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 布達米亞
  • Male
  • 森美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美索 布達米亞's Friends

  • INGENIU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SHKENT HOLIDAY
  • Scarborough 黃岩
  • 瑪琳娜
  • TV Plus
  • 有格 台

Gifts Received

Gift

美索 布達米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美索 布達米亞's Page

Latest Activity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澳】諾爾·高夫著《想像力教育敘事》(4)

盡管思想實驗在科學的歷史和理念中無處不在,而且發揮著很大作用,但在科學教育的教科書和課程中,卻很少強調它們的重要性。即便強調了,也往往縮小他們想象的範圍。在英國進行的研究(參見Gilbert & Reiner,2000;Reiner,1998;Reiner & J Gilbertt,2000)表明,中小學和大學的物理課本往往將思想實驗與思想模擬實驗混為一談。在模擬實驗中,對物理現象的表現給予的是解釋,而不是檢驗,理論被看作是理所當然的、固有的,而不是暫時性的、突現的,結果是臆斷的,而非預期的(這是對科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的歪曲,這種歪曲與許多科學教師和教科書反復制造的歪曲很相似,即他們不斷地將對物理現象的演示———比如加熱雙金屬片直到它彎曲———描述為“實驗”)。 應該明確的是,思想實驗並不僅限於科學的範疇。正如勒媿恩(1979)指出的,許多科幻故事也可以當思想實驗來閱讀。因此,比如,在《科學怪人》一書中Mary Shelley(1992/1818)寫道:假設一位年輕的醫生在他的實驗室中創造了一個生命……在《沙丘》一書中,Frank…See More
Sunday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澳】諾爾·高夫著《想像力教育敘事》(3)

開展教育探究就如同“演員在講故事”,意思是說,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事實與虛構是相互構成的———事實不僅是形成故事的要素,而且它們也在故事講述過程中被賦予意義。 因此,我覺得事實與虛構的二元對立本身就是一個小說———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領域的現代主義研究者們運用多種策略呈現事實,而這個故事就是在這些策略被合理化的過程中塑造出來的。我覺得我們不僅僅是用這些術語去思考,而是重新將教育中講述的所有故事看做是虛構的,看做是為特定的目的而被塑造的故事———尤其那些堅稱他們是“實事求是”的那些故事。正如勒媿恩(1989)寫的: 一般而言敘事,尤其是虛構,通過提出不同的選擇和方案,可以被看成是……與環境的一種積極的相遇,也可以看成是對當前現實的一種放大,因為它將現在與無法證實的過去和無從預見的未來連結起來。一個完全真實的敘事,如果有這類情況的話,可能是被動的:正如一面鏡子原封不動地將其反射出來……但是虛構不會這樣反射,敘述者的眼睛也不是照相機的鏡頭……虛構將各種可能性聯系在一起…… 這樣就對我們有用了(PP.44-5)。…See More
Sep 22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澳】諾爾·高夫著《想像力教育敘事》(2)

受此啟發,我開始著手研究課程領域(尤其是我特別感興趣的環境教育和科學教學)中的話語形式是如何形成故事的,特別是後結構主義對科學和其它學科中敘事的權威性的質疑。我關注的是科學和環境教育者所運用的傳統敘事策略是否恰當,後來的許多研究都是在我的實踐旨趣的框架中進行的,並繼續拓展敘事的範圍和形式(見Gough,1991,1993a,1993b,1994b)。 二、小說、“事實”和“真相”…See More
Sep 18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澳】諾爾·高夫著《想像力教育敘事》(1)

【摘要】這篇帶有半自傳性質的論文,探討了想象式探究在教育研究中的運用及其它原則,特別是“思想實驗”在自然科學和藝術、人文、社會科學中的對比實踐。我會在文中與讀者分享寫作作為教育性探究的模式的實驗過程,尤其是受德勒茲和迦塔里的根莖觀念影響的敘事實驗———我將這一過程命名為生成性遊戲,以及閱讀某些選定的小說對文本交互式閱讀的促進。寫給本文中國讀者的話: 2010年11月,我應邀為華東師範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以及南京大學教育研究院的教師和研究生們做了兩場演講,本文即是演講內容的整理與補充。本文原是我之前著作(Gough,2010)中的一章,通過這次演講引起了大家更多的關注。 感謝我在上海時的向導和翻譯韓少斐,她告訴我本文對於許多中國學生來說比較難理解,原因之一就是在任何一本詞典中都查不到“rhizosemiotic”。這個詞的意思。於是我在事先準備好的內容中又補充了關於我緣何發明這個詞的介紹。 “rhizosemiotic”一詞是為了描述我的想象性探究實踐,即生成性遊戲①(rhizosemiotic…See More
Sep 1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8)

柏格森所說的直覺包括如下三個含義: (1) 直覺是一種直接的認識,即不通過任何概念中介的認識; ( 2) 直覺是內在的認識,即不是通過外感知而是通過內知覺的一種意識自己對自己的認識; ( 3) 直覺是一種動態的認識,即不是對靜態的東西的把握,而是在運動之內對運動本身的體認,在綿延中對綿延的體認,在生命之流中對生命衝力的體認。 ( 4) 直覺是一種具體的、當下顯現的意識,即不是一種抽象的意識,不是有關理念或絕對觀念的意識,直覺不是像柏拉圖等哲學家所主張的那樣通過理智的眼睛直接看到理念,而是活生生的具體的意識的當下呈現,它不能用符號來指稱和用概念來框定的,超越了我們通常的語言文字的表達範圍。 柏格森認為,我們通常是在對象之外觀察對象,在對象之外觀察對象之間的相對運動。這樣的觀察是一種外知覺,是從某一種特定的角度觀察事物及其相對運動,並用某種特定的概念去說明它們。但是,一旦我們進入對象之內,跳入運動之流本身中去,我們才能真正把握絕對的運動。這時,我所體驗到的就不依賴於我觀察對象可能采取的觀察點,也不依賴於我可能用以說明事物及其相對運動的符號,而是一種活生生的內在體驗。他寫道:…See More
Sep 15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7)

柏格森還認為,像意識活動本身的自由與意識活動通過概念方式運思所顯現出來的習慣勢力的關係一樣,生命的總體運動是自由的,生命的表現形式則有相對固定的形態。總體生命本身就是創化的運動,而各種生命的具體表現形態則傾向於維持自身原來的系統,糾結於自由創新與循環重復之間。生命的總體運動是向上的衝力,總想表現出時間性,而生命的具體表現形態則往往落在它的後面。生命的總體進化樂於奔騰向前,而每一種特定的進化則類似一個循環。正像被風刮起的氣旋,每一種生命體也在自轉。 由於它們相對穩定,容易被當作物體,而不是一個進化的過程。由於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生命體,有其相對穩定的形態,並按照既成的習慣行動,與處於空間中的事物打交道,我們每一個人的自我也就具有雙重性:一個是基本的自我,另一個是基本自我在空間和社會的表現。只有前者才是自由的。我們通過深刻的內省體驗到意識的綿延,體驗到活生生的變化的東西,體驗到我們的自由,但是我們掌握自己的時候是非常稀少的。“我們所以只在很少的時候才是自由的,就是這個緣故。…See More
Sep 14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6)

以往,哲學家談到自由時,傾向於把自由當作一種自主的選擇: 我的選擇我做主,所以我是自由的。柏格森則把自由提升到有關生命、意識和時間的本質的層次。生命是一種創化,意識是一種綿延,時間永遠對新的可能性開放,因此它們的本質是自由,它們為我們自由選擇自己的行為提供本體論上的基礎。按照柏格森的觀點,別人不可能根據我以往的行為對我現在的選擇作出具有必然確定性的預言,甚至我自己也不可能對我將來的選擇作出具有必然確定性的預言,因為我的生命時時刻刻在新陳代謝,我的意識狀態分分秒秒在轉化更新,時間開放著可能性,這種可能性是非決定的,是不可能按照公式來算計的。柏格森強調,“我們的動作出自一種心理狀態,而這種狀態是獨一無二的,永遠不能再度出現的; 我們的動作所以被宣稱為自由的,正是由於這一動作對於這一狀態的關係是無法以一條定律表示出來的。”[3](…See More
Sep 12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5)

四、自由、直覺與非理性主義 柏格森的 “自由”、“直覺”和 “非理性主義”的觀點必須聯系他有關 “綿延”、 “時間”和“生命實體”的觀念加以考察,因為在他的哲學體系中後者是前者的基礎。柏格森所說的“自由”主要不是指意志選擇的自由,而是本體論意義上的原發的自由,即意識本身是綿延,而綿延是連續不斷地更新,意識的綿延提供了意志選擇的非事先決定的可能性,所以意志才真正有可能進行自由選擇; 他所說的 “直覺”是對意識綿延和時間之流的直覺,是意識自己對自己的綿延和在內時間中的流變的體認; 最後,他所說的 “非理性主義”指對生命實體不能以概念思維的方式把握,而只能依靠直覺,即通過對意識綿延的體驗直覺生命本體。 在柏格森看來,意識綿延是一種不斷的生成和更新。我們要從這種綿延出發把自由作為一種生成和更新的環節來把握。意識綿延不是一種不變的意識狀態的延續,而是連續中的各瞬間的生存和逝去,各個意識狀態間都存在質的差別。這意味從前一個意識狀態中不能推導出後一個意識狀態,從意識狀態的過去的歷史中不能推導出它的現在。自由是相對於必然而言的,…See More
Sep 8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4)

如果說,機械論的宇宙觀遇到的問題是難於用機械論解釋生命現象,那麽柏格森的生命哲學的宇宙觀遇到的問題則正好倒過來: 如何用生命力去解說物理現象。在此,柏格森實際所做的不是嚴格的論證而只是一些比喻。他認為,在所有這些派生方式中,可以區分為兩種不同類型或兩種基本傾向。一種是生命衝動的原本運動,即它的向上噴發,它產生一切生命形式;一種是生命衝動的原本運動的逆轉,即向下墜落,它產生一切無生命的物質事物。這兩種傾向互相對立、互相抑制。生命衝動的向上運動總是企圖克服下墜的傾向,克服物質事物的阻礙,而生命衝動的向下墜落也必然牽制其向上的噴發。他把生命的生長和進化比喻為一顆炮彈的發射及其引爆的彈片飛向不同方向,把無生命的東西比喻為彈片受到阻力失去動能後的落地。他把生命力比喻為蒸汽機中因加熱而獲得動能的蒸汽,把無生命的東西比喻為從氣缸中噴出的汽凝結為水珠而下落。活的生物在生長,死的生物則化為土與水。 如果說柏格森的這種生命衝動創造一切的觀點與上帝創造世界的觀點有什麽不同的話,那就是它否定了傳統基督教的上帝創世說中的“預定論”。按照這種預定論,上帝被認為在世界之外按照預定的目的和設計創造世界;…See More
Sep 7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3)

由於這種原始衝動是一種共同的衝動,生物之間的衝突是在原則上和諧之下的不和諧。生命的原始衝動把生命之流推得越高廣,生命的不同趨向就越會顯得在互相競爭中的互補。總之,“生命的原始衝動”的內因是根本性的,生物適應外在環境及其分化和競爭是生物進化不可或缺的條件。他寫道: “我們絲毫不懷疑: 對環境的適應是進化的必要條件。十分明顯,倘若一個物種不去順應強加給它的條件,那它便會消失。但是,承認外界環境是進化必須慎重考慮的力量,與宣布外界環境是進化的直接原因,這完全是兩回事。後一種就是機械論的理論。這一理論絕對排除了關於 ‘原始衝動’的假說; 而所謂原始衝動,就是一種使生命得以發展的內在衝動,其形式越來越複雜,其最終目標越來[6]( P91)越高。” 由此可見,所謂 “創造進化論”,就其構思的要義而論,無非是柏格森所假定的 “生命的原始衝動”加上達爾文等的進化論學說。生命被假定為始於 “原始衝動”,生命的進化被當作一種永不停歇的創造過程,是一種在綿延中的不斷創新。柏格森還試圖以…See More
Sep 5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2)

達爾文的進化論強調自然選擇,這雖然能夠說明生命適應環境的一層,如高寒地帶的牛長毛,北極熊的脂肪厚等,但難以說明為何適應環境的就是進化的。進化意味從低等到高等,從簡單到複雜。然而,常常出現這樣的情況,低等的、簡單的生物更能適應環境,而那些大的、處於生物鏈高端的生物最先絕滅。拉馬克的進化論強調生物自身的努力,但這缺乏遺傳學上的明顯證據。我們雖然能夠看到,生物加強其某一器官的鍛煉,可以使該器官得到加強,如鍛煉手臂,可以使得該部位的肌肉粗壯強健。但我們找不到這能遺傳給下一代的可靠證據。新達爾文主義者發現,遺傳的突變主要發生在胚芽或胚胎中,用現在的話來說,主要發生在遺傳基因中,這可以通過雜交等方式來達到。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把物種的變化僅僅看作遺傳基因的重新組合排列的話,那麽依然談不上進化,因為物種變化的一切可能性本已包含在原先已有的遺傳基因中,這如同扭轉魔方,有種種變形,但不能說有進化。柏格森主張,為說明生物本身的進化,必須承認生物進化的內因,而這內因就是 “生命的原始衝動”。柏格森寫道:  我們經過多少有幾份迂回的道路,又回到了我們最初的那個思想上,即生命的原始衝動(original…See More
Aug 30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1)

所有這些有關實體的學說都不從當下來把握實體,都沒有看到實體就是綿延,都沒有正視永恒的變化和變化中的永恒,都沒有認識到實體就是生命的過程和生命的衝動,而我們自己特殊的生命綿延就包含在這種永恒的生命之流中。我們可以從自己當下意識的綿延中體認到生命實體及其綿延中的永恒性。因此,柏格森呼籲換一種方向看待實體和永恒性。他寫道: “如果我們朝向另一個方向前進,那就會達到這樣一種綿延,它越來越使自己緊張、收縮、強化,它的極端是永恒性。這已不是概念的永恒性 ( 概念的永恒性是一種死板的永恒性) ,而是一種生命的永恒性。這是一種活生生的、從而也是運動著的永恒性,我們自己特殊的綿延將包含在這種永恒性中,就像振動包含在光中一樣; 這種永恒性是一切綿延的集聚,就像物質性是它的擴散[5](…See More
Aug 15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10)

在柏格森看來,我們的綿延並不只是一個瞬間代替另一個瞬間。綿延是過去持續的進展,當它前進時,其自身在膨脹,如同滾雪球一般。過去作為一個整體,在每一瞬間都跟隨我們。我們就是我們自出生以來的歷史。我們正是通過自己的全部過去 ( 包括我們心靈的原初傾向) 去產生欲望和意願,去做出行動和籌建未來。我們甚至可以說,我們生前的歷史,我們的先人所塑造的文化和環境,也融入我們先天的稟賦和生活習慣中去。過去就是如此延續著,以致它不再是過去; 歷史就是如此保留著,以致它總是以現在的面目出現; 意識不能兩次處於同一狀態,以致它總是新的瞬間;…See More
Aug 10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9)

在柏格森看來,綿延是原初的時間現象。綿延不是簡單的延續,而是一種綜合。在意識的綿延中,不斷地把不同的意識統攝起來。這種統攝是積極的、活生生的,每一當下的意識狀態中都綜合流逝的過去。這樣,過去得以鮮活地持存。過去在每一當下的瞬間以我們所不經意的方式融入當下的意識顯現出來,成為當下化的東西。意識總是留下余跡,但它不是死的,猶如遺留在海灘上的鵝卵石,而是一種融入生命進化中去的力量。這種過去的余跡專為現在所體驗到的、所展現的意識而保留,而新感受到的東西總是經由過去經驗的解釋而內在化為綜合的意識。與此同時,意識也是一種對將要發生的事情的 “預料” ( anticipation) ,一種依靠過去來期待將來的態勢,一種不斷向前的創造性的運動。柏格森寫道:  “在我們經驗的範圍內,讓我們尋找一個點,我們感到:  這個點在我們的生命當中與我們最密切。我們重新回到的,正是純粹的綿延  ( duration) ; …See More
Jul 29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8)

在柏格森看來,把握時間的關鍵在於把握每一瞬間所體驗到的時間,在此可發覺每一瞬間存在性質上的重大差別。這種差別不是數量上的,不是你感受到一種更大或較少的溫暖、痛苦或愉悅,而是這些感受狀態之間的質的差異。當你回顧以往經驗時,你會更加明顯地發覺這種差異。舉例來說,當我舊地重遊,我選擇跟以往一樣的路線,還是那些街道,那些房屋,但我的感受和心情卻不是相同的。又比如,我兩次看同一個戲劇,同樣的情節,同樣的臺詞,一次無動於衷,另一次感動得流淚。為什麽會這樣呢?  這是因為在此期間我的人生經歷發生了改變,我所接觸的人,我所遭遇的事,隨著我的記憶積澱於我的內心,當我看到同樣的景象和聽到同樣的話語時,我瞬間的感觸和聯想會是不同的。我不再是以前的自己,我不再能以同樣的心境感受同樣的事。我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不僅河在流變,更重要的是我自己在流變。這大概就是中國古詩…See More
Jul 10
美索 布達米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7)

正是從這一觀點出發,柏格森主張,適用於科學的理智的方法不適用於哲學。以往的哲學,不管是唯物論還是唯心論,不管是經驗論還是唯理論,只要他們利用理智的形式和理智的方法,他們終究認識不了實在。康德雖然區分了本體界和現象界,但他所闡發的 “純粹理性”只適用於現象界和以牛頓物理學為代表的自然科學,康德沒有提出本體界的研究方法。對此,柏格森通過如下譬喻來表達: “形而上學家在實在之下掘了一條深長的地道,科學家則在實在之上架了一座高大的橋梁,然而,事物的運動之流卻在這兩個人工的建築之間通過,[5]( P36),而不與它們接觸。” 因此 柏格森主張 要跳到這條河中去,直接接觸它。在他看來,意識之流是綿延的,生命之流是綿延的,綿延是可以被我們直覺到的,本體界的研究途徑是對生命意識的體認。綿延是一種不斷更新的創化,時間的本質是綿延,是意識之流和生命之流的表現形態; 把握了時間,把握了綿延,也就把握了康德稱之為 “物自體”的實體。  二、時間與綿延 現在我們來逐一解說柏格森哲學中的一些基本概念。首先讓我們來看 “時間”和 “綿延”。這兩個概念在柏格森哲學中是關聯在一起的: 時間的本質通過…See More
Apr 16

美索 布達米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美索 布達米亞's Blog

【澳】諾爾·高夫著《想像力教育敘事》(4)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20 at 5:24pm 0 Comments

盡管思想實驗在科學的歷史和理念中無處不在,而且發揮著很大作用,但在科學教育的教科書和課程中,卻很少強調它們的重要性。即便強調了,也往往縮小他們想象的範圍。在英國進行的研究(參見Gilbert & Reiner,2000;Reiner,1998;Reiner & J Gilbertt,2000)表明,中小學和大學的物理課本往往將思想實驗與思想模擬實驗混為一談。



在模擬實驗中,對物理現象的表現給予的是解釋,而不是檢驗,理論被看作是理所當然的、固有的,而不是暫時性的、突現的,結果是臆斷的,而非預期的(這是對科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的歪曲,這種歪曲與許多科學教師和教科書反復制造的歪曲很相似,即他們不斷地將對物理現象的演示———比如加熱雙金屬片直到它彎曲———描述為“實驗”)。…



Continue

【澳】諾爾·高夫著《想像力教育敘事》(2)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20 at 5:13pm 0 Comments

受此啟發,我開始著手研究課程領域(尤其是我特別感興趣的環境教育和科學教學)中的話語形式是如何形成故事的,特別是後結構主義對科學和其它學科中敘事的權威性的質疑。我關注的是科學和環境教育者所運用的傳統敘事策略是否恰當,後來的許多研究都是在我的實踐旨趣的框架中進行的,並繼續拓展敘事的範圍和形式(見Gough,1991,1993a,1993b,1994b)。





二、小說、“事實”和“真相”…



Continue

【澳】諾爾·高夫著《想像力教育敘事》(3)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開展教育探究就如同“演員在講故事”,意思是說,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事實與虛構是相互構成的———事實不僅是形成故事的要素,而且它們也在故事講述過程中被賦予意義。



因此,我覺得事實與虛構的二元對立本身就是一個小說———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領域的現代主義研究者們運用多種策略呈現事實,而這個故事就是在這些策略被合理化的過程中塑造出來的。我覺得我們不僅僅是用這些術語去思考,而是重新將教育中講述的所有故事看做是虛構的,看做是為特定的目的而被塑造的故事———尤其那些堅稱他們是“實事求是”的那些故事。正如勒媿(1989)寫的:…



Continue

【澳】諾爾·高夫著《想像力教育敘事》(1)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摘要】這篇帶有半自傳性質的論文,探討了想象式探究在教育研究中的運用及其它原則,特別是“思想實驗”在自然科學和藝術、人文、社會科學中的對比實踐。我會在文中與讀者分享寫作作為教育性探究的模式的實驗過程,尤其是受德勒茲和迦塔里的根莖觀念影響的敘事實驗———我將這一過程命名為生成性遊戲,以及閱讀某些選定的小說對文本交互式閱讀的促進。

寫給本文中國讀者的話:



2010年11月,我應邀為華東師範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以及南京大學教育研究院的教師和研究生們做了兩場演講,本文即是演講內容的整理與補充。本文原是我之前著作…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