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Tree
  • Male
  • 太平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Easy Tree'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écriture

Gifts Received

Gift

Easy Tre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Easy Tree's Page

Latest Activity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徐海濱·吼秦腔

說來也怪,赤條條從黃土高原出生來的我,最厭秦腔。一聽人唱,耳內便如兇漢捉了木筷亂捅,喉頭也緊出絲絲苦味。讀到大學,厭中又添了幾許鄙意,視板胡邊鼓如笑料。腦海里縈繞的是卡魯索、帕瓦羅蒂、鄧麗君、山口百惠的歌聲。待畢業去了江南,五官七竅被溫柔柔嬌滴滴的越劇浸的半酥,更惡秦腔的硬亢。再後來飛去美利堅,每日苦讀打工之余,哼幾句祖國歌曲,心暖如春,倒也快意。唱來唱去有了點小名氣。忽一日,喬治相求於我,為他危在旦夕的祖父一唱。喬治乃中美混血兒,素喜嘲諷大陸留學生,自視甚高。因我阮囊羞澀,常被他取笑。此時他神色淒然慘然,苦態可掬。我心腸一熱,便斗膽跟了去他家。便見那老者,雙眸暴出,皺紋如鐵針鑄成,又似西北邊塞深溝大川,須發如雪,透出人生終點的悲哀。族人子弟蠟像般佇立在病榻旁。喬治父親福眉福眼,對我連道“感激、抱歉”之類的話。我點點頭,張口便唱,將記憶中的中國民歌一曲曲吊出來。全部抖盡,老者紋絲不動,似喘非喘,一腳陰間,一腳陽間。我見此當下心中惶惶,硬著頭皮又甩出催眠曲、語錄歌、知青歌……。唱得滿屋眉毛皺起,喬治喉結直跳,恨不得生吞了我。喬治父親突問:“會唱秦腔嗎?”秦腔?心中一急,瞬間膝軟。喬治道,…See More
18 hours ago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吉野先生的日記

莊伯和已經結婚的吉野先生,只身來華留學,專攻中國文學。他的中國話講得很流利,已達到可以跟人開玩笑的程度,書寫能力嘛,連應付情書都沒問題了。他孤獨一人,無牽無掛。也許是喜歡中國女性吧,他還交上了女朋友。吉野有寫日記的習慣,再度戀愛的興奮,自然要流露於筆下。但他聽說過太太往往有偷看丈夫日記的毛病。雖然她不在身邊,但為了以後萬無一失,他用中文寫日記,因為太太看不懂嘛!吉野太太終於也來到台灣,吉野雖然感到有點不安,但仍舊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而自己與朋友用中國話交談時,身旁的太太似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更覺得放心了,甚至有時在太太面前,也敢打電話給女友。殊不知女人的心是最敏感的,何況來台幾天後,類似“小姐”、“你很漂亮”之類的話,總也曉得一兩句,再看吉野與女友通電話時那副特別的心情,心里不免打起了問號。終於,有個晚上,她趁吉野外出喝酒的時候,偷翻了他的日記。不懂歸不懂,中日文共通的漢字總還知道幾個,一會兒,好像也瞧出一點苗頭了。吉野太太獨坐床頭,暗自流淚,等到三更半夜,好不容易,醉醺醺的丈夫歸家了。看到太太手中的日記本,酒不免醒了一大半。不過,他仍然理直氣壯:“你懂個啥!我用中文練習寫寫抒情文,…See More
Monday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巴利斯·利亞賓毅莉:軍人的妻子

他緩慢而清晰地說:“謝謝你們。——我沒有被拋棄……”一阿列克賽依·巴都林要上前線去了,捷里——一只又大又黑的狗,此時此刻似乎懂得事情的嚴重性。它聽主人說:“再見捷里,我走了,你要好好地照顧女主人。等著,我一定會回來。”阿列克賽依的妻子維拉站在一旁咬著嘴唇,生怕慟哭出聲,她默默地等待結束這悲傷的情景。阿列克賽依站了起來,輕輕地將行李袋往背上一甩,擁抱了妻子,緊緊地吻了吻她。妻子貼緊著他,仿佛這樣才能消除那可怕的離別時刻,並能阻止阿列克賽依遠離;但是他小心地拉開她的手,輕輕地推開了她,再一次撫摸了捷里,就向門外走去。維拉奔向窗口,阿列克賽依高大挺直的身軀在明亮的四邊形籬笆門中一閃,他走了。二兩年過去了。第三年起,阿列克賽依連一封信都沒有,一種強烈的恐懼感使維拉坐立不安。為了驅逐惆悵的苦惱,維拉開始加班加點多干些活兒,她面容憔悴,眼圈發黑,眼神悲郁,時常把活兒帶回家做,一做就做到半夜。這樣她忘掉了孤獨,忘掉了憂愁。她想:阿列克賽依,你現在究竟在哪里?三一天,郵遞員送來了一封信。信中通知說,她的丈夫阿列克賽依·巴都林受了重傷,但正在康覆中。他現在就住在她住的那個城市。醫院要求她去商談阿列克賽依…See More
Apr 19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狐貍與猴子

狐貍與猴子一同走著路,爭著炫耀自己的家世。他們種種陳說之後,走到一個,猴子回過頭去,哭了起來。狐貍問他緣故,猴子指著那些墳墓說道:“我看些為我的先人所解放的人以及家奴的墓石,我怎能不哭呢?”狐貍道:“你盡量地去講假話吧,因為他們沒有一個人站起來反駁你了。”See More
Apr 16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趙潔·光與影之戀

那一天,我被邀去做客。一對新婚夫婦的兩房一廳,目前讓許多廣州人眼紅的居住條件,地毯、空調、墻紙,組合家具和高級音響,應該是應有盡有了。新娘子身著粉紅輕紗,殷勤為客人送煙遞水;新朗臉上溢出的笑容竟是如此的燦爛如此的自豪如此的幸福。環顧四周,我卻坐立不安,不知道什麽地方,總有那麽一點點不對頭,明確點,我卻又說不出。過了幾天,到外地出差,一下火車,朋友便訂好了賓館來接。走在賓館那輔著紅地毯的走廊上,突然之間,那種感覺又來了,一絲不安,一絲不對頭,一絲憂悶的氣氛。於是我明白了:那賓館里沒有陽光。朋友的新居里也缺少陽光。每天清晨,醒來的第一眼,沒有喚起生命與愛心的溫暖。每日黃昏,推開房門,迎接你的,不是光與影告別西窗前的那一片溫柔與浪漫。每個假日,躺在搖椅中晃著,卻無法沐浴那一份代表了歲月滄桑年華流失的輝煌與燦爛。只因為,房間里,沒有陽光。都市的人不再依戀青山綠水,相反地,他們將自然用厚厚的紗擋住,寧願終日坐在空調的轟鳴中。沒有山的偉岸,沒有海的飄然,沒有風的輕柔也沒有雨的憂煩。在那一剎那間,心,充滿了落寞。於是知道自己此生此世再也做不了現代人,因為怎也拋卻不了那一絲屬於情緒卻不屬於現實的東西。…See More
Apr 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徒生 ·光榮的荊棘路

葉君健。譯從前有一個古老的故事:“光榮的荊棘路:一個叫做布魯德的獵人得到了無上的光榮和尊嚴,但是他卻長時期遇到極大的困難和冒著生命的危險。”我們大多數的人在小時已經聽到過這個故事,可能後來還讀到過它,並且也想起自己沒有被人歌誦過的“荊棘路”和“極大的困難”。故事和真事沒有什麽很大的分界線。不過故事在我們這個世界里經常有一個愉快的結尾,而真事常常在今生沒有結果,只好等到永恒的未來。世界的歷史象一個幻燈。它在現代的黑暗背景上,放映出明朗的片子,說明那些造福人類的善人和天才的殉道者在怎樣走著荊棘路。這些光耀的圖片把各個時代,各個國家都反映給我們看。每張片子只映幾秒鐘,但是它卻代表整個的一生——充滿了斗爭和勝利的一生。我們現在來看看這些殉道者行列中的人吧——除非這個世界本身遭到滅亡,這個行列是永遠沒有窮盡的。我們現在來看看一個擠滿了觀眾的圓形劇場吧。諷刺和幽默的語言象潮水一般地從阿里斯托芬的“雲”噴射出來。雅典最了不起的一個人物,在人身和精神方面,都受到了舞台上的嘲笑。他是保護人民反抗三十個暴君的戰士。他名叫蘇格拉底,他在混戰中救援了阿爾西比亞得和生諾風,他的天才超過了古代的神仙。他本人就在場…See More
Mar 28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井上靖·古九谷瓷瓶

何少賢。譯桑木大二郎在能登半島W鎮看到一只古九谷小瓷瓶(指日本石川縣南部九谷產的古瓷器——譯者),還附有鑒定標志,證明是寬文(1661—1672)年代的珍品。這是十多年以前的事了。那時,大二郎結婚還只有兩三年光景,現在大女兒已經上中學了。他是因公司里的事,出差到W鎮的。這是個漁鎮,全鎮彌漫著魚腥味兒。他在一家古董商店不太整潔的櫥窗里發現這只紅花小瓷瓶時,異常驚奇,心想要是能親手托著欣賞一下,那該有多美呀!一問價錢,回答是500元。“500元!”對於月薪只有70元的他來說,價錢實在太高了。“要是200元麽,倒還可以……”“別開玩笑。在古九谷瓷器中,它也算是最古老的了,這可是我家的傳家寶啊!”一眼可以看出,這位四十開外的商人脾氣執拗,即使讓他減一分錢也不會答應的。說起來興許有些誇張吧。實際上,桑木大二郎自從在能登半島W鎮上見到古九谷瓷瓶到如今,十年中簡直是被迷住了心竅。他曾先後五次借口有公事跑到W鎮,欣賞這個古瓷瓶。他越看越想買,然而對於工資微薄的他來說,那瓷瓶真不啻是懸崖峭壁上的一朵鮮花。最近一次,即第五次看到那只古瓶,是在前年夏天。不管時代怎樣變遷,惟有那只瓷瓶依舊裝飾在臨海的不太干凈…See More
Mar 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俞祖元·狗熊柯拉

一在耶穌覆活節前幾個星期我正滿十歲,一個過路的牧人替我住在山那邊的叔叔格奧爾奇給我捎來口信。說他要見我。我的叔叔算得上是一個才華出眾的人。要是他願意,他早就能夠使自己前程輝煌如錦。他是一個干活快捷的石匠,在我們這個地區里,沒有一個人比得上他。可是他只有在需要搞到煙草和鹽的時候,才出山來干活。活一干完,他就回家去了。我的叔叔就這樣選擇了在山里的獨居生活。他同路過他那里的所有的野獸和人們分享著他的果圃和花園。不管是誰,對他來說,客人總歸是客人。枝頭的小鳥和洞穴里的狐貍都聽從他的召喚。那年歲最老的鰻魚從深潭里遊出水面,來吃他手中的奶酪。雌鹿把它新生的幼仔帶到他的那里讓他祝福。那些在所有野獸中算是最兇猛和目空一切的野豬,不知所以然地也對他肅然起敬。這就是我要向你介紹的,我的叔叔格奧爾奇。在一個春天的早晨,我上路去他家。我叔叔一看見我,就把我領進屋子,給我拿來了蜂密、枇杷和牛奶,還有玉米面包。當我們吃過東西,我向他說了一通家里每個人的情況之後,他走到放在壁爐旁的一只簍筐跟前,從里面取出一件東西。我當下就懂得了,這就是我在世界上一切物件中最最想要的東西。“這是給你的覆活節禮物。”叔叔對我說。“是給…See More
Mar 10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理查德·沃克米爾:狗姐姐和狗弟弟

在動物庇護所里,我們一眼就看出那只小狗將會是我們的。其他夥伴只顧在陽打瞌睡,它卻熱情地蹣跚著向我們走過來。這只小東西身上有棕白兩種顏色,臉蛋漂亮得像三色紫羅蘭,背上的一片棕色毛像個小神仙坐的小鞍。它用後腿站了起來,揮動著前爪,像個愉快的小明星在向我們微笑。“就叫它莎莎吧,”我建議說。我妻子喬伊斯抱起了這只混種小狗,把它摟在懷里。就在這時,我發現在一個小棚下面有一對黃色的眼睛盯著我。我伸手把它——這窩小狗中唯一的雄狗拉了出來。它除了焦黃色的眼睛、粉紅色的舌尖和胸前的一片白毛以外,全身烏黑。它的身體纖小,耳朵卻大得出奇,看起來很滑稽。“山姆,”我說,建議用我第一個想到的名字給它命名。“但我們只打算要一只小狗,”喬伊斯提醒我說。“它樣子這麽古怪,我們不要它,誰會要呢?”我爭辯說。於是,我們把莎莎和山姆都帶回了家。我們住在維蒙特州的青山地區,四周全是樹林和草地。對於小狗來說,似乎是個理想的環境。莎莎一開始便顯得活潑可愛,任何它可以接觸到的臉,包括山姆的臉,它都會熱切的撲上去。相反,它弟弟的性格和它迥然不同。如果有只蝴蝶拍著翅膀飛向它,它會汪汪大叫,縮作一團。如果天上打雷,它會立即躲到床底下去。…See More
Mar 6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列金娜·埃澤拉:湖畔協奏曲

魯道夫慢慢騰騰走在通往托馬林田莊的林蔭道上,他是為了借船才到這個面對“遊蛇湖”而遠離集體農莊中心的住家來的。原以為將會與一個男人交涉此事——那樣事情就簡單多了。結果遇著個女的——勞拉。當時,她正在用一把相當鈍的鋸子鋸一塊厚木板。“有事嗎?”她擡起頭。那張長方的、完全沒有曬黑的面龐上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令魯道夫感到幾乎是一副絕世禁欲的神情。“是艾迪斯派我來的。維亞澤村的船全都壞了,所以讓我……”勞拉稍稍思索了一下,說:“我答應您用到明天晚上。當然,這時間太少了,但是星期一早晨我必須去濱湖鎮。”“我一定按您說的時間放回原處。”勞拉微微一笑。她把圍裙解下來,拿著鑰匙,兩人一同向暮色漸濃的湖邊走去。湖畔的景色,連同那些黑沈沈的樹木、小船和系留小船的處所,就像一幅漆畫。魯道夫出於禮貌,道了聲:“那好,明天見!”就邁步上船,撐離了湖岸。“再見,醫生!”魯道夫心里一驚。原以為鄰近各村對他都還不了解,看來他未免有點天真。鄉下的一切事情都傳得很快。小船伴隨著輕輕的潺潺水聲遠離了湖邊小棧橋,那女人還一直站在原處。她那勻稱的身影掩映在深暮時分憂郁、晦暗的光線之中。魯道夫向她揮了揮手。她沒有回答。勞拉是村里的女…See More
Feb 28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張海聲·寂寞的旅伴

初次獨自外出,我帶足了干糧,以免在旅途中因人與物分離的不慎帶來某些損失。這可好,同艙的人都上船尾餐廳吃午飯去了,我便自然而然地充當了本艙室的臨時看管者。無聊之極,我走進了瓊瑤虛構的悲悲戚戚之中。寂靜的艙里突然傳來了皮鞋聲,我擡眼一望,面前已經立著一位五十來歲的男子。這人的臉十分陌生,我敢肯定他並非我的同艙人。警惕之弦立時繃緊了。我不打算理他。他卻弓下腰用討好的語氣問我:“小鬼,看啥書呀?”一口地道的北京話。我把書一合,擎起朝他晃晃:“喏!瓊瑤的小說,解解悶。”“瓊——什麽?”他的好奇挺真實。“嘻嘻!連瓊瑤都不知道,真是孤陋寡聞哩!她是台灣有名的女作家啊。專寫愛情的,年輕人都喜歡讀她的小說。不過,你這大年紀的人早已過了戀愛季節,難怪對她不熟悉。”我天生一張刻薄嘴,愛嘲諷人。他倒不惱,微笑著小心翼翼地坐在我對面的鋪上,前傾著身子又問:“你一個人出差?”“對,一個人。出來畢業實習,算出差吧。你哪?沒買到等級艙票?”“啊——不!我在前面的艙里,剛吃過午飯,又睡不著,感到很悶,出來走走。看到這艙里只你一個人在看書,就進來了。”原來是個耐不住旅途寂寞的人。面對這個陌生的、難以揣摸的旅伴,我突然想拿…See More
Feb 22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狗和海螺

有一只狗習慣吃雞蛋,看見一個海螺,以為這是雞蛋,張大了嘴,一大口就把下去了。後來覺得肚里沈重,很是苦痛,說道:“我真是活該,相信一切圓的東西都是雞蛋。”See More
Feb 19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李慰慈·歌聲

1920年10月,一個漆黑的夜晚,在英國斯特蘭臘爾西岸的布里斯托爾灣的洋面上,發生了一起船只相撞事件。一艘名叫“洛瓦號”的小汽船跟一艘比它大十多倍的航班船相撞後沈沒了,104名搭乘者中有11名乘務員和14名旅客下落不明。艾利森國際保險公司的督察官弗朗哥·馬金納從下沈的船身中被拋了出來,他在黑色的波浪中掙紮著。救生船這會兒為什麽還不來?他覺得自己已經氣息奄奄了。漸漸地,附近的呼救聲、哭喊聲低了下來,似乎所有的生命全被浪頭吞沒,死一般的沈寂在周圍擴散開去。就在這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靜中,突然——完全出人意料,傳來了一陣優美的歌聲。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歌曲絲毫也沒有走調,而且也不帶一點兒哆嗦。那歌唱者簡直象面對著客廳里眾多的來賓在進行表演一樣。馬金納靜下心來傾聽著,一會兒就聽得入了神。教堂里的讚美詩從沒有這麽高雅;大聲樂家的獨唱也從沒有這般優美。寒冷,疲勞剎那間不知飛向了何處,他的心境完全覆蘇了。他循著歌聲,朝那個方向遊去。靠近一看,那兒浮著一根很大的圓木頭,可能是汽船下沈的時候漂出來的。幾個女人正抱住它,唱歌的人就在其中,她是個很年輕的姑娘。大浪劈頭蓋臉地打下來,她卻仍然鎮定自若地唱著。在等待…See More
Feb 1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少基·給薩米的羊毛衫

他是我的第一位明星——一個小小的木偶,大約高25厘米。薩米的臉上有一絲驚詫的微笑,一綹染成紅色的額發,一只經常需要潤色的尖鼻子。二十世紀50年代,薩米在一次巡回演出中問世。從此,我便開始了演木偶戲的生涯。起初,我把他創作成皮諾曹。後來,他成了有頭銜的演員,圍繞他,我創造了一系列驚險故事。每年,經過新戲劇中不堪忍受的“遭遇”之後,他總是幸存下來。一次,船失事了,他在海底跟一只章魚搏斗,最後,幸虧得救於一名女遊泳健將之手。作為魔術師的徒弟,他被鬼怪威脅過。演出中,他總是步履蹣跚,因為他的膝關節不直,任何外科大夫也不能治好。每次演出末尾,薩米總會穿上我的鞋,在舞台燈光照耀下,向觀眾中的孩子們揮手致意。薩米認識他們,他們當然高興。他們欣喜得高聲呼叫,招手答謝。他們離開戲院時,我想,未免有點悲傷,誰知何時才能再見薩米一面呢?那些時候,我們跑遍了澳大利亞鄉村地區。為了防止他們遭受內地塵土侵襲,我把薩米和別的木偶裝進棉線袋里,再用絲繩紮住。一個寒冷的冬日下午,在維多利亞西部的漢密爾頓演出之後,我正要放松薩米讓他到袋里休息,這時,一位大約12歲的小姑娘獨自一人來到幕後。她猶豫不決地從燈光道具箱間走了過…See More
Feb 8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威馬克·雅各布:猴爪

施竹筠。譯一外面,夜晚寒冷而潮濕,但在雷克斯納姆別墅的小客廳里,窗簾下垂,爐火熊熊。父子倆在下棋,父親以為棋局將發生根本的變化,把他這一方的國王推入危急而不必要的險境,這甚至引起了那位白發老太太的評論,她正在爐火邊安靜地編織毛活。“聽那風聲。”懷特先生說,他看出自己下錯了一著影響全局的棋,可為時已晚,他態度和藹地想不讓兒子發現這個錯誤。“我正聽著呢,”兒子說,他冷酷地審視著棋盤,一面伸出手來,“將軍。”“我簡直不相信他今晚會來。”父親說,他的手在棋盤上躊躇不決。“將死了。”兒子回答。“住得這麽偏遠真糟透了,”懷特先生突然出人意外地發起脾氣來,大聲叫喊,“所有那些糟糕透頂、泥濘又偏僻的住處里,就數這兒最壞。小路上是沼澤,大路上是急流,我真不知道人們在想些什麽。我猜想因為大路上只有兩所房子出租,他們就認為這沒關系。”“別介意,親愛的,”他的妻子安慰他說,“也許下一盤你會贏的。”懷特先生敏銳地擡眼一看,恰好瞅見母子倆交換了一個會心的眼色,到了嘴邊的話消失了,他用稀疏的灰白胡子遮掩起負疚的笑容。“他來了。”當大門砰地一響,沈重的腳步向房門邁來時,赫勃特·懷特說。老頭兒連忙殷勤地站起來,打開房門…See More
Feb 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苦行的修士

湯永寬。譯在森林的深處,苦行的修士緊閉著眼睛在苦苦的修煉;他想修成正果,進入樂園。但是拾柴的姑娘在衣裙里給他帶來了果子,又用樹葉做成的杯子從溪流里為他取來了清水。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的修行變得愈加艱苦了,到後來他絕口不嘗果子,也不喝一滴清水。拾柴的姑娘感到非常悲傷。樂園里的上帝。聽說有一個人居然膽敢希冀成為神靈。他曾經一次又一次的同他的勁敵泰坦們戰斗,並拒之於他的王國之外;然而他懼怕一個具有忍受苦難的力量的人。但是他懂得凡夫俗子的癖好,於是他計劃用誘惑來引誘這個凡人放棄他的冒險行動。從樂園吹來一口氣,吻著那個拾柴姑娘的肢體,她的青春由於一陣突然迸發的美麗的快樂而感到痛苦,她的思想也仿佛像蜂巢受到襲擊的蜜蜂在嗡嗡作響。苦修士要離開森森,到山洞里去完成他的嚴格的苦行的時候來到了。當他睜開了眼睛準備啟程的時候,那個姑娘出現在他眼前,好似一首熟悉而已被遺忘的詩歌,因為新添了一種曲調而變得陌生了。苦修士從他的座上站起來,告訴她這是他離開森林的時候了。“但你為什麼要奪去我給你效勞的機會呢?”她眼眶里噙著淚珠問道。他重新坐下來,沈思了好久,便在原處留了下來。那天晚上,姑娘心里悔恨,一夜沒有成眠。她開…See More
Jan 11

Easy Tree's Blog

泰戈爾:苦行的修士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46pm 0 Comments

湯永寬。譯

在森林的深處,苦行的修士緊閉著眼睛在苦苦的修煉;他想修成正果,進入樂園。

但是拾柴的姑娘在衣裙里給他帶來了果子,又用樹葉做成的杯子從溪流里為他取來了清水。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的修行變得愈加艱苦了,到後來他絕口不嘗果子,也不喝一滴清水。拾柴的姑娘感到非常悲傷。

樂園里的上帝。聽說有一個人居然膽敢希冀成為神靈。他曾經一次又一次的同他的勁敵泰坦們戰斗,並拒之於他的王國之外;然而他懼怕一個具有忍受苦難的力量的人。…

Continue

西蒙諾夫 :蠟燭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45pm 0 Comments

茅盾譯

1944年9月19日,貝爾格萊德實際上已經拿下來了,只有薩伐河上的一座橋和那個小小的橋頭堡還在德國人手里。

那個早晨,5個紅軍戰士決定要偷襲這座橋。他們必須先爬過一塊不很大的方場。方場上散布著幾輛燒毀的坦克和鐵甲車,有德國人的,也有我們的。只有一棵樹還沒倒下,好像有雙魔手把它的上半身削去了,單留著一人高的下半截。

在方場的中央,我們那5個人被對岸敵人的迫擊炮火趕上了。在炮火下,他們伏在地上有半小時之久。最後,炮火稀了一點兒,兩個輕傷的抱著兩個重傷的爬了回來。那第5個已經死了,躺在方場上。…

Continue

王蒙:來勁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43pm 0 Comments

您可以將我們的小說的主人公叫做向明,或者項銘,響鳴,香茗、鄉名,湘冥命或者向明向銘向鳴向茗向名向冥向命……以此類推。三天以前,也就是五天以前一年以前兩個月以後,他也就是她它得了頸椎病也就是脊椎病、齲齒病、拉痢疾、白癲風、乳腺癌也就是身體健康益壽延年什麼病也沒有。十一月四十二號也就是十四月十一、二號突發旋轉性暈眩,然後照了片子做了B超腦電流圖腦血流圖確診。

然後掛不上號找不著熟人也就沒看病也就不暈了也就打球了遊泳了喝酒了做報告了看電視連續劇了也就根本沒有什麼頸椎病干脆說就是沒有頸椎了。親友們同事們對立面們都說什麼也沒說你這麼年輕你這麼大歲數你這麼結實你這麼衰弱哪能會有哪能沒有病去!說得他她它哈哈大笑嗚嗚大哭哼哼嗯嗯默不做聲。…

Continue

迪克·努塞:樑上君子

Posted on May 2, 2017 at 10:11am 0 Comments

黃偉。譯

淩晨兩點,我被妻子的叫聲驚醒。借著廁所微弱的燈光,我看見她站在離床不遠的地方,對著一個敞著衣服、滿身橫肉的男人吼道:“滾出去!”

我一怔,陣陣恐懼牽動著全身,緊接著,一個筋斗,我啊地一聲從床上彈起,擺出格斗架式。那沈悶的嚎叫聲似乎摻著血,好久沒那樣了。盡管我在海軍陸戰隊受過訓,這不期而至的際遇,還是著實嚇了我一跳。

見我眼露兇光,那混蛋反而鎮靜地轉過身,背對著我,似乎對我不屑一顧。接著他熄滅了廁所里的燈,房間里漆黑一片。…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