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aret Hsing
  • Female
  • Senado Square
  • Maca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garet Hsing'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楊薇
  • 有格 台

Gifts Received

Gift

Margaret Hsi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garet Hsi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5)

菩阿斯說:“許多歌謠很受埃斯基摩人的喜歡,而且和世間一切的流行歌謠一樣的受人歡迎。”24在安達曼島,詩人可以因一首短歌而名垂“不朽。”25在澳洲,好些歌謠都能風行全洲而且能保存幾代之久。“在土人之中,有幾個著名的詩人,其歌謠分布各地,像歐洲流行的歌曲似的,唱的人非常之多。”26 更使我們驚奇的,就是“這些著名的歌謠,甚至在不懂他們的語言的部落里也有人愛唱。”27從這個最後的奇妙事實,我們可以得到這個問題的全部解答。就是原始群眾對歌謠的形式,分明比對歌謠的意義還注意得多。28每一個原始的抒情詩人,同時也是一個曲調的作者。每一首原始的詩,不僅是詩的作品,也是音樂的作品。對於詩的作者,詩歌的辭句雖則有它自身的意義,然而對於其他的人們,在很多的地方,都以為辭句不過是曲調的荷負者而已。 事實上,我們通常也是不惜犧牲詩歌的意義,來成全詩歌的形式。埃爾說:“許多澳洲人,不能解釋他自己家鄉所唱的許多歌謠的意義。而且我們相信他們所作的解釋,也是非常不完全的,因為他們對於歌的節拍和音段比歌的意義還看得重要些。”29…See More
7 hours ago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4)

在澳洲人,明科彼人或菩托庫多人中,我們決然找不出一首戀歌;就是最通曉埃斯基摩人的詩歌的林克也說:“愛情在埃斯基摩人的詩歌中,只佔據著極小的領域。”21 最初,我們對於這個缺點覺得很惶惑。是不是還有一種感情,比較所謂“生命的皇冠”的愛,更能激起深刻的熱情,更強有力地驅使自己入於詩歌中呢?在開化的人類中實在是沒有這種感情的,但是我們已經再三宣言,我們不能企圖從高級文化的人類的感情中,抽出像似低級文化的結論。 我們的意識界里的所謂愛,好像是一朵鮮花,不能在狩獵生活的磽瘠不肥的土壤上開放的。在澳洲和在格林蘭的所謂愛,並不是精神的愛,只是一種很容易在享樂中冷卻的肉體的愛。 我們不能否認在最低級的民族間,也會發生所謂浪漫的愛的事件,不過這隻是偶然的例外。在另一方面,在結婚的夫婦間發展著一種內心的愛,也並不少見。 只是,這種長期滿足的結婚之愛,在澳洲並沒有比歐洲更需要形之於歌詠罷了。衛斯特馬克說:“當人類的發展還在低級階段的時候,兩性戀愛的力,要比雙親撫抱幼兒的慈愛的力微得多。”這論調大體是很公正的。22…See More
Thursday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3)

菩阿斯說:“每一個埃斯基摩人,都有他自作的曲調和歌辭。其內容取材於能夠想像得出的每一件事情:如夏季的美麗,詩人在各種不同環境里的思想和情懷,例如在偵伺海豹的時候,或與別人生氣的時候;他們或者講述某一種重要的事情,如長期旅行之類。諷刺歌是他們所喜歡的……歌謠的形式則有嚴格的規定。將全詩分成長短不同的詩句,而且長短相間地排列起來。”17這一類的歌謠菩阿斯記錄了一大批,但是一首也沒有翻譯出來。在另一方面,林克卻翻譯了幾首各有特殊性的詩。18我們就從他的翻譯里選出三個例子來。根據這些詩,我們可以看出埃斯基摩人的詩,有許多地方竟淩駕於澳洲人和菩托庫多人的抒情詩之上。 第一首歌是從格林蘭地方的一個埃斯基摩人庫可克(Kukook)那兒得來的——“他雖則是一個貧窮的獵者,然而卻是歐羅巴人重要的朋友”——大約七十年前的一個節期里,在格林蘭的南部唱的。“這個淘氣的小庫可克——imakayahhayah,imakayahhah hayah——這樣說:…See More
Feb 16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2)

澳洲人的抒情詩在取材上,並不能超出菩托庫多人抒情詩的水平。我們現在已經得到全澳洲各地歌謠的頗為完備的匯集。這些歌謠差不多只含有一個或者兩個簡短的節奏的語句,或有復句或無復句不定的反復著。4 這些歌謠遇有相當機會就隨口吟哦。格累說:“澳洲老人們對於唱歌,和水手們咀嚼煙草一樣。簡直是家常便飯,他怒也唱、喜也唱、餓也唱。倘若飲酒,如果沒有飲到爛醉如泥的時候,就更加唱得厲害。” 那林伊犁族人在獵後滿載而歸時口里唱著一種國歌似的歌: “那林伊犁人來了,那林伊犁人來了,他們就到這里來了;他們背著袋鼠回來,而且走得快——那林伊犁人來了。”5 旅途疲乏的漂零者訴苦道: “我疲於我的旅行了。我已踏遍耶納(Yerna)全土,這是無窮無盡的路哪。”6 獵人夜里坐在營火旁邊,追想日間行獵之樂,也發而為歌:“袋鼠跑得很快。袋鼠肥肥的,我拿它來充饑。袋鼠呵!袋鼠呵!”7 然而另外一個人卻很想看文明人的食品: “白人吃豆兒。——我想我也有一些,我想我也有一些。”8…See More
Feb 15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1)

對於文明各國的詩歌,歌德曾稱它為片斷中的片斷。對於原始民族的詩歌,我們又將它稱作什麼呢? 文明民族的詩歌,大部分已因經過書寫和印刷而有了定形,野蠻人的詩歌的保存,卻全靠不很確實和不能經久的記憶力;至於由歐洲的考察研究者所記錄下來的那些片斷,則不論在量上或在質上都是不很充分的;如果想根據那些片斷而對全體下一結論,則確實是狂妄的企圖。 在從前“野蠻人”的故事和“缺乏詩意”的歌謠,是大家認為沒有研究價值的。在最近,研究科學的旅行家和宣教師等,對於這些向來都被忽視的資料已很努力搜集。 但是這種搜集的工作至今還沒有普遍的開始,就是已著手進行的地方,到現在為止,收獲也還不見得豐富。 斐濟安人的詩的作品我們只知道一種。代表菩托庫多人的詩僅只兩首簡單的舞曲而已。曼恩的安達曼集,除了許多神話之外,也只有兩首歌謠。關於澳洲人的詩歌,只有對布須曼人和埃斯基摩人,我們知道得還比較詳細一點。…See More
Feb 13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9)

狩獵民族對舞蹈的社會化的勢力,也似乎有一些認識。在澳洲,科羅薄利舞至少用於“各部落間和平的保證。兩個部落間,願意確立相互的好感,便共同跳起舞來。”29 在安達曼島的各部落,市集和跳舞聯合會一起舉行。30 最後為了要估計部落間的跳舞會的社會化影響的充分勢力,我們不能不提到他們的會期延長相當長時間。例如拉姆荷爾茲所說的,有一次舞會竟舉行整整六個星期。 舞蹈的最高意義全在於它的影響的社會化的這個事實,解明了它過去的權威以及現在的衰微。跳舞就是在合宜的情形之下,在也只有很少的人可以加入。我們已經知道在澳洲人中和安達曼島上,常常許多部落的人在一起跳舞;不過狩獵部落的人口原是很少的。31 随着文化進步,生產工具的改良,社會人群逐漸增加。過去的小部落,人少大家可以在一起跳舞,現在人口多了全去跳舞就顯得擁擠;在這種情形之下,跳舞就漸漸減去其社會化的職能,同時也失去了它的重要性。…See More
Nov 6,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8)

偶像是一束野草和蘆葦,用袋鼠皮裹著,袋鼠皮的里子向外,全部塗以小白圓圈。一根細長的棒束著一大叢羽毛。伸出上端的代表頭部,兩邊有兩根束著紅色羽毛的棒,代表兩手。 在前面有一根六英寸的棒,末端有一個大草結,四周裹著一塊舊布。這是塗著白色,代表肚臍。全像長約八英尺,顯然是代表一個人。在舞蹈中舉起這個偶像經過相當的時間,然後由兩個人背負著用木棍圍成的兩面旗來替代它。 最後這兩面旗也不見了,舞者便挺搶而前。”26大約其他的原始民族也有宗教的舞蹈;但沒有經人記述罷了。就是在澳洲,宗教的舞蹈也比較少見。該爾蘭德(Gerland)曾經說:其實“一切舞蹈原來都是宗教的;”但他不能證實這個斷言。27…See More
Nov 2,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7)

摹仿的衝動實在是人類一種普遍的特性,只是在所有發展的階段上並不能保持同樣的勢力罷了。在最低級文化階段上,全社會的人員幾乎都不能抵抗這種模仿衝動的勢力。 但是社會上各分子間的差異與文化的進步增加得愈大,這種勢力就變為愈小,到文化程度最高的人則極力保持他自己的個性了。因此,在原始部落里佔據重要地位的摹擬式的舞蹈,就逐漸逐漸地沒落了,僅在兒童世界里留得了一席地,在這個世界里原始人類是永遠地在重生的。 能給予快感的最高價值的,無疑地是那些代表人類感情作用的摹擬舞蹈,最主要的例如戰爭舞和愛情舞;因為這兩種舞蹈也和操練式的及其他摹擬式的舞蹈一樣,在滿足、活潑和合律動作和摹擬的欲望時,還供獻一種從舞蹈里流露出來的熱烈的感情來洗滌和排解心神,這種Katharsis就是亞里斯多德(Aristotle)所謂悲劇的最高和最大的效果。…See More
Oct 31,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6)

操練的及摹擬的舞蹈之貢獻於演者和觀者的快樂,在這里不必再作冗長的敘述。再沒有別的藝術行為,能像舞蹈那樣的轉移和激動一切人類。原始人類無疑已經在舞蹈中,發現了那種他們能普遍地感受的最強烈的審美的享樂。 多數的原始舞蹈運動是非常激烈的。我們只要一追溯我們的童年時代,就會記起這樣的用力和迅速的運動,倘使持續的時間和所用的力氣,不超過某一種限度是會帶來如何的快樂。因這種運動促成之情緒的緊張愈強,則快樂也愈大。人們的內心有擾動,而外表還須維持平靜的態度總是苦的;而得能藉外表的動作來發泄內心的郁積,卻總是樂的。 事實上,我們知道給予狩獵民族跳舞的機會的,就是那觸發原始人民易動的感情的各種事情。澳洲人圍繞著他獲得的戰利品跳舞,正和兒童圍繞著聖誕樹跳躍一樣的。 但是倘若跳舞的動作僅僅是動,那麼因激烈運動而生的快感,不久將變為因疲勞而生的不快之感。舞蹈的審美性質基於激烈的動作少,而規則的動作多。…See More
Oct 25,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5)

比起科羅薄利舞的一致的性質來,澳洲的摹擬舞就見得樣色繁多了。摹擬動物的舞蹈依然佔據第一位。其中有蛇鳥、野狗、蛙、蝴蝶等的舞蹈,但是沒有像袋鼠舞能得普遍欣賞。 旅行澳洲的人對這種舞蹈已經有許多的記述了。一切旅行者全部贊嘆土人們表現在舞蹈中的摹擬才能。曼臺(Mundy)曾經說,看了這些舞者的跳躍競爭,就會覺得不能再有比這更神妙更成功的摹擬了。17 埃爾看了維多利亞湖(Lake Vitoria)上的袋鼠舞之後,說:“他們表演得這樣令人嘆美,如果在歐洲劇場里出演定然彩聲雷動。”18 摹擬舞蹈的主旨是根據人生的兩件大事——愛情與戰爭。曼臺曾經描寫過他在新南韋爾斯(New South Wales)看見的一種摹擬戰爭舞,舞者首先揮舞著棍棒、長槍、飛去來器、盾牌之類,演出一幕紛雜和野蠻的動作。 然後“全體人員立刻分為兩隊,同時以刺耳的尖音和熱烈的喊聲,他們相對跳起肉搏而斗。一邊很快地敗出戰場且被迫逐至暗處,在那兒,呼號聲、呻吟聲、打棍聲一時並作,現出一種恐怖的殺戮狀態的全景。…See More
Oct 23,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4)

他們重復不斷地喊著‘歐烏’、‘歐烏’(Ae-o-ae-o),這在他們並沒有什麼意義,在發‘烏’字音的時候,兩手相拍,舞者也發出‘嘩、嘩—刻’(Wa-Wa-Kuh)的綴音。 無論男女沒有不加入唱歌的,雖則音調不能一致,但是仍舊很和諧的。女人唱得比較高五六個音調,同時也有一種比較活潑的態度。” 亞蒲賽脫(Arbousset)和特馬斯(Daumas)所看見的,在露天表演的舞蹈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性質。照他們的記述,布須曼人“不到他們食飽的時候是不跳舞的,食飽了以後,就在月光之下到村莊的中央跳起舞來。動作包含不規則的跳躍,借本地風光來作比較,是一群小小的舞牛。舞者跳躍著直等到十分疲倦而且全體流汗的時候。他們呼出千萬種的叫聲。他們表演的動作是極困難的,以至一會兒這個人,一會兒那個人,跌倒在地上,浴於源源而出的鼻血當中,所以這種跳舞叫作摩科馬(mokoma)或稱血的跳舞。”11 對於翡及安人的舞蹈我們知道得極少。只有人講到雅幹(Yah-gans)那一個部落戲劇的表演,其中有些也許是摹擬舞蹈。12關於操練式的舞蹈我們完全不知道,但是我們卻不能就此斷定說他們沒有這種舞蹈。…See More
Oct 20,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3)

但是當疊句歌的信號一舉,一群舞者就極興奮地投身入場,當他們用熱情表演著的時候,婦女們的歌聲也更形嘹亮。舞者取其背,把全身的重量付與屈著膝的一條腿上。他的手向前伸得高與胸齊,一隻手的大拇指執在另一隻手的大指與食指之間,其餘各指都向上伸。 他用一隻腳跳著向前進,每第二個動作則用另一隻腳頓著地。他按著響板和歌曲的拍子前後進退於全場中。舞者疲勞的時候,可以在特殊的擊拍中,正確地按照節奏屈著膝彎提起腳跟來休息。8 在澳洲的安達曼島里,婦女不參與男子的跳舞。但是她們也有她們自己的舞蹈,這種舞蹈根據眼見人的記錄是頗可懷疑的一種風俗。然而曼恩對於她們的記述沒有提到什麼特別可注意的地方,他說婦女們一前一後回旋著手臂,同時一上一下地彎曲著膝頭。舞者不時前進著兩步,再重新開始舞動。 布須曼人具有敏捷的摹擬天才,我們也許期望從他們的舞蹈里去看出來。然而缺而不全的記述僅僅提到他們操練式的舞者。柏赤爾(Burchell)對於布須曼人的一種舞蹈描寫得最詳盡。9…See More
Oct 18,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2)

導演者也沒有閑著,當他一進一退的時候,一面用棍棒打著拍子,一面忽輕忽重地哼著一種特別由鼻音出的歌。他沒有一刻停留,時而向著跳舞的人,時而向著提高歌喉在盡力歌唱的女人。舞蹈者漸漸地更形緊張,拍子也打得愈急,動作也變得更敏捷、更活潑。舞蹈者扭動全身高高地縱入空際,最後乃異口同音發出一種尖銳的喊聲。過了一會兒他們突然地隱入灌木叢中和他們來時一樣。舞場空了一會兒。後來導演者重新發出一聲信號,舞蹈者也再度現身。這次他們排成了一個弧形。從其他方面看來,這一次好像是繼續第一次的。婦女們出來時一面打著拍子、一面大聲歌唱著,好像連嗓子也震裂了,過了一會兒又發聲非常清幽婉轉地唱得幾乎聽不出她們的喃喃之聲。歌舞的尾聲和第一幕相仿,第三、第四、第五幕也大同小異地繼續表演了出來。但是有一次舞蹈者卻排成四行的一隊:第一行跳向一邊,在後面的各行則向前進,群趨婦女之前。於是舞隊成了一個由身體四肢構成的不可解的結,有人或者會擔憂舞蹈者因飛舞著棍棒會彼此擊破頭顱。但實際上正像先前的跳舞一樣,他們都遵守著嚴密的規律。這時緊張到了最高點;舞蹈者高呼著頓腳舞躍著,婦女們發狂似的打著拍子,盡力引吭高歌。高照著火光像下急雨似地在野…See More
Oct 17,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1)

取材於無生物的造型藝術,對高級民族所發生的意義,至少可以在低級部落間辨認出它的萌芽狀態來,至於那活的造型藝術舞蹈,所曾經具備的偉大的社會勢力,則實在是我們現在所難想像的。現代的舞蹈不過是一種退步了的審美的和社會的遺物罷了,原始的舞蹈才真是原始的審美感情底最直率、最完美,卻又最有力的表現。舞蹈的特質是在動作的節奏的調整。沒有一種舞蹈沒有節奏的。狩獵民族的舞蹈,依據它們的性質可以分為摹擬式的和操練式的兩種。摹擬式的舞蹈是對於動物和人類動作的節奏的摹仿,而操練式的舞蹈的動作卻並不跟從任何自然界的模範。這兩種舞蹈在最原始的部落里,所處的地位是並駕齊驅的。1 澳洲人最著名的操練式的舞蹈,叫做科羅薄利舞。這種舞蹈差不多在每一部澳洲旅行者的遊記上都曾敘述過,因為這種舞蹈在澳洲全境都是很出名的。這種科羅薄利舞常在夜間舉行,而且大概在月光之下舉行。然而我們不必因為這個緣故就把這種舞蹈視為宗教的儀式。大概月明之夜的所以能中選,並不是為了月夜是皎潔的。舞蹈者通例都是男子,婦女只組成音樂合奏隊。常常有由許多部落聯合組成的盛大舞會;在維多利亞地方有時參加跳舞者竟有四百人之多。3…See More
Oct 16,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55)第 7 章 造型藝術

我們並沒有在澳洲人和布須曼人的圖畫中發現過有這種像形的征像。正相反,那些圖畫中的每一筆跡都證明原作者是只想求對原物的真實和生動。而且澳洲的文字性質的東西,是完全用另一種方法寫出的。 在他們傳信木上的記號,55和他們的圖畫是全沒有相同之點的;那些是完全任意的線條和點子。同時在另一方面,我們立即會發現北極人雕刻在木頭上和骨頭上的圖樣,有許多是極簡縮化了的圖形,那實在是文字的性質多而藝術的性質少。   馬來累(Mallery)在他的名論“美印第安人的繪畫文字”中,畫了許多這一類的繪畫文字而加以說明。56 應用的情形也是複雜非凡。例如本書的三十二圖,就是從馬來累那里抄來的。木牌上刻了圖,釘在門上,就表明本宅的主人遠行出獵去了。57…See More
Oct 14,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53)

最使人驚異的是布須曼人追尋腳跡的工夫。他們能夠很迅速的在植物叢生的地面追尋腳跡,他們看來好像不十分注意的樣子,但在忽然轉變或有些異常的事件發生時,他們就會用一種姿勢表示出對於最細微事物的敏銳觀察的能力。”47 沒有一個北極探險家不稱贊北極人觀察能力的敏銳和活潑。開恩(Kane)說:“他們對於他們的荒涼的家鄉知道的很周詳。天氣上的每一變化,如風吹冰凍都非常注意,這種變化對於過境鳥類飛翔的影響,他們可以用他們觀察本地動物的習慣的同樣敏銳的感覺,預知一切。”…See More
Oct 11, 2020

Margaret Hsing's Blog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5)

Posted on January 20, 2021 at 1:00am 0 Comments

菩阿斯說:“許多歌謠很受埃斯基摩人的喜歡,而且和世間一切的流行歌謠一樣的受人歡迎。”24在安達曼島,詩人可以因一首短歌而名垂“不朽。”25在澳洲,好些歌謠都能風行全洲而且能保存幾代之久。“在土人之中,有幾個著名的詩人,其歌謠分布各地,像歐洲流行的歌曲似的,唱的人非常之多。”26



更使我們驚奇的,就是“這些著名的歌謠,甚至在不懂他們的語言的部落里也有人愛唱。”27從這個最後的奇妙事實,我們可以得到這個問題的全部解答。就是原始群眾對歌謠的形式,分明比對歌謠的意義還注意得多。28

每一個原始的抒情詩人,同時也是一個曲調的作者。每一首原始的詩,不僅是詩的作品,也是音樂的作品。對於詩的作者,詩歌的辭句雖則有它自身的意義,然而對於其他的人們,在很多的地方,都以為辭句不過是曲調的荷負者而已。…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4)

Posted on January 17, 2021 at 1:00am 0 Comments

在澳洲人,明科彼人或菩托庫多人中,我們決然找不出一首戀歌;就是最通曉埃斯基摩人的詩歌的林克也說:“愛情在埃斯基摩人的詩歌中,只佔據著極小的領域。”21



最初,我們對於這個缺點覺得很惶惑。是不是還有一種感情,比較所謂“生命的皇冠”的愛,更能激起深刻的熱情,更強有力地驅使自己入於詩歌中呢?在開化的人類中實在是沒有這種感情的,但是我們已經再三宣言,我們不能企圖從高級文化的人類的感情中,抽出像似低級文化的結論。



我們的意識界里的所謂愛,好像是一朵鮮花,不能在狩獵生活的磽瘠不肥的土壤上開放的。在澳洲和在格林蘭的所謂愛,並不是精神的愛,只是一種很容易在享樂中冷卻的肉體的愛。…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3)

Posted on January 14, 2021 at 1:00am 0 Comments

菩阿斯說:“每一個埃斯基摩人,都有他自作的曲調和歌辭。其內容取材於能夠想像得出的每一件事情:如夏季的美麗,詩人在各種不同環境里的思想和情懷,例如在偵伺海豹的時候,或與別人生氣的時候;他們或者講述某一種重要的事情,如長期旅行之類。

諷刺歌是他們所喜歡的……歌謠的形式則有嚴格的規定。將全詩分成長短不同的詩句,而且長短相間地排列起來。”17

這一類的歌謠菩阿斯記錄了一大批,但是一首也沒有翻譯出來。在另一方面,林克卻翻譯了幾首各有特殊性的詩。18我們就從他的翻譯里選出三個例子來。根據這些詩,我們可以看出埃斯基摩人的詩,有許多地方竟淩駕於澳洲人和菩托庫多人的抒情詩之上。…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2)

Posted on January 11, 2021 at 1:00am 0 Comments

澳洲人的抒情詩在取材上,並不能超出菩托庫多人抒情詩的水平。我們現在已經得到全澳洲各地歌謠的頗為完備的匯集。這些歌謠差不多只含有一個或者兩個簡短的節奏的語句,或有復句或無復句不定的反復著。4



這些歌謠遇有相當機會就隨口吟哦。格累說:“澳洲老人們對於唱歌,和水手們咀嚼煙草一樣。簡直是家常便飯,他怒也唱、喜也唱、餓也唱。倘若飲酒,如果沒有飲到爛醉如泥的時候,就更加唱得厲害。”



那林伊犁族人在獵後滿載而歸時口里唱著一種國歌似的歌:



“那林伊犁人來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