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 Plus
  • Male
  • Beijing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V Plus's Friends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Іле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TV Plu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V Plus's Page

Latest Activity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21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尹鴻 詹慶生:中國獨立影像發展備忘 (1999-2006)(2)

中國獨立影像發展歷程 在通常情況下,判斷一個作品產品是否“獨立制作”可以有三種方式: (1)在“身份”上是否獨立於主流體制之外。即制作人(或制作公司)與主流體制之間是否存在行政或法律意義上的隸屬關系,或股權上的關聯關系。按照這一標準,“單位的人”、公司的簽約雇員或子公司從事的相關職務(業務)行為都不是“獨立”。反之則可成立。 (2)在制作資金的來源上是否獨立於主流體制。由於投資人有權決定作品(產品)的內容走向,最重要的是還享有作品(產品)的版權,因此由資金來源來判斷獨立與否是最常見的一種方式,這即是說,主流體制投資的作品通常就不是獨立制作。 (3)在拍攝和播映上是否具有“合法性”。中國的影視制作的合法性可以簡單歸結為兩點:制作資格和流通資格。自建國以來,中國對於影視制作的各個環節——從生產的資格到劇本申報與審批立項,從成片審查到發行、放映/播出以及出國參賽/參展的許可——都有嚴格的政策要求。 通常人們提到中國的“獨立”制作影像,往往是依據第三種標準,即在各個特定時期內沒有履行相關申報申請程序或申報申請因各種原因未獲得批準許可的主流體制之外的作品,它們或者沒有出品權而自行拍攝(缺乏“制作…See More
Monday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Nov 12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村民影像與社區影像(下)

“社區影像”便與這樣一種“自主性社會”的訴求有關。“社區”同樣屬於“草根”範圍,而社區的“自主性要求”,則更多地體現在社區人們之間的互動,以及共同管理上面,它把力量的重心放在了“人與人”之間而不是單個的個人。然而這麽做,並非是以取消個人為前提,此時所謂“自主性社會”,是由獨立、自主性的個人所組成,是這些自由的人們之間互相交流溝通的關系。當然,在“社區”或者建設“公民社會”的活動中,其旨歸並不在於影像的收獲,影像只是這個過程中的一部分,是一種輔助的手段,更多情況下是一種觸媒,它並不能脫離社區或公民社會單獨存在,也不能發展為一項單獨的社會運動本身。但是,這並不能抹殺社區影像也同樣擁有自主和自由的性質,與獨立的個人影像之間有著許多可分享之處。那種不分青紅皂白一提到“社會”就頭疼,並因此對於社區影像采取一種不屑態度,是這些人自身邏輯的不徹底所致。當然,社區影像首先是為社區的人們而存在的。一般來說,它是由社區的人們自己拍攝,實際上經常由他們共同參與完成。這場“紀錄影像與鄉村社會”討論的下半部分,便主要針對“社區影像”,由雲南社會科學院的郭凈研究員主持。郭先生曾任雲南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雲…See More
Nov 6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村民影像與社區影像(上)

2009年3月20日至27日,第四屆“雲之南紀錄影像展”,在雲南圖書館內舉行,四個展廳同時上映不同的影片。這個兩年一度的影像展,為當今中國規模最大的民間紀錄片影像展示平台。這屆影展不僅匯聚了兩年之內紀錄片作者們的最新成果,而且還特別提供“村民影像”、“社區影像”、“人類學影像”(包括東南亞)展映。鑒於許多作品都將目光放在了中國廣大的鄉村社會,影展的舉辦者特地開辦了一場“紀錄影像與鄉村社會”的討論,為期一天,參與者眾多,討論熱烈,甚至引發本屆影展討論中最為激烈的爭論,內容涉及影像的個人自由及社會責任等,在本人眼里也顯得尤為珍貴。紀錄片老將吳文光為這次影展推出了八部影片。這八部影片的作者不是老吳,而是賈之坦(湖北)、王偉(山東)、邵玉珍(北京順義)和張煥財(陜西),每人兩部。2005年,老吳主持了由歐盟與中國民政部合作開展的《村民自治影像計劃》,因而有了十位從來沒有摸過拍攝機器的村民,來到老吳位於草場地的工作室接受簡單培訓之後,拍出了他們有關自己村子的影片。記得當年在草場地觀看邵玉珍的《我拍我的村子》(10分鐘),笑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這位五十多歲的農村婦女一點也不怵機器,端著個小DV就像…See More
Nov 4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劉劍梅:影像的書寫(下)

崔明霞的其他電影都比較像紀錄片,而這部則接近故事片。我非常喜歡它的顏色,紅、黃、藍三種主色調營造出異常唯美的氛圍,每一個場景都充滿了女性的氣息,以典雅、寧靜和神秘緊緊包裹著觀眾,女人常用的香水似乎滲入到這些色彩中,柔和的光微微地顫動著,每個畫面都隱隱約約地散發著芬芳。也許你會覺得這些唯美的畫面可能過於雕琢、過於裝飾,但崔明霞卻故意用這種猶同女性刻意打扮的效果來制造愛的氛圍——一種非自然的氛圍,一種令人沈醉的芬芳,一種接近女性所夢想的詩情與畫意。於是,愛通過色彩、味道、聲音和眼神一點點蕩漾開來。然而,這部電影講述的並不是女作家秋的愛情故事。雖然影片中有一小段對她過去曾愛過一個有婦之夫的回憶,但整個影片主要是關於愛這一行為本身的故事。秋愛的是寫作,不是男人。她在夢想與夢幻里找到快樂,在詩歌里找到心靈的家園。秋對知識的追尋,對女性創造力的眷戀,這些行為本身就被愛的沖動和激情濃濃地包裹著。浪漫的愛情是詩人所想像出來的——秋就是這樣一個活在想像世界里的詩人。不過,寫作的女人在現實世界里總是難以生存,開始她寄居在姨媽家,為她做家務,但是姨媽不理解她為什麽不結婚,也不理解她為什麽需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See More
Oct 27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劉劍梅:影像的書寫(上)

每次看崔明霞(Trinh T. Minh-ha)的電影,都不得不思考。從她的電影中,我雖然也得到了感官的愉悅,但更重要的是,得到了思考的愉悅。她的每一部電影都很有深度,極富創意,從顏色到音樂,從剪輯到主題,從敘述到設計,都有她非常獨特的聲音和語言。我想,她大概屬於那種流動性的“邊緣人”,遊離於各種專業之間,既是加州伯克利大學的教授,又是電影導演;既是劇本撰稿人,又是攝影師兼剪輯師;既是音樂家,又是詩人。也許正因為這種多邊人和漫遊者的角色,使她從未失去藝術的原創力,從未被任何一種專業的條條框框所束縛。她的電影屬於典型的“女性書寫”,永遠在挑戰著現有的規範和任何意義上的界限。第一次聽到崔明霞的名字大概是在十年前,那時我剛剛入哥倫比亞大學。由於哥大鼎鼎有名的薩義德和斯皮瓦克教授都專注於後殖民主義理論,我們這些研究生受其影響,也紛紛閱讀這一類的書籍。崔明霞出版於一九八九年的《女人,本土與他者》(Women, Native,…See More
Oct 24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一面不忍打碎的鏡子——中國古代文學藝術中生態倫理思想的資源(下)

當陶淵明"不願為五斗米向鄉里小兒折腰"時,他沒有"不賢明主棄"的悲憤和怨言,他的心靈也沒有由此而沈寂下去,相反,回到故鄉以後,他感到是如魚得水,找到歸宿:"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歸園田居》之一)他是一個真正熱愛自然、擁有與自然相平等的眼光的人。所以,他描寫了大量筆下的自然景象,包括田園風景及農事活動,有一種真正的喜悅、安寧在內。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飲酒》之五) 其中"悠然"一詞,坐實了詩人對於自然與自由之間關系的理解感悟。作為人們生活和精神的雙重家園,自然是一個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天地,於其中人的心靈和精神得到最大解放,陶淵明影響了一代又一代後人。順便地說,這個思想在西方要再過一千多年之後由梭羅來啟蒙。 2…See More
Oct 20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一面不忍打碎的鏡子——中國古代文學藝術中生態倫理思想的資源(上)

從一開始,中國古代文學藝術作品中出現大量的對於自然的動人描繪,並且這種描繪成為它們的重要標志和特色,這是不奇怪的。從中國哲學開始,就不存在像柏拉圖哲學那樣的對自然抱不信任的眼光。在我們的祖先眼中,自然始終是友好、可信和令人親近的,更是藝術家們從中汲取的靈感的源泉。可以自豪地說,我們先天地便從他們那里繼承了這筆優厚的財富。開風氣之先的當然要數《詩經》,尤其是由民謠組成的《國風》。其中許多詩歌中所出現的自然景象,奠定了如何看待自然、從什麼角度讓自然納入藝術視野的原型。後來的人們在此基礎上,又取得源源不斷的豐富和發展,最終匯成一股浩浩蕩蕩的潮流。總的來說,古代藝術作品中所出現的自然景觀與人之間是沒有隔閡、沒有疏離的,人們的眼光並不是要穿透自然,從中提取某種看不見的精神,或把它們弄成是遙遠和不可企及的東西;而是和身邊的自然親切地融為一體,彼此信任和產生對話交流。最常見的是,人們將自然當作難得能夠理解自己的一?quot;知己",是自己的另外一個延伸的存在,非常放心地把自己完全是內在的甚至隱秘的感情交給自然去保管。於是在作品中所出現的自然景色,便是人們自身情感的直接寄托和寫照?quot;目既往還,…See More
Oct 19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崇山峻嶺啟示我們的思想——西方文學藝術中的生態倫理精神資源(4)

雨果(1802--1885)也曾把他熾熱的目光投向了異域的遠方。他有一本詩集《東方集》,展現了一個既野蠻又美麗、既飄散著美妙的樂聲又處處充滿惡作劇的場所。在力圖接近他的描述對象--土耳其人的努力中,他甚至采用土耳其人的那些亂力怪神的想象,甚至韻律上也接近土耳其人音樂的旋律。與已往人們描述的東方不一樣的是,他把恐怖、痛苦、醜惡也帶了進來:火焰正旺的沙漠、北極的冰山、在夜間使船只沈沒的海洋等,當然最後他不忘了說,所有這一切構成了蒼茫宇宙中的一顆渺小的星。他發出的最有力的挑戰是?quot;美"和"醜"並置起來加以對照:《巴黎聖母院》的女主人公是一位外表美麗而內心狂野的女性,而敲鐘人加西莫多正好相反--內心溫柔而外表醜陋,他的這個理論恰好是從千姿百態而又強烈對比的大自然中得到啟發和支持:"萬物中的一切並非都是合乎人性的美,……醜就在美的旁邊,畸形靠著優美,粗俗藏在崇高的後面,惡與善並存,黑暗與光明相共。"(柳鳴九譯) 被稱為法國浪漫主義四大詩人之一的維尼(1797--1863)有一首詩叫做《狼之死》,時常被人們提起。寫的是在一個亂雲飛渡的月夜,月?quot;火紅火紅"的,"我們"幾個人在"參差…See More
Oct 18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崇山峻嶺啟示我們的思想——西方文學藝術中的生態倫理精神資源(3)

蒂克(1773--1853)那部未完成的長篇小說《法郎茨·斯特恩巴爾特》,敘述了一位十六世紀的青年畫家漫遊意大利的經歷,在塑造人物和編織情節方面被認為是失敗的,但其中關於自然的描寫卻是令人難忘的,他"發明"了一種被稱之為"蒂克式"的景色,尤其代表了德國浪漫派的某些精神特點。丹麥批評家勃蘭兌斯(1842--1927)寫道:"他們發現在自然蠻荒狀態中,或者當它在他們身上引起模糊的恐怖感的時候,才是最美的。黑暗和峽谷的幽暗,使心靈為之毛骨悚然、驚惶失措的孤寂,正是浪漫主義的愛好所在,而蒂克的圓月一成不變地照耀在這些景色之上,宛如舞台上一個用油紙剪成的、背後放著一盞燈籠的假月亮?quot;小說中那位遊歷的畫家斯特恩巴爾特穿著所有騎士們穿的那種"黃色的號衣",區別在於他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月光騎士"。他的"月光曲"是這樣的: 樹林後面像震顫的火焰,山嶺上照耀著一片金黃,綠色灌木將閃閃發光的頭顱誠摯地垂在一起沙沙作響。 波浪啊,你可為團圜明月的親切臉龐給我們湧現出一個映像?樹枝看到它,歡快地搖動著,將枝椏伸向了魔光。 精靈開始跳躍在波浪上,夜花叮叮當當地開放,夜鶯在濃密的樹林中醒來,詩意地談述著她…See More
Oct 16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崇山峻嶺啟示我們的思想——西方文學藝術中的生態倫理精神資源(2)

今天已經很難想象,肯定自然和重新發現自然,在當時是一場全新的革命,詩人們需要不斷地和傳統的偏見作鬥爭,卸除古典主義加在自然身上的桎梏。騷塞1774--1843)在長詩《聖女貞德》中,寫到女主人公在回答教士所說:"自然只能把你引向罪惡"時,她針鋒相對地回答: ……不,神父,不!把人們引向罪惡的不是自然;自然是完全的恩惠,完全是愛,完全是美! (徐式谷譯) 以"真"為"美"的濟慈(1795--1821),將僅僅在古代題材中尋求靈感的古典主義稱之為一個"由浮華和蒙昧培育出的派系",他以一種特有的率真驚呼道:"美都蘇醒了": …… 啊,你們的靈魂何其陰郁!天空的風在勁吹,凝聚的海濤在翻滾而一望無際,但你們卻視而不見,毫不留意。碧空如洗袒露著它永恒的胸懷,夏夜的露滴在靜悄悄的凝結,為了使清晨更顯得珍奇;'美'都蘇醒了!何以你們仍在睡夢中雙目緊閉?"…See More
Oct 13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崇山峻嶺啟示我們的思想——西方文學藝術中的生態倫理精神資源(1)

對於西方文學藝術家來說,真正關注自然、找到一個與自然相持平的眼光,比起遙遠的中國同行,要經過一個更為漫長的時期。這與以"希臘-希伯萊"為淵源的西方整個文化傳統有關。即使這樣,古希臘神話中對於自然的態度還是不能忽略而值得一提。在那里,自然是神衹的居所。一方面,自然充滿了美和生機,有著金壁輝煌的海邊,沖擊著海岸的浪花陣陣,草地上盛開著艷麗的花朵,牛群在遠處的某個地方吃著青草,仙女們在這樣的美景中嬉戲、玩耍,阿革諾國王的女兒歐羅巴(後來收容她的地方便以她的名字命名),正是在這樣的溫柔姣好的場景中出場的;另一方面,自然也意味著一股強大的不可控制的力量,被用來表達強烈的憤怒、復仇、懲罰等,如海神波塞冬邀請了所有的河川來淹沒田地和草原,並用自己的三叉戟撞擊大地,這就代表了一種可怕的意志。但在這樣的描述中,至少人們是直接面對自然、用自己的直觀去接受和了解自然。遺憾的是,在其後差不多兩千多年內,自然被當做一個不受信任的對象遭到排斥,在占社會主導地位的文學藝術作品中,自然的形象基本上是缺席的。即使出現,也往往作為某種非同尋常的破壞性的、超自然的邪惡力量,如在民間故事或者莎士比亞的某部戲劇如《麥克白》中。…See More
Oct 12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周濂:影像時代的暴力表達(4)

《低俗小說》不搞這一套,它不問意義,不做反思,不碰政治更不談反抗。朱爾斯殺人前的那段《聖經》念詞不是為了讓他的殺人行為合法化,同樣米婭吸毒過量的那段場景也絕沒有半點勸誡吸毒者的用意,甚至文森特走火誤殺“小黑”也被昆丁處理成一出笑料不斷的小品:文森特和朱爾斯兩人開著一輛滿是腦漿和鮮血的車子在城里遊走,為了不讓警察發現,同時也為了不給他們的朋友添加麻煩,他們必須要在40分鐘內將車子清洗干凈,這是一樁極富技術含量的活計,以至於他們不得不從總部請來一個專門的問題解決專家來指導他們作業,當兩個虎背熊腰的大漢終於把自己和車子都洗干凈之後,穿著兩件誇張的有些搞笑的T恤站在鏡頭前時,一場原本充滿血腥和恐怖的戲就被昆丁活生生改造成了幽默小品,無反思的暴力表達在這里表現得淋漓盡致。《低俗小說》完成了暴力電影從現代性向後現代的轉換,以《低俗小說》為代表的後現代暴力電影徹底喪失了社會批判力量,喪失了深度以及舊電影與現實世界那種意蘊深厚的關聯。它不再承載國家神話、英雄主義、社會反抗、政治控訴等等文化符號的意義,其他一些與此類似的文化承擔也被抽空,只剩下影像本身。如果說《低俗小說》里警察還作為一個潛在的威懾力量發…See More
Oct 11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Oct 8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周濂:影像時代的暴力表達(2)

心理學家認為長期觀看暴力電視和電影對孩子的成長尤其不利,其負面效果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1,孩子們或許會變得對他者的疼痛和感受越發麻木;2,孩子們或許會對周遭世界更加害怕;3,孩子們或許會更傾向於對他者采取攻擊性的行為。⑼上述三條指控的潛台詞仍舊是,影像中的暴力鏡頭並未如實地反映出真實世界中的暴力語法,而是通過去蔽與遮蔽,誇張與無視之間的交叠重合,建構起一個影像中的暴力世界,並反向影響觀眾對於現實暴力邏輯的理解和把握。從本體論的角度講,上述批評也許並不成立,反對意見俯拾皆是。如上世紀早期的電影理論家愛因漢姆就認為,由於電影特殊的藝術表現手法,如立體在平面上的投影、深度感的減弱、時間和空間的連續並不存在等等,必然導致電影影像與現實形象存在本質差異,也正是因為藝術地運用這些根本差異,才使得電影成為一門藝術。作為藝術的電影當然不可能滿足於再現現實世界,它必然要追求全新的表現力和創造力。類似的說法還見諸法國電影學教授讓•米特里,他認為展現在電影影像中的事物並非它的全貌,影像展現的只是事物的一個方面,而且映現在影像上的事物絕不僅僅是一種再現,它可以超越既定的內容,但它始終是以這個內容為出發點的…See More
Sep 16

TV Plus's Blog

崔衛平:一面不忍打碎的鏡子——中國古代文學藝術中生態倫理思想的資源(下)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24pm 0 Comments

當陶淵明"不願為五斗米向鄉里小兒折腰"時,他沒有"不賢明主棄"的悲憤和怨言,他的心靈也沒有由此而沈寂下去,相反,回到故鄉以後,他感到是如魚得水,找到歸宿:"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歸園田居》之一)他是一個真正熱愛自然、擁有與自然相平等的眼光的人。所以,他描寫了大量筆下的自然景象,包括田園風景及農事活動,有一種真正的喜悅、安寧在內。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飲酒》之五)…

Continue

崔衛平:一面不忍打碎的鏡子——中國古代文學藝術中生態倫理思想的資源(上)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24pm 0 Comments

從一開始,中國古代文學藝術作品中出現大量的對於自然的動人描繪,並且這種描繪成為它們的重要標志和特色,這是不奇怪的。從中國哲學開始,就不存在像柏拉圖哲學那樣的對自然抱不信任的眼光。在我們的祖先眼中,自然始終是友好、可信和令人親近的,更是藝術家們從中汲取的靈感的源泉。可以自豪地說,我們先天地便從他們那里繼承了這筆優厚的財富。…

Continue

崔衛平:崇山峻嶺啟示我們的思想——西方文學藝術中的生態倫理精神資源(4)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23pm 0 Comments

雨果(1802--1885)也曾把他熾熱的目光投向了異域的遠方。他有一本詩集《東方集》,展現了一個既野蠻又美麗、既飄散著美妙的樂聲又處處充滿惡作劇的場所。在力圖接近他的描述對象--土耳其人的努力中,他甚至采用土耳其人的那些亂力怪神的想象,甚至韻律上也接近土耳其人音樂的旋律。與已往人們描述的東方不一樣的是,他把恐怖、痛苦、醜惡也帶了進來:火焰正旺的沙漠、北極的冰山、在夜間使船只沈沒的海洋等,當然最後他不忘了說,所有這一切構成了蒼茫宇宙中的一顆渺小的星。他發出的最有力的挑戰是?quot;美"和"醜"並置起來加以對照:《巴黎聖母院》的女主人公是一位外表美麗而內心狂野的女性,而敲鐘人加西莫多正好相反--內心溫柔而外表醜陋,他的這個理論恰好是從千姿百態而又強烈對比的大自然中得到啟發和支持:"萬物中的一切並非都是合乎人性的美,……醜就在美的旁邊,畸形靠著優美,粗俗藏在崇高的後面,惡與善並存,黑暗與光明相共。"(柳鳴九譯)…

Continue

崔衛平:崇山峻嶺啟示我們的思想——西方文學藝術中的生態倫理精神資源(3)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23pm 0 Comments

蒂克(1773--1853)那部未完成的長篇小說《法郎茨·斯特恩巴爾特》,敘述了一位十六世紀的青年畫家漫遊意大利的經歷,在塑造人物和編織情節方面被認為是失敗的,但其中關於自然的描寫卻是令人難忘的,他"發明"了一種被稱之為"蒂克式"的景色,尤其代表了德國浪漫派的某些精神特點。丹麥批評家勃蘭兌斯(1842--1927)寫道:"他們發現在自然蠻荒狀態中,或者當它在他們身上引起模糊的恐怖感的時候,才是最美的。黑暗和峽谷的幽暗,使心靈為之毛骨悚然、驚惶失措的孤寂,正是浪漫主義的愛好所在,而蒂克的圓月一成不變地照耀在這些景色之上,宛如舞台上一個用油紙剪成的、背後放著一盞燈籠的假月亮?quot;小說中那位遊歷的畫家斯特恩巴爾特穿著所有騎士們穿的那種"黃色的號衣",區別在於他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月光騎士"。他的"月光曲"是這樣的: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