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aret Hsing
  • Female
  • Senado Square
  • Maca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garet Hsing'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楊薇
  • 有格 台

Gifts Received

Gift

Margaret Hsi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garet Hsi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8)

我們的責任,自然不是要在這里發現一般的劙痕和刺紋的意義,我們只是要研究一個問題,那就是:劙痕在最低的文化層中,例如在澳洲和安達曼群島,是含有宗教的意義呢還是審美的意義?該爾蘭德在一個傳說內,找到一個與他的見解頗有利的例證,那傳說說:“有一個鬼在他把劙痕的藝術教給了人們之後,就變成一個大袋鼠。”36我們不知道這個故事傳的有多久多廣,但是它實在是什麼也沒有說明,第一、它沒有說到神,只說是一個鬼,第二、它也沒有說到劙痕的意義。如果為了這個故事將技術的發端歸功於某一鬼神,我們就必須承認這種劙痕的技術開始時一定具有宗教的意義,那麼,我們可以有更多的理由來將這宗教意義加在燃火的事件上,因為不是照著一個傳說,就是照著澳洲許多的傳說,都說這種技術是超自然的神交給土著的。在安達曼人間也流行著一種關於劙痕原始的神話。美亞·丟庫(Maia Duku)是在身上劙制成傷痕的第一人,他似乎和明科彼人的神話祖先托謨(Tomo)是同一個人。有一天,當他正在捕魚的時候,射出了一支箭,那箭沒有射中目標卻碰著了一件硬物。這塊硬物,就是第一次被發現的生鐵。丟庫就用這鐵為他自己做了一支箭,在用箭刻刺了身體之後,他高唱道:…See More
Feb 15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7)

關於原始民族畫身時所用的顏色我們雖已得到相當充分的報告,而對於圖樣的知識卻還是非常缺乏。此項報告中最詳盡的,我們應該很感謝維德王子,他的關於菩托庫多人的敘述,是鳳毛麟角般的一個例外。許多談到原始圖樣的人,總是說幾句“奇幻的”、“奇異的”、“非凡的”這一類的話,就以為他們的說明是夠充分的了。只有在繪畫和照片中,有時候也許可以說得較明白、較完全一些。我們如果想在這樣的情境之下,對這些圖樣的意義表示確切的意見,就未免太臆斷了。原始畫身的圖譜是由個人創造的呢?抑或是從一種模型摹擬來的呢?暗示著摹擬佔據重要的地位的理由是很充足的。第一、在原始藝術中獨創的圖譜是很少有的,而無論在裝飾上、繪畫上或雕刻上都很流行著那位原始藝術家摹擬日常生活事件的圖樣。我們研究用具的裝潢,尤其容易發現澳洲人的衣著、盾牌、棍棒上的裝飾,和他們的畫身的圖樣很相仿佛,完全是摹擬獸類的。想用照樣的繪畫把他們自己扮成獸的模樣,是和原始人認某一種獸類是他們同族者的保衛神,而喜歡摹仿獸類形像的心理,相去不遠的。我們至少又發現了一個確是表現一種動物描繪的身體塗彩的實例。豪伊特(Howitt)在關於吉波士蘭(Gipsland)地方的青年…See More
Feb 1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6)

人們總是在狩獵或戰爭的熱潮中,或說正在他們感情最興奮時看見血色的。第二個原因,是一切關於施用紅色的聯想都會發生效力的——如對於跳舞和角斗的興奮情形的聯想等。但是,這些情境盡管存在,如果紅色的材料不是隨處可得,則在最低級的文化階段中,紅色的使用也決不能傳佈得那樣普遍。大概,原始人最初所用的紅色,就是他親手殺死的獸類或敵人的鮮血,並不是別的什麼。而到了後代則大概的裝飾都用紅礦石,20這種礦石是到處很多的,而那些境內沒有此物的部落,通常也可以通過交易而得到。澳洲的代厄人為要重振他們紅色材料的供給,曾作過好幾星期之久的遠征——這也是珍視紅色的一個證明。集合這一切事實,紅色在原始民族畫身習慣中所佔的優勢,已經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紅色的審美的價值既然這樣大,又這樣明顯,自然無需要用一種宗教意義的假定來說明它的用途了。21黃色也有同樣的審美性質,所以也同樣的受人愛用。在安達曼島上,黃色恰恰代替了紅色的地位;明科彼人的用黃色畫身是和澳洲人用紅色完全相同的。22而澳洲人的施用黃色作裝飾是和用紅色同等的。黃色在南方用的少一些,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輕視黃色,而是因為黃礦土的缺乏,就找到老遠的地方也還找不到。而布…See More
Jan 14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5)

那些已經絕滅的塔斯馬尼亞人的畫身和澳洲人的畫身在本質上並沒有差別。這兩個種族相同文化相同的比鄰民族在這一點上的雷同是不足為奇的;但我們在距離很遠的安達曼人中也找到有塗身的同一特征,卻就有點奇怪了。而且我們將要發現,這只是明科彼人和澳洲人之間的許多雷同點中的一種而已。但我們必須注意,切不要重演一般人種學者易犯的錯誤,為了這些區區的類似之點,就巧編臆說,以為現在遠隔的民族,在原始時代原是親族或有關係的;雖則澳洲人和安達曼人間的文化有很多相同之處,而且相同的種類是如此的複雜,甚且細枝末節也很相同,真是很不容易教我們相信他們發展的並行線是完全各自獨立的。“明科彼人對於他們身體的塗彩,共有三種顏色,他們使用的方法,是要叫別人一看就明白他們是在生病或在服喪,或是要到宴會去。”12恰恰和澳洲的女畫身的沒有男人多的風俗相反,在明科彼人中是沒有男女性的分別的。他們只對未婚者有一個限制,那就是不准他們畫頸項。安達曼人所用的三色中的第一色,就是一種青白色泥土,將這泥土和上了水,很厚地塗滿全身,是表示對死者哀悼的。安達曼島人和澳洲人一樣,也在服喪期間戴一種特別的土制喪帽。這種土制帽子有時也有一種實用,例如,因…See More
Jan 9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Dec 31,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3)

現在我們必須決定對各種藝術的研究順序了。這純是一個實踐性質的問題。所以,為著我們的目的,最好是選用最著名、最受人歡迎的藝術分類法,不必再去考究他有什麼深意。藝術,通常分為靜的藝術和動的藝術這兩大類。它們間的差別,腓赫納(Fechner)曾下過很精確很清楚的定義:“前一類的藝術是經過靜態去求快感的,另一類的藝術是經過動態或轉變的形式去求快感的;所以在前者是借著靜物的變形或結合來完成藝術家的目的,而後者是用身體的運動和時間的變遷來完成藝術家的目的。”3我們要從靜的藝術,通常所謂造型藝術和形象藝術來開始我們的研究。形象藝術最原始的形式,恐怕不是獨立的雕刻而是裝飾,而裝飾的最初應用,卻是在人體上。我們所以要先研究原始的人體裝飾。然而,就是最野蠻的部落,也並不以裝飾身體為滿足,他們還裝飾他們的用具和武器。所以第二我們要研究器具的裝潢。第三我們要慎重地研究純粹的繪畫和雕刻的原始作品或者說要研究那種有獨立意義的繪畫和雕刻,而不是那種為著裝飾目的的裝潢藝術的產品。舞蹈,我們可以看作是活動的雕刻,是從靜的藝術進到動的藝術之間的一個過渡。我們將要很熱忱的去研究這種藝術;因為舞蹈在原始民族中間有著特殊的而且…See More
Dec 29,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7,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1)

專靠狩獵及采集植物維持生計的部落,除了歐洲,還可以在隨便哪個大陸上找到。不消說這些部落的人數就是在歐洲殖民時代以前,事實上已經比較進化的集團來得少了。在非洲廣闊的幅員上,除了生活在大陸中部文化情形絕少人知道的矮人部落外,就只有一個叫布須曼(Busahmen)的狩獵民族,在卡拉哈利沙漠和那鄰近地帶間,過他們的飄泊流浪生活。在美洲我們只能在極北和極南找到狩獵民族,——如埃斯基摩人(Eskimo)亞留特人(Aleuts)和翡及安人(Fuegians)。其他民族,則多少總兼做點種植工作。只有巴西部落中的幾種人,象著名的菩托庫多人(Botocudo),依然在一種最原始的狀態中生活著。在亞洲,只有安達曼群島的明科彼人(Mincopies)表現著純然的原始文化狀態。至於錫蘭島的未達人(Veddahs)則已受了很多辛格海里人(Singhalese)的影響。西比利亞北部恃畜鹿為生的朱克察部落(Tschuktschis)以及和他們有血統關系的其他部落,則都已進到了畜牧時代。現在,只有一個大陸,除了歐洲人的殖民地之外,全是原始民族的世界,那就是澳洲;澳洲在我們這一時代的特殊地位,從人種學的立場來看,好象是久…See More
Dec 21,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0)

所謂原始民族,就是具有原始生活方式的部落。他們生產的最原始的方式,就是狩獵和采集植物。一切較高等的民族,都曾有過一個時期采用這種生產方式;而且還有好些大大小小的社會集群,至今還未超脫這種原始的生產方式。我們必須很注意這一些社會集群以便認識那些可以找到的最原始的藝術形式。但是,我們還得先撇開一種當前的反對論調。我們可以因為狩獵部落所有的是一種低級文化,就此斷定它一定就是一種原來的原始文化嗎?這些部落也許不是本來野蠻,而是在後來他們方才變蠻野的;他們或者不是停頓在較低的階段上,而是由較高的階段沈落下去的;他們的文化現象也許不是生理的而是病理的表現——一種退化的現象——從這種現象我們無法得到一種關於文化的正常發展的結論的。這種久已發表但還沒有遭受駁斥的論調,或許是從下述我們必須判別的兩種理論中的一種里發展出來的。其中的一種,好象是教條的推斷,它的結論是,人類不是從那樣低的階段上開始發展的,一切的人都從頭就由神力賦與相當的文化手段,只是有些民族得到了很充分的發展,有些民族因為他們罪惡的行為而竟將原來的文化失卻。這種論調,是顯然沒有科學根據的,所以也不能用科學的研究來加以駁斥。這種見解,既然是根…See More
Nov 5,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9)

我們可以相當肯定地說,生產方式是最基本的文化現象,和它比較起來,一切其他文化現象都只是派生性的,次要的。這並非說那些第二性的現象都是直接從生產那個主幹上枝生出來的,乃是說它們雖然各有獨立的根源,但它們的形成和發展卻受著最占優勢的這個因子的巨大影響。例如宗教觀念,的確不是從經濟條件產生出來的,但我們還是可以從最占優勢的那個生產狀態中去追溯統轄整個民族的宗教形式的來源卡斐(Kaffir)人對於精靈的信仰,自有它獨立的根苗,但是那特殊的信仰形式,例如祖先靈魂作有分等有序次的排列,卻顯然是他們實際生活上分等有序的體制的反映,而那分等有序的體制卻就是那時最占優勢的那個有著好戰和集權傾向的畜產事業的產物。在沒有建立社會固定組織之可能的漂泊無定的狩獵民族中,雖則也可以找到他們對於精靈的顯然信仰,卻不能從他們中間找出對於靈魂的級次觀念。然而生產事業在文化上的意義,決沒有明白過比它在家族史上所具有的。人類家族的各種奇異形式,社會學還為它設想出種種更奇異的假設,如果我們把它和生產形式聯系起來考察,就立刻會變得易於理解。在最低的生活階段中,人類每用狩獵(最廣義的)和采集植物來維持他們的生活和這個最原始的生產…See More
Sep 5,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Sep 1,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7)

凡是對於高度發展的歐洲和東亞的藝術是真的情形,對於歐洲的布須曼人和埃斯基摩人的藝術也一定是真的。至少,我們沒有理由可以臆斷說這是不對的。誰能曉得一個澳洲人見了格累(Grey)從格楞內爾(Glenelg)的穴洞里起掘出來的圖畫能夠看出些什麽呢?我們除了幾筆關於人和袋鼠的很粗的表現之外,看不出什麽來。但一個西澳洲人,見了拉斐爾(Raphael)的聖母像又能看出些什麽來呢?我們可以設想那些很粗拙的圖畫對於和作者同一文化的澳洲人所發生的影響,正象聖嬰耶穌的眼睛所放射的神秘光輝對我們所發生的一樣。我們已經說過,我們不知道澳洲人的圖畫的意義,我們甚至於不知道畫中是否有著意義。在這種情形之下,難道我們能夠說我們已經認識了澳洲人的藝術品嗎?上面我們都是將形象藝術做例的。但是詩歌的殘缺不全也不在圖畫和雕刻之下;而原始民族的詩歌更是殘缺不全。關於住在安達曼島的人,曼恩(Man)曾經說“他們的一切詩歌一大部分只能由聽者用想象去補充的。”他還引了下面這個奇特的例子作證:把獨小船這海岸,我要去會你那莊嚴英偉的兒子——你那英偉的兒子,他曾經打倒了許多青年,你那莊嚴的兒子,英偉的兒子:我的斧頭銹了,我要用他的鮮血來…See More
Aug 22,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6)

不然的話,這種現象倒是很難說明的。為什麽和文明人一樣有美的要求的原始人不能盡力將他們的標記和象征制成很悅目呢?在執行那動機時也許在求美觀念之外還存著其他觀念倒是真的。例如,紐錫蘭人的裝飾畫像里部分大小,顯然是不很相稱的,但這並非因為他們的審美觀念在這上面特別欠缺,而是因為它們是在盡力摹仿古代的粗拙古板的作品典範,以為那畫圖的魔力,是附在那種傳統的形式上的。…See More
Jul 27,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5)

其他的部門,都已認清人種學的昌明給予了文化科學一種有權威的、不可缺少的幫襯,只有藝術科學對於人種學所介紹的原始民族的粗鄙的產物,依然用著不屑一顧的態度。時間愈久,愈顯示出它的落伍來。度波曾將他所能接觸的墨西哥人和秘魯人的藝術納入他的比較研究的圈子內。赫德也曾搜集國外和國內的民間詩歌的許多零碎花朵。泰納所搜集的材料雖然比他的前人多,但他只說到歐洲諸文明民族的藝術,好象除此以外別的地方都沒有藝術似的。泰納的批評者痕涅昆,在這一點上,是和泰納一模一樣的。居友所著最後一部書的書名——《從社會學見地論藝術》——會使我們猜想他所用的是和平日不同的一種方法,因為現在的社會學常將原始民族看為比一切其他更重要的,但居友從社會學的見地來加以檢討的藝術,卻是十九世紀的法國藝術。在這點上,他的眼光比泰納的還要狹小得多。從一個這樣狹小的基礎上所產生出來的理論,怎能有一種普遍的真實性呢?如果一種一般的繁殖理論而只以最繁榮的哺乳類動物的研究為基礎,那理論還有什麽價值呢?藝術科學以前所最注意的範圍,也許是公眾所最感趣味的;但這是,至少在過去是,沒有科學價值的。自然沒有人要求藝術科學否認關於發展得最高最富的藝術形式的研…See More
Jul 16,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4)

特殊的人種性質,不但在泰納說過的強大的文明民族間找不到,就是在野蠻民族間,也不可能找到。同樣不足取的是關於氣候能影響藝術家性格的那種見解。泰納對於他自己所說的氣候這個名詞,誠然不曾下過註解,然而,他卻很肯定的斷言,他那不曾下過定義的氣候,在某一形式下,會在藝術家身上打上一個很特殊很固定的烙印,也會同樣地影響他的作品。如果我們記憶起種種事實,例如沙托布利翁(Chateaubriand)和福羅貝爾(Flaubert)都是生長在法蘭西北部的同一地段的;朋斯(Burns)和喀萊爾(Carlyle)都是生長在蘇格蘭高原的莎士比亞、威徹利(Wycherley)、雪萊(Shelley)、布勞寧(Browning)斯文本(Swinburne)、叠更斯(Dickens)和基普林(Kipling)都是生長在英國氣候中的;哈勒(Haller)、邁爾(Meyer)、開勒(Keller)和柏克林(Boeckluin)都是生長在日耳曼、瑞士的,那我們一定會很欽羨泰納這狂妄大膽的武斷罷。最後,群眾的特殊好尚也被假定為能在經過自然淘汰之後影響藝術發展的。但在任何民族間,正像不能有種族的一致一樣,也不能有好尚的一致。痕…See More
Jul 11,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

在一本聖救主(St Saviour)堂的破舊登記簿上,在1639年3月20日的日期下,我們可以找到很簡明的記載:“異鄉人非利普·馬星澤葬在此地”(Buried,Philip Massinger,a Stranger)。對於這個異鄉人,我們只知道他生於1584年,是一個仆人的兒子,從1602年到1606年在牛津的聖阿爾班(St.Alban)堂受過教育,某次在一種“不幸的極端貧困中”曾去向典業主人亨斯羅(Henslowe)借過五鎊錢,他是“The Duke ofMilan”和“The Fatai Dowry”的著者。亨斯羅賬簿上的這段記載,就是可怖的“Duchess of Malfi”的著者,約翰·韋布斯忒(John Webster)留存在人世間的全部歷史——除開他的工作和姓名的記載——了。他們都在他們時常戰栗地夢想著的那個深遠靜寂的黑暗中消失了。那真是:  “在那兒,除開了湮沒遺忘,塵埃灰土,以及無邊的黑暗,就一無所有。”如果更進一步去追溯更遼遠的已往,我們就會覺得更加黑暗更加靜寂。那德國天才最得意的作品,易森亨祭壇(Altar of Ise-nheim)的偉大作者是誰呢?馬提亞·格魯內…See More
Jul 6, 2018

Margaret Hsing's Blog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8)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10:22pm 0 Comments

我們的責任,自然不是要在這里發現一般的劙痕和刺紋的意義,我們只是要研究一個問題,那就是:劙痕在最低的文化層中,例如在澳洲和安達曼群島,是含有宗教的意義呢還是審美的意義?該爾蘭德在一個傳說內,找到一個與他的見解頗有利的例證,那傳說說:“有一個鬼在他把劙痕的藝術教給了人們之後,就變成一個大袋鼠。”…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7)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10:19pm 0 Comments

關於原始民族畫身時所用的顏色我們雖已得到相當充分的報告,而對於圖樣的知識卻還是非常缺乏。此項報告中最詳盡的,我們應該很感謝維德王子,他的關於菩托庫多人的敘述,是鳳毛麟角般的一個例外。許多談到原始圖樣的人,總是說幾句“奇幻的”、“奇異的”、“非凡的”這一類的話,就以為他們的說明是夠充分的了。只有在繪畫和照片中,有時候也許可以說得較明白、較完全一些。我們如果想在這樣的情境之下,對這些圖樣的意義表示確切的意見,就未免太臆斷了。…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6)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10:18pm 0 Comments

人們總是在狩獵或戰爭的熱潮中,或說正在他們感情最興奮時看見血色的。第二個原因,是一切關於施用紅色的聯想都會發生效力的——如對於跳舞和角斗的興奮情形的聯想等。但是,這些情境盡管存在,如果紅色的材料不是隨處可得,則在最低級的文化階段中,紅色的使用也決不能傳佈得那樣普遍。大概,原始人最初所用的紅色,就是他親手殺死的獸類或敵人的鮮血,並不是別的什麼。而到了後代則大概的裝飾都用紅礦石,20這種礦石是到處很多的,而那些境內沒有此物的部落,通常也可以通過交易而得到。澳洲的代厄人為要重振他們紅色材料的供給,曾作過好幾星期之久的遠征——這也是珍視紅色的一個證明。集合這一切事實,紅色在原始民族畫身習慣中所佔的優勢,已經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紅色的審美的價值既然這樣大,又這樣明顯,自然無需要用一種宗教意義的假定來說明它的用途了。21…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5)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10:16pm 0 Comments

那些已經絕滅的塔斯馬尼亞人的畫身和澳洲人的畫身在本質上並沒有差別。這兩個種族相同文化相同的比鄰民族在這一點上的雷同是不足為奇的;但我們在距離很遠的安達曼人中也找到有塗身的同一特征,卻就有點奇怪了。而且我們將要發現,這只是明科彼人和澳洲人之間的許多雷同點中的一種而已。但我們必須注意,切不要重演一般人種學者易犯的錯誤,為了這些區區的類似之點,就巧編臆說,以為現在遠隔的民族,在原始時代原是親族或有關係的;雖則澳洲人和安達曼人間的文化有很多相同之處,而且相同的種類是如此的複雜,甚且細枝末節也很相同,真是很不容易教我們相信他們發展的並行線是完全各自獨立的。



“明科彼人對於他們身體的塗彩,共有三種顏色,他們使用的方法,是要叫別人一看就明白他們是在生病或在服喪,或是要到宴會去。”…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7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