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偶爾飛
  • Male
  • 吉蘭丹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超人偶爾飛's Friends

  • ili 河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TV Plus
  • desafinado
  • Leading Link
  • Easy Tree
  • Sena Wang
  • Priyatamā
  • Le Destin
  • Malacca Light
  • Hérétique
  • 家  在這裡
  • INZHU Інжу
  • Ra Zola

Gifts Received

Gift

超人偶爾飛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超人偶爾飛's Page

Latest Activity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夢迴新加坡女皇镇 2

"黃則南·遊羔丕山偶詠二首 其一 山陰水曲戀行人,大似桃源不染塵。 世道崎嶇何日坦,隱居山谷避嬴秦。 其二 流水潺潺鼓瑟琴,層峯高聳接天心。 彷然此地成仙境,豈僅山居識鳥音。 黃則南編《松竹軒商餘隨筆二集:旅馬六十年癸丑重周專輯》"
Jul 7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夢迴新加坡女皇镇 1

"陳明發:馬來西亞小販,還足以和新加坡較量嗎? 我在臉書與愛墾網發了一個帖子《新加坡雞飯:文化競爭力》,提到— — 下一回,當持著疫苗護照的國際遊人重回馬來西亞,若是聽到他們又說:“我喜歡新加坡雞飯。”你千萬不要生氣,更不要說:“馬來西亞的雞飯更好吃啦!”人家就是願意花心機,很早就發揮他們的想像力,去用心經營他們的美食品牌,打造文化影響力。…"
Jun 27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夢迴新加坡女皇镇 1

"胡超球·遊星洲虎豹別墅 昔年曾記此登臺,今日重臨倦眼開。 對岸波光浮嶼出,過江山色上樓來。 仙心佛慧詩千首,虎嘯豹吟酒一盃。 回首人煙深樹裏,樓臺明滅枕濤隈。 仙心佛慧詩千首,虎嘯豹吟酒一盃:墅中多亭,每亭供石佛像。 《南洋商報》1948年10月18日第9版"
Jun 1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新加坡女皇鎮國家圖書館

"陳延謙·百家村嘉東郊外有地一段,余於民國九年購置,前後佈置建築,約五六年始竣,可居百家村落也。市政局錫名曰:「延謙村」。至十七年以三十四萬售與亞拉伯人。歲月容易,怱怱十年,今冬十二月以二十萬收回,業歸原主。偶過該村,與鄰叟話舊,感此賦作(時廿六年) ( 1937 ) 百家村裏百花妍,舊地重經亦宿緣。 鄰叟笑談當日事,物歸故主豈偶然。 陳延謙《止園集》"
May 23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新加坡女皇鎮國家圖書館

"陳延謙·止園遣興 止園無事且吟哦,兒女鐙前學唱歌。 世亂每逢才子出,閱書漸識古人多。 陳延謙《止園集》"
May 20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新加坡女皇鎮國家圖書館

"劉天中《花葩山晚望》 北土丹楓落,南洲粉蝶飛。 臺高花笑浪,閣晚水含暉。 劉天中《劉天中詩詞集》                                                        …"
May 18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夢迴新加坡女皇镇 3

"符雄〈星洲大國園傍晚雜詠〉六首選四首 其二 車水馬龍極一時,回環周道競奔馳。 釵光鞭影遙相映,贏得涼風面面吹。 其四 文明裝扮比肩人,無限風波一樣新。 惹得狂童齊送眼,自由花擁自由神。 其五 紅橋高架路回腸,碧漪涓涓水一塘。 多少香車行復止,關心岸上舞鴛鴦。 其六 孤帆天外掛長風,雲水蒼茫一望中。 夕照遠隨鴉背羅,西山猶帶影微紅。 1918年3月28日《國民日報》“文苑”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May 14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夢迴新加坡女皇镇 2

"陳師魯〈三月十二夜漫遊星洲諸名勝作絕句十首〉選二首 其一 博物院旁談蕩風,山坡上下見燈紅。 林深樓閣花經眼,裝點遊人入畫中。 其三 歡樂園邊踏月行,銀河皎潔靜無聲。 可憐當日歌舞地,祗剩流螢數點明。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May 13
超人偶爾飛 commented on 陳老頭's photo
Thumbnail

夢迴新加坡女皇镇 1

"斌椿〈新嘉坡本名息力,與麻六甲舊皆番部,屬暹羅〉(二首) 其一 樓閣參差映夕陽,百年幾度閱興亡(始為葡、荷兩國所據,今為英有)。 龍涎虎跡愁行旅(西有島,龍遺涎其上,可採為香),何待聞猿始斷腸。 其二 一聲清磐出茅庵,細草長松繞翠嵐。 鳯鳥自歌鸞自舞,始知身到大荒南。 自註:「洋艘過此皆停泊上薪水糗糧,乃東西洋必由之埔頭,英人立砲臺守之。地產五色禽鳥及大小猿猴,山多虎。」 斌椿 (1804 - 1871 )《天外歸帆草》"
May 12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詩想《筆記本》

早在幾個月前,我就已經買好一本筆記本。我要說,從日本書店買回來的這本簿子,真的很雅致。就因為它精美,我決定不隨隨便便就寫下第一行字。一個字也不行。我一直慎防著,我的筆按捺不住耙過去。它畢竟不是手機屏幕,可以隨時寫隨時刪掉。發到社群媒體上以後,發覺自己很無賴,靜悄悄就瀟瀟灑灑刪掉。然後,補一句"誤發"就行了,不負文責。那一刻要是心境不壞,還可以發表一個調皮的情緒符號。其實,要幾個也無所謂,反正是虛擬的,免費的。Wifi是隨咖啡送的。從小小的收據單子上,找到那上網的密碼,我有一種打開人家出納機戶號的驚喜。出納機只給你現款,能暢通無礙上網,呵,你想要什麼有什麼..........,可以看,可以聽,可以懂,可以吹,可以罵。此刻,只差不可以具體擁有,像擁著軟溫溫的肉體,或嚐嚐清涼沁心的雪糕之類的。到這裏拐個彎,還是覺得破解別人出納機密碼充實些。可是,這樣的行為,怎麼可以寫進筆記本裏去,它是印刷得那麼雅致精美而純潔?所以,幾個月來,我在本子上什麼也沒寫。只是不時拿出來聞一聞。書沒寫成,我早已糜爛於書香了。看來,書香未必和文字有關,只是紙張與油墨的一次合作事件而已。這是什麼想法?我還沒找到合理解釋的…See More
Feb 1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詩想《紐扣》

想造個句子,把昨晚的夢記錄下來。可是,頭兩個字就充滿困難:“不知誰給了我一杯水,喝了一口,發現嘴裏滿是東西。”那“不知”二字,其實不是現在才想到的,喝了水以後就有了那份惶恐。“不知”我喝了什麼?於是慌亂吐在手掌上,是一把紐扣!“不知”我是否吞下了幾顆?我失措地把妻子叫來,快!拿個紙袋裝起來。事情發生到這裏拐了個彎,“不知”我為何沒再追究是誰給我那杯水,就那麼一瞬間,居然意識到這只是一個夢。一個夢啊,“不知”是什麼象徵呢?我的眼睛於是留意起那一袋子紐扣。這種境遇“不知”為何能同時存在;夢的證物紐扣,夢劇情的延續,和其實已處於半睡半醒狀態,意識到自己在做夢的我,竟同時間處於同一個場景裏。那部分醒著的我,詮釋癖明明白白又發作了。“不知”這些符號指向什麼呢?感覺夢裏的我比現實生活中的自己聰明得多,玩味著那二三十顆的紐扣,多數是明亮淺色系的米黃襯上淡褐紋脈,沒有張揚刺眼的顏色、形狀、圖案與態度,很快,我就有了答案:暗喻在於那…See More
Jan 21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經濟放緩,越来越懷舊—我看星爺的賀歲片《美人魚》

經濟放緩,越来越懷舊 為一份深情,詮釋一個時代 陳明發·我看星爺的賀歲片《美人魚》 對不起。人家看賀歲片,看得喜氣洋洋;我卻在大笑之後,想起許多事。這樣,或許更對得起周星馳。先講好事。《美人魚》讓人看見中國電影的希望。 這些年,中國富得不得了,財神爺們要砸多少錢去拍部戲,都不成問題。有趣的是,我們在海外戲院看得見的所謂“大戲”,例如王晶2016年的賀歲片《賭城風雲 III》,或前些年的《天機:富春山居圖》、《西遊記之大鬧天宮》,或更早的《滿城盡是黃金甲》、《夜宴》等等,那些金錢堆積起來的東西,老實說,你會覺得好看嗎? 這些戲在中國不管賣得多好,走到世界,大概沒有幾個人——至少從所謂影響民眾最直接的電影來看——會覺得中國文化有何了不起。這麼一來,要談中華軟實力、中華影響力,未免說得早了些。當然也有一些很誠懇的好電影,例如《無人區》、《後會無期》,但因為沒有“大場面”、“高科技”,就只算是清新小品,而無法走到海外的大銀幕。…See More
Jan 18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後現代·差異的视角》

這十餘年來,馬來西亞社會許多現象,愈發稀奇古怪。最天才的連續劇編劇,傷壞了腦筋恐怕也沒法子想像其三成的荒謬。搞創作的,不是累極了坐在一旁抹汗、嘆息,靜觀其變;就是模仿網紅似地隨著流行的調子哼幾句。反正夠報刊的專欄填滿文字就沒事了。 剩下的,繼續“感性”;繼續堅持沒必要而又過時的“文藝腔”,多愁善感而可預測的固定反應。就像余秋雨那般,很多事情說不清了就跪倒。而且,一個大男人動不動就哭。有者稍勝一籌,忘記了寫作與百貨大樓過節裝飾玻璃櫥窗不同,不能老像找女朋友似地,遣詞用字盡是一味要“夠美”。結果,倒像是遇上塗脂抹粉過度的姑娘,只讓人注意到她的不諧調,而看不見她的靈魂。大家都尴尬。 創作還有發展的空間嗎?向後現代藝術商借一些看待事物的新角度,或可走得出去。See More
Jan 6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應星:敘事在中國社會學研究中的運用及其限制 (下)

其三,中國社會日常生活的模糊性。自從現象學社會學和常人方法學興起以來,帕森斯主義所代表的社會學“正統共識”對日常生活的忽視日漸被打破。尤其是隨著後現代主義對“宏大敘事”的猛烈攻擊,日常生活越來越成為社會學家關注的焦點。 但研究日常生活最大的困難,就在於我們如何能讓沈默者發聲。所謂的日常生活,它指的不僅僅是普通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它指的是與宏大歷史話語不同的生活,是福柯意義上“稀薄”而“貧乏”、充滿“偶變性”和“錯誤”的生活。對於這幾乎不可言說的日常生活,如何能夠進入?福柯給我們的啟示是:對不可言說的東西,可以展現。…See More
Nov 17, 2020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應星:敘事在中國社會學研究中的運用及其限制 (上)

西方主流社會學研究的實證化趨向與敘事的價值敘事研究作為一種有鮮明特點的質性研究方法,對於豐富我們的社會學想像力,有著重要的價值。在歐洲古典社會理論大師那里,本來一直並行著兩個既相互對立,也相互補充的研究路向。但自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開始占據社會學主流地位以來,社會學研究方法越來越實證化,量化方法在西方社會學中運用得遠比定性方法廣泛,其所享有的“科學”地位,似乎也遠在定性方法之上。而質性研究則越來越被排斥到了邊緣地位。 但是,早在半個多世紀前,米爾斯就已經辛辣地批判過,他所謂的“抽象經驗主義”,疾呼要重新喚起“社會學的想像力”,以克服西方社會學正在到來的危機。敘事研究作為一種有鮮明特點的質性研究方法,對於豐富我們的社會學想像力有著重要價值。敘事研究是研究者將自身的體驗,轉化為在時間上具有意義的情節片段的一種基本方式。它將事件串聯起來,從而使事件根據自己的時間位置,和在整個故事中的作用而獲得意義。 它本來是語言學和文學等領域常用的手法,後來於20世紀初被芝加哥學派運用在社會學研究中。1950年代後,人類學、現象學、解釋學等相關理論被引進敘事研究中,使其在方法上更加成熟。…See More
Nov 16, 2020
超人偶爾飛 posted a blog post

周憲:文化研究的新領域——視覺文化(5)

盡管我們還可以羅列出更多的,關於視覺文化問題結構的看法,但有一點似乎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視覺文化研究關心的,是我們所生活的現實世界中,人們對視覺形象的理解和解釋,它不但包括主體對形象的關係,也涉及到個體與群體、現在與傳統、人與環境的複雜的互動關係。由此出發,我想提出中國當代視覺文化研究的問題意識和問題結構。西方視覺文化研究已經相當成熟,且成就可觀,顯而易見,這種新的文化研究將,會在中國當代文化研究中展開。於是,中國當代視覺文化的問題意識和問題結構,便不可忽略。所謂中國視覺文化的問題意識,主要是指我們在考察中國視覺文化時,必須具備某種中國的本土視野和理論,但本土問題意識又是建立在對本土問題結構的深刻體認基礎上的。…See More
Oct 28, 2020

超人偶爾飛'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超人偶爾飛's Blog

陳明發詩想《紐扣》

Posted on January 12, 2021 at 12:30am 0 Comments

想造個句子,把昨晚的夢記錄下來。可是,頭兩個字就充滿困難:“不知誰給了我一杯水,喝了一口,發現嘴裏滿是東西。”那“不知”二字,其實不是現在才想到的,喝了水以後就有了那份惶恐。“不知”我喝了什麼?於是慌亂吐在手掌上,是一把紐扣!“不知”我是否吞下了幾顆?我失措地把妻子叫來,快!拿個紙袋裝起來。事情發生到這裏拐了個彎,“不知”我為何沒再追究是誰給我那杯水,就那麼一瞬間,居然意識到這只是一個夢。一個夢啊,“不知”是什麼象徵呢?我的眼睛於是留意起那一袋子紐扣。這種境遇“不知”為何能同時存在;夢的證物紐扣,夢劇情的延續,和其實已處於半睡半醒狀態,意識到自己在做夢的我,竟同時間處於同一個場景裏。那部分醒著的我,詮釋癖明明白白又發作了。“不知”這些符號指向什麼呢?感覺夢裏的我比現實生活中的自己聰明得多,玩味著那二三十顆的紐扣,多數是明亮淺色系的米黃襯上淡褐紋脈,沒有張揚刺眼的顏色、形狀、圖案與態度,很快,我就有了答案:暗喻在於那…

Continue

陳明發《後現代·差異的视角》

Posted on December 27, 2020 at 11:51pm 0 Comments

這十餘年來,馬來西亞社會許多現象,愈發稀奇古怪。最天才的連續劇編劇,傷壞了腦筋恐怕也沒法子想像其三成的荒謬。

搞創作的,不是累極了坐在一旁抹汗、嘆息,靜觀其變;就是模仿網紅似地隨著流行的調子哼幾句。反正夠報刊的專欄填滿文字就沒事了。



剩下的,繼續“感性”;繼續堅持沒必要而又過時的“文藝腔”,多愁善感而可預測的固定反應。就像余秋雨那般,很多事情說不清了就跪倒。而且,一個大男人動不動就哭。

有者稍勝一籌,忘記了寫作與百貨大樓過節裝飾玻璃櫥窗不同,不能老像找女朋友似地,遣詞用字盡是一味要“夠美”。結果,倒像是遇上塗脂抹粉過度的姑娘,只讓人注意到她的不諧調,而看不見她的靈魂。大家都尴尬。…

Continue

應星:敘事在中國社會學研究中的運用及其限制 (下)

Posted on November 17, 2020 at 8:25pm 0 Comments

其三,中國社會日常生活的模糊性。

自從現象學社會學和常人方法學興起以來,帕森斯主義所代表的社會學“正統共識”對日常生活的忽視日漸被打破。尤其是隨著後現代主義對“宏大敘事”的猛烈攻擊,日常生活越來越成為社會學家關注的焦點。



但研究日常生活最大的困難,就在於我們如何能讓沈默者發聲。所謂的日常生活,它指的不僅僅是普通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它指的是與宏大歷史話語不同的生活,是福柯意義上“稀薄”而“貧乏”、充滿“偶變性”和“錯誤”的生活。對於這幾乎不可言說的日常生活,如何能夠進入?福柯給我們的啟示是:對不可言說的東西,可以展現。…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