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
  • Male
  • 砂拉越 西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中砂礁群'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中砂礁群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中砂礁群'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朱力士·魔窗

若干年前,山西潞安府的一座城隍廟裏,住著一個姓張的奇客。他自稱魔術師,卻極少賣藝,平日放蕩不羈,鄰裏叫他為張狂。一日,好事者圍著他糾纏,要他變個戲法讓大夥開開心。那張狂便從身上取出一枚銅錢,色青,中有方孔。他把錢側嵌有地上,兩手對空亂劃,似畫符念咒。一會兒,那錢飛快長大如車輪,圍觀者十公駭異。張狂說:“眾位,這個錢暫時寄存此處,明日來取。錢中方孔,萬不可伸頸其中,否則必取奇禍。”說完便走了,眾人也都散去。鄰人某甲,為人鄙俗,心想偷回這枚銅錢。徘徊至夜,悄悄走近用力搬動,卻如蜻蜓撼石柱,不動分毫。忽見方孔中金光灼灼,心知有異,忙伸頸進去,果見其中瓊樓翠閣如雲,珠玉寶玩炫目,且聞燕語鶯歌,有美女數人翩然往還,身上的金環玉佩叮當作聲。某甲狂喜,便伸手入方孔亂取珠寶,塞滿袋中,並浪言調笑美女。美女亦回眸含笑,某甲魂飛魄散。正開懷陶醉中,忽見惡漢數名飛奔而至,高呼:“何來無賴,窺人繡閣。”揮鞭痛打,並淋以濁物。某甲痛極欲逃,但覺方孔漸小,頭不可出,腰下亦如鐵鉗緊箍,進退不能,大駭,只得高聲呼救。鄰裏驚起,執火把圍觀笑謔,無計可出。天亮後,張狂來,見狀,埋怨某甲說:“爾貪吝成性,為盜小利,貪富貴,…See More
Monday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莎士比亞·妙語如珠

一個人的一生中扮演著好幾個角色。他的表演可以分為七個時期。最初是嬰孩,在保姆的懷中啼哭嘔吐。然後是背著書包、滿臉紅光的學童,像蝸牛一樣慢慢騰騰地拖著腳步,不情願地嗚咽著上學堂。然後是情人,像爐竈一樣嘆著氣,寫了一首悲哀的詩,歌詠著他戀人的眉毛。然後是一個軍人,滿口發著古怪的誓,胡須長得像豹子一樣,愛惜著名譽,動不動就要打架,在炮口上尋求著泡沫一樣的榮名。然後是法官,胖胖圓圓的肚子塞滿了閹雞,凜然的眼光,整潔的胡須,滿嘴都是格言和老生常談;他這樣扮了他的一個角色。第六個時期變成了精瘦的趿著拖鞋的龍鍾老叟,鼻子上架著眼鏡,腰邊懸著錢袋;他那年輕時候節省下來的長襪子套在他皺癟的小腿上顯得寬大異常;他那朗朗的男子口音又變成了孩子似的尖聲,象是吹著風笛和哨子。終結這段古怪的多事的歷史的最後一場,是孩提時代的再現,全然的遺忘,沒有牙齒,沒有眼睛,沒有口味,沒有一切。——《皆大歡喜》世間的任何事物,追求時候的興致總要比享用時候的興致濃烈。一艘新下水的船只揚帆出港的當兒,多麽像一個嬌養的少年,給那輕狂的風兒愛撫摟抱!可是等到它回來的時候,船身已遭風日的侵蝕,船帆也變成了百結的破衲,它又多麽像一個落魄的…See More
Feb 15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馬瑞芳·面對外國青年的眼睛

一“你知道我的中國名字嗎?老師!”問話者是位歐洲少女。棕黃卷發飄灑在雙肩,線條優美的小嘴抹了厚厚的口紅,碧藍的眼睛滴溜溜地轉。她穿了件黑紅相間的花格襯衣——如果可以叫襯衣的話。因為,它沒有袖子,領口開得極低,長短剛過肚臍。白白的胳膊和金晃晃的項鏈全露在外邊。“你叫如意。是法國女郎。”我說。“嗯哼?”她高興了,兩個耳墜子明光光的,打秋千似的晃動著,“馬老師知道‘如意’在漢語中的含意嗎?”“那是說,你在中國將百事稱心,萬事順利喲!”我以調侃的口氣說。大約我已不象中國的大學教師,倒象吉普賽算命巫婆了吧。法國女郎笑了,把穿著牛仔褲的腿往沙發扶手上一邁,吐出一個煙圈。這是在我給留學生上的第一堂課上。如意是最後一個進門的學生,遲到五分鐘。據說她總遲到,動輒還要兩指夾一支香煙丟給正在講課的教師。有一次,上課鈴響了許久,教師問各國學生:“咱們還等如意嗎?”日本學生伊藤不以為然地說:“不要等那‘壞分子’。”教師忙告誡:“不要用‘壞分子’稱呼一個姑娘!”伊藤反而樂了,說:“我們的中國話,和老師教的常常含意不同。比如說,歐洲同學叫我‘三好學生’,您猜是哪‘三好’?吃得好,睡得好,玩得好!”留學生中另一姑娘,…See More
Feb 11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梅莉的晚約

耳環幾次穿不進耳洞,梅莉急出了一身汗;這會兒她拿起化妝紙輕輕地往臉上一忙一熱,才上了妝的臉反而透出了自然的光澤。梅莉攬鏡,側臉擡下巴的,又將眼影畫深了些,這才又拿起了耳環。最後一次跟薛自強見面,還是畢業以後的同學會上。梅莉記得很清楚:自己穿的是那條紅底黑點的喇叭褲,現在的褲子時興直筒,就像她身上的這條。怕是許久沒戴耳環,耳洞給封住了。梅莉捏著耳環的手忽地一松,倒不是心疼戳紅了的耳垂,而是怕戴了見面時礙事。她不敢深想下去,只是開始刻意在耳根、頸項處抹了點香水。臨出門,梅莉向住隔壁的朱玲打了聲招呼。朱玲的鞋正好配自己衣服的顏色。昨天接了薛自強的電話後,就商量好的。她又試了試朱玲的髮叉,覺得不稱,才放下。朱玲的話就來了:“這麽慎重其事,教人一眼就看穿了。”…See More
Feb 8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模特兒

馬拉默德顧爾石一大清早,伊弗雷姆·伊萊休就打電話給藝術學校,問接電話的女人怎樣才能找到一個有經驗的女模特兒,供他畫裸體畫。他告訴那個女人,他想找個30歲左右的:“您能幫助我嗎?”“我不記得你的名字,”接電話的女人說,“你以前跟我們打過交道嗎?我們有些學生願意當模特兒,可通常只是為我們認識的畫家。”伊萊休說沒有,他想讓人以為自己是個以前在藝術學校裏學習過的業余畫家。“你有工作室嗎?”“有一間光線充足的大起居室。我不是新手,”他說,“可過了這麽多年再開始畫畫,我想畫幾張裸體習作來找回對人體的感覺。如果您想了解一下我的素描能力,我可以拿幾張給您看看。”他問她現在雇模特兒的費用,那個女人沈默了一會兒說:“1小時6美元。”伊萊休說他對此很滿意,他想再談下去,可對方並無此意。她記下了他的姓名、地址,並說她認為可以替他找一個人,不過得後天來。他對她的幫助深表感謝。那天是星期三,模特兒是星期五上午來,她在前一個晚上來了電話,約定來的時間。9點過後,伊萊休家的門鈴急促地響了,他立刻去開門。伊萊休是個70歲的白發老人,想到自己能夠畫這個年輕女郎,不由得異常興奮。模特兒是個相貌平常的姑娘,大約27歲。老畫家…See More
Feb 5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劉斯奮·梅花,一個古老的故事

在幽深的山谷裏,有一株被人遺忘的梅樹。這株山南常見的紅梅,是在一個雷電交加的暴風雨之夜,被猝然爆發的山洪沖到谷底來的。同它一塊沖下來的其他梅樹,都壓在坍塌的岩層底下了。只有這一株,因為長得特別粗大碩壯,僥幸地活了下來。不過,它受到的傷殘是如此厲害,以至整個軀幹像從當中挨了一斧頭似的,可怕地擘裂開來。傷口的部位,結痂累累,永遠無法重合了。它的半爿已經死掉,剩下黝黑朽爛的一段木橛。另外半爿艱難地扭曲著,又掙扎著坐了起來,卻再也直不起身子。於是,它就這麽弓著腰,坐著,過了一年又一年……漸漸它變得很衰老了。南方吹來的薰風,也不能使它恢復一點活力。一年到頭似乎都沈浸在冥思默想當中。它在想什麽呢?是回憶無憂無慮的兒時光景?是重溫辛酸而甜蜜的少年春夢?還是追撫淩霜傲雪的壯歲情懷?這些都無從知道。只是,它的枝幹一天天的乾枯下去,它的花朵和葉子也一年比一年稀少了。…See More
Feb 3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高延智·如果沒有你

暮色降臨,謝莉·艾普爾知道自己正陷入危險之中;她那雙搭在銀色跑車方向盤上的手已感到麻木,疲乏使她視線不清。醫生本來是被訓練得不怕疲勞的,但是這位34歲的普通外科實習醫生實在已把體力耗盡了。謝莉剛在亞特蘭大市一家醫療中心值完班,最近這兩天她只睡了幾小時。現在,她正大開車趕去路易維爾大學醫學院,參加醫院神經外科醫生職位的面試。她試圖高聲歌唱,可是喉嚨太幹;她扭開車上的民用波段無線電的旋鈕,想聽聽卡車司機之間的打趣談話,但這些波段一片寂靜。於是,她搖下車窗,希望撲面而來的秋天涼爽空氣會使她保持清醒。四個車輪與柏油路面摩擦發出的聲音,很快就變成了一支怪異的催眠曲,使謝莉再次昏昏欲睡。她的車子開始左右搖擺。個子瘦長的伍德·基伊現年41歲,是卡車司機。此時他正煩躁不安地坐在十輪大卡車的駕駛室裏。他凝望著空蕩蕩的路面,很想看到一輛後座載著小孩子的汽車。他喜歡向小孩子揮手。如果他們車上豎有民用波段無線電的天線,他還會假扮唐老鴨對著傳話器嘎嘎叫。但是,這個晚上他卻沒有遇上什麽事可以打發獨自駕車的無聊。後來,他的車燈照到前面一兩銀色跑車。就在他註意觀察的時候,那輛跑車開始偏離行車道。伍德駛近那輛跑車,按響…See More
Jan 2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婆婆話

一位朋友從遠道來看我,已七、八年沒見面,談起來所以非常高興。一來二去,我問他有幾個小孩,他連連搖頭,答以尚未有妻。他已三十五六,還作光棍兒,倒也有些意思,引起我的話來,大致如下:我結婚也不算早,作新郎時已三十四歲了。為什麽不肯早些辦這樁事呢?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掙錢不多,而負擔很大,所以不願再套上一份麻煩,作雙重的馬牛。人生本來非馬即牛,不管是貴是賤,誰也逃不出衣食住行,與那油鹽醬醋。不過,牛馬之中也有性子剛硬的,挨了一鞭,也敢回敬一聲別扭。合則留,不合則去,我不能在以勞力換金錢之外,還賠上狗事巴結人,由馬牛降作狗。這麽一來,隨時有卷起鋪蓋滾蛋的可能,也就得有些準備,積極的是儲蓄倆錢,以備長期抵抗;消極的是即使挨了餓,獨身一個總不致災情擴大。所以我不敢結婚。賣國賊很可能是個慈父良夫,錯處是只盡了家庭中的責任,而忘了社會國家。我的不婚,越想越有理。及至過了三十而立,雖有桌椅板凳亦不敢坐,時覺四顧茫然。第一個是老母親的勸告。雖然不明說:“為了養活我,你犧牲了自己,我是怎樣的難過!”可是再說硬話實在使老人難堪,只好告訴母親,不久即有好消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一透口話,就滿城風雨。朋友不論老少男…See More
Jan 11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三浦哲郎:泥人

這個泥人高約15厘米,只有胴體和胳膊,沒有頭,下肢從大腿處被截斷,細長的兩臂,舒緩地擁有一雙溜肩,讓人不禁想起軟體動物。泥人一望便知是一女人體,胸部以下逐漸增厚,腹部高高隆起,豐滿的胸部顯示了乳房的存在,兩個小窪洞像是乳頭脫落留下的痕跡。怎麽看怎麽讓人覺得是個孕婦。這個村子周圍藏有許多古跡,泥人只是其中的一個。不過這種泥塑的孕婦卻很少見。自從十幾年前,泥人被挖出來後,就一直作為重點展品,陳列在村辦的鄉土民俗資料館裏。在許多帶著人工修補痕跡的土器中,這個充滿人情味兒的孕婦格外引人註目。參觀者中,有一些是聽了別人的描述,特意驅車從外地趕來,一覽泥人風采的好奇者;還有一些人,對此並無了解,他們步入資料館,駐足泥人前,大都瞠目表示驚異。為此,資料館的一位負責人一直等候在展室門口,等待解答參觀者對泥人的疑惑。這一天,時近中午,一對男女開車來到了資料館,男人把車停在了大門旁邊的停車場。兩人從車上下來,女人便很自然地挽起了男人的胳膊。男人擡頭望了望天空。晚春的晴空,薄雲靄靄,陽光有些晃眼,一隊臨近產卵期的鳥兒,正從頭上忙碌地飛過。他們步伐輕松,慢慢拾階而上。男人50歲左右,鬢角泛霜,淺茶色的西裝配以…See More
Jan 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劉墉:漂泊者的故鄉

歸鄉到阿拉斯加靠近北極圈的費爾班克去,偌大的巴士裏,只有我這麽一位乘客。窗外除了遠處仍然覆著白雪的山頭,四面望去全是杉樹林,那些樹又都長不大,好像上面有什麽力量壓著,全不到5米高。“樹長不高的!上面是雪,下面是冰,即使在夏天,往下挖,沒幾尺就是冰凍層了,”中年的女司機對我一笑,“一年只有4個月不下雪。”“在這兒生活,寂寞不寂寞?”我問她。“不寂寞,我有8個孩子。從17歲開始生,現在老大都30了,”她又回頭一笑,“下月抱第7個孫子。”“他們都到南邊去了吧?”“不,全在費爾班克。”“沒一個到美國本土去?”“去玩過,都回來了,受不了外面的擁擠和吵鬧……還有汙染。”她突然發出一串大笑,“信不信?這裏是天堂,一個鳥不生蛋的天堂。天堂不一定是沃土,沃土不一定是天堂。”守 土電視上轉播奧運會體操比賽。特別為奪得男子團體金牌的俄國隊名教練阿卡耶夫作了專題報道。20多年來,阿卡耶夫為俄國訓練出許許多多體操名將,一個個拿到奧運獎牌,又一個個移民歐美。對歐美那些富裕國家,爭取頂尖好手“入籍”,是他們不遺余力的事,只要想跳槽,幾乎立刻就能辦成。於是那些跳槽的選手,一個個換了護照,拿了高薪,住了華廈,代表其他國…See More
Jan 2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藍士寶·如此兒郎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故事裏3個形體驃悍的兒郎,姓甚名誰,且不提它。一、老人需血話說來自南口的一位姓周的老人病篤,患的是消化道大出血。醫院血庫裏僅存的1400cc的B型血全都給輸上了。可病人的血壓仍舊一個勁兒地跌落,血色素也降到了危險水平,大口大口的血塊還在不斷地從病人嘴裏嘔出……情況險惡,必須立刻做緊急手術止血。血,現在關鍵的是血呵!二、寄望於子老人的三個兒子,幾乎是輪番找著醫生:“大夫,我父親可是殘廢軍人,負過傷,流過血,身上還留著敵人的子彈呢……”“大夫,醫院可不能見死不救呵……”“大夫,你們趕快解決血呀……”是的,這的確是醫生義不容辭的職責啊!可正值假日,除了值班醫護人員外,到哪裏去動員獻血者呢?這身強力壯的三個兄弟,似乎給醫生帶來了一線希望。說來也巧,哥仨居然全是B型血。醫生興奮地對他們說:“救命要緊,你們先給老人輸點血吧……”三、如此兒郎醫生一語未了,哥仨急忙答腔:“大夫,我們父親有‘殘軍’,免費醫療證明,親屬給血,這……這獻血費怎麽算?”“盡請放心,照章發給你們營養費,由民政部門開支,分文不少的。”3個兒郎面面相覷,沈吟良久。大哥究竟不愧為兄長,終於帶頭表了態:“大夫,我拉…See More
Dec 26, 201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蘭金:妹妹的詠嘆調

父親是個有個性、有見識的人。在我們姐妹四個還是孩提時就經常說:“只要勤奮努力,理想一定能夠實現!”納爾從小喜愛音樂,13歲的時候,聽說紅過一時的歐洲歌劇明星琴·勞萊恩住在伯明翰,她就把教別人遊泳得來的報酬積蓄起來,待積夠了付學費的錢後,便去伯明翰上勞萊恩的家裏學習。勞萊恩是個天才的音樂教師,納爾在她的悉心指導下,取得了很大的進步,在聲樂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礎。納爾17歲的時候,著名的聲樂輔導教師兼大都會歌劇院女主角的伴奏科恩納達·波斯,碰巧住在蒙哥馬利。“唱得不錯,”波斯對納爾說,“但離完美還有很大差距。到紐約來吧,我輔導你。”納爾高興得幾乎昏了過去。但是,要到紐約去,哪來的錢呢?父親當時手頭拮據,兩個姐姐又在上大學。但是,納爾在向父親談了自己的打算後,父親還是決定支持她去紐約學習。雖然父親已經上了年紀了,但為了掙錢支持子女的學習,他除了經營五金行業外,又搞了個制造鼓風機的公司。一個歌手走上社會要過的第一關,便是有評論界人士參加的首場演出。對納爾來說,這個關鍵時刻是在1947年的春天。我們家用350美元租下了紐約市政廳為她舉行的首場演出。父親對納爾的首場演出,內內外外地操著心。他渴望著納…See More
Dec 23, 201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侯存治·柔弱的人

前幾天,我曾把孩子的家庭教師尤麗婭·瓦西裏耶夫娜請到我的辦公室來。需要結算一下工錢。我對她說“請坐,尤麗婭·瓦西裏耶夫娜!讓我們算算工錢吧。您也許要用錢,你太拘泥禮節,自己是不肯開口的……呶……我們和您講妥,每月三十盧布……”“四十盧布……”“不,三十……我這裏有記載,我一向按三十付教師的工資的……呶,您呆了兩月……”“兩月另五天……”“整兩月……我這裏是這樣記的。這就是說,應付您六十盧布……扣除九個星期日……實際上星期日您是不和柯裏雅搞學習的,只不過遊玩……還有三個節日……”尤裏婭·瓦西裏耶夫娜驟然漲紅了臉,牽動著衣襟,但一語不發……“三個節日一並扣除,應扣十二盧布……柯裏雅有病四天沒學習……你只和瓦裏雅一人學習……你牙痛三天,我內人準您午飯後歇假……十二加七得十九,扣除……還剩……嗯……四十一盧布。對吧?”尤裏雅·瓦西裏耶夫娜左眼發紅,並且滿眶濕潤。下巴在顫抖。她神經質地咳嗽起來,擤了擤鼻涕,但——語不發!“新年底,您打碎一個帶底碟的配套茶杯。扣除二盧布……按理茶杯的價錢還高,它是傳家之寶……上帝保佑您,我們的財產到處丟失!而後哪,由於您的疏忽,柯裏雅爬樹撕破禮服……扣除十盧布………See More
Dec 19, 201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夫·仁愛之心

群山之間人跡罕至的一片荒野地帶,陡然間繁華起來。各國的遊客蜂擁而至,使得山下的旅館和山間的酒吧生意極其興隆。是什麽吸引住了這麽一大批如醉如狂的遊客?請看吧,在一道幾乎垂直的峭壁上,只有那麽一小塊稍微突出的巖石,一個人絕望地站在那裏。人們既無從知道他究竟是怎麽上去的,無法將他從上面解救下來,更難以預料他將在什麽時候跌落到地上。他像一柄達摩克裏斯的利劍,驚心動魄地懸在引頸張望的遊客的心上!警察在地上圈起一塊空地,以免那人跌落下來時,砸傷圍觀的人群。一位女士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觀看的位置,忙叫孩子去找正在酒吧裏下棋的丈夫。兩個英國佬一面用望遠鏡向懸崖眺望,一面就那個不幸者的年齡和摔下來的準確時間進行著打賭。一位又高又瘦而氣勢威武的女士,為了自己看得更清楚,蠻橫地把另一位遊客趕開。這位女士有看人摔死的癖好,她平生已經見過六個人摔死。另外幾個帶著柯達相機的人,在為了選擇一個最佳拍攝位置而進行著激烈爭吵。一個氣喘籲籲的胖子,為了觀看這場不幸的悲劇,不住地招呼和安頓著自己的一群不聽話的孩子,叫他們別錯過了這一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在這時,那個人不知在巖上喊了一聲什麽,下面的遊客頓時騷動起來。警察在用力驅趕…See More
Nov 28, 201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許東峰·求職

第一次致加州格盧克斯韋爾動力公司主管研制的副總經理尊貴的先生:本人寫此信希望能得到貴公司的重任。本人從南加州大學獲得理學學士學位,並在加州工學院獲得了物理學博士學位。在此之前,本人在哈靈頓化學工業公司的研制與發展事業部工作。本人和其他同事一道主要從事熱核能源、激光光束折射、氫分子特性研究和重水數據計算等工作。我們研究的一些成果已轉化為商業用途,而我們在線性水力學方面所取得的一個重大突破今天已在全國的所有石化工業中廣泛應用。由於國防訂單的減少,哈靈頓化學工業公司決定要關閉這個事業部,而這正是本人此番寫信的原因。希望很快能收到您的答覆!您忠實的愛德華·凱西敬愛的凱西先生:我很遺憾地通知您,我們沒有合適的位置可提供給像您這類優秀的申請者。事實上,我們覺得您的資歷太深,在我們公司中找不出任何適合您的崗位。不過,感謝您能想到我們,將來若有機會,我們一定會同您聯系的。您的梅裏曼·赫斯巴爾德主管副總經理第二次致密歇根克魯卡特傑西兒國際網人事部主任尊敬的先生:本人向貴公司申請一份工作。本人受過大學教育,並曾在別的公司的研制與發展部門幹過活。當然,本人頗有一些能賺錢的新招。本人熱切期望貴公司以最少的代價…See More
Nov 12, 201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弗·斯盧茨基:求愛

戰術訓練的準備工作進入了緊張的階段,可偏偏在這時,愛神降臨到上尉彼得·庫利奇科夫頭上。為了獲得極有魅力的奧列奇卡的愛,上尉竟學習起與連長職責毫不相幹的專門知識來。既然時間很緊,庫利奇科夫便決定走捷徑。他以教學參考的名義看了幾部關於愛情方面的電影。影片中的一切都顯得那麽清楚明白,那麽美妙動人,庫利奇科夫決定邀請自己的意中人一同來看,以便容易和她找到共同語言。但奧列奇卡認為與其去欣賞電影藝術,還不如在自己擔任圖書管理員的駐軍圖書館裏欣賞文學作品。庫利奇科夫對文學也不馬虎,如今他把希望寄托在古典作家關於愛情的描寫上,想借此來達到目的。有一天晚上,天賜良機,圖書館沒有旁人,庫利奇科夫怎肯錯過這麽個好機會,他走到借閱登記台跟前,充滿感情地朗誦道:“與你離別的痛苦使我衰老,你今後無論走到哪裏,我都不再和你分離。”“奧馬爾·海亞姆!”奧列奇卡興奮地說,“原來你也喜歡文學?……”“豈止文學,連你我也喜歡!”庫利奇科夫差點說出這句心裏話來。但他終於窘迫地咽了回去。機會就這樣給錯過了。第二次合適的機會不得不又等了好幾天。但在這些日子裏,上尉沒有白白地浪費時間,他找到了在他看來最能表達自己心意的引文。“親愛…See More
Sep 12, 2017

中砂礁群's Blog

老舍:婆婆話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33pm 0 Comments

一位朋友從遠道來看我,已七、八年沒見面,談起來所以非常高興。一來二去,我問他有幾個小孩,他連連搖頭,答以尚未有妻。他已三十五六,還作光棍兒,倒也有些意思,引起我的話來,大致如下:我結婚也不算早,作新郎時已三十四歲了。為什麽不肯早些辦這樁事呢?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掙錢不多,而負擔很大,所以不願再套上一份麻煩,作雙重的馬牛。

人生本來非馬即牛,不管是貴是賤,誰也逃不出衣食住行,與那油鹽醬醋。不過,牛馬之中也有性子剛硬的,挨了一鞭,也敢回敬一聲別扭。合則留,不合則去,我不能在以勞力換金錢之外,還賠上狗事巴結人,由馬牛降作狗。這麽一來,隨時有卷起鋪蓋滾蛋的可能,也就得有些準備,積極的是儲蓄倆錢,以備長期抵抗;消極的是即使挨了餓,獨身一個總不致災情擴大。所以我不敢結婚。賣國賊很可能是個慈父良夫,錯處是只盡了家庭中的責任,而忘了社會國家。我的不婚,越想越有理。…

Continue

劉墉:漂泊者的故鄉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32pm 0 Comments

歸鄉

到阿拉斯加靠近北極圈的費爾班克去,偌大的巴士裏,只有我這麽一位乘客。

窗外除了遠處仍然覆著白雪的山頭,四面望去全是杉樹林,那些樹又都長不大,好像上面有什麽力量壓著,全不到5米高。

“樹長不高的!上面是雪,下面是冰,即使在夏天,往下挖,沒幾尺就是冰凍層了,”中年的女司機對我一笑,“一年只有4個月不下雪。”

“在這兒生活,寂寞不寂寞?”我問她。

“不寂寞,我有8個孩子。從17歲開始生,現在老大都30了,”她又回頭一笑,“下月抱第7個孫子。”…

Continue

三浦哲郎:泥人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32pm 0 Comments

這個泥人高約15厘米,只有胴體和胳膊,沒有頭,下肢從大腿處被截斷,細長的兩臂,舒緩地擁有一雙溜肩,讓人不禁想起軟體動物。

泥人一望便知是一女人體,胸部以下逐漸增厚,腹部高高隆起,豐滿的胸部顯示了乳房的存在,兩個小窪洞像是乳頭脫落留下的痕跡。怎麽看怎麽讓人覺得是個孕婦。

這個村子周圍藏有許多古跡,泥人只是其中的一個。不過這種泥塑的孕婦卻很少見。自從十幾年前,泥人被挖出來後,就一直作為重點展品,陳列在村辦的鄉土民俗資料館裏。在許多帶著人工修補痕跡的土器中,這個充滿人情味兒的孕婦格外引人註目。…

Continue

琳琳·情書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45am 0 Comments

一個美好的夢支撐了她的一生,當夢初醒時,只留下刻骨銘心的——自我懂事起,姑媽就離開了我們,獨自棲居在一間小屋。

姑媽的態度並不和善,但她從沒有斥罵過我們。我們怕她,也不太理解她。

我常常從我們住的屋子裏,拿著母親為她準備的可口而數量不多的點心,到她的小屋去。她會客室的百葉窗常年關閉著,很幽暗。我老是在那兒等著姑媽出來。

她總是穿著黑色的衣服,在陰暗的會客室裏顯得更加嬌小,瘦弱。

可是當她向我走來時,總感覺到她那充滿活力、剛強不屈的威嚴;她的步子很慢,聲音柔和甜蜜。每次,當我握住她的白白小手時,我總看見她那褐色的雙眼流露出柔和的眼光來。哎,姑媽年輕時一定是個美人兒。…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