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ung Po Tsai Cave
  • Male
  • Gua Musang, Kelanta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heung Po Tsai Cave's Friends

  • INGENIUM
  • Eamman Habibatah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Cheung Po Tsai Cav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heung Po Tsai Cave's Page

Latest Activit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講故事的手藝人(3)

我這里以“我”的名義,講述了一個關於愛情的故事。 這兩年流行著美國小說家雷蒙德·卡佛的一本書——《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什麼》。面對這一名言,我也時常在質問自己,在全世界無數最精巧的愛情故事面前,你敘述的愛情,究竟想要表達什麼?難道僅僅是男歡女愛的又一次感動? 愛情,在今天這一奇怪的時代,儼然已經是一件羞於啟齒的俗事。談論它或者寫作它,似乎都有點恬不知恥的味道。這件本應嚴肅的事情,忽然變成了昆德拉筆下的“好笑的愛”,如果再來講一個老套的悲情故事,是否完全不合時宜呢?我癡迷於這個故事已經十年,真實抑或虛構,都漸漸在不斷的質詢里變成了回憶的一部分。對了,就是回憶,使我日漸明白這個故事的真正意圖,是在追憶那個隱約並不存在的年代。 我們這一輩人從那個被淹沒的年代穿越而來,即便桂冠戴上頭頂,但仍覺荊棘還在足尖。多數的日子看似謔浪風塵,夜半的殘醉淚枯才深知內心猶自莊嚴。一個世紀中唯一凸顯乾凈的年代,讓我輩片葉沾身,卻如負枷長街。每一次回望,都有割頭折項般的疼痛。我知道,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最終是在薄奠那些無邪無辜無欲無悔的青春。 事實上,每一個年代的愛情,都有各自的歷史痕跡。50年代的單純,…See More
Mar 13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講故事的手藝人(2)

在我們那個偏遠蠻荒的武陵山區,民國年間曾經從湘西那邊走出去過一個青年,他叫沈從文。他沒有上過大學,到了北京的胡同大雜院賃居,冬天拖著鼻涕就開始寫作。那時新文學運動開始不久,所謂的各種文體,還沒有後來的各種教材規定的那麼嚴格。他投稿換錢,自稱是一個講故事的人。他的故事很快打動了很多人,因為白話文里還沒有這麼一個獨特的支脈。那時的報紙副刊發表,也不分類註明他寫的是什麼體裁。大家覺得文風獨特,好看,就能贏得青眼和喝彩了。 他留下了太多好文章、好故事,當代的人再為他編輯出書,常常茫然於不知道怎樣為其中一些文章分類。比如《阿金》,比如《田三怒》,一會兒收進他的散文集,一會兒又收進他的短篇小說集。因為在他這里,就是故事,你很難分清文體的區別。這樣文章的好,也就是敘事語言本身好,講故事的手藝好。你要論故事本身,實在是簡單至極。 沈從文先生的《邊城》,作為中國現代文學史的名著,終將巍然屹立到遙遠。一對鄉下爺孫相依為命的生活,還有兩兄弟隔著河水在對岸遠遠地暗爭暗戀。這兩個男人幾乎都沒怎麼出現在字面上,最後都沒愛成,姑娘獨自留在了岸上。就這麼簡單的故事,被先生講得水遠山長,讀得人柔腸寸斷,千古悵然…… 有…See More
Jan 31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野夫:講故事的手藝人(1)

童年時,曾經跟著父親在一個煤礦,晃蕩過不少日子。 那時國家正在動亂,煤礦一邊批鬥我父親,一邊仍然還是在產煤。運煤的礦車像恐龍一樣哐當哐當從黑森森的礦井里爬出來,那情景每次都讓我有些驚嚇。各地的煤礦發展到今天,依舊有層出不窮的礦難,就不要說那時我父親管的國營小煤礦了。不斷有一些幸存者變成了殘疾人,聚居在礦山的小醫院里,年紀輕輕就開始養老。 每個人都會驚嘆歲月如梭。但對於那些健康的青年,忽然就瞎眼或跛足了;很早就開始要向暮年一瘸一拐地摸索前進,那確實是一場十分漫長的折磨。 他們吃飽喝足,百無聊賴,對病房之外的階級鬥爭已然毫無興致。他們甚至互相之間都有些厭倦,彼此偶爾還會嫉妒對方身上尚還健全的一些部件。最後,他們幾乎唯一的興趣,就是對我這個時而到訪的孩子講故事。 現在回頭看來,一個人洞穿了自己的未來之後,剩下的就是對往事、故事的熱衷了。在那些可以短暫遺忘傷痛的回顧中,他們似乎開始暗中較量記憶和敘述的能力。比如同樣講水滸,每個人接著一回一回地說,結尾都是且待下回分解,但前面的敘事那真是高下立判。 而我最愛聽一個姓陳的跛子擺古。他是一個端公(土家族巫師)的兒子,講江湖豪傑能把一個孩子聽哭,我從他…See More
Jan 25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黃紀蘇:讀《隴中手藝》

關於地方風物、傳統器玩的文字早已汗牛充棟。遠的就不說了,就說這這三四十年吧。王世襄先生對家具竹器飛鴿鳴蟲的賞玩兼研究實開一代風氣,後來者聲勢日漸浩大。其中的“雅”“俗”隨著社會經濟的變化而消長。 我對雅俗有自己的理解。在小胡同大雜院弄籠蟈蟈、揣罐蛐蛐“玩蟲聽秋”,比《閑情偶寄》裏講當普通人也開始樹籬笆花墻時精英就得變換套路,要…See More
Jan 18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勝慶《中國名山》風光綺麗的天山

我國西北新疆境內的天山,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地方。天山群峰高聳入云,披著銀盔白甲般的冰雪,在湛藍的天穹下晶瑩閃亮。山坡上云杉成林,芳草成茵,牛羊成群,是維吾爾族牧民的牧場。稱為天山明鏡的天池,是一個由古代冰川和泥石流堵塞河道而形成的高山湖泊。湖面曲折幽深,寬數百米到千余米,長達3公里。四周雪峰上消融的雪水匯集於此,平靜清澈的湖水倒映著青山雪峰,一片安謐寧靜的氣氛,使人感到無比舒適。 …See More
Jun 29, 201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勝慶《中國名山》石窟寶庫麥積山

公元四、五世記,隨著佛教傳入我國,石窟藝術也應運而生。座落在著名的“絲綢之路”上的麥積山石窟,與敦煌莫高窟、大同云岡窟、洛陽龍門窟並駕齊名為我國的四大佛教石屆,成為聞名世界的藝術寶庫。 麥積山在甘肅省天水市東南30多公里處,是秦嶺山脈西端小隴山中突起的一座孤峰。山峰高140米,呈圓鐫形,如同農家堆起的麥垛,故名麥積山。這里既有峰巒雄偉的西北風光,又有密林清泉的江南秀色,名勝眾多,古跡遍布,成為我國西北最著名的旅遊區之一。…See More
Jun 27, 201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勝慶《中國名山》千古功罪話驪山

在古城西安以東25公里處,有一座在中國歷史上留下千年史說的名山——驪山,它與附近的秦始皇兵馬俑、半坡博物館等名勝一起,組成了一組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成為世界各國旅遊者來年旅遊的“熱線”。 驪山座落在一馬平川的渭河平原之上,東西長約5公里,南北寬約3公里,頂部平坦而略有起伏,海拔高度為1302米,與渭河平原的高差約800多米。滿山林木蒼郁,遠望如一匹俊美的驪馬。傳說驪是女蝸補天時所騎的一匹青灰色的駿馬,驪山即為這匹駿馬所變。其實,驪山在地質歷史時期是由於地層斷裂而上升隆起的斷塊山,突立在平原之上,顯得格外引人注目。驪山的斷層縱橫交叉,從斷層深處湧出的涓涓溫泉幾千年來溢流不息。早在2700多年前,西周幽王曾在此建造“驪宮”,供王族在此沐浴遊覽取樂。我國歷史上曾有11個朝代先後建都西安,歷代帝王都在此興建富麗堂皇的宮苑。秦始皇也曾大興土木,建成溫泉池,並賜名“驪山湯”。…See More
Jun 18, 201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勝慶《中國名山》西岳華山天下險

西岳華山以“險”著稱,自古即有“華山天下險”之說。從隴海線坐火車過孟塬車站時,即可見華山巍然雄峙,它的四周絕壁如削,舉目仰望,山頂諸峰如同花狀,高聳入云,令人敬畏。古代“花”、“華”兩字相通,故華山是以其形而命名,又名太華山。 由於華山太險,所以在唐代以前很少有人登臨。杜甫在《封西岳賦》中寫道:“太華最難上,故封禪之事,郁沒罕聞。”歷代君王祭西岳,都是在山下西岳廟中舉行大典。唐代道教興盛,道徒開始居山建觀,逐漸在北坡沿溪谷而上開鑿了一條險道,形成了“自古華山一條路”。1949年5年,七名解放軍勇士在一位樵夫帶領下,冒險從東坡絕壁攀援而上,消滅了國民黨殘余部隊600余人,留下了一曲“智取華山”的英雄之歌。…See More
May 29, 201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勝慶《中國名山》江劈巫山生奇峽

我國第一大河長江匯集了千川百河,浩浩蕩蕩地流過四川盆地,以銳不可檔的氣勢,劈開巫山的崇山峻嶺,穿行在著名的三峽之中,滔滔東流。長江三峽堪稱中國山水風光一絕。千百年來無數詩人畫家為她盡情謳歌頌讚,如今已成為舉世聞名的旅遊熱線。北魏時期的酈道元在《水經註》中對三峽景觀作了生動的描寫:“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巖疊嶂,隱天蔽日。白非停午夜分,不見曦月。”三峽風光,以山色水景相襯。在三峽中坐船觀賞巫山雄姿,如同一幅流動的天然山水圖畫,令人目酣神醉。三峽是瞿塘峽、巫峽和西陵峽的總稱,西起四川奉節白帝城,東至湖北宜昌南津關,全長192公里。兩岸巫山雄偉險峻,峽谷幽深奇麗。三峽之美,在於“雄、險、奇、幽”四字,無一處不能入詩,無一處不能入畫。瞿塘峽口的白帝城座落在離江而200多米高的山巒之上。遠望可見山頂綠蔭中的白帝廟,廟中供奉劉備、諸葛亮、關羽、張飛塑像,傳說這里是《三國演義》中“劉備托孤”的地方。白帝城號稱“詩城”,曾吸引了許多詩人墨客,李白在此寫下了“朝辭白帝彩云間,暮至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千古絕唱。杜甫在此居住了兩年寫下了437首詩。瞿塘峽的入口處叫夔…See More
Apr 24, 201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勝慶《中國名山》世界屋脊第一峰

珠穆朗瑪峰海拔8848.13米,以世界第一高峰的雄偉風姿,屹立於中尼邊境的喜馬拉雅山脈的中段,附近聳峙著洛子峰、南迦帕爾巴特峰、喬奧尤峰、希夏邦馬峰等6座8000米以上的姐妹峰,成為世界上高峰簇擁、地勢最高的地方。 珠穆朗瑪,是藏語中“女神”的意思。在我國的藏史和傳說中有不少關於珠穆朗瑪女神的故事。早在1717年,清政府派出測量人員在珠峰地區測繪地圖,就發現了它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並在地圖中精確地標出了它的位置。 珠穆朗瑪峰被稱為世界第三極,它的海拔高度舉世無雙,遠在200公里之外,人們就能看到它形如金字塔似的巍峨峰頂,峰坡上懸掛著一條條絢麗多姿的冰川。在這一片無人的世界中,珠峰充滿了神奇莫測的奧秘,吸引了多少勇敢的探險家、登山家和科學家希望能踏上這世界的屋脊。…See More
Apr 16, 201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勝慶《中國名山》縉云山和北溫泉

在嘉陵江的下遊,距重慶大約60多公里處,有一段奇麗的“小三峽”。這是嘉陵江切穿了華瑩山三支餘脈而形成的峽谷,逶迤曲折幾十里,兩岸峭壁陡立,水流湍急,一路山水風光如畫,恍如長江三峽的縮影。在這小三峽畔,聳峙著一座縉云山,山勢峻秀,林木茂密,有“川東小峨眉”的美稱。山上九峰並峙,名為日照、香爐、獅子、聚云、猿嘯、蓮花、寶塔、玉尖和夕照,最高的玉尖峰約為1000米。縉云山古稱巴山,唐朝詩人李商隱的詩句“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指的就是這座縉云山。 縉云山久負盛名,早在1500年前的南北朝時就已開山建寺,因山上常出現紫色樣云,故得名為縉云寺。以後歷代又建成很多寺宇。成為川東佛教勝地,至今留下了許多古跡。 進山道口有座落陽橋,橋上有亭,翹檐斗拱,古樸典雅。拾級登山,只見滿山遍野林木蒼翠,綠蔭遮天。山上有不少珍貴的遺孑樹木,如伯樂樹、香果樹、紅豆杉、銀杏、水杉、飛蛾樹等等。有的樹種在國內已瀕臨絕種,但在此卻郁郁蔥蔥。這里的竹子也品種繁多,有楠竹、慈竹、平竹、苦竹、斑竹、水竹、刺竹等等,實為罕見。縉云山因此獲得植物寶庫和森林公園的稱譽。…See More
Apr 13, 201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勝慶《中國名山》仙山青城天下幽

在四川成都市灌縣城西北約15公里處,有一座道教名山——青城山。它背靠雄偉的邛崍山脈,隱伏在幽深的岷江峽谷之中,山上林木蔥籠、四季長青,諸峰環抱,形如城廓,故得名青城山。又傳說黃帝曾封青城山為五岳丈人,所以古稱丈人山。 青城山地處素有“天府之國”之稱的成都平原的西北陲,離古城成都不遠,所以很早就引起文人逸士的慕戀。東漢末年,道教創始人張道陵(張天師)在山上設壇傳教,青城山因此有道教“第五洞天”之稱。晉朝以後,山上道觀佛寺日益增多。唐時道佛兩派教徒屢屢發生爭奪青城山的事件,官司一直打到唐玄宗那里,唐玄宗為此下了敕詔:“觀還道家,寺依山外舊所。”從此,青城山成了道教一家之天下。 歷代文人墨客來到青城山尋幽訪勝者甚多。唐代大詩人杜甫寫道:“自為青城客,不唾青城地。為愛丈人山,丹梯近幽意。”以一個“幽”字點出了青城山的特色。自古以來,人們把“青城天下幽”和“峨眉天下秀”相提並論,名揚天下。 建福宮是遊覽青城山的起點,座落在“懸崖峭壁高萬丈”的丈人峰下,面臨清溪,周圍古木成蔭。建福宮始建於唐代,宮內有木假山、委心亭、王妃梳妝台等古跡以及壁畫、長聯等文物。…See More
Apr 9, 2019

Cheung Po Tsai Cave's Blog

黃紀蘇:讀《隴中手藝》

Posted on January 17, 2020 at 3:09pm 0 Comments

關於地方風物、傳統器玩的文字早已汗牛充棟。遠的就不說了,就說這這三四十年吧。王世襄先生對家具竹器飛鴿鳴蟲的賞玩兼研究實開一代風氣,後來者聲勢日漸浩大。其中的“雅”“俗”隨著社會經濟的變化而消長。 

我對雅俗有自己的理解。在小胡同大雜院弄籠蟈蟈、揣罐蛐蛐“玩蟲聽秋”,比《閑情偶寄》裏講當普通人也開始樹籬笆花墻時精英就得變換套路,要…

Continue

野夫:講故事的手藝人(3)

Posted on January 16, 2020 at 10:13pm 0 Comments

我這里以“我”的名義,講述了一個關於愛情的故事。 

這兩年流行著美國小說家雷蒙德·卡佛的一本書——《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什麼》。面對這一名言,我也時常在質問自己,在全世界無數最精巧的愛情故事面前,你敘述的愛情,究竟想要表達什麼?難道僅僅是男歡女愛的又一次感動?

 …

Continue

野夫:講故事的手藝人(2)

Posted on January 16, 2020 at 10:11pm 0 Comments

在我們那個偏遠蠻荒的武陵山區,民國年間曾經從湘西那邊走出去過一個青年,他叫沈從文。他沒有上過大學,到了北京的胡同大雜院賃居,冬天拖著鼻涕就開始寫作。那時新文學運動開始不久,所謂的各種文體,還沒有後來的各種教材規定的那麼嚴格。他投稿換錢,自稱是一個講故事的人。他的故事很快打動了很多人,因為白話文里還沒有這麼一個獨特的支脈。那時的報紙副刊發表,也不分類註明他寫的是什麼體裁。大家覺得文風獨特,好看,就能贏得青眼和喝彩了。 

他留下了太多好文章、好故事,當代的人再為他編輯出書,常常茫然於不知道怎樣為其中一些文章分類。比如《阿金》,比如《田三怒》,一會兒收進他的散文集,一會兒又收進他的短篇小說集。因為在他這里,就是故事,你很難分清文體的區別。這樣文章的好,也就是敘事語言本身好,講故事的手藝好。你要論故事本身,實在是簡單至極。…

Continue

野夫:講故事的手藝人(1)

Posted on January 16, 2020 at 10:09pm 0 Comments

童年時,曾經跟著父親在一個煤礦,晃蕩過不少日子。 

那時國家正在動亂,煤礦一邊批鬥我父親,一邊仍然還是在產煤。運煤的礦車像恐龍一樣哐當哐當從黑森森的礦井里爬出來,那情景每次都讓我有些驚嚇。各地的煤礦發展到今天,依舊有層出不窮的礦難,就不要說那時我父親管的國營小煤礦了。不斷有一些幸存者變成了殘疾人,聚居在礦山的小醫院里,年紀輕輕就開始養老。

 

每個人都會驚嘆歲月如梭。但對於那些健康的青年,忽然就瞎眼或跛足了;很早就開始要向暮年一瘸一拐地摸索前進,那確實是一場十分漫長的折磨。…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