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演 義國
  • Male
  • 雪蘭莪 直落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三演 義國'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三演 義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三演 義國'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0

向你,從未離開過我的情感的你,我致敬,你古代的石槨,為羅馬時代的歡悅山泉如一首行吟歌曲似地流過。 或者另一些洞開的古墓,有如一個快活睡醒的牧童的眼睛(裏面為寧靜與蕁麻氣息所充註),陶醉的蝴喋正從他們嗡嗡飛出; 向人們不再懷疑的許許多多,我致敬,那許多再度張開的嘴唇,它們已經知道,沈默意味著什麽。 我們可知道,朋友,還是不?生死二者構成躊躇的時辰標誌在人類的面部。See More
Jul 13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9

只有那在九泉之下也舉起了豎琴的人,才能摸索著報答那無盡的美稱。 只有那和死者一起吃過他們的罌粟的人,才不會重新喪失那最輕微的聲音。 即使池中倒影常在我們眼前模糊:也要認識這個映像。 正是在這雙重靈境聲音才顯示出永恒而慈祥。See More
Jun 3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8

哀悼,那哭泣之泉的仙女,只可消失在贊美的空間,將我們的挫折守護,泉水何其清澈,在同一塊山巖, 上面還是柵門和祭壇。——看哪,圍繞她寧靜的雙肩讓人覺得,她是最幼小的一員在兄弟姊妹似的情緒中間。 歡悅懂事,渴望在懺悔,——唯有哀悼還在學習;她以少女的柔荑成夜數著那古老的邪魔。 但突然間,她還傾斜而笨拙地舉起我們聲音的一個星座在那未被她的呼吸所模糊的天際。See More
Jun 2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7

贊美吧,這就是一切!他是個註定從事贊美的人,有如礦苗出自巖石之沈默。他的心,哦一種為人無盡流送葡萄酒的暫短的壓榨器。 灰塵裏的聲音對他從未失效,當他感動於神的榜樣。一切變成葡萄園,一切變成葡萄,成熟於他多情的南方。 帝王陵寢裏的黴腐不會譴責他的贊美訛誤,也不會說諸神投下了陰影。 他是一名仆役留下來,便把亡人的門扉大開托盤裝著水果向他們致敬。See More
Jun 1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6

他是今世人嗎?不,從兩界長成了他寬廣的天性。善於折彎柳條唯有識者,他熟諳楊柳的根。 你上床的時候,別在桌上留下面包和牛奶;那將召引亡人——。但是他,調遣鬼魂的巫術家,在眼簾和溫柔垂顧之下卻可能 將他們的幻象攙入一切被觀看的實物;而延胡索與蕓香的咒語對它是如此真實而又明顯相關。 沒有什麽能損壞它有效的形象;不論來自墳墓還是來自住戶,讓它去誇耀戒指,別針和水罐。See More
Jun 5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5

不豎任何紀念碑。且讓玫瑰每年為他開一回。因為這就是俄耳甫斯。他變形而為這個和那個。我們不應為 別的名稱而操心。他一度而永遠就是俄甫耳斯,如果他歌唱。他來了又走。如果他時或比玫瑰花瓣多活一兩天,又豈非太久? 哦他必須怎樣消逝才使你領略!即使他本人也擔憂他活不長久。由於他的語句已把當今超載, 你還沒有陪往的地方他已身臨。豎琴的弦格並未絆住他的手。他一面逾越一面順應。See More
May 29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4

哦你們溫柔的,請不時走進並非為你們而發的呼吸,讓它為你的兩頰所瓜分,它在你身後戰栗著,重新合而為一。 哦你們幸福的,哦你們神聖的,你們似乎是心之濫觴。矢之弓與矢之的,你的微笑哭泣著永遠閃光。 別怕受苦,雖然沈重,且把它交還大地去負載;須知山也重,海也重。 即使是你們兒時所栽,那些樹木也久已太重;你們背不起它們來。但是微風……但是太空……See More
May 23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3

神才做得到。但請告訴我人怎能通過狹窄的豎琴跟他走?他的感官是分裂的。在兩條心路的交叉處沒有建廟為阿波羅。 正如你教導他,歌唱不是欲望,不是爭取一件終於會得到的東西;歌唱就是存在。對於神倒是很容易。但吾人何是存在?而他何時又將 地球和星辰轉向吾人的生息?青年人,它可不是你的愛情,即令歌聲從你的嘴裏噴發出來,——學習忘記你歌唱過,它已流逝一空。在真實中歌唱,是另一種氣音。一種有若無的氣音。神身上一縷吹拂。一陣風。See More
May 19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

它幾乎是個少女,從豎琴與歌唱這和諧的幸福中走出來通過春之面紗閃現了光彩並在我的耳中為自己造出一張床。 於是睡在我體內。於是一切是她的睡眠。那永遠令我激賞的樹林,那可感覺的遠方,被感覺的草坪以及落在我自己身上的每一次驚羨。 她身上睡著這世界。歌唱的神,你何如使她盡善盡美,以致她不願首先醒來?看哪,她起立而又睡熟。 她將在何處亡故?哦你可聽得出這個樂旨,就在你的歌聲銷歇之前?她從我體內向何處沈沒?……幾乎是個少女……See More
May 14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

那兒立著一棵樹。哦純凈的超脫!哦俄耳甫斯在歌唱!哦耳朵裏的大樹!於是一切沈默下來。但即使沈默其中仍有新的發展、暗示和變化現出。 寂靜的動物,來自獸窟和鳥巢,被引出了明亮的無拘束的叢林;原來它們不是由於機伶不是由於恐懼使自己如此輕悄, 而是由於傾聽。咆哮,呼喊,叫喚在它們心中渺不足道。那裏幾乎沒有一間茅屋屋曾把這些領受, 卻從最模糊的欲望找到一個逋逃藪,有一個進口,它的方柱在顫抖,——那兒你為它們在聽覺裏造出了伽藍。(1922年2月2-5日,穆佐,下同)See More
May 11
三演 義國 posted blog posts
May 3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八首

致魯道夫·卡斯納 自然界用它所有的眼睛眺望著遠方,那片空曠之地。只有我們的凝視折返回來,包圍著植物、動物、孩子,猶如陷阱,當它們出現,進入自由。只有從動物的眼神裏我們才知道遠方有些什麽;因為我們強迫嬰兒轉過頭來,讓它能看見事物——而不是那片空曠之地,深藏在動物的面容裏,遠離死。只有我們,能看見死;自由的動物背對自己的衰老,永遠,面對上帝;當它走動,它已經在永恒裏走動,像一口泉井。那片花朵永恒開放的純粹空間從來不曾,甚至一天也不曾呈現在我們面前。始終只有“世界”,卻沒有去掉“無”的“無處”:那純粹的尚未區分的元素,人在其間無欲地呼吸,無限地知覺。孩子也許會在那裏流連好幾個小時,穿過沒有時間的靜寂,也許會在裏面迷路,又突然驚醒。或者,有人死去,成為它。因為,在死的旁邊,人不再看見死;而是望向更遠,也許用動物那樣遼闊的眼光。戀人們,如果沒有彼此擋住視線,就能靠近它,為它驚嘆……好像出了什麽差錯,它為他們呈現,卻在彼此的身後……可是誰也不能越過對方,它就又變回了“世界”。我們永遠只朝著事物看,只見到因為我們而晦暗的自由之地的映像。或者,當某個動物的目光沈默地,平靜地,徹底穿透我們。這就是命運的…See More
Apr 3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七首

在時間裏成熟的聲音,求愛將不再是你呼喊的本質;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純凈如鳥兒的叫聲,當疾速飛升的季節將它托起,幾乎忘記了它是一個受苦的生物,而不只是一顆被投進光明、投進親密天空的心。即使你求愛,你也只會像它那樣,不減分厘的純凈——如此,尚未出現的她、你沈默的戀人將會感知到你,她裏面會有一個回答慢慢醒來,並隨你的聲音變得溫暖——它將是你勇敢愛情的熱忱伴侶。 啊,春天會裝著它——它會在每個地方為宣告的歌發出回聲。開始,一個純凈、充滿希冀的日子將用沈默護佑那些微小的探詢的音調,讓周遭的它們都更加響亮。然後沿著樓梯、沿著呼喚的樓梯往上,抵達夢想中的未來的神廟——然後,是那顫音,猶如噴泉,它在飛起的水流裏已經看見它的跌落,仿佛一個預言的遊戲……再往後:夏天。不只是夏日所有的黎明——,不只是它們如何變成了白晝,用光亮昭示著開始。不只是白晝,如何溫存地圍繞著花朵,又在高處強烈、熾烈地輝映著樹冠的圖案。不只是對所有這些未顯現的力量的敬畏,不只是道路,不只是日落時的草坪,不只是暴風雨剛結束時透徹心扉的清爽,不只是迫近的睡意,和一種預感……還有夜晚!還有深邃的夏天的夜晚,還有星星,屬於大地的星星。啊,最終死去…See More
Apr 2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六首

無花果,長久以來,我都相信你的生命別有深意,你幾乎完全省略了花期,不動聲色地催促你純粹的神秘藏入早早便成熟的果實。猶如噴泉的彎管,你拱形的枝幹驅動汁液下降,又上升;幾乎沒有醒的過程,它就從睡眠中迸射出來,注入最甜蜜的終結。就像化身為天鵝的神*。……可是我們仍在流連,哎,我們只在開花裏看到榮耀;被季節拋下的我們最後進入果實的內部時,感覺到的惟有欺騙。只有在少數人那裏,行動的意誌才會激烈地湧動,才會命令他們停下,在心的豐盛裏閃亮,而開花的誘惑猶如溫存的夜風,撫摸著他們柔和的唇,撫摸他們的眼瞼,溫存地:或許英雄,還有那些命定將早逝的人(他們的血脈被園丁死神編織成另外一種圖案)會決然向前:他們沖在自己的笑容前面,就像卡爾納克神廟微凹的浮雕上駿馬在凱旋歸來的法老前面飛馳。 英雄與夭亡者有種奇異的相似。長久的存在不是他的渴望。他的生命就是無休止的上升,朝向以永恒危險構成的不斷變化的星座。很少有人能在那裏發現他。可是對我們保持緘默的命運,卻突然被靈感觸動,用浩蕩的歌聲將他推入危難世界的風暴中。那樣的聲音我從未聽過。剎那間裹挾著黑暗雷霆的空氣激流就將我穿透。 我多麽希望我能躲開這樣的幻夢:再一次,啊,…See More
Apr 2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瓦萊四行詩:小瀑布 11

31 小路,並不通向任何地方夾在兩塊草場間,似是假以藝術成就它們蜿蜒的目標。 小路常常什麽也沒有在它們面前,面對著的只有純粹的空間和季節。   32 怎樣的女神,怎樣的男神歸於了這空間,以便我們更好地感受它臉部的光芒。 它的存在散解充滿這個動蕩的純粹山谷那是它寬廣的自然。 它愛著,它睡著。精通隱語的我們,進入它的身體且睡在它的靈魂裏。  33 凝視過天空的人終將贊揚這天空於永恒之中:牧羊人和種葡萄者, 難道是通過人眼它才變得永久,這美麗的天空和它的風,它藍色的風? 而後是它的寧靜,這般深邃,這般強大,像一位誌得意滿的神正在酣眠。  34 但並不只有田野裏耕作者的目光,山羊的目光也參與來使這莊嚴之地 緩慢的面貌趨於完美。我們一直凝視著它像是要在此長留,或使它永存 在一場如此宏大的回憶裏沒有一個天使膽敢介入此事,來增添它的光亮。  35 天空中,充滿了關註,這裏大地在講述;它的記憶從大地上升起進入莊嚴的山峰。 有時它顯得感動當人們這般凝神傾聽——,於是展現它的生命而不再言語。  36 美麗的蝴蝶貼近地面,向著親切的自然展現它的飛翔之書是這般的華麗。 另一只閉合在我們嗅聞的這朵花邊沿——,這…See More
Apr 19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瓦萊四行詩:小瀑布 10

28 歌唱的國度勞動著,勞動的國度多幸福;當流水繼續著它們的歌,葡萄樹長出了一個個果芽。 國度沈默著,因流水淙淙只是寂靜的余音,從這寂靜進入詞語帶著節律,勇往直前。  29 風將這國度視作藝人它,歷來都識得它的材料;一旦找到,滾燙的,它知道怎麽做,且因勞動而欣奮。 什麽也擋不住他壯麗的沖動;誰也無法反對這激狂的果斷——,而依然是他,往後退卻了一大步,將空間的明亮之鏡拽進他的作品。  30 並不回避自己,這國度贊許著;如此它溫存又過激,受盡威脅又被拯救。 它虔誠地奉獻著向啟示它的天空;它激起了風並由它吸引著最新鮮的 那從未得見的山那邊的光:遲疑的地平線跳躍著到來。See More
Apr 18

三演 義國's Blog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38am 0 Comments

那兒立著一棵樹。哦純凈的超脫!

哦俄耳甫斯在歌唱!哦耳朵裏的大樹!

於是一切沈默下來。但即使沈默

其中仍有新的發展、暗示和變化現出。

 

寂靜的動物,來自獸窟和鳥巢,

被引出了明亮的無拘束的叢林;

原來它們不是由於機伶

不是由於恐懼使自己如此輕悄,…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0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17pm 0 Comments

向你,從未離開過我的情感

的你,我致敬,你古代的石槨,

為羅馬時代的歡悅山泉

如一首行吟歌曲似地流過。

 

或者另一些洞開的古墓,有如

一個快活睡醒的牧童

的眼睛(裏面為寧靜與蕁麻氣息所充註),

陶醉的蝴喋正從他們嗡嗡飛出;…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9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17pm 0 Comments

只有那在九泉之下

也舉起了豎琴的人,

才能摸索著報答

那無盡的美稱。

 

只有那和死者一起

吃過他們的罌粟的人,

才不會重新喪失

那最輕微的聲音。

 …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8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16pm 0 Comments

哀悼,那哭泣之泉的仙女,

只可消失在贊美的空間,

將我們的挫折守護,

泉水何其清澈,在同一塊山巖,

 

上面還是柵門和祭壇。——

看哪,圍繞她寧靜的雙肩

讓人覺得,她是最幼小的一員

在兄弟姊妹似的情緒中間。…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