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ung Po Tsai Cave
  • Male
  • Gua Musang, Kelanta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heung Po Tsai Cave's Friends

  • INGENIUM
  • Eamman Habibatah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Cheung Po Tsai Cav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heung Po Tsai Cave's Page

Latest Activit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明《四年級》

高尚者皆缺乏信念,而卑鄙者又都充滿狂熱的激情——葉芝 炊煙帶來了彎曲的四年級小學門口我踩死螞蟻和初生的憤怒,從此我的恐懼像河面永遠釣不完的閃亮小魚或者在貓口中結束,或者被鐵皮包裹公開在貨架上被饑餓的眼睛放肆的搜尋我的四年級是黃昏才敢飛出來的蝙蝠它振翅在溪畔、橋下、明清木樓上暗黑的屋檐它低低地養活自己在細小的蚊蠅中它孤單驚恐地逃避在天生可愛的孩子的彈弓中哦那些孩子,藥吃得太多,卻偏偏吃不壞身體他們鼻子鮮紅,長大後都住在酒吧把更大的彈弓架在破壞的肋骨上我被光明人類不承認的蝙蝠是我的童年,它也是我的現在此刻的天光在窗外亮起,但我的日子已經過到了五十年……孤燈。桌旁。光像親人佇立。 最孤寂的思索卻看到最遠的目光See More
Sunda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5)

李儀:「個體詩學」,這個說法有意思,也很有道理。張嘉諺:詩學理論家周倫佑有一個說法:當今中國只有詩歌評論家,少見詩歌理論家,幾乎沒有成體系的詩學理論家。這確是警言!說明當下的「個體詩學」理論,大多未成形,仍然在路上。李儀:怎麼來探尋詩性?我總是認為談詩性要回答「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的問題。張嘉諺:是的,我是誰?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這是人類的永恆之問。具體到我倆對話的語境,還是把「我」換成「詩」恰當些。詩與詩性雖然不是一碼事,但兩者最是緊密相關。什麼是詩?詩從何處來?詩往何處去?這些問題至今同樣沒有明確的共識。詩的一切質素都與詩性氣血相連,弄明白詩性的真實涵義,是所有與詩(文藝)相關繞不過去的起碼認知;而真要知道什麼是詩,也許應當首先明白什麼是詩性,這樣,「詩是什麼」這一千古難題,也就隨之大致清楚了。注意,我說的是「大致」。李儀:嗯,我也認為詩性意味著藝術性,詩性對一切文學藝術創作具有統攝作用,但唯有詩文體更強烈地表現出詩性的內涵,所以人們才說詩是文學中的文學,我想,作為繆斯女神皇冠上的明珠,發光的一定是這神聖的詩性。張嘉諺:是的。詩被稱為繆斯女神皇冠上的明珠,那明珠所發出的光彩,皆…See More
Feb 17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4)

李儀:剛才說到共性和個性,當然是對詩性表達的差異性區別,這是正常的。張嘉諺:詩(文學藝術)如何萌生,而後不斷生成,生生不息,是創作論中最令人興味盎然而迄今尚未十分清楚的創生機制。詩性是詩歌生生不息的內在基因,詩歌萌發、生成與生長的謎底,就在詩性構成的機制機理之中。詩性結構之有機體,神奇地隱藏著詩歌生生不息的全部秘密!李儀:實際上,我還有個考慮,詩就是人類面對萬物內心感應的衝動,這時候人類的思維形式是跳躍性的,也就是人們說的詩性思維,而這正是人類早期所具有的特殊思維方式,它不同於邏輯思維以及其他常規思維定式,具有跳躍性、悖常性的特徵。這樣,把內心感應和跳躍性思維這兩點明確出來,或可能夠探尋到詩性的秘密。我由此得到的啟示是,詩性是內心感應和詩性思維作用與語言的結果。當然這僅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是尋找詩性的一條路徑,但能不能從理論上對詩性給以辨識,我不能做出肯定。 張嘉諺:詩性思維對於詩歌的寫作與閱讀,當然是根本性的。但「詩性」與「詩性思維」畢竟不是相同概念,正如我們通常所見的詩性智慧、詩性精神、詩性文化、詩性傳統、詩性感受,詩性想像……(太多了!)等說法一樣,都不過是圍繞「詩性」的說辭而已…See More
Feb 15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3)

張嘉諺:詩由詩性所生發。中國漢字構造的奇妙,似乎已為我們點化了其中的某種隱秘。從字的「能指」——語音的角度,元的同音字就引人聯想。比如,「元」——「原、源、緣」,具體所指即詩的元性中隱匿著與宇宙萬事萬物原初同源而「因緣化合」的性能;為何宇宙自然萬千事物皆可「詩化」?其源(原因)蓋出於「緣」也。李儀:你認為「詩的元性因具始原性與根本性,具有詩性構成的先決意義」,不管是「元詩」「元性」,從起源上來探討詩性應該是一條正確之路了吧。張嘉諺:正確與否,最終取決於一種理論設想能否解釋它所面對的問題;換句話說,就是一種理論學說必須具有解答相應問題的實際效用。我本人研究詩學理論三十多年,對於「詩性」這個涉及所有詩歌(甚至所有文學藝術)與詩學(文藝學)理論的最中心最根本最重要的基礎概念,也是近年才真正有了較為清楚的把握。「詩性」如晶狀體一般,有多層多維結構,其內在的機制、機理性能決定了詩及文學藝術的多功能表現。這也許是基礎詩學理論研究的一個突破,終於將「詩性」這塊基石安放在中華本土詩學理論的基本構成之中。李儀:是的,詩性作為詩的最根本屬性,必定早已進入你的研究視野,冷板凳坐出「熱」成果,這是讓人欽佩的。…See More
Feb 13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1)

李儀:最近看了你寫的關於詩性的有關論述,深有同感。我雖然主要從事散文寫作,但這幾年也特別關注詩性問題。這主要是緣於人們在詩性認知上的混亂,比如許多詩人包括一些著名的作家雖然都會談到詩性,但對什麼是詩性卻很少追究,甚至把詩性與詩意混為一談,曹文軒在《詩性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文學品質》裡面談的就是詩意。「盤峰詩會」之後詩壇的種種亂象,表面看是「口語」之爭,實際上還是詩性問題。看來,詩性確實是一個必須正視的話題。知道你作為詩學理論的學者對詩性進行了深入的研究,所以很高興我們來一次對話,如能澄清一些問題,毫無疑問對詩學是有益的。 張嘉諺:要說明白詩性是什麼?的確太難了;弄清「如何才叫詩性?」這個涉及詩學/文藝學理論建設的根本問題,確是大有必要。如果把「詩性」視為詩與詩學理論的基礎,視為文藝學理論的一塊「基石」,那麼就必須予以充分的認識。無論人們對詩性怎麼說,說明白說清楚沒有,都可以理解;不管他們說得怎麼樣,都值得重視,值得尊重。 李儀:是的,這就像物理學的基礎理論,自愛因斯坦那個時代已經70年了,沒有重大突破,這將影響當代應用科技發展的空間。詩性也是這樣,我們說不清楚這個詩的核心問題,詩壇亂象也就…See More
Feb 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白色蜻蜓》

初見的一刻我就被擊倒了 這輕盈、秀美與沈靜 都似曾相識 整個下午我都呆呆地 看她停立、舞動,飛走又回來 像遠天上的雲 那白色衣衫比秋風還薄 比初戀還暖 比淚水還清 終於,沒有任何先兆 她翩然離去 沒留下地址,無法找尋 許久以後,我仍站在原地 盯著溪邊空空的石面 不吭一聲 我想念一隻白色蜻蜓 想念多年以前悄悄離開的See More
Jan 15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途中》

視線內閃過某種東西細小、眩目,像南方的紅豆但飛快地逝去了我驚訝於死神迅疾的腳步 幾個女孩,青春的面龐在左邊閃現恣意地揮灑爛漫的笑靨一朵正午的花,開放在身側潔凈的玻璃上 天上的河。多麼淡泊高遠讓人省略了雜樹與飛絮直接進入想像中最隱秘的部分更高處是橋,黝黑的橋身暗含一點金黃,遙遙地架向天際 一個少年在公路旁行走步履輕盈,不慌不忙進口汽車的速度也無法趕上See More
Jan 14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情感記事∶ 混亂的四十五日》

對於某些人,一生就像一天而我,有更高的要求從市中心到東郊,一天可以走完一生的路程 四十五日,短暫的相處因為笑與淚而漫長,幻想中的節日時刻伴隨,一場雨打濕兩塊乾涸的土地 另一面是冷漠、憤慨、無休止的爭吵淚水映出靈魂的懦弱旁若無人的負心人,他微笑他全部的痛苦在於環境的不可理喻 這中間還有多少故事要發生?世俗的旁觀者∶ 你看到愛在轉移,那隻無形的手卻指向了另一個隱秘的地方See More
Jan 12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日記∶ 雨中的四月十日》

這天氣、這週末、這書籍,這無端出現的約會,要把迷途的浪子引向何方當一種液體從筆下茫然飄下他的日記裏將會出現怎樣的詞語 我怎能如此奢侈四月,記憶中存積著腐敗的乾草和春天的原野中最後一抹黃。一個反復修改的美好夜晚,真誠的朗誦為一聲似是而非的回答疼痛 我應該說出更多,關於汽車的擁擠關於石頭的美與孤獨關於村莊裏跳躍著的常見動物冰窟窿裏的孩童。還有紅蘋果、啤酒、可樂……一生中僅有的運氣,在短短的一天全部遇上 是否就是這個夢,讓我心懷感激而夢醒後,眼裏滿含淚水呵,一個生活在幻想中的人一個眼高於頂不可一世的人,如果溫順地低下頭顱,除了美還有什麼能讓他如此虔誠 我不能表達得更多,作為生活的失敗者,他的難言之隱應該隱藏在某個看不見的角落他的苦痛、期盼,他內心深處的病要求一個合適的承納者See More
Jan 10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種下六株百香果》

中午,嫂子帶回六株果苗 讓你種在屋後 你找了六個地方,用鋤頭挖開地面 把它們一株一株栽進坑裏 扒些泥土蓋住樹根。 想像開春後枝條尾部長出小葉片 不消幾個月,藤蔓就爬上墻頭 和預先搭好的棚子 再一年,綠色的珍珠掛滿屋後。 而你並不急於采摘,悠閑地 端一張長椅躺在南風中 哼著小曲,間或擺弄一下身旁的 瓷杯和茶壺…… 回到屋裏,母親問: 拿鋤頭乾什麽? 你說,種百香果。 種在日頭能照到的地方了吧? 你楞了一下,嗯。 鏟掉旁邊的雜草,別讓它們 扯走肥料。 你又楞了一下,嗯。 記得淋點水。 ……嗯。 母親上樓午睡了。你悄悄地 跑到屋後,挖了六個小坑 給果苗挪地方 再把四周的雜草鋤掉 然後提著桶,向井邊走去。See More
Jan 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日記∶ 雨中的四月十日》

這天氣、這週末、這書籍,這無端出現的約會,要把迷途的浪子引向何方當一種液體從筆下茫然飄下他的日記裏將會出現怎樣的詞語 我怎能如此奢侈四月,記憶中存積著腐敗的乾草和春天的原野中最後一抹黃。一個反復修改的美好夜晚,真誠的朗誦為一聲似是而非的回答疼痛 我應該說出更多,關於汽車的擁擠關於石頭的美與孤獨關於村莊裏跳躍著的常見動物冰窟窿裏的孩童。還有紅蘋果、啤酒、可樂……一生中僅有的運氣,在短短的一天全部遇上 是否就是這個夢,讓我心懷感激而夢醒後,眼裏滿含淚水呵,一個生活在幻想中的人一個眼高於頂不可一世的人,如果溫順地低下頭顱,除了美還有什麼能讓他如此虔誠 我不能表達得更多,作為生活的失敗者,他的難言之隱應該隱藏在某個看不見的角落他的苦痛、期盼,他內心深處的病要求一個合適的承納者See More
Jan 7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風塵》

最初我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只是內心突然覺得有點不適那氣味或許過於濃郁了路燈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用衣袖優雅地掩住了面部 很長一段時間,這樣的狀況讓我無法理解。當風起時只會有小草歌唱,只會有雲卷雲舒落紅飛上額頭,也乾凈如少年的夢想,難以啟齒的部分要推遲到二十年之後 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一個詞語有了引申義。中心廣場的花樹旁娛樂廳門口、大街拐角處這個普通的名詞將改變它的詞性停下腳步,剩下的就可以由鈔票發言 陽光下的一切,直接、實在有幾分詩意,讓你想起水、森林和草地的面積夜幕下的那些呢?你如何能夠掉頭避開?尤其當一個人患了軟骨病般癱倒在另一個人懷裏的時候See More
Jan 4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父親的日子》

能回來的都回來了。兒女們 扛著剛剛蒸好的米飯、臘肉、公雞 還有你最愛的米酒 穿過半人高的蒿草。風過處 你的墳塋在野地裏 若隱若現。 用鋤頭和鐮刀 把周圍的雜草鏟凈,這樣顯得 不那麽荒涼;又用鋸子 放倒墳頭左邊的兩棵案樹 這樣你的視線不會受阻,以便 看到幾公里外的青山 然後燒香,點蠟燭和紙錢 敬酒,一個一個地鞠躬 說各種想念和祝願 最後,他們收拾器具回去了 沒見你反應。 我和哥哥放完鞭炮,呆立了半晌 也要走了,也沒見你反應 當我們走出半里地,再回頭 已經看不到你了。 這時候,有風吹動 白茫茫的蒿草,發出呼呼的聲音 像你重病時艱難的呼吸 像那些年你出工回來,微笑著招呼 年幼的我們。See More
Jan 3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紙蝶》

一張紙打開滿園春色最純粹的詞語,淌下露水珍珠紙蝶形成、飄飛人們看不到她扶搖的翅膀 高些、再高些——這一季的花粉,被誰安放在田野中央?而誰能看清∶ 眾人恐懼的黑暗是她夢想中最美的天堂 警醒的手藝人!只一張紙就能形成一生的寧靜與飛翔現在,一種叫做愛情的事物停靠在薄薄的紙片上牢牢地占據少年的夢想相比之下,寫在紙上的詩能存在多久?See More
Jan 1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失戀》

那些秋天的接近乾涸的池塘那些在風中翻飛的黃葉那些老人臉上的深深皺紋 刘春诗选;慢游诗;大自然叙诗;生态纪诗;那些不遠不近、在樓頂盤旋的鳥兒那些在睡夢中喊出的憂傷話語那些閃著淡淡淚光的粉紅信箋 那些陰陰沈沈的山脈,那些雲那些被無形之手撥動的煙塵那些雨,遠遠地落在另一塊田地 那些不解風情的意念,那些溫度那些笑、那些痛那些漸行漸遠的腳印,你遙不可及 那些天,那些年你感到身體裏有條大河,逆流而上從不爭氣的眼角流出See More
Dec 31, 2021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一枚黃葉飛進車窗》

它在那裏躺著,安寧,靜謐 像一個平和的老人在藤椅上休息 不想被外界干擾 我仔細地觀察它:通體透黃,紋路有力 沒有季末的蒼涼,莫非 它在到來之前悄悄地進行過修飾? 這個早晨,我在醫院門口 等待舊病復查的父親。不知何時 它乘秋風來,落在副駕駛座上 它肯定有過不為人知的過往 肯定稚嫩過,青翠過,和風雨衝突過 它肯定知道自己有離開枝頭的一天 就像我們的父親,曾經倔強、好勝 動不動就和現實較勁 終有一天,變得比落葉還要安詳 這樣想著,他就來了。坐進車裏 一聲不響。我看不見他,我的眼睛 塞滿了落葉的皺紋See More
Dec 26, 2021

Cheung Po Tsai Cave's Blog

梁曉明《四年級》

Posted on May 2, 2022 at 1:30pm 0 Comments

高尚者皆缺乏信念,而卑鄙者

又都充滿狂熱的激情——葉芝

 

炊煙帶來了彎曲的四年級

小學門口我踩死螞蟻和初生的憤怒,從此

我的恐懼像河面永遠釣不完的閃亮小魚

或者在貓口中結束,或者被鐵皮包裹

公開在貨架上…

Continue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5)

Posted on February 9, 2022 at 1:15am 0 Comments

李儀:「個體詩學」,這個說法有意思,也很有道理。

張嘉諺:詩學理論家周倫佑有一個說法:當今中國只有詩歌評論家,少見詩歌理論家,幾乎沒有成體系的詩學理論家。這確是警言!說明當下的「個體詩學」理論,大多未成形,仍然在路上。



李儀:怎麼來探尋詩性?我總是認為談詩性要回答「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的問題。…

Continue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4)

Posted on February 7, 2022 at 1:00am 0 Comments

李儀:剛才說到共性和個性,當然是對詩性表達的差異性區別,這是正常的。

張嘉諺:詩(文學藝術)如何萌生,而後不斷生成,生生不息,是創作論中最令人興味盎然而迄今尚未十分清楚的創生機制。詩性是詩歌生生不息的內在基因,詩歌萌發、生成與生長的謎底,就在詩性構成的機制機理之中。詩性結構之有機體,神奇地隱藏著詩歌生生不息的全部秘密!…

Continue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3)

Posted on February 5, 2022 at 1:00am 0 Comments

張嘉諺:詩由詩性所生發。中國漢字構造的奇妙,似乎已為我們點化了其中的某種隱秘。從字的「能指」——語音的角度,元的同音字就引人聯想。比如,「元」——「原、源、緣」,具體所指即詩的元性中隱匿著與宇宙萬事萬物原初同源而「因緣化合」的性能;為何宇宙自然萬千事物皆可「詩化」?其源(原因)蓋出於「緣」也。



李儀:你認為「詩的元性因具始原性與根本性,具有詩性構成的先決意義」,不管是「元詩」「元性」,從起源上來探討詩性應該是一條正確之路了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