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
  • Male
  • 砂拉越 西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中砂礁群'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中砂礁群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中砂礁群'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鄧皓·平淡的故事

如果這也算是一段故事,這故事也很平淡。那年我念大一。十八歲。剛進省城念大學,真是覺得世界在我眼裏格外的亮堂。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平息自己對自己的喜歡。可有一天我終於陷入了自己的悲哀。我長得不好看。個矮。面黃。牙稀。眼不大。在鄉下男孩子金貴,是男娃就沒人再去挑你好看不好看,只管你出工出息。所以我從沒有為自己沒有一張男孩子英俊的面龐傷感過。我全然不知道城裏人很在乎這個。這甚至是讓人活得如意的本錢。那是學院舉行詩歌朗誦會,每個班挑選一名同學參加。我能寫詩,又擅長朗誦。於是我自告奮勇給報了名。沒想到班主任委婉地跟我說了很多不著邊際的理由後,卻讓班上一位好俏麗的女孩上台朗誦了。那女孩的朗誦水平自是差我一大截,於是……我第一次驚悸地發現我之所以能保持寧靜的心態生活,是因為我沒有在意或發現別人對我的輕視。原本我是不曾被人在乎被人關註被人欣賞的呀!那麽,我的活著實際上是依賴自悅在支撐著了!而這所有的原因便是因為我不漂亮。這使我無法不在很長的時間裏心存沮喪。那時候我甚至不希冀人生再圓滿我什麽,只希望如果我真是安徒生筆下的那只醜小鴨便趕快長出豐滿的羽毛和一對漂亮的翅膀。終於有一天,我在學院圖書室偶爾讀到《讀…See More
Mar 2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清溪客:旁白

報紙電影版上刊出《亂世佳人》重映的廣告,心裏真是高興。這部片子我和妻名久矣,卻始終不曾看過,今有這等機會,我們豈可放棄?當下,便決定花個晚上時間去欣賞。正當我和妻在劇院裏全神貫註於銀幕時,前座的女孩子,不時側過臉,和旁邊一位長發而魁偉的男士咬耳朵。隨著銀幕上形象的變換,她的聲音由於周遭的靜肅而顯得更清晰,成了令人不快的噪音。聽她的口氣,這片子她似乎已看過三、四次。每一個場景正要出現,她便急忙告訴她的男友──緊隨著,銀幕上果然出現了她的“預料”,她更是推推那位男士,高興地一疊聲:“喏,你看,我說的沒錯吧!”她說得很樂,我卻是愈看愈冒火了。她不僅擾亂了我欣賞電影的喜悅,她的“旁白”更剝奪了我探索內容的樂趣。我再也忍耐不住,便探身拍拍她的肩膀:“小姐,請用你的眼睛‘看’電影,我們將很感謝你!”她先是驚訝,又有點生氣,向鄰座的男朋友嘀咕一下之後,倒真的乖乖地不說話了。妻拉了我一把,低聲說道:“你要惹麻煩了,你看她那強壯的男朋友待會兒不找你麻煩才怪呢!”影片很長,中間有五分鐘的休息。趁這空檔,我到販賣部買點飲料,正當我走向販賣部時,無意間瞥見那位男士緊跟在我後頭。我有點著慌,想到社會新聞版上瞄人…See More
Mar 22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陳偉雄:聘任

西奧·霍迪爾先生身材修長,面龐消瘦,兩鬢斑白。他生性溫和,平日寡言。研究學術問題,他精力充沛,記憶力驚人,而對日常生活的瑣碎小事,卻不甚了了。坎福特大學需要聘請一名工作人員,上百人要求申請該空缺位置,西奧也遞上了申請書。最後,只有西奧等十五人獲得面試的機會。坎福特大學地處在一個小鎮上,周圍僅有一家旅店,由於住客驟增,單人房間只好兩個人同住了。跟西奧同住的是一位年輕人,叫亞當斯,足足比西奧年輕二十歲。亞當斯自信心甚強,且有一副洪亮的嗓音,旅店裏時常可以聽到他朗朗的笑聲。這是一個聰明伶俐的人,這一點是顯而易見的。校長及評選小組對所有的候選人進行了一次面試。篩選後只剩下西奧和亞當斯兩人了。小組對聘請誰仍猶豫不決,只好讓他倆在大學禮堂進行一次公開的演講後,再行決定。演講題目定為《古代蘇門人的文明史》,三天後開講。在這三天功夫,西奧寸步不離房間,廢寢忘餐,日夜趕寫講稿。而亞當斯卻不見有任何動靜——酒吧間裏依舊傳出他的笑聲。每天他很晚才回來,一邊問西奧的講稿進展情況,一邊敘述自己在彈子房、劇院和音樂廳的開心事。到了演講那天,大家來到禮堂,西奧和亞當斯分別在台上就座。直到此時,西奧才驚恐萬狀地發現,…See More
Mar 21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葉·波特別濟娜:女人的心是難解的迷

摘自一本小說上的贈言:“我飄動的小雲彩:離我們舉行婚禮的日子還有整整一個月。我送你一本列夫·托爾斯泰的小說,他認為: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我敬仰托爾斯泰的才華,但也想和這位大作家爭論個問題:但願我們有個與眾不同的家!你的H。”摘自一幅畫上的贈言:“我涓涓流淌的小溪:贈你一幅野味與水果的靜物寫生畫。你把它掛在廚房的冰箱上面。俄羅斯偉大的詩人萊蒙托夫曾提醒說‘愛情如火,失去養分便會熄滅。’我們正缺少營養食品呢。你的妻。”摘自電動剃刀盒上的贈言:“我海洋裏的冰山:贈給你一把新式電動剃刀。近來,你不知為什麽老是沈著臉。俄羅斯詩歌的太陽普希金說:‘我們對女人的愛越淡漠,她們對我們的愛便越溫柔。’告訴你,你可別把天才的這一套當真,我的帶黑子的小太陽”。摘自工藝美術信封上的贈言:“我的小雷雨雲:送你一件工藝品。‘啊,音樂,在你的面前,我們是多麽微不足道啊!’喬治·桑曾這樣對到她別墅裏來休養的肖邦說。機關工會發給我們兩張療養證。我們去吧,那有山,有水,有花園,你也會得到很好的休息,我可愛的毛絨絨的小狗熊。永遠屬於你的H。”摘自一本小說上的贈言:“維克多·雨果曾說:‘普通的人,缺點也很普通;偉大的人,惡習…See More
Mar 20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張玉庭:女老師的特殊功能

假如沒有粉筆,你知道怎麽上課嗎?請准許我給你講個故事。這故事發生在一個偏僻的小村莊,村頭有一所小小的學校。有一天,上課必需的粉筆突然用完了,女教師便想了一個辦法。她找了杯清水,然後對孩子們說:“來,老師蘸著水在黑板上寫,上課——”孩子們懂事地點了點頭,答應了。於是,她一筆一畫地教,孩子們一筆一畫地學。當然了,這需要速度——因為,只要教得慢了點,或者記得慢了點,那用水寫的字就立刻幹了,看不見了。這以後,每當沒有粉筆的時候,女教師就以水代筆;而可憐的孩子們,也便漸漸地適應了這種奇怪的上課方式。一天,女教師哭了。她想起了魯迅筆下的孔乙己。那蓬頭垢面的孔乙己,為了教鹹亨酒店的小夥計認字,曾用他的長指甲蘸著酒,在櫃台上寫過“茴香豆”的“茴”字;可是今天,她——一位亭亭玉立的女教師卻要用那仙女般的纖纖玉指,蘸著水在黑板上寫字,在冰涼冰涼的黑板上耕耘了!可她想想,又笑了。磨禿了自己的手指頭,卻豐富了孩子們的心靈,值得。她從容,坦然,一如既往。又一天,她走進教室,正準備上課,突然發現杯子裏的水已全部漏完。——也難怪,那盛水的杯子太陳舊了,陳舊得讓人想起這個古老民族的沈重的歷史。沒水,怎麽板書?沒水,怎…See More
Mar 18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保爾·瓦雷里:年輕的母親

這個一年中最佳季節的午後象一只熟意畢露的橘子一樣的豐滿。全盛的園子,光,生命,慢慢的經過它們本性的完成期。我們簡直可以說一切的東西,從原始起,所作所為,無非是完成這個剎那的光輝而已。幸福象太陽一樣的看得見。年輕的母親從她懷裏小孩的面頰上聞出了她自己本質的最純粹的氣息。她攏緊他,為的要使他永遠是她自己。她抱緊她所成就的東西。她忘懷,她樂意耽溺,因為她無盡期的重新發見了自己,重新找到了自己,從輕柔的接觸這個鮮嫩醉人的肌膚上。她的素手徒然捏緊她所結成的果子,她覺得全然純潔,覺得像一個完滿的處女。她恍惚的目光撫摩樹葉,花朵,以及世界的燦爛的全體。她像一個哲人,像一個天然的賢人,找到了自己的理想,照自己所應該的那樣完成了自己。她懷疑宇宙的中心是否在她的心裏,或在這顆小小的心裏——這顆心正在她的臂彎裏跳動,將來也要來成就一切的生命。(卞之琳 譯)See More
Mar 14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吉田直哉:尼泊爾的啤酒

那是4年前的事了,準確地說不是“最近”了,然而對我來說,卻比昨天發生的事還要鮮明得多。那年夏天,為了攝影我在喜馬拉雅山麓、尼泊爾的一個叫多拉卡的村莊待了十多天。在這個家家戶戶散布在海拔1500米斜坡上的村莊,像水、電、煤氣之類所謂現代的生命線還沒有延伸到這裏。這個村莊雖有4500口人,卻沒有一條能與別的村落往來的車道。不用說汽車,就是有輪子的普通交通工具也用不起來。而只能靠兩條腿步行的山路崎嶇不平,到處都被山澗急流截成一段一段的。由於手推車都不能用,村民只能在體力允許的範圍內背一些東西在這條路上行走。每當我驚奇於草垛何以移動時,定睛一看,下面有一雙雙小腳在走路。原來是孩童背著堆得高高的當燃料用的玉米稭。以前在日本去村莊的公有山林砍柴時,禁止用馬車拉柴,只允許背多少砍多少。當時人們認為背多少砍多少的話就能得到天神的原諒。時代不同了,可正因為沒有車道,多拉卡村的人們至今過著一種既能保護環境又能被天神原諒的生活。我不知道以前的情況,反正現在村民們完全知道他們的生活無法和世界上其他的地方相比。因此,他們是以一種苦楚的心情,在旅遊者看來像世外桃源般美麗的風景中過著日子的。特別是年輕人、小孩子都渴…See More
Mar 13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燕穎·難忘的兩件事

一個人具備什麽樣的優點,才能成為我們所尊重的楷模呢?我想,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這個人應主持正義、誠實、心地善良、勇敢、意志堅強,當然還應該謙虛。誰也不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吹牛家,也沒有人願意作一個驕傲自大、目空一切的人。但是,誇誇其談和驕傲自大的思想卻在我們中間許多人身上潛藏著,而且會自覺或不自覺地一下子流露出來。我手頭保存著幾張照片。照片上,我的頭發全無,是個禿子。每當我看到它們,心裏總是湧騰起一股深深的慚愧之感。事情是這樣的:大約在衛國戰爭爆發的前一年,莫斯科電影制片廠決定拍攝一部描寫俄國著名元帥蘇沃洛夫的影片。蘇沃洛夫性格急躁,極為好動。導演組全力以赴挑選具有類似性格特點的演員擔任主角,仍是一籌莫展。就在這時,一位熟人偶然同我談道:“難道我國電影界中真的沒有一位能演蘇沃洛夫的演員嗎?”我的腦子裏豁然一亮:“為什麽我不來演這一角色呢?眼下我沒有拍攝任務……對,就這麽辦!我來演蘇沃洛夫!”在年齡方面,我不大適合演這個角色。不過可以經過化妝來彌補差距。而最主要的,是我的體態和長相與這位俄國元帥相去甚遠:蘇沃洛夫身體瘦小,面龐瘦削,臉部線條分明。可我正相反,體格粗壯,是個圓臉膛……然而話又說回…See More
Mar 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夏淩:那131級台階

他叫她斯坦,她叫他奧利。他們相遇在一個雞尾酒會上。那年他32歲,她25歲。他們倆在擁擠的人群中飄然前行,沒有可停留與回避的地方,他們面對面地相互躲讓了幾次,然後都笑了。他沖動地抓住自己的領帶,在她面前撚弄。她馬上忍不住大笑起來,同時舉手把腦頂的頭發推成難看的流蘇狀,眨著眼睛,好像被擊中一般。“斯坦,”他大聲叫道,認了出來。“奧利,”她喊道,“你去哪兒了?”他們相互握住了對方的手,笑著。“我知道一個地方,離這兒不到兩英裏。”她神采飛揚地說。“那我們就去那兒吧!”他叫道。他在她指定的地點剎住車。“我簡直不能相信。”他自語道,“這就是那些台階嗎?”“一共131級。”她走下車來。“來,奧利。”他們向上凝視著傾斜而陡峭的混凝土台階。她的聲音極平靜。“往上走。”她說,“往上走。”他拾級而上,數著算著,每一次近乎耳語的計算,都使他的聲音裏多一分快樂。走到57級時,他已忘記了時間。他真想永遠站在那裏。自從有了那台階上的黃昏時刻,他們的生活中就充滿了所有的人在美好愛情開始時都有的那種追逐嬉戲和愉快的歡笑。他們只是為接吻而停止歡笑。為歡笑而停止接吻。那一年,他們至少每月登一次那些台階,登到中途時來一頓帶香…See More
Mar 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芥川龍之介·母性

雌蜘蛛沐浴盛夏的陽光,在紅月季花下凝神想著什麽。這時空中響起振翅的聲音,突然一只蜜蜂好像摔下來似地落在月季花上。蜘蛛猛地舉目望去。寂靜的白晝的空氣裏,蜜蜂振翅的余音,仍然在微微地顫動著。雌蜘蛛不知什麽時候躡手躡腳地從月季花下邊爬出來。蜜蜂這時身上沾著花粉。向藏在花芯裏的蜜把嘴插了進去。殘酷的沈悶的幾秒鐘過去了。在紅色月季花瓣上,幾乎陶醉在花蜜裏的蜜蜂後邊,慢慢地露出雌蜘蛛的身子。就在這一剎那蜘蛛猛地跳到蜜蜂頭上。蜜蜂一邊拼命地振響著翅膀,一邊狠狠地螫敵人。花粉由於蜜蜂的撲打,在陽光中紛紛飛舞。但是,蜘蛛死死咬住不松口。鬥爭是短暫的。不久蜜蜂的翅膀不靈了,接著腳也麻痹起來。長長的嘴最後痙攣著向天空刺了兩三次,這就是悲劇的結束。是和人的死並無不同的殘酷的悲劇的結束。——一瞬間之後,蜜蜂在紅月季花下,伸著嘴倒下去了。翅膀上,腳上,沾滿了噴香的花粉……雌蜘蛛的身子一動不動,開始靜靜地吸吮蜜蜂的血。不知羞恥的太陽光,透過月季花,在重新恢覆起來的白晝的寂靜中,照著這個在屠殺和掠奪中取勝的蜘蛛的身子。灰色緞子似的肚子,黑玻璃一般的眼睛,以及好像害了麻風病的、醜惡的硬梆梆的節足——蜘蛛幾乎是“惡”的化…See More
Mar 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羅曼·加里:母親

三戰鬥打響的那一天,我母親坐著出租汽車走了五個小時,來向我告別,並用她的話祝願我“空中百戰百勝”。當時我正在法國南部的沙龍·戴省的空軍學院任射擊教導員。母親在聚集一起的軍人們的好奇目光下,拄著手杖,叼著香煙,從那個扁鼻子的老式雷諾爾車裏走出來。我慢慢走向母親,在這個男子漢的圈子中,母親的突然來臨使我很窘;而在這塊天地裏,我經過千辛萬苦才贏得了勇敢、甚至魯莽、愛冒險的名聲。母親用一種大得足以使在場每個人都聽得見的嗓音宣布:“你將成為第二個蓋納梅。你的母親一貫正確!”我聽到了身後傳來的哄堂大笑。母親抓起手杖,對著大笑的人群作了一個威脅的手勢,又發出一個鼓舞人心的預言:“你會成為一名偉大的英雄,勇敢的將軍,法蘭西共和國的大使!這群烏合之眾不認識你。”當我用憤怒的耳語告訴她,她正在損壞我在空軍士兵中的聲譽時,她的嘴唇開始顫抖,目光裏露出了自尊心受了刺傷的樣子。“你還為你的老母親害臊嗎!”她說。這一招算靈了:我好不容易裝出的鐵石心腸的外表被擊破了。我用胳膊摟住她的肩膀,緊緊地抱著她,再也聽不見身後的笑聲了。在母親對孩子耳邊的喃喃細語中,在她預示著未來的勝利、偉大的功績、正義和愛開始降臨時,我們倆…See More
Mar 5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黃文婷:陌生人的蘋果

一個微寒的夜晚,我搭上了從廣州開往長沙的第58次列車。我躺在鋪位看雜志,聽到一聲溫柔的呼喚:“小姑娘!”側過臉,對面鋪位上那位陌生婦女揚著手裏的一只紅蘋果,對我說:“喜歡吃這個嗎?”我笑笑,搖搖頭。那婦女硬是把蘋果塞到我枕邊,只好有禮貌地道謝。夜深人靜,拿起那只紅蘋果仔細地看,那是一只很精致圓滑的華盛頓蘋果,發出誘人的香甜。她不認識我,憑什麽送呢?我開始警惕起來,腦中迅速閃過兒時看過的童話故事:白雪公主吃了“陌生人”送的半只蘋果,結果中毒了……我把蘋果放下,打算天亮後物歸原主。第二天一醒,發覺對面的鋪位已經空了,蘋果仍在枕邊,下面還壓著一張紙條:“小姑娘,早上好!我知道你懷疑我的好意,不敢吃。女孩子出門在外多加一個心眼是好的,不怪你。蘋果是我到廣州開會時一位朋友送給我女兒的,可我女兒正在北京讀大學。昨天一見你,便覺得你很像我女兒,一樣留著長頭發,一樣長著大眼睛,一樣穿著牛仔褲,一樣喜歡躺著看書,於是我猜你也和我女兒一樣,喜歡吃蘋果……”我很內疚,她能把我想象得同女兒一樣可愛,而我卻沒有把她想象得像母親一樣可信。蘋果送到唇邊時,我感到自己得到的不僅僅是一只蘋果……See More
Mar 1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羅蘭:陌生的愛情

她是個美麗而又寂寞的女人。不是沒有人愛她,而是她從未重視過他們的愛。她拒絕那些誠惶誠恐的愛情,仿佛它們會玷辱了她。隔壁新搬來一戶人家。女的很漂亮,約有二十五六歲,成熟得像五月裏的杏。男的四十多歲,瘦瘦高高的個子,見人說話的時候,有著一種特殊的禮貌,禮貌之中又有著一種令人感覺得到的吸引力,表現在他那極有內容的微笑裏。後來她知道,他並不住在這裏。女的是他的外室。他有相當顯赫的地位,他有無論在多少人中也會立刻被發現的儀表。曾到過好幾個國家,寫得一手好散文,會畫風張別具的山水,而最最重要的是,他愛所有有資格被愛的女人。他有時候來,時間不一定。有時早晨,有時中午,有時下午,但絕少在晚上,她所知道的只有一次,那天下雨,他來了,沒有走。隔壁炒菜的香氣格外濃些,收音機也關得特別早些。初夏的早晨,她在對面草地上看那一叢小花。她喜歡它們那淡淡的紫色,而且開得那麽爽快,就像一個任性的女孩子。”“她偶一擡頭,只見那個瘦瘦長長的男人從轉角處走了過來。他穿著一件花格子的香港衫,配上一條淡灰達克龍的西褲,邁著輕快的步子,沿著那一道紅磚的圍墻走來。她好奇地望著他,他越走越近,近到她可以看清他那梳得很有韻味的頭發,和他…See More
Feb 28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貝安妮:平凡的婚禮

聖誕節前的一個夜晚,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飛舞,紐約市郊的一所教堂裏,仍有燈光透出。白發蒼蒼的老牧師已經在白天主持了三個婚禮,現在,還剩下最後一對新人站在他面前。他們身後是寥寥無幾的雙方親屬。新郎新娘著裝樸素,一望而知屬於生活並不富裕的那種階層,然而他們氣質高雅,可以看出都受過良好的教育。老牧師已經累了,他渴望早早結束這樁平凡的婚禮,以便早早上床休息。簡潔的儀式很順利地進行著,年輕的新郎新娘帶著一臉的莊嚴,甚至可說還有一點兒悲戚,一言不發地受著眾人的“擺布”,與白天的三個婚禮那喜氣洋洋的場面相比迥然不同。“顯然他們也累了。”老牧師想到,他又戴上花鏡,例行公事地開始了那句每個婚禮都不可或缺的問話:“莫裏斯先生,您愛您的新娘子嗎?”“我……我不能肯定。”沈靜的新郎遲疑著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家屬們和老牧師都安靜下來,他們顯然對新郎的回答感到震驚。牧師註意到端莊的新娘也是一怔,但又旋即恢覆了常態,依舊目不斜視地望著前方。新郎自己打破了寧靜。“我並不知道自己愛不愛她,我只知道她在全心全意地愛著我,而我則一直對她抱著一種無與倫比的依戀之情。從見到她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我的余生要與她拴在一起了,我們必將在…See More
Feb 25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斯·巴·利科克:魔術師的把戲

“現在,女士們,先生們,”魔術師說,“已經讓你們看過的這個布袋完全是空的,我現在就要從它裏面拿一碗金魚出來。變!”整個劇場的人都說:“哦,多麽不可思議!他是怎樣做的呢?”但在前排座位上的“聰明人”對旁邊的人壓低嗓門說道,“他-本-來-袖-子-裏-就-藏-著-的。”人們恍然大悟,對著“聰明人”點頭說道:“哦,當然。”全場的人都低聲傳道:“他-本-來-袖-子-裏-就-藏-著-的。”“我的下一套把戲,’魔術師說,“是著名的印度斯坦環。你們註意這些環是分開的,一擊之下它們將全部連接起來。(哐啷,哐啷,哐啷)——變!”觀眾被這套把戲迷住了,直到聽見“聰明人”悄悄說:“他-肯-定-另-有-一-套-藏-在-袖-子-裏。”每個人都再次點頭說:“環-本-來-就-藏-在-袖-子-裏。”魔術師眉頭緊皺。“我現在準備,”他繼續說,“為你們表演一套最有趣的把戲。我能從一頂帽子裏拿出許多雞蛋。哪位先生借頂帽子給我好嗎?啊,謝謝。——變!”他從帽子裏拿出17個蛋,觀眾認為他真是太神奇了,才35秒鐘!“聰明人”沿著前排的長凳傳道:“他-把-一-只-母-雞-藏-在-袖-子-裏。”很快所有的人都傳遍了:““他-把-一-只…See More
Feb 23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大衛·洛契佛特:魔盒

在一抹纏綿而又朦朧的夕照的映襯下,我四周高聳著的倫敦城的房頂和煙囪,似乎就像監獄圍墻上的雉堞。從我三樓的窗戶鳥瞰,景色並不令人怡然自得——庭院滿目蕭條,死氣沈沈的禿樹刺破了暮色。遠處,有口鐘正在錚錚報時。這每一下鐘聲仿佛都在提醒我:我是初次遠離家鄉。這是1953年,我剛從愛爾蘭的克爾克蘭來倫敦尋找運氣。眼下,一陣鄉愁流遍了我全身——這是一種被重負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傷心的感覺。我倒在床上,註視著我的手提箱。“也許我得收拾一下吧。”我自語道。說不定正是這樣整理一番,便能在這陌生環境中創造一種安寧感和孜孜以求的自在感呢。我把主意打定了。那時我甚至沒有心思去費神脫下那天下午穿著的上衣。我傷感地坐著,凝視著窗口——這是我一生中最沮喪的時刻。接著突然響起了敲門聲。來人是女房東貝格斯太太。剛才她帶我上樓看房時,我們只是匆匆見過一面。她身材細小,銀絲滿頭——我開門時她舉目望了望我,又沖沒有燈光的房間掃了一眼。“就坐在這樣一片漆黑中,是嗎?”我這才想起,我居然懶得開燈。“瞧,還套著那件沈甸甸的外衣!”她帶著母親的慈愛拉了拉我的衣袖,一邊嗔怪著,“你就下樓來喝杯熱茶吧。噢,我看你是喜歡喝茶的。”貝格斯太太的…See More
Feb 22

中砂礁群's Blog

鄧皓·平淡的故事

Posted on March 23, 2018 at 3:01pm 0 Comments

如果這也算是一段故事,這故事也很平淡。

那年我念大一。十八歲。剛進省城念大學,真是覺得世界在我眼裏格外的亮堂。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平息自己對自己的喜歡。

可有一天我終於陷入了自己的悲哀。

我長得不好看。個矮。面黃。牙稀。眼不大。在鄉下男孩子金貴,是男娃就沒人再去挑你好看不好看,只管你出工出息。所以我從沒有為自己沒有一張男孩子英俊的面龐傷感過。我全然不知道城裏人很在乎這個。這甚至是讓人活得如意的本錢。…

Continue

老舍:婆婆話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33pm 0 Comments

一位朋友從遠道來看我,已七、八年沒見面,談起來所以非常高興。一來二去,我問他有幾個小孩,他連連搖頭,答以尚未有妻。他已三十五六,還作光棍兒,倒也有些意思,引起我的話來,大致如下:我結婚也不算早,作新郎時已三十四歲了。為什麽不肯早些辦這樁事呢?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掙錢不多,而負擔很大,所以不願再套上一份麻煩,作雙重的馬牛。

人生本來非馬即牛,不管是貴是賤,誰也逃不出衣食住行,與那油鹽醬醋。不過,牛馬之中也有性子剛硬的,挨了一鞭,也敢回敬一聲別扭。合則留,不合則去,我不能在以勞力換金錢之外,還賠上狗事巴結人,由馬牛降作狗。這麽一來,隨時有卷起鋪蓋滾蛋的可能,也就得有些準備,積極的是儲蓄倆錢,以備長期抵抗;消極的是即使挨了餓,獨身一個總不致災情擴大。所以我不敢結婚。賣國賊很可能是個慈父良夫,錯處是只盡了家庭中的責任,而忘了社會國家。我的不婚,越想越有理。…

Continue

劉墉:漂泊者的故鄉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32pm 0 Comments

歸鄉

到阿拉斯加靠近北極圈的費爾班克去,偌大的巴士裏,只有我這麽一位乘客。

窗外除了遠處仍然覆著白雪的山頭,四面望去全是杉樹林,那些樹又都長不大,好像上面有什麽力量壓著,全不到5米高。

“樹長不高的!上面是雪,下面是冰,即使在夏天,往下挖,沒幾尺就是冰凍層了,”中年的女司機對我一笑,“一年只有4個月不下雪。”

“在這兒生活,寂寞不寂寞?”我問她。

“不寂寞,我有8個孩子。從17歲開始生,現在老大都30了,”她又回頭一笑,“下月抱第7個孫子。”…

Continue

三浦哲郎:泥人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32pm 0 Comments

這個泥人高約15厘米,只有胴體和胳膊,沒有頭,下肢從大腿處被截斷,細長的兩臂,舒緩地擁有一雙溜肩,讓人不禁想起軟體動物。

泥人一望便知是一女人體,胸部以下逐漸增厚,腹部高高隆起,豐滿的胸部顯示了乳房的存在,兩個小窪洞像是乳頭脫落留下的痕跡。怎麽看怎麽讓人覺得是個孕婦。

這個村子周圍藏有許多古跡,泥人只是其中的一個。不過這種泥塑的孕婦卻很少見。自從十幾年前,泥人被挖出來後,就一直作為重點展品,陳列在村辦的鄉土民俗資料館裏。在許多帶著人工修補痕跡的土器中,這個充滿人情味兒的孕婦格外引人註目。…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