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
  • Male
  • 砂拉越 西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中砂礁群'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Scarborough 黃岩
  • 等河水退去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Uta no kabe
  • 梭羅河畔

Gifts Received

Gift

中砂礁群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中砂礁群'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傾訴

拉茲任羅阿冉我在N城認識一位工程師。從外表看,他是個極平常的人,有些抑郁,中等個,35~40歲年紀,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鏡,頭發雖有些稀疏,但尚未發白。他有著極其廣博的學識,這不僅是在他自己的專業方面,而且其他方面也有著驚人的博學,同時他又是一位謙遜而又很有禮貌的人。一句話,人們稱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名流紳士”,我則稱他是普通的人。我同他偶然相遇,一見如故,談得非常投機。我幾乎每天都上他家拜訪,在那裏我開始領悟到了那種詩人讚頌的“家”的真實含義。工程師和他的妻子──幾乎比他小10歲的金發女郎和兩個女兒,組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整個家庭充滿了和諧、安寧和相互諒解。春初,一個美麗的傍晚,我同他們一起吃了晚飯。工程師的妻子收了餐具,由兩個一向樂於幫忙的女兒陪著到廚房去了。桌旁只剩下我和工程師二人。在幾分鐘裏,我們無意地讚嘆著火爐裏跳蕩的火苗,埋藏在我心底的話不知怎麽不知不覺地從我口中流出,我講了我自己的生活悲劇──美麗的姑娘……富貴豪門……貧窮的青年……;秘密的幽會……匆匆的接吻……父母的反對……告別……山盟海誓:永遠相愛!……而後來,一切全化為泡影。“最終,我還是個老光棍──而我並不覺遺憾!”我…See More
Feb 24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日)芥川龍之介:地獄變(中)

八開頭只發聲,漸漸地變成斷續的言語,好像掉在水裏,咕嚕咕嚕地說著:“什麽,叫我來……來哪裏……到哪裏來?到地獄來,到火焰地獄來……誰?你是……你是誰?……我當是誰呢?”弟子不覺停下調顏料的手,望望師傅那張駭人的臉。滿臉的皺紋,一片蒼白,暴出大顆大顆的汗珠。幹巴巴的嘴唇,缺了牙的口張得很大。口中有個什麽東西好像被線牽著骨碌碌地動,那不是舌頭麽?斷斷續續的聲音便是從這條舌頭上發出來的。“我當是誰……哼,是你麽?我想,大概是你。什麽,你是來接我的麽?來啊,到地獄來啊。地獄裏……我的閨女在地獄裏等著我。”這時候,弟子好像看見一個朦朧的怪影,從屏風的畫面上蠕蠕地走下來,感到一陣異樣的恐怖。當然,他馬上用手使勁地去搖良秀的身體。師傅還在說夢話,沒有很快醒過來。弟子只好拿筆洗裏的水潑到他臉上。“她在等,坐上這個車子來啊……坐上這個車子到地獄裏來啊……”說到這裏,已變成抑住嗓子的怪聲,好不容易才睜開了眼睛,比給人刺了一針還慌張地一下子跳起身來,好像還留著夢中的怪象,睜著恐怖的圓眼,張開大口,向空中望著,好一會才清醒過來。“現在行了,你出去吧!”這才好像沒事似的,叫弟子出去。弟子平時被他吆喝慣了,也不敢…See More
Jan 18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Jan 1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瑞)瓦•弗洛特:俄勒岡州火山爆發

“喂,是得克薩斯信使報嗎?我是貝德爾·史密斯?請立即記下:我永遠難忘的俄勒岡州的這場經歷,火山爆發……” “怎麽回事?”新來的編輯沃克問道,“餵,餵,接線員!” “通往俄勒岡州的線路突然中斷了,”電話局總機報告說,“我們馬上派故障檢修人員出發檢查。” “大概要多久? “哦,您得作好一兩個小時的打算。您知道線路是穿過山區的。” “完了!”沃克沮喪地說道,並沈重地跌坐在他的軟椅上。“什麽叫完了?!”主編怒氣沖沖地說道。 “您是一名記者還是一個令人喪氣的半途而廢的家夥?!您不是已經收到報告了嗎:俄勒岡州地震!這一消息我們起碼比《民主黨人報》和《先驅報》早得到一小時。這一回我們可要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了!……今天下午,當我們獨家登出俄勒岡州地震的現場報道時,他們會嫉妒得臉色鐵青的。”…See More
Jan 15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意)卡爾維諾:晨歸

斯苔芳妮婭早上6點才急匆匆地趕回家,這可是第一次。車子沒有開到門口,在前面的街角就停住了。是她讓福奈羅這麽做的,因為讓門房看見可不好。丈夫出門在外,一大早讓一個毛頭小夥子送回家像什麽樣子呢?真沒想到大門還鎖著,而她卻沒有鑰匙。就是因為沒帶鑰匙她才在外面過夜的。下午出去的時候,她原想著要回來吃晚飯,就沒去拿鑰匙,可那些久違的朋友硬是拖住不讓走,在這家吃飯,又到那家跳舞,一幫人一直鬧到半夜兩點,這時候再想起沒帶鑰匙還有什麽意義呢?當然,她心裏也有點兒愛上了其中的一個小夥子,就是福奈羅,不過也就是有點兒愛他,不太多,也不太少。她孤零零地站在緊鎖的門外,街上空無一人。早晨的陽光異乎尋常地明亮,似乎有人用放大鏡把這條街弄得格外清晰。在外面過了一夜,她並不內疚,良心上沒什麽過不去的。因為在最後的關頭她記住了夫妻間的責任,抗拒了誘惑,保住了貞潔。盡管如此,她還算是純潔的嗎?斯苔芳妮婭心裏猶疑不決。她徘徊了幾步,雙手統在大衣袖子裏。結婚兩年來,她從沒想過要背叛自己的丈夫。不過,生活裏總好像還缺少點什麽。她說不清那到底是什麽,但她時時感到苦惱,因為在丈夫面前,在這個世界面前,她總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或者…See More
Jan 5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德)伯爾:我的昂貴的腿

這下子我就業在望了。他們寄了一張明信片給我,叫我到局裏去一趟,我便遵命前往。局裏的人既親切又和氣。他們拿出我的檔案卡片,說了一聲:“呣。”我也回了聲:“呣。”“哪一條腿?”有一個官員問道。“右腿。”“整條腿?”“整條。”“呣,”他又哼了一聲,開始查閱各種各樣的單子。我總算可以坐下來了。他終於翻出一張單子,看來正是他所要找的。他說:“我看這裏有適合您幹的事,一件美差。您可以坐著幹。到共和廣場上一個公共廁所裏去擦皮鞋。您看怎麽樣啊?”“我不會擦皮鞋,我一向因為皮鞋擦不亮,引得大家側目相看。”“您可以學嘛,”他說。“什麽事情都可以學會的。天下事難不倒德國人。您只要同意,可以免費上一期學習班。”“呣,”我哼了一聲。“那麽同意了?”“不,”我說,“我不幹。我要求提高我的撫恤金。”“您瘋啦,”他回答時語氣既親切又溫和。“我沒瘋,誰也賠不起我的腿,我連多賣些煙都不行,他們現在制造了種種麻煩。”那個人把身子往後仰,一直靠到椅子背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親愛的朋友啊,”他感慨地說,“您這條腿可真叫貴得要命。我知道您今年二十九歲,身體很好,除了這條腿以外沒有一點毛病。您可以活到七十歲。請您算一算,每月一七…See More
Dec 27,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契科夫:柔弱的人

前幾天我把孩子的家庭教師尤麗婭·瓦西裏耶夫娜請到我的辦公室來,要和她談談孩子的情況,順便付給她應得的工資。我對她說:“請坐,尤麗婭·瓦西裏耶夫娜!我想工資應該付給你了。您也許要用錢,您太拘泥禮節,自己是不肯開口的……呶……我們和您講妥,每月三十盧布……”…See More
Dec 21,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花園的犧牲

一校長的兒子長吉郎,雖然已經過了三十歲了,但是,依舊穿著木頭靴子在泥田裏追趕別人家鴨子的日子還不少呢。“長吉,我看鴨子的班還請你替我值一值吧。”“好辦!”他從農民手裏接過木靴和竹鞭,在泥田裏認真地替別人幹半天,堪稱任勞任怨。澱川的水向南流去,那裏是遼闊的大阪平原,沿岸一帶全是潮濕的水田。除了有稻秧的時候以外,只好放養鴨子,除此之外別無辦法,因為這裏全是根本不能栽培越冬作物的水田。至於蔬菜,各家院子就是菜地,不過面積不大產量也微乎其微。從冬到春,村莊周圍就是荒涼的泥田。因為澱川的河堤畫了一條單調的線,說起來這一帶的風光也就僅此而已。所以,從大阪跨過澱川而來的電氣火車盡管最近通車,但是鐵路帶來有助於繁榮此地的贈品,也僅僅是穿過村莊,朝著距本村將近五十公裏的山地奔去而已。即使把郊外開發成住宅區,地價勢必大漲,周圍風景和濕氣大,估計也不可能成為適宜於居住的土地。因為這些原因,被電氣火車棄而不顧的村民想到的主意就是建學校。所以,當他們聽說大阪某富人正在尋找建中學的用地,便捐出了所需的土地。因此,這個學校的學生去了大阪,就被戲稱為:“田園學校。”或者“青蛙學校。”城市的學生們用這種名詞取笑他們也確…See More
Dec 14,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Dec 6,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狄蘭·托馬斯:精神失常的女人

打海倫記事起,樓上的那個老婦人就處於垂死狀態。那時海倫還是個孩子,母親帶著她來給這個垂死的老婦人送水果和蔬菜。老婦人躺在床上像個蠟人。眼下海倫已成了一個女人,系著圍裙,穿著粉紅色上衣,腦後紮起一束色澤黯淡的頭發。每天早上,太陽一露臉她就起床,點燃爐子,把那只紅眼貓兒放進來。然後她沏好一壺茶,上樓走到這所宅子後面的一間臥室,朝那個睜著眼卻什麽也看不見的老婦人彎下腰去。每天早上,她都要打量那只深陷的眼窩,用手在上面晃幾下。但那兩顆眼珠一動不動,她一點也吃不準老婦人還有氣沒有。“八點鐘了。現在八點鐘了。”她說。那對眼珠子立即露出笑意。一只粗糙不堪的手從被窩裏伸出來,舉在那裏,直到海倫那肉嘟嘟的手接住它,把一只杯子放進去。杯子被老婦人喝空了,海倫就再續上。待到一壺茶倒盡時,海倫就把被子從床上揭下來。老婦人身穿睡衣,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那膚色像她的頭發一樣灰白無光。海倫整理好被褥,把老婦人服侍周到,然後就提上茶壺走了。每天早上,她還為在花園裏幹活的那個男孩子做飯。她走到後門,打開門,看見他拿著鍁站在遠處。“八點鐘了。”她說。他是個相貌醜陋的男孩,兩只眼睛比那只貓的還紅,腦子卻總在窺視海倫的胸脯。她…See More
Nov 29,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英] 保羅·馬克·司科特:葬禮之後

郭國良譯葬禮上最後一位客人離去後,她便登上塔樓,來到自己的房間,脫下了那件潔白的連衣裙。連衣裙是姨母送給她的,好讓她體體面面地穿著參加母親的葬禮。在這個國度裏,白色象征著新生與死亡。自打受洗以來,對像辛德瑞拉這般年輕的姑娘來說,除非她們已經年長,否則是不能指望穿上這套白色的衣裳的。她只有15歲。母親離開這個世界已經四天了。葬禮上她一點也沒有哭出來,而現在,當她折疊好這件裝飾著薰衣草和百裏香嫩枝的連衣裙時,上面已經被一兩顆淚珠兒打濕了。她把衣裳小心地放進白色的亞麻布袋裏。明天,運送它的車夫會駕著馬車前來,把它送還給那位住在遠方的主人。她的姨母同時也是她的教母,曾給她織過一件受洗披肩。可是,辛德瑞拉卻不記得自己曾經見過她哪怕一面,除非,在夢裏。她穿上自己幹活時的衣裳,黑色的那件。黑色在這個國度裏代表生命與活力。接著,她跑下如墓穴般冰冷的盤旋石梯,走進廚房,清理餐具,將它們洗凈,給大鐘上好發條,然後撥旺了爐火。在母親患病的漫長日子裏,廚房就是她的家。盡管在三姐妹中數她年紀最小,她卻對這裏抱有一種強烈的歸屬感,甚至,還有一點點想占有它的欲望呢:或許,她是不得已而為之。她調好酒,準備給她那正飽受…See More
Nov 26,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愛德華•霍奇:機關算盡

看著一個女孩把一枚硬幣丟進廣場噴泉中,皮特·霍布金斯想到了這個主意。他總是時刻在留意發財的路子,不過這類思路也越來越難發掘出來。此刻,他的視線由噴泉向上移至中央鉆石店敞開的窗子,他認為自己終於想出了一個好主意。於是他走到廣場另一端的電話亭裏給約翰尼·斯圖普打電話。約翰尼是皮特所認識的人中最最經典的花花公子。他穿著非常時髦,每次走進商店都會令店員們爭先恐後上前為他服務。更理想的是,他在東部從未有過犯罪記錄。警察恐怕也無法將這個人與十年前他在加利福尼亞犯的一連串重罪聯系起來。“是約翰尼吧?我是皮特。還好,你在家。”“我白天總是在家裏的,皮特夥計。其實我剛剛才起床。”“我給咱們找到一個活兒,約翰尼,只要你有興趣。”“什麽樣的活兒?”“到樺皮舟酒吧找我。我們談談。”“什麽時候?”“一小時以後?”約翰尼·斯圖普哼哼唧唧地說:“兩個小時吧。我要先沖涼、吃早飯。”“好吧。兩小時以後。到時候見。”下午,樺皮舟酒吧裏很安靜,非常適合皮特安排的這類約會。他揀了靠裏面的一個火車座,叫了一杯啤酒。約翰尼僅僅遲到了十分鐘,他走進酒吧時的神態活像是在為搶劫店鋪或劫走一個姑娘踩點。他終於在皮特的格子裏坐下,顯出很勉…See More
Nov 17,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美)歐·亨利:信童傳情

在這樣的季節,這樣的時刻,公園裏少有紛至沓來的遊客。看來端坐在公園小徑邊長椅上的年輕姑娘只是憑一時沖動,跑來坐一會兒,趕在前頭領略一下早春的景色。她一動也不動靠在椅子上,在沈思著。臉上流露出的一絲憂郁神情想來還只是前不久才產生的,因為她面頰上那年輕而娟秀的輪廓並無變化,她那線條分明的拱狀嘴唇,也未曾有絲毫的減損。 一個身材頎長的小夥子沿著她座位旁邊的小徑大步穿過公園走過來,後面緊隨著一個扛著一只衣箱的男孩。他一眼瞥見那個姑娘,臉一下子變紅了,再由紅變成蒼白。他一路走過來,一邊緊盯著她的面龐,臉上泛出既焦慮又渴望的神情。他從離她只有幾碼遠的地方走過去,但是看不出她註意到了他的出現和存在。 他往前走了大約45米,猛地止步,在一邊的長凳坐下;那男孩放下衣箱,用一雙機靈而不解的眼睛看著他。小夥子掏出手帕擦了擦眉毛。手帕很好看,眉毛也很好看,小夥子本人更是很好看。他對孩子說:…See More
Nov 9,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伊薩克巴別爾:老什羅米

盡管我們的小鎮不大,居民不多,盡管什羅米已經在鎮上連續住了六十年,即便如此,並不是誰都能告訴你什羅米是誰,或者他是個什麽樣的人,這是因為他完全被忘掉了,就像一個無用也不顯眼的東西一樣。他八十六歲,眼裏總是有眼淚,長了副小臉盤,又臟又皺,滿臉發黃而且從來沒梳過的胡須,一頭又密又亂的頭發。什羅米幾乎從不洗澡,很少換衣服,身上有股難聞的氣味。他的兒子和兒媳——他住在他們家——覺得他不可救藥而由之任之了,把他藏到一個暖和的角落,然後就忘了他。暖和的角落再加上有吃的——什羅米擁有的只是這些,好像對他來說已經足夠。烤暖他又老又破的骨頭,吃到一塊肥而多汁的肉,在他眼裏這就是最大的享受。他會第一個坐到飯桌前,一眼不眨,貪婪地一樣樣看過,用他瘦骨嶙峋的長手拼命往嘴裏塞東西,吃啊吃啊,直到最後不讓他再吃,連一小塊也不給他。看什羅米吃東西令人作嘔:他又小又瘦的身體上下都在顫抖,手指沾了一層油膩,臉上一副可憐相,完全是怕得要命的樣子,生怕別人委曲了他,生怕他被忘掉了。偶爾他的兒媳跟他玩笑,飯桌上,她會好像是無意忘了給他東西吃,老頭兒會開始變得激動不安,無助地往旁邊看,想用他幹癟而無牙的嘴巴扮出點笑臉,他想表現…See More
Nov 2,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阿根廷)博爾赫斯:環形廢墟

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誰也沒有看到他上岸,誰也沒有看到那條竹紮的小劃子沈入神聖的沼澤。但是幾天後,誰都知道這個沈默寡言的人來自南方,他的家鄉是河上遊無數村落中的一個,坐落在山那邊的蠻荒裏,那裏的古波斯語還未受到希臘語的影響,麻風病也不常見。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灰不溜秋的人吻了淤泥,爬上陡岸,顧不得避開那些把他劃得遍體鱗傷的、邊緣鋒利的茅草,頭昏眼花、渾身血汙地爬到中央有個石虎或者石馬的環形場所。這個以前是赭紅色、現在成了灰色的場所是被焚毀的廟宇的遺跡,遭到瘴雨蠻煙的欺淩,裏面的神只不再得到人們的供奉。外鄉人躺在墩座下面。升到頭頂的太陽把他曬醒了。他並不驚異地發現傷口已經停止流血;他閉上蒼白的眼瞼睡覺,不是由於疲憊,而是出於意志決定,他知道那座廟宇是他不可戰勝的意志向往的場所;他知道河下遊也有一座合適的廟宇,焚毀後已經廢棄,但那些不斷擴張的樹木未能把它埋沒;他知道緊接著的任務是睡覺做夢。午夜時分,他被淒厲的鳥叫聲吵醒。地上零亂的光腳板印、一些無花果和一個水罐,說明當地人已經偷偷來看過,但不敢驚動他,他們祈求他庇護,或者怕他的魔法。他感到一陣寒栗,在斷垣殘壁中間找到一個墓穴藏身,蓋了一些不…See More
Oct 28, 201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歐·亨利:忘憂果與瓶子

美國駐科拉裏奧領事威拉德·格迪,正在從容不迫地寫他的年度報告。古德溫每天都要進來閑逛,在那惹人喜愛的走廊裏抽上一支。此刻,他發現領事如此專心於工作而沒接待他,便在離去之前很委婉地數落了一番。 “我會向民政部申訴的,”古德溫說。“這算得上是一個部嗎?也許只是一種理論上的東西。從你這兒,人們既沒享受到禮貌,也沒享受到服務。你不說話,你也不擺出任何可以喝的東西。什麽樣的方 式才是代表你政府的方式?”古德溫溜達出來,走到街對面的旅館看看是否可以強迫那位檢疫醫生與他在科拉裏奧唯一的台球桌上玩一玩。他截獲首都逃亡者的計劃已經完成,現在他要玩的遊戲只是等待罷了。 領事對自己的報告很感興趣。他才二十四歲;他在科拉裏奧呆的時間還不夠長,他的熱情在熱帶的火熱天氣裏還沒有冷卻下來——這種怪事在南、北回歸線之間是可以讓人接受的。…See More
Oct 19, 2016

中砂礁群's Blog

佚名·傾訴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5am 0 Comments

拉茲任羅阿冉我在N城認識一位工程師。從外表看,他是個極平常的人,有些抑郁,中等個,35~40歲年紀,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鏡,頭發雖有些稀疏,但尚未發白。他有著極其廣博的學識,這不僅是在他自己的專業方面,而且其他方面也有著驚人的博學,同時他又是一位謙遜而又很有禮貌的人。一句話,人們稱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名流紳士”,我則稱他是普通的人。

我同他偶然相遇,一見如故,談得非常投機。我幾乎每天都上他家拜訪,在那裏我開始領悟到了那種詩人讚頌的“家”的真實含義。工程師和他的妻子──幾乎比他小10歲的金發女郎和兩個女兒,組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整個家庭充滿了和諧、安寧和相互諒解。

春初,一個美麗的傍晚,我同他們一起吃了晚飯。工程師的妻子收了餐具,由兩個一向樂於幫忙的女兒陪著到廚房去了。桌旁只剩下我和工程師二人。…

Continue

憶明珠:掃地歌

Posted on February 20, 2017 at 10:38pm 0 Comments

我說的這個故事是關於一位老和尚的,他早已離開塵世,然而在他生活過的那座小城裏,人們至今還經常談論著他的故事。

他的故事情節很簡單,就是掃地,一天到晚掃地,掃地,再掃地。

天蒙蒙亮的時候,他就開始在那裏掃地了。從寺內掃到寺外,掃到大街上,掃出城門,一直掃出離城十幾裏,也許幾十裏以外。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

小城的年輕人,從小就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年輕人的父親從小也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那些做了爺爺的,從小也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這個老和尚是很老很老的了,老得慈眉善目,像一尊羅漢。他好像老到一定的程度就穩定下來,不再發生變化了。像是一株古老的松柏,不見它再抽枝發條,卻也不再見它衰老。…

Continue

奧修·沙的智慧

Posted on February 18, 2017 at 7:06pm 0 Comments

有一條河流,它發源於一個很遠的山區,流經各式各樣的鄉野,最後它流到了沙漠。就如它跨過了其他每一個障礙,這條河流也試著要去跨越這個沙漠,但是當它進入那些沙子裏,它發覺它的水消失了。

然而它被說服說它的命運就是要去橫越這個沙漠,但是無路可走。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來自沙漠本身隱藏的聲音在耳語:“風能夠橫越沙漠,所以河流也能夠。”

然而河流反對,它繼續往沙子裏面沖,但是都被吸收了。風可以飛,所以它能夠橫越沙漠。“以你慣常的方式向前沖,你無法跨越,你不是消失就是變成沼澤,你必須讓風帶領你到你的目的地。”

“但是這要怎麽樣才能夠發生?”“藉著讓你自己被風所吸收。”…

Continue

尚貝·戈西尼:手錶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7 at 9:19am 0 Comments

外婆的禮物太棒了,你猜也猜不到昨天晚上,我放學回來以後,郵遞員來了。他給我帶來一個包裹,裏面是外婆給我的禮物。這個禮物可了不得啦,保證你猜也猜不到:是一只手表!太棒了!小朋友們又要眼饞了。爸爸還沒有回家,因為今天晚上他要在單位吃飯。媽媽教我給表上弦,然後把表給我戴在手腕上。幸好今年我已經學會看鐘點了,不像去年小的時候。要是還像去年一樣,我就老得問別人:“我的手表幾點了?”那可就太麻煩了。我的手表可好玩了,那根長針跑得最快,還有兩根針要仔仔細細看好久,才能看它們動一點兒。我問媽媽長針有什麽用,媽媽說,在煮雞蛋的時候,長針可有用了,它能告訴我們雞蛋煮熟了沒有。…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