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城市,不能只是“看上去很美”

《紅樓夢》中有二首描寫賈寶玉的《西江月》,其一寫道:“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 潦倒不通庶務,愚頑怕讀文章;行為偏僻性乖張,哪管世人誹謗。”說的是賈公子“面子”很中看,“裏子”卻極糟糕,也就是成語所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人有面子和裏子,城市也是一樣。面子的美醜一眼就能看到,而裏子的好壞則需細心去體認。有些城市到處高樓林立,到處流光溢彩,“面子”的確讓人動心,可這裏出行處處擁堵,生活處處不便,設施處處配套不全,加之房價奇高而收入很低,小孩入托上學要找“關系”,這些城市雖然“看上去很美”,但生活起來卻很難。在那兒生活與在那兒觀光,其感受肯定大不一樣。這樣的城市馬路雖然非常寬闊,但寬闊的馬路上不能通暢行車,建築雖然非常宏偉,但這些宏偉建築毫不實用,這樣的城市對人沒有任何親切感和溫馨感,人在其中覺得十分孤獨、渺小、煩燥、無助。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在中國最摩登最繁華,可這幾座城市中的精英向外國移民也最積極最踴躍。我的兩個朋友都從中國的特大城市移民到加拿大和美國,並都生活在人家的中小城市。我的弟媳是土生土長的上海姑娘,他們一家在美國費城工作和生活,弟媳對上海老家並沒有什麽“依依不舍”之情。

今年夏天,我國各大城市都害內澇,“到北京去看海”、“到武漢去看洋”,成了新的旅遊景觀,大多城市一遇雨就成了汪洋澤國,開始說是“百年一遇”,後來變成“一年一遇”,如今成了“一雨一遇”。英法德日等國領導人可能都很傻,他們把人們看不見的城市下水道修得又寬又好,我們領導人就聰明多了,將地面的樓房修得又美又高。可以肯定,我國各城市的內澇不僅不能緩解,反而會越來越厲害。由於城市下水道平時人們看不見,修得再好也不能改變城市外觀,只有看得見摸得著的摩天樓才會成為城市的名片,能成為城市名片的建築才能成為市長的政績工程,能成為政績工程的項目市長才感興趣。修下水道就像是衣錦夜行,又像是把海參埋在白菜下面,我們那些聰明絕頂的市長絕不可能像歐美日市長那樣傻冒,像他們市長那樣犯如此低級的錯誤。

本月2號《楚天都市報》載,武漢召開市委市政府工作會議,提出要在“3年內使城市面貌脫胎換骨,比肩北京、廣州,達到國內一流”。為達此目的,“武漢市委市政府將實施‘潔面沖涼’、‘減肥瘦身’、‘穿衣戴帽’”,看來我們勵精圖治的武漢市領導又要下大手筆,要讓武漢市“大變貌”,必定要對武漢市進行“大整容”。

武漢市現任市委書記是不折不扣的武漢人,他一心一意要造福武漢家鄉人民,於是把武漢變成了一個大工地,由於他大名阮成發,武漢人民便感激地稱他“滿城挖”。阮成發書記好像對“滿城挖”綽號很滿意,他說“不挖就對不起武漢人民”,因而“挖”城的幹勁也越來越大,你到武漢任何一個地方都能吸到灰,你到武漢任何一個地方都能遇上堵。武漢人說武漢實際上只有兩個地方堵——“這裏”也堵,“那裏”也堵。

一聽說武漢領導要“使城市面貌脫胎換骨”我就發怵,一看到要給武漢市“潔面沖涼”、“減肥瘦身”、“穿衣戴帽”我就發暈。要在三年內把武漢整成北京和廣州,這種整容不只是“傷筋動骨”,而是“脫胎換骨”。我的天,武漢市肯定又要遭大殃受活罪!即使在三年之內把武漢整成了現在的北京和廣州,現在的北京和廣州讓人喜歡嗎?那裏的精英不是紛紛向外移民嗎?我相信武漢市阮成發書記“滿城挖”是出於“好心”,但“好心”就一定會辦成“好事”嗎?

去年上海世博的主題是:“城市,讓生活更美好!”這句話的英語比中文更美:“Better city,Better life。”盡管這次世博辦得很成功,但這次世博主題並沒有改變中國城市市長們的施政理念,他們還是熱衷於城市的“宏大敘事”,熱衷於城市的“面子工程”,熱衷於“使城市脫胎換骨”,熱衷於“貪大求洋”,因此,不僅武漢成了個大工地,全中國也成了個大工地,到處都大興土木,到處都熱火朝天。這些好大喜功的市長們哪裏知道,我們的城市就像我們的市民一樣,早已被歷屆市長折騰得疲憊不堪,它們現在需要的不是“脫胎換骨”,而是盡可能保留它們的“歷史風貌”,盡可能讓它們“休養生息”。

城市的目的是“讓生活更美好”,不能只是“看上去很美”。(收藏自2011年7月10日愛思想網站)

Views: 7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