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aret Hsing
  • Female
  • Senado Square
  • Maca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garet Hsing'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楊薇
  • 有格 台

Gifts Received

Gift

Margaret Hsi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garet Hsi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9)

幸而,我們可以說,這種區分也是不必要的。我們已經講過,這些宗教象征、部落徽章、產業標記以及字形等裝潢,除掉實際用途以外,都有審美的作用存在。所以,我們可以把它們看作主要裝潢之外的次要的裝潢。 為了不要重復,我們在此地就單舉一個例來說明吧。我們來談一談繪畫文字,那是離純粹的裝潢最遠的。我們不必舉中世紀的燙金字體,或文藝復興時代印刷品上的頭號字體,來證明文字的美術性質。 只要看看逐日送來的任何信件——只要不是出於村夫或書法大家之手的——就可明白了。書法的第一條件是清楚;但是還有旁的條件也是重要的。譬如某商人要征求一個助理員,他不但要求他書法端整,而且還須寫得漂亮。 就是不以謄寫為職業的人,也喜歡寫得清晰美麗——除非他們在學校時代就得了一種觀念,以為寫得最粗劣的字體,就是天才的明證。 看一看歌德的親筆字罷,尤其是他晚年的手跡——例如美國圖書局影印的美國紀念冊子上所有的。如果歌德是單求寫得明晰,則他在筆畫之間很可以節省許多氣力。 大寫字的美麗的配合,悅人而波動的線劃,各行間勻整的間隔——凡此種種都足說明這種筆跡是為了美術的創造,不但是內容美,而且也有外行美。…See More
Jul 3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8)

我們現在已由原始裝潢中分出了字形,產業標記和部落徽章;但如果其中會不含宗教的標識和巫術的記號卻就很希奇了。我們在澳洲人的可朋圖形中,發見了許多符號,是又當靈物崇拜又當標識用的。 此外,還有澳洲的術士所用的魔杖——就是蔔杖和巫牌。魔杖上雕了許多花紋,有些可以看出是人像和動物的形像,但是大多數卻是許多古怪的圖形糾纏做一堆,我們不能把它們分開,更不能了解它們。這些令人迷惑難解的圖形,就我們所知,是只有這種魔杖上才有的,所以不能和裝潢相混淆,最多也不過和字形有些關系罷了。 我們在北極人刻在用具上的圖形中,發見的魔術符號不止一種;可惜那些記載都不足為研究那些符號的根據。14 在一切的裝潢品中,我們只能找出很少的工藝性質的圖形是沒有審美意義的;由此我們可以推斷,在原始的裝潢藝術中,所有工藝性質的題材,是經純審美的估量選擇的。如果一種規整的圖樣不能引起人類的樂趣,那末一個懶惰的明科彼人,為什麼要在他的土盆上刻上筐籃上的花紋呢?但或許這真是他們懶惰的地方,他們偷懶而且保守傳統的地方。…See More
Jul 1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7)

關於澳洲人武器上的裝潢大多是部落標誌的圖形的知識,使我們明了我們在以前提到過的兩件事實,但是這並沒說明另一個事實——就是動物皮甲花紋和它們特殊的變化,之所以常被他們抄用的原因。 崇奉龐大動物的土人,——他們大都是如此——除掉用動物體上的皮甲花紋放在盾牌上,作為部落的記號和有力的崇拜物之外,顯然是沒有旁的好辦法;因為整個動物的身體太碩大了。但是他們對於“可朋”的尊崇之心,一面領導他們趨向這種自然的裝飾,一面卻又使他們忌避。 的確的,澳洲人是不準殺戮他們可朋野獸的;雖則禁例不十分有效的地方,他們有時也稍稍縱容他們自己一點兒。所以真的獸皮既不准用來做裝潢,就只有雕成或畫成圖形來代表。 那些圖形對自然狀態決不很真實:它們大多筆劃生硬,不像帶毛羽的皮革,倒象一塊編織品。這個事實,初看去會覺得是因為粗魯的澳洲人藝術手段太差的緣故。但是澳洲人在有些地方卻的確能表示是有天才的作家。 物質的和技術的成就,雖然是有影響的,卻不能作為一種充分的解釋;因為在澳洲人的木器上,有許多雕刻是非常自然的,而里面的意思卻一樣。…See More
Jun 29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6)

產業標記較容易和裝潢本身區別出來。我們早已經知道,幾乎所有的狩獵民族,他們各人的武器上都是有專門的標記;產業標記為什麼在狩獵文明時代會有這樣普遍的發展,是很容易了解的。因為受箭或矛擊傷了的野獸,不一定是就地死亡,往往會在別處發見它的屍體。在這種情形之下,獵者如果不能用附著在傷口上的武器來確定他的權利,則他必將失去他的獵得物。 一個澳洲人如果發見了一個蜂窩,就在樹皮上劃一個記號;這蜂窩從劃了記號之後,就成了他個人的產業,正如有著同樣記號的武器和用具一樣。但是有時候澳洲人的武器上的記號,是指制造者而不是指所有者的。據霍納雷(Honery)氏記載某一種部落說:“每一武器上都有制造者的標記。那些記號是彎曲或鋸齒狀的線條和刻痕。”11 可惜他的書上沒有插圖,使我們不能決定那些花樣是專門的個人記名或是前述的皮甲花紋。如果我們從Reliquiae Aquitanicae上所畫的澳洲人的產業標記去判斷,則此種記號和裝潢是顯然可分的,因為在圖中所舉的記號只是單獨的刻痕,和裝飾用的花紋是完全不同的。12…See More
Jun 2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5)

色彩在原始的裝潢藝術中,比式樣為次要。澳洲人打仗用的武器普通都是沒有塗彩過的;但是盾牌上的花樣卻全塗上多種的顏色。圖形中凹刻下去的線縫,大多用不同的顏料填進去——例如白色和紅色間隔著用。要不然就光用顏色塗畫上去。澳洲人在用具上用的顏料,和他們用以塗在身上的一樣。紅色和白色都很流行,黑色和黃色則比較地少見。那很少見的藍色,大概是由歐洲人那里運輸進去的。在五種顏色混用的時候,紅、白兩色往往用得最多。而且,也沒有人能夠發現澳洲人用裝飾顏料的一定原則。 不過我們可以假定澳洲裝潢品中用的顏色,往往是受自然界的物像所啟發的。例如那在昆斯蘭德地方發現的盾牌(第四圖b,)上面著色的圖形,就非常像一塊蛇皮。但他們對於色顏彩的選擇,有很多是任意的。安達曼人在裝潢藝術上所用的顏色,和他們的圖畫一樣,和澳洲人的很相像。明科彼人也不怕厭煩重復地用紅色和白色。此外,和塗在身上的一樣,也用褐色的顏料;可是黑色和黃色卻好像是完全沒有的。北極民族的裝潢藝術色彩最為簡單,他們在淺黃的骨頭上塗上黑色,有時也用紅色,可是總只有一種顏色。…See More
May 3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4)

至於埃斯基摩等民族的裝潢藝術,材料豐富而生動,問題也就較少。北極人的裝潢品,大半都是出於自然界的觀察,這事實是用不著長期研究的。只要一看他們雕刻在骨制或木制用具上的圖形就可以明白了;刀上的鳥頭都表現得很明白,都是很容易認明的。用具的整體很多做成一種動物的形狀。第九圖a是個骨制的箭擦子,雕成鹿形,b和c是兩個針盒,前者作魚形,後者作海豹形,在收藏人種學材料的任何地方都有類似物品可以看見。除了這些自由而自然的圖形之外,還有其他已經硬化了的便化形式的取材於自然界的花樣。我們現在舉一個例來說,差不多在北極人的每骨制物品上,都有一種同一中心的小圓圈,中心有一隆起的點子。在大半的情形里是指的眼珠子,有些或許是太陽或月亮;但是在有些情形下,據我們看來是代表珠子,因為北極人和其他的低級民族一樣,對珠子是非常珍視的。根據後一種解釋,則這個圓圈便不是自然界的臨摹了;這是裝潢藝術的第二類,在北極民族的藝術上是和第一類同樣重要的。   …See More
May 26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3)

部爾馬的報告解決了關於澳洲人裝潢的疑難問題。 它非但告訴我們應該怎樣去說明這種事實,而且還指示出我們在以前為什麼不能說明它的緣故。 如果圖中已經將整個動物的全形畫出,那麼不論圖形是如何地變化歪曲,我們也一定能夠約略指出原物的類形;但是大多數的澳洲人圖形都是動物體上的一部分,而且他們原來都只要代表外皮上的花紋;尤其是在自然物體的形狀表示得非常圖案化的時候,難怪歐洲人不能確定它的用意。 我們的解釋法我們已經說過是不可以嚴格地證明的;不過那種把原始裝潢看成獨立的幾何形繪畫的舊說,並沒有較容易證實一點。 我們的觀點是和我們所知道的一切其他的原始民族的性質相調和的,所以比較地還可信一點。別的觀點的論者,除了先人的印像外,完全沒有方法維護他們的不可信的假定——挨楞李希已經告訴我們,那些第一印像或許是惑人觀聽的。所以在沒有更好的理由來反駁我們的時期內,我們可以自信我們說昆斯蘭德地方的盾牌上的圖樣不是幾何的造形而是蛇皮的摹擬這句話是不錯的。那樹皮制的盾牌,是摹仿的鳥形。…See More
May 1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2)

原始裝潢所摹擬的原型,實在很不容易追究。 我們熟視澳洲人盾牌上的曲折線形或菱形,或許覺得我們摹擬動物之說不免有點武斷;但是承認我們大半指證不出來,卻是更加武斷。當然我們能指證出來是一個奇事。 澳洲人的裝潢藝術就從來沒有人很有系統地研究過。就是在布拉夫·斯邁斯(Brough Smyth)的名著中,也不過草草的提了一下。實在說,沒有一個人曾下過苦功去追究當地土人這許多圖譜的意義。 那麼,在如此的情況下我們怎樣能夠正確地加以解釋呢? 第一、在事實上,低級民族的裝潢的研究(澳洲人的裝潢也應該作同樣的研究)的結果,大多數都是摹擬人物和動物的。例如,巴西部落的裝潢藝術,恐怕沒有地方有比它們再像幾何形的了。 歐洲人在博物館中看見這種直線的圖樣,一定很容易想到自然界形像以外的東西上去,而不會想到自然界。但是那曾經往當地去研究過的挨楞李希,卻使人無可置辯地指出了它們擬的都是動物或動物身上的一部分。…See More
Apr 29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1)(第6章)裝潢

用具裝潢的發展程度,在較低文明階段里,比人體裝飾落後得多。最簡陋的翡及安部落已經有相當豐富的人體裝飾,而最進步的北方狩獵民族卻還只有很少的用具上的裝潢。如果我們以為用具裝潢,就是把飾物附加在用具上的意思,則有好許多的原始人群,實在是沒有用具裝潢的。我們從來沒有發現過布須曼人掘土用的棒上或弓上有什麼飾物,在翡及安有裝飾的制造品也是少有的珍寶。但是現在我們所要講的用具裝潢,是一種較廣泛的觀念。我們不但承認另加飾物為裝潢,就是對於一件用具的磨光修整,也認為是一種裝潢。…See More
Apr 25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0)(第5章)目录

間隔在文明社會的窮人和富人之間的鴻溝,那時候也還沒有裂開。這也是真的,一個技巧高明的獵人,可以比技巧較差的得到更多的獵物;但在那種沒有保障,變動很大的生活情境之下,就是他們間最高明的人,也不能積聚財產,結果也不能不和別的人一樣的窮困。 我們之所以要充分地研究這種關係,是因為這種關係能夠說明原始裝飾形式為什麼很少變動。在社會高層中時髦風尚所以時常變更,完全是社會分化的結果。107 時髦,往往是從上向下傳的。 某一種時髦,在起初的時候,專在社會的最上層中流行;因此那種裝飾就可以作為服用者的階級和地位的標記。但為了這同一的理由,地位低的人往往會盡其力之所能,去得到這種時髦的衣著,因此過了一些時候,高級人穿的衣著就成為全國的服裝。 所謂高級的人們,他們還是和先前一樣,總還願意叫自己的服飾勝人一等,因而又去創制或改造出一種特別的服飾,所以前面講過的玩意兒又得重新表演一通。恐怕沒有其他的地方,能比南非洲那樣將這種時裝的機械性顯示得更明顯的。…See More
Mar 1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9)

誘致人們將自己裝飾起來的最大的、最有力的動機,無疑是為了想取得別人的喜悅。我們總覺得裝飾是女性的天然權利,但在最低的文化階段上,卻總是男人比之女人更事修飾。102這種奇觀,初看似乎是一個違背我們理論的憑證,其實正是很有利於我們理論的一個左證。 低級民族的裝飾區分和高級動物間的區分相同,因為,它們同是受著男性是處在求愛者的地位這個事實所支配的。在原始民族間,和在高等動物間一樣,是沒有老處女的。女人無論如何,總可以結婚,而男人卻須用盡方法,才能得到一個生活伴侶。 例如在澳洲,大部分的青年男人都必須過很久的獨身生活。而在文明社會里,關係恰恰相反。誠然,在名義上求愛者還是男人,但在事實上卻往往是女人在那兒求愛,因此女人就不得不從事裝飾,而男人卻大都不大注意自己的裝飾。 如果還有人懷疑原始人的裝飾完全為了性的吸引,他只要去問一問他們為什麼要裝飾就會明白。“為要使我們的女人歡喜,”一個澳洲人回答部爾馬說。在夫林得斯島當政府下令禁止他們用脂油和赭土塗身時,塔斯馬尼亞族的遺民幾乎要釀成反叛的舉動,“因為青年們都怕會因此失歡於他們的同鄉婦女。”103…See More
Feb 27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8)

當我們開始研究時,文明民族的裝飾和野蠻民族的裝飾,似乎有很大的差異,以致我們很難看見原始裝飾的審美價值。然而,等到我們對原始裝飾的研究愈深切,我們就看見它和文明人的裝飾的類似之處愈多;而我們終於不能不承認這兩者之間,很少什麼基本的差異。 世界很少有幾樣東西能像裝飾品那樣,在文化進展的過程中,似乎變遷得很多,卻實在是變遷得很少的。文明並沒有使我們擺脫了,某幾種原始民族的極奇怪和極討厭的裝飾形式。 而正相反,最野蠻裝飾中最粗野的形式、瘢痕,倒在最高級的現代文化的中心還被認為是一種光榮,而且還認為是極足欣羨的。我們上層社會的子弟固然尊重澳洲式的劙痕,下層社會里的人也正在模仿布須曼人的樣子,很喜歡刺紋。 這種情形在歐洲社會間的普遍流行程度,超過我們一般人的估計很遠。我們誠然已經摒棄了唇栓和鼻塞;但是就在我們間有教養的婦女,也還樂於佩戴和那些東西同樣野蠻的耳環。我們也已經表明文明社會的搽胭脂,也和某種原始式的畫身差不多。但最相類似的,還是那些活動裝飾的形式。…See More
Feb 2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7)

人體的原始裝飾的審美光榮,大部分是自然的賜與;但藝術在這上面所佔的意義也是相當的大。就是最野蠻的民族也並不是純任自然的使用他們的裝飾品,而是根據審美態度加過一番工夫使它們有更高的藝術價值。 他們將獸皮切成條子,將牙齒、果實、螺殼整齊地排成串子,把羽毛結成束子或冠頂。在這許多不同的裝飾形式中,已足夠指示美的原則來。它們正和主宰各文化階段的身體裝飾的原則相同——就是對稱和節奏。對稱是隨順身體性質的,節奏是隨順飾品性質的。身體的對稱形式,使他不能不作對稱的裝飾。 實際上,不論是原始民族的固定或活動的裝飾,都是用對稱式的,除非在某種情形之下,想從有些使人不測和不安的不對稱,求得一種可笑的或可驚的效果。有時劙痕和刺紋單在一面,這不是顯示他們不要對稱的配置,而是顯示那還沒有完成。 這類裝飾的完成,需要很久的年月。通常,皮膚上的不對稱的圖樣大都是未完成的;而完整的畫像卻差不多總是對稱的。100同樣,有節奏地安排事物的原則,也並不難找尋。…See More
Jan 9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6)

關於身體塗繪方面的原始色彩的美的價值,我們前面也已經說到。假使有人要賞鑒活動裝飾的顏色的效用,他既不能用自己的欣賞作背景,也不能就依一般人種學博物館中所見,而加以評論,一定要和他們的膚色連合在一起來加以考慮。 在我們的博物館里,將櫥櫃一律塗以白色、黃色或褐紅色,對於顏色的效用我們不但不能得到滿意的印像,而且常常會錯誤。98 澳洲人用袋鼠的白牙齒做的頸帶,在明色的背景上是很少感應的,但一用深棕色的背景對照起來看,我們馬上就能了解為什麼澳洲人喜歡佩帶它。凡明色的飾品,每為皮膚暗色的人所樂用,而膚色白皙的人也同樣的喜歡暗色的飾品。 例如,黃色的布須曼人,總喜歡用暗色的小珠作裝飾,而暗色的卡斐人則很討厭這種暗色的飾品。狩獵民族選作活動飾物的顏色,是和他們塗繪身體的顏色一樣的。 澳洲人用紅、白、黃的礦土塗染他們的腰帶、頸帶和頭巾,而同樣或類似的顏色,在布須曼人和翡及安人中也很通用。紅色的阿拉(ara)羽毛,是最貴重的裝飾,在菩托庫多人中是一種領袖用的標記。普通的人則在頭髮上佩戴黃色的羽扇,而澳洲獵者的前額上也飄飛著同樣的黃色羽毛。…See More
Jan 7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5)

在我們記述活動的裝飾中,還沒有提起有一個原始民族——埃斯基摩人。實際上,他們在這上面佔據著一個很特殊的地位。其他一切狩獵民族都是不顧衣飾專門追求裝飾,埃斯基摩人卻當置備一種抵禦北極嚴寒保護身體的衣著為其第一要著。不過他們也並沒有忘記裝飾;只是以性質論,他們的身體裝飾並不能勉強納入,我們所分類的那些裸體的狩獵民族的範疇中。除了他們衣著上的裝飾之外,我們不能在他們中間找到頸項的、腰上的或臂部的裝飾。他們用各種顏色不同的皮條修飾他們的裘裳,而在背後面前,特別是接縫處,掛上皮的流蘇、牙齒、骨和金屬的珍寶、銅鈴以及其他類似的東西。對於這些東西,女人至少也和男人同樣的多。此外她們又用一種臀部裝飾來區別她們自己,那是從背心的後面延出一條像尾巴似的東西,那東西一直掛到膝彎為止。95埃斯基摩的男女兩性對於裝飾事情的共同參加,使埃斯基摩人和那些跟他們同文化階層的其他民族有所不同。…See More
Jan 1, 20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4)

所以遮羞的衣服的起源不能歸之於羞恥的感情,而羞恥感情的起源倒可以說是穿衣服的這個習慣的結果。我們剛才說過的原始衣飾的這種任務,又很能將這種感情發揚光大起來。在較低的文化層中雖則不是常穿衣服,但在文明較高的級層中,衣服已變為男女兩性最不可少的部分。到了這樣的情境之下,人體的顯露就成為不平常的希奇事兒;和這種習慣衝突,正和其他情形一樣,要發生一種交代不過去的感情。當一個人覺得違反了社會習慣時,總容易發生一種羞恥之感和生理的征像——如紅臉、垂眼等。這實在只是人類的合群本能的反應。阿拉斯卡(Alaska)的婦女,以在人前不帶他們古代的部落標誌——唇栓——為可羞。拉·培盧斯(La Pérouse)說:“有時候,我們勸他們去掉這種裝飾品,她們雖則很勉強地照著做了,但總顯出一種難為情和不安的神情,正和歐洲婦女解開胸襟時的態度一樣。”一個歐洲女人,固然覺得坦露胸膛在街上行走為可恥,因為那是違背風習的,但照著規矩,在跳舞時的華光之下顯露她的肢體,卻並不覺得可羞。尼羅(Nile)的黑膚婦人坦露胸部卻用皮圍裙小心地蔽下體,理由也是一樣的。同時還有第二個很強烈的原因,使他和高級文化中人一樣不喜歡裸露她的性器官…See More
Dec 23, 2019

Margaret Hsing's Blog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9)

Posted on July 1, 2020 at 9:00am 0 Comments

幸而,我們可以說,這種區分也是不必要的。我們已經講過,這些宗教象征、部落徽章、產業標記以及字形等裝潢,除掉實際用途以外,都有審美的作用存在。所以,我們可以把它們看作主要裝潢之外的次要的裝潢。



為了不要重復,我們在此地就單舉一個例來說明吧。我們來談一談繪畫文字,那是離純粹的裝潢最遠的。我們不必舉中世紀的燙金字體,或文藝復興時代印刷品上的頭號字體,來證明文字的美術性質。



只要看看逐日送來的任何信件——只要不是出於村夫或書法大家之手的——就可明白了。書法的第一條件是清楚;但是還有旁的條件也是重要的。譬如某商人要征求一個助理員,他不但要求他書法端整,而且還須寫得漂亮。



就是不以謄寫為職業的人,也喜歡寫得清晰美麗——除非他們在學校時代就得了一種觀念,以為寫得最粗劣的字體,就是天才的明證。…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8)

Posted on June 29, 2020 at 5:19pm 0 Comments

我們現在已由原始裝潢中分出了字形,產業標記和部落徽章;但如果其中會不含宗教的標識和巫術的記號卻就很希奇了。我們在澳洲人的可朋圖形中,發見了許多符號,是又當靈物崇拜又當標識用的。



此外,還有澳洲的術士所用的魔杖——就是蔔杖和巫牌。魔杖上雕了許多花紋,有些可以看出是人像和動物的形像,但是大多數卻是許多古怪的圖形糾纏做一堆,我們不能把它們分開,更不能了解它們。這些令人迷惑難解的圖形,就我們所知,是只有這種魔杖上才有的,所以不能和裝潢相混淆,最多也不過和字形有些關系罷了。



我們在北極人刻在用具上的圖形中,發見的魔術符號不止一種;可惜那些記載都不足為研究那些符號的根據。14…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7)

Posted on June 29,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關於澳洲人武器上的裝潢大多是部落標誌的圖形的知識,使我們明了我們在以前提到過的兩件事實,但是這並沒說明另一個事實——就是動物皮甲花紋和它們特殊的變化,之所以常被他們抄用的原因。



崇奉龐大動物的土人,——他們大都是如此——除掉用動物體上的皮甲花紋放在盾牌上,作為部落的記號和有力的崇拜物之外,顯然是沒有旁的好辦法;因為整個動物的身體太碩大了。但是他們對於“可朋”的尊崇之心,一面領導他們趨向這種自然的裝飾,一面卻又使他們忌避。



的確的,澳洲人是不準殺戮他們可朋野獸的;雖則禁例不十分有效的地方,他們有時也稍稍縱容他們自己一點兒。所以真的獸皮既不准用來做裝潢,就只有雕成或畫成圖形來代表。





那些圖形對自然狀態決不很真實:它們大多筆劃生硬,不像帶毛羽的皮革,倒象一塊編織品。這個事實,初看去會覺得是因為粗魯的澳洲人藝術手段太差的緣故。但是澳洲人在有些地方卻的確能表示是有天才的作家。…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6)

Posted on June 1, 2020 at 10:39pm 0 Comments

產業標記較容易和裝潢本身區別出來。我們早已經知道,幾乎所有的狩獵民族,他們各人的武器上都是有專門的標記;產業標記為什麼在狩獵文明時代會有這樣普遍的發展,是很容易了解的。因為受箭或矛擊傷了的野獸,不一定是就地死亡,往往會在別處發見它的屍體。在這種情形之下,獵者如果不能用附著在傷口上的武器來確定他的權利,則他必將失去他的獵得物。



一個澳洲人如果發見了一個蜂窩,就在樹皮上劃一個記號;這蜂窩從劃了記號之後,就成了他個人的產業,正如有著同樣記號的武器和用具一樣。但是有時候澳洲人的武器上的記號,是指制造者而不是指所有者的。據霍納雷(Honery)氏記載某一種部落說:“每一武器上都有制造者的標記。那些記號是彎曲或鋸齒狀的線條和刻痕。”11



可惜他的書上沒有插圖,使我們不能決定那些花樣是專門的個人記名或是前述的皮甲花紋。如果我們從…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