品?他們無法證明!因為這是真正的簽字。它怎麼可能不是真品?!”奧托舅舅的聲音聽上去簡直甜蜜異常:“我們是從過去取來羊皮紙的嗎?”“是啊,那當然,就是您親手取的。”“就是說,這是從前的東西?”“對,是從一百五十年以前……”“一百五十年前的羊皮紙,上面有獨立宣言的簽名,但卻是全新的羊皮紙,對嗎?”我有點明白了,但還不甚了然。我舅舅的聲音猶如滾滾雷鳴:“……如果你的巴頓…See More
May 31,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6)

你們見過警犬在笑嗎?不過你們可以想像-下當時奧托舅舅臉上的表情。,。明亮的光斑立即落在了喬洽亞州這三位元老的簽名上。“我從來還沒有真正復制過原物,”舅舅多少有些激動地這般說。“什麼?”我簡直在喊叫,這麼說來,他本人還不大知道他的機器是怎麼工作的?“因為這要花費不少電能。我不希望大學當局來查問我在這里幹什麼。但你大可放心,我的數學從來沒叫我上過當。”光斑越來越明亮,耀眼欲花,實驗室里,充滿一片均勻的低沈的轟鳴聲。奧托舅舅扳動了轉向開關——第一隻,第二隻,第三隻。你們還記得整個曼哈頓島突然斷電的侍形嗎?學校的主電機大概被燒壞了,我和奧托舅舅肯定難逃罪責,哪怕不是故意的。實驗室陷入一片昏暗,我自己跌倒在地,耳邊還在回響,壓在我上面的則是奧托算舅。我們努力設法站了起來,而舅舅則去摸索手電筒。在照射機器以後,他絕望地號晦起來:““短路啦!短路!我的機器全給毀了!”“那麼簽名,簽名呢,舅舅?”我叫嚷說,“您拿到簽名了嗎?”,他停止了哭泣。“我還沒去看吶……”他在摸索,而我——閉上眼睛。在鼻子底下限睜睜望謄上十萬美元泡場並不那麼輕鬆。但我馬上就聽到舅舅的喊叫聲:“哈!哈!”.:!我很快張開眼,他手中…See More
May 24, 20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4)

這位預言家揮舞手臂,一手向墻,一手叉腰。連窗玻璃都由於他的低音而發顛。“但如果不利用這臺機器,你上哪兒去弄到錢呢?”“我還沒說出全部的成果:我能夠使圖像物質化,使它們成為真正的實物,您想要是這東西非常珍貴呢?”這一來,我們的談話當然截然不同了。“您指的是能恢復那些遺失的文,湮沒的手稿或珍版?是嗎?”“不,沒有原物是不行的,這里有兩到三點困難”我怕他還要羅唆不休,感謝上帝他就只提到了三點困難:“首先我得見到過那件真正的實物,才能使機器聚準許時間焦點,否則就無法從過去中拿回它們。”他又說“其次,我只能從過去取來重量為一克的東西,就是一盎斯的三十分之一!”“為什麼?是機器的能力不夠嗎?”,舅舅憤然皺起眉頭:“這是由於逆反指數的耦合關係,即使把宇宙中的全部能量都用上,也不能從過去取回大於二克的物質。”這種解釋仍然使我渾渾噩噩。“噢,那第三點困難呢?“我又問。“在兩個時間焦點之間的距離越大,這種聯系也就越發困難。簡單說,時間範圍只能限制在一百五十年之內。”“我懂了,”我說,盡管我什麼都沒聽懂,我還是盡量使自己像個職業法學家在演說。“您打算從過去取來某些東西,以便幫助您成為一個小小資本家。這東西應…See More
May 17, 2019

卡萊爾的書包'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卡萊爾的書包's Blog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7)

Posted on December 30, 2019 at 7:29pm 0 Comments

那隻大咧咧的老鵝進了谷倉,小人回過頭對著老鵝,目光炯炯地看著它。

“站住!”小人一面叫喊著,一面抓住了它的頸子。

“嗨,怎麽回事?”埃迪從一隻飼料箱邊倉促地奔了過來。

“看!”小人邊用一隻手抓住了老鵝的頭頸,邊用另一隻手指著它高聲叫道:“看!看!在老鵝的嘴中有珠利亞梅蒂克魯梅金屬線的跡像。”

埃迪瞧了一下,也已確信無疑。它確實在那兒!在鵝嘴裏發出了淺藍的微光。這是微量的信號。…

Continue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6)

Posted on December 30, 2019 at 7:28pm 0 Comments

“沒有秘密能量Z金屬線,這只盒子根本就不是什麽武器,”小人說著,又隨即指著腳上無地球引力的鞋子、手腕上的手鐲以及口袋裏所有的物件說道,“沒有秘密能量Z,這些都將發揮不了作用!”

小人說完就沖出了谷倉往廚房紗門跑去,沒過片刻,他拿著一小段Z金屬線返回了。它只有半米那麽長。小人把這一小段的金屬線塞進了腳上兩只鞋子的小孔裏充加能量,然後又給手鐲、微型直升飛機以及口袋裏的其他小裝置充進了能量。

“我不打算為黑色的真空小盒充加能量啦,”小人說道,“否則,一小段Z金屬線的能量將全部用完了。”



埃迪松了一口氣,微笑了。看來,那位小人不需要使用這令人生畏的武器了。…

Continue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5)

Posted on December 30, 2019 at 7:26pm 0 Comments

“我必須返回雜貨店,時速90公里。”

他一把抓住了埃迪的膀子。埃迪還未來得及說話,發覺自己已經飛返村裏。

小人衝進了店門,在地板上,櫃臺裏,木桶中,貨架上尋找著。

幾分鐘以後,小人確信,Z金屬線並未掉落在傑克的雜貨店中。於是,他掉頭向埃迪祖母的屋子奔去。

“速度慢一些!”埃迪鼓足勁兒高聲叫喊著,“用這樣快的速度,你是無法找到東西的。”



“我能快速地看到物體!”小人固執地說著。…

Continue

路易斯·斯洛博金《埃迪奇遇外星人》(4)

Posted on December 30, 2019 at 7:24pm 0 Comments

“沒……沒有,”埃迪答道,“祖父蘋果樹安然無恙。”

祖母見到了那位站在門口的小人以後,就問道:“那個小孩是誰呀?請進來吧,孩子,埃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他是……他是馬蒂尼人,”埃迪躊躇不決地說道,“他剛來此地。”

“我就叫你馬蒂吧。你們都進來呀,我剛剛烘烤了一些蘋果餡餅。埃迪,你帶馬蒂去洗手,我再去拿一隻盤子來。”

午餐用畢,埃迪寬慰地噓了口氣,奶奶並沒有追問小人的來歷。…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