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Blog Posts (31,847)

古清生《坐在黃河岸邊的小鎮上品飲》黃河的燒烤路線(下)

考察黃河而來二連浩特,仿佛有跑題之嫌,但順著黃河的商旅文化理一下子,就覺得在星斗繁密的夜色里去到二連浩特的烤羊肉攤前吃烤羊肉,喝冰鎮啤酒是有多麽重要。這個地方的氣候屬於典型的早穿棉襖午穿紗,晚上圍著火爐吃西瓜的蒙古高原大陸氣候,是在這里看著火車是如何的被高高地頂起來,把中國標準的輪子拆去,安裝上俄羅斯標準的輪子讓它往境外跑。反之,是用中國的輪子換俄羅斯的輪子。



二連浩特是內蒙與外蒙相接處的邊境小城,北京通往莫斯科的國際列車是在這里換上寬軌的輪子以後出境的。二連這個詞是蒙語“額仁”的音譯,原名是“額仁達布散淖爾”,“額仁”意即“古往今來無數牧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沙漠幻景”,但事實上它有300年的通商歷史,是從蒙古高原西去的重要口岸。二連還有鹽池,清政府於1820年在此設有驛站,名為“伊林”,也是“額仁”的譯音。清同治年間就有內地商人來二連撈鹽,販往晉北及張家口一帶。…



Continue

Added by 美食 庫 on February 18, 2020 at 9:12am — No Comments

倪志娟·廢棄的泳池

記得夏天的人,也記得這個泳池的熱鬧

一陣彩色的煙霧——

煙霧,水光的流轉和肉體的芬芳

此刻,仍在綿延

久久不散

被廢棄的泳池,訴說著一種空

就像那些

等待被拆遷的老巷弄…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February 17, 2020 at 8:30pm — No Comments

黃永武《愛蘆小品》 山是活的

當我讀到翁同和的詩:“眼光到處山俱活”,又讀吳歷的詩:“草堂四面山如活”,噫!清代詩人眼裏,山是有表情,有生命,活生生的東西!

在藝術心靈的觀照下,山是活的,不僅觸目所見是琳瑯珠玉,更有應接不暇的風韻變化。你看,山乃是一匹馬,臃腫豐腴的山,是一匹廄中的“肉馬”,而瘦簇像春筍般的山,就像一群神駿的“骨馬”,寒可積雪、高可摘星的峰巒,是踏雪馬、是戴星馬。古澗叠石,千巖萬笏,那是馬的虎脊、馬的龍文。有人去遊黃山,發現竟是一匹“爪齒棱棱,眉目俱豎”的行空天馬!…



Continue

Added by 馬厩 儺淄 on February 17, 2020 at 8:29pm — No Comments

柳已青·北島:把詞語磊進歷史

 “如果你是船,漂泊就是你的命運,可別靠岸。”這仿佛是詩人北島的隱喻。北島,創刊《今天》的詩人,曾經的文化符號,寫下一個時代的墓誌銘。隨後開始了漂泊,踏上流亡之旅,母語是他唯一的行李,詩歌是他開路的寶劍。北島以詩為劍,沖破的是禁錮,找尋的是自由。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詩人天生是主流的叛逆者,大地的行者,跳出體制的異數,漂泊,是他無家的歸宿。…

Continue

Added by Jambatan Tamparuli on February 17, 2020 at 7:34pm — No Comments

記憶生態學筆記 11

生命本是一場漂泊的漫旅,走過的每一個地方,遇到的每一個人,也許都將成為驛站,成為過客。

回憶是“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的悵然淚落;回憶是“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的淒然醉歌。 

記憶中記得最牢的事情,就是一心要忘卻的事情。——蒙臺涅

獨自漫步在這片雪地之上,感受著夜的寧靜,雪的優美,月的柔和。不由得泛起點點思緒。夜景如夢亦如幻,只欠佳人相陪伴。 

一只野獸受了傷,它可以自己跑到一個山洞躲起來,然後自己舔舔傷口,自己堅持,可是一旦被噓寒問暖,它就受不了。

 

Added by 趁還來得及 on February 17, 2020 at 12:29am — No Comments

尤金《迷失的雨季》秘魯快餐

秘魯高山區庫士科,氣候寒冷,人的胃口也特別好。

有一天中午,經過一間小餐室,看到外面的牌子上寫著:「快餐,每客一千七百披索。」(合新幣一元七角)。「快餐」下面寫著四個菜名,全是西班牙文,看不懂,然而,四個菜,才一元七角,著實便宜得令人眉開眼笑,所以,毫不猶豫的,便走進去了。

快餐並不快──是一道接一道慢慢端上來的。

第一盤是捏成粒狀的東西,高高地堆成一個小山,上面撒了大量胡椒粉。用湯匙舀起來吃,唔,原來是馬鈴薯泥。由於肚子餓,吃了個精光。…



Continue

Added by thé l'après-midi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0:14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荼

我常得著男子送給我的東西,總沒有當它們做寶貝看。我的朋友師松卻不如此,因為她從不曾受過男子的贈與。

自鳴鐘敲過四下以後,山上禮拜寺的聚會就完了。男男女女像出圈的羊,爭要下到山坡覓食一般。那邊有一個男學生跟著我們走,他的正名字我忘記了,我只記得人家都叫他做宗之。他手里拿著一枝荼,且行且嗅。荼本不是香花,他嗅著,不過是一種無聊舉動便了。



“松姑娘,這枝茶送給你。”他在我們後面嚷著。松姑娘回頭看見他滿臉堆著笑容遞著那花,就速速伸手去接。她接著說:“很多謝,很多謝。”宗之只笑著點點頭,隨即從西邊的山徑轉回家去。

“他給我這個,是什麽意思?”…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0:13pm — No Comments

《琦君散文選》中個女狀元

記得小時候,母親總在廚房裡忙得團團轉,叫我走開別纏她。還生氣地說:「我真要去跳潭了。」嚇得我連忙躲到姑婆懷裡,慈愛的姑婆摟著我,捏起我的小胖手,低聲唱:「十指兒尖尖會繡花,雙腳兒尖尖會當家。」母親卻馬上說:「我要她一雙大腳跑天下,十指尖尖寫文章,寫的文章長又長,將來中個狀元郎。」姑婆說:「聽見沒有?把書唸好,字寫端正,長大了要考個狀元郎喲!」我看母親一會兒生氣,一會兒笑,就噘起嘴說:「媽媽還說要去跳潭呢,一直也不跳。」姑婆輕輕拍了下我巴掌說:「你這個笨丫頭,你媽媽跳了潭,你還活得了呀?」母親聽見了,走過來摸摸我的頭說:「你還沒長大,我怎麼能跳潭,我還等著你中女狀元呢。」

我知道女狀元就像戲台上穿大紅袍、帽子上插了兩枝花的大官,好神氣喲。就在心裡想,一定要多認識幾個方塊字,把作文作好,考個女狀元,讓媽媽和姑婆高興。…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0:12pm — No Comments

黃碧端·蜉蝣過客

居處近山,初搬來時才是仲春,住了一陣子,頗為不曾見到一隻昆蟲入屋而覺得納悶,以為莫非卡森筆下的「寂靜的春天」提前來臨,各種污染和殺蟲劑的大量使用已經使小生物們從地面上絕跡了?

  我並沒有猜對。五月一到,蟲虺紛紛從冬眠中醒來,開始來報到了。先是羽翼翩翻的大小飛蛾,繼則是頭角崢嶸的各色甲蟲,入夜屋裡亮起了燈,牠們便攀附在紗窗上伺機棄暗投明。成功的那些,進得屋來,或繞室彷徨莫知所止,或盤據一點瞑然入定,更多的則是在燈下打轉,時時和燈罩碰撞,咚咚有聲。數小時後便見陳屍處處,盡成投火的烈士。…

Continue

Added by 楊薇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0:11pm — No Comments

詹勇:把憂患作為一種執政心態

“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面對掌聲是否頭腦清醒,面對成績能否看到問題,是一個政黨先進與否、成熟與否的“檢測儀”。 

在建黨90周年的輝煌時刻,在“給中國共產黨打高分”的贊譽聲中,胡錦濤同誌的“七一”重要講話充滿憂患意識地向全黨敲響了警鐘:世情、國情、黨情正在深刻變化,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等“四種考驗”復雜嚴峻,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脫離群眾、消極腐敗等“四種危險”更加尖銳。

 …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0:11pm — No Comments

阿城·燈會(中)

應當說,這是一列為了愉快的目的而忍受擁擠之苦的旅客列車。算是當代生活的別一種生命狀態吧。 

離正月十五的元宵燈會,只有一天的時間了。這些從全國各地來的客人,幾乎是馬不停蹄、晝夜兼程地往東北奔,先到黑龍江的首府哈爾濱落腳,然後,摳門子,挖窗戶,找熟人,甚至通過小小的非法手段,購買緊俏的去邊城的火車票,經過一夜艱苦的旅行到這里來。

 

先前,這趟列車是到牡丹江終點的,去邊城的旅客必須先在牡丹江住一宿,然後第二天早晨再乘火車去邊城。後來,這種陳舊不堪、落後保守的局面,已不能適應新形勢的發展和要求了,鐵路當局宣布,開通由哈爾濱直達邊城的火車專線。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皇京港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2:16am — No Comments

阿城·燈會(上)

這趟從省城始發去邊城的旅客列車,已經嚴重超員。連臥鋪車廂的邊座都被那些既沒有臥鋪票,又沒有座號票的旅客佔滿了。而且過道上也站滿了人。那些想穿過車廂去衛生間的人,都必須側著身子蹭著往外走。衛生間的門口擠滿了等待上廁所的男人和女人,不時有人憤怒地砸衛生間的門,或者用腳踢門,骯髒地咒罵著,逼迫里面的人抓緊時間出來。 

外面滿天飛舞著大雪。列車像一條綠色的響尾蛇,在丘陵地帶向東逶迤行駛著。下雪天,無論如何要顯得暖和些。等到大雪一停,漫山遍野的積雪就會像妖精一樣,張開億萬張大口,把人間所有的熱氣都吸光,西北風再一上,能把雪路上的牲畜和人全部凍僵。這種時候,雪原上的那些被凍脆了的野樹,被西北風輕輕一碰,就會哢嚓一聲攔腰折斷。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皇京港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2:15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6)

這究竟是哪個城市呢?嗯,男孩子終於想出來啦,因為他看到了那麽多軍艦。他從小就喜歡船,雖說他只能在大路旁邊的水溝里玩玩紙做的船。不過,他畢竟知道,能夠有那麽多軍艦停泊的地方不會是別的城市,一定是卡爾斯克魯納。

男孩子的外祖父曾經是海軍艦隊里的一名老水兵。在他生前,他每天不離口地對男孩提到卡爾斯克魯納,向他講述那個修造戰艦的造船廠,還有城里其他值得參觀的名勝。男孩子有一種返回家鄉的親切感,他非常高興自己能夠來到這個曾經聽得那麽多的地方。

是在阿卡降落到那兩座鐘樓之一的平頂上之前,他只能夠隱隱約約地看到那些瞭望塔和用來封鎖港口的火力工事,還有造船廠里的許多建築物。…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3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5)

9.卡爾斯克魯納

四月二日星期六

這是在卡爾斯克魯納的一個傍晚,月亮已經開起,皎潔的清輝照亮了大地。一切都是那麽愜意,天氣爽適宜人,四周一片靜謐。白天早些時候曾經有過大風大雨,人們大概都以為壞天氣還沒有過去,所以大街小巷幾乎都空無一人。

就在這座城市萬籟無聲之中,大雁阿卡率領她的雁群飛過威姆島和龐塔爾嶼朝向這邊飛過來了。他們在這麽晚的時候還翺翔在空中,是因為想要在礁石上尋找一個安全的棲息過夜的地方。他們不敢在平地上停留,因為無論他們降落到哪里都會遭受到狐貍斯密爾的侵襲。…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2pm — No Comments

古清生《坐在黃河岸邊的小鎮上品飲》黃河的燒烤路線(上)

燒烤所具有的文化屬性,是它包含的物質的原味,及粗鄙化即食效果中對慣常飲食的反叛,它另一面則受到人類遠祖在漁獵時代的飲食記憶符碼的認同。在今天,也沒有什麽能夠比燒烤更能對童年及包含童年情結的成人發生引誘。事實上燒烤在過去的時間里對人類一直都是一種形式與味覺的誘惑。現在已經進入一個多元價值的燒烤時代,在黃河流經的土地上,燒烤從現實主義出發,以進取的姿態拓展它的文化與經濟疆域。…

Continue

Added by 美食 庫 on February 14, 2020 at 4:32pm — No Comments

劉紀蕙《洪席耶:“空”與政治性主體之歧義》(10)

三、巴迪烏的「計算為一」與「空」的邏輯反叛

(一)水平與垂直之間或是之外

如果我們暫時離開洪席耶的理論架構,退一步思考,並且借用洪席耶所提出的治理體系與政治介入的對立作為分析框架,那麼,我們是否會如他在《政治的海岸線》(The Shore of Politics)一書中所檢視的,永遠面對著海洋與陸地之間不斷湧動的一條不穩定的線?進一步的問題便是:暫時出現而處於消失中的政治性主體,是被潮水所決定的消失,還是自主性的撤退?…

Continue

Added by iPLOP on February 13, 2020 at 10:41pm — No Comments

劉紀蕙《洪席耶:“空”與政治性主體之歧義》(9)

相對於實際政治的操作,洪席耶強調文學與藝術的政治性在於話語中所展現的治理性感知分配與自身感受性存在的差距。洪席耶的政治主體性必然在文字秩序與身體秩序的雙重迴路中被捕捉,也在此雙重秩序中進行重組。人們透過時代性的敘事模式學習自己參與社會的位置,也學習接受自己被給定的使命;當身體僅以其可見性的價值進入文字秩序,身體便被此秩序界定其功能,劃分社會位置。然而,在這套表面上安置穩當的社會位置之中,不平等必然存在,必然有自身與這套符號秩序之間不可共量的差距,而且只有在個別的感受中被經驗。身體感受性有其超出於可見性機制的不可計算處,文字也有其透露出無法被理性模式所涵納的主體性位置以及感性痕跡。這個不可共量的差距,不同於同時代文學藝術形式的既定邏輯,也不同於同時代習性社群的感受性邏輯。文學與藝術時常便是在呈現不同的感受空間以及不同位置之間的衝突與矛盾;換句話說,只有在身體式的銘刻中,才能夠回溯此話語理性的計算方式,以及其所排除的感受性狀態。文學、劇場與藝術都是不同感受位置的銘刻,如同劇場一般,再次展演衝突的場景。[24]…

Continue

Added by iPLOP on February 13, 2020 at 10:36pm — No Comments

黃集偉·北島藏鋒

01. 在《青燈》里,幾乎所有故事都妙趣橫生。比如第一篇《聽風樓記》,北島寫他與翻譯家馮亦代的交往,讓人一下子回到那個年代所特有的“文化地下工作者”狀態:“馮伯伯先探出頭來,再推身開門,原來正光著膀子。他揮揮手中的毛巾,說: ‘來’”……這個開場里沒有光線的鋪陳或誇張,可我讀到它的那個瞬間,卻真真切切有了光,醬油色的,就像我小時用碎啤酒瓶厚重渾圓的瓶底去看天。

02.《青燈》被分成了兩輯,其實可分不分,都是懷人憶往主題。我注意到,北島散文謀篇的匠意在於,他歡喜將行止作線索,而花最多最詳最奢的筆墨著意於人。假如他是一位畫家,他總會將“高光”贈與他筆下師友親朋的眼睛。第八次中風後,北島到中日友好醫院去看馮亦代:“馮伯伯慢吞吞睜開眼,目光癡呆,漸漸有了一點生氣,好像從寒冬中蘇醒。”這時候,北島真就成了畫家——那個癡呆的眼神里已被貯滿凜冽的白光了。…

Continue

Added by Jambatan Tamparuli on February 13, 2020 at 8:11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無法消融的……

我遇見過很多人

其中一些,總會在同一時間

出現在同一地點

我熟悉他們的服飾,步態

從飄進耳中的閑談

我甚至熟悉了他們的聲音和秘密的家事

(哦,多麽瑣碎!)

當夜幕降臨,黑暗漸漸消融了…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February 13, 2020 at 8:09pm — No Comments

湯一介:儒者的“憂患意識”(下)

漢初,雖有文景之治,天下稍安,而有賈誼上《陳政事疏》謂:“進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獨以為未也。曰安且治者,非愚則諛,皆非事實知治亂之體者也。”賈誼此《疏》義同子思。蓋他認為,治國有“禮治”和“法治”兩套,“夫禮者禁於將然之前,而法者禁於已然之後,是故法之所用易見,而禮之所為難知也”。他並認為此“禮治”和“法治”兩套對於治國者是不可或缺的。此“禮法合治”之議影響中國歷朝歷代之政治制度甚深。在中國歷史上有“諫官”之設,《辭源》“諫官”條說:“掌諫諍之官員。漢班固《白虎通·諫諍》:‘君至尊,故設輔弼置諫官。’諫官之設,歷代不一,如漢唐有諫議大夫,唐又有補闕、拾遺,宋有左右諫議大夫、司諫、正言等。”按:在中國歷史上的“皇權”社會中,“諫官”大多虛設,但也有少數士大夫以“憂患意識”之情懷而規勸帝王者,其“直諫”或多或少起了點對社會政治的批判作用。此或應作專門之研究,在此不贅述。

 …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February 13, 2020 at 8:0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