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Blog Posts (24,487)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跟你在一起

這兩天,常常想起你。我想,與你在一起,也許可以相敬如賓,白首偕老。

到現在我還弄不清楚我是否愛你的,那時年紀小,至少你認為如是,十九歲的女學生,在三十歲的你眼中,就是小了,起碼,當年你已活多了我半輩子。

跟你在一塊是很舒服的,我根本不感到你是不同國籍的人,我們能夠交流的,比同國籍的人還多,也許因為是你比我懂得太多吧。

我的老師,我的朋友,我的情人。

雖然我沒有提及其他的小夥子,但你是知道的。回想,你對人生的了解和對我的寬容,令我黯然神傷。…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04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英雄約·美人情

約1800年前,也就是“三國”時代,有段歷史有記載的少年英雄的手足義,美人情。



那兩個大美人便是有傾國傾城之貌的大喬與小喬兩姐妹,那兩個少年英雄便是孫策和周瑜。



孫策生逢亂世,父親孫堅將軍死時他才十六歲,弟弟孫權只有十歲,孫策雄心壯志,不甘寄於一般諸侯籬下,二十歲那年,重逢童年摯友周瑜,周瑜比他稍少,也在領兵,兩個家夥碰上,周瑜聽了孫策心聲,便說:“兄長,我來幫你。”



那周瑜也不知怎麽搞的,官事不做,卻把兵馬船只去助孫策,兩個家夥一口氣打下了六個城池,那都是他們二十二歲之前的戰績。…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智利現代詩人帕波羅 聶魯達(Pablo Neruda 1904 - 1973):青春

像路旁的李樹

釀成酸烈如劍的味道

像蜜糖留在牙間的吻

溜滑在指尖上的生命點滴

甜蜜的愛之果

院子,乾麥堆,隱藏在

深深屋宇裡的誘人小房間

沈睡在過去的床舖,野僻裡的…

Continue

Added by 摘星 on February 17, 2018 at 4:30am — No Comments

沈從文:平凡故事(3)

“皇后”或“公主”,所有的事情,按照一時代風氣所歸,自然就是常常得盡點義務,看一些從不知什麽地方憑什麽理由寫來的信件。照例這要一點取舍本領,若是單有一個溫柔的心可不行!因為大學生時代的年青男子,實在不甚容易應付,他們的熱情是不講道理的,他們的貪得,不是常常使他們糊塗,就是常常使他們胡鬧。他們在這方面只知道進取,卻不擔負何種責任。什麽人習慣於勇往直前,到後他就成了功。…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58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平凡故事(2)

他的聲音又有點象雄雞,這理由或者是這學校的位置有小小關系,牧師的籍貫同學生籍貫也有小小關系。學校七百人中,其中具雄雞咯咯咯聲音的,有四分之一左右,還有許多不單是在聲音上象一只雞,就是那外表,那帶點驕傲的步武,把頭昂起站在池塘邊唱聖詩,那神氣,也一切是公雞的神氣。女生則肥胖的很多,有公雞聲音卻為母雞體格,那因為這些人有很多是上了一點年紀,吃穿都很舒服,不知道學校以外每天在發生些什麽事情。又或者是雖然出身處境很卑微,但想到一把學分念完,畢了業,就可以得張牧師或王牧師介紹,到青年會一類地方做個“干事”,所以也不得不胖了。

在這個會上沒有母雞,公雞卻有四席,當小宋笑瞇瞇的爬上了台子,站到那上面,最先學到他的同鄉牧師,用戰敗公雞神氣,作一種禱告姿勢,又用公雞聲音喊了一句“阿們”時,引得另外幾只同鄉雄雞都發笑了。他說:“書記,記好罷,我說的是我們學校公主有了情人。”…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57pm — No Comments

王蒙·玫瑰大師及其他

玫瑰大師栽培的玫瑰四遠馳名,他布置的玫瑰大廳堪稱歐洲大陸上的一珠璀璨。有一次英國女王和荷蘭女王慕名前來賞盛,到了約定的時間卻見不到這位大師。一找,原來他正在廚房裏與四個女傭吵架。見到本國的皇室文員,他訴苦不疊:一個女傭買菜賬目不符,第二個女傭與大廚有染,第三個女傭說話用了臟字(動詞),第四個女傭偷吃了他給兩位女王準備的布丁。大師非常激動,義憤填膺,滔滔不絕,他解釋說:“不,絕不能讓步!決不!你讓她們一回她們就會騎在你的脖子上拉屎,她們就會認為你怕了她們?女人?女人怎麼樣?女人惡起來更不得了……”直用了15分鐘使本國皇室文員徹底地理解了他的苦處,同情了他的境遇,附和譴責了四個該死的女人。然後,玫瑰大師洗臉梳妝更衣打領帶,來到玫瑰大廳,當然,女王已經離去。…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33pm — No Comments

H·G·Wells:盲人國

努涅斯是一個山民,聰敏而有膽識,被一批前來厄瓜多爾攀登巴拉斯考托培克英國人雇為向導。這一行人爬到這座山最後一個懸崖底下,於雪中在一處巖架上建立一個棲身所。夜裏,努涅斯失蹤了。天亮時,可以看出他失足跌落的痕跡——他是朝東邊滑落的,一直跌到一個懸崖的邊緣,再從那裏掉下。

但是在大堆雪中宣落千尺的努涅斯沒死。他摔得暈眩,卻連一根骨頭都沒折斷,人滾到一個較不陡峭的山坡上,埋在白皚皚的雪堆裏。他從雪堆中掙紮出來,看到下面另一處陡峭的懸崖有一道狹窄巖縫,一個陷於絕境的人可能就會冒險從那裏爬下去。

他並不特別困難地爬了一陣之後,到達一個樹木蔥郁的山坡,;在山坡後面,這個峽谷豁然開朗,遠處有連綿的草地,他瞥見草地上有一簇石舍。在高處,有一道墻把這個山谷環繞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32pm — No Comments

張愛玲·香屑 第一爐香(三)

薇龍一擡眼望見鋼琴上面,寶藍瓷盤裏一棵仙人掌,正是含苞欲放,那蒼綠的厚葉子,四下裏探著頭,像一窠青蛇,那枝頭的一撚紅,便像吐出的蛇信子,花背後門簾一動,睨兒笑嘻嘻走了出來。薇龍不覺打了個寒噤。睨兒向她招了招手,她便跟著走進穿堂。睨兒低聲笑道:“你來得不巧,緊趕著少奶發脾氣。回來的時候,心裏就不受用,這會兒又是家裏這個不安分的,犯了她的忌,兩面夾攻,害姑娘受了委屈。”薇龍笑道:“姐姐這話說重了!我哪裏就受了委屈?長輩奚落小孩子幾句,也是有的,何況是自己姑媽,骨肉至親?就打兩下也不礙什麼。“睨兒道:”姑娘真是明白人。“一引把她引進一間小小的書房裏,卻是中國舊式布置,白粉墻,地下鋪著石青漆布,金漆幾案,大紅綾子椅墊,一色大紅綾子窗簾,那種古色古香的綾子,薇龍這一代人,除了做被面,卻是少見。地下擱著一只二尺來高的景泰藍方樽,插的花全是小白骨嘟,粗看似乎晚香玉,只有華南住久的人才認識是淡巴菇花。…

Continue

Added by A'Lessy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19pm — No Comments

張愛玲·香屑 第一爐香(二)

Continue

Added by A'Lessy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18pm — No Comments

張愛玲·香屑 第一爐香(一)

請您尋出家傳的黴綠斑斕的銅香爐,點上一爐沈香屑,聽我說一支戰前香港的故事。您這一爐沈香屑點完了,我的故事也該完了。在故事的開端,葛薇龍,一個極普通的上海女孩子,站在半山裏一座大住宅的走廊上,向花園裏遠遠望過去。薇龍到香港來了兩年了,但是對於香港山頭華貴的住宅區還是相當的生疏。這是第一次,她到姑母家裏來。姑母家裏的花園不過是一個長方形的草坪,四周繞著矮矮的白石字欄桿,欄桿外就是一片荒山。這園子仿佛是亂山中憑空擎出的一只金漆托盤。園子裏也有一排修剪得齊齊整整的長青樹,疏疏落落兩個花床,種著艷麗的英國玫瑰,都是布置謹嚴,一絲不亂,就像漆盤上淡淡的工筆彩繪。…

Continue

Added by A'Lessy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18pm — No Comments

橫田少佐〔新加坡〕希尼爾

我站在海山街口,東張西望。這一帶的景物,對我來說,熟悉又陌生。對於蹲在五腳基、忙著拍照的橫田先生來說,這一切,陌生又熟悉。四十年前,我的祖父,蹲在這里,等待過關,過後,當他登上夜行軍車,就不再回來了。橫田先生的祖父那一夥人呢?當年這一群無辜命運的主宰者!今天我們前來拍攝的,是要印證歷史的冷漠?“沒有什麽好拍的!”我拉了橫田一把。

 

“到別處走走吧,要不然三兩天內走不遍你的目標呢!”我把一袋攝影器材背起,然後朝向廣合源街、豆腐街一帶走去。一路上我甚少開口,他也樂得自然攝取景物。作為對待一位海外社友的態度來說,我是有點冷待了遠方的朋友。不過,當社長告訴我,他的祖父當年曾經是“昭南市政會”的一員時,我對橫田先生的到訪,心靈上產生一種強烈的抗拒感。…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03pm — No Comments

黃復彩《禪的故事》 拈花與微笑

古老的舍衛國,美麗的祗樹給孤獨園。

清晨下過一陣小雨,此時,給孤獨園中鮮花盛開,綠草如菌,到處勃發著生命的氣息。

世尊剛剛從定中醒來,他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那是一個遙遠的春天,足月懷胎的母後摩耶夫人在回娘家的途中突然感到腹中疼痛,依靠若一棵婆羅雙樹,他的生命誕生了。算來,那該是80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曼陀羅花也是這樣放出醉人的芳香,天空藍得就像是剛剛被人用水洗過一樣。然而,隨著他生命的誕生,母後摩耶夫人卻從此離開了這個人世。…

Continue

Added by Kaki Bukit on February 14, 2018 at 4:51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傳統與現代的交融——讀廢名的詩《燈》(中)

燈光即如此重要,可是整首詩又給人另外一種感覺:燈光在建立人與物、物與物之間關聯的同時,也在進行割裂:燈光如理智之眼,照亮萬物如知識的祛魅效果,破 壞了人與物之間、物與物之間渾然天成的交融狀態,也干擾了詩人努力的方向:沈浸在那種物我交融、相忘於江湖的境界。

果然,詩歌的結尾部分,燈和燈光明確地出場了。燈光站到舞臺中心,刻意地寫了一首詩,“燈光好像寫了一首詩,他寂寞我不讀他。我笑曰,我敬重你的光 明。”這時燈光不再滿足於做一個背景,不再停留於一種物性,而希望站上舞臺做一個發言人,成為主角。燈光的這種企圖就好像人類的知識(書本,文字,書寫) 想要覆蓋萬物的存在,介入人與物之間,阻隔人與物的直接領悟。發言者“我”對“他”的拒絕很果斷,“他寂寞我不讀他”,同時也明確界定了燈光的領域和功 能:“我敬重你的光明”,這意味著“我”只接受燈光作為背景、作為一種工具的存在,而不接受燈光的越界。…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February 12, 2018 at 11:20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傳統與現代的交融——讀廢名的詩《燈》(上)

在中國新詩史上,廢名的詩獨創一格。他深受莎士比亞、哈代、波德萊爾等西方詩人的影響,同時又具深厚的古文、詩詞、佛學功底,兩種文化底蘊的交融促成了詩 歌形式的創新。他的詩歌語言將極簡、枯瘦、停頓、省略等反書寫(言說)形式融於一體,呈現出超拔的個人化品格以及中國現代詩發軔期特有的、搖擺於文言與白 話之間的不平衡感,看似輕松,實則淵默、晦澀、轉折。他喜歡使用邊界清晰的詞匯,讓這些詞匯聚集一起,彼此之間相互激發、滋養、延異出多重涵義,旁枝錯節,意象紛呈。他的詩歌中蘊含的悟道似的、不可言說的個體性出塵體驗,抗拒理性地讀解,可是他的詞匯所攜帶的傳統典故、文化意義和時間脈絡,又讓理路的印痕確鑿,為讀者留下了諸多線索。由此,簡潔性、省略性、變幻性、不確定性、開放性等特征構成了他詩歌最大的魅力所在。

通過細讀他的《燈》一詩,可以略窺他的詩歌之境。…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February 12, 2018 at 11:20pm — No Comments

齊澤克:性,契約,與風度 (上)

Continue

Added by iPLOP on February 12, 2018 at 10:23pm — No Comments

雅克·朗西埃:詩與工人

曹丹紅 譯

馬拉美的政治觀也體現在其中,與聖西門有關工業宗教的偉大夢想非常接近,然而又完全相反。共和黨人騷亂在巴黎風起雲湧之時,1832年的一個星期天,在梅尼爾蒙當(Ménilmontant)建立共同體的“使徒們”向每個星期天來拜訪他們的工人們表演了一場壯觀的儀式:新宗教聖殿建造工程的奠基儀式。伴隨著對“工作王”的新聖歌,巴黎資產階級或工人階級的使徒們帶著十字鎬和推土車排著隊,神情肅穆地將選定作為聖殿地基的土坑裏的泥土運走。這是對“新書”的完美詮釋,這本書不再是寫於紙上的變化無常的詞語和空洞的宣言,而是直接寫於對身體的組織安排中,這身體就地將思想變成了現實。弄清楚馬拉美是否知道這個烏托邦式的星期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兩首散文詩中給出了準確的回應。被《沖突》…

Continue

Added by iPLOP on February 12, 2018 at 10:17pm — No Comments

劉波·如何面對靈魂缺席的詩歌時代

一個詩人,無論你在姿態和宣言上表現得多麽先鋒,多麽前衛,那也只是表象而已,或者因瞬間的激情使然,一旦這種先鋒在遭遇現實時,它是否能經得起讀者的檢驗?是否能經得起生活本身的考量?這些命題,可能才是先鋒詩歌得以存在並持續堅韌的前提。現在,我們看到的很多所謂的先鋒,充其量都只是口號性的、華眾取寵的偽先鋒。而真正的先鋒,它應該是關乎現實與理想,聯於心靈和精神。脫離了現實與心靈來談先鋒,或許只是一場虛幻的期待,過眼雲煙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12, 2018 at 9:59pm — No Comments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1)

在歷史與語言的交匯之中——以特朗斯特羅姆的中文譯本個案為中心

摘要:本文通過比較由於譯者李笠反覆修訂詩人特朗斯特羅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中文譯本而生成的四種版本之間的文本差異,闡釋特朗斯特羅姆的詩歌寫作不僅具有歷史性,且以多種隱蔽的語言方式呈現,進而論述詩歌翻譯之中歷史性與創造性的具體表現。同時揭示,這種歷史與語言的雙重交匯其實正是我們“通向現實的新途徑”。這一新途徑,既直接通向我們處身其中的新鮮而荒謬的社會現實,也曲折地通向我們朝思暮想的新鮮而特殊的藝術境界。

 

1.對特朗斯特羅姆的翻譯、誤讀及其歷史性…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12, 2018 at 9:52pm — No Comments

賈鑒·“名與命”:詩歌敘事,或一種歷史記憶形式(1)

-1-…



Continue

Added by Paetiyo on February 12, 2018 at 9:24pm — No Comments

蔡振念·詩學與詩作之間──我的經驗(5)

宛如漂蕩的靈魂 在青春的胴體,無悔 無悔地寄居(《漂流寓言》,頁84) 整首詩大體以國語「ㄧ」、「ㄨ」、「ㄝ」為韻,並不每句押,使聲韻在似有若無之間,末尾「無悔」重複兩次,造成迂迴的聽覺效果,「居」和首句的「裾」□韻,以收反復之功。現代詩已拋棄了古典詩的聲律,但詩歌不分古今中外,節奏卻不能不講求。



簡政珍是談到台灣當代詩學時不可忽視的一位學者詩人,他以至今八本詩集和無數詩學專論、詩評,奠定了在台灣詩壇的重要性。簡政珍的五本詩論:《語言與文學空間》,《詩的瞬間狂喜》、《詩心與詩學》、《放逐詩學》、《台灣現代詩美學》,從詩的本體論、方法論,到台灣詩史的建構、實際批評的演練無所不包,論述的范圍極廣。



其中《詩的瞬間狂喜》和《詩心與詩學》大部分內容相同,後者僅多出〈創世紀詩人詩刊8、90年代詩風的改變〉等三篇論文。…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February 12, 2018 at 8:52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