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
  • Male
  • 砂拉越 西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中砂礁群'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中砂礁群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中砂礁群'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斯梯格·克勞森: 佩爾森與公主

我和外公住在一起,我們的小屋在森林邊上,森林邊上有個小山坡,小山坡上有個小紅房子,小紅房子旁邊有一段小石墻,坡上夏天鋪滿鮮草,總有兩頭牛在低頭吃草,那個小紅房就是我們的家。我的外公是個修鞋匠,他總是坐在小板凳上修鞋。我呢,我總坐在一把大椅子上,椅子很高,我爬上去很費勁,坐上以後很舒服,可是我的腳夠不到地。沒關系,這樣我可以把一雙腿晃來晃去,就那麽一直晃下去。有一天外公停下手裏的活,對我說:“嘿!你別總在那兒晃你的腿,你也該做點事才是!”我問:“做什麽事呀?”外公說:“我剛修好這雙鞋,這是奧爾迦老太婆的鞋,你看我修得多好!她一定等著穿呢,你跳下來,給她送去吧!”我就從椅子上跳下來,外公把修好的鞋放在一只口袋裏,又往口袋裏裝了一個甜餅和一瓶他自己釀的果汁,我就背著口袋上路了。口袋好重呀!我背著它走下山坡,走在山坡下的湖邊小路上,很累很累,可是我不能馬上停下來歇著,因為奧爾迦老太婆住在森林那邊好遠的地方,我要是老歇著,我到她那兒天就黑了,我就沒法子回外公家了。我走到森林的一條小路的路口上,我知道沿著這條小路穿過森林就可以找到奧爾迦老太婆的小房子,我沿著林間小路走去,走呀走呀,忽然眼前很亮,原…See More
Tuesday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忻儉忠·泥土最珍貴

兩個歐洲人到埃塞俄比亞,他們到處奔走,繪制地圖。皇帝知道後,就派了一個向導去幫助。後來歐洲人結束了工作,向導回到首都,報告皇帝說:“陛下,歐洲人把見到的一切都畫到地圖上了。他們到過尼羅河發源地塔那湖,然後順流而下;他們找到了金銀礦,把礦產、森林、大大小小河流都記了下來。”皇帝對歐洲人的意圖思考了很久。他決定接見歐洲人。歐洲人到了皇宮裏,皇帝親自接見並宴請他們,贈送了貴重的禮物。最後皇帝派了幾個人送歐洲人上船。歐洲人到了河邊,正要上船時,送行的埃塞俄比亞人要他們停下來,脫下鞋子。歐洲人脫了鞋子,送行的主人就仔細抖他們的鞋子,還刮下鞋底上的土,然後把鞋子還給歐洲人。“你們這是什麽意思?”歐洲人問。主人回答:“皇帝要我們祝你們一路平安,還要我轉告你們:你們來自遠方的強國,親眼看到了埃塞俄比亞美麗富饒的土地。她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國家。她的泥土是我們最為珍惜的。我們在泥土裏下種、埋葬死者;我們幹活累了後在泥土上休息;我們在它的草地上放牧牲口;你們翻山越嶺,過草地,穿森林,所走過的路都是我們祖先、孩子的腳是在泥土上踩出來的。埃塞俄比亞的泥土是我們的父母、親兄弟。我們款待了你們,贈送了貴重禮物。但是泥…See More
Jun 2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瓊·吉爾伯森:如果他回來

查爾斯是同時看到小鳥和少女的:當時那只白色的小鳥正從公園的小樹林裏飄然飛出,而那位少女則轉動著輪椅沿著小徑而來。小鳥滑翔而下,停在草地上;少女則沿著陽光下樹影婆娑的小徑輕快地駕駛著自己的輪椅。她那輛折疊式金屬輪椅很可能裝有馬達;它載著她運行得那麽輕快。她停下來看了一會兒池塘裏的鴨子。當她再次轉動她的輪椅時,查爾斯一躍而起。“我來推你好嗎?”他一邊穿過草地朝她奔去,一邊大聲喊道。那只白色的小鳥“嗖”的一聲飛上了一棵樹的樹梢。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他在講話。他似乎害怕停下來,生怕話一停,她就會請他離開。她的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足以說明她坐在輪椅上有什麽不便的表情,所以他知道,他的幫助並沒有被看作是一種善意的行為。他問起她致殘的原因,這並不是因為他非想知道不可,而是因為這可以使談話繼續下去。“是我12歲那年的一次車禍造成的,”艾米解釋說,“當時我正坐在汽車後座上給弟弟念書。突然,媽媽發出一聲尖叫,拚命想避開那輛開出依次行進的車流插到我們前面的卡車。當我在醫院裏醒來時,媽媽在病房門外又尖叫了一聲。這一次她想避開的是這樣一個事實:我再也不能站起來行走了。”“對你們母女來說,這打擊夠大的。你弟弟怎麽樣啦?…See More
May 30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請原諒我們

愛,不管多麽遙遠,它總是在那裏,就像星光那樣永遠地遙遠,又是這麽──[德]奧恩托羊城晚報尤·瓦·邦達列夫晚上7點多鐘,巴維爾·弋奧爾基耶維奇·沙豐諾夫朝火車站走去。當他走到無軌電車站附近,擡頭看到了自己讀中小學的學校──一棟黑沈沈的4層樓房。這樓房依然佇立在老地方,和童年時候見到的一樣,和許多年前一樣。這就是他坐在書桌旁度過許多學習時光的地方,他帶著激動而又好奇的心情看著這座昏暗的樓房,突然發現右邊角落裏射出紅色的燈光。難道還是瑪麗雅·彼得洛夫娜住在那兒?瑪麗雅·彼得洛夫娜是他小學時候的數學教師,以前就住在這裏。他怎能馬上想到她呢?要知道,他曾經是她最寵愛的學生,瑪麗雅老師確信他在數學方面前途無量。沙豐諾夫沿著林蔭道走過去。他與老師多年不見了。她現在是否還住在這兒?是否還活著?如今怎麽樣啦?記憶中有多少事情同瑪麗雅·彼得洛夫娜這個名字聯系在一起啊!沙豐諾夫小心翼翼地上了台階。他想敲門,但是門開著,走進去一看,房間裏沒有人。在他的身後有人說話,“是誰在那裏呀?”沙豐諾夫回頭一看,在門口站著一位個子不高的清瘦女人,他立刻便認出是瑪麗雅老師。沙豐諾夫低聲說:“瑪麗雅·波得洛夫娜,您認不出我啦…See More
May 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卡雷·布萊頓:晴朗的夏日

哈利·斯密司是帝國漁具廠廠長。他酷愛釣魚,簡直上了癮。大部分業余時間都花在釣魚上,不是準備釣魚工具,就是研讀釣魚的書籍。這種情況,聯系他的職業來看,是不足為奇的。妻子深知他有這個嗜好,於是也就習以為常、聽之任之了。盡管哈利把大部分閑暇時間都花在湖畔水濱,積習難改,但他對工作卻從不馬虎,不失為一位盡職的廠長。他曾給自己立下一條規矩:決不因釣魚影響工作。他還有一點與眾不同的是,盡管常到水邊,一坐幾小時,卻極少生病;即使偶感風寒,吃點藥也就好了。多年來他工作出色,董事長吉阿弗雷曾幾次表揚他上班守時,出勤率高。但是,就在一個睛朗的夏日,他多年保持的記錄改變了。入夏以來的這一個禮拜,天氣晴朗和煦,實在太誘人了。哈利在家中整整困了一個冬天,現在面對風和日麗的好時光,他感到兩手發癢,不摸魚竿再也不行了。偏偏這一個禮拜工作很忙,少有休息,許多瑣碎事纏得他膩煩透了。因此,星期三喝早茶時,他突然決定第二天要請病假。請假,不就意味著蓄意破壞自己長期保持的出勤記錄麽?對此他又有愧於心。難怪剛才喝茶時他環顧四座,眼神裏充滿了愧疚和不安。幸好大家邊喝茶邊聊天,間或還說幾句笑話,沒有人察覺他的心事。這天晚上,哈利一…See More
May 3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哈利特·E·希勒:情書

從前,有一個小夥子非常愛一個姑娘,但是姑娘的父親卻不喜歡他,也不想讓他們的愛情發展下去。小夥子很想給姑娘寫一封情書,然而他知道姑娘的父親會先看,於是他給姑娘寫了這樣一封信:我對你表達過的熱愛已經消逝。我對你的厭惡與日俱增。當我看到你時,我甚至不喜歡你的那副樣子。我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目光移往別處,我永遠不會和你結婚。我們的最近一次談話枯燥乏味,因此無法使我渴望再與你相見你心中只有你自己,假如我們結婚,我深信我將生活得非常艱難,我也無法愉快地和你生活在一起,我要把我的心奉獻出來。但絕不是奉獻給你。沒有人能比你更苛求和自私,也沒有人比你更不關心我幫助我。我誠摯地要你明白,我講的是真話,請你助我一臂之力,結束我們之間的關系。別試圖答覆此信。你的信充滿著使我興味索然的事情,你不可能懷有對我的真誠關心。再見,請相信,我並不喜歡你,請不要以為我仍然愛著你!姑娘的父親看了以後,非常高興地把信交給了他的女兒。姑娘看罷信也非常快樂:小夥子依然愛著她。你知道她為什麽高興嗎?她和小夥子相互之間有一種寫信的秘密方法。她只讀此信的一、三、五行,如此類推直到信的結尾。(胡松 譯)See More
Apr 10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琳琳·情書

一個美好的夢支撐了她的一生,當夢初醒時,只留下刻骨銘心的——自我懂事起,姑媽就離開了我們,獨自棲居在一間小屋。姑媽的態度並不和善,但她從沒有斥罵過我們。我們怕她,也不太理解她。我常常從我們住的屋子裏,拿著母親為她準備的可口而數量不多的點心,到她的小屋去。她會客室的百葉窗常年關閉著,很幽暗。我老是在那兒等著姑媽出來。她總是穿著黑色的衣服,在陰暗的會客室裏顯得更加嬌小,瘦弱。可是當她向我走來時,總感覺到她那充滿活力、剛強不屈的威嚴;她的步子很慢,聲音柔和甜蜜。每次,當我握住她的白白小手時,我總看見她那褐色的雙眼流露出柔和的眼光來。哎,姑媽年輕時一定是個美人兒。我不相信,在她年輕時候,沒有男子向她求過婚。每當我走出姑媽的小屋,在她關上門的當兒,我覺得那兒有一個神秘的世界。當我長大,姑媽還孤零零守在那間小屋。一天,我帶著未婚夫喬治去看望姑媽,告訴她我訂婚的消息。顯然,她十分高興,樂呵呵地問:“他是英國人嗎?”我點點頭。她轉過身去對著喬治:“你要在南非安家嗎?你不打算回英國去嗎?”當我提到喬治準備在婚前回英國一趟時,她那纖弱的身子顫抖著,大聲嚷道:“他不能回去!伊蘭,你不能放他回去!你得答應我不…See More
Apr 5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葉·吉克:情節迷

新婚夫婦巴薩和阿拉正在返回麥蒂希市的途中。他們在那裏租賃了一間獨門獨戶的房子.“想不想玩遊戲?”我想借此消磨旅途中的時間。兩個旅伴爽快地答應了。“我給你們描述一段情節,你們要設法解釋它。可以向我提任何問題,而我只回答‘對’或‘否’。”新婚夫婦對此熱心起來,於是我便開始講起我的遊戲:“夜闌人靜。一個男人正在睡覺。突然響起了電話鈴。他醒了,摘下電話聽筒,卻沒有人說話。男人掛上了電話,又睡著了。請解釋一下情節。”年輕人顯然很感興趣,沒過多久就開始提問了:“是女人打來的電話?”巴薩一箭中的地問。“為什麽偏是女人?”阿拉蹙眉說,但我的“對”字已經出口了。“女人認識他?”巴薩緊追不舍,看得出,這年輕人是個真正會玩遊戲的人。“你幹嘛纏著這女人?”阿拉發火了,但我又已經給予了肯定的答覆。"”“男人結婚了?”情緒激動的姑娘也參加了遊戲。“對”我寬慰她說。“你滿意了吧?”她揶揄丈夫說。“但打電話的,大概不是妻子吧?”巴薩以一種見多識廣的人的口氣說。阿拉的臉刷地紅了。我實事求是地肯定,這不是妻子打的。“這樣看來,她只在晚上打電話?”巴薩迅速地迫近情節的謎底。“瞧他那樣子!”阿拉聲音顫抖地喊道,“好象無所不知…See More
Apr 4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傾訴

拉茲任羅阿冉我在N城認識一位工程師。從外表看,他是個極平常的人,有些抑郁,中等個,35~40歲年紀,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鏡,頭發雖有些稀疏,但尚未發白。他有著極其廣博的學識,這不僅是在他自己的專業方面,而且其他方面也有著驚人的博學,同時他又是一位謙遜而又很有禮貌的人。一句話,人們稱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名流紳士”,我則稱他是普通的人。我同他偶然相遇,一見如故,談得非常投機。我幾乎每天都上他家拜訪,在那裏我開始領悟到了那種詩人讚頌的“家”的真實含義。工程師和他的妻子──幾乎比他小10歲的金發女郎和兩個女兒,組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整個家庭充滿了和諧、安寧和相互諒解。春初,一個美麗的傍晚,我同他們一起吃了晚飯。工程師的妻子收了餐具,由兩個一向樂於幫忙的女兒陪著到廚房去了。桌旁只剩下我和工程師二人。在幾分鐘裏,我們無意地讚嘆著火爐裏跳蕩的火苗,埋藏在我心底的話不知怎麽不知不覺地從我口中流出,我講了我自己的生活悲劇──美麗的姑娘……富貴豪門……貧窮的青年……;秘密的幽會……匆匆的接吻……父母的反對……告別……山盟海誓:永遠相愛!……而後來,一切全化為泡影。“最終,我還是個老光棍──而我並不覺遺憾!”我…See More
Feb 24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尚貝·戈西尼:手錶

外婆的禮物太棒了,你猜也猜不到昨天晚上,我放學回來以後,郵遞員來了。他給我帶來一個包裹,裏面是外婆給我的禮物。這個禮物可了不得啦,保證你猜也猜不到:是一只手表!太棒了!小朋友們又要眼饞了。爸爸還沒有回家,因為今天晚上他要在單位吃飯。媽媽教我給表上弦,然後把表給我戴在手腕上。幸好今年我已經學會看鐘點了,不像去年小的時候。要是還像去年一樣,我就老得問別人:“我的手表幾點了?”那可就太麻煩了。我的手表可好玩了,那根長針跑得最快,還有兩根針要仔仔細細看好久,才能看它們動一點兒。我問媽媽長針有什麽用,媽媽說,在煮雞蛋的時候,長針可有用了,它能告訴我們雞蛋煮熟了沒有。7點32分,我和媽媽圍著桌子吃飯。太可惜了,今天沒有煮雞蛋。我一邊吃飯一邊看我的手表。媽媽說湯要涼了,叫我快點兒吃。長針只轉了兩圈多一點兒,我就喝光了湯。7點51分,媽媽把中午剩的蛋糕端來了。7點58分,我們吃完了。媽媽讓我玩一會兒,我把耳朵貼在手表上,聽裏面發出的滴答聲。8點15分,媽媽叫我上床睡覺。我真開心,差不多和上次給我鋼筆的時候一樣開心。那次弄得到處都是墨水。我想戴著手表睡覺,可媽媽說這樣對手表不好。我就把手表放在床頭桌上,…See More
Feb 14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狄蘭·托馬斯:精神失常的女人

打海倫記事起,樓上的那個老婦人就處於垂死狀態。那時海倫還是個孩子,母親帶著她來給這個垂死的老婦人送水果和蔬菜。老婦人躺在床上像個蠟人。眼下海倫已成了一個女人,系著圍裙,穿著粉紅色上衣,腦後紮起一束色澤黯淡的頭發。每天早上,太陽一露臉她就起床,點燃爐子,把那只紅眼貓兒放進來。然後她沏好一壺茶,上樓走到這所宅子後面的一間臥室,朝那個睜著眼卻什麽也看不見的老婦人彎下腰去。每天早上,她都要打量那只深陷的眼窩,用手在上面晃幾下。但那兩顆眼珠一動不動,她一點也吃不準老婦人還有氣沒有。“八點鐘了。現在八點鐘了。”她說。那對眼珠子立即露出笑意。一只粗糙不堪的手從被窩裏伸出來,舉在那裏,直到海倫那肉嘟嘟的手接住它,把一只杯子放進去。杯子被老婦人喝空了,海倫就再續上。待到一壺茶倒盡時,海倫就把被子從床上揭下來。老婦人身穿睡衣,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那膚色像她的頭發一樣灰白無光。海倫整理好被褥,把老婦人服侍周到,然後就提上茶壺走了。每天早上,她還為在花園裏幹活的那個男孩子做飯。她走到後門,打開門,看見他拿著鍁站在遠處。“八點鐘了。”她說。他是個相貌醜陋的男孩,兩只眼睛比那只貓的還紅,腦子卻總在窺視海倫的胸脯。她…See More
Feb 2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吉爾博特·萊特:如願以償

坐在聯合火車站的檢票室內,我能看清走上台階的第一個人。我左側雜志亭的主人托尼研究概率學,因為他喜歡賭賽馬。他宣布根據他的理論可以算出,如果我在這兒再工作120年,我就會看見世界上所有的人。於是我得出這樣的結論:如果你在像聯合火車站這樣的大站停留足夠長的時間,你將看到旅行的每一個人。我將我的理論告訴給許多人,可除哈裏外沒有人為之所動。他3年前來此,接9:05的火車。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哈裏的那個晚上。當時他很瘦,很焦急。他穿戴整齊,我知道他在接他的戀人,而且見面馬上就結婚。我不用解釋我是怎樣知道這一切的。如果你像我一樣在觀察人們等在台階盡頭中度過18年,你也會很容易地得出上述結論。瞧,旅客們上來了,我得忙一陣兒。直到9:18的車快到時,我才得閑看一眼台階盡頭,令我吃驚的是那年輕人還在那兒。9:18的車過去了,她沒來。9:40的車也過去了。乘10:02的車的旅客來了,又紛紛離去了,哈裏絕望了。他來到我的窗前,我問他,她長的是什麽樣。“她小個兒,有點黑,19歲,走路很端莊。她的臉,”他想了一下說,“看起來很精神,我的意思是她會發瘋,但從不持續很久。她的眉毛中間皺起一個小疙瘩。她有一件棕色皮裝,…See More
Jan 31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庫爾特·庫什貝格: 蔑的一瞥

電話鈴響了。警察局長拿起聽筒:“餵?”“我是警察凱爾策西。剛剛有個行人輕蔑地看著我。”“或許您搞錯了,”警察局長考慮了一會兒說,“碰上警察的人幾乎都有些負疚感,所以走過警察身邊時看看他,你就以為是種藐視的神情了。”“不,”警官答道,“並非如此。他輕蔑地從上到下打量了我一會兒呢。”“您為什麽不逮捕他呢?”“我當時大驚失色,當我意識到這是一種侮辱時,那人已經溜走了。”“您能認出他來嗎?”“那當然,他留著紅胡子。”“您現在感覺怎麽樣?”“很不好受。”“您堅持一下,我派人接您的班。”警察局長接通電話,派了輛救護車到凱爾策西所屬的管區,並下令逮捕所有蓄著紅胡子的市民。巡邏隊一接到命令便迅疾投入戰鬥。他們封鎖了大街,來到商店、飯館和居民家中,只要發現蓄著紅胡子的人便強行帶走。交通到處中斷,警笛聲讓人驚恐萬狀,有謠傳說警方在追捕一名殺了許多人的兇手。搜捕幾小時後便取得了輝煌戰果:58名紅胡子男人被帶到了警察局。警官凱爾策西由兩名男護士攙扶,仔細察看嫌疑犯,但他沒能認出罪犯來。警察局長把這歸咎於凱爾策西的身體狀況欠佳,命令審訊。“如果他們在這事上沒有錯,”他說,“那麽肯定在別的地方犯下了罪。審訊總是有…See More
Jan 2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橋頭小插曲

一個人站在橋頭,痛哭流涕。行人陸續走來,圍成一個圓圈。他們懷著極大的興趣傾聽這位公民的哭聲。一位警察走到跟前,問道:“怎麽啦,公民,哭什麽?”“我沒有履行職責,能不哭嗎?”“到底出了什麽事?”這位公民擦幹了眼淚,繼續說道:“兩個青年違犯規定,過街時惹火了電車司機。司機剎住車,打開車門便沖他們大嚷起來。我看情況不妙,便跟司機說:‘你先開車走,我去找那兩個青年談談。’司機消了氣開車走了,我這才去履行自己的諾言。可是,那兩個青年對我不屑一顧,留給我一個背影便消失在人群裏。”“我真不明白,為這點小事你也該哭?”“我欺騙了司機。他原認為我會訓斥那兩個小夥子,可……如果我不參與,那麽,他們的耳朵一定叫司機責罵得發燙!”“不必哭了,公民!”警察說道,“這還不是常有的事?我曾答應幫老相識的忙,結果也並沒有履行諾言。”“不要哭了,朋友。”人群裏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從前,我向一對年輕戀人許諾做他們的婚禮主持人,但後來卻乘上旅行車跑到羅馬尼亞經商了。瞧!這條毛巾就是在那兒買來的。”“別哭了,朋友!”又一個男子湊過來,“我答應過十七個家庭給他們安排新住宅,可現在,我一看見這些人就躲到街道另一側去。”“別哭…See More
Jan 24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羅·加里:墻

杜青鋼在布德爾俱樂部裏,我的朋友雷大夫坐在我對面的一張很舒適的老式安樂椅上,這裏曾留下許多傑出的英國人士的蹤跡,他們在這裏舉止得體地享受過生活的樂趣。我們坐在爐火旁,距離不近不遠,恰到好處,暖烘烘的,很是舒坦。“怎麽,還沒想出來”雷大夫關切地問。我坦率地回答說:“沒有!一連兩個星期,我眼前仿佛豎了一道墻。”我這次來,是想請這個老朋友開一張藥方,給我服用一種能使人精力充沛、樂觀、註意力集中的“靈丹妙藥”。十二月即將到來,我以前曾答應一家大報社的社長,要給青少年寫一則聖誕故事,一則能使人獲得教益的動人的故事,這是我的年輕的讀者們對我的期望。他們是有這樣的權利的。“往常在聖誕節即將來臨時候,我就能想出一個親切動人、充滿溫情的故事,”我神情沮喪地這樣解釋,每當商店櫥窗裏陳列出琳瑯滿目的名種玩具,長夜漫漫的時候,這種故事就自然而然地來到我的頭腦中。但這一次卻好像喪失了靈感,我感到面前橫了一堵墻……”雷大夫眼裏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嗯,依我看,您找到了一個現成的題目……”“什麽?”“我指的是墻……不用開藥方了,再說,我在這裏又不行醫。假如你硬要幾粒什麽藥丸的話,那就到我診所裏來找我,不過,這要破費…See More
Jan 22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日)芥川龍之介:地獄變(下)

十四那晚的事約莫過了半月。有一天,良秀突然到府裏來,請求會見大公。他雖地位低微,但一向受特別知遇,任何人都不能輕易拜見的大公,這天很快就召見了。良秀還是穿那件丁香色獵衣,戴那頂皺癟的烏軟帽,臉色比平時顯得更陰氣,恭恭敬敬跪伏在大公座前,然後嘆聲地說:“自奉大公嚴命,制作《地獄變》屏風,一直在無日無夜專心執筆,已有一點成績,大體可以告成了。”“這很好,我高興。”不知為什麽,在大公儼然的口氣中,有一種隨聲附和沒有勁兒的樣子。“不過,還不成,”良秀不快地低下了眼瞼,“大體雖已完成,但有一處還畫不出來。”“什麽地方畫不出來?”“是的,我一向繪畫,遇到沒親眼見過的事物便畫不出來,即使畫出來了,也總是不滿意,跟不畫一樣。”大公帶諷刺地說:“那你畫《地獄變》,也得落到地獄裏去瞧瞧麽?”“是,前年遭大火那回,我便親眼瞧見火焰地獄猛火中火花飛濺的景色。後來我畫不動天尊的火焰,正因為見過這場火災,這畫您是知道的。”“那裏畫的地獄的罪魂、鬼卒,難道你也見過麽?”大公不聽良秀的話,又繼續問了。“我瞧見過鐵索捆著的人,也寫生過被怪鳥追襲的人,這不能說我沒見過罪魂,還有那些鬼卒……”良秀現出難看的苦笑,又說:“那…See More
Jan 19

中砂礁群's Blog

琳琳·情書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45am 0 Comments

一個美好的夢支撐了她的一生,當夢初醒時,只留下刻骨銘心的——自我懂事起,姑媽就離開了我們,獨自棲居在一間小屋。

姑媽的態度並不和善,但她從沒有斥罵過我們。我們怕她,也不太理解她。

我常常從我們住的屋子裏,拿著母親為她準備的可口而數量不多的點心,到她的小屋去。她會客室的百葉窗常年關閉著,很幽暗。我老是在那兒等著姑媽出來。

她總是穿著黑色的衣服,在陰暗的會客室裏顯得更加嬌小,瘦弱。

可是當她向我走來時,總感覺到她那充滿活力、剛強不屈的威嚴;她的步子很慢,聲音柔和甜蜜。每次,當我握住她的白白小手時,我總看見她那褐色的雙眼流露出柔和的眼光來。哎,姑媽年輕時一定是個美人兒。…

Continue

葉·吉克:情節迷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45am 0 Comments

新婚夫婦巴薩和阿拉正在返回麥蒂希市的途中。他們在那裏租賃了一間獨門獨戶的房子.“想不想玩遊戲?”我想借此消磨旅途中的時間。

兩個旅伴爽快地答應了。

“我給你們描述一段情節,你們要設法解釋它。可以向我提任何問題,而我只回答‘對’或‘否’。”

新婚夫婦對此熱心起來,於是我便開始講起我的遊戲:“夜闌人靜。一個男人正在睡覺。突然響起了電話鈴。他醒了,摘下電話聽筒,卻沒有人說話。男人掛上了電話,又睡著了。請解釋一下情節。”

年輕人顯然很感興趣,沒過多久就開始提問了:“是女人打來的電話?”巴薩一箭中的地問。…

Continue

佚名·傾訴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5am 0 Comments

拉茲任羅阿冉我在N城認識一位工程師。從外表看,他是個極平常的人,有些抑郁,中等個,35~40歲年紀,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鏡,頭發雖有些稀疏,但尚未發白。他有著極其廣博的學識,這不僅是在他自己的專業方面,而且其他方面也有著驚人的博學,同時他又是一位謙遜而又很有禮貌的人。一句話,人們稱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名流紳士”,我則稱他是普通的人。

我同他偶然相遇,一見如故,談得非常投機。我幾乎每天都上他家拜訪,在那裏我開始領悟到了那種詩人讚頌的“家”的真實含義。工程師和他的妻子──幾乎比他小10歲的金發女郎和兩個女兒,組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整個家庭充滿了和諧、安寧和相互諒解。

春初,一個美麗的傍晚,我同他們一起吃了晚飯。工程師的妻子收了餐具,由兩個一向樂於幫忙的女兒陪著到廚房去了。桌旁只剩下我和工程師二人。…

Continue

憶明珠:掃地歌

Posted on February 20, 2017 at 10:38pm 0 Comments

我說的這個故事是關於一位老和尚的,他早已離開塵世,然而在他生活過的那座小城裏,人們至今還經常談論著他的故事。

他的故事情節很簡單,就是掃地,一天到晚掃地,掃地,再掃地。

天蒙蒙亮的時候,他就開始在那裏掃地了。從寺內掃到寺外,掃到大街上,掃出城門,一直掃出離城十幾裏,也許幾十裏以外。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

小城的年輕人,從小就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年輕人的父親從小也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那些做了爺爺的,從小也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這個老和尚是很老很老的了,老得慈眉善目,像一尊羅漢。他好像老到一定的程度就穩定下來,不再發生變化了。像是一株古老的松柏,不見它再抽枝發條,卻也不再見它衰老。…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