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PI
  • Pen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VEP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Syota ElNido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有格 台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OVEP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OVEPI's Page

Latest Activity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尾曲》

我像一隻抓鉤在世界的地板上拖曳而過。 我無需抓住一切東西。 疲倦的憤怒,閃亮的屈從。 執行者收集石頭,上帝在沙灘上寫字。 靜悄悄的房間。 家具在月光中看起來準備好猝然爆發。 我穿過一片空鎧甲的森林 慢慢走進自己。 董繼平 譯See More
Jan 2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挽歌》

我打開第一道門。 這是一個陽光照亮的大房間。 一輛沈重的小車在外面駛過 使瓷器顫抖。 我打開二號門。 朋友!你飲下一些黑暗 而變得明顯可見。 三號門。一個狹窄的旅館房間。 朝向一條小巷的景觀。 一根燈柱在瀝青上閃耀。 經歷,它美麗的熔渣。 董繼平 譯See More
Jan 27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轍跡》

淩晨兩點:月光。火車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個遠遠的鎮子的點點星火 在地平線上冷冷地閃忽不定。 當一個人在夢中走得如此之深 當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際, 他絕不會想起他在那裏。 或者當一個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變成某些閃忽的火花,蜂群, 虛弱而寒冷於地平線上。 火車完全靜止不動。 兩點:強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董繼平 譯See More
Jan 22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完成一半的天堂》

悲觀中斷其行程。 痛苦中斷其行程。 禿鷹中斷其飛翔。 熱切的光芒湧流而出, 就連鬼魂也暢飲一番。 我們的繪畫看見日光, 我們的冰期畫室的紅色之獸。 萬物開始四處環顧, 我們數以百計在陽光中行走。 每個人都是通向一個適合 每個人的房間的半開之門。 無窮的地面在我們腳下。 水在樹林間閃耀著。 湖泊是一個嵌入大地的窗戶。 董繼平 譯See More
Jan 18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路上的秘密》

日光落在一個睡者的臉上。 他的夢更加生動 但他沒有醒來。 黑暗落在一個在不耐煩的 太陽強光中行走於他人中間的 人的臉上。 天色如一場驟雨突然轉暗。 我站在容納每一時刻的屋裏--蝴蝶博物館。 陽光依然強烈如初。 它那不耐煩的畫筆正描繪著世界。 董繼平 譯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    托馬斯·特蘭斯特羅默(1931-),二十世紀瑞典著名詩人,1954年出版第一本詩集《詩十七首》,引起瑞典詩壇轟動,成為五十年代瑞典詩壇上的一件大事,成名後又陸續出版詩集《路上的秘密》(1958)、《完成一半的天堂》(1962)、《鐘聲與轍跡》(1966)、《在黑暗中觀看》(1970)、《路徑》(1973)、《真理障礙物》(1978)及《狂野的市場》(1983)、《給生者與死者》(1989)、《悲哀的威尼斯平底船》(1996)等多卷,先後獲得了多種國際國內文學獎。201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See More
Jan 16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巨石之變》(下)

五你們說絕對我選擇了可能你們說無疑我選擇了未知你們爭相批駁我以一柄顫悸的鑿子這不就結了你們有千種專橫我有千種冷果子會不會死於它的甘美?花瓣兀自舒放,且作多種曖昧的微笑六鷹隼懸於崖頂大風起於深澤鹿追逐落日群山隱入蒼茫我仍靜坐在為自己制造力量閃電,乃偉大死亡的暗喻爆炸中我開始蘇醒,開始驚覺竟無一事物使我滿足我必須重新溶入一切事物中七萬古長空,我形而上地潛伏一朝風月,我形而上地騷動體內的火胎久以成形我在血中苦待一種慘痛的蛻變我伸出雙臂把空氣抱成白色畢竟是一塊冷硬的石頭我迷於一切風暴,轟轟然的崩潰我迷於神話中的那只手,被推上山頂然後滾下被砸碎為最初的粉末See More
Jan 14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巨石之變》(中)

三我撫摸赤裸的自己傾聽內部的喧囂與時間的盡頭且怔怔望著碎裂的肌膚如何在風中片片揚起晚上,月光唯一的操作是射精那滿山滾動的巨石是我嗎?我手中高舉的是一朵花嗎?久久未曾一動一動便佔有峰頂的全部方位四你們都來自我,我來自灰塵也許太高了而且冷而無聲你們把梯子擱在我頭上只欲證實那邊早就一無所有除了傷痕忽然,如眼睜開我是火成岩,我焚自己取樂所謂禁欲主義者往往如是往往等鳳凰乘煙而去風化的臉才一層層剝落See More
Jan 8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巨石之變》(上)

一灼熱鐵器捶擊而生警句在我金屬的體內鏗然而鳴,無人辨識的高音越過絕壁一顆驚人的星辰飛起千年的冷與熱凝固成決不允許任何鷹類棲息的前額。莽莽荒原上我已吃掉一大片天空二如此肯定火在底層繼續燃燒,我乃火而風在外部宣告:我的容貌乃由冰雪組成我之外無人能促成水與火的婚媾如此猶豫當焦渴如一條草蛇從腳下竄起你是否聽到我掌中沸騰的水聲See More
Jan 5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雪地秋千》

我們飛揚 大地隨之浮升 止於四十五度角 止幹那種伸手便可觸及 叫人想死的高度我們降落 大地隨之撤退 驚於三十裏的時速 回首,乍見昨日秋千架上 冷白如雪的童年 迎面逼來啊!雪白的膚香 秋千架上妹妹的膚香 如再蕩高一些,勢將心痛 勢將看到院子裏漸行漸遠的 薊草般的鄉愁而左手邊 那條至今猶未全部解涼的小河 體溫何時上升? 新羅的早雪 至今猶無衣裳 赤裸 且有提升為水之前的執拗從四十五度角的危崖躍下 是否有如墜人深及千尋的寒潭 雪,攤開如一部近代史 我們愈讀臉色愈白 且常在冷中驟然驚醒我們飛揚 低頭已不見地面上的腳印 警兆啊警兆,令人頓生 雪花落在頸子裏的那種倉皇 闔起的雙眼 想象灰飛煙滅的悲壯蕩成如此美好之秩序在如此高度何等嚴肅的兒戲 如說是悲劇其韻律豈不稍嫌輕快 雪地的千秋 半懸的中年 我們上升,而且降落 我們擺蕩,而且哀傷 在風中,自由而無依 在遍體冰涼的夕陽中 我們抓緊繩索的手 由紅而青 ——組詩《漢城詩抄》之七See More
Dec 30, 20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湯姆之歌》

二十歲的漢子湯姆終於被人塑成 一座銅像在廣場上 他的名字被人刻成 一陣風 擦槍此其時 抽煙此其時 不想什麼此其時 不想什麼此其時 (用刺刀在地上畫一個祼女) 然後又橫腰把她切斷) 沒有酒的時候 到河邊去捧自己的影子 沒有嘴的時候 用傷口呼吸 死過千百次只有這一次 他才是仰著臉進入廣場See More
Dec 26, 20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邊界望鄉》

說著說著我們就到了落馬洲霧正升起,我們在茫然中勒馬四顧手掌開始出汗望遠鏡中擴大數十倍的鄉愁亂如風中的散發當距離調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一座遠山迎面飛來把我撞成了嚴重的內傷病了病了病得像山坡上那叢凋殘的杜鵑只剩下唯一的一朵蹲在那塊“禁止越界”的告示牌後面咯血。 而這時一只白鷺從水田中驚起飛越深圳又猛然折了回來而這時,鷓鴣以火音那冒煙的啼聲一句句穿透異地三月的春寒我被燒得雙目盡赤,血脈賁張你驚蟄之後是春分清明時節也不遠了我居然也聽懂了廣東的鄉音當雨水把莽莽大地譯成青色的語言喏! 你說,福田村再過去就是水圍故國的泥土,伸手可及但我抓回來的仍是一掌冷霧See More
Dec 17, 20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雨中過辛亥隧道》

入洞 出洞 這頭曾是切膚的寒風 那頭又遇徹骨的冷雨 而中間梗塞著一小截尷尬的黑暗 辛亥那年 一排子彈穿胸而過的黑暗 轟轟 烈烈 車行五十秒 埋葬五十秒 我們未死 而先埋 又以光的速度復活 入洞,出洞 我們是一群魚嬰被逼出 時間的子宮 終站不是龍門 便是鼎鑊 我們是千堆浪濤中 一海一湖一瓢一掬中的一小滴 隨波,逐 一種叫不出名字的流 浮亦無奈 沈更無奈 倘若這是江南的運河該多好 可以從兩岸 聽到淘米洗衣刷馬桶的水聲 而我們卻倉皇如風 竟不能 在此停船暫相問,因為 因為這是隧道 通往辛亥那一年的隧道 玻璃窗外,冷風如割 如革命黨人懷中鋒芒猶在的利刃 那一年 酒酣之後 留下一封絕命書之後 他們揚著臉走進歷史 就再也沒有出來 那一年 海棠從厚厚的覆雪中 掙扎出一匹帶血的新葉 車過辛亥隧道 轟轟 烈烈 埋葬五十秒 也算是一種死法 烈士們先埋 而未死 也算是一種活法 入洞 僅僅五十秒 我們已穿過一小截黑色的永恒 留在身後的是 血水滲透最後一頁戰史的 滴答 出洞是六張犁的切膚而又徹骨的風雨而且左邊是市立殯儀館 右邊是亂葬岡 再過去 就是清明節1983年6月2日See More
Dec 12, 20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猿之哀歌》

桓公入蜀,至三峽中,部伍中有的猿子者,其母緣岸哀號, 行百余里不去,遂跳上船,至便氣絕,破視其腹中,腸皆寸斷。                           ————《世說新語》      那一聲淒絕的哀嘯 從左岸 傳到了右岸 回聲,溯江而上 繞過懸崖而泯入天際 淚水滾進了三峽,頓時 風狂濤驚 水的洶湧怎及得上血的洶湧 她苦苦奔行,只為 追趕那條入川的船軍爺啊,還給我孩子      這一聲 用刀子削出的呼喊 如千噸熊熊鐵漿從喉管迸出 那種悲傷 那種蠟燭縱然成灰 而燭芯仍不停叫疼的悲傷 那種愛 纏腸繞肚,無休無止 春蠶死了千百次也吐不盡的 愛軍爺啊,還給我孩子     輕舟 已在萬重山之外 滾滾的濁流,濁流的滾滾之外 那哀嘯,一聲聲 穿透千山萬水 最後自白帝城得峰頂直瀉而下 跌落在江中甲板上的 那已是寸寸斷裂的肝腸 一攤癡血,把江水染成了 冷冷的夕陽See More
Nov 21, 20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灰燼之外》

你曾是自己潔白得不需要任何名字死之花,在最清醒的目光中開放我們因而跪下向即將成灰的那個時辰而我們什麼也不是,紅著臉躲在褲袋裏如一枚贗幣   你是火的胎兒,在自燃中成長無論誰以一拳石榴的傲慢招惹你便憤然舉臂,暴力逆汗水而上你是傳說中的那半截蠟燭另一半在灰燼之外         1965.8.20See More
Nov 18, 20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初雪》

一、他剛來便又悄然離去 他佔領了目光所及的天地以及 靈魂中最玄奧的部位 他靜靜地躺在眾葉之間 躺在早已被人遺忘的水缸裏 他降落時渾身顫抖 他蹲在屋脊上卻從不以為高人一等 他一向啞默 從不追究為何膚色如此慘白 沒有歷史,沒有軌跡和腳印 翻開去年的照相簿 冷,仍在那裏裸著 河水喧嘩 是他的笑聲,也是挽歌 二、墻外睡著昨夜的雪 桌上擱著一封未寫完的信 我專注地望著 院子裏大雪在為一隻凍僵的知更鳥 舉行葬禮…… 我喝著熱咖啡 雙手奉著杯子搓著,揉著 一直轉著 快速地轉著 及至 玻璃窗上的積雪紛紛而落(時鐘不停地在消滅自己) 三、繼續寫信 非修辭的語調 有點覆雪下敗葉的味道 茫然的白,其複雜性 正適於表述一條蛇多次蛻皮的苦心 而且我必須讓你知道 從昨夜開始 雪自言自語而來,荒謬如我 虛無亦如 我(時鐘不停地在消滅自己) 落雪了…… 話未說完他便劈頭蓋臉地將我掩沒 包括毛髮、皮膚、指甲 去年拔掉的蛀牙,以及 情緒的蠍子 思想的蟑螂 久久藏於潛意識裏的一截毒藤   (時鐘,不停地    在…See More
Nov 16, 20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大冰河》(下)

四、冰河不可能是我們的墓地 我們決不會把 我們 最柔軟的部份 埋在它最粗礪的肌膚裏 把我們最熱的,剛孵出來的夢 埋在它那最冷的 一向無人造訪的骨胳裏 如此光滑 誰也伸不進手去 誰也探測不出 其中的傷口有多深它那胴體的 光 橫蠻的 把我們青銅般的歷史 折射成一個水泡 長久以來 我們只擁一床雪被而眠 我們抱著一大片的冷做夢 眼看到夢的殘屑化為蟲子 在冰層裏 蠕蠕而動 門,不知在何方位 也許根本就沒有出口 蟲子們根本就不願出來 冰河也曾伸出冷冷的手 邀請我們 進入 那空空的內裏 然後把我們短短的一生 壓縮成 孤寂的永恒 額頭挨過去,貼近冰崖 多麼神奇的觸及 我們一生做過許多重大的抉擇 只有這次才發現與柏拉圖無關 多麼驚心的觸及 啊!那滿身的璀燦,源自 一種使人悚栗的貞操 人人見到它便鞠躬致敬 然後匆匆離去 的貞操 據說冰河與貞操同一硬度 別問我能否出入自如 且看我 再一次從地平線上躍起 飛身而下 蒼冥中,擦出一身火花 後記:  九月間,我們與老友葉維廉伉儷搭乘“愛之船”同遊阿拉斯加,沿途風光宜人,秋興正濃,而遊覽冰河灣國家公園(Glacier Bay National…See More
Nov 10, 2019

OVEPI'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OVEPI'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OVEPI's Blog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尾曲》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0 at 9:07pm 0 Comments

我像一隻抓鉤在世界的地板上拖曳而過。
我無需抓住一切東西。
疲倦的憤怒,閃亮的屈從。
執行者收集石頭,上帝在沙灘上寫字。


靜悄悄的房間。
家具在月光中看起來準備好猝然爆發。
我穿過一片空鎧甲的森林
慢慢走進自己。


董繼平 譯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挽歌》

Posted on January 21, 2020 at 7:36pm 0 Comments

我打開第一道門。

這是一個陽光照亮的大房間。

一輛沈重的小車在外面駛過

使瓷器顫抖。



我打開二號門。

朋友!你飲下一些黑暗

而變得明顯可見。



三號門。一個狹窄的旅館房間。…

Continue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轍跡》

Posted on January 21, 2020 at 7:35pm 0 Comments

淩晨兩點:月光。火車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個遠遠的鎮子的點點星火

在地平線上冷冷地閃忽不定。



當一個人在夢中走得如此之深

當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際,

他絕不會想起他在那裏。



或者當一個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變成某些閃忽的火花,蜂群,…

Continue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完成一半的天堂》

Posted on January 18, 2020 at 5:11pm 0 Comments

悲觀中斷其行程。

痛苦中斷其行程。

禿鷹中斷其飛翔。



熱切的光芒湧流而出,

就連鬼魂也暢飲一番。



我們的繪畫看見日光,

我們的冰期畫室的紅色之獸。



萬物開始四處環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