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
  • Female
  • Air Manis,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柏圖校友's Friends

  • Sindumin
  • Host Workshop
  • VR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Gifts Received

Gift

柏圖校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柏圖校友'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4)

「重聽」之「聽」有多種形式。「聽」的對象可以是單部作品,也可以是多部作品的組合——如「聽雨」、「聽禽」、「聽鐘」與「聽琴」等,僅陸遊一人便有「聽雨詩」數十首之多。[22](P66-73) 由於文學傳統的影響,某些聲音特別能激發人們的文思,對聞聲之作分門別類整理歸納,應是「重聽」經典的題中應有之義。為了避免「重聽」過程中的「以目代耳」,當前還應大力提倡恢復諷詠、誦讀等傳統「耳識」方式。 鄭樵《通誌·樂略》之問似乎是向今人而發:「古之詩,今之辭曲也,若不能歌之,但能誦其文而說其義,可乎?」現代人閱讀之弊在於只憑眼睛囫圇吞棗,而從聽覺渠道重新接觸經典,相當於用細嚼慢咽方式消費美食,曾國藩《咸豐八年七月二十一日諭紀澤》如此告誡: 「《四書》《詩》《易經》《左傳》諸經,《昭明文選》,李杜韓蘇之詩,韓歐曾王之文,非高聲朗誦則不能得其雄偉之概,非密詠恬吟則不能探其深遠之韻。」 《紅樓夢》第41回林黛玉評論劉姥姥酒後手舞足蹈:「當日聖樂一奏,百獸率舞,如今才一牛耳。」…See More
Oct 1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3)

當然,聲音摹寫的文野之分並不是那麽絕對,「咯當咯當」的聲音之所以在《紅樓夢》中響起,是因為此時的「聆察者」為來自鄉間的劉姥姥,象聲詞用在這里可謂恰到好處。杜甫《兵車行》首句為「車轔轔,馬蕭蕭」,尾句為「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擬聲」在這里與樂府詩的民歌性質甚相契合,更何況詩句假設為「路旁過者」與「行人」之間的問答,鐘惺、譚元春《古詩歸》甚至說詩中可以聽到《木蘭詩》「爺娘喚女聲」的回響。 聽覺敘事與古代兵法一樣講究「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沒有什麽永遠不變的規則,只求能創造令人滿意的敘事效果。當然,如果將《詩經》以來的經典逐一「聽」來,「擬聲」的運用確有每況愈下之勢,先秦時期的許多象聲詞到今天已成古董,聲音事件在整個故事中所占的比重也越來越小。…See More
Oct 1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4)

「重聽」之「聽」有多種形式。「聽」的對象可以是單部作品,也可以是多部作品的組合——如「聽雨」、「聽禽」、「聽鐘」與「聽琴」等,僅陸遊一人便有「聽雨詩」數十首之多。[22](P66-73) 由於文學傳統的影響,某些聲音特別能激發人們的文思,對聞聲之作分門別類整理歸納,應是「重聽」經典的題中應有之義。為了避免「重聽」過程中的「以目代耳」,當前還應大力提倡恢復諷詠、誦讀等傳統「耳識」方式。 鄭樵《通誌·樂略》之問似乎是向今人而發:「古之詩,今之辭曲也,若不能歌之,但能誦其文而說其義,可乎?」現代人閱讀之弊在於只憑眼睛囫圇吞棗,而從聽覺渠道重新接觸經典,相當於用細嚼慢咽方式消費美食,曾國藩《咸豐八年七月二十一日諭紀澤》如此告誡: 「《四書》《詩》《易經》《左傳》諸經,《昭明文選》,李杜韓蘇之詩,韓歐曾王之文,非高聲朗誦則不能得其雄偉之概,非密詠恬吟則不能探其深遠之韻。」 《紅樓夢》第41回林黛玉評論劉姥姥酒後手舞足蹈:「當日聖樂一奏,百獸率舞,如今才一牛耳。」…See More
Oct 7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2)

四、「重聽」經典——聽覺敘事研究的重要任務聽覺敘事概念的提出,為今後的敘事研究增加了一項新任務,這就是對經典的「重聽」。近年來讀書界不斷有人提出「重讀」經典,這類呼籲之所以未見多大成效,是因為未將「重讀」的路徑示人,如果「重讀」走的仍然是「初讀」的老路,那麽再讀多少遍也無濟於事。「重聽」經典明確標舉從「聽」這條新路走向經典,它當然也是一種「重讀」,但這次是以經典中的聽覺敘事為閱讀重點。由於前面提到的種種原因,以往的閱讀存在一種「重『視』輕『聽』」的傾向,人們一味沈湎於圖像思維而不自知,「重聽」作為一種反彈琵琶的手段,有利於撥正視聽失衡導致的「偏食」習慣,讓敘事經典散發出久已不聞的聽覺芬芳。「重聽」經典不是簡單的側耳傾聽,聽覺敘事有自己的生成語境,我們無法返回或還原歷史的現場,但至少應當認識到這方面的古今之別。視覺排擠聽覺是印刷文化興起之後的事情,先秦經典產生於「讀圖時代」遠未來臨之前,那時人際間的信息交流主要通過聲音渠道,古人的聽覺神經細胞比現代人要豐富得多。宋玉《對楚王問》說「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這是怎樣盛大熱烈的歌詠場面啊!《論語·述而》…See More
Oct 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1)

「聽聲類聲」與「聽聲類形」之間,其實並不存在一條特別明確的界限,敘事中「類聲」與「類形」的區別有時並不明顯,或者說作者不一定都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筆下是「聲」還是「形」。《水滸傳》第1回洪太尉強行讓人掘開禁閉妖魔的洞穴,此時穴內發出一陣天崩地裂之聲:只見穴內刮喇喇一聲響亮。那響非同小可,恰似:天摧地塌,嶽撼山崩。錢塘江上,潮頭浪擁出海門來;泰華山頭,巨靈神一劈山峰碎。共工奮怒,去盔撞倒了不周山;力士施威,飛錘擊碎了始皇輦。一風撼折千竿竹,十萬軍中半夜雷。 引文中敘述的與其說是各種各樣的轟然巨響,毋寧說是造成這些聲音的驚心動魄場面,「聲」與「形」在這里呈現出相互爭鬥之勢,感覺上後者似乎略占上風。再來看《老殘遊記》第2回「黑妞說書」:幾囀之後,又高一層,接連有三四聲,節節高起。恍如由傲來峰西面,攀登泰山的景象:初看傲來峰削壁千仞,以為上與天通,及至翻到傲來峰頂,才見扇子崖更在傲來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見南天門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險,愈險愈奇。那王小玉唱到極高的三四疊後,陡然一落,又極力聘其千回百折的精神,如一條飛蛇在黃山三十六峰半中腰里盤旋穿插,頃刻之間,周匝數遍。 請註意引文中加重點號的「…See More
Sep 29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0)

「聲音圖畫」在今天似乎還未成廣陵絕響。作為一種表音文字,英語中的象聲詞非常豐富,其中,許多兼具動詞性質,常見的如「murmur」(咕噥)、「whisper」(耳語)與「giggle」(咯咯笑)等,仍然保留著以聲音指代動作的特征。漢語屬於表意文字,「擬聲」並不是其最突出的特征,但這並不意味著象聲詞在漢語中的地位不夠重要。恰恰相反,不管受教育程度如何,日常生活中人人都會無師自通地使用象聲詞,口語中「擬聲」是一種不可或缺的修辭手段。不僅如此,漢語中有些表述也帶有「聲音圖畫」的色彩——在敘述某些根本不發聲的事件時,人們居然會用象聲詞來形容,如「臉刷的一下白了」和「眼淚嘩的一聲流了下來」等,這類表述的形成機製值得深入探究。 (三)從「聽聲類聲」到「聽聲類形」以上所論,已經涉及曾引起廣泛討論的「通感」話題。李漁批評「紅杏枝頭春意鬧」的「鬧」字用得古怪,錢鍾書《通感》一文舉出宋詩中大量同類,嘲笑其「少見多怪」,並用近代與西方的例子說明這是一種「通感」現象: 《兒女英雄傳》三八回寫一個「小媳婦子」左手舉著「鬧轟轟一大把子通草花兒、花蝴蝶兒」。形容「大把子花」的那「鬧」字被「轟轟」兩字申說得再清楚不過了…See More
Sep 2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9)

(二)聲音的模擬與事件的傳達:聲音如何表現,怎樣對聲音事件進行逼真的摹寫,這是故事講述人為之撓頭的大問題。聽覺信號旋生即滅,看不見摸不著,對「觀察」對象可以勾勒其整體輪廓,描繪其局部細節,這些在「聆察」對象那里通常都難以實現。 「聆察」過程中為什麽會發生許多錯誤的推測與判斷,是因為對於人類日益遲鈍的「聆察」能力來說,聲音具有很大的模糊性和不確定性:劉姥姥沒見過自鳴鐘,在她聽來它的響聲就像是農村常有的「打羅篩面」,這種經驗主義的錯誤是任何人都難以避免的。因此表現聲音的最便捷手段,就是像曹雪芹那樣用「咯當咯當」的象聲詞來模擬自鳴鐘的聲音。…See More
Sep 20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8)

(一)聲音與事件之間的邏輯關係事件即行動,行動在許多情況下是會發聲的,當「聆察者」聽到周圍的響動時,其意識立即反映為有什麽事件正在身邊發生。從因果邏輯上說,行動是因,聲音是果,聲音被「聆察」表明其前端一定有某種行動存在,或者說每一個聲音都是事件的標誌,不管這聲音事件是大還是小。劉姥姥為什麽會被「金鐘銅磬一般」的聲音「嚇得不住的展眼兒」,是因為她無法確定這「『當』的一聲」源於何方神聖。然而,自鳴鐘敲擊聲給劉姥姥造成的困惑,與《紅樓夢》第75回不明聲音給賈珍等人帶來的驚恐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那天將有三更時分,賈珍酒已八分,大家正添衣喝茶、換盞更酌之際,忽聽那邊墻下有人長嘆之聲。大家明明聽見,都毛發竦然。賈珍忙厲聲叱問:「誰在那邊?」連問幾聲,無人應簽。尤氏道:「必是墻外邊家里人,也未可知。」賈珍道:「胡說!這墻四面皆無下人的房子,況且那邊又緊靠著祠堂,焉得有人?」一語未了,只聽得一陣風聲,竟過墻去了。恍惚聞得祠堂內扇開闔之揚,只覺得風氣森森,比先更覺淒慘起來。看那月色時,也淡淡的,不似先前明朗,眾人都覺得毛發倒豎。賈珍酒已嚇醒了一半,只比別人拿得住些,心里也十分警畏,便大沒興頭。墻…See More
Sep 1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7)

「音景」的接受與構成和「圖景」有很大不同。人的眼睛像照相機一樣,可以在一剎那間將「圖景」攝入,而耳朵對聲音的分辨卻無法瞬間完成:聲音不一定同時發出,也不一定出自同一聲源,大腦需要對連續性的聲音組合進行復雜的拆分與解碼,在經驗基礎上完成一系列想象、推測與判斷。聲學意義上的「音景」包括三個層次:一是「定調音」(keynote sound),它確定整幅「音景」的調性,形象地說它支撐起或勾勒出整個音響背景的基本輪廓;二是「信號音」(sound…See More
Sep 1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6)

不僅室內有「聲音的空間」,室外也是一樣,走過夜路的人都知道,眼睛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野外沒有多大作用,這時辨別方向與位置主要靠耳朵。有意思的是,空間明明是首先訴諸視覺的,人們卻喜歡用聽覺來做出種種表示:《老子》用「雞犬之聲相聞」形容彼此距離之近;英國人對「倫敦佬」的定義為「出生在能聽到聖瑪麗-勒-博教堂鐘聲的地方的人」;[4](P448)麥克盧漢的「地球村」意為全世界已經融合為一個共同的「聽覺空間」,「地球人」在高科技時代變成了能「聽」到相互動靜的鄰居。以上所舉的三個具體例子都屬「共聽」——發自於不同空間位置的「聆察」,圍繞聲源「定位」出一個相對固定的「聽覺空間」。西方教會的堂區大致相當於教堂鐘聲傳播的範圍,也就是說,「共聽」同一鐘聲的教徒多半在同一座教堂做禮拜。不過在教堂星羅棋布的富庶地區,鐘聲編織的「聲音網絡」更為稠密,對19世紀法國鄉村聽覺文化有深入研究的阿蘭·科爾班繪製了這樣一幅鐘聲地圖:組成訥沙泰勒昂布賴區(下塞納省)的161個堂區,在1783年擁有231個「掛著鐘」的鐘樓——161個堂區教堂,54個小教堂,7個修道院,9個隱修院。和19世紀相比,這個空間的聲音網絡更稠密,事實上…See More
Sep 1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5)

文學是想象的藝術,「聆察」時如影隨形的想象介入,不但為敘事平添許多趣味,還是敘事發生與演進的重要推進器。以敘事的源頭——神話為例,無神不成話,神的產生與「聆察」之間的關係,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在認知水平低下的上古時代,初民主要憑借自己的經驗和感覺來認識世界,看到和聽到的一切都可以激發他們的想象,但由於神不是一種直觀的存在,「聆察」過程中的積極思維顯然有利於神的形象生成。麥克斯·繆勒在考察宗教的起源時談到,神是由不同的感官覺察到的,太陽、黎明以及天地萬物都可以看到,但還有不能看到的東西,例如,《吠陀》中訴諸聽覺的雷、風與暴風雨等,「看」對躲在它們後面的神來說完全無能為力:我們能聽到雷聲,但我們不能看到雷,也不能觸、聞,或嘗到它。說雷是非人格的怒吼,對此我們完全可以接受,但古代雅利安人卻不然。當他們聽到雷聲時,他們就說有一個雷公,恰如他們在森林中聽到一聲吼叫便立刻想到有一位吼叫者如獅子或其他什麽東西。路陀羅或吼叫者這類名字一旦被創造之後,人們就把雷說成揮舞霹靂、手執弓箭、罰惡揚善,驅黑暗帶來光明,驅暑熱帶來振奮,令人去病康復。如同在第一片嫩葉張開之後,無論這棵樹長得多麽迅速,都不會使人驚…See More
Sep 10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4)

「聆察」與「觀察」可以說是一對既相像又有很大不同的感覺兄弟。「觀察」可以有各種角度,還像攝影鏡頭一樣有開合、推移與切換等變化,而「聆察」則是一種全方位全天候的「監聽」行為,倘若沒有從不關閉的「耳瞼」,人類在動物階段或許就已經滅亡。許多動物依靠聽覺保持對外部世界的警覺,「聆察」有時候比「觀察」更為真實可靠:林莽間的猛虎憑借斑紋毛皮的掩護悄悄接近獵物,然而,兔子在「看」到之前先「聽」到了危險的到來。人們總以為「看」是主動的,「聽」是被動的,殊不知「聆察」也是一種主動積極的信息采集行為。當「觀察」無能為力的時候,「聆察」便成了把握外界信息的主要途徑。許慎《說文解字》如此釋「名」——「名,自命也,從口夕。夕者冥者,冥不相見,故以口自名」,意思是「名」的產生首先與「聽」有關:夜幕下人們看不清楚對方的面孔,不「以口自名」便無法相互辨識。如果說「觀察」的介質是光波,那麽「聆察」的介質便是聲波,潛水艇上有種「聲吶」裝置,其功能為在黑暗的海洋深處探測外部動靜,同樣的作用還有醫學領域的聽診器,門診醫生借助它了解患者體內的疾病信息。聽診器的「聽診」(auscultation)在英語中本義就是「聆察」,譯成漢…See More
Sep 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3)

聽覺不但比視覺更「酷」,其發生也較視覺為早。人在母腹中便能響應母親的呼喚,這時專司聽覺的耳朵尚未充分發育,孕育中的小生命是用整個身體來感受體外的刺激,而眼睛在這種狀態下全無用武之地。聽覺的原始性質決定了人對聲音的反應更為本能。《周易》「震」卦以「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等生動敘述,來反映「迅雷風烈」情況下人的鎮靜自若;《三國演義》第21回曹操邀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曹操的「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把劉備唬得匙箸落地,此時倘無驚雷突至,為劉皇叔的本能反應提供再合適不過的借口,多疑的曹瞞一定不會將其輕輕放過。T.S.艾略特將藝術範疇的聽覺反應稱為「聽覺想象力」(auditory…See More
Sep 5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2)

聽覺敘事的研究意義,不只體現於視聽文化激蕩之際聞雞起舞,更為重要的是響應文學內部,因聽覺缺位而郁積的理論訴求。眾所周知,當一種感官被過度強化,其他感官便會受到影響。在當前這個「眼睛」全面壓倒「耳朵」的時代,人們的聽覺已在一定意義上為視覺所取代。文學敘事是一種講故事行為(莫言說作家是「講故事的人」),然而,自從故事傳播的主渠道由聲音變為文字之後,講故事的「講」漸漸失去了它所對應的聽覺性質。 「聽」人講故事實際上變成了「看」人用視覺符號編程的故事畫面,這種聾子式的「看」猶如將有聲電影轉化成只「繪色」不「繪聲」的默片,文學應有的聽覺之美受到無情的過濾與遮蔽。按理來說,這種不正常的情況應當早就被人察覺,然而,人的感知平衡會因環境影響而改變,就像魚對水的存在渾然不覺一樣。…See More
Sep 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

內容提要:聽覺敘事研究的意義,在於通過闡揚聽覺的藝術價值,針砭文學研究的「失聰」痼疾。由於漢語中缺乏相應的話語工具,有必要創建與「觀察」平行的「聆察」概念,引進與「圖景」並列的「音景」術語。敘事中的「擬聲」或為對原聲的模仿,或以聲音為「畫筆」表達對事件的感覺與印象。視聽領域的「通感」可分為「以耳代目」和「聽聲類形」兩類,後者由「聽聲類聲」發展而來——聲音之間的類比往往捉襟見肘,一旦將無形的聲音事件轉變為有形的視覺聯想,故事講述人更有馳騁想象的余地。聽覺敘事研究的一項要務是「重聽」經典,過去許多人沈湎於圖像思維而不自知,「重聽」作為一種反彈琵琶的手段,有利於撥正視聽失衡導致的「偏食」習慣,讓敘事經典散發出久已不聞的聽覺芬芳。 「聽覺敘事」這一概念進入敘事學領域,與現代生活中感官文化的沖突有密切關聯。人類接受外界信息訴諸多種感覺渠道,然而,在高度依賴視覺的「讀圖時代」,視覺文化的過度膨脹對其他感覺方式構成了嚴重的擠壓,眼睛似乎成了人類唯一擁有的感覺器官。對此的覺察與批評始見於英國學者J.C.卡羅瑟斯20世紀50年代的研究,他認為西方人主要生活在相對冷漠的視覺世界,而非洲人所處的「耳朵的世界…See More
Aug 30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8)

看來,鄉人已聽說他當了縣長了。他要走了。鄉人雖沒有來送行,可鄉人終還是捎禮物來了。鄉人給他捎來了“老娘土”,這就夠了。沒有比“老娘土”更貴重的東西了!…… 國的臉立時黑下來,他沈著臉說:“帶上!” 女人受委屈太多了。女人撅著嘴,生硬地把那塊土坯包起來,倔倔地夾出去了。女人不敢不帶。 上了車,國的臉一直陰晦著,一句話也不說,來接他上任的縣委辦公室主任小心翼翼地問:“李縣長,你不舒服麼?”這時,國的臉稍稍亮了些,他很勉強地笑著說:“沒啥,沒啥。” 車開出很遠之後,女人的情緒才慢慢緩過來。她又“叫喳”開了,先是為司機和辦公室主任遞了煙,爾後又悄聲對國說:“國呀,頭天上任,你夾塊紅布包著的土坯,影響多不好呀?不知道的,人家還以為迷信呢。”女人一邊說著,一邊看他的臉色。當著司機和辦公室主任的面,國不好說什麼,只是笑了笑。這笑是下意識的動作,習慣動作。他笑習慣了,不知怎的,臉上的肌肉一動,就笑出來了。女人把他的笑當成了默許。緊接著,女人熟練地搖下了車窗,就自作主張把那塊裹有紅布的土坯隔窗扔下去了…… “咚!”車窗外一聲巨響,驚得辦公室主任趕忙扭身問:“怎麼了?” 女人很有分寸地笑了笑,說:“沒什麼…See More
Jun 29

柏圖校友's Blog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4)

Posted on October 15, 2022 at 12:50pm 0 Comments

「重聽」之「聽」有多種形式。「聽」的對象可以是單部作品,也可以是多部作品的組合——如「聽雨」、「聽禽」、「聽鐘」與「聽琴」等,僅陸遊一人便有「聽雨詩」數十首之多。[22](P66-73)



由於文學傳統的影響,某些聲音特別能激發人們的文思,對聞聲之作分門別類整理歸納,應是「重聽」經典的題中應有之義。為了避免「重聽」過程中的「以目代耳」,當前還應大力提倡恢復諷詠、誦讀等傳統「耳識」方式。



鄭樵《通誌·樂略》之問似乎是向今人而發:「古之詩,今之辭曲也,若不能歌之,但能誦其文而說其義,可乎?」現代人閱讀之弊在於只憑眼睛囫圇吞棗,而從聽覺渠道重新接觸經典,相當於用細嚼慢咽方式消費美食,曾國藩《咸豐八年七月二十一日諭紀澤》如此告誡:



「《四書》《詩》《易經》《左傳》諸經,《昭明文選》,李杜韓蘇之詩,韓歐曾王之文,非高聲朗誦則不能得其雄偉之概,非密詠恬吟則不能探其深遠之韻。」…

Continue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3)

Posted on October 7, 2022 at 7:30am 0 Comments

當然,聲音摹寫的文野之分並不是那麽絕對,「咯當咯當」的聲音之所以在《紅樓夢》中響起,是因為此時的「聆察者」為來自鄉間的劉姥姥,象聲詞用在這里可謂恰到好處。



杜甫《兵車行》首句為「車轔轔,馬蕭蕭」,尾句為「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擬聲」在這里與樂府詩的民歌性質甚相契合,更何況詩句假設為「路旁過者」與「行人」之間的問答,鐘惺、譚元春《古詩歸》甚至說詩中可以聽到《木蘭詩》「爺娘喚女聲」的回響。



聽覺敘事與古代兵法一樣講究「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沒有什麽永遠不變的規則,只求能創造令人滿意的敘事效果。當然,如果將《詩經》以來的經典逐一「聽」來,「擬聲」的運用確有每況愈下之勢,先秦時期的許多象聲詞到今天已成古董,聲音事件在整個故事中所占的比重也越來越小。…



Continue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2)

Posted on September 30, 2022 at 11:36pm 0 Comments

四、「重聽」經典——聽覺敘事研究的重要任務

聽覺敘事概念的提出,為今後的敘事研究增加了一項新任務,這就是對經典的「重聽」。

近年來讀書界不斷有人提出「重讀」經典,這類呼籲之所以未見多大成效,是因為未將「重讀」的路徑示人,如果「重讀」走的仍然是「初讀」的老路,那麽再讀多少遍也無濟於事。「重聽」經典明確標舉從「聽」這條新路走向經典,它當然也是一種「重讀」,但這次是以經典中的聽覺敘事為閱讀重點。由於前面提到的種種原因,以往的閱讀存在一種「重『視』輕『聽』」的傾向,人們一味沈湎於圖像思維而不自知,「重聽」作為一種反彈琵琶的手段,有利於撥正視聽失衡導致的「偏食」習慣,讓敘事經典散發出久已不聞的聽覺芬芳。…

Continue

傅修延·聽覺敘事初探(11)

Posted on September 28, 2022 at 12:45am 0 Comments

「聽聲類聲」與「聽聲類形」之間,其實並不存在一條特別明確的界限,敘事中「類聲」與「類形」的區別有時並不明顯,或者說作者不一定都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筆下是「聲」還是「形」。《水滸傳》第1回洪太尉強行讓人掘開禁閉妖魔的洞穴,此時穴內發出一陣天崩地裂之聲:

只見穴內刮喇喇一聲響亮。那響非同小可,恰似:天摧地塌,嶽撼山崩。錢塘江上,潮頭浪擁出海門來;泰華山頭,巨靈神一劈山峰碎。共工奮怒,去盔撞倒了不周山;力士施威,飛錘擊碎了始皇輦。一風撼折千竿竹,十萬軍中半夜雷。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