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
  • Male
  • 砂拉越 西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中砂礁群'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Scarborough 黃岩
  • 未知 非可怕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中砂礁群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中砂礁群'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散文選》媽媽的小腳

母親在少女時代,最最遺憾的就是沒有一雙秀氣的三寸金蓮。因為她是長女,要帶著弟弟幫雙親在田間工作,纏腳稍晚,就收不小了。白從她十六歲訂婚以後,新郎在外地求學,遲遲不歸。她默默地擔著心事,左等右等,等到十九歲才成婚。她心裡想,新郎一定是嫌她的腳不夠秀氣的。沒想到母親結婚以後,父親第一件事就是先勸她解掉三米長的裹腳紗,把小腳放大,免得走路搖搖晃晃,一副吃力的樣子。可惜母親雖然把裹腳紗解開了,腳卻再也放不大,因為腳趾骨已折斷,不能恢復原狀,就算套上鬆鬆的尖頭襪子,走起路來仍舊搖搖晃晃,弱不禁風的樣子。其實母親並不是真的弱不禁風。她整天、整年地忙進忙出,侍奉公婆和丈夫,安排長工們田間工作,照顧他們的飲食。每天上午十時、下午四時的接力(點心),總是別出心裁地有變化,連頑皮搗蛋的哥哥和剛會走路的我,都吃得肚子鼓鼓地像蜜蜂,飛來飛去擾著她。她一雙變形的小腳,負荷起一家的重擔,從沒喊過一聲疼。我逐漸長大以後,時常幫她提著一木桶飼料,跟在她後面,學著她搖搖晃晃的姿態,去豬欄邊餵豬。也時常看她忙完一天的家務,在硬邦邦的長凳上坐下來,揉著腳後跟輕聲地說:「好疼啊!」我也在高門檻上坐下來,學著她揉著腳後跟說:「…See More
Jan 17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散文選》母親的金手錶

母親那個時代,沒有「自動錶」、「電子錶」這種新式手錶,就連一隻上發條的手錶,對於一個鄉村婦女來說,都是非常稀有的寶物。尤其母親是那麼儉省的人,好容易父親從杭州帶回一隻金手錶給她,她真不知怎麼個寶愛它才好。 那隻圓圓的金手錶,以今天的眼光看起來是非常笨拙的,可是那個時候,它是我們全村莊最漂亮的手錶。左鄰右舍、親戚朋友到我家來,聽說父親給母親帶回一隻金手錶,都會要看一下開開眼界。母親就會把一隻油膩的手,用稻草灰泡出來的鹼水洗得乾乾淨淨,才上樓去從枕頭下鄭重其事地捧出那隻長長的絲絨盒子,輕輕地放在桌面上,打開來給大家看。然後瞇起(近視眼)來看半天,笑嘻嘻地說:「也不曉得現在是幾點鐘了。」我就說:「您不上發條,早都停了。」母親說:「停了就停了,我哪有時間看手錶。看看太陽曬到哪裡,聽聽雞叫就曉得時辰了。」我真想說:「媽媽不戴就給我戴。」但我也不敢說,知道母親絕對捨不得的。只有趁母親在廚房裡忙碌的時候,才偷偷地去取出來戴一下,在鏡子裡左照右照一陣又脫下來,小心放好。我也並不管它的長短針指在那一時那一刻。跟母親一樣,金手錶對我們來說,不是報時,而是全家緊緊扣在一起的一種保證,一份象徵。我雖幼小,卻完…See More
Jan 15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散文選》母親的教導

有一年在愛荷華農莊作客,美國老友手工精巧,她用毛線教我做小狗,一面喊八歲的孫女把小狗尾巴接上,把會轉的眼睛貼上,我們老老小小一起做,一起唱歌,覺得那隻三人合作出來的小狗都在對我們笑呢。她又拿一塊柔軟的布,叫孫女幫著擦盤碗、抹桌子。我說:「她太小,磁器玻璃恐怕會打破。」她搖搖頭說:「不要這樣想,你要相信她會謹慎小心的,即使打破一隻,以後再也不會了。你如總不放心她做事,她長大了就對任何事都沒自信心了。」聽了她的話,我好感動,也深悟訓練孩子,言教不如身教的道理。 我母親是農村婦女,她也懂得怎麼教育我做家事。農忙時,她特別扎一個掃把,要我幫著掃地上的碎穀子,「掃起來送給咯咯雞吃。」她這樣一說,我掃得更起勁了。她做糕時,我在邊上幫著揉粉加糖。繡花時,我幫著理絲線穿針。農家生活簡樸,那時沒有像今日的電動玩具或兒童樂園,但廚房就是我的樂園,母親就是我的遊伴,也是我做手工的導師。長大後唸中學,假期回家,總不忘幫母親切菜做飯,她說:「書唸好了不夠的,總要知道飯是米煮出來的呀!」「三八」婦女節來臨時,我對她解釋女權與婦女運動的意義,她把拳頭一伸說:「我的一雙手做好多事,拳頭越來越大了。我又忙進忙出一天跑到…See More
Jan 13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散文選》媽媽,我跌跤了

小時候,我是個胖嘟嘟的笨娃兒,走路搖搖晃晃,一不小心就跌跤。有一次,跨廚房門檻時跌倒了,我生氣地躺在地上不起來,尖起喉嚨喊:「媽媽,我跌跤了。」誰知媽媽竟連看也不看我一眼,只顧拿著鍋鏟炒菜。我越生氣越大聲地喊:「媽媽,您沒有看見我跌跤了嗎?」媽媽轉過臉來,慢吞吞地說:「跌跤了就爬起來嘛。」我說:「我膝蓋好疼啊!」媽媽笑了,越發慢條斯理地說:「你膝蓋是豆腐做的呀?」我說:「門檻太高,把我絆倒了,膝蓋都碰紫了呀。」媽媽不說話了,也不走過來扶我。在灶下添柴燒火的五叔婆說:「對呀,門檻太高,是門檻不好,把你絆倒了,快用拳頭捶門檻吧。」我握住小拳頭,正要捶門檻,媽媽放下鍋鏟,走過來大聲地說:「起來,是你自己不小心跌跤的,怎麼怨門檻。再賴著不起來,我就要打你了。」我嚇得一骨碌爬起來,噘著嘴,想哭又不敢哭,但也並不向五叔婆身邊跑,因為都是她叫我捶門檻,惹媽媽生氣的。 我站在門邊,半天不敢往媽媽身邊跑。媽媽已炒完菜,坐在長板凳上,似笑非笑地看著我。我這才一步步挨上前去。她把我拉到懷裡,慢聲細氣地說:「走路要小心,做什麼事都要小心。做錯了就想想看,是怎麼錯的。不要怨別人。」我抽抽噎噎地說:「我是想過了,…See More
Jan 6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散文選》髻(下)

在上海求學時,母親來信說她患了風濕病,手膀抬不起來,連最簡單的螺絲髻兒都盤不成樣,只好把稀稀疏疏的幾根短髮剪去了。我捧著信,坐在寄宿舍窗口淒淡的月光裡,寂寞地掉著眼淚。深秋的夜風吹來,我有點冷,披上母親為我織的軟軟的毛衣,渾身又暖和起來。可是母親老了,我卻不能隨侍在她身邊,她剪去了稀疏的短髮,又何嘗剪去滿懷的悲緒呢! 不久,姨娘因事來上海,帶來母親的照片。三年不見,母親已白髮如銀。我呆呆地凝視著照片,滿腔心事,卻無法向眼前的姨娘傾訴。她似乎很體諒我思母之情,絮絮叨叨地和我談著母親的近況。說母親心臟不太好,又有風濕病,所以體力已不大如前。我低頭默默地聽著,想想她就是使我母親一生鬱鬱不樂的人,可是我已經一點都不恨她了。因為自從父親去世以後,母親和姨娘反而成了患難相依的伴侶,母親早已不恨她了。我再仔細看看她,她穿著灰布棉袍。鬢邊戴著一朵白花,頸後垂著的再不是當年多采多姿的鳳凰髻或同心髻,而是一條簡簡單單的香蕉卷。她臉上脂粉不施,顯得十分哀戚,我對她不禁起了無限憐憫。因為她不像我母親是個自甘淡泊的女性,她隨著父親享受了近二十年的富貴榮華,一朝失去了依傍,她的空虛落寞之感,將更甚於我母親吧。 來…See More
Jan 1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散文選》髻(上)

母親年輕的時候,一把青絲梳一條又粗又長的辮子,白天盤成了一個螺絲似的尖髻兒,高高地翹起在後腦,晚上就放下來掛在背後。我睡覺時挨著母親的肩膀,手指頭繞著她的長髮梢玩兒,雙妹牌生髮油的香氣混合著油垢味直薰我的鼻子。有點兒難聞,卻有一份母親陪伴著我的安全感,我就呼呼地睡著了。 每年的七月初七,母親才痛痛快快地洗一次頭。鄉下人的規矩,平常日子可不能洗頭。如洗了頭,水流到陰間,閻王要把它儲存起來,等你死以後去喝,只有七月初七洗的頭,髒水才流向東海去。所以一到七月七,家家戶戶的女人都要有一大半天披頭散髮。有的女人披得頭髮美得跟葡萄仙子一樣,有的卻像醜八怪。比如我的五叔婆呢,她既矮小又乾癟,頭髮掉了一大半,卻用墨炭劃出一個四四方方的額角,又把樹皮似的頭頂全抹黑了。洗過頭以後,墨炭全沒有了,亮著半個光禿禿的頭頂,只剩後腦勺一小撮頭髮,飄在背上,在廚房裡搖來晃去幫我母親做飯,我連看都不敢衝她看一眼。可是母親鳥油油的柔髮卻像一匹緞子似的垂在肩頭,微風吹來,一綹綹的短髮不時拂著她白嫩的面頰。她瞇起眼睛,用手背攏一下,一會兒又飄過來了。她是近視眼,瞇縫眼兒的時候格外的俏麗。我心裡想,如果爸爸在家,看見媽媽這一…See More
Dec 29,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散文選》媽媽銀行(下)

老師看了下,奇怪地說:「大嫂,你弄錯了吧?這裡面的錢都已取光啦。」 「你說什麼?」母親知道老師是正正經經的人,不會跟她開玩笑的,她已經在發抖了。 「這是一本空摺子,錢都一次次提光了。你是托誰存托誰取的呀!」老師一臉的茫然。 「是托阿叔的呀!只有一回回地存進去,從沒取出來過,裡面還有小春的錢呢。」 「沒有了,老早沒有了,你捏著的是一本空摺子。」 我在一邊馬上大哭起來,跺著腳喊:「媽媽,我要我的錢,叔叔拐了我的錢,他好壞,他是賊。」 我越哭越傷心。母親臉都氣白了,半晌才大聲喝道: 「不要哭,也不許罵人。自己好好讀書,多認幾個字,把算盤學好,就不會給別人欺侮了。」 她已淚流滿面,我只好忍住哭,拉著她的衣角說: 「媽媽,你也不要哭了,我們再從頭來過。這回我們就把洋錢角子統統放在針線盒裡,不要存銀行,也不要存錢莊,把針線盒天天放在枕頭邊,就放心了。」 老師嘆口氣說:「存銀行存錢莊都一樣,就是要托個可靠的人。小春,你要快快長大,幫你媽媽的忙。」 我心想,我已會背九九表,媽媽會心算,但又有什麼用呢,錢已經沒有了呀!我常常把九九表背得七顛八倒,母親總帶笑地糾正我。從那以後我不敢背了,怕她想起被叔叔拐走…See More
Dec 23,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散文選》媽媽銀行(上)

小時候,常聽大人們說「錢莊、錢莊」,心想錢莊就是專門裝錢的一間屋子,一定是角子洋錢擠得滿滿的,像我家專門裝穀子的穀倉一樣。 有一回,一位住在城裡的叔叔來鄉下玩,我聽他對母親說:「大嫂,你有錢該存銀行,不要存錢莊。」母親笑笑沒有作聲。我問她:「媽媽,錢莊和銀行有什麼兩樣?」母親很快地說:「錢少的叫錢莊,錢多的叫銀行。」我又問:「媽媽的錢為什麼不存銀行呢?」她敲了下我的腦袋瓜說:「我的錢都存在你的肚子裡了。你不是要吃中段黃魚和奶油餅乾嗎?那都要錢買的呀。」我想想也對,就很感激地說:「那麼我以後的壓歲錢都給媽媽買黃魚和奶油餅乾,媽媽的錢就存銀行了。」母親點點頭說:「走開走開,我忙著呢!你的壓歲錢都給你買輕氣球和鞭炮花光了,再等過年還早得很呢。」 於是我就把抽屜裡、枕頭底下所有的錢統統捧出來。有的是中間有個四方孔的銅錢,那是廚房裡的五叔婆給的,舊兮兮的一點亮光沒有,不值錢的,只能包在破布裡當鍵子踢。幸得有不少枚銀角子。銀角子有兩種,小而薄的是小洋角子,要十二枚才換一塊銀洋錢;大的是大洋角子,十枚就可以換一塊洋錢了,我數來數去,越數越糊塗,就一把抓給母親說:「媽媽,存在您那裡。」母親高興地說:「…See More
Dec 16,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不朽的失眠》

他落榜了!1200年前。榜紙那麼大那麼長,然而,就是沒有他的名字,單單容不下他的名字“張繼”兩個字。考中的人,姓名一筆一劃寫在榜單上,天下皆知。奇怪的是,在他的感覺裏,考不上才是天下皆知。這件事,令他羞愧沮喪。離開京城吧!議好了價,他踏上小舟。本來預期的情節不是這樣的,本來也許有插花遊街、馬蹄輕疾的風流,有衣錦還鄉袍笏加身的榮耀。然而,寒窗十年,雖有他的懸梁刺股,瓊林宴上,卻並沒有他的一角席次。船行似風。江楓如火,在岸上舉著冷冷的爝焰。這天黃昏,船,來到了蘇州,但這美麗的古城,對張繼而言,也無非是另一個觸動愁情的地方。如果說白天有什麼該做的事,對一個讀書人而言,就是讀書吧!夜晚呢?夜晚該睡覺以便養足精神第二天再讀。然而,今夜是一個憂傷的夜晚。今夜,在異鄉,在江畔,在秋冷雁高的季節,允許一個落魄士子放肆的憂傷。江水,可以無限度地收納古往今來一切不順遂之人的淚水。這樣的夜晚,殘酷地坐著,親自聽自己的心正被什麼東西嚙噬而一分一分消失的聲音,而且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生命如勁風中的殘燈,所有的力氣都花在抗拒上了,油快盡了,微火每一剎那都可能熄滅。然而,可恨的是,終其一生,它都不曾華美燦爛過啊!江山…See More
Nov 24,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32)(完)

他說道,他相信任何舊的猜疑不會繼續存在下去了。而最近對莊園的慣例又作了一些修正,會進一步增強這一信心。長期以來,莊園裏的動物還有一個頗為愚蠢的習慣,那就是互相以“同志”相稱。這要取消。還有一個怪僻,搞不清是怎麽來的,就是在每個星期天早上,要列隊走過花園裏一個釘在木樁上的雄豬頭蓋骨。這個也要取消。頭蓋骨已經埋了。他的來訪者也許已經看到那面旗桿上飄揚著的綠旗。果真如此的話,他們或許已經注意到,過去旗面上畫著的白色蹄掌和犄角現在沒有了。從今以後那面旗將是全綠的旗。他說,皮爾金頓先生的精采而友好的演講,他只有一點要作一補充修正。皮爾金頓先生一直提到“動物莊園”,他當然不知道了,因為就連他拿破倫也只是第一次宣告,“動物莊園”這個名字作廢了。今後,莊園的名字將是“曼納莊園”,他相信,這個名字才是它的真名和原名。“先生們,“他總結說,“我將給妳們以同樣的祝辭,但要以不同的形式,請滿上這一杯。先生們,這就是我的祝辭:為曼納莊園的繁榮昌盛乾杯!”一陣同樣熱烈而真誠的喝采聲響起,酒也一飲而盡。但當外面的動物們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情景時,他們似乎看到了,有一些怪事正在發生。豬的面孔上發生了什麽變化呢?克拉弗那…See More
Nov 18,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31)

今天,他和他的朋友們拜訪了動物莊園,用他們自己的眼睛觀察了莊園的每一個角落。他們發現了什麽呢?這裏不僅有最先進的方法,而且紀律嚴明,有條不紊,這應該是各地莊園主學習的榜樣。他相信,他有把握說,動物莊園的下級動物,比全國任何動物幹的活都多,吃的飯都少。的確,他和他的代表團成員今天看到了很多有特色之處,他們準備立即把這些東西引進到他們各自的莊園中去。他說,他願在結束發言的時候,再次重申動物莊園及其鄰居之間已經建立的和應該建立的友好感情。在豬和人之間不存在,也不應該存在任何意義上的利害衝突。他們的奮鬥目標和遇到的困難是一致的。勞工問題不是到處都相同嘛?講到這裏,顯然,皮爾金頓先生想突然講出一句經過仔細琢磨的妙語,但他好一會兒樂不可支,講不出話來,他竭力抑制住,下巴都憋得發紫了,最後才蹦出一句:“如果妳們有妳們的下層動物在作對,”他說,“我們有我們的下層階級!”這一句意味雋永的話引起一陣哄堂大笑。皮爾金頓先生再次為他在動物莊園看到的飼料供給少、勞動時間長,普遍沒有嬌生慣養的現象等等向豬表示祝賀。他最後說道,到此為止,他要請各位站起來,實實在在地斟滿酒杯。“先生們,”皮爾金頓先生在結束時說,“先…See More
Nov 14,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30)

本傑明感覺到有一個鼻子在他肩上磨蹭。回頭一看,是克拉弗。只見她那一雙衰勞的眼睛比以往更加灰暗。她沒說一句話,輕輕地拽他的鬃毛,領著他轉到大谷倉那一頭,那兒是寫著“七誡”的地方。他們站在那裏注視著有白色字體的柏油墻,足有一兩分鐘。“我的眼睛不行了”,他終於說話了,“就是年輕時,我也認不得那上面所寫的東西。可是今天,怎麽我看這面墻不同以前了。‘七誡’還是過去那樣嗎?本傑明?”只有這一次,本傑明答應破個例,他把墻上寫的東西唸给她聽,而今那上面已經沒有別的什麽了,只有一條誡律,它是這樣寫的: 所有動物一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加平等…See More
Apr 30,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9)

到了確定為宴會的那一天,一輛雜貨商的馬車從威靈頓駛來,在莊主院交付了一隻大木箱。當天晚上,莊主院裏傳來一陣鼓噪的歌聲,在此之後,又響起了另外一種聲音,聽上去像是在激烈地吵鬧,這吵鬧聲直到十一點左右的時候,在一陣打碎了玻璃的巨響聲中才靜了下來。直到第二天中午之前,莊主院不見任何動靜。同時,又流傳著這樣一個小道消息,說豬先前不知從哪裏搞到了一筆錢,並給他們又買了一箱威士忌。 那些舊日的夢想一個也沒有丟棄。 想當年麥哲預言過的“動物共和國”,和那個英格蘭的綠色田野上不再有人類足跡踐踏的時代,至今依然是他們信仰所在。他們依然相信:總有一天,那個時代會到來,也許它不會馬上到來,也許它不會在任何現在健在的動物的有生之年到來,但它終究要到來。而且至今,說不定就連“英格蘭獸”的曲子還在被到處偷偷得哼唱著,反正事實上,莊園裏的每個動物都知道它,盡管誰也不敢放聲大唱。…See More
Apr 26,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8)

聽到這些,所有的動物都突然迸發出一陣恐懼的哭嚎。就在這時,坐在車上的那個人揚鞭催馬,馬車在一溜小跑中離開大院。所有的動物都跟在後面,拼命地叫喊著。克拉弗硬擠到最前面。這時,馬車開始加速,克拉弗也試圖加快她那粗壯的四肢趕上去,並且越跑越快,“鮑克瑟!”她哭喊道,“鮑克瑟!鮑克瑟!鮑克瑟!”恰在這時,好像鮑克瑟聽到了外面的喧囂聲,他的面孔,帶著一道直通鼻子的白毛,出現在車後的小窗子裏。“鮑克瑟!”克拉弗淒厲地哭喊道,“鮑克瑟!出來!快出來!他們要送妳去死!”所有的動物一齊跟著哭喊起來,“出來,鮑克瑟,快出來!”但馬車已經加速,離他們越來越遠了。說不准鮑克瑟到底是不是聽清了克拉弗喊的那些話。但不一會,他的臉從窗上消失了,接著車內響起一陣巨大的馬蹄踢蹬聲。他是在試圖踹開車子出來。按說只要幾下,鮑克瑟就能把車廂踢個粉碎。可是天啊!時過境遷,他已沒有力氣起了;一忽兒,馬蹄的踢蹬聲漸漸變弱直至消失了。奮不顧身的動物便開始懇求拉車的兩匹馬停下來,“朋友,朋友!”他們大聲呼喊,“別把妳們的親兄弟拉去送死!”但是那兩匹愚蠢的畜牲,竟然傻得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只管豎起耳朵加速奔跑。鮑克瑟的面孔再也沒有出現在…See More
Apr 24,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7)

這種時候,他總是一聲不吭,但猛地看上去,似乎還隱約見到他口中念念有詞“我要更加努力工作”。克拉弗和本傑明又一次警告他,要當心身體,但鮑克瑟不予理會。他的十二歲生日臨近了,但他沒有放在心上,而一心一意想的只是在領取養老津貼之前把石頭攢夠。夏天的一個傍晚,快到天黑的時候,有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傳遍整個莊園,說鮑克瑟出了什麽事。在這之前,他曾獨自外出,往風車那裏拉了一車石頭。果然,消息是真的。幾分鐘後兩隻鴿子急速飛過來,帶來消息說:“鮑克瑟倒下去了!他現在正側著身體躺在那裏,站不起來了!”莊園裏大約有一半動物衝了出去,趕到建風車的小山包上。鮑克瑟就躺在那裏。他在車轅中間伸著脖子,連頭也擡不起來,眼睛眨巴著,兩肋的毛被汗水粘得一團一團的,嘴裏流出一股稀稀的鮮血。克拉弗跪倒在他的身邊。“鮑克瑟!”她呼喊道,“妳怎麽啦?”“我的肺,”鮑克瑟用微弱的聲音說,“沒關係,我想沒有我妳們也能建成風車,備用的石頭已經積攢夠了。我充其量只有一個月時間了。不瞞妳說,我一直盼望著退休。眼看本傑明年老了,說不定他們會讓他同時退休,和我作個伴。”“我們會得到幫助的,”克拉弗叫到,“快,誰跑去告訴斯奎拉出事啦。”其他動物全…See More
Apr 15, 2019
中砂礁群 posted a blog post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6)

拿破倫已經指示,每週應當舉行一次叫做“自發遊行”的活動,目的在於慶祝動物莊園的奮鬥成果和興旺景象。 每到既定時刻,動物們便紛紛放下工作,列隊繞著莊園的邊界遊行,豬帶頭,然後是馬、牛、羊,接著是家禽。狗在隊伍兩側,拿破倫的黑公雞走在隊伍的最前頭。鮑克瑟和克拉弗還總要扯著一面綠旗,旗上標著蹄掌和犄角,以及“拿破倫同志萬歲!”的標語。 遊行之後,是背誦贊頌拿破倫的詩的活動,接著是演講,由斯奎拉報告飼料增產的最新數據。而且不時還要鳴槍慶賀。羊對“自發遊行”活動最為熱心,如果哪個動物抱怨(個別動物有時趁豬和狗不在場就會發牢騷)說這是浪費時間,只不過意味著老是站在那裏受凍,羊就肯定會起響亮地叫起“四條腿號,兩條腿壞”,頓時就叫得他們啞口無言。 但大體上說,動物們搞這些慶祝活動還是興致勃勃的。歸根到底,他們發現正是在這些活動中,他們才感到他們真正是當家做主了,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自己謀福利,想到這些,他們也就心滿意足。 因而,在歌聲中,在遊戲中,在斯奎拉列舉的數字中,在鳴槍聲中,在黑公雞的啼叫聲中,在綠旗的飄揚中,他們就可以至少在部分時間裏忘卻他們的肚子還是空蕩蕩的。…See More
Apr 12, 2019

中砂礁群's Blog

《琦君散文選》母親的金手錶

Posted on January 15, 2020 at 7:31pm 0 Comments

母親那個時代,沒有「自動錶」、「電子錶」這種新式手錶,就連一隻上發條的手錶,對於一個鄉村婦女來說,都是非常稀有的寶物。尤其母親是那麼儉省的人,好容易父親從杭州帶回一隻金手錶給她,她真不知怎麼個寶愛它才好。 …

Continue

《琦君散文選》媽媽,我跌跤了

Posted on January 6, 2020 at 2:07pm 0 Comments

小時候,我是個胖嘟嘟的笨娃兒,走路搖搖晃晃,一不小心就跌跤。有一次,跨廚房門檻時跌倒了,我生氣地躺在地上不起來,尖起喉嚨喊:「媽媽,我跌跤了。」誰知媽媽竟連看也不看我一眼,只顧拿著鍋鏟炒菜。我越生氣越大聲地喊:「媽媽,您沒有看見我跌跤了嗎?」媽媽轉過臉來,慢吞吞地說:「跌跤了就爬起來嘛。」我說:「我膝蓋好疼啊!」媽媽笑了,越發慢條斯理地說:「你膝蓋是豆腐做的呀?」我說:「門檻太高,把我絆倒了,膝蓋都碰紫了呀。」媽媽不說話了,也不走過來扶我。在灶下添柴燒火的五叔婆說:「對呀,門檻太高,是門檻不好,把你絆倒了,快用拳頭捶門檻吧。」我握住小拳頭,正要捶門檻,媽媽放下鍋鏟,走過來大聲地說:「起來,是你自己不小心跌跤的,怎麼怨門檻。再賴著不起來,我就要打你了。」我嚇得一骨碌爬起來,噘著嘴,想哭又不敢哭,但也並不向五叔婆身邊跑,因為都是她叫我捶門檻,惹媽媽生氣的。 …

Continue

《琦君散文選》媽媽的小腳

Posted on November 24, 2019 at 12:44pm 0 Comments

母親在少女時代,最最遺憾的就是沒有一雙秀氣的三寸金蓮。因為她是長女,要帶著弟弟幫雙親在田間工作,纏腳稍晚,就收不小了。白從她十六歲訂婚以後,新郎在外地求學,遲遲不歸。她默默地擔著心事,左等右等,等到十九歲才成婚。她心裡想,新郎一定是嫌她的腳不夠秀氣的。

沒想到母親結婚以後,父親第一件事就是先勸她解掉三米長的裹腳紗,把小腳放大,免得走路搖搖晃晃,一副吃力的樣子。可惜母親雖然把裹腳紗解開了,腳卻再也放不大,因為腳趾骨已折斷,不能恢復原狀,就算套上鬆鬆的尖頭襪子,走起路來仍舊搖搖晃晃,弱不禁風的樣子。…

Continue

《琦君散文選》母親的教導

Posted on November 24, 2019 at 12:40pm 0 Comments

有一年在愛荷華農莊作客,美國老友手工精巧,她用毛線教我做小狗,一面喊八歲的孫女把小狗尾巴接上,把會轉的眼睛貼上,我們老老小小一起做,一起唱歌,覺得那隻三人合作出來的小狗都在對我們笑呢。她又拿一塊柔軟的布,叫孫女幫著擦盤碗、抹桌子。我說:「她太小,磁器玻璃恐怕會打破。」她搖搖頭說:「不要這樣想,你要相信她會謹慎小心的,即使打破一隻,以後再也不會了。你如總不放心她做事,她長大了就對任何事都沒自信心了。」聽了她的話,我好感動,也深悟訓練孩子,言教不如身教的道理。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