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er Loh
  • Male
  • Temelo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emer Loh's Friends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Temer Lo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emer Loh's Page

Latest Activity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上)

我初戀的時候,既浪漫又害羞,整天在夢幻般的迷宮里徘徊……那時我18歲,每天忙完專業課後,不是踢足球、玩網球,就是到拳擊俱樂部練拳擊,從來不知道女孩子的事情。到了周末,要是我所在的球隊沒有比賽的話,我就直奔電影院,買票看故事片,這些故事片往往使我加深了少兒時代特有的想像。一個下雨的周末,我看電影之前,無意之中走進影院隔壁的小商店里。在糖果櫃台後面,站著一個和我年紀相仿、亞麻色頭髮、長著小酒窩的姑娘,我從未見過這樣漂亮的女孩子!為了吸引她的注意,我向她不自然的笑了一笑,想說句俏皮話,可是聲調卻是顫抖和不自然的:“請給我買點糖。”她把糖稱了以後裝進一個白紙袋里。遞錢給她時,我們的手幾乎碰著了。在回來的途中,我的手一直捂著這個紙袋,甚至不願打開它。那之後的一個星期中,我每天都生活在一個夢境般的世界里,到處是亞麻色頭髮和小酒窩。我總是模仿電影男主角那樣喜氣洋洋地和她講話;她呢,每當我說完,也總像女主角那樣嫣然一笑。再下一個星期六,我所在的球隊有一場比賽,不過,為了去看我的維納斯,我早已另有安排——剛踏上我們球隊的汽車,我就對教練說:“我母親得了急病,我得馬上回去。”沒等他回答,我就跑開了。電影準…See More
1 hour ago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下)

我們騎到了一座很陡的橋。我開始上橋,騎了一半,她叫我停下,說我們可以走上橋頂,這樣我可以歇一歇。我們在橋頂停了下來,倚著欄桿,眺望整座城市發出的閃閃燈光。卡車和吉普車是我們唯一的伴侶。“這是否令你想起美國?”她用下巴指著城市燈光問我。“有一點。”“你想家嗎?”“很想家,我就要回家了。到時候我又會想長沙的。”“真的嗎?” “對,”我平靜地答道。她的圍巾包著整個臉。只有那雙眼睛露在外面。我問她,是否覺得自己是乏味的,她的雙眼笑得彎了起來。“我不乏味,我想我是個挺有意思的姑娘,你覺得是這樣嗎?”“是的,我也覺得如此。”她的皮膚蒼白,我看到她的眼皮羞紅了。“你回美國後是不是跟你父母住?”“不是。”“為什麽?”“因為我太大了!如果我不自謀生路他們會覺得很奇怪的。”…See More
Thursday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中)

 “是的,你們不震驚嗎?”“也談不上太吃驚”她平靜地答道。我想起那個學生對我說的有關她的經厲的事,就問道:“你是個十分堅強的姑娘,對嗎?她帶著驚異的表情從翻閱著的雜誌上擡起頭來,手捂著嘴,很不自然地格格笑道:“說得太可怕了,我才不是那樣的人呢?”我們談了一個多鐘頭,她揀了幾本要帶走的書。當她起身要離開時,我問她何時回哈爾濱。“後天。”憑她留給我的好感,我請她第二天晚上再到我這兒來,她盯著我看了一會兒,說:“謝謝——我來。”就消失在沒有燈光的樓道里。我聽著她下樓的腳步聲。然後又窗口注視著她的身影走過運動場。第二天晚上的同一時間她來了。她對一本畫冊中的幾幅新英格蘭秋天的彩照驚嘆不已。“太美了”她說,“真像夢一般。”我不能直盯著她看,所以她翻動書頁時我就注視著她的手,傾聽她說話的聲音,並偶爾在她問我些什麽的時候才凝視她的臉。我們不知不覺地談了很久。忽然,她像是想起什麽事,看了看手表,已經過十點了——幾乎談了兩個鐘頭。她倒吸一口氣,忽然焦慮起來,“我誤了末班車!”她住在河對岸的一所醫院里,走路去至少得花兩小時。那是個寒冷的夜晚,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騎車帶她。這麽做本身是不會引人注意的。因為大多數…See More
Wednesday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Jul 28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擦皮鞋的人

王麗君 翻譯 我的父母在賓夕法尼亞洲的沙勒羅伊經營了一家小餐館,名叫帕弋尼斯。餐館每周營業7天,每天營業24小時。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專門為那些來餐館就餐的人擦皮鞋。那時候我6歲。我父親小時候也擦過皮鞋,所以他教我怎麼樣才能把皮鞋擦得亮亮的。他告訴我,擦完鞋後要征求顧客的意見,如果他不滿意,就把皮鞋重新擦一遍。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要幹的活也增加了。我10歲的時候還負責收拾餐桌,幹勤雜工的活。父親笑容滿面地告訴我,在他雇傭過的勤雜工中,我是幹得最好的。 在餐館里工作使我感到非常自豪,因為我拚命地幹活正是為了讓全家人能生活得更好。但是父親明確地指出,要想成為餐館工作人員中的一員,我就得達到一定標準,我必須準時上班,手腳要勤快,並且要禮貌待客。除了擦皮鞋外,我在餐館幹的其他活都是沒有報酬的。有一天我做了一件傻事:我對父親說他應該每周給我10美元。父親回答說:“好啊,那麼你一天在這兒吃的三頓飯的飯錢是不是也應該付給我呢?你有時帶朋友到餐館來白喝汽水又該怎麼算呢?”父親估算了一下說,我每周大約欠他40美元。…See More
Jul 21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歌唱家

我是在布魯克林長大的,那時我膽小,而且說起話來口吃得厲害,我最怕被老師叫起來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話。有時,我知道上課時老師會叫我,我就逃學,每逢躲不開的時候,我就背著全班站著朗讀,同學們常常取笑我。 我真正得到解脫是在15歲的時候。那時正趕上經濟大蕭條,我不得不輟學,在曼哈頓地區幫父親和叔叔把服裝和鞋送到顧客家里去。他們付不起我的工錢,但是幹那種跑腿的差事改變了我的生活道路。起初我對歌劇的愛好不斷增加——這主要是受媽媽的影響。我媽媽是一個業餘歌手了,她的嗓音優美。聽到我在家里唱歌,她就帶我去拜見一位聲樂老師。這位聲樂老師的工作室就在大都會歌劇院里。我心里充滿了對他的敬畏。我們交不起學費,但是他同意靠獎學金教我唱歌。…See More
Jul 18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耕田小子

當年,我的父親在波多黎各的里奧·彼德拉斯甘蔗農場當工頭。我幹的第一份工作是趕牛犁田。我跟在耕牛後面,用掃帚把兒趕牛。我幹一天活掙1美元,每天連續幹8小時,連停下來吃飯的時間都沒有。趕牛犁地是特別單調乏味的,但是它對我的一生都有好處,使我懂得了很多道理。農場主老是盯著我們,所以我們每天得準時上班,竭盡全力地幹活。此後,無論幹什麼活我都沒有遲到過。我還學會對顧主要尊敬,要忠心耿耿地為他幹活,更重要的是我掙到錢了。不想幹活就說自己病了,這樣的念頭從來沒有在我的腦子里閃過。那時候我才6歲,可是我已經幹大人的活了。家里需要我掙到的每一塊錢,因為我父親每周最多只能掙18美元。我們住在一座簡陋的小木屋里,有三間房子,地面是土鋪的,屋子里沒有廁所。最使我感到自豪的是我能掙錢幫助父母養活兩個弟弟和三個妹妹,這使我有了自尊心。對一個人來說,自尊心是他應具有的最重要的東西之一。我7歲的時候,在離家不遠的一個高爾夫球場找了一份工作。我的工作是站在高爾夫球場平坦的球道上,看球落在了什麼地方,這樣球手就能找到球了。一個球找不到就要被解雇,所以我從來沒有丟過一個球。有時晚上我躺在床中,夢想著打高爾夫球賺好多好多的錢…See More
Jul 16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菲麗絲·沃爾肯斯:吻(下)

她眼神發直,沒有任何反應。我用手托著她的下頜,輕輕地轉動著她的頭,才使她不得不看著我。“凱特,我剛聽說查爾斯的事。我感到很難過。”一聽“查爾斯”三個字,立刻她的眼中閃爍出了光芒。她迷惘地瞧著我,好像我是突然出現的似的。“凱特,是我,菲麗絲,對於查爾斯去世我很難過。”她認清並回憶起一切後,她的臉紅紅的,淚水奪眶而出。“查爾斯去了。”她喃喃地說。“我知道。我知道,凱特。”我說。我們對凱特特殊照顧了一段時間,讓她在房間里吃飯,大家輪流用各種特殊的方式照料她。後來,逐漸地又恢復了正常。每當我經過她房間時,經常會看到凱特坐在椅子里,腿上放著那個大相冊,神情悲傷地瞅著相冊中的查爾斯。就寢的時候是凱特一天中最難熬的一段時光。盡管已答應了她的要求,讓她搬到了查爾斯的床上,盡管我們常常和她在一起聊天,說笑,夜里也給她掖被子,可依然驅趕不走凱特的悲傷、寂寞和孤獨。有一次,我看著她睡了一小時後才走,可當我又經過她的房間時,卻發現她依然大睜著雙眼,凝視著天花板。幾個星期過去了,情況仍沒有好轉。她像是很煩躁,又很害怕。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想知道為什麼凱特夜里的情緒要比白天壞呢?後來,有天晚上,我又來到了凱特的房間…See More
Jul 14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菲麗絲·沃爾肯斯:吻(上)

韓敏譯我是護士。每天下午,在我值班的時候,總是要沿護理之家的走廊走一走,和每個房間的病人們聊上幾句,觀察一下他們的病況。每次我都會看到凱特和查爾斯夫婦二人坐在那里,腿上放著一個大大的相冊,看著上面的照片在追憶往事。凱特總是很自豪地給我看當年他們的那些舊照。照片上,查爾斯高高的個子,金髮碧眼,英俊瀟灑。而凱特則是一頭黑黑的秀髮,她笑容可掬,楚楚動人。兩個年輕的戀人含笑走過了漫長的歲月。現在看上去他們依然還是那麼相親相愛。燈光照在他們那滿頭銀髮,照著那兩張滿是時間線的臉。他們含笑沈浸在過去那幸福的回憶之中。“現在的年輕人對愛的理解太淺薄了。”我想。以前總認為只有年輕人才有享受愛的權力,現在看來,真是太愚蠢了。凱特和查爾斯形影不離,飯廳里,他們雙進雙出,休息室里,他們出雙入對,就連在大廳或草坪上散步,他們也是手拉著手的。當我們全體工作人員在飯廳吃晚飯時,有時就會看到凱特和查爾斯這對老夫妻慢慢地從餐廳門前走過。每當這時,我們的話題總會轉到這對老夫妻身上。題目是關於這對老人的愛情和忠誠,以及如果他們兩人中有一個先去世,會發生什麼情況。我們知道查爾斯是個堅強的人,能挺得住。可凱特卻只有依靠查爾斯才…See More
Jul 10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君特·斯潘:男子漢的誕生 (下)

史密特太太急得脫口發出一聲尖厲的叫聲。“快把錢夾交給他們!”她驚懼地喊道,“否則他們會殺你的!”“不能這麼便宜他們!”史密特先生大聲答道。他無力地從地上撐起身子。“我得先教訓這幫家夥,竟敢肆無忌憚襲擊過路人!”他出其不意地一拳打在那胖家夥的下巴頦上,這漢子發出一聲慘叫,朝前撲去,然後癱在地上。就在這一剎那,其余三條漢子都朝史密特先生猛撲上來,幾個人頓時扭打一團。史密特太太臉色變成死灰般,倚著一棵松樹抽泣起來。眼觀這場生死搏鬥,耳聞這班強盜發出的呻吟聲、慘叫聲,又聽到史密特先生憤怒的聲音,如“無賴!”“流氓!”“我叫你們嘗一嘗這苦頭,你們這些惡棍!”不一會,有一個進攻者逃進樹林里去了。又有一個踉踉蹌蹌跑掉了。剩下的一個被史密特先生瞅準一拳擊中顴骨,痛得嗷叫一聲跪在地上,然後倒在那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的壯漢身上。史密特用手擦拭一下額頭,撣去上衣的塵土,挽起他太太的胳膊,用不屑一顧的目光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犧牲者”:“滾吧,親愛的,你們躺在這里有多難看呵!”“哦,我的上帝!”史密特太太深深地抽了一口氣,她驚訝,她顫抖。直到她離開樹林朝家里走去時,她的神志才漸漸恢復過來。這時,她撲到丈夫的懷里,…See More
Jul 9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君特·斯潘:男子漢的誕生 (中)

他的太太挖苦地示意他別往下說。“要說做這種夢,那倒是你!”她變得寬容地說,“在你的夢里,你身歷了你日常生活中所經歷不到的場面:槍擊、毆鬥、勇敢和英雄氣概。最後你從床上跌下來,”她突然朗聲大笑起來,“這是你那特有的性格,早已到期加薪甚至已過期了,你也不敢對你的頭頭放個屁!”“言下之意,你說我是個膽小鬼嗎?”“就是這個意思,沒錯!如果我拿你與卡利·柯佩爾一比,說你是個膽小鬼那還遠遠不夠。在電影里的那種槍戰中,即使讓你在5米之內的距離,連一隻大象你也打不中!”她冷酷地接下去說,“如果讓你真的握著手槍的話……”“但是你怎麼可以將一出電影和現實的東西聯系在一塊看呢?!”史密特先生叫嚷道,“影片里的一切只不過是編造出來的!”太太對他充滿憐憫地微笑著,“卡利·柯佩爾在生活上也是一個響當當的漢子!”她同丈夫保證說,“你很有必要瞧一瞧他那久經磨煉錘打的體魄!”他坐在辦公室里,心頭的窩囊氣不斷地加劇,午間休息時,他下定決心要當著他太太的面嘲弄這位卡利·柯佩爾,讓他從她心目中永遠消逝。下午,史密特先生派一個跑差到書攤去,幫他訂購了兩打電影雜誌。他希望從中能挑出些對卡利·柯佩爾不利的碴子來,他就能借此證據與老…See More
Jul 6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君特·斯潘:男子漢的誕生 (上)

孫遠譯若在生活的長河中投入一顆小石,雖然激起的只是小小的漣漪,但它卻是另一種景觀。一史密特先生下午從辦公室回到家里,見到他太太在廚房里留下一張字條:“我去看電影,卡利·柯佩爾主演。”史密特先生味同嚼蠟地吃了晚飯之後,又興味索然地洗凈了盤碗,瞄了一遍報紙,就開始燙起褲子來了。7點鐘,他太太回來了。“一部叫人難以忘懷的影片!”前腳還未踏入廳堂,她就叫喚著,“這個卡利·柯佩爾,是我迄今為止見識過的最出色的男子漢!”她直奔廚房,在她丈夫眼前晃了晃手里的一張男明星的明信片。史密特先生見到一張有棱有角的、飽經風霜的、類似登山運動員那樣的臉龐。“嗯,”他說,“他看來挺有運動員的派頭!”他平日對於電影只知東鱗西爪,對於影星更是一無所知。“卡利·柯佩爾在這影片里孤身獨膽對付了四個全副武裝的強盜!”太太滔滔不絕地說道,“他的膽色簡直非人所料……”史密特先生聽著他太太講述那銀幕上的情節,連續燙了四條褲子。他困極了,疲憊不堪地上床去了。在他合眼之前,他還見他太太站在他的床頭櫃旁,把印有影星卡利·柯佩爾的明信片用圖釘按到墻上去。一個鐘頭之後,他在熟睡中被一拳擊醒了。他不知所措地把手伸向床頭櫃。這時,他的臉部又挨…See More
Jun 29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Mazguerit·未婚妻(下)

別的旅客都笑了。我極力的解釋,說那是因為尋覓座位的緣故。村人說:“那也沒什麼要緊,若是我們的媳婦,真像你一樣,那我們就幸福極了。”那位旅客仍保持著她的戲謔態度,看了我一眼,對農夫說:“等你到了巴黎時,你就知道,我並沒有弄錯。你的兒子將要對你說,‘這就是我的未婚妻’”過了一會兒,村婦轉過來對著我,在籃子里尋出一塊餅來,對我說,這是她那天早上親自做的。我沒有什麼話可以推辭,只好說,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受了寒,將餅退還給她。她扔在籃里,卻又給我一串葡萄。我無法推辭,只好接受了。當火車停了的時候,她丈夫要去替我弄熱水喝,我又無法阻止他,真覺十分的不安。我看著這位慈善的人,不禁很為懊喪,因為我不能真正當他的媳婦啊!我知道他們對我的感情是很深厚的。唉!我到處漂泊,沒有見過我的父母,永遠是異鄉過客。我常常看見他們在注視著我。火車到了巴黎車站的時候,我幫助他們把籃子拿下去,並且指示他們的出路。我看見一個少年奔向他們跟前來,雙手緊緊地摟抱著他們。我趕緊躲開了,離著他們遠些站著。他和他們不住地接吻,親了又親,親了又親。他們面含著笑容,一望而知他們心中是無限快樂。行李撞著的時候,挑夫們的呼喊聲,他們都沒聽見。…See More
Jun 17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Mazguerit·未婚妻(上)

假期之後,我回巴黎去。我到車站的時候,火車上已坐滿了旅客。我在各輛車上都尋找遍了,想覓一個座位。但找來找去,只在最末一輛車廂里,尋著一個空座,並且上面還放了兩個雞鴨籃子,里面的雞鴨不息地伸出頭在窺探。我遲疑了半天,才決定進去。我正想在這些擾攘的旅客中,尋找這籃子的主人,有一個穿農夫衣服的人對我說:“小姐,請等一會兒,我就把那個籃子拿下來。”我於是便把放在他膝上的果籃拿下來。他這才立起身來,將雞鴨籃移在座位底下。鴨子很不願意,我們由他的叫聲中可以知道,雞子低下他的頭,好像被侮辱了似的。農夫的妻子,叫著它們的名字,和它們談話。當我坐下來的時候,鴨子也安靜了。坐在我對面的一位旅客,問農夫的雞鴨是否帶到市場上去的。“先生,不是的。”農夫這樣的回答,“我帶給我兒子的,後日他就要結婚了。”他容光煥發,四下看著,很像要人人都知道他現在是非常幸福的人似的。火車開行了。問他雞鴨的那個旅客,展開了他的報紙。在這時候,農夫又和他攀談起來:“我的兒子,他在巴黎一家商店里做事,他將要和一個青年女郎結婚,也是在商店里做事的。”旅客將報放在膝上,一隻手還拿著,靜聽了一會兒道:“那個女郎很美麗嗎?”農夫說:“我們不知…See More
Jun 15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萌娘·為自己伴奏(下)

走遠路穿漂亮衣服才值得,你說呢?你現在就很漂亮,小雅。我也這麽覺著,穿漂亮衣服自我感覺好,我就要這種感覺。小雅笑了一下,只可惜這麽好看的衣服我每天只穿著它們走幾十步路。走吧,小雅代我提上那十斤掛面:上樓。還是那黑黑的樓道,還是那間小小的房間,只有她和媽媽住。十年過去了,窗外那棵楊樹已經變粗,枝幹快挨上窗台了。 這棵楊樹都這麽粗了。我說。 咱們多少年沒見了?小雅給我端來一杯茶,她又換了一身粉紅色的居家服,看上去隨意又可愛,我發現小雅一點沒老,而且比過去更熱情開朗富有風韻。我喝了一口茶:小雅,你還記不記得這樹下有個騎自行車的人了?這樹下站過好多人聽歌呢。有個掌鞋的,你還記得嗎?有掌鞋的嗎?我忘了。也可能你下鄉了。她說著又端來西瓜。那時你也唱歌嗎?一直唱,天天唱,你呢?也唱,可是沒天天。 小雅和我相視而笑。我問她這些年怎麽過的,她輕輕一笑說:就那麽過來了。…See More
Jun 4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萌娘·為自己伴奏(上)

我上中學時有個同學小雅,她長得文文靜靜,我們都叫她啊芳,因為她的模樣特別像電影《英雄兒女》的女主角王芳。她家就住在我家樓後小樹林那邊。那是一座六十年代蓋的紅樓,她家在二樓,窗戶底下有一個大牌匾:愛國糧店。小雅不大愛說話,一說話就臉紅,可她唱歌卻很大方,她的嗓子亮亮堂堂老遠就能聽見。我經常帶著我那隻八個貝司的破手風琴去她家玩。小雅特別羨慕我能自拉自唱,我說,這有什麽呵,這是很容易的事情。我總是愉快地為她拉琴,我們唱一些人們很難聽到的老歌。那時候人們常聽的歌是《白族人民愛唱歌》、《紅太陽照邊疆》、《家住安源平水頭》什麽的,而我們就唱《照鏡子》、《送你一支玫瑰花》、《夏夜圓舞曲》。夏天開著窗,我們經常聽見窗外有人喊:再唱一個!或者是一個孤獨卻很響的掌聲,可是我們決不往樓下看,我們不想讓人們知道這是兩個中學生的小把戲,讓他們想像這是兩位歌唱家吧。一天,我們倆唱完歌立即背起書包上學,走到樓下看見一個騎自行車的人還在路旁的樹蔭下往上看,還有兩個披雪掛霧似的糧店營業員也抻著脖上往上看,其中一個女的說:怎麽不唱了?…See More
Jun 2

Temer Loh's Blog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下)

Posted on July 29, 2020 at 6:27pm 0 Comments

我們騎到了一座很陡的橋。我開始上橋,騎了一半,她叫我停下,說我們可以走上橋頂,這樣我可以歇一歇。我們在橋頂停了下來,倚著欄桿,眺望整座城市發出的閃閃燈光。卡車和吉普車是我們唯一的伴侶。

“這是否令你想起美國?”她用下巴指著城市燈光問我。

“有一點。”

“你想家嗎?”

“很想家,我就要回家了。到時候我又會想長沙的。”

“真的嗎?”…



Continue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上)

Posted on July 29, 2020 at 3:30pm 0 Comments

我初戀的時候,既浪漫又害羞,整天在夢幻般的迷宮里徘徊……那時我18歲,每天忙完專業課後,不是踢足球、玩網球,就是到拳擊俱樂部練拳擊,從來不知道女孩子的事情。到了周末,要是我所在的球隊沒有比賽的話,我就直奔電影院,買票看故事片,這些故事片往往使我加深了少兒時代特有的想像。



一個下雨的周末,我看電影之前,無意之中走進影院隔壁的小商店里。在糖果櫃台後面,站著一個和我年紀相仿、亞麻色頭髮、長著小酒窩的姑娘,我從未見過這樣漂亮的女孩子!為了吸引她的注意,我向她不自然的笑了一笑,想說句俏皮話,可是聲調卻是顫抖和不自然的:“請給我買點糖。”

她把糖稱了以後裝進一個白紙袋里。遞錢給她時,我們的手幾乎碰著了。在回來的途中,我的手一直捂著這個紙袋,甚至不願打開它。…

Continue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擦皮鞋的人

Posted on July 18, 2020 at 9:20pm 0 Comments

王麗君 翻譯



我的父母在賓夕法尼亞洲的沙勒羅伊經營了一家小餐館,名叫帕弋尼斯。餐館每周營業7天,每天營業24小時。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專門為那些來餐館就餐的人擦皮鞋。那時候我6歲。我父親小時候也擦過皮鞋,所以他教我怎麼樣才能把皮鞋擦得亮亮的。他告訴我,擦完鞋後要征求顧客的意見,如果他不滿意,就把皮鞋重新擦一遍。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要幹的活也增加了。我10歲的時候還負責收拾餐桌,幹勤雜工的活。父親笑容滿面地告訴我,在他雇傭過的勤雜工中,我是幹得最好的。…



Continue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歌唱家

Posted on July 16, 2020 at 10:44am 0 Comments

我是在布魯克林長大的,那時我膽小,而且說起話來口吃得厲害,我最怕被老師叫起來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話。有時,我知道上課時老師會叫我,我就逃學,每逢躲不開的時候,我就背著全班站著朗讀,同學們常常取笑我。



我真正得到解脫是在15歲的時候。那時正趕上經濟大蕭條,我不得不輟學,在曼哈頓地區幫父親和叔叔把服裝和鞋送到顧客家里去。他們付不起我的工錢,但是幹那種跑腿的差事改變了我的生活道路。

起初我對歌劇的愛好不斷增加——這主要是受媽媽的影響。我媽媽是一個業餘歌手了,她的嗓音優美。聽到我在家里唱歌,她就帶我去拜見一位聲樂老師。這位聲樂老師的工作室就在大都會歌劇院里。我心里充滿了對他的敬畏。我們交不起學費,但是他同意靠獎學金教我唱歌。…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