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Blog Posts (32,788)

尤金《迷失的雨季》阿根廷烤肉

阿根廷的畜牧業舉世聞名,那天,抵達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ries)值午餐時分,饑腸轆轆,因此,把行李安頓好後,我便要求櫃枱職員給我介紹一間好的牛扒餐館,他不假思索的便說: 

「Lachacra餐館,可以給妳提供第一流的食物!」

 

那間餐館,和旅館有一段長距離,我們已報名參加了「城市半日遊」,恐怕來不及去了,指指旅館正對面那間西餐館,問他水準如何,他縮縮鼻子,不屑地說: …

Continue

Added by thé l'après-midi on June 4, 2020 at 10:50pm — No Comments

陳明發的詩《美國肯特州立大學 4.5.1970》

歷史不騙人,子彈也一樣

“沈默大多數”要養兒育女

所以有些人的兒女該死該傷殘

何況是“同情共產黨”的學生

國家不缺罰錢了事的法律

子彈與歷史的體面…

Continue

Added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June 4, 2020 at 10:12pm — No Comments

范學靈文化随筆#漫話中衛酒令酒聯

中衛素享“酒的故鄉”美譽,酒文化韻味綿長,積澱中見厚,繼承中漸盛,無不體現著清淑之氣。作為地方文化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其特色見譽於人口,公允人於情理。

論及喝酒,中衛人善聚以飲,正是無酒不熱鬧。每每賓客蒞臨,少不得設宴擺酒;朋友聚首,難免不小酌一番;家人團圓,更是離不開暢飲。然而,無論哪種情況,總是尊卑有致,親疏有度,男女有別,長幼有序,儒雅之風有加,恰到好處。只是猜拳行令,因人因時因地制宜,由此便能收到“酒令傳美意,杯酒暖心窩”之效果。…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ne 4, 2020 at 1:33a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節選版)

我們的道路數也數不盡,我們的住處飄泊無定。汲飲於神的人的嘴唇是粘土制作的。您,在清晨的母液中給死者沐浴的人——這裏仍然是戰爭荊棘遍佈的土地——也把生者的臉洗凈吧;哦,雨啊!洗凈暴徒的愁容,暴徒的和顏悅色吧……因為他們的路都是窄狹的小徑,他們的住處飄泊無定。

雨啊!洗凈強者的石頭地面。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巨大的桌子邊沿將列坐著那些一點不曾被人類的酒漿所沈醉的人們,那些一點也不曾被眼淚和幻夢的嗜婦所玷汙的人們,那些在白骨的喇叭中對自己的名字毫不在意的人們……在巨大的桌子邊沿,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那些強者的石頭地面。…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June 3, 2020 at 11:28pm — No Comments

石德華·阿盛篇作品導讀

十七歲投稿副刊、主編校刊,高中時期他就具有文學的基礎,當兵及大學四年雖未創作,卻大量汲取文學養分,教書期間,他在中時「人間副刊」發表一篇〈同學們〉,在聯合副刊發表一篇〈廁所的故事〉,兩篇散文一刊登,就被兩大報視為「明日之星」,而競相展開網羅行動,結果阿盛選擇進入中國時報工作。在文壇上,新人能受如此禮遇,阿盛應是第一人。當時是一九七八年,鄉土文學論戰甫進入尾聲,不少臺灣作家開始以詩、小說、散文關注本土文學,但怎樣才是「鄉土文學」意義下的好作品?〈廁所的故事〉適時出現,無疑是令人振奮的強心劑,當時楊牧特地寫信給聯副稱讀〈廁所的故事〉「真是一篇上乘的散文,質樸敦厚的鄉土文學」,對於阿盛的語言,楊牧說:「語言在我們的生活中衍生成型,勢必擺脫不合用的種種規矩,臺灣人能講道地的北平話當然不錯,但總是帶點土土的鄉音講『臺灣國語』更令人著迷。」當時一些關於鄉土文學的問題,諸如題材、語言,透過這篇文章似乎帶來反省思考同時也清楚了出路。〈廁所的故事〉很具指標性,阿盛因此被稱做「廁所作家」。…

Continue

Added by 楊薇 on June 2, 2020 at 11:31pm — No Comments

干寶《干將莫邪》

楚國的干將、莫邪夫婦給楚王鍛造寶劍,三年才造成。楚王很生氣,想殺掉他們。寶劍有雌雄兩把。干將的妻子懷孕要分娩了,丈夫便對妻子說:「我們給楚王鑄造寶劍,三年才造成。楚王生氣了,我去進獻寶劍時他必定會殺我。你如果生下的孩子是男的,等他長大了,就告訴他說:『出門望向南面的山,可以看見那長在石頭上的松樹,寶劍就在它的背面。』」於是他就帶著雌劍去見楚王。楚王非常生氣,叫人仔細察看那寶劍。看劍的人說:「寶劍該有兩把,一把雄一把雌。現在雌劍拿來了,雄劍沒拿來。」楚王生氣了,就殺了干將。…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ne 2, 2020 at 10:21pm — No Comments

萌娘·為自己伴奏(下)

走遠路穿漂亮衣服才值得,你說呢?

你現在就很漂亮,小雅。

我也這麽覺著,穿漂亮衣服自我感覺好,我就要這種感覺。小雅笑了一下,只可惜這麽好看的衣服我每天只穿著它們走幾十步路。走吧,小雅代我提上那十斤掛面:上樓。

還是那黑黑的樓道,還是那間小小的房間,只有她和媽媽住。十年過去了,窗外那棵楊樹已經變粗,枝幹快挨上窗台了。



這棵楊樹都這麽粗了。我說。…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ne 2, 2020 at 9:46pm — No Comments

萌娘·為自己伴奏(上)

我上中學時有個同學小雅,她長得文文靜靜,我們都叫她啊芳,因為她的模樣特別像電影《英雄兒女》的女主角王芳。她家就住在我家樓後小樹林那邊。那是一座六十年代蓋的紅樓,她家在二樓,窗戶底下有一個大牌匾:愛國糧店。…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ne 2, 2020 at 9:46pm — No Comments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

奔騰,奔騰的流水轟響古老的催眠
小河淹沒了廢車場。在面具背後 閃耀
我緊緊抓住橋欄
橋:一隻駛過死亡的大鐵鳥

1973

李笠 譯

Added by OVEPI on June 2, 2020 at 6:59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清晨》

遠山披上了一幅輕綃, 

要出來迎接他的新郎。 

鷺鶿呀,你也不要再睡了, 

湖面上早已沒有星光。 

竹枝裏一滴一滴的露水;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June 2, 2020 at 12:00am — No Comments

江曉原 劉兵·手藝在今天的意義(下)

□ 江曉原  ■ 劉 兵

不過,雖然我們現在暫時尚無法確知此書作者的動機,但他在那麼早就能如此獻身於對類傳統生活手工藝器物的收集整理,還是頗有遠見的。因為我們也知道,當身邊充斥著越來越多的現代化器物時,人們通常是不會去留心更不用說系統整理那些舊時日常物品的。

 

□ 雖然霍梅爾在本書中,通常都是以平靜、客觀的態度來描述那些手工工藝的,但是這樣細致的描述和記錄本身,似乎就透露著某種情緒。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ne 1, 2020 at 10:39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6)

產業標記較容易和裝潢本身區別出來。我們早已經知道,幾乎所有的狩獵民族,他們各人的武器上都是有專門的標記;產業標記為什麼在狩獵文明時代會有這樣普遍的發展,是很容易了解的。因為受箭或矛擊傷了的野獸,不一定是就地死亡,往往會在別處發見它的屍體。在這種情形之下,獵者如果不能用附著在傷口上的武器來確定他的權利,則他必將失去他的獵得物。



一個澳洲人如果發見了一個蜂窩,就在樹皮上劃一個記號;這蜂窩從劃了記號之後,就成了他個人的產業,正如有著同樣記號的武器和用具一樣。但是有時候澳洲人的武器上的記號,是指制造者而不是指所有者的。據霍納雷(Honery)氏記載某一種部落說:“每一武器上都有制造者的標記。那些記號是彎曲或鋸齒狀的線條和刻痕。”11



可惜他的書上沒有插圖,使我們不能決定那些花樣是專門的個人記名或是前述的皮甲花紋。如果我們從…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June 1, 2020 at 10:39pm — No Comments

蔡瀾《好朋友》

女人一生中必定有過被愛護珍惜的時刻,有所分別的只在於是童年、青春期、狼虎年華,甚至於晚年。當那一刻到來,盡管去任性、野蠻好了!因為跟食物一樣,均有食用期限,過期了,就什麼都沒了。(蔡瀾語錄)

 

有一個女人,堅持一定有深厚的感情才可以做那件事,結果弄得二十八歲了,還是老處女一個,自艾自怨。 

這天,有個男同事約她出去吃飯。看這個人的外表還可以,談吐也斯文,經過思想鬥爭,她答應了。 …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June 1,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阿 盛·廁所的故事(上)

開始唸小學那一年,我第一次看見衛生紙,至於正式使用,是在二年級的時候,在這之前,解手後都是用竹片子或黃麻稈一揩了事。大人們的廁所在房間內,用花布簾圍住壁角,裡邊放著馬桶;小孩子們沒有限制,水溝、牆角、甘蔗田以及任何可以蹲下來的地方,統統是廁所。

 …

Continue

Added by 楊薇 on June 1, 2020 at 6:41pm — No Comments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七、我總算有了間書齋

在我的概念中,書齋就是一間(不論多麼小)不擺床的屋子,一個腦力工作者可以躲開一些分心的雜音——剁剁炒炒、洗洗唰唰的聲音,能靜下來思考的地方。在有些國家,這也許是件必需品,一個起碼的條件。在房荒仍然嚴重的我國,不能不承認它還是一種奢侈。 

大約1956年春間,在一時政策的照耀下,我一度忽然有過那麼一小間。1949年以來,只有那幾個月裏我寫過幾篇東西。可沒多久,那小間就曇花一現地消失了。 

當我在柏各莊跟十幾位同命運的人們滾在一條炕上,或在咸寧同幾個人合住一間用磚坯堆起來的小屋,以及後來回到北京四口人擠在窗下就是公共尿池的八平方米鬥室時,我時常有這個非非之想:要是有一間一個人的工作室多好啊! …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June 1,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陳明發的詩《聲聲急》





1

 

急是好字

除卻心上草的意思

春天犁的田夏天耕種

秋來時時鋤雜草…

Continue

Added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May 31, 2020 at 9:49pm — No Comments

黃永武《愛蘆小品》福與慧

常聽說:才子短命,才女薄命。真是天妒奇才?老天讓身懷一把慧劍的,總是以鋒利割傷了自己的命運?

乍看世上的例子,你會覺得:有“慧”的人,就真是沒有“福”,有福的人,總是那麼“庸”,所以叫做“庸福”。有慧的人,總是那麼“清”,一點慧光,像靈氣一般地清逸,如何也不肯在“庸福”上常駐。不過細想一下,這也不是什麼天命註定,實在和才人的個性有關,悲劇恒是個性造成的。…



Continue

Added by 馬厩 儺淄 on May 30, 2020 at 12:50a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5)

色彩在原始的裝潢藝術中,比式樣為次要。澳洲人打仗用的武器普通都是沒有塗彩過的;但是盾牌上的花樣卻全塗上多種的顏色。圖形中凹刻下去的線縫,大多用不同的顏料填進去——例如白色和紅色間隔著用。要不然就光用顏色塗畫上去。澳洲人在用具上用的顏料,和他們用以塗在身上的一樣。紅色和白色都很流行,黑色和黃色則比較地少見。那很少見的藍色,大概是由歐洲人那里運輸進去的。在五種顏色混用的時候,紅、白兩色往往用得最多。而且,也沒有人能夠發現澳洲人用裝飾顏料的一定原則。…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May 30, 2020 at 12:49am — No Comments

郜元寶《朱光潛書話》編後記(1)

天津高恒文兄要我編一本《朱光潛書話》,因為安徽教育出版社已經有《朱光潛全集》,挑出“書話”類文章略事編排,實在算不得什麽勞動,很快完工了。但恒文兄又打來電話,限期交一篇“編後記”,這卻讓我犯難了。朱先生的文章俱在,何必我來妄加嗤點?實在無話可說,只好講講自己讀朱先生書的經過,和遠遠望去的印象,湊成一篇書話的書話。

朱先生一生文字,無非文學與美學。大致說來,建國以前是亦文學,亦美學,建國以後則純以美學為主。像他那樣的大才,自限於談文論藝之區,走專家學者的道路,未知出於自願否,但也絕非偶然。不求兼通各藝,只期精於一門,這是…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May 29, 2020 at 10:03pm — No Comments

隱地:靜物

它坦然面對灰塵



毫不怕髒

你瞪它一眼

也不會識趣閃躲

表面安詳

內心強悍

它 謙遜的名字叫靜物

卻是天下最顢頇的占有者

你不移動它…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y 29, 2020 at 9:14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