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拿哥
  • 霹靂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鮮拿哥'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鮮拿哥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鮮拿哥's Page

Latest Activity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一分鐘閱讀 - 李怡《存在主義思潮的故事》(下)

1979年,莎拉.貝克威爾16歲生日,她買了一本存在主義作家沙特1938年小說《嘔吐》送給自己,看後竟因為思索「存在」而輟學,在英格蘭小鎮過著巴黎文青那種日夜顛倒、醒了就去咖啡館高談闊論的生活,然後在閱讀、寫作之外也把戀愛、分手當咖啡品嚐,把整個世界當作是一座存在主義咖啡館。回到學校之後,貝克威爾選擇了大學的歐陸哲學課程,也試圖加入存在主義家族,但終究不得其門而入。後來,她出版了《閱讀蒙田,是為了生活》,將哲思融入人物的刻劃,而揚名國際文壇,也當上了牛津大學的創意寫作教授。仍然忘不了沙特和存在主義的莎拉,再次通過大量閱讀和思考,嘗試理解存在主義這家庭,她終於寫出了《我們在存在主義咖啡館》這本書,再次成功將哲思融入人物的刻劃,並讓抽象且拗口的概念多了讓人親近的故事脈絡,也讓一群思想家躍然紙上,彼此爭辯、針鋒相對,然後友誼變了調,甚至老死不相往來。貝克威爾寫這本書,既是正式向那一群曾深刻影響自己的人致謝,也是一場重逢與告別。重逢的是存在主義思想,告別的是那一個涉世未深,但卻能因為思考人類的根本問題而激動不已的年輕的自己。存在主義的緣起,可追溯到19世紀苦悶的小說家齊克果,但形成席捲全球的吸…See More
Sunday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May 3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貝爾特朗作品《夜之卡斯帕爾》(5)

——“此時陽光從洞外照入,麻雀輕啄我的窗玻璃,大鐘在雲天響起模糊的贊頌樂聲,於是我醒來了。原來我做了一個夢。”——“魔鬼呢?”——“它並不存在。”——“藝術呢?”——“它是存在的。”——“可在哪兒呢?”——“在上帝的體內!”——他含著淚水的眼睛探索者天空。——“我們這些人不過是造物主的模仿者。我們那些轉瞬即逝的作品,哪怕是最出色、最成功、最光輝的,那也只是不值一提的贗品,無非是他不朽之作的最末部分已逝的光芒。任何獨創性都是一隻鷹雛,它只有在西奈電閃雷鳴的壯麗高空才能破殼翺翔。——是的,先生,我探索純藝術已經多時。啊,真是如醉如狂!瞧,這額上的皺紋,是苦難的鐵冠壓出來的!已經三十年了!而我花了多少個不眠之夜苦苦追尋的秘方,我為之扼殺了自己的青春、愛情、歡樂和財運的秘方,卻像一塊毫無價值的小石子,在我幻想的灰燼中,一直埋藏著,寂然不動,無知無覺。虛無絕不會給虛無注進生命。”他站了起來。我用一聲虛偽的普通嘆息向他表示了同情。——“這部手稿將會告訴你,”他接著說,“我的嘴唇試吹過多少樂器然後才找到清純而富有表現力的音調,我在畫布上磨禿了多少枝畫筆然後才看到半明半暗的朦朧的黎明。稿中記錄了各種各…See More
Oct 30,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貝爾特朗作品《夜之卡斯帕爾》(4)

——“你給一根乾草遮住眼睛了!”我高聲叫道。——“並非乾草擋住眼睛,也不是棉花塞了耳朵。——是石頭人發出了笑聲——笑得滿臉怪相,可怕,陰森,不過——卻含有諷刺意味,辛辣,生動。”我暗自感到羞恥,竟然那麼長時間和一個偏狂患者打交道。不過,我還是用微笑來鼓勵這位藝術上的薔薇十字會會員繼續講他的有趣故事。——“這次奇遇,”他接著說下去,“引起我的思考。——我想:既然上帝和愛情是藝術的首要條件,在藝術中也就是感情,——那麼撒旦可能就是第二個條件,在藝術中便是思想。——是魔鬼創造了科隆大教堂,可不是嗎?“於是我便尋找魔鬼。我讀科內利烏斯·阿格里帕(註12)的巫術書,面容失色;我捏死鄰居小學教師的黑母雞。——信女的唸珠端上沒有魔鬼,這兒同樣沒有!——然而魔鬼是存在的。聖奧古斯丁筆下確認了它的體貌特征:魔鬼屬動物類,理性通達,心靈平平,軀體輕飄,長生不死。這是毋庸置疑的。魔鬼確乎存在。它在議會上高談闊論,在法院裏與人爭訟,在交易所裏搞證券投機。人們將它刻在版畫上,寫在小說裏,讓它在舞臺上扮演角色。就像我見你那樣隨處見到它。隨身小鏡子的發明,也正是為了更好地拔去它的鬍鬚。無主見的駝背小丑錯過了他的敵人…See More
Oct 26,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貝爾特朗作品《夜之卡斯帕爾》(3)

“但這支馬隊是怎麼回事呢?原來是公爵外出狩獵行樂。公爵夫人先行,已到了魯浮爾宮堡。——車馬華麗非常,眾多侍從陪伴!——公爵大人騎著一匹灰斑馬,馬在清晨凜冽的寒風中顫抖。跟在公爵後面蹦跳招搖的有:夏龍地區的富豪,維埃納地區的貴族,韋爾吉的勇士,納夫夏泰爾的武士,博弗爾蒙德的好心男爵。——那兩個騎馬跟在隊末的又是什麼人呢?年輕的那個,身穿牛血紅天鵝絨緊身上衣,手持叮噹作響的人頭杖,縱聲歡笑,特別顯眼;上年紀的那位,身披黑呢無袖外套,內中藏一本厚厚的聖詩集,低著頭,神態局促:前者是浪子的頭領,後者是公爵的教士。小丑向智者提問題,智者無法解答。此時民眾高呼:‘聖誕節!’——頓時,馬匹嘶叫,——獵犬狂吠,——號角頻吹,——他們,用韁繩拉著以側對步行進的坐騎,——正無拘無束地閑話著端莊的朱迪特夫人和正直的馬夏貝。“這時候,公爵府邸塔樓上的一名傳令官吹起大號角。他通知原野上的獵人即放獵隼。——陰雨天氣。一層淡淡的灰霧遮住他前面遠處的西托修道院,那裏的樹木浸泡在泥潭中。但一道陽光給他顯示了下列建築,彼此顯得愈加靠近,更為清晰:——大朗公堡,堡上的露臺和雉碟高聳雲霄;——旺都大人和封丹老爺的莊園,那兒屋…See More
Oct 6,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路易·貝爾特朗作品《夜之卡斯帕爾》(2)

——“那麼,藝術呢?”我問道。——“我的痛苦收獲便是藝術上稱為情感的東西。我愛過,我祈禱過!Gott-Liebe,上帝與愛情!——但是,藝術上稱為思想的東西依然令我的好奇心受騙。我曾認為,我會在自然中找到藝術的補足物,於是我便考察自然。“清晨我從住所出來,到晚上我才回家去。——有時,肘倚廢堡的扶墻,我愛長時間地呼吸桂竹樹那野味的沁人的香氣,桂竹香為路易十一的破舊封建城堡所披的常春藤布上金花點點;我愛看寧靜的景色受陣風襲擊、陽光劇照或驟雨澆灑而瞬息萬變;我愛看籬笆邊的燕雀和雛鳥在遍布光與影的苗圃上嬉戲,愛看來自山上的畫眉采摘葡萄,那又高又密的葡萄藤可以隱藏寓言故事中的鹿兒;我還愛看疲乏的群鴉從四面八方自天而降,撲向被剝獸皮的人遺棄在綠油油的窪地裏的死馬骨架;我愛聽洗衣婦在絮宗河邊響起的快樂歌聲;愛聽孩子在墻根下轉動製繩工的輪子時一邊唱著的哀怨歌曲。——有時,為了縱情遐思,我遠離城市,踏上滿鋪青苔和露水的安寧、幽靜的小徑。多少回我從鬼影出沒的青春泉和聖母塘隱修院的荊棘叢中摘取長著紅酸果的莖桿;泉是精靈和仙女惠臨的水泉,隱修院是魔鬼出沒的處所!多少回我在被暴風雨沖刷成溝的多石的聖約翰山崗上撿…See More
Sep 28,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貝爾特朗作品《哈勒姆》

運河中藍色的流水顫顫悠悠,教堂內金色窗玻璃閃爍生輝,衣物晾曬在石砌的  陽臺,蛇麻草兒綠滿了屋頂。野鸛繞著城裏的大鐘拍翅翺翔,引頸雲天,嘴上接過幾滴天雨。悠閑自得的市長用手輕輕撫摸自己的雙下巴;墜入情網的賣花人顏容消瘦,目不轉睛地盯著郁金香花。                 波西米亞女人靠著曼陀林發楞,老人彈奏本地樂器,孩子為氣囊鼓風。酒客在蹩腳的小酒館裏抽煙,客舍的女侍在窗前掛上一隻死去的野雉。(引自 哈勒姆)See More
Sep 21,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龔立人·故事性的教育──從華特•班雅明的《說故事的人》說起(6)

他反對教育背後的進步主義。一個帶著已定目標和一個為要滿足目標的有效方法是遠離兒童,反而教育應是一處可讓學員發展和表達他們的活動和想象。雖是如此,但這不等於教育可以隨意。透過活動,孩子進入一個文化世界,就是一個成人的世界,但成人也從孩子中獲取只有可能從孩子世界而來的秘密。在這互動下,教育是一處成人與孩子有意義相處之空間,而非一處以管治和 Paulo Freire…See More
Sep 8,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龔立人·故事性的教育──從華特•班雅明的《說故事的人》說起(5)

故事的失落,人變得經驗的貧乏。按華特.班雅明理解,經驗的貧乏來自人受現代知識論的二元思維所支配。14 在二元思維下,理性與感性、科學與藝術、文字與神話、客觀與主觀等等變得對立。當理性和科學往往被賦予更高價值時,其它不屬於這範疇的知識就被視為不正常和沒有價值的經驗。這與故事的失落有關,因為故事本身就容許多樣性。相對於故事,小說和新聞就變得狹窄,因為他們將不同經驗排斥。這種對知識二元思維的形成帶來經驗的貧乏(poverty of experience)。15  以一個非技術工人為例,畢特.班雅明指出這工人只跟著機器工作,他從經驗份割出來。工作只反映那機器的運作,而他是被機器所開動。經驗的貧乏就是人的某一行動與他之前的行動完全份割。雖是如此,但華特.班雅明沒有提出人需要甚麽經驗,反而開放地提出早於知識的經驗領域是一個中立領域。 四、故事、公民與心靈 對華特.班雅明來說,故事可以成為一種靈光(aura)的體驗。靈光是一種內在於和經驗貧乏前之經驗結構。他說,「要看見事物的靈光,就是當我們看著它時,有能力看著自己。」16…See More
Sep 3,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龔立人·故事性的教育──從華特•班雅明的《說故事的人》說起(4)

第三,借著故事,聽故事的人找回人性的正常感情和事實的衡量尺度。然而,故事的特色不是一套原則和解釋,而是保留聆聽者自由詮釋的空間。故事的重點不在於細節的描述,以致聆聽者越有可能轉述和豐富這故事。華特.班雅明說,「故事保藏著濃縮的力量,而且即使是在誕生多時之後,仍保藏燦爛開放的能力。」11  第四,說故事者所說的故事,死亡皆是對其有效性之判決。華特.班雅明說,「在那瀕死之人眼前, 一生中的種種形象一一流轉而過,在他的表情姿態和眼神中,也突然展現出不可遺忘者,這使得臨死之人,即使他是個最可憐的惡棍,也對其本人的一生,具有任何生者都不能擁有的權威。這權威便是敘事之源。」12 死亡使故事變得有振撼力,也同時挑戰故事的虛無性,因為死亡讓人看清自己的一生。 第五,回憶對故事很重要,因為故事不只是對聆聽者產生興趣, 更因為聆聽者有責任重述這故事。重述就是製造一條傳統傳遞之鏈,但這傳遞之鏈不單追塑回憶,更引導新的討論。所以,故事不是只為交換意見,更是一個邁向明白的過程。…See More
Aug 31,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龔立人·故事性的教育──從華特•班雅明的《說故事的人》說起(3)

第一,史佩爾被他自己所建構建築的故事所欺騙,甚至甘心被欺騙。他一心一意想成為出色的建築師,以致當機會來到時,他沒有考慮,也不考慮希特勒的目的。他個人的夢想和建築的吸引,使他選擇以看不見的態度來避開受苦者的呼召。欺騙故事的成功不只因其故事動聽,更配合以自我為中心,將自我故事等同社會故事。在終極化下,史佩爾不願意去聆聽其它故事,也不去反省他認同的故事。結果,他被建築的故事所騙,也成為欺騙故事之一。第二,沒有希特勒的邀請,史佩爾不可能有機會擔起國防部部長一職。希特勒對史佩爾的欣賞與器重,讓他相信希特勒可以讓他夢想成真。在希特勒納粹主義故事下,一個為了支持戰爭的國防部被描繪為了一項偉大設計和一個為殘害猶太人的集中營被描繪為一項偉大的建築。在納粹主義故事下,成功的設計是它提高國防生產和監管嚴密,而不需去問這些設計的目的。欺騙的故事不但使人失去批判能力,盲目地聽從和復述。它更排斥其它故事,…See More
Aug 29,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龔立人·故事性的教育──從華特•班雅明的《說故事的人》說起(2)

心靈教育可以被理解為透過對個人和社會故事的檢視與聆聽,整合個人生命,建立人的自我身份,不將人完全溶化於政治身份內。至於政治身份,它所關心就是人的社群角色。由社群角色建立的政治身份是多層和多種,而非單一性的。因此,公民教育需要批判地認識個人在其政治身份的角色與責任,並包容不同政治身份可能有的矛盾。雖然心靈教育與公民教育有其獨特關注, 但卻不分割,因為身份包括個人與政治。故事對身份塑造的重要性不只是其描述性功能,更是故事本身是流動和變化,不是封閉的,以致聆聽者可以有其自由詮釋空間。否則,這正是華特.班雅明對取代故事的小說和新聞之批評,因為人的詮釋空間被窒息了(稍後討論)。故事可以以不同形式出現,例如,歷史、傳紀,甚至想象出來的故事。但這不同形式的故事有一個共同性,就是被建構出來。換句話說,說故事的人刻意地建構他想要說的故事。透過組織人的經驗,以致事件與事件之間存在關連,讓說故事者和聆聽者可以感受故事的延續性。然而,我們不要忽略傅柯(Michel Foucault)對論述(discourse)的批判,就是故事關乎權力,對他人的操縱。6…See More
Aug 27,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龔立人·故事性的教育──從華特•班雅明的《說故事的人》說起(1)

摘要:公民教育和心靈教育皆關乎身份。前者是政治身份,後者是個人身份。身份的形成跟故事(或敘事)分不開。故事有其超越性層面,這正是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 對「故事」的理解。本文主要探討這超越層面的故事,對人身份的形成的重要性,以及它對公民教育和心靈教育的貢獻。 公民教育和心靈教育皆關乎身份。前者是政治身份,後者是個人身份。身份的形成跟故事(或敘事)份不開。雖然自由主義與社群主義對身份的形成有不同理解,但他們對故事的討論走不出政治哲學的範疇,而忽略故事有其超越性層面,並介入日常生活,沖著當下。後者正是與法蘭克福學派(Frankfurt School)有密切關的華特.班雅明對「故事」的理解。1 這超越層面的故事對人身份的形成有何重要?又它對公民教育和心靈教育有何貢獻?這是本文要探討的問題。 一、故事與身份 從近代的道德和政治理論對故事的關註,故事不只是眾多經驗之一,而是建立人的個人身份和政治身份。首先,故事指出故事是人對自身的理解。不只是因為人用故事來描述他自身,更因為人對世界的認識是倚賴他所聽和所屬的故事。社會生活本身就是故事,而故事是社會生活的本體條件。2…See More
Aug 24, 2021
鮮拿哥 commented on Host Studio's album
Thumbnail

玩得哥和妹

"站起來,我們來做個遊戲 1970年代未來學/趨勢學名著《第三次浪潮》作者阿爾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1928年10月8日-2016年6月27日),本來對戲劇並無特別興趣。可是,在談體驗業時,提到了謝克納那時候還剛剛開始的環境戲劇實驗,並將之作為體驗業的一種象征。他很欣賞一位劇評家所做的比較: 當《69年的狄奧尼索斯》(Dionysus in 69,下圖)在紐約演出的時候,一位評論家用這樣的話,總結了該劇的編導理查·謝克納(Richard…"
Jul 26,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夢中黃金般的沈默》

冬天的狗站在橋上,叼走了我的微笑。我赤裸著,頭上戴著一頂花冠。我那同樣赤裸的屍體被拖走,連同枯葉的飾物。我有過許多情人——我說過——可是最美的乃是鏡中的情人。 阿莱杭德拉·皮萨尔尼克(Alejandra Pizarnik,1936-1972) 是拉丁美洲阿根廷很有才气的一位女诗人,她的作品多为短小精致之作,属于冥想和眩晕,反映了诗人的独特视界,深得帕斯、科塔萨尔等著名诗人作家的好评。See More
Jul 20, 202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拯救》

島嶼消失了少女復又乘風解開先知鳥死亡的真相。此刻火焰已燃燼此刻肉體葉片石頭沈落在磨難之泉中猶如在文明之恐懼中的航行者隨著夜晚的降臨浄化了此刻少女找到了永恒的面具破裂了詩的壁墻。See More
Jul 16, 2021

鮮拿哥'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鮮拿哥'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鮮拿哥's Blog

一分鐘閱讀 - 李怡《存在主義思潮的故事》(下)

Posted on May 15, 2022 at 10:30am 0 Comments

1979年,莎拉.貝克威爾16歲生日,她買了一本存在主義作家沙特1938年小說《嘔吐》送給自己,看後竟因為思索「存在」而輟學,在英格蘭小鎮過著巴黎文青那種日夜顛倒、醒了就去咖啡館高談闊論的生活,然後在閱讀、寫作之外也把戀愛、分手當咖啡品嚐,把整個世界當作是一座存在主義咖啡館。…

Continue

一分鐘閱讀 - 李怡《存在主義思潮的故事》(上)

Posted on April 30, 2022 at 4:00pm 0 Comments

一分鐘閱讀 - 李怡《存在主義思潮的故事》

即使你不太知道存在主義是甚麼,大概也多次看過我說存在主義。我在這裏介紹過存在主義作家卡繆的《反抗者》,也介紹過被稱為存在主義之父的丹麥作家齊克果。我也曾說過,年輕時受存在主義思想影響很深。

事實上,存在主義在二戰後是在歐洲崛起並影響了西方以至世界,尤其在年輕人中廣泛流傳的思潮。50、60年代的法國「新浪潮」、英國的「憤怒青年」、美國「垮掉的一代」,都深受存在主義影響,而爵士樂、表現主義繪畫也都能找到存在主義的思想元素。存在主義提倡的「本真性」,在戰後許多電影中,都有所體現,有人認為,活地阿倫的電影大都受存在主義這種思想影響。存在主義是…

Continue

路易·貝爾特朗作品《夜之卡斯帕爾》(5)

Posted on October 30, 2021 at 10:07am 0 Comments

——“此時陽光從洞外照入,麻雀輕啄我的窗玻璃,大鐘在雲天響起模糊的贊頌樂聲,於是我醒來了。原來我做了一個夢。”

——“魔鬼呢?”

——“它並不存在。”

——“藝術呢?”

——“它是存在的。”

——“可在哪兒呢?”…

Continue

貝爾特朗作品《哈勒姆》

Posted on September 20, 2021 at 8:09pm 0 Comments

運河中藍色的流水顫顫悠悠,教堂內金色窗玻璃閃爍生輝,衣物晾曬在石砌的  陽臺,蛇麻草兒綠滿了屋頂。

野鸛繞著城裏的大鐘拍翅翺翔,引頸雲天,嘴上接過幾滴天雨。

悠閑自得的市長用手輕輕撫摸自己的雙下巴;墜入情網的賣花人顏容消瘦,目不轉睛地盯著郁金香花。                 

波西米亞女人靠著曼陀林發楞,老人彈奏本地樂器,孩子為氣囊鼓風。

酒客在蹩腳的小酒館裏抽煙,客舍的女侍在窗前掛上一隻死去的野雉。(引自 哈勒姆)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