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正绿
  • 後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葉子正绿's Friends

  • Passion for Form
  • 李蕙佳
  • Suan Lab
  • Priyatamā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哆啦A夢 在沙巴
  • 柚子帶點酸
  • Ra Zola
  • 美索 布達米亞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Agnes chong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Momogun 詩男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Gifts Received

Gift

葉子正绿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葉子正绿's Page

Latest Activity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亂石之城》

喊響一池春水 記憶的豐碑越來越虛幻 危難進入一座城作祟 畸形鏡像在泥潭論的中心發光 如果就此醒來,撕去嘴的封條 掃除迷障,磨滅哀痛的齒痕 一座城就此起立 勻稱了呼吸,扶正一排排歪斜的展望 意志的樓閣彎彎曲曲 笑聲打著驚愕的嗝,中斷的節拍 拋出去——空,空中的爆竹碎裂 不要被解釋留下,沒有原諒 會聆聽昏頭的假想。繁花的落寞盡頭變質的凝視漂浮雜草與亂石 我手中的花冠在暮色中微顫 像一輪悸動的落日 沈落,翻飛著難言之火 2021.8.7See More
Saturday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一個即將枯萎的詞語》

從一個即將枯萎的詞語裏返回 航行的身體塗滿了遺憾 跨過另一條街似的你的手臂 一把未來像沙漏,滑出視線 每一個體魄都隱匿著一個戰場 文明抽緊物質的脖頸 精神的馬達喘著粗氣,一不留神 虛弱劃拉滿地落葉 已經是絕路了嗎?鏡子裏燃燒的 變形的臉……疾病的天空也在冒煙 像海浪翻卷的黑唇 吞下蒼白的渴望與生銹的面具 來吧,以哀歌的旋律墜落 來吧,扯下破敗的肉體 落魄掉渣的靈魂凍成石頭 來吧,活過來,殘忍地活過來 沒有底線就沒有禁忌 退路成為斷裂的虛線 一個即將枯萎的詞語,在未來的墓碑上 如野花招搖 2021.9.5See More
Wednesday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心靈的饑渴》

當春天撒開變態的臉 自然溫馴得非常出格 草香和草灰,撲閃閃地追逐 一對蝴蝶,在誘惑中失去控制傾斜的本身林立著寂寞 乾淨的知覺還醒著 年輕婦人像一個馴獸員 只對自己的野性開動節制 冬天失血的胴體 白蒙蒙的,被撫摸一遍遍出賣 深入通向徹底的冷漠 痛苦汩汩地流出液體,紅如鮮血 世間的雕塑大都是活的 只需找到一把開啟心靈的鑰匙 飛來的鳥形態優美,迷戀於情感遊戲 年輕婦人停止了給它餵食See More
Jun 21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地鐵新聞》

地鐵呼嘯,猶如無數的蜜蜂紮堆鳴叫 她坐著,手握扶手,滿頭白髮比月牙兒還晶瑩 年歲的步伐從耳邊忽輕忽重地踢踏 一輪微笑的落日躍上她的額頭,一絲也不動搖 躥入畫面的年輕眼眸,盛放著疑問: 「你到哪一站?」 她說話像是竭力地吐出一枚果核 「我,也,不知道。」 沒有目的地的城中漫遊,成為她每星期的必修課 ——沒有地方去,地鐵容她自由往返 孤獨在人潮的衝撞中 碎裂,裝飾廣袤的靜寂 她沒有嘆息,不完美的路程攜帶著喜悅與悲戚 地鐵如魚在水中暢遊,她說, 「水也是網,想要掙脫不容易啊。」 一枚果核又被她咽回口中 阻隔,拉下了安全的閘門 2019.3.15See More
Jun 20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風穿過夢》

她在夢裏說話。嘴裏咀嚼冰塊 她身下的床上還躺著橫七豎八的不明事物 她想求證未來——一艘帆船正在突破 渾沌的界線。她在夢裏問路 趨向前的臺階高過胸部,像漫上來的水 逼迫她認清事實,事實吹著氣泡 堅硬的氣泡像鎖,封閉了昏睡的可能 或許就這樣被拖下去吧 纏繞在一場對峙裏,沈沒大於傷害 她說:「遊戲,就不陪你們玩了。」 她在夢裏聽見整個世界在哭泣 紫色的霧彌漫開來,風在半空翻筋斗 跳動的心臟像子彈滾落山坡 在地面砸出一個個坑。一切以錯覺 開道,嗚咽遍地開花 她衝向一個緊急出口,她在夢裏撤離 忘卻將時間團團包圍 她陷落獨自的廣闊,好像從未 出現在人世,從未見識過所有 所有是零嗎?一個疑問,大於海洋See More
Jun 4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過路人H》

                                                                       (Photo Credit: helloclaire.com)她的身世很淺,提起裙裾就可以邁過 童年微寒,將她的稚語放逐到孤山夜空 少女時分,大膽扶正了嬌艷 她高挑豐腴的美,在西湖邊打轉轉閑人勿近,怎麽可能?擾心之徒 泛舟而來,既急迫又瘋狂 她仙鶴似的細脖子被扼住,低鳴如遊絲 卻也足以撩動斷橋采蓮蓬的男子從此失蹤,遺腹子 在她的子宮搭起帳篷 焦慮拆卸著偽裝,身體的秘密隨風飄送 未締結的婚姻,成為好事者毒舌裏翻卷的暗器剩餘的美色還有些用途 孩子成長的路上,她的桃花風波起伏 生財野心終於敵不過渴愛的熱望 一枝救命的柳條斷裂,生與死咬合了縫隙她已經走得很遠,再也不會回來…See More
May 27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如果孤獨低下頭……》

交談的野馬在奔馳 我們續上久遠的話:爆炸新聞濺起激流 念想的雜草從石頭縫間瘋長 疑問像鉤子探向交纏的海藻 臉龐的餘波起伏,決絕行動開辟了 隱痛的狂放路途—— 各自成為不同生活的主人,或者奴隸豐盛的認知似乎沒有意義 物質使用各種病症拼湊一個大型裝置 硬核具有的沖動,挑戰危險 叛逆的血統被浮誇一一收復 ——如果孤獨低下頭,迷人的依附 砸開水流,碎片連綿地湧動 仿佛魚鱗在刀下歸於凜冽的黑暗我們的重逢,在消耗中平衡著對抗 詩與非詩的事實,將會揭示分叉的未來郁雯,浙江杭州人。詩人、藝術家。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曾主演過多部影視作品。8歲開始寫詩,詩歌作品入選多種選本;2008年出版詩集《炙熱的謎》,2010年出版長篇小說《每一棵樹都很孤獨》,2013年出版詩歌精選集《美與罪》,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你好,北京電影學院》。近年來涉及更多的藝術創作,在電影、戲劇以及繪畫等方面積極探索,獲得了各方面的贊譽與矚目。See More
May 2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冷與暖》

在鍋碗瓢盆的細膩作響中 他們比試著廚藝——暮晚的吃食 調和窗外的落日餘暉,摘取幾片種植的 薄荷葉,將一點新鮮一點落寞 揉搓進去。他們因而忘卻了世道艱難 醉酒的優雅不擺虛偽架子 流瀉的柔情不似水,如胭脂如淡月 張狂也有了出處與歸途晚上七點,天還未黑透 他們在等另一個人進來 她的眉頭緊鎖渴望,他的心口盛開曙光 他們乾杯,透明器皿的碰撞 沒有滋生暗示,這顯得更為妥帖 他們在等另一個人進來,是誰都可以 融入,也希冀破局 有時候來到就是一種象征 ——呼吸的穿越,也是攻占沒有意外引發的嘆息,久難平復 整個世界只剩下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 在夏天裏取暖郁雯,浙江杭州人。詩人、藝術家。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曾主演過多部影視作品。8歲開始寫詩,詩歌作品入選多種選本;2008年出版詩集《炙熱的謎》,2010年出版長篇小說《每一棵樹都很孤獨》,2013年出版詩歌精選集《美與罪》,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你好,北京電影學院》。近年來涉及更多的藝術創作,在電影、戲劇以及繪畫等方面積極探索,獲得了各方面的贊譽與矚目。See More
May 20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容《青春》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麽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去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為拙劣 含著淚,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See More
May 5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舒婷《致橡樹》

我如果愛你——絕不像攀援的淩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絕不學癡情的鳥兒,為綠蔭重復單調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來清涼的慰藉;也不止像險峰,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 甚至日光。甚至春雨。 不,這些都還不夠!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雲裏。每一陣風過,我們都互相致意,但沒有人聽懂我們的言語。 你有你的銅枝鐵幹,像刀,像劍,也像戟,我有我的紅碩花朵,像沈重的嘆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仿佛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這才是偉大的愛情,堅貞就在這裏:愛——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腳下的土地。See More
Apr 28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戈麥《獻給黃昏的星》

黃昏的星從大地海洋升起我站在黑夜的盡頭看到黃昏像一座雪白的裸體我是天空中唯一一顆發光的星星 在這艱難的時刻 我仿佛看到了另一種人類的昨天三個相互殘殺的事物被懟到了一起黃昏,是天空中唯一的發光體星,是黑夜的女兒苦悶的床單我,是我一生中無邊的黑暗 在這最後的時刻,我竟能夢見這荒蕪的大地,最後一粒種子這下垂的時間,最後一個聲音這個世界,最後的一件事情,黃昏的星See More
Apr 16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汪國真《熱愛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 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我不去想能否贏得愛情既然鍾情於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誠我不去想身後會不會襲來寒風冷雨既然目標是地平線留給世界的只能是背影我不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只要熱愛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See More
Apr 9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愛到癡迷卻不能說我愛你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 我不能說我愛你而是想你痛徹心脾卻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 我不能說我想你而是彼此相愛卻不能夠在一起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彼此相愛卻不能夠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愛無敵卻裝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樹與樹的距離而是同根生長的樹枝卻無法在風中相依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樹枝無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卻沒有交匯的軌跡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星星之間的軌跡而是縱然軌跡交匯卻在轉瞬間無處尋覓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瞬間便無處尋覓而是尚未相遇便註定無法相聚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魚與飛鳥的距離一個在天, 一個卻深潛海底See More
Apr 6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葉挺王《愛情》

所有的路 都是為你而鋪設所有的橋 都是為你而架備所有的亭宇 都是為你而營造所有的願望 都是為你而存在你是我的所有 為此 我日夜憂愁漫漫長路 只怕你眷戀身後危危廊橋 只怕你驚於飛流幽幽樓閣 只怕你淒怨逗留小小心願 只怕你未能實現為你憂愁 然而 我願意我願意是路標 假如你迷失了方向我願意是橋墩 假如你偏離了航道我願意是棟梁 假如你傾斜了輪廓 我願意是期待 假如你遺忘了季節如果是天意 最終 我該如何放棄有一天 路標遷了 希望你能從容有一天 橋墩斷了 希望你能渡越有一天 棟梁倒了 希望你能堅強有一天 期待蔫了 希望你能理解See More
Apr 3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希尼(Seamus Heaney)詩選《鼬鼠》

直立,黝黑,裹著條紋和花緞如葬禮上的無袖長袍,鼬鼠的尾巴炫耀鼬鼠。夜復一夜我像客人一樣期待她。 冰箱把嗡嗡聲傳入寂靜。我臺燈暗淡下去的光波及到陽臺。小小的橙若隱若現於橙樹上。我開始緊張如窺視狂。 十一年之後我再次在整理情書,啟開“妻手”這個詞像一個陳年酒桶,仿佛它那纖細的元音轉化成了加利福尼亞黑夜的泥土 和空氣。案樹那股美麗而無用的濃烈味道說明你不在。一口酒的後果就像要把你嗆得跌下冷枕頭。 而她在那里,那隻專注、有魅力、普遍、詭秘的鼬鼠,神話化了,非神話化了,嗅著我五英尺以外的紙板。 昨夜一切又歷歷在目,就寢時又想起你那些衣物的煤煙味,看見你低著頭,翹著尾巴在床底抽屜尋找那件突出跳水身材的黑色睡服。 (黃燦然譯)See More
Jan 24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辛波絲卡《一見鐘情》

他們彼此深信,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他們相遇。這樣的確定是美麗的,但不可捉摸更為美麗。他們素未謀面,所以他們確定彼此並無瓜葛。但從街道、樓梯、大堂傳來的話語,他們也許擦肩而過了100萬次?我想問他們是否記得在旋轉門面對面的那一剎那?或是在人群中喃喃道出的對不起?或是在電話的另一頭道出的打錯了?但我早已知道答案。是的,他們並不記得。 他們會很詫異,原來緣分已戲弄他們多年。他們的緣分尚未成熟,緣分將他們推進,命運使他們分離,阻擋他們的相遇。忍住笑聲,然後悄悄離去。有一些跡象和信號存在,即使他們還無法解讀。 也許在三年前,或是在上個星期二,有某片葉子在他們的肩與肩之間飄舞?一些東西掉了後又被對方拾起?天曉得,也許是那個在童年時消失於灌木叢中的球?或是那被他們反復觸摸的門把和門鈴。又或是那檢查完畢後被並排放置在一起的手提箱。 有一晚,也許同樣的夢,到了早晨變得模糊。畢竟每個開始都只是續篇,而充滿情節的書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See More
Jan 10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辛波絲卡《自切》

在危險中,那海參把自己分割成兩半:它讓一個自己被世界吞噬, 第二個自己逃逸。它暴烈地把自己分成一個末日和一個拯救,分成一個處罰和一個獎賞, 分成曾經是和將是。在海參的中間裂開一個豁口,兩個邊緣立即變成互不認識。這邊緣是死亡,那邊緣是生命。這裡是絕望,那裡是希望。如果有等量,這就是天平不動。如果有公正,這就是公正。死得恰到好處,不過界。從獲拯救的殘餘再生長。我們,也懂得如何分割自己,但只是分成肉體和一個碎語,分成肉體和詩歌。一邊是喉嚨,另一邊是笑聲,輕微,很快就消失。這裡是一顆沈重的心,那裡是不會完全死,三個小字,像光的三片小羽毛。我們不是被一個豁口分成兩半,是一個豁口包圍我們。See More
Jan 7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辛波丝卡《種種可能》

我偏愛電影。我偏愛貓。我偏愛華爾塔河沿岸的橡樹。我偏愛狄更斯勝過陀思妥耶夫斯基。我偏愛我對人的喜歡勝過我對人類的愛。 我喜歡把針線放在手邊,以備不時之需。我喜歡綠色。我不喜歡把一切都歸咎於理性。我喜歡例外。我喜歡早點離開。我喜歡和醫生聊些別的話題。 我偏愛線條細致的老式插畫。我偏愛寫詩的荒謬,勝過不寫詩的荒謬。我偏愛可以每天慶祝的出於愛的不特定紀念日。我偏愛那些不向我做任何承諾的道德家。我偏愛巧妙的善意勝過過度可信的友好。我偏愛平民的世界。我偏愛被征服的國家勝過征服者。我偏愛有所保留。我偏愛混亂勝過秩序井然。我偏愛格林童話勝過報紙頭版。我偏愛不開花的葉勝過不長葉的花。我偏愛尾巴沒被截短的狗。 我喜歡淺色的眼睛,因為我的眼睛是黑色的。我喜歡書桌的抽屜。我喜歡許多此處未提到的事物勝過許多我也沒有說到的事物。我喜歡自由無拘的零勝過阿拉伯數字後的零。我喜歡昆蟲的時間勝過星星的時間。我喜歡敲木頭。我不喜歡去問還要多久或是什麽時候。 我偏愛牢記心中,種種可能的存在都有它自己的理由。See More
Jan 5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希尼(Seamus Heaney)詩選《期中休假》

整個上午我坐在學校校醫室里,數著宣告下課的一下下鐘聲。兩點鐘,我的鄰居用車送我回家。 在門廊里,我遇見父親在哭泣——平常遇到喪事,他總能從容對付——大個子伊文斯說這是個嚴重打擊。 我進屋時嬰兒咕咕叫著,笑著擺動搖籃,我感到窘迫當老年人站起來和我握手, 告訴我他們“為我受苦而難過”,有人低聲對陌生人說,我是老大,在學校做事,我母親握著我的手 邊咳嗽邊發出無淚的氣憤的嘆息。十點鐘,救護車到了,運來護士們止了血、包紮好了的屍體。 第二天早晨我走進屋去,雪花蓮和蠟燭使床榻得到慰藉。六週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如今,臉蒼白, 他左太陽穴上有紫色的血塊,他躺在四尺長的木箱里就像躺在兒童床里,並無血淋淋的傷痕,汽車的保險桿利索地把他擊倒了。 一隻四尺長的木箱,每年一尺長。 (袁可嘉譯)See More
Jan 1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辛波絲卡《三個最奇怪的詞》

當我說「未來」這個詞,第一個音節已經屬於過去。當我說「寂靜」這個詞,我摧毀了它。 當我說「無」這個詞,我在無中生有。See More
Dec 30, 2021

葉子正绿'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葉子正绿'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葉子正绿's Blog

郁雯的詩《一個即將枯萎的詞語》

Posted on June 22, 2022 at 8:41pm 0 Comments

從一個即將枯萎的詞語裏返回

航行的身體塗滿了遺憾

跨過另一條街似的你的手臂

一把未來像沙漏,滑出視線

每一個體魄都隱匿著一個戰場

文明抽緊物質的脖頸

精神的馬達喘著粗氣,一不留神

虛弱劃拉滿地落葉…

Continue

郁雯的詩《風穿過夢》

Posted on June 4, 2022 at 1:21am 0 Comments

她在夢裏說話。嘴裏咀嚼冰塊

她身下的床上還躺著橫七豎八的不明事物

她想求證未來——一艘帆船正在突破

渾沌的界線。她在夢裏問路

趨向前的臺階高過胸部,像漫上來的水

逼迫她認清事實,事實吹著氣泡

堅硬的氣泡像鎖,封閉了昏睡的可能

或許就這樣被拖下去吧…

Continue

郁雯的詩《心靈的饑渴》

Posted on June 2, 2022 at 12:30am 0 Comments

當春天撒開變態的臉

自然溫馴得非常出格

草香和草灰,撲閃閃地追逐

一對蝴蝶,在誘惑中失去控制

傾斜的本身林立著寂寞

乾淨的知覺還醒著

年輕婦人像一個馴獸員

只對自己的野性開動節制

冬天失血的胴體…

Continue

郁雯的詩《亂石之城》

Posted on May 31, 2022 at 12:30am 0 Comments

喊響一池春水

記憶的豐碑越來越虛幻

危難進入一座城作祟

畸形鏡像在泥潭論的中心發光

如果就此醒來,撕去嘴的封條

掃除迷障,磨滅哀痛的齒痕

一座城就此起立

勻稱了呼吸,扶正一排排歪斜的展望

意志的樓閣彎彎曲曲…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