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正绿
  • 後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葉子正绿's Friends

  • Priyatamā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哆啦A夢 在沙巴
  • 柚子帶點酸
  • 美索 布達米亞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Agnes chong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Momogun 詩男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抱抱,看新聞
  • 堅持深博
  • 說好不准跳
  • 邊鄉  岸

Gifts Received

Gift

葉子正绿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葉子正绿's Page

Latest Activity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崔國發《散文詩學導論》第五章〈症候矯治〉(1)

新世紀十年以降,散文詩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繁榮與發展,這從散文詩媒體的日益增多,散文詩群眾性學術團體(如“我們”)的閃亮登場及學術研討活動的活躍,散文詩創作隊伍的迅速壯大,散文詩筆會和各類評獎活動的成功舉辦,詩學理論和文學史對散文詩文體研究的重視等等可見一斑。散文詩無論從創作數量還是從總體質量上看,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其藝術特質和審美特性也有了新的拓展。但是,當下散文詩創作,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也面臨著新的挑戰。從新世紀散文詩現狀上看,其所存在的不足也顯而易見:一是同質化而無新意。有的散文詩創新性不夠,從題材到寫法上都較為陳舊,熱衷於從既有文本中找詞句,七拼八湊,陳陳相因,相互重復,機械復製,不斷地重復別人,重復自己,原創性的東西太少,不少作品給人似曾相識之感;有的作品拘泥於狹隘的“小我”,成為魯迅所詬病的“小擺設”(魯迅:《南腔北調集•〈自選集〉自序》,見《魯迅全集》第四卷第456頁,人民文學出版社1981年版)。抒一己之悲歡,寫個人小情調,滿紙小花小草,盈耳聽到的是卿卿我我式的情感渲泄。對此,著名散文詩人皇泯先生在他的《偽散文詩的八大特征》中,對當下散文詩創作中出現的“無病呻吟、春夏秋冬、浮…See More
Jul 25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散文詩《窮人的玩具》

我想談一談一種天真無邪的消遣。娛樂活動,很少是無罪孽的!當您清晨決定去大路閑逛時,請您用花一個蘇就可以買一件的那些小物品裝滿您的衣口袋,如用一根線就可以牽動的平板小丑,在砧子上敲打的鐵匠。在您沿酒吧而走、在樹下止步的時候,請您向遇到的天真而窮困的孩子們發放這些東西。您將看到他們的眼睛會睜得大大的。他們最初會不敢拿;他們不敢相信自己會福從天降。接著,他們的手便猛地抓搶禮物,然後一哄而逃,就像一群懂得提防的貓把您扔出的肉塊叼到遠處去吃一樣。在靠近一條大道的一處很大的花園柵欄後面,可以看到花園的盡頭有一座在太陽光下美麗迷人的白色城堡,那裏站著一個小孩子,他漂亮又精神飽滿,穿著艷麗的農村服裝。闊綽奢華、無憂無慮和習慣性的富貴表現,使這樣的孩子變得俊美,致使有人認為他們與一般家庭或貧苦的家庭的孩子不一樣。…See More
Jul 2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的詩《天鵝——給 維克多雨果 》

昂唐瑪柯,我想著你!這條小河, 貧瘠與悲慘的鏡子,往昔曾經閃亮, 那無邊無際的莊嚴源於你獨居的苦澀, 說謊的西蒙矣因你的哭泣而深廣,一下子豐富了我豐饒的記憶, 猶如我穿過新的卡魯塞爾。 老巴黎不再(一個城市的形體變化更快,唉!勝過一個人的心兒);我只在想象中看到那些陋屋的集聚, 已漸漸成形的柱頭和柱身, 草地,大塊地被水窪染綠, 還有閃閃發亮的格子樣的玻璃窗,舊貨店模糊迷朦。那兒鋪展著往昔園中的動物, 那兒我看到,一個早晨,明亮與寒冷 的天空之下勞作把自己喚醒,道路 在寂靜的空氣中吹起陰郁的颶風,一隻天鵝從牢籠裏逃離, 蹼擦亮了乾燥的石鋪路軌, 粗糙的地上拖曳他白色的羽翼。 乾涸的小溪後面鳥兒張開了喙在塵埃中緊張地洗著翅膀, 心中充滿著美麗故鄉的湖泊, 他說: "水,你何時再流淌?雷,何時你再鳴響?" 我看到那厄運,奇異而命中註定的傳說,偶爾朝向天空,如同奧維德詩中的人物, 朝向譏誚的天空與殘酷的藍色, 痙攣的頸上支撐著他貪婪的頭顱 就像他在向上帝投以譴責!…See More
Jul 18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散文詩《窮人的眼睛》

啊,你想要知道今天我為什麼厭惡你!讓我解釋清楚固然並非易事,然而要你理解這一切卻似乎更難。因為我覺得你是那種喜歡自恃己見的女人的典型。當我們在一起度過了長長的一整天後,我仍舊嫌它太短。我們互相許下諾言,雙方的思想都要一致無二,兩個靈魂從此以後要合為一體。其實,這種夢想並無任何新奇之處,只不過所有的人都這樣幻想,然而從未有人實現罷了。…See More
Jul 1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總有一天我變成一棵樹

總有一天,我變成一棵樹: 我的頭髮變成樹葉;兩腿變成樹根; 兩臂和十指成為枝條;十個足趾成為根鬚, 在泥土中伸延,吸收養料和水份。總有一天,我變成一棵樹。 我也許開一些特別香的,白白的,小小的花, 結幾個紅紅的果子,那是吃了可以延年益壽的。 但是我是不繁殖的,不繁殖的,我是一種例外。我也許徐徐地長高,比現在高些,和一般樹差不多, 不是一棵侏儒般矮小的樹,也不是一棵參天的古木。 我將永遠不被移植到伊甸園裏去, 因為我是一棵上帝所不喜歡的樹。See More
Jun 30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散文詩·蕭蕭之歌

我對我的樹說:我想要是我是一棵樹多好哩!槐樹、榆樹或者梧桐。要是讓我的兩隻腳和十個足趾深深地深入泥土裏去,那麼我就也有了枝條也有了繁多的葉子。當風來時我就也有了搖曳之姿。也唱蕭蕭之歌 蕭蕭颯颯蕭蕭颯颯 讓人們聽了心裏難過,思鄉和把大衣的領子翻起來。而在冬天我是全裸著的。因為我是落葉喬木不屬於松柏科。——凡眾人嘆賞的就不免帶幾分俗氣了。所以我的古銅色的頭髮將飄向遙遠的城市。我的金黃色的頭髮將落在鄰人的階前。還有些琥珀般發紅的則被愛美的女孩子揀了去,夾在紀念冊裏過些時日便遺忘了。於是當青綠的季節重來她們將在我的蔭蓋下納涼、喝汽水和講關於樹的故事......然後用別針,在我的蒼老的軀幹上刻他們的情人的名字:諸如Y.H.啦TY啦RM啦ST啦YD啦LP啦以及其他等等,都是些個挺帥而又夠古怪的家夥——我對我的樹說。我的樹是熱帶植物我手種的。See More
Jun 29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北歐古詩·貝奧武甫(Beowulf)格蘭道爾的巢穴

(1357-1376行)他們居住在神秘的處所,狼的老巢,那裏是招風的絕域,險惡的沼澤地,山澗流水在霧靄中向下奔瀉,進入地下,形成一股洪流。論路程那裏並不遙遠,不久即見一個小湖出現眼前;湖邊長著經霜的灌木、樹叢,紮根堅固而向水面延伸。每到夜晚,湖上就冒出火光,那景象真讓人膽顫心驚。芸芸眾生中沒有任何智者,能將黑湖深處的奧秘探明。任何野獸或長角的雄鹿,既便被獵狗追趕,跑進這片灌木,也會遠遠逃走,寧可讓性命喪失在沙洲,也不願投入湖中尋求庇護。這裏的確不是一個好處所!湖中濁浪翻騰,黑霧直升雲端,天空變得朦朧陰沈,整個世界為之慟哭失聲! (陳才宇譯)…See More
Jun 26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北歐古詩·貝奧武甫(Beowulf)貝奧武甫遺言

(2792—2820行) 年邁的國王忍著痛苦,望著財物說,“為了跟前這些瑋寶明珠,我要感謝那光榮的王,感謝萬物的授與者和永恒的主,在我臨死之前,能為自己的人民獲得這麼多的財富!既然我用自己的殘生換來這一切,你務必拿它去供養百姓:也許我的生命已經有限。請你在我火化之後吩咐士兵,讓他們在海岸上為我造一穴墓,好讓我的人民前往悼念。這墓要建得顯眼,高過赫羅斯尼斯,這樣,當航海者迎著大海的浪花駕駛他們那高大的帆船航行,就可稱之為“貝奧武甫之墓”。勇敢的國王然後從脖子上摘下金項圈把它交給這位高貴的武士,他還將飾金頭盔、戒指和胸甲全都送給這位年輕人,並關照他使用好這些東西。“你是我們威格蒙丁族最後一位,命運席卷了我的全部宗親,無所畏懼的人未能逃脫死亡,現在我就得跟他們為伴。”這就是老戰士發自內心的最後聲音,不久那葬禮之火——毀滅生命的火焰,將吞沒他,他的靈魂將脫離軀體踏上正直者歸宿的旅程。(陳才宇譯)…See More
Jun 24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散文詩·在公園

三歲的孩子在公園,如小魚遊泳在大海。他張著眼睛看,在萌芽的廣袤的草地上,如此迷茫,生疏,驚異而驚喜地。他跑跑。他跳跳。他爬爬。幼小的心臟發育著。幼小的心靈發展著。他向一個正在學步中的比他小些的女孩招招手。於是兩個不相識的母親,兩個不相識的父親都微笑了。See More
Jun 2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北歐古詩·貝奧武甫(Beowulf)塞西爾特的海葬

勇敢的塞西爾特氣數已盡,從這塵世投入主的庇護所。活著時他是塞西爾丁人的朋友而受尊敬長期治理這方地面;如今親密的夥伴按照他生前的囑咐,把他的屍體擡到海邊。港口停泊著一隻船,它是酋長的財產,船首裝飾珠光寶氣,這會正準備啟航,他們將敬愛的賢主——財產的施與者放進船艙,緊挨著桅桿。他的身旁放了許多財寶和飾品,這些都是來之不易的珍玩。另外還有各種兵器、寶劍、戰袍和甲胄,一隻船裝飾得如此金光閃耀,我可聞所未聞。許多奇珍異寶就放在塞西爾特的身上,任其一道進入洶湧的海洋。他還是個孩子時,那邊的人裝了許多財寶送他獨自過海,這回人們為他裝備的貴重禮品,一點也不比那次少。他們接著樹起一面金色的旗,讓它高高飄揚在他的頭頂,就這樣,他們把他交給了大海,心裏好不悲傷、懷念!無論宮廷的智者還是天下的英雄,都不知這船貨物落到誰的手中。《貝奧武甫》(英語:Beowulf),或譯貝武夫、北獒武夫、裴歐沃夫、表沃夫,完成於西元8世紀,約750年左右的英雄敘事長詩,長達3182行。故事的舞臺位於北歐的斯堪地那維亞半島。是以古英語記載的傳說中最古老的一篇,在語言學方面也是相當珍貴的文獻。See More
Jun 21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散文詩《窗》

從敞開的窗子向裏望,所看到的總是不如透過緊閉的窗子能夠看到的那麽多。沒有什麽東西比燭光映照的窗子更深奧、更神秘、更豐富、更隱秘、更令人神往了。凡是光天化日之下赫然可見的事物永遠比不上玻璃窗後面所發生的有趣。在這或明或暗的窟窿裏面,生命充滿活力,充滿幻想,但也在受著煎熬。在一排排屋頂的那邊,我看到一個成熟的、額上已有了皺紋的婦女,她家境貧寒,總是在忙碌著什麽,從不出門。我只根據她的容貌、衣著和舉止就無憑無據地編造起這女人的故事來,或者毋寧說是關於她的神話傳說。有幾次我竟流著眼淚在心裏敘述這傳說。假如他是個窮苦的老漢,我也會同樣容易地編出他的故事。我躺下來,為能在他人身上感受到自己的生活和痛苦而覺得自豪。你也許會說,“你敢肯定這個傳說是真實的嗎?”對於與我自身無關的事情,只要它能夠幫助我生活,使我感到自己的存在和價值,那麽它是否真實又有什麽要緊呢?See More
Jun 19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夢終南山

那不是秦嶺的一部分麼? 唉!正是。正是那最美的所在: 最令人流淚的。 而那是終南山的一塊岩石。 我是坐於其上哼了幾句秦腔 和喝了點故鄉的酒的。 我曾以手撫之良久, 並能及其亙古的涼意。 而那些橫著的雲都停著不動了, 他們想看看我這“異鄉人”的模樣。 啊啊,可擁抱的,多麼淳厚。 山下那冒著裊裊炊煙的小小村落, 不就是我渴念著的故鄉終南鎮麼? 而我是哪一天從哪兒回來的呢? 咦?夢婆婆呀,雞怎麼叫了的? 請讓我留在這夢中不要哭醒才好……See More
Jun 17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的詩《感應》

自然是一座神殿,那裏有活的柱子① 不時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語音; 行人經過該處,穿過象征的森林, 森林露出親切的眼光對人注視。仿佛遠遠傳來一些悠長的回音, 互相混成幽昧而深邃的統一體, 像黑夜又像光明一樣茫無邊際, 芳香、色彩、音響全在互相感應。有些芳香新鮮得像兒童肌膚一樣,② 柔和得像雙簧管,③綠油油像牧場,④ ——另外一些,腐朽、豐富、得意揚揚,具有一種無限物的擴展力量, 仿佛琥珀、麝香、安息香和乳香, 在歌唱著精神和感官的熱狂。 錢春綺譯* 本詩直接發表於初版《惡之花》,約作於一八四五年左右,亦說作於一八五五年左右。“感應”的概念表達了波德萊爾的美學思想,是象征主義的重要理論基礎。波氏常重復論述這一主題,參看《浪漫派藝術:瓦格納和湯豪塞》、《一八五五年博覽會》。在《一八四六年的沙龍》中波氏曾引用 E.T.A.霍夫曼《克萊斯列里阿那》中的一節:“我發現色、聲、香之間有某種類似性的和某種秘密的結合……”有些評論家從第一節中找到跟愛倫·坡的幾行詩有共鳴之處,如坡的《Al Aaraaf》中有這兩行:All nature speaks,ande'en ideal thingsFlap…See More
Jun 11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沙漠故事

已經成了木乃伊的帝王 仍嫌金字塔的內部怪難受的, 所以每當月明風清之夜, 便到外面去散散步, 呼吸點新鮮空氣; 而留其不朽的足跡在沙漠上, 讓那些戴著近視眼鏡的考古學者們 殫畢生之精力去悉心地研究。See More
Jun 7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檳榔樹:我的同類

高高的檳榔樹。如此單純而又神秘的檳榔樹。和我同類的檳榔樹。搖曳著的檳榔樹。沈思著的檳榔樹。使這海島的黃昏富於情調了的檳榔樹。檳榔樹啊,你姿態美好地站立著,在生長你的土地上,終年不動。而我卻奔波復奔波,流浪復流浪,拖著個修長的影子,沈重的影子,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永無休止。如今,且讓我靠著你的軀幹,坐在你的葉蔭下,吟哦詩章。讓我放下我的行囊,歇一會兒再走。而在這多秋意的島上,我懷鄉的調子,終不免帶有一些兒淒涼。颯颯,蕭蕭。蕭蕭,颯颯。我掩卷傾聽你的獨語,兒淚是徐徐地落下。你的獨語,有如我的單純。你的獨語,有如我的神秘。你在搖曳,你在沈思。高高的檳榔樹,啊啊,我的同類,你也是一個寂寞的,寂寞的生物。See More
Jun 4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狼之獨步

我乃曠野裏獨來獨往的一匹狼。不是先知,沒有半個字的嘆息。而恒以數聲淒厲已極之長嗥搖撼彼空無一物之天地,使天地戰栗如同發了瘧疾;並颳起涼風颯颯的,颯颯颯颯的:這就是一種過癮。See More
May 31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一片槐樹葉

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生, 最珍奇,最可貴的一片, 而又是最使人傷心,最使人流淚的一片, 薄薄的,乾的,淺灰黃色的槐樹葉。忘了是在江南,江北, 是在哪一個城市,哪一個園子裏撿來的了。 被夾在一冊古老的詩集裏, 多年來,竟沒有些微的損壞。蟬翼般輕輕滑落的槐樹葉, 細看時,還沾著那些故國的泥土哪。 故國呦,啊啊,要到何年何月何日 才能讓我再回到你的懷抱裏 去享受一個世界上最愉快的 飄著淡淡的槐花香的季節?……See More
May 29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紀弦《太魯谷》

進入山中,乃得到一種靜。 不是靜謐,不是寂靜, 或什麽靜悄悄的之類, 而就是一種東臺灣的靜。高峰。瀑布。流泉。峭壁。峽谷。 在這裏,應有猿啼,狼嗥與鷹呼。 但我所傾聽良久而共鳴交響的 卻是那些古老巨大巖石之沈默。瞧!那邊,蒼翠中的土紅: 供奉著許多開拓者之神位的 小小的長春祠,遠遠望去 是一件藝術品。哦,太魯閣。美哉! 就要像這個樣子的一種結構 帶幾分神秘的,才叫做山。 而那些有花季的, 有香火的,都不算了。See More
May 27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曼德爾施塔姆《墨客與誰攀談》(下)

普希金和群氓的爭端,也可以看做是墨客和我試圖點明的詳細聽眾之間那一對抗性抵牾的表現。普希金以驚人的公平給了群氓為自我辯解的權力。本來,群氓已不那麼蠻橫、不那麼不開化了。這些彬彬有禮的、布滿美妙希望的“群氓”在墨客眼前有甚麼錯誤呢?當群氓可以自我辯解,他們的嘴裏便會飛出一種不慎重的表達:它會灌滿墨客忍受的杯盞,燃起他的憤恨: 而我們在聽著你哪—— 這就是那不知分寸的表達。這些恍如並無歹意的話語所具有的死板的庸俗,是不言而喻的。墨客恰好在那裏氣憤了,打斷了群氓的話頭,這並不是憑白無故的……那伸向救濟物的手的外形,是使人討厭的,那豎起來籌辦凝聽的耳朵,可以伸向不管甚麼人——雄辯家、演說家、文學家等的靈感,就是不要伸向墨客的靈感……詳細的人們,那組成“群氓”的“詩歌的住民”,容許他人“給他們勇敢的經驗”,他們做好聽憑何物品的籌辦,只要墨客的郵件上寫有精確的地點。當小孩和平民看到信封上有本身的姓名時,他們也就是如此覺得僥幸的。有過全部的期間,詩歌的魅力和本色就成了這類遠非歹意的需求的犧牲品。80年月的偽國民詩歌和有趣的抒懷詩,就是如此。國民的和有傾向性的潮水本身是傑出的: 你可以不做一個墨客, …See More
May 7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曼德爾施塔姆《墨客與誰攀談》(中)

我的先天缺少,我的嗓音不大, 但我生在世,我的存在 會使這大地上的或人獵奇: 我的一個悠遠的昆裔, 會在我的詩中發明這一存在: 也許,我能與他心靈相通, 好像我在平輩中找到了夥伴, 我將在昆裔中尋覓讀者。 讀著巴拉丁斯基的詩,我就覺得有這麼一隻飄流瓶到了我的手中。陸地以其龐大的氣力輔助了這瓶子,——輔助它完成其任務,一種天意的覺得節制了撿瓶人。帆海人將瓶子投進海浪,和巴拉丁斯基寄發此詩,是一樣的明白表達出的時辰。那信和那詩均無切實的地點。可是,二者卻又都有領受人:信的領受人是誰人偶爾在沙堆中發現了瓶子的人,詩的領受人就是一位“昆裔中的讀者”。我很想曉得,在那些忽然讀到巴拉丁斯基這些詩句的人旁邊,有誰會感覺不到一陣高興的、動心的震顫,當忽然有人高喊我們的名字時,我們常常會覺獲得如此的震顫。 我不明白他人顯見的伶俐, 我只會將長久注入詩句。 每一個剎那我都看到天下, 它們佈滿多變繽紛的遊戲。 別罵我,智者們。我與你們何關? 我只不過是一片佈滿火焰的雲, 只是一片雲。你們看到,我飄著, 呼叫夢想家……我沒呼叫你們! 這幾行詩句的使人不快的、恭維的聲調,與巴拉丁斯基的詩行那深入、謙虛的人品,構…See More
May 5

葉子正绿'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葉子正绿'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葉子正绿's Blog

波德萊爾的詩《天鵝——給 維克多雨果 》

Posted on July 17, 2021 at 10:00am 0 Comments

昂唐瑪柯,我想著你!這條小河,

貧瘠與悲慘的鏡子,往昔曾經閃亮,

那無邊無際的莊嚴源於你獨居的苦澀, 說謊的西蒙矣因你的哭泣而深廣,

一下子豐富了我豐饒的記憶,

猶如我穿過新的卡魯塞爾。

老巴黎不再(一個城市的形體變化更快,唉!勝過一個人的心兒);

我只在想象中看到那些陋屋的集聚,…

Continue

崔國發《散文詩學導論》第五章〈症候矯治〉(1)

Posted on July 12, 2021 at 8:30pm 0 Comments

新世紀十年以降,散文詩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繁榮與發展,這從散文詩媒體的日益增多,散文詩群眾性學術團體(如“我們”)的閃亮登場及學術研討活動的活躍,散文詩創作隊伍的迅速壯大,散文詩筆會和各類評獎活動的成功舉辦,詩學理論和文學史對散文詩文體研究的重視等等可見一斑。散文詩無論從創作數量還是從總體質量上看,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其藝術特質和審美特性也有了新的拓展。但是,當下散文詩創作,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也面臨著新的挑戰。

從新世紀散文詩現狀上看,其所存在的不足也顯而易見:…

Continue

波德萊爾散文詩《窮人的眼睛》

Posted on July 10, 2021 at 9:30am 0 Comments

啊,你想要知道今天我為什麼厭惡你!讓我解釋清楚固然並非易事,然而要你理解這一切卻似乎更難。因為我覺得你是那種喜歡自恃己見的女人的典型。

當我們在一起度過了長長的一整天後,我仍舊嫌它太短。我們互相許下諾言,雙方的思想都要一致無二,兩個靈魂從此以後要合為一體。其實,這種夢想並無任何新奇之處,只不過所有的人都這樣幻想,然而從未有人實現罷了。…



Continue

波德萊爾散文詩《窮人的玩具》

Posted on June 21, 2021 at 9:30am 0 Comments

我想談一談一種天真無邪的消遣。娛樂活動,很少是無罪孽的!當您清晨決定去大路閑逛時,請您用花一個蘇就可以買一件的那些小物品裝滿您的衣口袋,如用一根線就可以牽動的平板小丑,在砧子上敲打的鐵匠。在您沿酒吧而走、在樹下止步的時候,請您向遇到的天真而窮困的孩子們發放這些東西。您將看到他們的眼睛會睜得大大的。他們最初會不敢拿;他們不敢相信自己會福從天降。接著,他們的手便猛地抓搶禮物,然後一哄而逃,就像一群懂得提防的貓把您扔出的肉塊叼到遠處去吃一樣。

在靠近一條大道的一處很大的花園柵欄後面,可以看到花園的盡頭有一座在太陽光下美麗迷人的白色城堡,那裏站著一個小孩子,他漂亮又精神飽滿,穿著艷麗的農村服裝。

闊綽奢華、無憂無慮和習慣性的富貴表現,使這樣的孩子變得俊美,致使有人認為他們與一般家庭或貧苦的家庭的孩子不一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