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
  • Female
  • Air Manis,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柏圖校友's Friends

  • Sindumin
  • VR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比雷艾弗斯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Seltsames Denken
  • 東方求敗

Gifts Received

Gift

柏圖校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柏圖校友'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2)

嚴格地說,國的政治生涯是從公社大院開始的。公社院里人不多,人事關係卻錯綜複雜。表面上風平浪靜,可內里卻像沸水一樣翻騰不息。從公社直接與縣上有聯系的有六條線,而且起碼掛到副縣長這一級。公社大院本身卻又較為明朗地存在著三股勢力。公社副書記老胡和武裝部長老張是一股勢力;社主任老苗一黨委委員老黃是一股勢力;以大老王為首的又是一股勢力。三股勢力雖各有所長,卻存在著明顯的優劣。老胡和老張是軍隊轉業幹部,為人嚴謹卻不善言詞,在關鍵時候說不出道理;老苗和老黃是本地幹部,土生土長慘淡經營,卻又缺乏領導魄力,因此很難統攬全局;大老王為人粗率,不拘小節,卻粗中有細,能說能計,人往臺上一站聲若洪鐘,發怒時,那目光從臉上掃過去,是很有威嚴的。大老王有時甚至很霸道,罵起人來狗血淋頭!第二天見了卻又笑瞇瞇地喊住人家:“過來,過來。我這人脾氣,你別計較……”說了就了,該罵還罵。公社每次開黨委會,三股勢力都有一番水水的較量。公社書記大老王每每像鐵塔一樣坐在那里,聽委員們一個一個發言。那發言有時很激烈,他卻從不插話,只一支接一支吸煙。待人人都講完了,他的目光威嚴地掃過會場。目光的接觸是一種心理素質的反映,當他的目光掃過人…See More
Aug 1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1)

三叔回村後到處找國,最後在玉米地里找到了他。三叔說:“國,起,起,我給你找了個事兒做。”國仍然不理三叔,好半天才冷冷地說:“啥事兒?”三叔說:“我給書記說了,叫你上公社當通訊員。你幹不幹?”國楞了,慢慢坐起來,望著三叔,一時竟無話可說……三叔也不爭禮,眼一酸說:“中中,只要你娃子願幹。”第二天早上,三叔去叫國,國突然說:“我不去了。”三叔慌了問:“咋啦?又咋啦?!”國不說,再問也不說,又是悶悶的。三叔忙讓四嬸去問,四嬸好說歹說才問出緣由。國吞吞吐吐地說:“……連一件像樣的衣裳都沒有,出門凈丟人!”三叔在門口站著,一聽這話就說:“鱉兒,現置也來不及呀!你說穿啥,我給你借。”國自然不說,也沒臉說,三叔急躁躁的,一蹦子竄出去,挨家挨戶去借,進門就說:“國去公社了,出門是咱村的臉面,這會兒連件出門衣裳都沒有,現置來不及,有啥好衣裳借國一件穿穿。”三叔一連跑了六家,借了幾件,不是長了,就是短了,國相不中。最後,還是把復員兵二貴的軍上衣借來了,國總算出了門。那時綠軍衣是最時髦也最不惹眼的衣裳。國穿詳二貴的綠軍衣跟三叔到公社去了。公社離大李莊九里地,一路上三叔再同囑咐什麼,也沒講給大老王送禮的事兒,…See More
Aug 1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0)

後來二妞嫁了個煤礦工,是哭著走的。臨出嫁那天,國去幫著擡嫁妝,二妞眼紅紅地說:“國哥,俺走了。”國淡淡地說:“喜事,走吧。”二妞再沒說什麼。國也不覺,仍想著姜惠惠。 在這段時間里,國情迷姜惠惠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姜惠惠每晚像月亮一樣在他的夢中升起,引他做了許多傻事……然而,恰恰在這段時間里,革命同學姜惠惠已與革命同學辛向東心心相印,同床共枕。 多年之後,國才知道那一巴掌是十分要緊的。當上司令的革命同學辛向東,由於武鬥中打死了人,被抓進了監獄。他在監獄里關了一年,然後被拉到縣城西關的亂葬崗槍斃了!辛向東著實紅火了幾年,因此頭上留下了一個血紅的大洞。另一位革命同學姜惠惠被流彈打中了大腿,成了癱瘓。後來終日坐在縣城的十字街口賣烤紅薯。國買過她的烤紅薯。國感情十分複雜地站在她的烤爐前,問她烤紅薯多少錢一斤?以期喚起“革命”的回憶。姜惠惠擡頭看看他,說一毛五一斤你買麼?看來彼此已不認識了,於是國買了一塊烤紅薯。 再後,在一次一次的考察中,關於“文化革命中的表現”這一欄,國都填得十分清白。筆走龍蛇,簽名自然瀟灑。爾後在一級一級的組織部門順利過關。按說這一欄應該歸功於三叔。可國還是恨三叔,恨那當…See More
Aug 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9)

在十字路口,這一巴掌掃盡了司令的威風,把趾高氣揚的司令打成了一株勾頭大麥。那一耳光如此響亮,致使遊行隊伍頓時停下來,學生們忽啦啦把三叔圍了。三叔的大黑巴掌“啪啪”地拍著胸脯,大聲說:“咋哩?咋哩?老子三代血貧農!”這時送糧的鄉漢們也都一哄而上,野野地圍過來喊:“咋哩?咋哩?!……”副司令辛向東侃侃地背了一條“語錄”,說:“為啥打我們司令?!”三叔說:“尿哩,自己娃子還不能接?!”光脊梁的野漢們也跟著嚷嚷:“自己娃子哩!”這一刻,國羞得恨不能鑽進地縫兒!司令強忍著沒有哭,那羞辱一浪一浪地在心里翻,湧到眼里就是淚。國知道站在隊伍里的女同學都在看自己,更知道姜惠惠眼里帶著鄙夷的神色,那鄙夷把他整個淹沒了!國不敢擡頭,可還有點心不甘,慢慢地說:“我走了他們咋辦?”隊長不屑地說:“尿哩、尿!”說著,就把國從人群中拽出來了。國木木地出了遊行隊伍,抱住頭蹲下了。片刻,遊行隊伍繼續前進,口號依舊震天響!那是辛向東領頭呼的。李向東一竄一竄地蹦著,十分地激動。國哭了……在回村的路上,國屈辱他哭了一路。三叔也覺得對不住娃,出手太猛,讓娃子丟入了,就悄悄地買了肉包給他賠不是。國一甩手把肉包扔到七尺外!眼紅紅地…See More
Aug 2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8)

隊長拉著架子車為國送行。四十八里黃土路,送了一坡又一坡。路賴,架子車“叮叮咣咣”地響著,隊長的旱船鞋“踏拉踏拉”,國跟在架子車後看隊長那駝背的腰,那腰蛇一樣擰著,一聳一聳地動……隊長說:“國,好好學。”“嗯”隊長說;“出門在外,多留心。”“嗯”隊長說:“吃哩別愁,我按時給你送,別餓壞了身子骨。”國再“嗯”一聲。隊長又說:“缺啥少啥言一聲……”在路上,隊長囑咐了無數遍,國都應著。走向新生活的國看天兒,看地,看樹上的鳥兒,看悠悠白雲,腦海里那小小思絮飄得很遠,並不曾把隊長的話當回事兒。可國不知道,隊長還想再說一句。他想說“娃子,別動人家的東西,千萬別動!”又怕傷了娃子的心。娃子大了,不能說醜話了。可他還是想說。那話隨著車軸軸轉了無數遍,終還是沒有說出來。到縣城了,國說:“三叔,回吧。”隊長遲疑疑地說:“行李重,再送送吧。”就送。隊長一直把國送到學校門口,在校門口,隊長立住了。他怯怯地望一眼校門,說:“國,你大了,也該給你有個交待了。你爹死時礦上給了一千塊錢,埋你娘用了六百,這多年給你看病抓藥又用了二百,還有二百我給你存著呢。這是你的錢,啥時有了當緊的用項,你說。就是沒這二百,也別愁錢的事兒…See More
Jul 3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7)

四 國是秋天里考上縣城中學的。那年國十三歲,已有槍桿那麼高了,依舊是很邋遢,嘴上老是掛兩筒清水鼻涕,臉上的灰從沒洗凈過,身上穿的衣裳總是爛了又爛,補都來不及,他好上樹掏鳥兒。國平時不算用功,在班里學習也不是最好的。可那年大李莊小學有六十四個學生參加了縣中的考試,很多用功的學生都沒考上,獨有他一人考上了。這無法解釋,這只能再一次說明國是聰明的。 臨走的那天,全村人都出來為他送行。隊里給他置了三表新的被褥,那是嬸嬸娘娘們連夜在油燈下套的。出門的衣裳也都是新置的,一針一線都帶著鄉鄰們的情分。國穿著一身新衣裳走出來,腳上蹬著梅姑給他做的新鞋新襪,顯得十分體面。那臉兒也洗凈了,黑里透紅,一株小高粱似的,陡添了不少的靦腆。在村口,梅姑悄悄從兜里掏出十塊錢塞到國手里,那是她婆家送來的嫁妝錢。十塊錢那時候已是很大的數目,國縮著手不要,他看梅姑那很淒傷的臉。梅姑就要嫁到另一個村莊去了,她拿出了十塊錢,那是她的賣身錢。這時國已稍稍曉些事了,他看出了梅姑心中的淒涼。梅姑默默地站在那兒,一雙水靈靈的大眼里帶有無限的哀怨。梅姑一句話也不說,只把錢硬塞在他手里,國只好接下那錢,怯怯地叫了聲:“姑。”這時三奶奶顫顫…See More
Jul 2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6)

國的偷竊行為給村里造成了空前的混亂。有一段時間,這家丟了東西懷疑那家,那家丟了東西又懷疑這家,你防我,我防你,打架罵街的事不斷湧現。有許多好鄉鄰莫名其妙地結下了冤仇。這冤仇一代代延續下來,直到今天還有見面不搭腔的。尤其是三奶奶,多年來一直不理四嬸,臨死時還囑咐家人:不讓四嬸為她戴孝! 這都是國造的孽。 國後來偷到鎮上去了。在王集,他偷飯館里的錢被人當場捉獲,送進了鄉里的派出所。這消息傳回來,一時慌了全村。沒娘的孩子,誰都可憐。村人們焦焦地圍住隊長的家門,立逼老黑去王集領人。老黑慌得連飯都沒顧上吃,破例買了盒好煙揣上,掂了一兜紅薯就上路了。黃昏時分,國被領回來了。碰上下工,一村人圍著看,可憐那小胳膊被活活捆出了兩道血印!國竟然還滿不在乎,跟這個笑笑,跟那個擠擠眼,恨得隊長咬牙罵!天黑後,隊長吩咐人叫來了一些輩份長的人,梅姑聽說信兒也來了,就著一盞油燈商量如何教化他。老人們默默地吸著煙,一聲聲嘆氣,說:“匪了,匪了,這娃子匪了!”隊長一拍腿說:“×他的,干脆明兒叫鱉兒遊遊街!轉個三四村,看鱉兒改不改?!”眾人不吭,眼看就這樣定下了,明兒一早叫國敲著鑼去遊街!梅姑突然說:“老三,娃兒還小哪,…See More
Jul 24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5)

再後,梅姑嫁到另一個村莊去了。又過了許多年,國已認不出他的梅姑了。他見到的是一個拖著娃兒抱著娃兒的邋遢女人,臉黃得像沒洗過的小孩尿布,手黑得像雞爪,頭髮亂得像雞窩,身上還帶股腥嘰嘰的臭味,國在心里說,梅姑呀,鮮艷的梅姑……但那時候因還不可能有更多的思考。他還小呢,才剛剛七歲,跟村里娃們一起背著書包到鄉村小學里上學去了。沒爹沒娘的孩子,自然免費。下課時就蹲在土墻後曬暖兒,或搖頭去背那“人手口,大小多少、上下來去……” 三 如果不是那一頓惡打,國將會成為一個賊。那麼,國未來最輝煌的前程也不過是一個進出監牢的囚兒,一個綁赴刑場的大盜。在偷盜方面,國早在九歲時就有了些聰明才智。那是吃大食堂的時候,家家戶戶的鍋都砸了,全村人都排隊去食堂里打飯。國自然失去了鄉鄰們的特殊照顧,他餓。一天夜里,他借著槐樹從東山墻爬上屋頂,又扒著房頂上的獸頭搗開了西山墻上的小窗戶,偷偷地爬進了食堂屋。在屋里,他坐在放蒸饃的籠前一口氣吃了三個大蒸饃,然後又用小布衫包走了十二個!第二天早上,人們發現蒸饃丟了,村治保主任圍著食堂里里外外查了一遍,發現西山墻上堵窗戶的革被扒了一個洞地,就斷定這是大人幹的。因為山墻五尺多高,透風…See More
Jul 19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4)

那時,隊長忙了就把國交給梅姑帶。在村里,也只有梅姑的話國才肯聽。梅姑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不曾見她怎樣打扮,出門便亮了一條村街。梅姑夏天是村人的蔭涼,冬天是村人的火盆,無論走到哪里,總扯了年輕漢子的眼珠滴溜溜轉。梅姑白,白得有色有韻;梅姑眼大,大得有神有彩;梅姑的頭髮黑,黑得有亮有姿;梅姑走起路來柳腰兒一閃一閃,無風自擺,饞得人眼兒小廟似的。國跟著梅姑享受了從來未有過的寵愛。梅姑只要一出門,就有人湊過來跟國說話,給他買糖塊吃,還爭著馱他。國在人前就顯得更加威風,總拽著梅姑的白手讓她拉著走,眼熱得漢子們心里罵,臉上還笑著巴結他。梅姑疼這沒娘的孩子,每日里給他洗臉,給他捉虱,夜里還要哄他睡。那時光是國終生難忘的。冬夜里,國總是一蹦一蹦地竄到梅姑家,纏著讓她摟著睡,就摟著睡。一鑽進被窩,梅姑就說:“國,涼啊,真涼!”爾後把他摟得更緊,半夜里,聽見有人拍門,梅姑在國的腿上擰了,他便跳起來朗聲罵:“我×你娘!”於是,便不再有人敢來。國躺在梅姑的懷里,吮吸著那溫暖的甜香死睡到天明。六歲了,還常拱那奶子…… 應該說,是梅姑孕育了國的早熟,使他看到了在那個年齡很難體察的東西。跟梅姑的時間長了,國隱隱約約…See More
Jul 1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3)

二 後來人們說國天生是做官的料,那是有根據的。國六歲時便被稱作“二隊長”。那時,他光著屁股蛋兒,嘴上掛著兩筒鼻涕,整日里跟在隊長的屁股後頭晃悠。隊長派活兒時他也跟著,隊長說:“叫南坡的地犁犁。”他就說:“叫南坡的地‘哩哩’。”隊長說:“谷子該割了。”他也說:“谷子該‘哥哥’。”每到夕陽西下,隊長像甕一樣往村口一蹲,國就氣勢勢地在他身邊站著。遇上割草的孩子,隊長就瞇著眼問:“沒捎點兒啥?”打草的孩子自然說:“沒捎。”“真沒捎?”隊長慢悠悠地問。孩子們便怯怯地放下草筐,說:“你搜,你搜。”隊長便歪歪脖說:“國,過去摸摸,看鱉兒扒紅薯了沒有?”國就跑過去摸。草筐很大,摸是摸不出來的。隊長就說:“讓鱉兒扣過來!”國,聽見中央委員了不?”國要卞沒,隊長就說:“讓鱉兒滾吧!”國就說:“滾!”有時也搜女人。那會兒日子艱難,女人腰大,下地回來總要塞點什麼。搜女人時隊長就蹲在那兒,讓國去摸女人的腰。國氣,知道孩子小,不懂事兒,只罵隊長不是東西!隊長眼角處邪邪地笑著,卻一臉的嚴肅,嘴里說:“老實!”又讓國往深處摸……也有搜出來的時候,就罰。偷了紅薯或玉米的,就把東西往脖里一掛,讓國跟著在村里走一圈兒。丟了…See More
Jul 10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

晨光亮了,九月的冷風掠過低矮的土墻,隨雀兒在空蕩的柴院里打旋兒。這時國的娘半個身子都沐浴在冰冷的晨風之中,沖蕩的冷風一次又一次地肆虐著進行偉大生產的國他娘。隨著生育之苦的國他娘已通體麻木,身子連一點熱氣也沒有了,但她內心深處的呼喚從未減弱過。終於,在神經徹底麻痹之前,眼望皇天的國他娘聽到了一聲響亮的啼哭……那一聲啼哭像號角一樣響在大李莊的上空,隨九月的晨光飄進了一座座農家小院,久久不絕。不用說立時驚動了四鄰的嬸子大娘,當鄰居們匆匆趕來的時候,赤條條的國離竈口只有四指遠了!他身旁是一把生銹的剪子,臍帶還在母親的身上…… 於是國得救了。可國的娘再也沒有醒過來……國命硬是不消說的。七天之後,遠在平頂山的煤窯上拍來電報說,國的爹在井下挖煤時被砸殘死了。那也是早晨,快下班的時候………See More
Jul 9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序

日子很碎,不是麼?一天一天的,人在日子里碎著。想一想,來處是那樣偶然,而去處呢,早早晚晚的,又是那樣的一致,來既無蹤,走也走得無影。剩下的,只是一些片片段段的過程。縱是主些過程,也是經過了記憶修飾的,是每個人心中的東西。說起來,不也很空?幸好有了文字。人類的物質生命是由後代來延續的,人類的精神生命卻是由文字來延續的。文字是人類精神生命的記錄,語言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是先導。於是一代一代的後人們才有了借鑒的憑據,活的依托。在過程里,人成了一片一片的點,那就是生命的亮點。正是這些亮點把時間分解了,時間成了一個一個的瞬間、一片一片的記憶,成了活鮮的有血有肉的人生,成了一種有質有量的東西。是文字稱出了人生的重量。 文字造成了時間的分解,文字也造成了生命的永恒。分解後的時間,不再是人類共有的概念,而變成了億萬人不同的立體時空。在這樣的時空里,人成了時間的切片,成了一個個活的標本。這里有千千萬萬個各不相同的春夏秋冬,有千千萬萬個各不相同的分分秒秒,有千各萬萬個各不相同的凝固了的瞬間……這麼說,在肢解過的時間里,世間已沒有了絕對的真實。所謂的真實已是被人的視角篡改過、被人的記憶吞噬過的,那是一些被人們…See More
Jul 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千層底(下)

“夜裏,風嗚嗚地刮著,見他娘心裏很亂。數數櫃裏的鞋,已有十七雙了。十七個年頭,夜夜孤寂,那日子就像是針尖兒上走過來的。老德是個好人,她知道老德是個好人。老德待人誠,脾氣也好。去林子裏拾柴,老德常常幫她。老德不多說閑話,給她拾掇一捆樹枝兒,讓她背回去燒。想著老德,心說:就不做了吧?但又看那鞋,一雙雙在櫃裏擺著,有半櫃那麽多了。十七雙啊!那十七雙鞋叫人喜悅,是勞動的喜悅,期待的喜悅。那仿佛又是一種獎賞,好像說,看,你已等了那麽久了!……思謀到天亮,見他娘想,已到這份上了,萬一回來呢?那一雙雙不就白做了?就做吧。就又做了。過幾日,見他娘又把鞋都翻出來看,一雙雙擺在床上,擺一大堆。爾後把鞋一雙雙標上記號。心說,那一日差點兒就吐口了。要是答應下來,十幾年就白熬了。她想,不能白熬啊,不能白熬。做到兒子娶媳婦了。兒子帶著城裏的女人回來看娘。城裏媳婦洋氣,花枝枝一般,還帶著洋鏡子,也叫一聲娘。娘聽了心裏熱熱的,就掉淚了。夜裏數數櫃裏的鞋,已有二十四雙了。摸摸,再摸摸……聽見兒子跟媳婦在耳房裏笑鬧,見他娘就走出屋門,默默地在院裏站著。…See More
May 2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千層底(上)

見他娘有男人,卻過的是沒有男人的日子。男人當年推著獨輪車去禹縣送草藥,說是七日方回。走時還捎了土坯,俗稱“娘娘土”,路上喝茶時撚一塊土沫放在碗裏,消災。可他一去沒回來,後來有人說他被動路的劫了,也有的說他被當兵的抓了,再後就有人說他去了臺灣。兵慌馬亂的,誰也說不清,都說人沒死。人沒死就不算寡婦。新媳婦守空房是很愁人的,好在有了見兒。開初,娃兒小,上有老人,下有娃兒伴著,也不覺得太苦。就日日盼著。夜裏醒來,聽見門響,就以為是男人回來了。匆匆開了門,大月明地兒,風涼涼的,樹影婆姿心裏一寒,有淚。開了幾次門,不見人,親親娃兒,就又睡了。娃兒一點一點長,慢慢能叫娘了,離身了。白日好說,有活兒忙著,夜裏空落落的,難熬。那日子像磨一樣,推著推著,就推不動了。就想,小孩嘴裏吐實話,問問娃兒吧。就把娃兒叫過來,問:“娃,你爹啥時能回來?”娃兒沒見過爹,娃兒楞楞的。娘就說:“你說個數?”娃兒看看娘,就說個數,娃兒說:“三。”娘先是一喜,覺得日子並不多。爾後就不語了,覺得這不是個好數,是個不吉利數,不是成雙成對的數,娘的臉沈了,過一會兒,娘又問:“娃,你再說個數?”娃兒再看看娘,看了很久,說:“三。”娘嘆…See More
Apr 2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人面桔(下)

日子很碎。而耐心就像水一樣,流著流著就涸竭了。這中間似有很多機會,文化、教育分家一次;局長調走一次;一次又一次……老徐每一次很有希望,可每一次當希望來臨的時候,卻又黃了。老徐很生氣,一生氣就打女人。女人綿羊似的,就把肉攤開,任老徐打。打歸打,送票送禮依然持之以恒。在這中間,女人悄沒聲地把關係辦到了劇院,成了老徐的下屬。老徐不問。可女人又悄沒聲地成了劇院管票的。自此,老徐再不去送票了,送票的事交給了女人。女人每一次送票回來都捎一些話給老徐,使老徐看到希望的亮光。比如,劉書記說:老徐該解決了……年數委實不少了。可事情呢,卻常常出現意外。有些領導,送著送著,人調走了,一切又得重新開始……終於有一日,馮書記把老徐叫去,親切地說:老徐,該解決了。組織上已經研究了。老同志了,就留在局裏吧……老徐自然說些感激的話。回家的路上,心裏像扇兒扇。似乎三五日,任命就下來了。局裏人見了老徐,也都喊徐局長。老徐笑笑,算是默認。這時老徐已算是有年份有肚子,態勢早厚了,缺的是一張簿紙。然而,就在任命要下的那天,老徐出了事情。那天下午,紀委的人先一步來了,紀委的人關上門跟老徐談了半日,出門的時候,老徐像傻了一樣……七…See More
Apr 25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人面桔(上)

那時老徐年輕,在市文教局幹事,很體面。老徐的女人在工廠上班,富態。老徐嫌女人胖,很想跟女人離婚,女人就是不離。於是老徐經常打女人,還罰女人下跪。女人很怕老徐,跪就跪,就是不離。有時,已到了下半夜了,鄰居們夜起,看見老徐屋裏燈亮著,探頭一看,老徐女人還在燈下跪著。鄰人就喊:“老徐,老徐,算了……”老徐醒了,從床上坐起,揉揉眼,沒好氣地說:“起來吧。”女人這才起來,洗洗,重給老徐睡。老徐自然有些事。那時,整個文教局才三五個人,一二局長,三幹事,統管文化、教育、衛生。權力很大。老徐分管文化,文化管著電影院、劇院、劇團、圖書館……所以,劇團的女演員們很熱乎老徐,見了老徐嗲嗲的,加上有色有貌,老徐很吃木。不過,老徐謹慎,並不曾幹出輿論來。由於謹慎,就帶來很多的壓抑。老徐的臉一回家就苦著,對女人打的越發仔細。有一次,老徐抓住女人的頭髮往水缸上撞,一連撞了十幾下,女人竟一滴血都沒流。越打,女人越堅韌;越打,女人越適應;越打,女人侍候得越周到,端茶遞水、洗衣做飯,接著就有孩子生出來了……這就像做活一樣,做著做著就沒了興致。老徐很無奈。漸漸,老徐也斷了念想,只是隔三差五的偷偷嘴罷了。在文教局,老徐要做的…See More
Apr 23

柏圖校友's Blog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1)

Posted on July 19, 2021 at 3:30pm 0 Comments

三叔回村後到處找國,最後在玉米地里找到了他。三叔說:“國,起,起,我給你找了個事兒做。”國仍然不理三叔,好半天才冷冷地說:“啥事兒?”三叔說:“我給書記說了,叫你上公社當通訊員。你幹不幹?”國楞了,慢慢坐起來,望著三叔,一時竟無話可說……三叔也不爭禮,眼一酸說:“中中,只要你娃子願幹。”…

Continue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0)

Posted on July 19, 2021 at 3:30pm 0 Comments

後來二妞嫁了個煤礦工,是哭著走的。臨出嫁那天,國去幫著擡嫁妝,二妞眼紅紅地說:“國哥,俺走了。”國淡淡地說:“喜事,走吧。”二妞再沒說什麼。國也不覺,仍想著姜惠惠。 

在這段時間里,國情迷姜惠惠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姜惠惠每晚像月亮一樣在他的夢中升起,引他做了許多傻事……然而,恰恰在這段時間里,革命同學姜惠惠已與革命同學辛向東心心相印,同床共枕。

 …

Continue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9)

Posted on July 18, 2021 at 3:30pm 0 Comments

在十字路口,這一巴掌掃盡了司令的威風,把趾高氣揚的司令打成了一株勾頭大麥。那一耳光如此響亮,致使遊行隊伍頓時停下來,學生們忽啦啦把三叔圍了。三叔的大黑巴掌“啪啪”地拍著胸脯,大聲說:“咋哩?咋哩?老子三代血貧農!”這時送糧的鄉漢們也都一哄而上,野野地圍過來喊:“咋哩?咋哩?!……”副司令辛向東侃侃地背了一條“語錄”,說:“為啥打我們司令?!”三叔說:“尿哩,自己娃子還不能接?!”光脊梁的野漢們也跟著嚷嚷:“自己娃子哩!”這一刻,國羞得恨不能鑽進地縫兒!司令強忍著沒有哭,那羞辱一浪一浪地在心里翻,湧到眼里就是淚。國知道站在隊伍里的女同學都在看自己,更知道姜惠惠眼里帶著鄙夷的神色,那鄙夷把他整個淹沒了!國不敢擡頭,可還有點心不甘,慢慢地說:“我走了他們咋辦?”隊長不屑地說:“尿哩、尿!”說著,就把國從人群中拽出來了。國木木地出了遊行隊伍,抱住頭蹲下了。片刻,遊行隊伍繼續前進,口號依舊震天響!那是辛向東領頭呼的。李向東一竄一竄地蹦著,十分地激動。國哭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