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正绿
  • 後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葉子正绿's Friends

  • Priyatamā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哆啦A夢 在沙巴
  • 柚子帶點酸
  • 美索 布達米亞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Agnes chong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Momogun 詩男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抱抱,看新聞
  • 堅持深博
  • 說好不准跳
  • 邊鄉  岸

Gifts Received

Gift

葉子正绿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葉子正绿's Page

Latest Activity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蘇畫天〈音樂盒〉

她的動作還不太熟練。當笨拙的打火機靠近燃氣竈,砰地一下,可以感覺到火焰和皮膚相互觸碰的聲音。她收回手 這個動作每天都會發生。就像窗戶外巨大而突兀的焚燒工廠,每天都在那裡擱淺的信號燈,在雨霧中,忽明忽暗 這又是一個無法遠望的夜晚。她將花椒放進熱油鍋裡,仿彿一次輕微的爆破冷水裡的肉塊,還在化凍。在每個片刻 都有飛機起飛和降落。轟鳴聲撲過來像是海浪。整個房間忽然變得濕漉漉的她關緊了窗戶,卻還是有低沈的聲音 從不知名的角落傳來,像是重復的和弦那座巨大的焚燒工廠,開始慢慢坍塌她忽然想跟人說些什麼,但講不清緣由See More
Oct 5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王兆勝《散文跨界問題》

散文與詩歌、小說等文體並非孤立存在,散文中的各文類之間也有重疊之處,從而形成散文的“跨界”現象。但學界對此少有關注,也缺乏深入思考與認真研討,從而導致散文寫作和研究的一些誤區和盲點。首先是散文的“外跨”,這主要是指散文與小說、詩歌等文體的交叉與交融。比較典型的是散文與“詩歌”結緣,從而形成兩種文體:一是“散文詩”,二是“詩的散文”。對於前者,人們往往比較熟悉,像魯迅《野草》中的多數作品是散文詩;對於後者,人們多有忽略,如紀伯倫散文《淚與笑》中的作品多屬於詩的散文。不少人將“散文詩”當作散文,其實它是詩。與“散文詩”相比,“詩的散文”不是“詩”而是散文,它雖有詩意,但詩性不如“散文詩”濃。“詩的散文”不分行,是連綴的片斷,不像“散文詩”需要分行。因此,魯迅《野草》中的《雪》是“詩的散文”,而不是我們長期以來認為的是“散文詩”。散文與“小說”的交融,也是一個重要現象。這在魯迅、廢名、沈從文、孫犁、汪曾祺、賈平凹等一些小說中,可見散文化的筆法與意趣。這也是為什麼有時很難分清甚至無法歸類,他們的一些作品到底是小說還是散文?近些年,有九遊網頁登陸提出散文寫作的跨文體問題,甚至認為散文完全沒必要堅…See More
Oct 2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蘇畫天〈海濱迴憶錄―訪一位翻譯傢〉

後來,你常常繞過那條陌生的街道,沿著一條小路走到海邊,看遠處晃動的水位漫過低矮的淺灘幾個男孩來回奔跑,不小心將足球踢到了你的腳下他們的年齡被海浪反覆拍打,緩慢地挪動位置 有時候,海霧也會順著小雨的方向,再次找到這裏它們停留在你的眼中,和疤痕一樣,揮之不去窗戶打開,一度微弱的蟬鳴,在耳邊重新開始轟響這衰老的降噪器,像是結束了一段漫長的飛行 五十年前,那裏還是學校,你指著街道對面的商城像是在指認一次案發現場。曾經被染紅的雲彩紛紛沈入水底。年輕的熾烈的衛兵,也都已經散去後來,你常在陌生的臉上看見某個熟悉的面孔 某個更久遠的地址,在悶熱的風中拉緊與你的距離光在窗簾上寫著,書頁來回翻覆,失眠的指針更改著往事的刻度。你打開一個房間,但它是空的樓梯口,一個完全失憶的老人,小聲問你是誰See More
Oct 1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蘇畫天〈臨時演員〉

那時我正要出城去,決心迎戰那捷足的阿基里斯,但是你拉住我,說要給我一些囑咐。我抱怨著戰服真難看而笨重中國絲綢在你身上卻很合身。在這個仿古式房間裡,熟悉的事物隨意地堆放你脫下它們,並幫我解下頭盔和盾牌於是鏡子裡的迴廊變得繁複。 再遠一些我們就能更清楚地看清對方,但一種更真實的生活命令我們在虛構的被單上翻轉,將偶然的失語插入預設的情節並不斷重復著沈默。赫克托爾,讓我們就這樣死去,或者退向更瑣碎的事物你對我說。 一切都在下墜,我們被拋向最後的高潮。這被鏡子所復製的角色將要走出城去,只有投空的武器和重現的往事。此刻我和你相擁著痛哭自己卻只能被從瞌睡中趕來的導演連忙喊停See More
Sep 29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蘇畫天〈郊外—在去往波列諾夫莊園的路上〉

(一) 車子在加速。打瞌睡的中年乾部靠在前排座位上。昨夜的酒醉還沒有消退熟悉的睏倦沿著汗珠爬上額頭 旁邊的車窗玻璃上,不斷閃過另一側的蘇式建築排成長長的一列像是某部老電影的片段戰事曠日持久。他轉過身來沒有注意到,鈕釦的防綫已經鬆動 (二) 山路顛簸,夢也變得崎嶇,他醒過來某種陌生的感覺揮之不去,仿彿突然中止的歡樂再也無法接續。車子停在路邊雲在低矮的空地上匯聚,尚未結束的黨課又被竄出的鳥鳴打斷 他夾緊自己的公事包徒步前行,卻被路邊的花叢吸引光綫在頭頂的樹蔭中閃爍,像是年幼的瞳孔裏輕輕晃動的星空 (三) 房屋隱藏在山野間。不斷分叉的小路始終無法通向那個約定的地址他快步走像是躲避尚未到來的暴雨。樹林再次遮擋視綫 他喘著氣,四處張望一座教堂突然闖入視綫山坡的另一側,河水無止無息,流向遠處See More
Sep 26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蘇畫天〈拔牙手術〉

直到突然醒來的某日清晨,他才在已經消腫的水霧裡,逐漸習慣那個一度有些陌生的面孔麻藥的作用已經消散,這是一月,雪仍未落下 鏡子裡的他開始穿衣服,讓不太合身的袖口拉伸手臂。鞋帶相互糾纏,並結成飛撲的姿勢手指發涼,像是率先適應了漫長的陰冷天氣 他吃早餐。線還未拆開,食物有種陳舊的味道昏沈的光束在盤子裡打轉,他輕輕地咀嚼著微弱的疼痛感,熟悉張口或是保持沈默的方式 他走路。每一天,都有新的廢墟在遠處升起有時它也出現在身體內部。總是最堅硬的部分最先開始損壞,在無數次碰撞後,迅速萎縮 他乘坐電梯上到頂樓,鏡子裡的身體開始下沈有人遲疑了片刻,轉過身,站在自己的背後他忽然想起很多事,雙腳卻仿彿仍然深陷雪中See More
Sep 22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洪鬱芬華文俳句(下)

《秋》渺光之律草露 ちつぽけな光の調べ草の露 tune of tiny lightgrass dew  以人字飛往人地候鳥 人の地に人の字でゆく渡り鳥 to human’s land in the shape of Chinese character humanmigratory birds  《冬》小寒初讀聖經哀歌 寒の入聖書の哀歌読み初むる slight coldfirst time reading Lamentations in the Bible  來世今生的糾葛鼕靄 もつれ閤ふあの世とこの世鼕の靄 entangling afterlife and this lifewinter mistSee More
Sep 18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洪鬱芬華文俳句(上)

《春》 庭戶如我落花無數 あの庭と同じ落花のしきりなり garden there and Icontinuous fall of petals  春日後晌媽祖揮動拂塵 春の晝媽祖の拂塵を振つてゐる spring afternoonMazu’s whisking her whisk  《夏》 愛或不愛花已葉 愛しても愛さなくても花は葉に love or notflowers turned into green leaves  習得天籟之途蟬聲 天籟の見習いありき蟬の聲 halfway to learn the celestial soundvoice of cicadasSee More
Sep 16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洪鬱芬《渺光之律:華文俳句集》序

渺光之律,源於我的一首在日本火神句集被評論的俳句,“渺光之律/草露”。先不談此俳句字面上的意思,來談剛起步的華文俳句。於古體詩、現代詩占絕大多數的華文詩圈中,是的,過去的俳句隻是米粒般渺小的存在,是台灣文學日治時代以來的遺産,是上流社會長輩們的社交消遣,是現代詩人創作小詩的一個選擇。俳句在華語文學的汪洋大海中是極顯微的,是小眾中的小眾。然而究竟甚麼原因,讓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外來文體,能不停的被傳揚而不隱沒?以殖民的影響來概述俳句的影響力,似乎違背國際俳句發展之趨勢。自十九世紀後半以來,歐美的日本研究者將俳句擴展至全球舞台,已經達到令人難以想像的規模。數百年來,俳句不僅未隨時代的變遷消失,至今仍普及於各國文藝界,詩人們相繼探尋以本國語言創作俳句之可能性。近來因為諾貝爾奬詩人,瑞典的托馬斯.特蘭斯特羅默(Tomas…See More
Sep 1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托馬斯·伯恩哈德《夏日》

我仰面躺在世上, 無需房屋,無需帳篷, 那麽自由,沒有憂慮。 我的生命值得這般時刻。 清晨,成群的雲朵 向天空的邊緣流瀉, 波浪奔湧,這一年 從未如此令人喜悅。 泥土的氣息重現, 被春日微風吹來, 時辰安息,鄉野遙遠, 在召回這樣的極樂。 我那麽遠,我那麽近, 我忘記經歷過的一切, 我虛度,我存在, 和天使一起盤旋。 譯者 馬鳴蕭 (轉自:詩歌维基)(Thomas Bernhard,1931年 – 1989年,奧地利小說家,劇作家,詩人,其小說常被當成散文或詩歌欣賞)See More
Sep 10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葉輝·琴台客聚《講故事的人》

有一回跟歷史學家蘇基朗午膳,他說童年時常伏在別人的窗前,聆聽收音機裡的李我、鄧寄塵、鍾偉明、吳國衛講故事,蘇教授的童年故事其實也是我的童年故事,我們這一代人總愛在電台、報章、連環圖聆聽讀各式各樣的故事,那些故事就是我們成長過程中文化生活的全部了,很多年後想起,便覺得那是因為我們斯時的生活總是平淡得幾乎沒有任何可講的故事,所以才特別愛聽別人說一些動聽的故事。楊照在《故事效應:創意與創價》一書的「自序」說得好:「人具有被故事吸引的本能,不只喜歡聽故事,而且喜歡轉述故事,而且喜歡參與在故事裡。」他認為「故事不是切身、天天可以遭遇的經驗,還有,故事具備有讓人信以為真的能耐」,所以「故事沒落了,不是因為沒有好的故事,也不是因為沒有好的說故事的人,而是因為聽故事的人消失了……」 再沒有街頭「講古佬」了,電台再沒有一把聲音分飾多角的「講古佬」了,報章再沒有「連載小說」了,在這個沒有故事只有寫作技巧的年代,「講古佬」為什麼都消隱了?他們都消匿在什麼地方呢?從「半日窮」坎坷的豁達到到電台講古的多元化,都悄悄地消隱了,那僅僅是因為聽故事的人都消失了? 王爾德(Oscar…See More
Sep 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王爾德散文詩《講故事的人》

從前有一個人,他那村子裏的人都喜歡他,因為他常常講故事給他們聽。每天早晨他離開村子去別處,到傍晚才回來。他回來的時候,全村子的長工忙了一整天,現在休息了,便都過來圍著他對他說:"現在來給我們講一個故事吧。你今天看見了些什麽?"這個人說: "我在林子裏看見了畜牧神在吹笛子,讓一群仙女跳舞。""講下去,你還看見了什麽呢?"人們會這樣說。"我走到海灘,看見三個人魚在浪邊用金梳子梳她們的綠色頭髮。" 村子裏的人喜歡他,因為他常給他們講故事。 有一天早晨,他像平時那樣離開了村子,他走到了海灘,看見三個人魚在浪邊用金梳子梳她們的綠色頭髮。他在路上又看見樹林旁邊有一個畜牧神在對著一群跳舞的仙女吹笛。那天傍晚他回到村子的時候,人們像每晚那樣對他說: "給我們講一個故事吧,今天你看見了什麽?" 那個人回答道:"我什麽都沒有看見。" 作者簡介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生于1854年,卒于1900年,為劇作家、詩人、散文家,19世紀與蕭伯納齊名的英國才子。他的戲劇、詩作、小說則留給後人許多慣用語,如:活得快樂,就是最好的報復。See More
Aug 2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的詩《天鵝——給 維克多雨果 》

昂唐瑪柯,我想著你!這條小河, 貧瘠與悲慘的鏡子,往昔曾經閃亮, 那無邊無際的莊嚴源於你獨居的苦澀, 說謊的西蒙矣因你的哭泣而深廣,一下子豐富了我豐饒的記憶, 猶如我穿過新的卡魯塞爾。 老巴黎不再(一個城市的形體變化更快,唉!勝過一個人的心兒);我只在想象中看到那些陋屋的集聚, 已漸漸成形的柱頭和柱身, 草地,大塊地被水窪染綠, 還有閃閃發亮的格子樣的玻璃窗,舊貨店模糊迷朦。那兒鋪展著往昔園中的動物, 那兒我看到,一個早晨,明亮與寒冷 的天空之下勞作把自己喚醒,道路 在寂靜的空氣中吹起陰郁的颶風,一隻天鵝從牢籠裏逃離, 蹼擦亮了乾燥的石鋪路軌, 粗糙的地上拖曳他白色的羽翼。 乾涸的小溪後面鳥兒張開了喙在塵埃中緊張地洗著翅膀, 心中充滿著美麗故鄉的湖泊, 他說: "水,你何時再流淌?雷,何時你再鳴響?" 我看到那厄運,奇異而命中註定的傳說,偶爾朝向天空,如同奧維德詩中的人物, 朝向譏誚的天空與殘酷的藍色, 痙攣的頸上支撐著他貪婪的頭顱 就像他在向上帝投以譴責!…See More
Aug 21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丁爾蘇·詩性邏輯(4)

顯然,以上四個喻體從各自不同的角度揭示了師生關係的某一側面。第一個隱喻強調教師給學生帶來啟迪(光亮)而又無私奉獻(燃燒至盡);第二個隱喻看到教師對學生的精心培養與愛護;第三個隱喻贊揚教師一絲不茍的敬業精神;第四個隱喻認為教師必須嚴格要求學生,有錯必糾。德尼西的圖示(通過大小圓圈的部分重疊)還讓我們清楚地看到,喻體與本體之間的對應只是局部的。比如說,例一忽略了教書育人的樂趣以及教師必須不斷自我增值的需要;例二看不到苗圃裏也有野草,需要鏟除;例三忘掉了工程師生產的產品往往千篇一律,缺乏個性;例四未提起紀律不等於數理化專門知識。 可見隱喻性思維不是簡單地,將兩個不同的事物作一比較,而是“凸顯”(highlight)了喻體中,類似於本體的某個或者若干特征。錢鐘書先生說得好:“夫二物相似,故以此喻彼;然彼此相似,只在一端,非為全體。茍全體相似,則物數雖二,物類則一;既屬同根,無須比擬。” [11]詩性邏輯的另一個結構特征是,一個概念或文化單位可以被用來說明多個本體或“話題”(topic)。德尼西把這種結構描繪為“放射性的”,因為我們可以將它想像為由單一喻源向四周的喻靶放射(radiating…See More
Aug 19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丁爾蘇·詩性邏輯(3)

前面提到,隱喻產生於連接一事物與他事物的類象性聯想。然而,聯想在本質上是一種不受限制的創造性活動。門羅·比爾茲力是這樣說明聯想的“自由”特征的:“即使我們把所有英語形容詞放進一隻帽子,把所有名詞放進另一隻帽子,然後任意從中抽取,我們會發現最怪誕的搭配也能夠產生意義。”[7]同樣道理,語言中任何一個實詞都可以被解析為幾乎是無窮數量的語義義素(semantic markers),其中許多義素也包含在別的詞語之中。這一狀況意味著類象性聯想是開放式和多元性的,因為一個喻體可以與多個本體相結合,而一個本體也可以與多個喻體相結合。 萊考夫和約翰遜在他們的著作中不厭其煩地討論“人生”=“旅行”這一概念性隱喻,事實上,作為隱喻本體,人生還可以與許多別的喻體發生聯系。至少在中國語言中,我們經常可以讀到或聽到下面這些隱喻:人生如戲,如書,如詩,如歌,如茗,如水,如燈,如瓷,如旅,如橋,如麻,如花,如煙,如夢,如幻,如泡,如影,如畫,如謎,如霧,如濤,如酒,如電,如風,如火,如牌,如棋局,如筵席,如星辰,如浮萍,如股市,如紅塵,如長跑,如乘車,如朝露,如鏡中花,如水中月……[8]…See More
Aug 17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丁爾蘇·詩性邏輯(2)

從符號學的角度看,轉喻不僅僅是一種為了取得文體的高雅而以一物暗示他物的修辭手段,它還揭示了人類認知與交流活動的一個基本特征。以上的例子清楚地告訴我們,人們借助時空比鄰關係連接一事物與他事物是再普通不過的現象。不僅如此,上述連接方式並不局限於語言的領域。德國學者凱勒爾假設了一個考古勘探的情形來說明這一問題。 凱勒爾說,如果一位考古學家在勘探過程中發現一根龍骨,他會將該物體看成可能埋在附近的船舶的符號,並決定繼續挖掘。要作出這一決定,他必須事先知道龍骨是船舶的一部分,而後由部分向整體進行推理。在語言領域也是如此。 會說英語的人如果遇到“A thousand keels approached the shore”這個句子,他們首先必須記得“keel”的詞義(“船殼的脊柱”),然後憑借他們的一般知識(船殼脊柱是船舶的一部分)來完成推論:“keel”一詞在這裏指稱船。這樣,整個句子的意思便是“上千隻船舶正駛向岸邊”。[3] 可見轉喻所體現的是更為普遍的引得推論思維方式。…See More
Aug 16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丁爾蘇·詩性邏輯(1)

話語標記語是一種十分常見的話語現象,由於“詩性邏輯”在這裏指的是:產生隱喻的類象性思維。雖然本文的主題是隱喻,但我們最好還是從符號在日常生活中的不同運作方式談起。 根據美國符號學家皮爾士的闡述,符號使用者可以通過三種基本方式,來完成由所指成分到指稱對象的推理,這就產生了三種不同的符號:引得符號、類象符號和常規符號。…See More
Aug 1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王爾碑散文詩·給樂山大佛

一大船小船都走遠了……你在等待誰?等待誰呢?也許,你誰也不等待,只喜歡獨自坐在這兒,獨自,注視忽高忽低的潮水,任想像的翅膀在無極的宇宙間飛翔嗎?呵,緘默如山的你!驀地,我看見——你那神秘、清醒的眼睛裏,有一個深深的海洋:那兒,魚化石復活了,在沈寂的水層下面跳躍,遊弋;那兒,倒下的山峰,重新站立起來,它那虔誠、年輕的臉,正仰視晴空……二仿佛我在哪兒見過你。是的,那是久遠的過去:煙雨山中,狹窄的路上,我們曾經相遇——你背著一座柴山,艱難地走來,一步一停,戰戰兢兢……沈默,說不清是何等意象的沈默。你不經意地,對我投來陌生的一瞥……呵,我惶惑、悲哀。——那一瞬間,我能說什麽呢?此刻,你安詳地坐在這兒。是剛剛坐下來的嗎?獨自小憩?還是等待你的老友,那個白髮飄飄的漁夫?和他暢談,或者默默相對,舉杯豪飲?祝福你!我似曾相識的朋友!三你在微笑?你在沈思?肅穆、瀟灑,慈祥、嚴厲,愉悅、悲哀……——能概括你嗎?我看見你了,又似乎沒有完全看見你。或許,吸引我的,正是這不容易看見的什麽嗎?四我去瞻仰那個塑造你的人。——他,衰老的、雙目失明的海通和尚,孤獨地坐在一個小山洞裏。如今,人們不大留意他了。“可敬的老人…See More
Aug 11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崔國發《散文詩學導論》第五章〈症候矯治〉(4)

柯藍的散文詩於早霞中吹響人生的短笛,郭風的散文詩對美的渴望與追求耿林莽的散文詩沈郁頓挫、對自然物象的現代感悟,李耕的散文詩對人類命運的深切關注,許淇的詞牌體散文詩、城市意識流和掀開世界畫冊散文詩,表達對自然、社會、人生、藝術的深度思考,鄒嶽漢的散文詩發出震撼魂魄的宇宙交響,昌耀的散文詩從內心深處直逼終極的生命詰問,劉虔的散文詩對民族歷史的知性反思,劉再復的散文詩,在深海的追尋和尋找的悲歌中思考人生的終極意義,唐大同的散文詩呈現豪邁奔放的格調,王宗仁的散文詩唱出西部高原的壯歌,海夢的散文詩於清新明快中表達對生活的希望與激情,王爾碑的散文詩從行雲與寒溪的路中走向厚重與深沈,皇泯的散文詩超越個人感情悲戚,追問生命、歷史和文化本源與根脈的書寫,敏歧的散文詩在荒原的苦戀、帆的吶喊和高原的閃電中切入人生的經驗,何“軟”之有?因此,我們提升散文詩層次,必須在“剛健硬朗”上傾力以赴。二是要下“真”功夫,是相對於“偽”而言的,艾青提倡詩的散文美,他說:“自從我們發現了韻文的虛偽,發現了韻文的人工氣,發現了韻文的雕琢,我們就敵視了它;而當我們熟視了散文的不修飾的美,不需要塗脂抹粉的本色,充滿了生活氣息的健…See More
Aug 9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崔國發《散文詩學導論》第五章〈症候矯治〉(3)

二、要提升“四種素質”:即思想素質、想象力素質、語言素質和創新素質。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首先,散文詩的精魂在於思想,思想的深度即散文詩的力度。散文詩寫到最後,拼的就是思想深度,但這種思想深度不是貼標簽式的思想深度,也不是把散文詩演繹成哲學式的思想深度,而是充分體現在字里行間的、潛移默化的思想深度,一種藝術高難度創新的思想深度。詩人是煉金術士,首先要在思想上煉金,似乎我們都無力超越,思來想去,我覺得沒有更多的東西可以延續永恒的詩意,包括生命,包括真理,包括那些經得起淘洗的典籍,之所以能延續下來,並且難以褪脫靈魂的顏色,就得助於思想,以及表達這種思想的語言。打開魔匣,我們耍著一個個語言的花招,目的也在於放飛思想,試圖深入事物的內部進行深奧的摩擦,生熱,然後產生精神的能量。二是想象力素質,必須有益地吸收現代派的表現手法,比如說通感、斷裂、拼接、復調、跳躍、意象疊加等多種手法,為什麼不用這些以豐富散文詩的表現形式呢?散文詩與詩歌一樣,沒有想象就沒有散文詩,如朱成玉的“落葉是疲倦的蝴蝶”、吳忌的“鳥是樹的花朵”,多絕妙的句子啊!三是語言素質問題。我們曾經有過這樣的經歷,那就是面對電腦屏幕搜索…See More
Aug 8

葉子正绿'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葉子正绿'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葉子正绿's Blog

王兆勝《散文跨界問題》

Posted on September 19, 2021 at 11:30pm 0 Comments

散文與詩歌、小說等文體並非孤立存在,散文中的各文類之間也有重疊之處,從而形成散文的“跨界”現象。但學界對此少有關注,也缺乏深入思考與認真研討,從而導致散文寫作和研究的一些誤區和盲點。

首先是散文的“外跨”,這主要是指散文與小說、詩歌等文體的交叉與交融。…

Continue

洪鬱芬華文俳句(下)

Posted on September 16, 2021 at 9:54am 0 Comments

《秋》

渺光之律

草露

 

ちつぽけな光の調べ草の露

 

tune of tiny light

grass dew

 

 

以人字飛往人地

候鳥

 

人の地に人の字でゆく渡り鳥

 

to human’s land in the shape of Chinese character human

migratory…

Continue

托馬斯·伯恩哈德《夏日》

Posted on September 10, 2021 at 9:29am 0 Comments

我仰面躺在世上,



無需房屋,無需帳篷,




那麽自由,沒有憂慮。




我的生命值得這般時刻。





清晨,成群的雲朵




向天空的邊緣流瀉,




波浪奔湧,這一年




從未如此令人喜悅。…

Continue

洪鬱芬華文俳句(上)

Posted on September 4, 2021 at 7:00pm 0 Comments

《春》 

庭戶如我

落花無數

 

あの庭と同じ落花のしきりなり

 

garden there and I

continuous fall of petals

 

 

春日後晌

媽祖揮動拂塵

 

春の晝媽祖の拂塵を振つてゐる

 

spring afternoon

Mazu’s…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