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s sans organes
  • Fe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Corps sans organes'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corps sans organe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rps sans organes's Page

Latest Activity

Leading Link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Nov 22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攝影視覺藝術文創 原題:世界上最貴的一張相片—安德烈業斯·古爾斯基(Andreas Gursky)/原載:https://www.kaiak.tw/ 2011年,Gursky的作品『Rhine II』在紐約以335萬美元的天價拍出,成為目前世界上最貴的一張相片! 『Rhine II』 Gursky的作品『Rhine…"
Nov 20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劉勰《文心雕龍》〈情采〉原文及翻譯 聖賢書辭,總稱文章,非采而何?夫水性虛而淪漪結,木體實而花萼振,文附質也。虎豹無文,則鞟①同犬羊;犀兕有皮,而色資丹漆,質待文也。若乃綜述性靈,敷寫器象,鏤心鳥跡之中②,織辭魚網之上,③其為彪炳,縟采名矣。 《孝經》垂典,喪言不文;故知君子常言,未嘗質也。老子疾偽,故稱「美言不信」,而五千精妙,則非棄美矣。莊周雲「辯雕萬物」,謂藻飾也。韓非雲「艷采辯說」,謂綺麗也。綺麗以艷說,藻飾以辯雕,文辭之變,於斯極矣。研味《孝》《老》,則知文質附乎性情;詳覽《莊》《韓》…"
Nov 19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雙重屋子 一間屋子,就像一個夢。一間真正的精神之屋。一種輕微的粉紅和淡藍彌漫於室內呆滯的氣氛中。 在這里,心靈沐浴在懶惰之中,懊悔和欲望為它染上馨香。——一種在暮色蒼茫里閃著藍光的暗玫瑰色的東西,猶如瞌睡之中的快樂的夢。 家具的形狀都拉長、衰弱、疲憊了;它們也是一副做夢的樣子。人們會說,它們也像植物和礦物一樣,被賦予了一種夢遊的生命。布簾、花朵、天空、夕陽也在以無聲的語言訴說著。 墻上,沒有任何令人厭惡的藝術裝飾品。對於純真的夢和未經分析的意象來說,…"
Nov 5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Oct 18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詩性小說——截至目前,研究者更多的是從文體層面,即從詩的形式特征入手來認識「詩性」小說,他們主要關注小說外在形式特征的詩意與詩化,如語言的詩化、結構的散文化、象征性意境的營造、藝術思維的意念化和抽象化等。認為「詩性」小說就是將詩的某些文體特征吸收、消融到小說的創作中來,將小說用詩和散文的筆法寫成,使其具有詩的意境和韻味,體現出小說與詩歌、散文的相互滲透。 這種僅停留於文體學層面對小說的「詩性」進行解讀,必將使其陷入概念歧義和片面化的誤區。如張箭飛的觀點頗具代表性,「詩化小…"
Oct 11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泰戈爾《再次集》輕柔的音符我在心里為她取名為輕柔的音符“咪”。 這名字一旦傳到她耳里,她必定疑惑地坐下,笑吟吟地問:“這名字是什麽意思?” 意思講不清楚,不過是純潔的。 世上事情複雜,有種種善惡……置身其間,她與大家基本上是相識的。 我坐在一邊觀察,她不曉得她周身播放著一種音樂。 在安置她心靈主宰的禦座的所在,在心靈主宰的足下,痛苦的香爐裊裊升起的青煙的暗影,像遮翳明月的雲霧,浮上她的眼眸,輕輕地蓋住笑意。 她的語音流露…"
Oct 10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格麗克的詩·普雷斯克艾爾…"
Sep 30
Suan Lab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7

"陰影之河·無盡的現實 在《陰影之河:埃德沃德·邁布里奇與技術西部》(River of Shadows: Eadweard Muybridge and the Technological Wild West)一書中,作者索爾尼特(Rebecca…"
Sep 29
Suan Lab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7

"無盡的現實:(續上)在所有生靈中,人類是可能是唯一一種自覺自願欺騙自己大腦的物種。對動物來說,為了在險惡的生存遊戲中求生,必須竭盡所能應對外界的真實壓力,擺脫令人煩惱的幻想和渴望。但人類不同。我們一方面渴望真實(出於生存的需求),另一方面又渴望從中逃離。人在地球上的一生,實在被設置了太多的限制,你只被賦予一個身體、一種性別、一個種族、一個現實、以及一小段的時間。所以,無論酒精、故事、魔法、藝術、摩天大樓、購物大廈、郊區、迪斯尼主題樂園以及虛擬現實,歸根結底都是我們作為一個有限的人逃避自然與社會強…"
Sep 28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7)

德里達分析說:「克爾凱郭爾堅持認為亞伯拉罕是兇手」,而且以撒的犧牲也確實「最不可能在我們的時代重演」,即使有人聲稱「是全然的他者命令他這樣做,也許要暗中試探他的信心」,他也仍然會「受到一級謀殺罪的指控」。但是根據德里達本人的思路,更重要的是另外一種追問的方式:「看上去不可容忍的謀殺,豈不正是世界上最普遍的事件呢?……社會不僅參與不計其數的犧牲,實際上還組織這樣的犧牲;其經濟、政治和法律事務的柔化功能,其道德話語和良知的柔化功能,都是以實施這種犧牲為前提。我們甚至並非看不見這樣的犧牲,電視常常會播放一些難以容忍的畫面,也偶爾會有一些呼聲引起我們的注意。然而這些畫面和呼聲全然沒有力量,不能促成最微小的改變,不能承擔最基本的責任,除了事不關己的托辭之外也不能帶來任何其他東西。」(57)德里達從以撒的犧牲最終又回到「他者」的話題:每一個犧牲者的「獨一性」,每一次都是「獨一的」。他又一次重復了那個富於歧義的命題:「每一個他者都是他異性的」。而這一次,德里達的命題已經不是語言的思辨,卻包含了更多的沈重,因為「當那些倫理或者人權話語所指涉的鄰舍」遭到犧牲時,「並沒有什麽道德或法律能夠審判這些為了避免…See More
Sep 18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6)

也就是說,如果「延異」使不屬於今天的意義對今天產生意義,那麽這未必不可能成為「拋棄邏各斯中心話語(logocentric discourse)」之後的形而上學。萊維納斯以相當神學化的方式,稱之為「全然的其他」(Wholly Otherwise)(47)。在德里達本人的具體論述中,他確實是想借助「全然的他者」之概念,區別tout autre est tout autre所包含的「兩種截然不同的主題」:「一種是要為上帝自身(for God alone)或者為任何單一的個體(for a single other)持守它所可能持守的『全然的他者』之性質,亦即『無限的他者』。 另一種則是從『全然的他者』之無限的『他異性』之中,……辨認出每一個他者,……比如每一個男性和女性。」這兩種完全不同的讀解,或可對應於利科與萊維納斯的區別。而德里達力圖尋找的縫隙在於:在「他者」的兩個主題中,始終有一種「差異性與相似性的遊戲」(the play of difference and…See More
Sep 13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5)

總之,「延異」及「意指行為」都經由文本或者主體的「間性」,隱約通向一個「他者」。所謂的「他者」不過是相對於此一「文本」或此一「主體」的「對方」,與彼一「文本」或彼一「主體」並無根本的區別。如果按照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的「差異的差異」(36)之思路,「延異」中的「他者」也應當具有一種絕對的「他異性」(alterity)。一旦由此入思,最終獲得的幾乎必然是一種神學式的概念,亦即卡爾·巴特的「全然的他者」(the Wholly Other)。繼而回轉到詩學的話題,「延異」則未必是消解性的,未必不可能與神學的「意義」存在著可能的同構關係。這可以幫助我們重新檢點「延異」與「他者」尚未被人文學充分延展的意義。 三、「靈性」詮釋的「詩性」價值20世紀一些神學家的論說幾乎與上述的文論家們完全一致。大衛·特雷西(David Tracy)重述著德里達的觀點:「為了使意義得以發生,我們需要延宕我們對完整意義提出的要求,所有的差別都始終在延緩意義的完整,『差別』(difference)已經成為『延異』(différance)」(37)。卡爾·巴特(Karl…See More
Sep 11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4)

這也可見於德里達的論說:「符號(能指)指涉概念(所指),概念又指涉世界,從而使我們得以把握……世界;……但是符號與所指之間的區別,又意味著沒有任何符號可以完全(即沒有歧義地)等同於它所指涉的對象;符號並非直接指涉事物,而是指涉其它符號,其它符號也同樣是指涉另一些符號。」(30) 在羅蘭·巴爾特看來,這似乎可以成全一種無限圓滿的「意義神話」或者他所謂的「文本的愉悅」,但是「意義」不斷被延緩、衍生和變化,並不能解決「意義本身」的問題。在一般的文學閱讀中,這也許可以帶來某種「愉悅」,不過信仰或者價值的問題畢竟很難從屬於這種「審美的統治」。因此庫舍爾(Karl-Josef Kuschel)做出了歸納:「符號理論的存在,有賴於它洞見了『洞見在本質上的不可能』;其意義產生於對所有符號的『終極無意義性』的認識;其真理則是描述『人類可能不存在絕對真理』的事實。」(31) 「他者」(otherness)可以說是「延異」的衍生概念。正如米勒(J.Hillis…See More
Sep 4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3)

二、「詩性」與「靈性」的互釋無論詩人還是哲人、詩性還是靈性、神學還是人文學,都在追尋一定的「意義」。而所謂「信仰的危機」,實際上是人們對既有的「意義」系統的質疑。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曾經買過一幅畫,題為「新天使」(Angelus Novus)。他寫道:「在這幅畫上,天使好像要離開他正在凝神沈思的對象。他的眼睛還在注視,嘴巴張開,翅膀卻已經鼓起。這正是對歷史天使的描繪——他總是面向過去,總是盯著一個接一個疊加在他腳下的災難。他想停下來,喚醒死去的、修復破碎的,但是從伊甸園吹來了一陣風,這風是那麽有力地鼓起了天使的翅膀,以至天使已經無法將翅膀合上。這風無可阻擋地將他推向他所背對著的未來,而他面前的廢墟卻離他越來越遠。這風,就是我們所說的進步。」(24)…See More
Aug 31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2)

「詩性智慧」的命題,還不能不將我們引向一位當代的宗教學者伊利亞德 (Mircea Eliade)。伊利亞德的討論,特別與「詩性」和「靈性」的互釋相關。第一:「只有在其自身的層面上把握宗教現象,也就是說,只有將其作為某種具有宗教性的對象加以研究(to be studied as something religious),宗教現象才能真正被認識。試圖通過生理學、心理學、社會學、經濟學、語言學、藝術或者任何其他研究來把握宗教現象的本質,都是錯誤的;這會失去其中獨特的、不可化約的因素,即:神聖的因素。」(13)強調宗教之「自身的層面」及其「宗教性」,並且將「藝術」並置於「生理學、心理學、社會學、經濟學」,這似乎否定了關於宗教的「詩性」研究方式。 然而伊利亞德從宗教中發現的「不可化約的神聖因素」(irreducible element of the…See More
Aug 27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Blog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7)

Posted on September 19, 2022 at 12:19pm 0 Comments

德里達分析說:「克爾凱郭爾堅持認為亞伯拉罕是兇手」,而且以撒的犧牲也確實「最不可能在我們的時代重演」,即使有人聲稱「是全然的他者命令他這樣做,也許要暗中試探他的信心」,他也仍然會「受到一級謀殺罪的指控」。但是根據德里達本人的思路,更重要的是另外一種追問的方式:「看上去不可容忍的謀殺,豈不正是世界上最普遍的事件呢?……社會不僅參與不計其數的犧牲,實際上還組織這樣的犧牲;其經濟、政治和法律事務的柔化功能,其道德話語和良知的柔化功能,都是以實施這種犧牲為前提。我們甚至並非看不見這樣的犧牲,電視常常會播放一些難以容忍的畫面,也偶爾會有一些呼聲引起我們的注意。然而這些畫面和呼聲全然沒有力量,不能促成最微小的改變,不能承擔最基本的責任,除了事不關己的托辭之外也不能帶來任何其他東西。」(57)德里達從以撒的犧牲最終又回到「他者」的話題:每一個犧牲者的「獨一性」,每一次都是「獨一的」。他又一次重復了那個富於歧義的命題:「每一個他者都是他異性的」。而這一次,德里達的命題已經不是語言的思辨,卻包含了更多的沈重,因為「當那些倫理或者人權話語所指涉的鄰舍」遭到犧牲時,「並沒有什麽道德或法律能夠審判這些為…

Continue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6)

Posted on September 11, 2022 at 12:49pm 0 Comments

也就是說,如果「延異」使不屬於今天的意義對今天產生意義,那麽這未必不可能成為「拋棄邏各斯中心話語(logocentric discourse)」之後的形而上學。萊維納斯以相當神學化的方式,稱之為「全然的其他」(Wholly Otherwise)(47)。在德里達本人的具體論述中,他確實是想借助「全然的他者」之概念,區別tout autre est tout autre所包含的「兩種截然不同的主題」:「一種是要為上帝自身(for God alone)或者為任何單一的個體(for a single other)持守它所可能持守的『全然的他者』之性質,亦即『無限的他者』。…



Continue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5)

Posted on September 9, 2022 at 10:22pm 0 Comments

總之,「延異」及「意指行為」都經由文本或者主體的「間性」,隱約通向一個「他者」。所謂的「他者」不過是相對於此一「文本」或此一「主體」的「對方」,與彼一「文本」或彼一「主體」並無根本的區別。如果按照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的「差異的差異」(36)之思路,「延異」中的「他者」也應當具有一種絕對的「他異性」(alterity)。一旦由此入思,最終獲得的幾乎必然是一種神學式的概念,亦即卡爾·巴特的「全然的他者」(the Wholly Other)。繼而回轉到詩學的話題,「延異」則未必是消解性的,未必不可能與神學的「意義」存在著可能的同構關係。這可以幫助我們重新檢點「延異」與「他者」尚未被人文學充分延展的意義。…



Continue

楊慧林「詩性」的詮釋與「靈性」詮釋(4)

Posted on August 29, 2022 at 11:15pm 0 Comments

這也可見於德里達的論說:「符號(能指)指涉概念(所指),概念又指涉世界,從而使我們得以把握……世界;……但是符號與所指之間的區別,又意味著沒有任何符號可以完全(即沒有歧義地)等同於它所指涉的對象;符號並非直接指涉事物,而是指涉其它符號,其它符號也同樣是指涉另一些符號。」(30)



在羅蘭·巴爾特看來,這似乎可以成全一種無限圓滿的「意義神話」或者他所謂的「文本的愉悅」,但是「意義」不斷被延緩、衍生和變化,並不能解決「意義本身」的問題。在一般的文學閱讀中,這也許可以帶來某種「愉悅」,不過信仰或者價值的問題畢竟很難從屬於這種「審美的統治」。因此庫舍爾(Karl-Josef…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