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演 義國
  • Male
  • 雪蘭莪 直落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三演 義國'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三演 義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三演 義國'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瑞典)拉格克維斯特·一封來信

一封關於春小麥,關於紅醋栗樹叢、櫻桃樹的來信,一封我的老母親的來信,那是以顫抖的手寫下的粗糙的信啊!字字句句都是三葉草地,熟透的黑麥和開花的田野,都是她長年管理著的遠遠近近的一切事物。在上帝可靠的保護下,陽光照耀著那些毗鄰的農舍,清徹悅耳的鐘聲歡快地敲著降和平於世界。在那花園的香氣中,在薰衣草和晚禱歌的氣息中,在星期日的一片寧靜里,她寫信給我。總是日日夜夜的忙碌,總是沒有休息,在遠方的我知道——哦,神秘!——這是無窮無盡的。石琴娥 雷抒雁譯See More
Sunda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加拿大)布洛克·奇 跡

在一個寂靜的洞穴里水的面紗後面一個奇跡在等待被一隻握著一朵花的手所創造。河流兩岸的蕨草戴著綠色的束髮帶。水底的鵝卵石雕刻著面龐。蘆葦間的一隻手把一顆星星投進水中。那洞穴中的奇跡在一束強光中爆炸。隆隆的雷聲滾下山谷回蕩在樹林中間。See More
Frida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艾米莉·狄金森:我從未看過荒原

我從未看過荒原——我從未看過海洋——可我知道石楠的容貌和狂濤巨浪。我從未與上帝交談也不曾拜訪過天堂——可我好像已通過檢查一定會到那個地方 。金舟 譯See More
Dec 4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艾米莉·狄金森:天 使

天使,在清晨時分許在露中看到她們,彎腰—采摘—微笑—飛翔—難道這花蕾屬於她們?天使,當烈日如火許在沙中看到她們彎腰—采摘—微笑—飛翔—她們帶走的花兒已烤成幹身。金舟 譯See More
Dec 2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艾米莉·狄金森:戰 場

他們雪片般落下,他們流星般落下,像一朵玫瑰花的花瓣紛紛落下,當風的手指忽然間穿劃過六月初夏。在眼睛不能發現的地方,——他們雕零於不透縫隙的草叢;但上帝攤開他無赦的名單依然能傳喚每一副面孔。金舟譯See More
Nov 29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史蒂文斯:純粹的存在

心境的終點處,那棕櫚樹遠離最後的思想,聳立在青銅的布景中,一隻金羽鳥在樹上唱一支陌生的歌,既無人意,也無人情。你知道我們幸福與否,鳥兒都不是理由。它唱著,羽毛金光閃閃。棕櫚樹聳立在空間的邊際風起伏於枝葉間。鳥兒垂下火造的羽毛。張棗 譯See More
Nov 2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瑪麗•奧利弗:黑水塘

雨下了一夜之後黑水塘翻騰的水安靜下來。我掬了一捧水。慢慢飲下。它的味道像石頭,葉子,火。它把寒冷灌進我的身體,驚醒了骨頭。我聽見他們在我身體深處,竊竊私語哦,這轉瞬即逝的美妙之物究竟是什麽?倪志娟 譯See More
Nov 2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西爾維婭•普拉斯:十月的罌粟花

今晨的雲霞也做不出這麽漂亮的裙子,救護車裏的女人也沒有她紅色的心穿過大褂,怪怕人地開花——一件禮物,愛情的禮物 完全是不請自來,來自蒼白的,火苗閃閃地點著了一氧化碳的天空,來自禮帽下呆滯的眼睛。哦上帝,我是什麽人能使這些遲來的嘴張口大喊,在凝霜的森林,在矢車菊的清晨?趙毅衡 譯See More
Nov 14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納博科夫 :寄俄羅斯

秉性嚴謹的地理學家在我手掌上盡情勾勒:這條條紋路全都通向你,脈絡是你的大江與小河。我像個盲人用清水洗手,能觸摸到大地上的萬物,借助於你呀,我的祖國,這就是我何以覺得幸福。倘若那是真的,兩天前我在睡夢中產生了幻覺:最近一個無憂無慮時刻,你在別的國家找到了我,像在中學傾斜的課桌上,如地圖一樣你緩緩展開,剛剛觸及到家鄉的土地,我就在你旁邊躺下身來。谷羽 譯See More
Nov 1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納博科夫 :眼 珠

一個人終於濃縮為一只巨大無比的眼珠,沒有臉,沒有額,沒有眼瞼,身體的側面輪廓更是看不見。有恃無恐地俯視大地,(它完全不像那張笑臉,笑臉從汪洋大海中升起,一團火焰,閃耀著光斑。)這眼珠看不見山,看不見浪,看不見清澈明亮的海灣,看不見雲中無聲的攝影機,看不見莊稼和葡萄園。當然,它不看食堂的角落,也不看親人們臉色如鉛——它在寂靜中轉動、巡視,卻對一切都視而不見。永恒與物質已失去界限,想必這就是問題的關鍵,萬事萬物都不用大寫字母,超凡入聖的眼珠何必再看?谷羽 譯See More
Nov 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納博科夫 :致未來歲月的讀者

你,未來歲月的開朗居民,你,古風的愛好者,在約定時刻,你偶然來打開了詩歌選本,這些詩不該忘卻,但早已被人忘卻。你不妨像一出戲劇中的醜角,按照我那個時代的趣味化裝。支起雙肘,聽吧,繆斯的螺號——往昔的歲月是多麽響亮!十六行詩句,戴著橢圓形的冠冕,附帶業已模糊的圖片……厭棄吧!你盡可厭棄那衰邁的語言,厭棄我的潔癖和我的貧乏。我在此與你交談。你無法躲避。穿過茫茫昏暗我貼近你的胸脯。你覺得寒冷:這寒冷來自往昔……再見吧!我已經感到滿足。谷羽 譯See More
Oct 3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納博科夫:處決的槍聲

沒有刮臉,冷笑,蒼白,西裝上衣還算是幹凈,沒系領帶,一顆小銅紐扣貼近喉結扣緊了衣領。他等著,能夠看到的只有光禿的高墻圍在四周,草地上有個鐵罐頭盒,還有瞄準的四條槍的槍口。他就這樣等著,不止一次沖那些名字冷笑,眨眨眼睛,他等待著鎂光燈突然一閃,照亮那些不長眼的白面孔。完了。刺痛的鋼鐵閃電,石頭一樣冷酷的黑暗,盤旋在無底深淵上空,哭叫的天使已神經錯亂。谷羽 譯See More
Oct 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威廉·斯塔福德:秋 風

夏天的豆莢堆在門邊;我把它們捧在我手的秋天中。昨夜我聽到外面的第一陣冷風;風很輕,但是我顫抖了兩次:一次為了墻薄,一次為了時間之聲馬永波 譯See More
Oct 15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默溫:詹姆斯

一個遠方友人快要死了的消息傳來我仰望又看見細小的花朵出現在窗外的春草中又想不起它們的名字董繼平 譯See More
Oct 1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羅伯特·布萊:牡丹盛開之時

當我臨近紅牡丹花我顫抖像雨水附近的雷鳴像地球板塊移動的湧流或樹上當五十隻鳥同時飛離牡丹說因為我們擁有一種天賦但不是這世界的禮物在牡丹葉子後面那裏一個平靜很暗的世界,有許多供給李建偉 譯See More
Oct 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龐德:白罌粟

白色的罌粟花,沈重地負載著夢,我渴望著它們的唇瓣當我瞧見它們隱匿出沒在陰影之中-它們是白色的-如果有人用她眼中古老的渴望瞧我,我將如何回答她的眼色?我已經追隨森林中的白人。是的,這是一次長的追尋這是一次焦渴,當我看到它們在挺立的樹叢中消逝,忽隱忽現。呵,當愛情在心中熄滅,人們何等悲痛。申奧 譯See More
Sep 29

三演 義國's Blog

(加拿大)布洛克·奇 跡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10:32pm 0 Comments

在一個寂靜的洞穴里

水的面紗後面

一個奇跡在等待被一隻

握著一朵花的手所創造。

河流兩岸的蕨草

戴著綠色的束髮帶。

水底的鵝卵石

雕刻著面龐。…

Continue

(瑞典)拉格克維斯特·一封來信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10:06pm 0 Comments

一封關於春小麥,

關於紅醋栗樹叢、櫻桃樹的來信,

一封我的老母親的來信,

那是以顫抖的手寫下的粗糙的信啊!

字字句句都是三葉草地,

熟透的黑麥和開花的田野,

都是她長年管理著的

遠遠近近的一切事物。…

Continue

(美)艾米莉·狄金森:我從未看過荒原

Posted on December 2, 2018 at 9:10pm 0 Comments

我從未看過荒原——

我從未看過海洋——

可我知道石楠的容貌

和狂濤巨浪。

我從未與上帝交談

也不曾拜訪過天堂——

可我好像已通過檢查

一定會到那個地方 。

金舟…

Continue

(美)艾米莉·狄金森:天 使

Posted on November 30, 2018 at 9:30pm 0 Comments

天使,在清晨時分

許在露中看到她們,

彎腰—采摘—微笑—飛翔—

難道這花蕾屬於她們?

天使,當烈日如火

許在沙中看到她們

彎腰—采摘—微笑—飛翔—

她們帶走的花兒已烤成幹身。…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