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Blog Posts (30,917)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9)

猿路口?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

這地方,只要是京都的人,沒有人不知道的。它位於皇宮朔平門外,即使大白天,也很少有人在那兒走動。附近大都是下級公卿的屋邸。

“你剛才說猿路口。”

“我說了嗎?”

“是的!”小里沈靜的望著大庭,大庭卻避開了她的眼神。

“今天上街觀看容保先生所率領的大軍後,信步逛到皇宮附近,正好在猿路口的地方碰到從皇宮裏出來的姊小路少將──”…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36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情為何物》拍拖好 拍拖好不好?

當然好。



我想不到有什麽比拍拖更好的事。




拖可長拍短拍,長可以一世,短可以一天,總是個美好的記憶。




懂得珍惜這種記憶的人,才是真正懂得拍拖的人。




其中沒有手段,沒有欺騙,而是一時間的死心塌地,天長地久的綿綿情意。




太愛面子的人是不能盡情享受拍拖的,戀愛不是打仗,不需要分輸贏。如果每次拍拖都以輸贏計算,那就沒意思。…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12:47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沙追

沙錐,也可寫作沙追,中國古名鷸,也就是古寓言「鷸蚌相爭」的對手之一。這是香港著名的獵禽,今日我們在餐館菜牌上所常見到的「燒肥沙追」,就是這東西。

本地所出產的沙錐共有四種,最常見的是普通叫作金錢錐的一種。它本是候鳥,從八月下半月開始,直到十二月初,它們開始在新界一帶出現,聚集的地點是水田和海邊的沙田。從八月到九月間,粉嶺和上水一帶最多,從十月到十二月的下半季,他們則喜歡聚到屏山、錦田一帶。

春天偶然也見到沙錐,那是它們從南方飛回北方路過此地的,不過為數很少,不似秋季冬季那樣多。

沙錐雖是候鳥,但是已經有可靠的資料證實,它們也有在香港營巢孵卵的。…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September 10, 2019 at 9:09pm — No Comments

丘啟楓·追溯文萊歷史謎團——明代王總兵其人其事(下)

丕顯賈米爾博士推算,一三九零年三十五歲的王總兵娶了二十歲的拉特娜黛薇公主,一四零八年渤泥國王麻那惹加那乃(puni King Maharaja Kama)訪問中國,後來病死,葬在南京,時年二十八。這一年王總兵五十三歲,所以這位訪華的國王不是王總兵,而是他的妻舅麻那惹加那乃。後者死前遺言希望葬在中華大地,並傳位給四歲的兒子遐旺,因此同行的皇叔、第一任蘇丹的胞弟 Pengiran Bendahara 擔任攝政王,這個職位當時是首席宮廷大臣,等同今天的署理蘇丹或首相。當時的王總兵是宮廷大臣,和攝政王一同處理政務。

遐旺未成年去世,王總兵的妹夫Pengiran Bendahara繼位,即蘇丹阿默德。…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10, 2019 at 4:02pm — No Comments

北島《失敗之書》午夜之門(7)

說起自殺爆炸。他說五十起事件都是住在西岸的人幹的,因為加沙人根本出不去。而在這里很難接近定居點。當然也還是有玩命的。他認識個巴勒斯坦小夥子,剛結婚不久就這麼結束了。

我們到海濱的一家旅館歇腳。我和布萊頓明天一早要坐飛機離開,今晚必須趕到特拉維夫,在那兒的旅館過夜。雷拉說好,晚上十點半找人開車把我們送過去。代表團的其他成員還要在以色列待兩天,和當地作家及反戰組織的人見面。

我和布萊頓都累了,相約到樓下酒吧喝一杯。酒吧空蕩蕩的。問侍者,他說不賣酒,因為Intifada。我不懂。布萊頓告訴我這詞專指巴勒斯坦人的反抗運動。沒轍,我們去敲羅素的門,他還剩半瓶上好的蘇格蘭威士忌。他房間的窗戶面對地中海。天色陰沈,海水呈灰黑色,卷起層層白浪。…

Continue

Added by 字詞過度 on September 9, 2019 at 6:29am — No Comments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8)

朱略西撒帶我們從另一條小路走回去,當我們氣咻咻、累喘喘地回到他的茅舍時,看看錶,居然已是下午一時許了。由上午八點走到現在,呵!我們竟然在叢林裡走了五個多小時!

我累得雙腳發軟,朝吊床一躺,不及三分鐘,便沉沉入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朧中只感覺到臉上傳來了一陣又一陣冰涼的感覺。睜開眼來,發現外面已是一片煙雨濛濛了。雨水從茅屋頂端一串一串地漏洩進來,我身上已濕了一大半。衝進房裡想要「避雨」,方才可笑地發現:整間茅屋是無處不漏水的!

聽到了我狼狽地奔來跑去的腳步聲,朱略西撒從廚房裡探頭出來,喊道:

「午餐準備好啦,來吃吧!」…

Continue

Added by thé l'après-midi on September 8, 2019 at 5:51pm — No Comments

漢寶德《風情與文物》大原美術館收藏西洋畫原蹟

在這次匆忙的旅行中,路過瀨戶內海的一個小鎮倉敷,聞其鎮古樸幽雅,保存良好,有我們鹿港的氣質,乃去訪問了幾個小時。果然不錯。該鎮之古建築區乃沿一小河而建,長約一公里許,是明治時期的古市街,河邊以石砌岸,非常整齊,兩岸植柳,綠蔭扶疏,錦鯉游於其中。建築物為依當時資料修復,因保養良好,灰色方塊白縫,看上去好像是新建。這些店面建築均照傳統的功能開店,以供觀光客餐飲以及購買紀念品之需要。由於古雅的氣氛於今已不多見,所以遊客如織。

在這小鎮的諸多展示館中,最大的一處稱為大原美術館。對於喜歡美術的觀光客,這裏才是多花些時間的地方。門票六百元日幣,任大家排隊買票。…

Continue

Added by Almaty 蘋果 on July 30, 2019 at 9:01pm — No Comments

漢寶德《風情與文物》企業家與文化

在攝氏二十四度的八月,到日本古都奈良去訪問,多少是有點殺風景的,即使是奈良公園中的馴鹿群,興福寺相當於宋代建造的五重塔的輕靈的輪廓,也無法使訪客的心情完全進入忘我的境地。

我來奈良是為了看中共歷史博物館所展出的「中國古代科技展」,做為我們規畫中國科學展示的參考。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中共的古代科技展。第一次是在美國,看他們科技博物館辦的世界巡迴展,名稱是七千年的中國科學。兩個展示主辦單位不同,名稱相近,內容幾乎是一致的。這一點使我感到失望。比如兩個展示中都有一具所謂張衡的地動儀的復原模型。一個大型的罐子,八個方向有八條龍,龍頭向下,地上則有八隻蟾蜍,張著嘴,等待地震來時,自龍口裏接下那顆珠子。我想,如果那真是當年張衡的發明,也只是一個很幼稚的發明,並沒有甚麼科學的價值。我認為類似的復原是大有問題的。…

Continue

Added by Almaty 蘋果 on July 21, 2019 at 7:26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先驅者》懺悔

某人趁著月黑之夜遊入鄰居的菜園,揀了最大的一個西瓜偷回家中。…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July 20, 2019 at 3:19pm — No Comments

〔日本〕川端康成·雨傘

霧一般的春雨,雖濕不透全身,但灑在皮膚上,還能覺出濕潤來。姑娘跑到門外,看見如約前來的小夥子打著傘,這才喊道:“哎喲!怎麽下雨了?”小夥子將臉藏在傘內,這雨傘與其說是擋雨,倒不如說是他來到姑娘家的鋪面前時,為了遮羞而打開的。小夥子默默地將傘遮在姑娘的頭頂上。姑娘只把一邊的肩膀伸進去,小夥子見姑娘還淋著雨,很想請她靠近自己,可又沒有勇氣開口。當然,姑娘也很想一隻手湊上去拿傘,但不知怎麽的,卻偏偏做出了要逃出傘外的樣子。兩人羞赧地走進一家照相館。小夥子那當官的父親要攜眷赴外地上任,他們是來拍分別照的。

“請您二位坐到這邊來吧。”…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July 17, 2019 at 8:05am — No Comments

叙事領導の-朗誦藝術(12)

(2)語法停頓。



語法停頓是根據句子的語法結構所作的停頓。這種停頓,一般根據標點符號進行時間長短不一的停頓,凡有標點符號的地方都應有適當的停頓,停頓時間大體是:句號>分號>冒號>逗號>頓號。至於省略號,、破折號、感嘆號、問號等,要根據其使用的地方和表情達意的具體情況來確定停頓時間的長短。另外,章節停頓>段落停頓>句群停頓>句子停頓。

 

(3)邏輯停頓。…



Continue

Added by Leading Link on July 16, 2019 at 2:26pm — No Comments

艾蕪《在茅草地》(4)

歸來可以望見山下人家時,我簡直沒有下坡的勇氣了。就坐在路邊的石上,茫然望著遠山的落日。這兒沒有成群歸巢的暮鴉,沒有喧聲噪林的畫眉,只蒼茫的黃昏景色,悄悄地潛來, 展在林梢,布滿幽谷,漸漸把周遭卷入無涯的深藍。我憶著這時從小窗里透出燈火的故鄉的家,燈下共語的每一個熟悉的容顏了。

露在林中裝點珍珠,螢在草上散悶逍遙,我繼續回味著另一個星空下的往事。

欠圓的月遲遲地出來了,樹影錯綜地繪在下坡的路上。我終於踏著散碎的月光不自主地歸去。

店主和他的妻兒,只在燈下爭看著我帶回去的猶太女子, 我臉上的狼狽氣色呢,卻沒有引起誰的片刻留心;然而也無須向誰低訴出我這一天的遭遇。…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July 16, 2019 at 8:17am — No Comments

艾蕪《在茅草地》(3)

她們的裝飾顯然著裙不著褲, 而裙又極短,膝以下全露出,纏著黑漆細藤數十圈。頭上包黑布,竟有尺多高,有點使人想到城隍廟中的地方鬼。每走過一二家茅屋的門前,就有這樣的女人停著工詫異地望望我。我想起來此的目的了,遇著一個男子就問學校所在的地方。誰知他全不懂,回答的話,我也莫明其妙,這真是走到怪地方遇到怪人了。他短衣著褲,像一個漢人,嘴唇紅得可怕,如同剛才吮過生血,頭上包的黑帕,餘剩一短節,從耳邊斜翹在頭上,看起來很威風。然而,他卻和善,竟會意地把我引到一座木建樓房的門前,這地方是在斜坡的那面,正是我要找尋的洋學堂了。天主教堂和小學校英文的招牌都掛在一塊兒。由門口就可以望見樓上樓下有桌椅成列的講堂,靜悄悄沒個人。我便走了進去, 一個白衣的洋修女,推開辦公室的門出來,我便用英文簡單地說明來意。她從頭到足的端詳我,一面說“今天是禮拜哩。”及   到聽完,便答道:…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July 16, 2019 at 8:16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先驅者》外的海洋

一條魚對另一條魚說:“在我們這片海域上面,還有另一片海洋,那里也有生物嬉遊,就跟我們生活在這里一樣。”

另一條魚答道:“這純粹是幻想!你不知道嗎:無論什麼只要離開我們的海域一英寸之距,在外面呆上片刻,就會死去。你憑什麼證明別的海洋里也有生物?”

Added by Copil on July 15, 2019 at 8:34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靈魂只能獨行

2001年1月1日

我是與一個集體一起來到這個島上的。我被編入了這個集體,是這個集體的一員。在我住在島上的全部日子里,我都不能脫離這個集體。可是,我知道,我的靈魂不和這個集體在一起。我還知道,任何一個人的靈魂都不可能和任何一個集體在一起。

靈魂永遠只能獨行。當一個集體按照一個口令齊步走的時候,靈魂不在場。當若干人朝著一個具體的目的地結伴而行時,靈魂也不在場。不過,在這些時候,那缺席的靈魂很可能就在不遠的某處,你會在眾聲喧嘩之時突然聽見它的清晰的足音。

即使兩人相愛,他們的靈魂也無法同行。世間最動人的愛僅是一顆獨行的靈魂與另一顆獨行的靈魂之間的最深切的呼喚和應答。…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July 15, 2019 at 12:56pm — No Comments

〔日本〕村上春樹·看袋鼠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July 15, 2019 at 8:55am — No Comments

〔日本〕島崎藤村·孤獨

“八年來我一直在端詳著自己的妻子……”石井博士到庭院里去,一邊走,一邊在腦子里浮起了平時沒有想到過的念頭。他來回用兩手使勁地搓揉著剛剛剃得很光的下巴和兩頰,搓得面頰泛起一片血紅色。博士總是習慣於自己刮臉。冰涼的雨已經停了。博士在一塊石頭上脫下庭院木屐…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July 12, 2019 at 2:05pm — No Comments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5)

Ⅰ開拔 

開戰以來已有八個月了, 而我們還沒有打過一槍。漫長的嚴冬被用於進行艱苦的訓練。現在春回大地, 我們幾個星期以來都在等待領袖的命令。在波蘭打了一仗, 而我們卻只能在萊茵河畔守衛, 不讓我們參加就佔領了挪威和丹麥, 有人已經在說, 我們將只會在國內度過整個戰爭。 

我們在艾費爾山的一個小村莊里駐紮。五月九日十六時三十分傳來了向西進軍的命令。緊急待命!傳令兵跑來跑去, 套馬, 到處都在整裝待發, 向駐地居民道謝告別, 眼睛, 小姑娘們哭紅了——德國迎著落日向西進軍, 法國, 你要當心!在傍晚全營開拔。部隊, 在我們前面,…

Continue

Added by 寧靜心 on July 12, 2019 at 10:03am — No Comments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4)

可以認為已客觀地證實, 從出世的第一天起這個阿洛伊斯就受到過多的關照。普家迅速把壞事變成好事, 這是他們的一貫手法, 於是他就被視為“我們的吉普賽人”, 不過只是到一九三三年為止, 他從那以後就被視為“標準的西部種”。筆者認為, 阿洛伊斯絕非凱爾特人這一點很重要, 這種錯誤的解釋, 是人們容易作出的, 因為凱爾特人常有淺色眼睛和深色頭髮。阿洛伊斯完全缺乏——將會在下面看到——凱爾特人的敏感性和想像力。如果想在種族上給他分類, 他只算得上是一個不標準的日耳曼人。還在他能比較清楚地咬字吐音之前, 他就被到處抱給別人看, 被舉得高高的, 有好幾個月, 有好幾年也許被誇為“可愛”, 人們為他想出異想天開的前途, 尤其是在藝術方面他被寄予厚望: 畫家、雕塑家、建築師( 寫作只是後來才被列入家庭的設想范圍——筆者) 。不論他幹什麽, 都要誇大幾分他的功勞。由於他當然也是一個“可愛的祭壇侍者”( 他的名字不言而喻地說明了屬於哪個教派) , 他的伯母嬸娘、表姐妹因此等都把他看成是“畫家修道士”,…

Continue

Added by 寧靜心 on July 12, 2019 at 9:53am — No Comments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3)

為了將一些有關阿洛伊斯的具體材料收集, 筆者不得不到呂塞米希村去走訪幾個人。訪問了兩位年紀與阿洛伊斯差不多的客棧老板和他們的妻子, 他們都還記得。走訪教士住宅一無所獲: 只是查閱教區記事錄後神父才知道, 普法伊弗家“自一七五六年起住在呂塞米希”, 不過最後威廉普法伊弗——雖然一直拖到一九四○年——還是遷走了。“他那令人難堪的政治活動, 還不是主要原因, 而是因為我們對他已經受不了啦”( 呂塞米希客棧老板齊默曼語, 此人五十四歲, 為人誠實可信) , 因而普法伊弗家的蹤跡在該村已消失殆盡。僅有的幾位證人范多爾恩、霍伊澤全家、萊尼( 瑪格蕾特對普法伊弗家一無所知) , 可惜全都懷有某種成見, 在事實上各懷偏見的兩派毫無矛盾, 只是對事實的解釋大相徑庭。所有反阿洛伊斯派的證人都說, 阿洛伊斯——在這一點上他的經歷與萊尼相似——十四歲時不得不放棄上高中的念頭, 普法伊弗家聲稱他是“某種陰謀詭計的受害者”。毫無爭議的是, 他是一個“美男子”, 盡管人們在提到這一特徵時使用種種嘲諷的口吻。他的照片, 萊尼沒有在墻上掛,…

Continue

Added by 寧靜心 on July 12, 2019 at 9:51a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