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演 義國
  • Male
  • 雪蘭莪 直落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三演 義國'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三演 義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三演 義國'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5

銀蓮花的肌腱次第開拓草原之晨,直到嘹亮重霄的復調之光源人花的懷腹, 湧入無限承納的緊張肌腱那沈靜的花星之中,花的肌腱,有時如此沈溺於充盈,日落的休止暗示 幾乎不能歸還給你綻放的疾速返歸的花瓣:你,多少時空的力和決心! 我們強者,我們延續更久。但何時,在一切生命的哪一環,我們最終敞開並承納?See More
Feb 3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4

哦,這就是那個烏有之獸。她們不了解它,卻始終愛它——它的行走,姿勢和脖頸,還有它那寂靜的目光。 它固然不存在。卻因為她們愛它,就有了純凈的獸。她們總是留下空間。在保留的清晰空間裏,它輕輕擡起頭,幾乎不必存在。 他們飼養它不用谷粒,總是只用或然性,它應在。這或然性賦予它如此強力, 使它從前額長出一只角。獨角。潔白的獸走近一位處女——映在銀鏡中,映在她心中。See More
Feb 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3

明鏡:人們從未熟諳地描繪,你們本質裏是什麽。你們就像時間的間隙——布滿純粹的篩眼。 你們,空空大廳的揮霍者,破曉時分,像遙遠的樹林……像一只十六叉角的鹿,枝形燈穿過你們的禁苑。 你們偶爾映滿畫面。有些似乎已進人你們。有些被你們含羞遣散。 可是最美的那個會留駐,直到清晰消溶的那喀索斯在彼端嵌人她已被收容的臉龐。See More
Jan 19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2

如有時一揮而就的畫稿留下大師真實的筆觸:明鏡也常常收容微笑,少女的微笑聖潔而獨特, 每逢此間嘗試晨妝,獨自,或就著服侍的燭光。爾後,只有一個鏡像沒人純真笑靨的呼吸。 煙炱的壁爐余火綿延,雙目一度把什麽窺入:生命的目光,已永遠失落。 啊,誰識得大地的損失?只有他,依然以贊美的歌聲歌唱回全中重生的心。See More
Jan 8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

呼吸,你——不可見的詩!始終為謀求自己的存在而純粹被交換的宇宙空間。平衡,我在其中律動地發生。 唯一的波浪,我是它漸漸的海;一切可能的海,你最儉約——贏得空間。 這些空間場曾經有多少在我身內。有些風像我的子嗣。 你可認識我,風兒,你滿載一度屬我的場位?你,我的言語的一度光滑的樹皮,樹拱和樹葉。See More
Jan 5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6

但你,神聖的你,最後還在響的你,一旦為成群被鄙棄的狂婦所襲擊,便以和聲蓋過了她們的叫囂,你美麗的,你熏陶人心的演奏從破壞者中間升起。 她們一個也不能破壞你的頭顱和豎琴不管她們如何憤怒扭打,而且她們猛投到你心坎的尖利的石頭對你將變得太軟,並天生能夠傾聽。 最後她們為復仇心嗾使,把你打得稀爛,當時你的音響還逗留在巖石和獅子體內在樹木和鳥群中間,你現在還在那兒詠嘆。 哦你消失了的神!你無盡的痕跡!只因敵意最後猛然把你支配,我們作為自然的嘴巴,現在還聽得見你。  綠原 譯See More
Dec 25,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5

你,我認識你,像一朵不知名的花,我想再一次記起你,把你指給他們看,可你,你已經被人摘掐——抑制不住的叫喊之美麗的女遊伴。 先是舞女,她突然停住猶疑不定的身體,仿佛她的青春被註入了古銅;悲嘆著,潛聽著——。是的,從那些達官貴人她的音樂落入變化了的心胸。 疾病臨近了。已為陰影所侵襲,血液暗淡地湧流著,卻暫時帶著嫌疑,湧向了它天然的新春。 一而再,為黑暗與沈淪所掣肘,它在塵世閃耀著。直到猛烈的敲叩走進了廢然而開的門。See More
Dec 23,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4

難道我們應當擯棄我們古老的朋友,偉大的從不招搖的諸神,只因我們嚴格磨練的硬鋼對他們並不相投,或者應當忽然在一張地圖上把他們找尋? 這些強有力的朋友們,他們劫持我們的死者,卻從不靠攏我們的車輪。我們已經遠遠推開我們的盛筵——,我們的浴盆,而對於我們久已太遲的他們的信使 我們總還趕得上。更其孤零零全然彼此相依,並不彼此相識,我們不再走小路作為美麗的迷徑, 而是作為直線。唯有在汽鍋中還燃熾往昔之火,並舉起越來越大的鐵錘。但我們像鳧水人力氣每況愈下。See More
Dec 20,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3

哦正是那時,當飛行不再為了自己的原故攀向天宇之靜穆而滿足於本身, 以便在明亮的側影中,作為成功的器械,扮演風之愛寵,穩健,梟娜,搖曳,—— 正當一個純正的去向勝過幼稚的驕傲傲於不斷成長的機械, 那人已接近遠方,將為錦標所傾倒,而成為他所孤獨飛抵的一切。See More
Dec 13,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1

春天又來了。土地像個懂詩的小孩;許多,哦許許多多……為了長久學習的勞累她獲得了獎牌。 她的老師是嚴格的。我們愛好老人的須髯白如雪。現在我們要問:綠的怎麽叫,藍的怎麽叫:她了解,她了解! 土地,放了假的土地,你真幸福,和孩子們一直耍吧。我們要捉住你,快活的土地。最快活的才會成功。 哦,老師教給她的,多不勝數,還有印在根部和長長的棘手的莖部的一切:她在吟誦,在吟誦!See More
Nov 26,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2

我們是原動力。但把時間的腳步,視作小事細故在永久的持續裏。 所有匆匆而去者均如雲煙過眼;那戀戀不舍者在將我們奉獻。 孩子們,哦別把勇氣拋向試驗飛翔,拋進了速度。 萬物在休息:暗與光,花與書。See More
Nov 20,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0

可是,主啊,請說,我拿什麽向你奉獻,你教生物用耳朵的主?——拿我的記憶;一個春天,它的黃昏,在俄國——,一匹馬駒…… 從村莊向這邊孤零零來了那白馬,前面的足械拴上了木樁,以便孤零零在草原上過夜;它的鬈鬣又是怎樣 以豪放的節拍拍打頸項,一旦奔馳被粗暴地阻攔。駿馬熱血的源泉怎樣在噴放! 它感觸到遠方,那是當然!它歌唱它傾聽——,你的傳奇始末被封閉在它身上。它的形象就是我的供果。See More
Nov 15,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9

盡管世界變化匆匆有如白雲蒼狗,所有圓滿事物一同復歸於太古。 在變化與運行之上,更寬廣更放任,你的初歌在繼續唱,彈奏豎琴的神。 苦難未被認識,愛情未被學習,在死亡中從我們遠離 的一切亦未露出本相。唯有大地上的歌詩被尊崇被頌揚。See More
Nov 10,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8

主啊,你可聽見新事物在轟隆在顫動?報道者紛然而至,把它們一味推崇。 沒有一次傾聽安全留存在這震蕩鼓噪之中,可那機器部件而今還要求贊頌。 看哪,看那機器:它們怎樣旋轉怎樣報復又怎樣把我們損害並玷汙。 即使它的力量從我們獲得,就讓它心平氣和發動吧並為我們服役。 See More
Nov 9,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7

最下面,亂成一團,生機由此升現,是古老的根部,隱藏的泉源,人們得未曾見。 沖鋒盔和獵手號角,白髯翁的警句,兄弟鬩墻的英豪,琵琶似的婦女 `````` 枝椏擠著枝椏,沒有一根舒展擺蕩``````有一根!哦在上爬``````在上爬`````` 可它們依然會折斷。正上面這一根竟然彎成了豎琴模樣。See More
Nov 4, 20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6

你,我的朋友,是孤單的,只因……我們用語言和指示使自己逐漸通曉這人世,也許是它最薄弱、最危險的部分。 誰用手指指過一種氣味?——那些威脅過我們的力量你固然感覺到許多……你認識死亡,你在咒語面前不勝狼狽。 看吧,此之謂共同承受七拼八湊,仿佛它是全部。幫助你,將是很難的。首先:望勿 把我載在你心裏。怕我長得太急。但願我牽著我的主的手,說道:這裏。這是以掃披著毛皮。See More
Oct 24, 2017

三演 義國's Blog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38am 0 Comments

那兒立著一棵樹。哦純凈的超脫!

哦俄耳甫斯在歌唱!哦耳朵裏的大樹!

於是一切沈默下來。但即使沈默

其中仍有新的發展、暗示和變化現出。

 

寂靜的動物,來自獸窟和鳥巢,

被引出了明亮的無拘束的叢林;

原來它們不是由於機伶

不是由於恐懼使自己如此輕悄,…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5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31pm 0 Comments

銀蓮花的肌腱次第開拓

草原之晨,

直到嘹亮重霄的復調之光

源人花的懷腹,

 

湧入無限承納的緊張肌腱

那沈靜的花星之中,

花的肌腱,有時如此沈溺於充盈,

日落的休止暗示

 …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4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31pm 0 Comments

哦,這就是那個烏有之獸。

她們不了解它,卻始終愛它——

它的行走,姿勢和脖頸,

還有它那寂靜的目光。

 

它固然不存在。卻因為她們愛它,

就有了純凈的獸。她們總是

留下空間。在保留的清晰空間裏,

它輕輕擡起頭,幾乎不必存在。…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3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28pm 0 Comments

明鏡:人們從未熟諳地描繪,

你們本質裏是什麽。

你們就像時間的間隙——

布滿純粹的篩眼。

 

你們,空空大廳的揮霍者,

破曉時分,像遙遠的樹林……

像一只十六叉角的鹿,

枝形燈穿過你們的禁苑。…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