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Blog Posts (33,118)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特權 (下)

一旦上路, 車輛就要取得最大的方便。這種心態在機車騎士身上尤其嚴重。他們認為只有一種情況可以限制他們——摩托車騎不到的地方不能去, 其他限制都不接受。不接受單行道的限制、不接受停車限制, 尤其不接受路權分配的限制。把對於道路使用看作權利, 當然就無法理解、無法接受:自己對於道路的使用只擁有部分、有限的特權, 在如此有限範圍之外, 在正當正常的使用方式之外, 自己並不具備多出來的權利。

這里還牽涉各種不同特權的分配安排。在道路上, 其實最可憐、最委屈的是走路的人, 他們不能自由地使用車道, 只能在特定的路口、在橫越的需要考慮下, 部分地使用車道。正因為他們被剝奪得這麽厲害, 相對地在行人少數使用道路時, 他們應該擁有較完整的路權。汽車和機車, 都是道路特權。兩種特權必然會有重疊甚至衝突的地方, 先是協調這兩種特權就必須有所安排, 這些地方限制這個、那些地方限制那個, 不然道路勢必無法適度發揮作用,…

Continue

Added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July 13, 2020 at 11:32pm — No Comments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特權 (上)

"在路上開車, 是一種特權。"

乍聽這樣的說法, 很多人會覺得莫名其妙、不以為然吧!開車跟特權扯得上什麽關係?特權不都是有錢有勢的人才能享有的, 那麽多人在開車, 怎麽可能是特權?

這句話不是我說的。很長一段時間, 全美國每一所監理站, 都在進門最醒目的地方, 掛著這樣一句標語, 英語原文是"Driving is a privilege"。Privilege除了"特權"之外, 我實在不曉得還可以怎麽翻譯。而且美國汽車監理站高掛這樣的標語, 用意就是反復提醒駕駛人, 開車不是"權利"(right)。



權利和特權有什麽不一樣?權利是大家都有的, 特權不是。特權只屬於部分的人, 因為特殊理由才能擁有。投票是權利, 因而除非有特殊理由,…

Continue

Added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July 13, 2020 at 11:3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4)

阿蒂斯的神話和祭祀儀式



許多神的死亡與復活,都在西亞的信念和祀奉儀式中植根很深,另一個這樣的神就是阿蒂斯。看來他也和阿多尼斯一樣是一個植物神,每年春天,有一個節日哀悼和歡呼他的死亡與復活。兩個神的傳說和崇奉儀式都很相像,連古人有時也把這兩個神當成一個。

據說,阿蒂斯是一個年輕貌美的牧羊人或牧人,諸神之母、亞洲的豐產大女神庫柏勒愛著他,庫柏勒的主要的家鄉在弗里吉亞。也有些人認為阿蒂斯是她的兒子。據說他的出生,和許多其他的英雄一樣也是一個奇跡。…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July 12, 2020 at 11:3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3)

另外一個修改嚴峻舊法的方式,則見於方才描寫的巴比倫習俗中。處死國王的時候要到了(在巴比倫約是一年統治之末) ,他就離職數日,這期間由臨時國王統治,並替他受罪。

起初,臨時國王可能是一個無罪的人,可能是國王自己家族中的一員:但隨著文明的進展,一個無辜的人作犧牲總是違反公眾情緒的,因此就把短期的最後導致死亡的統治活動交給了死囚。



往後,我們還會見到死囚代替將死之神的其他例證。我們絕不要忘記,正如西努克國王的情況所表明的,國王是以一位尊神或半神的身份被殺的,他的死亡和復活,是使神靈生命永垂不朽的唯一辦法,人們認為這是拯救人民拯救世界所必需的。…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July 12, 2020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4)

肆、小結:讓一切的語言空間湧現於語言 

透過對傅柯文學布置的分析,吾人以兩篇論文分別勾勒越界與摺曲所呈現的概念特性,根據不同的條件,傅柯的考古學與系譜學方法,亦分別從這二個主要概念的角度提出說明。這二組足以重構傅柯思想視域(或至少是其「已說的再說」)的概念星群,也可視為傅柯對差異與重複這兩大概念的另類思考,這無疑的,是他對德勒茲哲學的致意。 …

Continue

Added by Paetiyo on July 12,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3)

就某種意義而言,如果文學成為一種由特異力線構成的布置,正因為其斲斷詞與物的關連而自我轉向、折返於詞彙的內在性空間 32。這或許就是唐吉訶德(也是文學)的真理,一種僅因自我摺曲而顯現的抽象之線。用傅柯自己的話來說,這種摺曲所實際進行的,就是「同一與差異無止境戲耍的殘酷理性」。

書寫成為一種與字詞整體的戲耍,閱讀(而且是狡獪的閱讀)於是成為書寫的必要條件 33,用傅柯的話來說,這種得以致使字詞由自我到自我的織構,僅建立在已隱寓一切檔案(已被說、被寫之物)的「知識空間」。在文學史上,《唐吉訶德》是一個例子,《聖安東尼的誘惑》則是另一個 34。文學作者於是彷如新的檔案學者,蟄居於大寫圖書館中從事反式考古學的工作。…



Continue

Added by Paetiyo on July 12, 2020 at 8:00pm — No Comments

羅智成·夢中花園

轉入花園小徑時

陽光正盪著鞦韆

不存在於生物學的蟲蚋在樹蔭裡飛舞



她緊緊牽著我

穿過枯葉和枯葉覆蓋的乾涸水池

飄動的裙裾盛滿陽光

熱戀中的軀體若即若離



她回眸看我…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ly 11, 2020 at 11:01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流浪者》在沙灘上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說道:"好久以前,在大海高潮的時候,我用我手杖的尖端,在沙灘上寫下了一行字,現在人們仍舊停下步來讀這行字,他們還留神不讓它被擦掉抹掉。"

另一個人說道:"我也在沙灘上寫了一行字,不過是在低潮的時候,遼闊大海的波濤把這行字沖刷掉了。可是請你告訴我,你寫的是什麽呢?"第一個人答道:"我寫道:我就是他這樣的人。可你寫的是什麽呢?"第二個人說:"我寫道:我不過是這偉大海洋中的一滴水而已"

Added by Copil on July 11, 2020 at 10:36pm — No Comments

黃永武《愛蘆小品》醫生與畫家

有人說,天下有二種工作,是不需“我去求人”,而只有“人來求我”的,一種是醫生,另一種是畫家。

作為一個醫生,必須要有獨立的判斷力,一旦由於討好病人,為病人隱諱什麼,稍存一點拍患者馬屁的心意,屈就患者的要求,病就看不好。從前一位太醫丞郭玉對皇帝說:“醫是什麼意思?就是‘意’呀!你皇帝如果自用其意,以一副尊貴的地位面對著我,令我內心怖懼而承奉你的意思,那我的‘意’就不能盡,‘醫’術也就無從奏效了!”醫生即使面對著皇帝,也要讓皇帝求他,而絕不是他求皇帝,皇帝必須做一個合作的病人,由醫師全權處理,無所畏前顧後,醫術才能發揮療效。…



Continue

Added by 馬厩 儺淄 on July 11, 2020 at 10:33pm — No Comments

遲子建《逝川》(8)

吉喜大叫著:“胡刀胡刀,你可真有造化,一次就兒女雙全了!” 

胡刀興奮得像只采花粉的蜜蜂,他感激地看著自己的妻子,像看著一位功臣。產婦終於平靜下來,她舒展地躺在鮮血點點的濕潤的葦席上,為能順利給胡家添丁進口而感到愉悅。 

“吉喜大媽,興許還來得及,您快去逝川吧。”產婦疲乏地說。

 …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July 11, 2020 at 10:32pm — No Comments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宮殿》

我們走進去。惟一的大廳

空寂。地板光滑

像一座被棄置的溜冰場

門關著。空氣灰暗



墻上的畫。我們看見

無力擁擠著的圖像:烏龜

秤砣,魚,喑啞世界裏…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July 10, 2020 at 3:07pm — No Comments

林婉瑜的詩 《時間之流》

坎坷的路面

暫留視覺裏的晚場電影

雪原上狼的夜嚎

暗中醞釀的敵意

深夜獨自行走的婦女

腦室內的耳鳴

(每當我搖晃頭顱

它們便升高一個八度)

 …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ly 10, 2020 at 2:35pm — No Comments

蔡瀾 《復仇》

天下間多少山盟海誓,卻遭遇到失敗的結果。這些男女都去跳海了嗎?不!他們都活生生地生存下去,最終都會遇到一個歸宿,讓他們度過有生餘年。把愛情說得那麼偉大,應該為情犧牲,做和尚去,做尼姑去。幸好都是說說罷了,要不然這里充滿尼姑和尚。(蔡瀾語錄)

 

有時也很難怪男人忍受不了女人。 

我一個朋友結婚二十五年了,他和太太之間的個性,互相已摸得很清楚。 …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July 10, 2020 at 2:30pm — No Comments

阿 盛·墜馬西門(4)

你今天找我來,也算你有勇氣。題材夠不夠?希望沒讓你吃虧,不知道以後你寫出來會是怎麼樣。跟我這種女孩子坐在這裡,不怕你太太看到?我雖然是這種人,但是我可不是什麼狐狸精,這一行,實在說,很多女孩了本來就不正經,不過──,每個,每個這一行的女孩子,背後都有一個故事,誰了解呢?平凡的也好,不平凡的也好,一樣是眼淚。我當然不可能輕易讓人家曉得我的故事,做人啊,每個人和我們一樣都得用鈔票買東西,可是我們的心不可能也和平常人一樣沒有顧忌,聽到「賣」字,我都會有被抽打一鞭的感覺。我平常幾乎不出門,往往一天到晚就躺在床上看書,什麼書都看,說句話你別見悍,你們這些寫文章的,有些人寫出來的東西,令人看了之後覺得自己也可以來寫作。…

Continue

Added by 楊薇 on July 10, 2020 at 2:29pm — No Comments

蔡瀾《寂寞》

愛,是沒有羞恥的;愛,是扔出性命的。如果要把借口推在自尊上,這顯然地證明,你沒有資格說愛。(蔡瀾語錄)

 

與善惡一樣,美醜是非常抽象的一回事,沒有一定的標準。 

美感往往會在孤單中形成。人類最悲哀的時候莫過於寂寞,精神或肉體。 

歌堅爾在大溪地和土女同居,從他的油畫中,可看出他筆下的人物都不美;但是因為他下了感情,又感到她們充滿生命的活力,想緊緊地抓住。…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July 10, 2020 at 2:29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極樂鳥(4)

S,出國前那一陣你一直忙得要命,又一直鬧情緒。有一晚你來電話,聲音幾乎低得聽不見。你哭了。你說,“小家夥,我想死。”當時我說,要死就去死吧。那麽好的事情我替你鼓掌。說完我自己也哭起來來了。離情別緒再加上好多好多事情,我擔得夠累了。電話掛斷,好多天不敢去問你消息。朋友們見面講起你要走的事,問我知不知道,我點點頭什麽都說不出來。後來那晚我在中山北路跟D散步,你迎面走過來。我們隔著一個小水塘靜靜的對立了好久。那水塘,那水塘就像海那麽闊,我跨不過去。S,後來D拉著我走了。我夢遊似的跟他走回家,再送他出門。我躺在床上呆望著黑黑的窗外直到天亮。第二天你離國,我南下旅行,直到在臺南病得要死被D找到送回家。…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July 10, 2020 at 2:24pm — No Comments

袁庭棟·自學三要

偌大一個社會中,人人都在學習,而在學校中學習的,永遠只是少數,大多數總是自學者。如何對待自學,如何搞好自學,成為大家時常議論的問題,這也就十分自然了。

作為一個自學者,需要堅定的決心和毅力,這方面過去已談得較多,這里,我想談談另外幾個問題,我認為這對立志自學的同志是極為重要的。…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uly 9,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黃澤全《深度文化旅遊城市》阿爾及爾

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位於阿爾及利亞北部,南靠雄偉的泰勒阿特拉斯山脈北麓,座落在宛如一個半圓形劇場的烏艾德·哈臘和烏艾德·馬扎法蘭兩海灣之間,沿地中海阿爾及爾灣西岸伸延16公里,市區全長75公里,街道房屋大都建築在山丘上,迂迴起伏,猶如一顆明珠閃耀在地中海的南岸。走出阿爾及爾城,越過泰勒阿特拉斯山,再往南便進入了舉世聞名的撒哈拉大沙漠。阿爾及爾城氣候溫和,終年綠草如茵,林木茂盛,花開不斷,站在高處俯視全城,近處鬱鬱蔥蔥,遠處水天相接,景色優美迷人,素有「花園城市」之稱,加之城內名勝古跡眾多,對世界各地的遊客頗具吸引力,使這里成為北非地區的一處旅遊勝地。…

Continue

Added by Batu Empatbelas on July 9,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曾浩年·德勒兹: 困在別人的夢中,你就完了(5)

約伯朋友無法回答約伯對自己有罪的反駁,最终提出了一種终極的回答:

 

"在神眼前、月亮也無光亮、星宿也不清潔。何況如蟲的人、如蛆的世人呢。" 25: 5——6 

連最純潔的星光在上帝眼中都是不潔的,你約伯作為一個如蛆如蟲的人類,竟敢宣稱自己無罪,也不就是最大的罪嗎? 也可以用另一個說法說,就是約伯即使是不知道自己的罪是什麼,只是因為你的有限,有上帝眼中你還是有罪的。但約伯堅持自己之純潔。

 …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July 8,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曾浩年·德勒兹: 困在別人的夢中,你就完了(4)

真正的恐怖,是「我根本不知道這到底是誰的夢! 」或是說——「我根本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夢! 」假如,那個難以忍受的生活就是你最真實的全部,又如何? 事實上世界的荒謬就是世界的已有全部,沒有深遠的背後真相,也沒有更大的善……你的痛苦不是為你是否夠格進入天國的考驗,也不是歷史必然的邪惡,甚至不是社會為住所謂整體的和諧和更大的公共福祉而有的必然錯誤,例如那些說為著社會的整體和諧,必然有不公平的現象產生之類……總而言之,就是說如果你的痛苦根本毫無意義,那會如何? 如果真正的出路如果不是要去找出意義 ( 一種齊澤克稱之為“詮釋學誘惑”的行動,總是想找出事件或災難背後的深層意義,把之統合為一個完整的圖像 ),而是要真正地玩完,是要堅持世界的荒謬,世界的不完整,自己根本沒有位置,那會如何? …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July 8,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