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演 義國
  • Male
  • 雪蘭莪 直落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三演 義國'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三演 義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三演 義國'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21

歌唱花園吧,我的心,你不認識的花園;像註入玻璃的花園,清晰,不可企及。欣喜地歌唱吧,贊美吧,無與倫比,伊斯法罕或設拉子的泉水和玫瑰。 請昭示,我的心,你永不離棄它們;它們愛你——它們正在成熟的無花果;你與它們的風兒交際,花枝間的風兒似已升格,有了形影。 避免這個偏見——缺陷伴隨著這已經生成的決心:存在!絲線,你已參入織物。 無論你內心融進哪一個圖案(即或是苦難生存的一個因子),如是觀,這就是完整而榮耀的絲毯!See More
Frida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28

哦,來吧,去吧,你幾乎仍是孩童,請為某個瞬間,把舞蹈形象充實為那一個舞蹈的純粹星座,我們在其中逝性地超越自然。 遲滯調理的自然。因為當初那形象只隨諦聽而動,當奧爾弗斯歌唱。你當初還是從那時移來的舞者,並略感詫異,當一棵大樹 久久思忖:憑聆聽與你同行。你還知道那個位置——琴聲響起;聞所未聞的中心。 你為它嘗試優美的舞步,希望終將把步子和面孔轉向朋友極樂的慶典。See More
Wednesda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20

星辰之間,多遙遠;但不知多遙遠,見於世間眾生。一個人,譬如一個孩子……與鄰人,第二者,哦,不可思議的距離。 命運大概以在者時間內估量我們,給我們陌生的感覺;你想,單單少女與情人竟有多少間隔,她愛他卻又規避。 萬物皆遙遠,圓從未完結。你看喜氣洋洋的餐桌上,盤中魚面目奇異。 魚不會說話……人曾經斷言。誰知道?誰敢說絕無此地:人之語或是闕如的魚語?See More
Tuesda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9

受寵的黃金安居在銀行某個地方,擺出一副跟千萬人親密的模樣。可那個盲目的乞丐竟讓銅幣看輕,像一個失落之處,櫥櫃下塵封的角落。 沿街的商店就像是金錢的家,金錢打扮成綢緞,丁香和毛皮。金錢都有呼吸,不管睡與醒,唯獨他,沈默者,處於呼吸的間歇。 哦,這始終張開的手,夜裏多想閉合。明朝命運不會放過它,日復一日讓它伸出去:蒼白,艱辛,無限脆弱。 或許最終有一個旁觀者為之驚嘆,理解並贊美它持久的存在。唯歌者能訴說。唯神靈能傾聽。See More
Apr 1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8

舞女:哦,一切流逝你置入代序:你怎樣呈現。臨終的旋轉。這動之樹,怎能不囊括搖曳而成的四季? 你先前的搖曳環樹翻飛,靜之樹冠怎能不轉眼開花?而靜之上空。怕不是陽光,夏天,溫暖,從你發出的無窮溫暖? 可它也結果,它結果,你的銷魂樹。這不是平靜的果實:水罐,繪有成熟中的條紋,更成熟的花瓶? 而在圖案上:不曾留下一道花紋,那是你幽暗的眉鋒飛筆描在自己轉捩的內壁上?See More
Apr 8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7

在哪裏,在哪些幸福水長年澆灌的花園,在哪些樹上,從哪些花瓣飄散的花萼,奇異的慰藉之果正在成熟?這些珍貴的果實,你或許尋到一枚, 在你那被踐踏的貧困之原野。一邊又一遇,你感到驚訝,為果實的碩大和完滿。為果皮的柔軟,你驚訝,鳥兒的輕率,地下蟲子的爐忌居然放過它。 難道真有這樣的樹,天使飛臨,隱身的園丁從容培植,故如此稀罕,它們不屬於我們,卻承載我們? 我們,幻影和幽靈,從未有此能力,靠我們倉促成熟隨即枯萎的作為,撓亂那些沈著的夏天的鎮定?See More
Apr 4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6

一再被我們割裂。此神是康復之地。我們鋒利,因為我們求知,他卻愉悅而四散。 就連純凈的貢品,若是自由的終結,他也漠然拒斥,不納人他的世界。 唯有死者啜飲我們在此間聞出的泉源,當此神向他,向死者默默招手。 唯有喧闐供我們受用。羊羔渴求自己的響鈴,因天性更沈靜。See More
Apr 3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5

哦,你,泉之口,你,贈予之口,無窮地傾訴一句話,純凈;你,大理石面罩,蒙住泉水流淌的面孔。古渠的源頭 深藏不露。古渠流過墓地,從遙遠的亞平寧山麓捎來你的話語,於是話語沿著你頜下的蒼老 汩汩註人眼前的水池。這裏睡臥的大理石耳朵。你時時刻刻向它傾訴。 大地的耳朵。大地就這樣自言自語。插入一只水罐,它以為你打斷了它的話頭。See More
Mar 3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4

觀花吧,這些效忠塵世的花兒,我們賜予命運,從命運的邊緣——可是誰知道!若它們懊悔枯萎,這懊悔該我們承擔。 萬物欲飄揚。可我們四處逡巡,像鎮紙壓住一切,陶醉於穩重;哦,做事物的老師,我們何其苛刻,因為它們固守永恒的童年。 誰若將事物用人心靈的睡眠,伴它們深睡:哦,翌日煥然一新,他輕松地從共同的深度中回來。 或許他依然長眠;它們開花,贊美皈依者,如今像您的物一樣,像一切沈靜的姐妹,在原野的風中。See More
Mar 2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3

你須領先於一切離別,仿佛他們全在你身後,像剛剛逝去的冬天。因為許多冬天中有一個無盡的冬天,使你過冬之心終究捱過。 作項長死於歐律狄刻心裏,更歌唱,更贊美,返歸純粹的關聯。在這裏,在近者中間,在殘酒的國度,你須是鳴響的杯盞,曾在鳴響中破碎。 你須是,並須知非在之條件,及你內心震蕩的無限根基。好圓滿完成它們,這唯一的一次。 欣喜地,你須把自己計人完滿的大自然那已經耗蝕的,黴爛和啞寂的蘊藏,難以言喻的總和,並抹去計數。See More
Mar 22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2

祝願變化吧。哦,傾心於火焰吧,一個物在火中脫離你,它炫耀變形;那運籌的靈精通塵世,在形象旋擺中,它最愛轉折點。 封閉於停駐之中的,已是凝固物;庇護於尋常的空朦,竟以為平安?稍待,最堅固的一個自遠方警告堅固物。慘哉:不在場的鐘錘高懸! 誰似源泉湧動,認知認出誰帶他欣喜地穿過愉悅受造物,它總是以開端結束,以終結開始。 每個幸福的空間乃分離之子孫,它們驚奇地穿越它。自從變形的達佛涅有月掛的感覺.她願你化為風。See More
Mar 1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1

不厭征服的人,自從你恪守追獵,嚴密的死亡規則,某些已悄然形成;更甚於陷阱和漁網,我知你,一片風帆,人們將你垂掛在喀斯特溶洞裏。 悄悄見你於洞中,仿佛你是一面頌揚和平的旗幟。可隨後:奴仆掀動你的邊緣,黑夜從洞中拋出一串鴿子,蒼白而眩暈,拋人光明……但這也合理。 讓任何憐憫的嘆息遠離觀望者,不只遠離獵人,他警醒,靠行動完成正該做的事。 殺戮是我們遊移的悲哀的一種形態……凡是發生於我們自身的在增慢的精神中是純粹的。See More
Mar 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10

只要機器竟然有主見,不聽使喚。它就對一切成果構成威脅。它鑿巖根粗獷,致力更果敢的建設,榮耀的手,別再炫耀更美麗的延宕。 它從不松懈。我們以後難以解脫一次,譬如加油時,它在沈寂的工廠屬於自己。 它就是生活。自信能活得最好,以同樣的決心統治,創造,毀滅。但生存依然那樣神奇;一百個地方,它仍是本源。純真力量的遊戲,不願拜倒的人民這些力量無緣。 言語仍娓娓道向不可言喻的事物……在無用的空間,音樂,常新的音樂,用最震蕩的巖石建造自己神化的棲居。See More
Mar 5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9

審判者,切莫誇耀刑法可以減免,或鐵迦不再鎖住脖子。沒有一問心被提升,因為蓄意的寬容之痙攣不過較溫和地扭曲你們。 心靈累世的收獲,斷頭臺復又生還,像童子贈還舊歲的生日玩具。真正寬容的神當別樣進人純凈崇高的心, 雷神般敞開的心。他挾威勢而來,光芒四射,保眾神一樣存在。勝過吹送平穩巨船的大風。 不亞於隱秘而輕悄的感應,它默默在內心贏得我們,像悄悄遊戲的孩子出自無限的交歡。See More
Mar 2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8

你們寥寥無幾,昔日童年的遊伴在都市散步的花園;那時候我們怎樣相適,彼此暗暗喜歡,像配有銘語帶的羊羔, 我們默默交談。假如有一次歡樂,它不屬於某個人。它屬於誰?它怎樣消逝在過往的行人之中、在漫長歲月的憂慮之中。 車輛駛過我們周圍,漠不關情。房屋堅固地圍繞我們,卻是幻境,誰也不認識我們。天地間什麽是真? 沒有。只有皮球。它們壯麗的孤線。也沒有孩童……但有時有一個,啊,正在消逝的一個,迎向墜落的球。 (悼念埃貢·封·里爾克)See More
Feb 28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7

花兒,你們終歸與調理之手相親,(古往今來的少女之手)你們常把鋪滿花園的桌面,憔悴並帶有輕微的傷痕, 期待著水,讓你們從蒞臨的死亡中再一次復蘇——,此刻你們又被提升到感覺的手指那湧動的兩極之間, 手指擅長撫慰,超出你們的預料,你們輕松了,當你們在水罐重逢,漸漸清涼,釋放出少女的溫暖—— 像懺悔,像混濁的作踐的罪孽,被采擷之罪,以此重建關聯——與你們開放時所感激的少女之手。See More
Feb 22

三演 義國's Blog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38am 0 Comments

那兒立著一棵樹。哦純凈的超脫!

哦俄耳甫斯在歌唱!哦耳朵裏的大樹!

於是一切沈默下來。但即使沈默

其中仍有新的發展、暗示和變化現出。

 

寂靜的動物,來自獸窟和鳥巢,

被引出了明亮的無拘束的叢林;

原來它們不是由於機伶

不是由於恐懼使自己如此輕悄,…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28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43pm 0 Comments

哦,來吧,去吧,你幾乎仍是孩童,

請為某個瞬間,把舞蹈形象

充實為那一個舞蹈的純粹星座,

我們在其中逝性地超越自然。

 

遲滯調理的自然。因為當初那形象

只隨諦聽而動,當奧爾弗斯歌唱。

你當初還是從那時移來的舞者,

並略感詫異,當一棵大樹…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21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40pm 0 Comments

歌唱花園吧,我的心,你不認識的花園;

像註入玻璃的花園,清晰,不可企及。

欣喜地歌唱吧,贊美吧,無與倫比,

伊斯法罕或設拉子的泉水和玫瑰。

 

請昭示,我的心,你永不離棄它們;

它們愛你——它們正在成熟的無花果;

你與它們的風兒交際,…

Continue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二部·20

Posted on April 18, 2017 at 7:39pm 0 Comments

星辰之間,多遙遠;但不知多遙遠,

見於世間眾生。

一個人,譬如一個孩子……與鄰人,第二者,

哦,不可思議的距離。

 

命運大概以在者時間內估量我們,

給我們陌生的感覺;

你想,單單少女與情人竟有多少間隔,

她愛他卻又規避。…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