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afinado
  • Female
  • Pekan Nanas,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Desafinado'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baku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desafinad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desafinado's Page

Latest Activity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2)

《紐約時報》在3個月中就發表了62篇有關博格曼的文章,在1月份和2月份,差不多每天電視上都播放關於博格曼的新聞。我敢說在紐約新聞媒介影響力所能及的區域內,無人不知有個留大鬍子,戴猶太瓜皮帽的拉比。 這個假意虔信宗教的偽君子,被控虐待孤寡老人,插手黑社會犯罪行為;他肆無忌憚地欺詐坑騙,向政府官員行賄,真是罄竹難書。 專欄作家彼德哈米爾稱他是一個鼠竊狗偷的雜種。另一位專欄作家傑夫卡曼引用他93歲祖母的話,形容博格曼是個可憎可惡的傢伙,企圖把他造的孽藏在猶太小帽下面,現在這傢伙成了全體猶太人的恥辱。 《每日新聞》把他描繪成一個擁有2億美元家財的全國性老人休養院聯合體的沙皇,在那裡老人住戶們在苟延殘喘。 路易斯卡普蘭法官曾經主持過幾次對老人院的調查,他斷言如果報上所說博格曼干的那些事屬實的話,他就不認為博格曼還是人。 《紐約時報》最早報道對博格曼的指責的記者約翰希斯給一家猶太人報紙寫信,譴責博格曼一夥把宗教當作庇護所,因此煽動了反猶情緒,他建議猶太人社團立刻把這些玷污猶太人名聲的人清除出去。…See More
Feb 10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1)

1 新聞媒介的閃電戰很多人這些人有學生、有講演會上的聽眾、有朋友,甚至還有我父母都曾問我,你怎麼能明知委託人犯有為人不齒的罪惡,還去為他辯護呢?這個問題正是刑事訴訟辯護律師常常捫心自問的,因為他們受理的大部分案件中被告都明顯有罪。 有些刑事辯護律師聲稱他們只接受無辜被告的委託。不要相信他們!這是騙局!大部分專業刑事訴訟辯護律師代理的,都不是無辜的被告。律師威廉康斯特勒(我曾經協助他進行訴訟)聲稱他只為他熱愛的人辯護,可是即使他想要和當事人談戀愛他們仍然是有罪的。 佩里梅森式的刑事訴訟辯護律師幫助無辜委託人解脫困境,揭發真正的犯罪團伙,這類故事只是電視劇的虛擬,現實生活中並無其事。差不多所有的刑事訴訟被告,其中包括我的大部分委託人實際上都犯有受控的罪行。 刑事訴訟辯護律師的工作,就其大部分來說是受理犯罪者的委託,為他進行辯護,在可能的情況下解脫。可我們怎麼能夠心安理得地一邊這麼幹,一邊安心入睡呢?這個問題很容易回答: 判斷當事人有罪與否並不是律師的工作,那是法官或陪審團的責任。就是犯有滔天罪行的罪犯也應享有受辯護的權利。律師向政府提出挑戰是使之保持廉潔誠信的重要制約。…See More
Feb 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6)

10 上訴後進行庭外交易思前想後,我決定給地區檢察官寫封信。我希望勸說他不要對尼克森法官的裁決進行上訴,而主張他和我們一起搞庭外交易。在這場交易中我們建議馬爾主動承認一項輕一等的罪名,而法院對這項罪行應判緩刑。 我在信中寫道,馬爾的罪行是6年前犯的,馬爾在獄中待了8個月,出獄後找到一項固定的工作也有3年光景。如果州政府一定要上訴,須經過聯邦上訴法院、聯邦最高法院和地區法院的審理,此案起碼會再拖宕2年:在這種時候把他送回監獄要達到什麼目的? 這個將重返鐵窗生涯的人,與被控參與一件多年前發生的悲慘事件的那個人,已有天地之差。這只能是形式上的法律勝利,而非實質上的法律勝利。赫爾曼布魯克收到信後過了幾天即給我打電話。地區檢察官尤金戈爾德向他的4個主要助手詢問他們的意見。…See More
Jan 17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3,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3)

根據慣常的做法,這之間的區別會把該案從事實上的不可能性轉變成法律上的不可能性,被告則由未遂謀殺變成射擊假人無罪。所以,包括紐約州在內的好幾個州已經修改了有關未遂的法律,取消了法律上的和事實上的不可能性之間的差別。根據修改過的法律,只要企圖實施而未遂的犯罪當時如果以他想象的那樣發生就可能既遂的話,法律上的和事實上的不可能性都不能成為有效的辯護理由。照這條法規,所有槍擊假鹿的人都會被判有罪,因為子彈會殺害有生命的物體,如果情況真像打槍人心裡認為的那樣。可是這條新法規在一些更難辦的案子中也會造成左右為難的情況。比方說,一個信仰伏都教巫術的人,按照他敵人的模樣做了個假人,並用針扎它的心臟,認為這可以使仇敵死於非命。根據新法律,他可以被判犯有未遂謀殺罪,因為情況如果真像他想象中的那樣伏都巫術的神力真的發作的話,他就可以殺死他的仇敵;那個以為用好價錢買了名牌貨,實際上買了廉價假貨的旅遊者,也會被判有罪,因為他當時相信這塊表是偷來的真貨(收買贓物未遂罪);就像那個和20歲的妓女發生關係的男人,因為他把她誤認為是個15歲的處女(強姦少女未遂罪);埃爾頓夫人也是如此,她企圖把她誤認為是法國制的花邊走私進…See More
Dec 22,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0,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1)

如果馬爾認為麥克那時已經死了,不管他這種判斷是對是錯,他都不可能有殺害馬爾的故意。在這個問題上唯一的直接證據是從馬爾的供詞中找到的:他供認說,他朝麥克開槍時,認為麥克已經死了。我們在上訴中提出的第三個論點是,馬爾向勞利亞助理檢察官供出的內容不應該作為證據,因為勞利亞不負責任地打斷馬爾的話,不讓他解釋他為什麼要向麥克開槍。助理檢察官的行為使我們有機會把馬爾的證詞呈遞給上訴法院,而不用讓他在陪審團面前冒險作證。傑弗里科恩準備了一份簽字宣誓證詞,說明如果馬爾不被助理檢察官打斷的話,他會如何對助理檢察官說:首先,我敢肯定在我開槍之前麥克蓋勒已經死了。其次,我當時對自己的生命安全感到極大的擔憂,〔因為布希〕當時用槍逼著我,用斷然決然的口氣說,如果我不朝死人開槍,我自己也會被殺掉。我敢肯定他會說到做到,因為幾分鐘前,我親眼看到布希殺害了我最好的朋友。不管這樁公案如何了結,我都要法官們好好讀一讀馬爾的聲明,了解他朝朋友的頭上打了5槍時心裡想了些什麼。上訴程序的口頭辯訴於1976年2月5日舉行,地點在布魯克林上訴法院的大理石殿堂里,它坐落在布魯克林高崗上一個美麗住宅區的安靜街角,上訴庭由5位法官組成,…See More
Dec 5,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Nov 20,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Oct 31,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8)

〔副檢察官勞利亞問〕:在12月22日凌晨3點30分左右,你是否在東區第五十二街740號?答:是。問:有別的人和你在一起嗎?答:我敢肯定的只有喬布希。問:你不敢肯定的是什麼?答:我不時地會痙攣。每當我痙攣癲癇病的痙攣我就可副檢察官沒等他說完就打斷他的話。問:喬布希當時在干什麼?答:嗯,喬先是拔出槍來射擊,他著實讓我吃了一驚,我一點兒也想不到他會那麼干。問:那後來怎麼了?答:後來麥克倒在地上。我是在喬用0.38口徑的手槍朝他開槍之後才開槍打他的。我之所以開槍是因為可副檢察官又一次阻止馬爾把話講完。問:我對你為什麼開槍不感興趣。你向他打了幾槍?答:大概5槍吧。問:那時麥克對你做了些什麼?答:不,麥克已經死了。問:你朝他開槍之前摸了他的脈嗎?答:沒有,他一動也不動。勞利亞先生:我沒有其他問題了。馬爾的姐姐與傑弗里科恩的弟弟很熟,她給傑弗里打電話向他求助。傑弗里答應相助,他對此案作了一番調研之後找到兩位布魯克林的刑事訴訟老手去為馬爾辯護。在這段時間內,喬布希正是他最早開槍殺害了麥克卻無影無蹤了。他在全國各地東躲西藏,四處流竄,後來他回到紐約,又一次遇到麻煩。這回他被抓起來,可是紐約市警察局竟沒有…See More
Oct 20,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7) 馬爾的自供

12月27日,馬爾的父母外出度假。他姐姐正巧從學校回家過聖誕節,便開車送他們去機場。馬爾孤零零一人待在家中,他心頭突然湧上癲癇症發作前那種熟悉的感覺,一兩秒鐘后他就倒在地板上翻滾,死死咬住舌頭,很快便失去知覺。他姐姐回來后發現他躺在地下室的一張軟榻上,雙眼獃滯地望著開花板,神情恍惚。她想問他話,可他說話前言不搭后語,只是咕噥著,顫抖地比劃手勢,表示要睡覺。這時正是下午5點。一小時后,有人敲門。那人自稱是馬爾的朋友,要找他。這人來到馬爾的沙發邊。他不是馬爾的朋友,而是便衣偵探約瑟夫卡拉斯基洛。他負責調查麥克的謀殺案。卡拉斯基洛向目眩頭昏的馬爾宣讀了米蘭達警告,告訴他,他有保持沉默並要求律師到場的權利。這位偵探隨後就提出那個必問的問題:現在我已通知你你的權利,你願意在沒有律師到場的情況下回答問題嗎?馬克點點頭,表示同意。於是,卡拉斯基洛探長就可以自由地向馬爾訊問有關麥克之死的情況。馬爾回答說,他對此一無所知,因為他和喬布希到紐約州去了四、五天。探長問他是否願意到警察局去一趟,以便辨認一些喬布希的照片。他們來到紐約第69管區(在我十幾歲時,每周我都會來到這個管區參加警察體育聯盟的集會)。警察…See More
Oct 16,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6)

大部分學生開始都同意里德勛爵在上院做的結論,即:如果法律允許把戮扎屍體的人或槍擊假人的人認定犯有謀殺未遂罪的話,這種法律確實是愚蠢如驢的。我則故意唱反調,鼓動學生在刺殺屍體案和其他被學生認為是殺人未遂的假設性案件之間比較異同。我們討論的假設情況中也用上了小說《豺狼的節日》(The Day of the…See More
Oct 12,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5) 一個真實的死屍案

1 一個真實的死屍案一個人躺在地上死了。他的仇敵走過來,以為他在熟睡,於是用刀猛刺屍體。這個仇敵有謀殺死人的故意嗎?法律有時可能呆板顢頇,但還不至於像驢一樣愚不可及。大法官里德勛爵在英國上院判決霍頓訴史密斯案(Haughton…See More
Oct 10,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4) 尾 聲

猶太人保衛同盟現在已形影相弔,是它舊日榮耀的一個黯淡的倒影。它現在還有幾百個持極端觀點的成員分佈在美國東北部大城市裡,偶爾會在納粹黨派集會或巴勒斯坦人遊行示威之時出來喧囂一下。該組織在共產黨的書店裡放炸彈,威嚇蘇聯外交人員。 1974年11月,亞西爾阿拉法特到聯合國演說時,同盟的一位新領導懸賞暗殺這位巴解主席,他為此被捕。同盟在美蘇關係和國內政治中已經沒有什麼影響,現在美國國務院再也不用為他們的活動而在大洋兩岸急電頻頻了。 為猶太人保衛同盟掘墓的最重要事件就是艾麗絲康妮斯之死。這個毫無必要的悲劇擊碎了維繫同盟與猶太人社團之間的微弱支持聯繫。 它告訴人們同盟濫用了不服從運動和暴力行動,使這些行動完全喪失了意義,也達不到若精心選擇明智有節地利用可能達到的目的。連認為向蘇聯人或巴解組織官員使用暴力是有道理的同盟支持者,也對針對胡魯克和哥倫比亞藝術公司的爆炸感到驚駭,特別是它造成了即使是偶然的一個年輕猶太姑娘之死。…See More
Oct 8,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3) 依靠告密者的政府

此後,西格爾案一直使我良心不安。我每年都在我的刑法課程中講這個判例,放竊聽錄音,並和學生討論此案牽涉到的複雜事實和實體法律問題。有時我邀請普澤爾來代表政府的觀點進行爭辯,有時我邀請珍妮和哈維和我一起講。學生的反映每年都不一樣。有時帕羅拉像個英雄似地被人推崇,有時又像個惡棍,西格爾總是被人唾罵,被憐憫;鮑曼法官一般來說是不受歡迎的。我個人的作用爭議極大,特別是我接受此案代理的決定,也有時對我的質證方式有不同意見。這些戲劇性的人物中間,學生總是把珍妮放在最光榮的位置上,因為她本人當時就是個法學院學生,在訴訟過程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因為此案提出了根本性的問題,既有法律問題,也有道德標準問題。牽涉到政府干預、預防犯罪的限度,並對最重大的罪行提起訴訟的許可權,它成了一個極好的教學工具。這個案例要求學生們對西格爾這樣的告密者角色深入分析。我們生活在政府靠告密支撐的時代。每個執法機關都有一批告密者;任何一個稍有影響的組織還有許多一點影響也沒有的組織都被政府的坐探滲透了。告密已經成為大眾職業,如果不是一種榮耀光彩的職業的話。很難估計現在有多少告密者在活動。他們扮演的角色頻頻更換,以致你都來不及識別,…See More
Oct 4,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2) 你們知道今天誰不在法庭里嗎?

胡魯克案審判尚未終結,一旦等到上訴法院的裁決下達就會繼續開庭。鮑曼法官在裁決下達的那天早晨重新開始胡魯克案審判。西格爾再一次被傳喚出庭作證,可這回已無藐視法庭之虞,正像人們預料的那樣,他拒絕作證。沒有西格爾的證詞,法官被迫向胡魯克案的被告撤訴。斯圖爾特科恩,謝爾頓戴維斯和謝爾頓西格爾開懷大笑,一邊互相祝賀,一邊準備離開法院,這時鮑曼法官怒容滿面地看著他們,說道:你們知道今天誰不在法庭里嗎?艾麗絲康妮斯。正當我的思緒回到胡魯克爆炸案的無辜受害者身上,我聽到法官的聲音愈加激昂憤怒:有人犯下了卑劣怯懦、刻毒邪惡的罪行,不可寬恕的罪行,永遠也不會忘卻的罪行;有人在我看來,在這樣一個牽涉到謀殺的案子中正在阻撓司法的執行。即使殺人犯仍逍遙法外,一意孤行的人最終將嘗到法律的力量。鮑曼法官一邊發表著最後的陳述,一邊把目光從這幾個年輕的被告身上掉轉開來,直直地盯著我,就好像在說:該負責的是你。他的話語像利刃穿透我的心。在案子已經勝訴,當事人無罪釋放的時刻,我從未感到這麼惶恐不安過。他說得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應該負責,我、哈維、珍妮和其他為西格爾奔走辛勞的人。如果不是我們謀劃出這種新奇的辯訴方法,不…See More
Oct 1, 2018

Desafinado's Blog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2)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9 at 6:01pm 0 Comments

《紐約時報》在3個月中就發表了62篇有關博格曼的文章,在1月份和2月份,差不多每天電視上都播放關於博格曼的新聞。我敢說在紐約新聞媒介影響力所能及的區域內,無人不知有個留大鬍子,戴猶太瓜皮帽的拉比。



這個假意虔信宗教的偽君子,被控虐待孤寡老人,插手黑社會犯罪行為;他肆無忌憚地欺詐坑騙,向政府官員行賄,真是罄竹難書。



專欄作家彼德哈米爾稱他是一個鼠竊狗偷的雜種。另一位專欄作家傑夫卡曼引用他93歲祖母的話,形容博格曼是個可憎可惡的傢伙,企圖把他造的孽藏在猶太小帽下面,現在這傢伙成了全體猶太人的恥辱。…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1)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9 at 5:58pm 0 Comments

1 新聞媒介的閃電戰

很多人這些人有學生、有講演會上的聽眾、有朋友,甚至還有我父母都曾問我,你怎麼能明知委託人犯有為人不齒的罪惡,還去為他辯護呢?這個問題正是刑事訴訟辯護律師常常捫心自問的,因為他們受理的大部分案件中被告都明顯有罪。



有些刑事辯護律師聲稱他們只接受無辜被告的委託。不要相信他們!這是騙局!大部分專業刑事訴訟辯護律師代理的,都不是無辜的被告。律師威廉康斯特勒(我曾經協助他進行訴訟)聲稱他只為他熱愛的人辯護,可是即使他想要和當事人談戀愛他們仍然是有罪的。…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6)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9 at 5:54pm 0 Comments

10 上訴後進行庭外交易

思前想後,我決定給地區檢察官寫封信。我希望勸說他不要對尼克森法官的裁決進行上訴,而主張他和我們一起搞庭外交易。在這場交易中我們建議馬爾主動承認一項輕一等的罪名,而法院對這項罪行應判緩刑。



我在信中寫道,馬爾的罪行是6年前犯的,馬爾在獄中待了8個月,出獄後找到一項固定的工作也有3年光景。如果州政府一定要上訴,須經過聯邦上訴法院、聯邦最高法院和地區法院的審理,此案起碼會再拖宕2年:在這種時候把他送回監獄要達到什麼目的?…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5)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11:24pm 0 Comments

9 學生的建議

我們一邊不厭其煩地在紐約州各級法院上下奔忙,我自己這裡也不誤哈佛法學院一年級學生的刑法課教學。當我講到課本中有關未遂犯罪部分時,我突然覺得,馬爾的這樁官司對我和學生探討不可能實現的企圖這個法律問題是個極生動的實例。



我安排兩名學生在課堂上為馬爾辯護,另外兩人代表檢察方面,再選三個學生當法官,剩下的學生則隨意向這幾方面提問。在進行口頭辯訴的那天,教室里充滿一種令人激動的氣氛。每方代表都很認真,代表律師的兩個學生表現之出色超出了經驗豐富的從業律師,而充任法官的學生則比他們現實生活中的同仁準備得更加充分,他們尖銳的發問切中要害,令人拍案叫絕。…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