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aret Hsing
  • Female
  • Senado Square
  • Maca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garet Hsing'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楊薇
  • 有格 台

Gifts Received

Gift

Margaret Hsi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garet Hsi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2)

翡及安人用以抵禦寒冷、風暴、潮濕的,只是一方從項頸掛到背上的皮革,而且就是這件簡陋的外套也只在天時特別不好的時候偶爾披用。可是在另一方面,則很難得看見有人不用兩根帶子或繩子來裝飾項頸的。和他們主有的極少數的其他物件比較起來,他們的頸飾的豐富確是可驚的。 在我們的博物館中,也許可以看見海豹皮頸帶和穿著各樣的骨片、牙齒、貝殼的繩子用駱馬的筋腱織成的織物,羽毛的領子以及一切沒有實用的雜物。制造這些東西的時候,他們都和制造可以幫助他們取得日用必須的武器一樣用盡心機。75…See More
Apr 2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1)

這大概不是裝飾,而婦女處於從屬地位的一種像征。至少在別種民族間,剃髮的意義是如此的。61埃斯基摩人的許多髮飾中,只有很少數的是有審美的意趣的。62而婦女的髮裝則無疑的受過相當注意的髮飾。菩阿斯的描寫,是對各族都很適用的,他說:“婦女大約用兩種方法安置她們的頭髮。不論是哪種方法,她們都在頭的中央把頭髮分開。第一種方法是將後部的頭髮,纏成一個髻,堆在頭的後面,或者很潔凈地打成一個光結。邊上的頭髮,則編成辮子,擱在耳上,再和後面的那一團聯在一起。第二種方法,是將鬢髮結成小髻掛在耳下,而用像牙環或銅環掛在耳上面。”63在布須曼人中也可以找到剃髮的人,但更常見的是剃髮的女人。再,他們的男女兩性都用紅色的礦土和著脂油很厚的塗在頭髮上,再將頭髮蓋在頭上,和一頂帽子一樣。男人,也常常盡量拖長他們頭髮稀疏的辮,小辮子拖得不到一英寸長,以便在髮尖掛結上兔子尾巴、金屬鈕扣以及其他類似的飾物。64以全體而論,布須曼人能在頭髮這樣稀少的情形下,將髮飾發展到這樣一個程度,已經不能不說是很發達了。然而他們到底還及不上澳洲人裝飾他們卷而厚的頭髮的那種多樣而新奇的樣式。澳洲人的“法烈須”(Frisures),是原始理髮…See More
Mar 3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0)

首先在下唇和耳輪上穿了鈕扣模樣的窟窿,而將一種很輕的木制栓塞裝進去。不久之後又用幾個較大一點的栓塞去代替那些較小的栓塞;這種工作繼續進行,直到可以用得四英寸直徑的栓塞時為止。53菩托庫多人的唇栓和耳栓,只因為它們過度的大,就成為他們的特點,因此也成了他們一族的標記。我們現在的問題是至少在土著的心目中這些栓塞除了做民族標記外是否還是裝飾。無論怎樣,在菩托庫多人的眼光里,這些栓塞總不會像在歐洲人的眼光里那樣不悅目,否則他們決不會堅持地忍受這種不愉快的裝扮。也許因為受著習慣的麻木刺激,栓塞對他們並不是太難堪;也許制用這種栓塞,原來就是為了它的威嚇力,為了它能在別人——敵人——身上起一種感應。按照這個推論,則最初的時候,菩托庫多人不拿栓塞當悅目的裝飾,也許正和現在的歐洲人一樣,只因受著那和部落像征聯合在一起的影響,慢慢就變成裝飾了。在另一方面,它們價值也許在於能夠證明佩帶者的勇氣。在這境地,栓塞就不及窟窿可以當真裝飾,因為栓塞的作用不過使窟窿更加特別更加顯見而已。這一切的解說都是可能的,我們所能確知的一個事實,就是菩托庫多人對於他們的栓塞是認為光榮的,雖則受盡歐洲人的嘲笑,也還不能損害他們對於…See More
Mar 2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9)

曼恩曾在明科彼人中住居很久,他說:“劙痕的最大意義是裝飾。”46這些斷語實際上只是土著自己表示出來的意見的轉述,對人種學文獻非常精通的該爾蘭德是不會不知道的,但他偏偏相信這種斷語是不足聽信的,以為劙痕原意,經過了長時期之後,連土人自己也忘記了。47劙痕意義有這樣的改變,也許是可能的。不過在這里我們的問題並不是這事情是否可能,而是是否真有這樣的事;因為除非已經有切實證據,我們不能因為要適合我們在斗室中構成的臆斷,就輕視土著們直接肯定的宣告。我們上文已經說過,一個歐洲人很難理解澳洲和明科彼人對於他們的瘢痕所有的快感。但是對於身體裝飾的好尚,雖在短短的時期里也可以有大大的改變的,我們揣想或許立刻就有一個時代到來,會把現代婦女的蜂腰纖腳當作不可思議的裝扮,好像我們現在看那些原始狩獵與的瘢痕裝扮一樣。為想解釋文明和原始好尚間的矛盾起見曾經有人假定那些瘢痕的受澳洲人欣賞,並非由於本身,而是由於它完全是勇氣和耐性的標記;但人們並不期望女人也像男人一樣的勇敢,而女人的劙痕卻也很受珍視的這個事實,很可以證明她們的所以竭力忍痛也是為了劙痕本身的審美價值。…See More
Feb 25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8)

我們的責任,自然不是要在這里發現一般的劙痕和刺紋的意義,我們只是要研究一個問題,那就是:劙痕在最低的文化層中,例如在澳洲和安達曼群島,是含有宗教的意義呢還是審美的意義?該爾蘭德在一個傳說內,找到一個與他的見解頗有利的例證,那傳說說:“有一個鬼在他把劙痕的藝術教給了人們之後,就變成一個大袋鼠。”36我們不知道這個故事傳的有多久多廣,但是它實在是什麼也沒有說明,第一、它沒有說到神,只說是一個鬼,第二、它也沒有說到劙痕的意義。如果為了這個故事將技術的發端歸功於某一鬼神,我們就必須承認這種劙痕的技術開始時一定具有宗教的意義,那麼,我們可以有更多的理由來將這宗教意義加在燃火的事件上,因為不是照著一個傳說,就是照著澳洲許多的傳說,都說這種技術是超自然的神交給土著的。在安達曼人間也流行著一種關於劙痕原始的神話。美亞·丟庫(Maia Duku)是在身上劙制成傷痕的第一人,他似乎和明科彼人的神話祖先托謨(Tomo)是同一個人。有一天,當他正在捕魚的時候,射出了一支箭,那箭沒有射中目標卻碰著了一件硬物。這塊硬物,就是第一次被發現的生鐵。丟庫就用這鐵為他自己做了一支箭,在用箭刻刺了身體之後,他高唱道:…See More
Feb 15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7)

關於原始民族畫身時所用的顏色我們雖已得到相當充分的報告,而對於圖樣的知識卻還是非常缺乏。此項報告中最詳盡的,我們應該很感謝維德王子,他的關於菩托庫多人的敘述,是鳳毛麟角般的一個例外。許多談到原始圖樣的人,總是說幾句“奇幻的”、“奇異的”、“非凡的”這一類的話,就以為他們的說明是夠充分的了。只有在繪畫和照片中,有時候也許可以說得較明白、較完全一些。我們如果想在這樣的情境之下,對這些圖樣的意義表示確切的意見,就未免太臆斷了。原始畫身的圖譜是由個人創造的呢?抑或是從一種模型摹擬來的呢?暗示著摹擬佔據重要的地位的理由是很充足的。第一、在原始藝術中獨創的圖譜是很少有的,而無論在裝飾上、繪畫上或雕刻上都很流行著那位原始藝術家摹擬日常生活事件的圖樣。我們研究用具的裝潢,尤其容易發現澳洲人的衣著、盾牌、棍棒上的裝飾,和他們的畫身的圖樣很相仿佛,完全是摹擬獸類的。想用照樣的繪畫把他們自己扮成獸的模樣,是和原始人認某一種獸類是他們同族者的保衛神,而喜歡摹仿獸類形像的心理,相去不遠的。我們至少又發現了一個確是表現一種動物描繪的身體塗彩的實例。豪伊特(Howitt)在關於吉波士蘭(Gipsland)地方的青年…See More
Feb 10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6)

人們總是在狩獵或戰爭的熱潮中,或說正在他們感情最興奮時看見血色的。第二個原因,是一切關於施用紅色的聯想都會發生效力的——如對於跳舞和角斗的興奮情形的聯想等。但是,這些情境盡管存在,如果紅色的材料不是隨處可得,則在最低級的文化階段中,紅色的使用也決不能傳佈得那樣普遍。大概,原始人最初所用的紅色,就是他親手殺死的獸類或敵人的鮮血,並不是別的什麼。而到了後代則大概的裝飾都用紅礦石,20這種礦石是到處很多的,而那些境內沒有此物的部落,通常也可以通過交易而得到。澳洲的代厄人為要重振他們紅色材料的供給,曾作過好幾星期之久的遠征——這也是珍視紅色的一個證明。集合這一切事實,紅色在原始民族畫身習慣中所佔的優勢,已經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紅色的審美的價值既然這樣大,又這樣明顯,自然無需要用一種宗教意義的假定來說明它的用途了。21黃色也有同樣的審美性質,所以也同樣的受人愛用。在安達曼島上,黃色恰恰代替了紅色的地位;明科彼人的用黃色畫身是和澳洲人用紅色完全相同的。22而澳洲人的施用黃色作裝飾是和用紅色同等的。黃色在南方用的少一些,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輕視黃色,而是因為黃礦土的缺乏,就找到老遠的地方也還找不到。而布…See More
Jan 14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5)

那些已經絕滅的塔斯馬尼亞人的畫身和澳洲人的畫身在本質上並沒有差別。這兩個種族相同文化相同的比鄰民族在這一點上的雷同是不足為奇的;但我們在距離很遠的安達曼人中也找到有塗身的同一特征,卻就有點奇怪了。而且我們將要發現,這只是明科彼人和澳洲人之間的許多雷同點中的一種而已。但我們必須注意,切不要重演一般人種學者易犯的錯誤,為了這些區區的類似之點,就巧編臆說,以為現在遠隔的民族,在原始時代原是親族或有關係的;雖則澳洲人和安達曼人間的文化有很多相同之處,而且相同的種類是如此的複雜,甚且細枝末節也很相同,真是很不容易教我們相信他們發展的並行線是完全各自獨立的。“明科彼人對於他們身體的塗彩,共有三種顏色,他們使用的方法,是要叫別人一看就明白他們是在生病或在服喪,或是要到宴會去。”12恰恰和澳洲的女畫身的沒有男人多的風俗相反,在明科彼人中是沒有男女性的分別的。他們只對未婚者有一個限制,那就是不准他們畫頸項。安達曼人所用的三色中的第一色,就是一種青白色泥土,將這泥土和上了水,很厚地塗滿全身,是表示對死者哀悼的。安達曼島人和澳洲人一樣,也在服喪期間戴一種特別的土制喪帽。這種土制帽子有時也有一種實用,例如,因…See More
Jan 9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Dec 31,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3)

現在我們必須決定對各種藝術的研究順序了。這純是一個實踐性質的問題。所以,為著我們的目的,最好是選用最著名、最受人歡迎的藝術分類法,不必再去考究他有什麼深意。藝術,通常分為靜的藝術和動的藝術這兩大類。它們間的差別,腓赫納(Fechner)曾下過很精確很清楚的定義:“前一類的藝術是經過靜態去求快感的,另一類的藝術是經過動態或轉變的形式去求快感的;所以在前者是借著靜物的變形或結合來完成藝術家的目的,而後者是用身體的運動和時間的變遷來完成藝術家的目的。”3我們要從靜的藝術,通常所謂造型藝術和形象藝術來開始我們的研究。形象藝術最原始的形式,恐怕不是獨立的雕刻而是裝飾,而裝飾的最初應用,卻是在人體上。我們所以要先研究原始的人體裝飾。然而,就是最野蠻的部落,也並不以裝飾身體為滿足,他們還裝飾他們的用具和武器。所以第二我們要研究器具的裝潢。第三我們要慎重地研究純粹的繪畫和雕刻的原始作品或者說要研究那種有獨立意義的繪畫和雕刻,而不是那種為著裝飾目的的裝潢藝術的產品。舞蹈,我們可以看作是活動的雕刻,是從靜的藝術進到動的藝術之間的一個過渡。我們將要很熱忱的去研究這種藝術;因為舞蹈在原始民族中間有著特殊的而且…See More
Dec 29,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7,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1)

專靠狩獵及采集植物維持生計的部落,除了歐洲,還可以在隨便哪個大陸上找到。不消說這些部落的人數就是在歐洲殖民時代以前,事實上已經比較進化的集團來得少了。在非洲廣闊的幅員上,除了生活在大陸中部文化情形絕少人知道的矮人部落外,就只有一個叫布須曼(Busahmen)的狩獵民族,在卡拉哈利沙漠和那鄰近地帶間,過他們的飄泊流浪生活。在美洲我們只能在極北和極南找到狩獵民族,——如埃斯基摩人(Eskimo)亞留特人(Aleuts)和翡及安人(Fuegians)。其他民族,則多少總兼做點種植工作。只有巴西部落中的幾種人,象著名的菩托庫多人(Botocudo),依然在一種最原始的狀態中生活著。在亞洲,只有安達曼群島的明科彼人(Mincopies)表現著純然的原始文化狀態。至於錫蘭島的未達人(Veddahs)則已受了很多辛格海里人(Singhalese)的影響。西比利亞北部恃畜鹿為生的朱克察部落(Tschuktschis)以及和他們有血統關系的其他部落,則都已進到了畜牧時代。現在,只有一個大陸,除了歐洲人的殖民地之外,全是原始民族的世界,那就是澳洲;澳洲在我們這一時代的特殊地位,從人種學的立場來看,好象是久…See More
Dec 21,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0)

所謂原始民族,就是具有原始生活方式的部落。他們生產的最原始的方式,就是狩獵和采集植物。一切較高等的民族,都曾有過一個時期采用這種生產方式;而且還有好些大大小小的社會集群,至今還未超脫這種原始的生產方式。我們必須很注意這一些社會集群以便認識那些可以找到的最原始的藝術形式。但是,我們還得先撇開一種當前的反對論調。我們可以因為狩獵部落所有的是一種低級文化,就此斷定它一定就是一種原來的原始文化嗎?這些部落也許不是本來野蠻,而是在後來他們方才變蠻野的;他們或者不是停頓在較低的階段上,而是由較高的階段沈落下去的;他們的文化現象也許不是生理的而是病理的表現——一種退化的現象——從這種現象我們無法得到一種關於文化的正常發展的結論的。這種久已發表但還沒有遭受駁斥的論調,或許是從下述我們必須判別的兩種理論中的一種里發展出來的。其中的一種,好象是教條的推斷,它的結論是,人類不是從那樣低的階段上開始發展的,一切的人都從頭就由神力賦與相當的文化手段,只是有些民族得到了很充分的發展,有些民族因為他們罪惡的行為而竟將原來的文化失卻。這種論調,是顯然沒有科學根據的,所以也不能用科學的研究來加以駁斥。這種見解,既然是根…See More
Nov 5,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9)

我們可以相當肯定地說,生產方式是最基本的文化現象,和它比較起來,一切其他文化現象都只是派生性的,次要的。這並非說那些第二性的現象都是直接從生產那個主幹上枝生出來的,乃是說它們雖然各有獨立的根源,但它們的形成和發展卻受著最占優勢的這個因子的巨大影響。例如宗教觀念,的確不是從經濟條件產生出來的,但我們還是可以從最占優勢的那個生產狀態中去追溯統轄整個民族的宗教形式的來源卡斐(Kaffir)人對於精靈的信仰,自有它獨立的根苗,但是那特殊的信仰形式,例如祖先靈魂作有分等有序次的排列,卻顯然是他們實際生活上分等有序的體制的反映,而那分等有序的體制卻就是那時最占優勢的那個有著好戰和集權傾向的畜產事業的產物。在沒有建立社會固定組織之可能的漂泊無定的狩獵民族中,雖則也可以找到他們對於精靈的顯然信仰,卻不能從他們中間找出對於靈魂的級次觀念。然而生產事業在文化上的意義,決沒有明白過比它在家族史上所具有的。人類家族的各種奇異形式,社會學還為它設想出種種更奇異的假設,如果我們把它和生產形式聯系起來考察,就立刻會變得易於理解。在最低的生活階段中,人類每用狩獵(最廣義的)和采集植物來維持他們的生活和這個最原始的生產…See More
Sep 5,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Sep 1, 2018
Margaret Hsing posted a blog post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7)

凡是對於高度發展的歐洲和東亞的藝術是真的情形,對於歐洲的布須曼人和埃斯基摩人的藝術也一定是真的。至少,我們沒有理由可以臆斷說這是不對的。誰能曉得一個澳洲人見了格累(Grey)從格楞內爾(Glenelg)的穴洞里起掘出來的圖畫能夠看出些什麽呢?我們除了幾筆關於人和袋鼠的很粗的表現之外,看不出什麽來。但一個西澳洲人,見了拉斐爾(Raphael)的聖母像又能看出些什麽來呢?我們可以設想那些很粗拙的圖畫對於和作者同一文化的澳洲人所發生的影響,正象聖嬰耶穌的眼睛所放射的神秘光輝對我們所發生的一樣。我們已經說過,我們不知道澳洲人的圖畫的意義,我們甚至於不知道畫中是否有著意義。在這種情形之下,難道我們能夠說我們已經認識了澳洲人的藝術品嗎?上面我們都是將形象藝術做例的。但是詩歌的殘缺不全也不在圖畫和雕刻之下;而原始民族的詩歌更是殘缺不全。關於住在安達曼島的人,曼恩(Man)曾經說“他們的一切詩歌一大部分只能由聽者用想象去補充的。”他還引了下面這個奇特的例子作證:把獨小船這海岸,我要去會你那莊嚴英偉的兒子——你那英偉的兒子,他曾經打倒了許多青年,你那莊嚴的兒子,英偉的兒子:我的斧頭銹了,我要用他的鮮血來…See More
Aug 22, 2018

Margaret Hsing's Blog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2)

Posted on April 20, 2019 at 12:09pm 0 Comments

翡及安人用以抵禦寒冷、風暴、潮濕的,只是一方從項頸掛到背上的皮革,而且就是這件簡陋的外套也只在天時特別不好的時候偶爾披用。可是在另一方面,則很難得看見有人不用兩根帶子或繩子來裝飾項頸的。和他們主有的極少數的其他物件比較起來,他們的頸飾的豐富確是可驚的。



在我們的博物館中,也許可以看見海豹皮頸帶和穿著各樣的骨片、牙齒、貝殼的繩子用駱馬的筋腱織成的織物,羽毛的領子以及一切沒有實用的雜物。制造這些東西的時候,他們都和制造可以幫助他們取得日用必須的武器一樣用盡心機。75…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1)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10:30pm 0 Comments

這大概不是裝飾,而婦女處於從屬地位的一種像征。至少在別種民族間,剃髮的意義是如此的。61埃斯基摩人的許多髮飾中,只有很少數的是有審美的意趣的。62而婦女的髮裝則無疑的受過相當注意的髮飾。菩阿斯的描寫,是對各族都很適用的,他說:“婦女大約用兩種方法安置她們的頭髮。不論是哪種方法,她們都在頭的中央把頭髮分開。第一種方法是將後部的頭髮,纏成一個髻,堆在頭的後面,或者很潔凈地打成一個光結。邊上的頭髮,則編成辮子,擱在耳上,再和後面的那一團聯在一起。第二種方法,是將鬢髮結成小髻掛在耳下,而用像牙環或銅環掛在耳上面。”…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0)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10:28pm 0 Comments

首先在下唇和耳輪上穿了鈕扣模樣的窟窿,而將一種很輕的木制栓塞裝進去。不久之後又用幾個較大一點的栓塞去代替那些較小的栓塞;這種工作繼續進行,直到可以用得四英寸直徑的栓塞時為止。…

Continue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9)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10:25pm 0 Comments

曼恩曾在明科彼人中住居很久,他說:“劙痕的最大意義是裝飾。”46這些斷語實際上只是土著自己表示出來的意見的轉述,對人種學文獻非常精通的該爾蘭德是不會不知道的,但他偏偏相信這種斷語是不足聽信的,以為劙痕原意,經過了長時期之後,連土人自己也忘記了。47劙痕意義有這樣的改變,也許是可能的。不過在這里我們的問題並不是這事情是否可能,而是是否真有這樣的事;因為除非已經有切實證據,我們不能因為要適合我們在斗室中構成的臆斷,就輕視土著們直接肯定的宣告。…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7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