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aret Hsing
  • Female
  • Senado Square
  • Maca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Margaret Hsing'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ili 河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楊薇
  • 有格 台

Gifts Received

Gift

Margaret Hsi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garet Hsi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攝影視覺藝術文創 原題:世界上最貴的一張相片—安德烈業斯·古爾斯基(Andreas Gursky)/原載:https://www.kaiak.tw/ 2011年,Gursky的作品『Rhine II』在紐約以335萬美元的天價拍出,成為目前世界上最貴的一張相片! 『Rhine II』 Gursky的作品『Rhine…"
Nov 20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劉勰《文心雕龍》〈情采〉原文及翻譯 聖賢書辭,總稱文章,非采而何?夫水性虛而淪漪結,木體實而花萼振,文附質也。虎豹無文,則鞟①同犬羊;犀兕有皮,而色資丹漆,質待文也。若乃綜述性靈,敷寫器象,鏤心鳥跡之中②,織辭魚網之上,③其為彪炳,縟采名矣。 《孝經》垂典,喪言不文;故知君子常言,未嘗質也。老子疾偽,故稱「美言不信」,而五千精妙,則非棄美矣。莊周雲「辯雕萬物」,謂藻飾也。韓非雲「艷采辯說」,謂綺麗也。綺麗以艷說,藻飾以辯雕,文辭之變,於斯極矣。研味《孝》《老》,則知文質附乎性情;詳覽《莊》《韓》…"
Nov 19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雙重屋子 一間屋子,就像一個夢。一間真正的精神之屋。一種輕微的粉紅和淡藍彌漫於室內呆滯的氣氛中。 在這里,心靈沐浴在懶惰之中,懊悔和欲望為它染上馨香。——一種在暮色蒼茫里閃著藍光的暗玫瑰色的東西,猶如瞌睡之中的快樂的夢。 家具的形狀都拉長、衰弱、疲憊了;它們也是一副做夢的樣子。人們會說,它們也像植物和礦物一樣,被賦予了一種夢遊的生命。布簾、花朵、天空、夕陽也在以無聲的語言訴說著。 墻上,沒有任何令人厭惡的藝術裝飾品。對於純真的夢和未經分析的意象來說,…"
Nov 5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纺织时尚文创:桃金娘叙事

桃金娘是一种常绿灌木,粤、闽山野很多,叶对生,夏天开淡红色的花,很好看的,花后结圆形像石榴的紫色果实。有一个别名广东土话叫做“冈拈子”,夏秋之间结子像小石榴,色碧绎,汁紫,味甘,牧童常摘来吃,市上却很少见,还有常见的蒲桃,及连雾,也是桃金娘科的植物。一个人没有了母亲是多么可悲呢!我们常看见幼年的孤儿所遇到的不幸,心里就会觉得在母亲的庇荫底下是很大的一份福气。我现在要讲从前一个孤女怎样应付她的命运的故事。在福建南部,古时都是所谓“洞蛮”住著的。他们的村落是依著山洞建筑起来,最著名的有十八个洞。酋长就住在洞里,称为洞主。其馀的人们搭茅屋围著洞口,俨然是聚族而居的小民族。十八洞之外有一个叫做仙桃洞,出的好蜜桃,民众都以种桃为业,拿桃实和别洞的人们交易,生活倒是很顺利的。洞民中间有一家,男子都不在了,只剩下一个姑母一个小女儿金娘。她生下来不到二个月,父母在桃林里被雷劈死了。迷信的洞民以为这是他们二人犯了什么天条,连他们的遗孤也被看为不祥的人。所以金娘在社会里是没人敢与她来往的。虽然她长得绝世的美丽,村里的大歌舞会她总不敢参加,怕人家嫌恶她。她有她自己的生活,她也不怨恨人家,每天帮著姑母做些纺织…See More
Oct 26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Oct 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7 註釋)

(本文作 者:敬文東 ,单位:中央民族大學文學院。原刊2022 年 01 期文藝爭鳴) 註釋: ①參閱《聖經·約翰福音》1:1。 ②⑧轉引自[意]喬吉奧·阿甘本:《潛能》,王立秋等譯,漓江出版社,2014年版,第11頁,第39頁。 ③參閱[俄]巴赫金:《弗朗索瓦·拉伯雷的創作與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民間文化》,李兆林等譯,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85頁。 ④《聖經·創世記》1:1。 ⑤參閱[美]大衛·哈維:《後現代的狀況》,閻嘉譯,商務印書館,2003年版,第300頁。 ⑥John D. Caputo, The Weakness of God,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2005,p.31. ⑦參閱石江山:《虛無詩學》,姚本標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3年版,第43頁。 ⑨對漢語是一種味覺化的語言以及對這種語言具有舔舐能力的詳細論證,可參閱敬文東:《味與詩》,《南方文壇》2018年第5期;敬文東:《漢語與邏各斯》,《文藝爭鳴》2019年第3期。 ⑩參閱李澤厚:《由巫到禮…See More
Oct 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6)

面對道魔相長(223)這個既難纏又難堪的局面,新詩在難度上遠超古典漢語詩詞,正在情理之中;表達之難和必達難達之情(224),更應當被視為中國文學現代性的標誌之一(225)。正是從這個特殊的角度,張棗慧眼獨具,將魯迅而非胡適認作新詩之父(226)。中國現代文學史表明:1927年,正是魯迅創作的巔峰時期;是年4月26日,身在廣州的魯迅卻深刻地感到了表達之難:「當我沈默著的時候,我覺得充實;我將開口,同時感到空虛。」(227)同年稍晚些時候,魯迅對此有過艱難的解釋,再一次暗示了何為達難達之情,以及視覺化漢語為什麼必須要達難達之情:「我靠了石欄遠眺,聽得自己的心音,四遠還仿佛有無量悲哀,苦惱,零落,死滅,都雜入這寂靜中,使它變成藥酒,加色,加味,加香。這時,我曾經想要寫,但是不能寫,無從寫。這也就是我所謂『當我沈默著的時候,我覺得充實,我將開口,同時感到空虛』。」(228)事情至此已經顯而易見:在求真的視覺化漢語那里,說(寫)之艱難度遠非求誠的味覺化漢語所能比擬。 味覺化漢語詩歌以可被舔舐之甜為其美學內核,顯得紋理清晰,雖以追求言外之意而坐擁含蓄之美,卻並不晦澀,更不存在沈默—充實、開口—空虛…See More
Oct 16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5)

因誠成物則強調物與物之間相互聯手,正如人播下的禾種被水、土滋養而成禾,卻絕不以破壞水、土為成就自己的前提與條件。因此,物以被分析、被拆分的方式進入新詩;物不可能像搖曳於古典漢語詩歌中那樣,在新詩中再次發育、再度成長,畢竟物的任何一個部件都不具備生長的能力。正因為物以被拆分、被分析的方式被納於新詩,新詩就不可能以得味為其本質,也就不但不以失和、違和為成就自身的條件與前提,根本上無所謂和(中),更不在乎和(和)。既然視覺化漢語以看—物、看—看為觀物方式,新詩就既不以舔舐為目的,它自身也不可能被舔舐,更不以甜為其要義——新詩更多地是對經驗的凝結。既然是凝結經驗,就不會首先以美為基準,也不會對物的狀況持悲憫的態度和滄桑的心理,它必須以準確為自身的第一要義——這正是視覺化漢語的篤定語氣時時刻刻意欲強調的品質。篤定語氣籲請對經驗的表達客觀、可靠,必將盡可能遠離主觀性很強的悲憫語氣和滄桑語氣。 這當然只是漢語新詩的固有品質;但固有品質之為固有品質(可簡稱為「固質」),並不在於它僅僅「固」執己「質」,恰恰在於引進新「質」以鞏「固」、堅「固」自身之「固質」。早在新詩的草創期,廢名就曾大膽斷言:「新詩將是…See More
Oct 14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4)

因此,在味覺化漢語的觀物方式中,眼睛在舔舐萬物,正如張棗在詩中所言:「睜著好吃的眼睛」(張棗:《死亡的比喻》);眼睛既品味到物之中和,又因一眼望過去而舔舐到物之甘甜,也正如張棗在另一首詩中說起過的:「你記得——/曾經為那些新頁的氣味激動不已/它曾帶著許多聲音和眼睛進入你……」(張棗:《那使人憂傷的是什麼?》)而在其「返」、其「復」的過程中(在「以……觀之」的過程中),味覺化漢語以口腔與舌面接受、迎接被其攝取之物;這些被眼睛看到、攝取的物,都很好地得到了眼睛的品味、品嘗和舔舐。觀物尚且如此,觀物中之「理」也應當沒啥兩樣: 古人觀理,每於活處看,故《詩》曰:「鳶飛戾天,魚躍於淵。」夫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又曰:「山梁雌雉,時哉時哉。」孟子曰:「觀水有術,必觀其瀾。」又曰:「源泉混混,不舍晝夜。」明道不除窗前草,欲觀其意思與自家一般,又養小魚,欲觀其自得意,皆是於活處觀看。故曰:「觀我生,觀其生。」又曰:「復其見天地之心。」(206) 所謂「活」,盡在貢華南所闡釋的味覺思維之中;那是一種跟舌頭相依偎的「活」,也是被舌頭定義的「活」——這是味覺化漢語自帶的宿命性使然:味覺化漢語向來就…See More
Oct 13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詩性小說——截至目前,研究者更多的是從文體層面,即從詩的形式特征入手來認識「詩性」小說,他們主要關注小說外在形式特征的詩意與詩化,如語言的詩化、結構的散文化、象征性意境的營造、藝術思維的意念化和抽象化等。認為「詩性」小說就是將詩的某些文體特征吸收、消融到小說的創作中來,將小說用詩和散文的筆法寫成,使其具有詩的意境和韻味,體現出小說與詩歌、散文的相互滲透。 這種僅停留於文體學層面對小說的「詩性」進行解讀,必將使其陷入概念歧義和片面化的誤區。如張箭飛的觀點頗具代表性,「詩化小…"
Oct 11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3)

鐘嶸說得好:「使味之者無極,聞之者動心,是詩之至也。」(194)如果將以味喻詩的「味之」直接釋讀為非比喻層面上的「舔舐之」,也許更能揭示(而非接近)古典漢語詩歌的本義。王士禎說得妙極了: 詩有正味焉。太羹元酒,陶匏繭栗,詩《三百篇》是也;加籩折俎,九獻終筵,漢魏是也;庖丁鼓刀,易牙烹敖,燀薪揚芳,朵頤盡美,六朝諸人是也;再進而肴蒸鹽虎,前有橫吹,後有侑幣,賓主道饜,大禮以成,初盛唐人是也;更進則施舌瑤柱,龍鮮牛魚,熊掌豹胎,猩唇駝峰,雜然並進,膠牙螫吻,毒口盭腸,如中、晚、玉川、昌谷、玉溪諸君是也;又進則正獻既徹,雜肴錯進,芭糝藜羹,薇蕨蓬莨,矜鮮鬥異,則宋、元是也;又其終而社酒野筵,妄擬堂庖,粗胾大肉,自名禁臠,則明人是也……(195) 五、新詩何為?視覺化漢語更多地以真為自身之倫理(196),因此,與味覺化漢語的成物論相比,視覺化漢語的成物論就自有其特殊性。…See More
Oct 11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泰戈爾《再次集》輕柔的音符我在心里為她取名為輕柔的音符“咪”。 這名字一旦傳到她耳里,她必定疑惑地坐下,笑吟吟地問:“這名字是什麽意思?” 意思講不清楚,不過是純潔的。 世上事情複雜,有種種善惡……置身其間,她與大家基本上是相識的。 我坐在一邊觀察,她不曉得她周身播放著一種音樂。 在安置她心靈主宰的禦座的所在,在心靈主宰的足下,痛苦的香爐裊裊升起的青煙的暗影,像遮翳明月的雲霧,浮上她的眼眸,輕輕地蓋住笑意。 她的語音流露…"
Oct 1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2)

英國人對Lord、God之類的語詞一往情深,可能更多地出於宗教方面的原因;而中國人對於道德、仁義、禮義、廉恥等語詞情有獨鐘,大有可能出自口舌對美好事物的欲望與向往。因為在早期中國人那里,這些美好之詞早已被充分地味覺化了(181),因而早已成為口舌的強烈欲望之所在。 在味覺化漢語思想中,一直暗藏著一個普遍性的邏輯循環:誠之所成者,盡皆得和(中)之美物(甜),和(中)盡在美物當中;反過來,作為萬物之本質的和(中),能夥同誠以便繼續成就美物(甜)。王充說得很清楚:「澧泉、朱草,和氣所生。然則,鳳凰、麒麟,亦和氣所生也。」(182)…See More
Oct 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1)

在現代性特別張狂的時刻,自稱「鶴君」(168)的張棗卻頗為奇怪地說: 「詩歌也許能給我們這個時代元素的甜,本來的美。這就是我對詩歌的夢想。」(169) 鶴君的意思大約是:作為漢語語境中一種極為特殊的受造物,漢語新詩理應靠近中和之道,直至獲取中和之道。詩學之美理當建基於隱喻之甜,詩得有回甘之感——這就是張棗所謂「本來的美」,或「元素的甜。」(170) 但張棗同時也極為清楚,他對「詩歌的夢想」歸根結底是不合時宜的,是逆潮流而動的,因為漢語早已高度視覺化了。 鶴君很早就意識到:「中國當代詩歌最多是一種遲到的用中文寫作的西方後現代詩歌,它既無獨創性和尖端,又沒有能生成精神和想像力的卓然自足的語言原本,也就是說它缺乏豐盈的漢語性,或曰:它缺乏詩。」(171) 張棗的天才在於,他僅憑直覺就意識到:作為萬物的重要發源地,味覺化漢語本來就等同於原初意義上的詩,《雅》《頌》是其完美的標本;所謂詩,就是「豐盈的漢語性」。張棗還曾十分明確地說過:「漢語是世界上最『甜美』的語言……漢語最大的特征,是在它運用最充足的時候,非常甜美、圓潤和流轉。」(172)…See More
Oct 5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格麗克的詩·普雷斯克艾爾…"
Sep 3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0)

《呂氏春秋》還有言:「今有樹於此,而欲其美也。」(153)高誘既耐人尋味,又不失時機地訓「美」為「成」。看起來,有誠存乎人身,有誠內含於味覺化漢語,就能茂盛萬物,並有資格曰之為「美」。所謂萬物生長,就是萬物自身之美、自身之味(合稱「美味」)在暗中生長;因此,萬物盡皆既有意又有味(合稱「意味」)之物。 但更加重要的是:美、味、物三位一體,同時成長;在最終成物之前,三者總是處於動態之平衡當中。「墻角數枝梅,淩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王安石:《梅》)味覺化漢語詩歌有充足的能力,納諸多已成之物(比如梅)於自身,讓它們在詩中再次生長,再次得味,再次得美——當然,那是詩學之美,那是美學之味。 而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則是太初之言所成之物。波德里亞慧眼獨具,他極為冷靜地認為:在原罪者或戴罪之身們的心目中,上帝所造之物唯有彼此間的關係、對關係的演算,以及對關係的演算中顯示出來的權力,才是首要的、第一位的,盡管權力一如漢娜·阿倫特所說,確實「是使公共領域存在的東西」(154),因而顯得無比重要。…See More
Sep 28

Margaret Hsing's Blog

纺织时尚文创:桃金娘叙事

Posted on October 28, 2022 at 11:30am 0 Comments

桃金娘是一种常绿灌木,粤、闽山野很多,叶对生,夏天开淡红色的花,很好看的,花后结圆形像石榴的紫色果实。有一个别名广东土话叫做“冈拈子”,夏秋之间结子像小石榴,色碧绎,汁紫,味甘,牧童常摘来吃,市上却很少见,还有常见的蒲桃,及连雾,也是桃金娘科的植物。

一个人没有了母亲是多么可悲呢!我们常看见幼年的孤儿所遇到的不幸,心里就会觉得在母亲的庇荫底下是很大的一份福气。我现在要讲从前一个孤女怎样应付她的命运的故事。…

Continue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7 註釋)

Posted on October 15, 2022 at 6:00am 0 Comments

(本文作 者:敬文東 ,单位:中央民族大學文學院。原刊2022 年 01 期文藝爭鳴)



註釋:

 ①參閱《聖經·約翰福音》1:1。

 ②⑧轉引自[意]喬吉奧·阿甘本:《潛能》,王立秋等譯,漓江出版社,2014年版,第11頁,第39頁。

 ③參閱[俄]巴赫金:《弗朗索瓦·拉伯雷的創作與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民間文化》,李兆林等譯,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85頁。

 ④《聖經·創世記》1:1。

 ⑤參閱[美]大衛·哈維:《後現代的狀況》,閻嘉譯,商務印書館,2003年版,第300頁。

 ⑥John D. Caputo, The Weakness of God, Indiana University…

Continue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6)

Posted on October 14, 2022 at 6:15pm 0 Comments

面對道魔相長(223)這個既難纏又難堪的局面,新詩在難度上遠超古典漢語詩詞,正在情理之中;表達之難和必達難達之情(224),更應當被視為中國文學現代性的標誌之一(225)。正是從這個特殊的角度,張棗慧眼獨具,將魯迅而非胡適認作新詩之父(226)。中國現代文學史表明:1927年,正是魯迅創作的巔峰時期;是年4月26日,身在廣州的魯迅卻深刻地感到了表達之難:「當我沈默著的時候,我覺得充實;我將開口,同時感到空虛。」(227)同年稍晚些時候,魯迅對此有過艱難的解釋,再一次暗示了何為達難達之情,以及視覺化漢語為什麼必須要達難達之情:「我靠了石欄遠眺,聽得自己的心音,四遠還仿佛有無量悲哀,苦惱,零落,死滅,都雜入這寂靜中,使它變成藥酒,加色,加味,加香。這時,我曾經想要寫,但是不能寫,無從寫。這也就是我所謂『當我沈默著的時候,我覺得充實,我將開口,同時感到空虛』。」(228)事情至此已經顯而易見:在求真的視覺化漢語那里,說(寫)之艱難度遠非求誠的味覺化漢語所能比擬。…

Continue

敬文東·味、中和與詩(15)

Posted on October 13, 2022 at 5:56am 0 Comments

因誠成物則強調物與物之間相互聯手,正如人播下的禾種被水、土滋養而成禾,卻絕不以破壞水、土為成就自己的前提與條件。因此,物以被分析、被拆分的方式進入新詩;物不可能像搖曳於古典漢語詩歌中那樣,在新詩中再次發育、再度成長,畢竟物的任何一個部件都不具備生長的能力。正因為物以被拆分、被分析的方式被納於新詩,新詩就不可能以得味為其本質,也就不但不以失和、違和為成就自身的條件與前提,根本上無所謂和(中),更不在乎和(和)。既然視覺化漢語以看—物、看—看為觀物方式,新詩就既不以舔舐為目的,它自身也不可能被舔舐,更不以甜為其要義——新詩更多地是對經驗的凝結。既然是凝結經驗,就不會首先以美為基準,也不會對物的狀況持悲憫的態度和滄桑的心理,它必須以準確為自身的第一要義——這正是視覺化漢語的篤定語氣時時刻刻意欲強調的品質。篤定語氣籲請對經驗的表達客觀、可靠,必將盡可能遠離主觀性很強的悲憫語氣和滄桑語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