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主播
  • 亚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百万主播's Friends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TV Plus
  • Gai Lan Fa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Poèmes lieu
  • 東方求敗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百万主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百万主播's Page

Latest Activity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羅弄街道路,巷彎台惹蘭

如果翻開一本中文的新加坡街道指南,一定會發現我們對街道的有趣分類,這在某一程度上反映了我國街道命名的特色。最常看到的“路”,是英文road的直譯。新加坡的街道裏“路”的出現也最多,大家不妨略算一下(Mighty Minds 2013版),我國大大小小的路,連那些沒有Road字但也被譯為路的,以及把Link也譯做“連路”的一共有1160條左右;接著則應該輪到那571條“惹蘭”了。“惹蘭”是馬來語Jalan的慣用音譯,同樣是道路的意思。Boulevard 在法語是指兩旁種滿有蔭大樹的路,本地譯為林蔭道。到目前為止,我國共有14條林蔭道,但可惜道的兩旁搶眼的是高高的大廈和建築物,沒能真正感覺到“林蔭”。還有一條叫“化學特產林蔭道”的,聽起來反而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倒是那段約半公裏長的“牛奶場路”,路中央種了一排濃密像是杉樹的“屏風”,每次開車經過,真有點像拿破侖在林蔭道上驅車去“楓丹百露”王宮會情婦的感覺。Avenue…See More
Tuesday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秀杉落後寮”

或許是慶祝“作家節”的緣故,上個星期五在史丹福附近的文化區非常熱鬧。從國家博物館到新加坡管理大學,再到國家圖書館,一路上都有活動,到處洋溢著一股濃濃的“書卷氣”,在圖書館外面甚至還有話劇上演。走著走著,忽然看到管理大學的梯級上,印著由一名聖尼各拉女校的學生題的五個英文大字:“Siew Sar Loh Hor Liao”,我直譯為“秀杉落後寮”。首先,不熟悉本地英文拼音法的人,肯定讀不出個所以然。讀得出來的人如果不諳福建話或潮州話,也不會明白所謂的“秀杉落後寮”其實就是福建話的“收衫落雨了”。就算能夠解讀了“收衫落雨了”這句話,但如果不是在早期的政府組屋區裏生活過,同樣不會了解這句話背後的含義。所以不得不佩服這小妮子,…See More
Apr 22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當年華校的除名與保名

“更生,更生,1939矗立獅子城,弘揚文化,樂育群英,先賢慘淡經營……”。我的兩個姐姐和妹妹,在一年級還沒有認得多少個中文字的時候就開始唱(背)這首小學校歌了。當時誰都沒有去問什麽是“先賢慘淡經營”,當然,就算問了也是一知半解。更生小學的校址是由當地熱心教育的豬農和鄉紳們捐贈的,所以上學的路上常是“遍地黃金”(豬糞),上課時偶爾也有迷途的豬只闖人課室。校門上“更生小學”四個字乃出自書法家張瘦石先生之手,負責學校在1962年擴建的繪測師,正是已故王鼎昌總統的父親。到了我上小學時的60年代,在紅山區亨德申路的更生小學已算是頗有名氣了。到了70年代中期,由於全國華文教育逐漸沒落,學校的收生人數降到不及300人,在大勢所趨之下,更生不得不與Strathmore小學和Friendly Hill 小學聯合成“混合小學”經營。新聯合學校遷到亞歷山大路,校名仍保留為“更生”,但改用Friendly Hill小學的校徽,以及Strathmore…See More
Apr 18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加冷的 “大哥大”

最近加冷的“大哥大”頻上報,這“大哥大”說的不是在加冷經營巨無霸“第一代流動電話手機”的商店,也不是說加冷的“私會黨”,它是加冷“達哥打”彎的諧音。不過如果有時間去看看加冷“達哥打”的過去,它的確有些“大哥大”的風範。根據《新加坡歷史原貌》,早在1819年開埠以前,就有一支名為“加冷”(Galang),人數約為500的原住民“海人”(Orang…See More
Apr 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歲末尋訪三“戲台”

聽說目前全新加坡也只剩下三個固定戲台,作者一時好奇,於是去“尋幽探秘”一番……走過了百多年的本土閩劇團新賽鳳終於也走入了歷史,正如1988年的電視劇《舞榭歌台》情景:“落幕前的喝彩掌聲,轉眼間即成永恒,落幕後的惆悵孤寂,有誰會去註意”。戲唱完了,曲終人散,人去“台”也空,留下的戲台孤零零地等待天亮,然後就是被一班熟練的搭棚工人“解體”,化整為零,繼續下一個旅程。在過去迎神廟會和酬神戲普遍的五六十年代,為了省卻裝卸戲台的麻煩,許多寺廟都在廟前的空地建了自己的固定戲台。記得過去服役受訓或者帶兵在裕廊、蔡厝港和義順“山林”演習時,最高興是在晚上紮營的地方有廢棄的戲台,那就可以不愁半夜下雨,可以舒舒服服安心地睡一晚了。時過境遷,當越來越多土地被征用,廟宇搬遷、整合、組合導致數量減少;再者新加坡寸土尺金,廟宇多不能應付昂貴的地價來租用空地和建戲台。固定的戲台也就一個一個跟著走入歷史了。聽導覽同儕說目前全新加坡也只剩下三個固定戲台,一時好奇,於是去“尋幽探秘”一番。…See More
Apr 7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與中藥結緣

- 紀念新加坡中藥學院創校十周年 “老弟,要不要一起報名讀中藥?”姐姐的話似乎還在耳邊,但回想起來,那已是近十年前的事了。也不知道當時起的那股什麽勁,居然也到新加坡中藥學院報名,和姐姐姐夫一起去上中藥課。如果我記的沒錯,在那兩年的初級課程期間,除了病假,我缺席應該不到兩次。那可不是因為中藥課程是我這麽多年來第一次自費上的與我工作沒有直接關系的課程,而是在上了第一堂課之後,覺得課程越來越有趣,漸漸地有欲罷不能之感也!兩年的學習過程,讓我有機會從非風水和占卜的角度解讀陰陽五行理論;從中醫理論裏了解中藥的性能、炮制、調劑與醫療原理。另外還有一科教我們“拈花惹草”的有趣的藥用植物學,剛好填補了我中學時代沒有選修生物學的遺憾。雖然現在明白了中醫中藥裏所謂的陰陽、虛實、寒熱、表裏、氣血等等名詞;不過在心理上還是不大能接受某一些用在醫療上的術語如六淫、病邪、火毒等,…See More
Jan 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畫家又有什麽故事好說呢?

畫家艾德裏安·布勞威爾大約生於公元1605/06年。他約18歲時在父親去世後離開家鄉烏登納德(Oudenaarde)到安特衛普,再到荷蘭的畫室謀生。七年後回到安特衛普經營一個小畫室工作坊,技術一流,並成為著名的“聖祿克畫家協會”的會員。布勞威爾一生窮困,生活並不富裕,也曾為財務糾紛入獄。幸好他的天分得到畫界超級大師魯本斯(Peter Paul…See More
Jan 3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重登馬西嶺

最近機緣巧合,再次登上闊別了近30年的馬西嶺,過去被我們踏到光禿的山坡現已長回了青草。漫步於史蒂芬李路,卻怎麽也認不出過去那個長滿雞蛋花樹的小丘。要不是晚晴園的導覽員告訴我們先賢林義順的事跡,我怎樣都不會想到這個洋味十足的名字Marsiling,竟然是個道道地地的華文名。先賢林義順的祖籍是廣東省澄海縣岐山鎮馬西村,這個“山區”原是他的產業,當然叫“馬西嶺”了。…See More
Dec 21, 20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不相似的地方

一提到威尼斯,就會令人想到那個浪漫迷人的水鄉。相信不少人也曾經漫步於那些漂亮古舊的木、石、鐵橋上,或迷失在那縱橫交錯的街道網;徘徊於情聖卡薩諾瓦(Casanova)在深夜裏帶著面具穿家過戶,從前門進、後門出,上小船,跳上馬車再去會下一個情人的現場。…See More
Dec 14, 20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九州避年有感

今年忽然興起旅行避年的念頭,由於懶得自己做功課策劃行程,就決定參加旅行團。最後接受了太座的提議到日本的九州,但選擇到日本的最大原因是不會被逼浪費時間和精神去聽什麽天祿貔貅,珍珠瑪瑙,中藥靈芝,茶葉蜂蜜,玉器陶瓷等的促銷疲勞轟炸“講座”。帶團的導遊是講得一口流利華語的鈴木蓉小姐,司機是山口先生,不過鈴木小姐說他沒有紋身,與黑幫“山口組”沒有關系(一笑)。一路上遊山玩水,聽導遊小姐娓娓道出日本的傳說、歷史、生活、文化。九州在古代是九個小國,近代才重新規劃成七個行政縣。據說天照(太陽)女神把神武天皇從位於九州島中央的阿蘇火山降到人間,創立了“日向國”(現在的宮崎縣)後,天皇開始向東征討,在大約公元六世紀征服了九州和本州各國後達到權力的頂峰。後來經過了南北朝以及幕府將軍時代的割據和戰爭,在最後一場與幕府武士的內戰在九州的鹿兒島結束後,明治天皇才再重新統一日本。所以可以說日本的天皇“始於九州,重生於九州”,這次誤打誤闖由九州開始探索日本也可算是一巧合。…See More
Dec 10, 20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剛知道的故事

大約在兩百三十多年前的公元1775年4月18日的夜晚,一匹輕騎在北美馳騁。騎士一路上避過英軍的哨站,把英軍將在深夜渡河襲擊民兵的情報帶給各鎮的民兵。結果民兵因有時間布局,在萊星頓(Lexinton)鎮擊敗了英軍,從而點燃了美國獨立戰爭。八年後戰爭結束,由華盛頓帶領的民兵團取得全面勝利。美國宣布獨立,由華盛頓擔任總統, 騎士當然也就成為了美國國家英雄。這騎士就是保羅-瑞文(Paul Revere),戰後保羅退役,重操冶金和銀版雕刻的老本行。保羅-瑞文有一個女兒瑪麗亞,嫁給了一個美國創業家而移居海外。剛好海外建了教堂,保羅於是打造了一口大青銅鐘送給女兒當嫁妝。那口鐘高81厘米,直徑也有89厘米;安裝在教堂以後,瑪麗亞規定每天晚上準八點,要敲鐘五分鐘。那是因為當時社會秩序很壞,酗酒、賭博、械鬥、打劫常發生,故政府頒了戒嚴令;所以敲鐘是提醒大家快回家,宵禁時候到了。如果我告訴大家那口可能是在美國境外僅有的大鐘目前是新加坡國家博物館的常設展覽品,大家猜到了故事的淵源了吧?瑪麗亞小姐的夫家就是約瑟-馬里士他(Joseph Balestier)先生。馬里士他先生於1834…See More
Dec 8, 20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語言烏托邦

“老板,介紹你一個年輕人聽的廣播電台。”那日乘搭同事的順風車,“Y 世代”的佳玲冒出了這句話。首先要澄清一點,我可不是腰纏萬貫,日理萬機的那種老板。“老板”只是我的綽號,因為每當遇到難解決的問題時,我總“老”是望著天花“板”沈思,因而得名。佳玲說的是“883家FM”電台,我記得FM88.3 應該是過去的戰備軍人電台“動力883”,剛開始時偶爾還有轉台聽聽,後來因不大能接受它的“台風”就沒再聽了,就不知道它現已改名改風格,重新出擊。自此,我聽“家電台”的時間也慢慢地增加了,我尤其喜歡在回家的路上收聽,特別有家的感覺。但愛上“家”至少還有三個原因:其一,我註意到它除了偶爾播一兩句為電台打廣告的口號外, 甚少有其他商業廣告,更沒有讚助商的廣播遊戲,沒浪費聽眾的寶貴“空中時間”。其二,這電台輪流穿插中、英文流行歌曲;不是老歌,而都是些目前流行的歌曲,非常有“現代感”,跟隨“Y世代”的氣息脈搏。其三,這電台有個特點,尤其在早晨時段,…See More
Dec 6, 20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七夕,何夕?

這個月好熱鬧,中元節最後一台歌台還沒落幕,月餅的廣告就已上場了。中秋月餅可是餐飲業每年不可錯失的商機,…See More
Dec 4, 20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法國沒有教師節

其實不止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甚至英國都沒有官定教師節。奇妙的是,從1994年開始,每年十月五日被定為的“國際教師節”,是為了紀念1966年,由聯合國教科文機構推動,在巴黎簽訂的肯定教師貢獻和地位的提議。我記得七十年代中,反而是在三月八日的婦女節,有見過法國小學生送花給女老師。這或許與法國人對教育與教師的看法有關。小學教師在法文裏是“maître”,與“主人”同字;所以看起來有“管”多於“教”的成分。教師一般上稱為“enseignant”,有“授業”和“訓導”的意思。教育高等學府,職業專科的才稱“professeur”(教授)。我沒在法國上過中、小學,所以只接觸過教法文和科技科目的“professeur”。那時我的工程教授,多不是學院全職教授,而是相關企業的在職工程師;工程教育不能與社會脫節,這是當時法國工程教育的特點。或許也因此在上課時間外難有機會與老師多交流,建立學術外的感情。一向來,“體罰”是老師的特權。在我上小學的年代,木尺和藤條是許多老師的隨身武器;尤其是訓育主任,更是“鞭不離手”。那時我幸運,因功課不及格或上課不專心的鞭子我沒挨過,但是由於調皮搗蛋挨鞭子的滋味倒嘗過了。反…See More
Dec 2, 20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中藥在新加坡現代化之淺見

中藥跟著第一代的華族移民到新加坡至少也有近200年了,它在本地也曾有過蓬勃發展的時期。近年來,由於各種因素,中藥在新加坡有漸漸式微而被“邊緣化”的趨向;反之,中藥在世界各地開始受重視,世界衛生組織(WHO)也承認了中藥中醫,也接受了中國在中醫中藥與西藥的綜合療法(參考註一)。所以,在長遠來看,這有數千年悠久傳統歷史的醫學,實在是有其繼續發揚的價值。2003年夏季,範瑞平博士在美國南卡羅來大學發表的報告中指出,學者把新加坡的中醫在醫藥保健的地位與香港等同歸於“被歧視與排斥”類(參考註二),這語氣或許是重了點,但根據筆者的經驗,政府過去一向來采取的是“不鼓勵也不排斥”的態度,到近幾年來才開始正視這問題。究竟中藥在新加坡的現代化面對了些什麽樣的挑戰?筆者在這裏以有限的研究時間,發表一些不成熟的個人看法。本地衛生局向來對中藥有規範,但主要局限在對行銷作業的正常性及藥品的毒性管理為主。近年來則開始了對“質”的重視,並在今年一月讓中醫師的註冊工作生效,他們必須具備專業資格才能行醫,這可說是正面發展的第一步,也無疑為中藥的規範化起了催化作用,因此中藥從業同人應順水推舟,開始配合衛生局的步伐,打鐵趁熱…See More
Nov 26, 20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家明·中藥學裏的“英國歷代地圖”

友人是“Y-世代”(Generation-Y),算是雙語人士;但他自高中後就沒與中文有進一步接觸。最近受到“講華語運動”的影響,叫我推薦實用又能接觸中國文化的課程。我提議他去學中藥,因為中藥裏有“英國歷代地圖”,聽到的人都一頭霧水。“英”是指英文。近代中藥已國際化,許多討論和研究的文獻都有英文版。尤有甚者,所有中藥植物都跟隨國際標準分類,用拉丁文命名;所以學中藥也要兼學點英文和拉丁文。另有一例:新加坡國家博物館裏展出60多種香料,其中有肉豆蔻和小豆蔻,但無論是外形,氣味都看不出相似之處。原來小豆蔻cardamom是姜科,與肉豆蔻科的肉豆蔻nutmeg不同,尤其是身價,小豆蔻可是肉豆蔻的三倍!“國”是中國的國語,國學。中藥可有數千年的淵源,博大精深,是個寶庫。學藥理,學藥方藥劑,還有無數與中藥有關的典故和有趣的醫古文。“歷”當然是歷史。中藥發展史與歷史常並駕齊驅。用藥,藥方和中藥的炮制也隨歷史和時代演變。學中藥也間接學了歷史。“代”指的是代數,數學。要分清百分比(煎藥),度量衡。還要有時間觀念。有雲:三月茵陳六月篙;過了時節采到的茵陳是草而不是藥。“地”就是地理了。中藥的質地與產地息息相…See More
Nov 24, 2016

百万主播'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百万主播's Blog

家明·羅弄街道路,巷彎台惹蘭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38am 0 Comments

如果翻開一本中文的新加坡街道指南,一定會發現我們對街道的有趣分類,這在某一程度上反映了我國街道命名的特色。

最常看到的“路”,是英文road的直譯。新加坡的街道裏“路”的出現也最多,大家不妨略算一下(Mighty Minds 2013版),我國大大小小的路,連那些沒有Road字但也被譯為路的,以及把Link也譯做“連路”的一共有1160條左右;接著則應該輪到那571條“惹蘭”了。“惹蘭”是馬來語Jalan的慣用音譯,同樣是道路的意思。

Boulevard…

Continue

家明·加冷的 “大哥大”

Posted on April 7, 2017 at 8:08pm 0 Comments

最近加冷的“大哥大”頻上報,這“大哥大”說的不是在加冷經營巨無霸“第一代流動電話手機”的商店,也不是說加冷的“私會黨”,它是加冷“達哥打”彎的諧音。不過如果有時間去看看加冷“達哥打”的過去,它的確有些“大哥大”的風範。

根據《新加坡歷史原貌》,早在1819年開埠以前,就有一支名為“加冷”(Galang),人數約為500的原住民“海人”(Orang Laut)集居在那裏,由於地勢低窪,所以後來被稱為“加冷盆地”。由於開埠後的新加坡快速發展,當時的實裏達軍用機場已不敷應用,殖民政府總督金文泰在1931年提議在“最靠近市區的地方,興建一座世界最大、最好、最先進,並能兼容海上飛機使用的民用飛機場”。…

Continue

家明·歲末尋訪三“戲台”

Posted on April 6, 2017 at 9:22am 0 Comments

聽說目前全新加坡也只剩下三個固定戲台,作者一時好奇,於是去“尋幽探秘”一番……

走過了百多年的本土閩劇團新賽鳳終於也走入了歷史,正如1988年的電視劇《舞榭歌台》情景:“落幕前的喝彩掌聲,轉眼間即成永恒,落幕後的惆悵孤寂,有誰會去註意”。戲唱完了,曲終人散,人去“台”也空,留下的戲台孤零零地等待天亮,然後就是被一班熟練的搭棚工人“解體”,化整為零,繼續下一個旅程。

在過去迎神廟會和酬神戲普遍的五六十年代,為了省卻裝卸戲台的麻煩,許多寺廟都在廟前的空地建了自己的固定戲台。記得過去服役受訓或者帶兵在裕廊、蔡厝港和義順“山林”演習時,最高興是在晚上紮營的地方有廢棄的戲台,那就可以不愁半夜下雨,可以舒舒服服安心地睡一晚了。…

Continue

家明·具爭議性的地標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1:25pm 0 Comments

前個星期六,擅長講故事的木森和國樑把我們的母親河新加坡河的各個景點連接成線,把線組成圖,再按圖索驥,為我們講了一段駁船碼頭近200年的滄桑史。從河邊如何從貨艙林立以及經營出入口貿易的“九八行”一條街,“淪落”為今天的“酒吧行”,當然也提到了埃爾金(Elgin)橋。無巧不成書,該橋就在隔天出現在《早報》《學人視角》符詩專寫的《150年後》一文裏。

先來說一說這道橋,它可算是新加坡開埠至今,重建了最多的一道橋了。根據吳彥鴻的《新加坡風土志》,早在新加坡開埠前在那兒就該有一道大木橋,因為萊佛士在1819年6月26日曾下令要華人“從大橋的一端移居到河口”去。木橋在1823年重建為一座可以被拉起或放下的活動橋,當時也俗稱為“猴橋”(Monkey Bridge)。過後再經兩次修建,在1863年從印度運來了一座鐵橋,架在河上,命名為“埃爾金橋”。在之後的百多年,…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