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s sans organes
  • Fe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orps sans organes'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corps sans organe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rps sans organes'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4

"石黑一雄·沉浸在討論未來計畫或許只要在離開海爾森半年左右的時間,大家還沒談起擔任看護的工作,也還沒開始駕駛課程前,當一切事情還未開始的這段時間,我們或許可以忘記自己的真實身分;忘記監護人對我們說過的話;忘記那天下午下著大雨,露西小姐在亭子突然冒出的那一段話,還有那些年來,同學之間衍生出的各種猜測。當然,這種情形無法永遠持續,但如我所說,那一、兩個月內,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一群人拚了命地想停留在一種舒適而又如真似幻的狀態,突破往常的限制,思考著自己的生命。如今一想,當時似乎每天早餐過後…"
17 hours ago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3

"石黑一雄·克莉絲克莉絲是一個人高馬大的女孩子,身子若站直看起來非常漂亮,可惜她似乎不明白這點,老是彎腰駝背地,讓自己和其他人看來一般高。所以,她經常看起來像一個邪惡的巫婆,而少了電影明星的架勢;尤其當她和別人說話之前,總是會令人討厭地用手指戳人的習慣,更是給人這種巫婆的印象。她經常穿著長裙,極少穿牛仔褲,臉上小小的眼鏡緊緊扣在鼻梁高處。那年夏天我們剛抵達學校的時候,克莉絲也是真心歡迎我們的學長姊之一,起初我被她吸引住了,處處遵從她的指導。但是過了幾個禮拜以後,心裡便開始有所保留。她…"
Tue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Justine Védovato: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石黑一雄·本尊理論有關(編註:復制人/克隆人)本尊理論背後的基本道理非常簡單,因此所引發的質疑並不多。理論的道理是這樣的:既然我們每個人都是從一個處於某個階段的正常人複製而來,因此,在這世上的某個角落,一定有個和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過著一般正常的日子。也就是說,至少從理論看來,照理說我們應該可以找到這個最初被複製的人。所以,每當我們外出到了各城鎮、購物中心或公路休息站的餐館,無不仔細留意「本尊」的行蹤,尋找那些可能是當初複製自己或朋友的人選。(《别讓我走》第12章)"
Mo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Mon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Martin Gommel: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繪畫老師…"
Feb 27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石黑一雄《單純性行為》 同學之間討論這些事情的時候,實在無法理解監護人究竟希不希望我們發生性行為。有些同學認為監護人其實同意,只不過我們老選錯時間。漢娜的說法是,她認為監護人有責任讓我們發生性行為,否則以後我們無法成為優秀的捐贈人。她說,除非人持續發生性行為,否則像腎臟、胰臟之類的器官便無法正常運作。還有人說,我們必須記得,監護人是“正常人”。所以他們覺得單純的性行為很奇怪;對他們來說,性是為了生兒育女的時候才發生的,雖然他們認知上明白,像我們這種人根本不能生育,但是他們…"
Feb 27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5

"石黑一雄·假裝讀過別人正在閱讀的書籍 當時,我躺在一塊舊帆布上看書,看的是我先前說的《丹尼爾·迪蘭達》,露絲慢慢走了過來,坐在我身邊。她仔細看了這本書的封面之後便點了點頭。如我所料,過了一會兒,她開始向我描述這本書的大概內容。若是以前,我倒覺得還好,也很樂意她這麼做,但是這一天我心裡可火了。她這種行為已經發生一、兩次了,我也看過她同樣如此對待別人。問題首先出在她的態度:她老是一副看似漠不關心卻又一派誠懇的模樣,彷彿等著別人真心感謝她的協助。好吧,我得承認,即使當時,我…"
Feb 27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Martin Gommel: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玻璃窗不久,我的注意力就會轉得更遠,也許就在那個時候,她那充滿節奏感的聲音的少有的純凈達到了它真正的目的。我看著一棵樹,樹葉的拂動引入了那節奏。伊戈爾正在慢條斯理地侍弄牡丹花。一隻鷯鳧走了幾步,仿佛想起了什麽又停了下來——然後又繼續往前走,展現著自己的名字。不知從什麽地方冒出來的一隻銀紋多角蛺蝶落在了門檻上,伸展著帶尖角的黃褐色的翅膀舒適地曬著太陽,突然,它收攏翅膀,正好顯出了黑色背面上剛出現的細小的白點,然後同樣突然地迅速飛去。但是在…"
Feb 26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石黑一雄《性:…"
Feb 25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5

"石黑一雄《假象遊戲》那陣子我私底下玩著一種遊戲。每當我一個人,就會停下來找一個視野所及的範圍內沒有人的角度;例如望向窗外或從門口往教室裡看。這麼一來,至少在那幾秒鐘的時間內,我可以製造出一個假象,假裝我們這個地方不是到處充斥了學生;相反地,我可以想像海爾森是個安寧幽靜的建築,只有我和五、六個人住在這裡。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必須進入一種如夢似幻的狀態,拒絕所有零星的聲響。通常也必須非常有耐心:好比說,現在從窗戶專心看著運動場上的某個區域,可能得等上半天,才終於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整個視線範圍裡一個人…"
Feb 25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Lars van de Goor: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 菊瓣乾澀的聲音  隆冬一個嚴寒的下午,深棕色的昏暗襲入室內,逐漸變成令人壓抑的黑色。黑暗中,這兒或那兒,一個銅拐角、玻璃或光滑的紅木的表面,反射出街上零星的燈光,街心高高的街燈的球形燈罩內已經發出了微弱的亮光。薄霧般的影子在天花板上移動。在寂靜之中,一片菊花瓣落在大理石桌面上的乾澀的聲音使人神經一震。(《說吧,記憶:自傳追述》 )"
Feb 25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4

"石黑一雄·聽而不聞一、兩年後,我才會認為露西小姐說的沒錯,一直以來我們都是“聽而不聞”。而且,如今想想,我認為露西小姐那天下午對我們所說的話,其實造成了同學們態度上的改變。那天以後,關於器官捐贈的笑話漸漸沒了,同學開始認真地思考事情。若說真有什麼影響,那就是器官捐贈又再次成了眾人迴避的話題,只不過和我們年幼時的方式不同。這回,這個話題已經不再棘手或教人尷尬;而是變得沉重而嚴肅。...... “你不能這樣怪同學,”我說,“…"
Feb 25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phanindra hothur: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石黑一雄·陰謀論在我聽來,這種說法根本就是陰謀論,我不覺得那些監護人心思會這麼狡猾,但是說不定當中有點兒道理。感覺我們甚至早在六、七歲時,就已經模模糊糊覺得,自己一直都知道器官捐贈這件事。所以,當我們年紀大了一些,監護人對我們談起捐贈的時候,那些內容聽了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好像以前在什麼地方就已經全部聽說了一樣。我想起來了,監護人起先開始上性教育課程時,經常同時提到器官捐贈的事。我們在還是十三歲左右的年紀,對性可說既是焦慮又興奮,上課時自然就把其他內容擺在一邊。換句話說,監護人其實極…"
Feb 24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鞋母親的閨房裏有一扇凸肚窗,可以方便地眺望莫斯卡亞街朝瑪利亞廣場方向的一段。嘴唇緊貼著遮住窗玻璃的薄紗窗簾,我會逐漸透過紗簾嚐到玻璃寒冷的滋味。幾年以後,在革命爆發的時候,我從這扇凸肚窗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戰鬥,並且第一次看見了死人:他被放在擔架上擡走,從他垂著的一條腿上,一個鞋子破爛的同志不顧擡擔架的人的推打,不斷使勁想把靴子拽下來——而這一切都是在相當快的小跑中進行的。(《說吧,記憶:自傳追述》 )"
Feb 23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6

"石黑一雄·被電觸擊的模樣有一次,大概是池邊談話之後幾個禮拜吧,露西小姐帶我們上英文課,全班同學正在看一首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話題轉到了二次大戰拘留在囚犯集中營的士兵身上。有個男生問到,集中營四周的柵欄是不是通了電,接著還有一個人說,這不是太奇怪了嗎?住在那種地方,隨時想要自殺,只要碰碰柵欄,不就好了。這本來是個嚴肅的話題,但是其他聽到的人卻覺得好笑。所有的人全笑開了,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緊接著蘿拉就展現她的本性,從座位上站起來,歇斯底里地模仿起一個人伸手被電觸擊的模樣。才一下子,事…"
Feb 23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3

"石黑一雄·嚴重意外整個過程中我一直觀察著露西小姐,當她看著面前的學生,我卻看到了她臉上出現一種可怕的表情,雖然那表情只出現一秒鐘。接下來,我繼續仔細觀察著……她振作自己,微笑著說:「還好海爾森的柵欄沒有通電,不過有時候你們還是會發生嚴重的意外。」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聲音很輕,全班同學還在叫囂,所以她的聲音多少給淹沒了。但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有時候你們還是會發生嚴重的意外。」發生什麼意外?在哪裡?但是沒有人聽到她那句話,於是我們又繼續回去討論詩作了。(《别…"
Feb 23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Blog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泡飯

Posted on July 23, 2020 at 4:36pm 0 Comments

上海人有一種東西,叫“泡飯”,廣東人說泡飯是沒有營養的,故此不吃。 

小時候痛恨泡飯、醉雞、芹菜。如今覺得大頭菜過泡飯加腐乳,真是清淡可口,尤其是“鍋焦泡飯”,這恐怕是寧波獨有的食物,大暑天什麼都不想吃,扒碗泡飯,精神一振。送泡飯的小菜也很多,蝦米浸醬油,火腿片,肉鬆,都是最理想的,父親喜歡“油(入水)果肉”。吃得快時,筷子與碗相撞叮叮響,吞得“沙沙”地爽快,毫無吃相的吃是最痛快的,可愛的泡飯。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你知道

Posted on July 21,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煞風景的錯字。“積克的豆莖”竟會錯成“積極的豆莖”。你當然知道積克豆莖與巨人的故事?成長得如積克的豆莖……在童話中豆莖一夜長上了天。煞風景的無知,時代周刊上的風箏照片,其中一只作人狀,有翅膀,說明:伊卡拉斯。翻譯作:蝙蝠人。老天。當然你知道伊卡拉斯與底達律斯這兩文字!倘若十五歲的時候沒看希臘神話,十八歲時也應翻過喬哀斯的優里息斯。這兩文子用臘黏住羽毛做成翅膀,飛出囚牢,但伊卡拉斯飛得太近阿波羅,太陽溶化臘,他摔進愛琴海死了——當然你知道的。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莫迪

Posted on July 21, 2020 at 4:00pm 0 Comments

有誰喜歡莫迪格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 ,1884-1920)。藝術學生簡稱他為莫迪。他的畫心平氣和,顏色溫暖,女人們的臉蛋都是“容長”的,眼睛微微垂著,雙頰緋紅,一種缺乏希望的美麗,不是很多人喜歡他,因為他的畫沒有偉大的主題,被畫的又不是名人,因此常懷疑他的畫不是十分貴重的,然而也被放到博物館中,著著莫的畫,可以想像一個年青人如何自意大利流浪至巴黎,戴一頂小帽,穿絲絨外套,不久他發覺世界不是他想像的,他患了肺病。然而他的畫至死不是灰黯的,終於他成了名。這些畫實在是可愛的。 …



Continue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香閨?

Posted on July 15,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我知道我不漂亮。但這並不阻止一個女人的房間像“香閨”。我房間永遠像寄宿生時期。書桌、筆、打字機、一張雙層床自香港運至臺北,再運回來。小電視機、臺燈、椅子,完了。住過宿舍的人都約模知道房中只備一張椅子,免得異性朋友坐得太舒服不肯走……總之看完《柳毅傳》馬上可以呼呼大睡一覺,醒來坐在地板上看電視,拿一句炒青豆吃得“啪啪”聲,真是青春長駐,可悲,數十年如一日;這不是兒時的暑假嗎?水晶化妝臺,粉紅花墻紙,白色地毯,性感睡衣,大頭玉照,全沒。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