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深博
  • Male
  • 女皇鎮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堅持深博's Friends

  • Ashgabat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Virunga
  • écriture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Gifts Received

Gift

堅持深博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堅持深博's Page

Latest Activity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W. H. 奧登詩選《小說家》

裝在各自的才能裏象穿了制服, 每一位詩人的級別總一目了然; 他們可以象風暴叫我們沭目, 或者是早夭,或者是獨居多少年。他們可以象輕騎兵沖前去:可是他 必須掙脫出少年氣盛的才分 而學會樸實和笨拙,學會做大家 都以為全然不值得一顧的一種人。因為要達到他的最低的願望, 他就得變成了絕頂的厭煩,得遭受 俗氣的病痛,象愛情;得在公道場公道,在齷齪堆裏也齷齪個夠; 而在他自己脆弱的一身中,他必須 盡可能隱受人類所有的委屈。 See More
Jan 10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W. H. 奧登詩選《戰爭時代》(選四)

十四是的,我們要受難,就在此刻; 天空像高燒的前額在悸動,痛苦 是真實的;探照燈突然顯示了 一些小小的自然使我們痛哭。我們從來不相信他們會存在, 至少不存在我們這裏。它們突地 像醜惡的、久已忘卻的記憶湧來, 所有的炮像良心一樣都在抗擊。在每個愛社交、愛家庭的眼睛後 一場私下的屠殺在進行摧毀 一切婦女,猶太人,富翁和人類。山巒審判不了我們,若我們說了謊。 我們是地面的居民;大地聽從著 智慧的邪惡者直到他們死亡。 十八他被使用在遠離文化中心的地方, 又被他的將軍和他的虱子所遺棄, 於是在一件棉襖裏他閉上眼睛 而離開人世。人家不會把他提起。當這場戰役被整理成書的時候, 沒有重要的知識會在他的頭殼裏喪失。 他的玩笑是陳腐的,他沈悶如戰時, 他的名字和模樣都將永遠消逝。他不知善,不擇善,卻教育了我們, 並且像逗點一樣加添上意義; 他在中國變為塵土,以便在他日 我們的女兒得以熱愛這人間, 不再為狗所淩辱;也為了使有山、 有水、有房屋的地方,也能有人煙。 二十他們攜帶恐怖像懷著一個錢包, 又畏懼地平線仿佛它是一門炮, 所有的河流和鐵路像逃避詛咒,…See More
Jan 4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W. H. 奧登詩選《安眠曲》

我的愛.見把你凡人的頭 枕著我不忠的手臂安眠; 心懷憂思的青春之年 經不住時間和熱病燒焚, 終將燒盡個體的美色 墳墓將證明她蜉蝣薄命。 但此刻啊,直到黎明前, 且讓這尤物睡在我的臂彎 她只是個有罪的凡人哪, 在我眼中卻美麗非凡。靈魂與肉體間並無界線: 維納斯的綠茵寬容而銷魂, 躺在這綠茵上的戀人們 在慣常的昏眩中醉酣, 維納斯便向他們揭示 超自然契合的莊嚴幻象, 揭示偉大的泛愛和希望; 而在冰川與巖石之間 修士卻通過抽象的悟性 獲得一種肉欲的迷狂。堅貞的品質、愛的忠實 隨著子夜的鐘聲敲響 隨著震蕩的音波消逝; 時髦的狂人們賣弄著學識, 發出令人膩煩的叫囂: 每張牌都預言著兇兆, 每一分代價都必須清償! 但今宵的每一句語絲、 每一種心思、每一瞥目光 和每個吻,全都不會丟失。美和子夜、幻象一齊消亡; 當黎明時辰和風送爽, 在你安眠的頭上吹拂, 但願它顯示美好的白晝, 讓目光和心跳能為它祝福 並為這凡世感到滿足; 枯燥的午時使你飽嘗, 不由自主之力的控制, 但當你把粗野的夜消度, 任何凡人之愛都把你守護。(飛白譯)See More
Jan 2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為什麽這陡峭的家從中心湧現,居於中心?》

為什麽這陡峭的家從中心湧現,居於中心? 看,我能讓自己沈入你的身體,極冷地, 你親手了斷了你的兄弟: 在他們之前 你,和我,噴成一道雪柱。把你的譬喻  推及其余:  人們想知道, 為什麽我在你那裏和在上帝那裏 並無不同,有人  想在兩本書而非兩葉肺裏,  溺斃,委身於你者,在殺戮中發出呼吸,那離你最近者,  失去了你,有人用你和他的背叛  裝飾你的性別或許  我就是所有人劉國鵬 譯See More
Dec 19, 2017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和盲目的小巷交談》

和盲目的小巷交談  和面對面的人  談它海外流亡的 意義——:嚼  這片面包,用  書寫的牙齒。劉國鵬 譯See More
Dec 17, 2017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W. H. 奧登詩選《散步》

當我要散布一件醜聞,或者向路另一頭的某人歸還工具,出借書籍,我選擇此路,從這裏走到那裏。之後返回,即使 與來時的腳印相遇, 那路看上去卻全然若新我打算做的現在已經做成。但我避開它,當我作為 一個散步者散步只為散步; 其中所涉及的重覆提出了它自身不可解答的疑處。什麼樣的天使或惡魔 命令我恰好停止在那一刻? 假如再向前走一公裏又會發生什麼?不,當靈魂裏的騷動 或者積雨雲約請一次漫步, 我挑選的路線轉彎抹角在它出發的地方結束。這蜿蜒足跡,帶我回家, 我不必向後轉, 也不必回答究竟要走多遠,卻讓行為成為規範, 以滿足某種道德需求, 因為,當我重返家門我早已經把羅盤裝進盒子。心,害怕離開她的外殼。 一如在我的私人住宅 和隨便哪條公共道路之間都要求有一百碼的距離,當它也被增加,就使得 直線成“T”,圓形為“Q”。 讓我無論晴天雨天都稱這兩樣散步全然屬已。一條無人旅經的鄉間小徑, 那裏的印痕並不合我的鞋, 它十分像我所愛的人留下,而且,在尋找著我。(范倍譯) See More
Nov 19, 2017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W. H. 奧登詩選《羅馬的秋天 for Cyril Connolly》

波濤拍擊碼頭; 荒野上大雨 抽打一輛廢棄的火車;歹徒們擠滿了山洞。幻覺遍布夜禮服; 國庫代理人穿過 偏僻小鎮的下水道追趕著潛逃的抗稅者。魔法的秘密儀式催促 寺院裏的娼妓入睡; 所有的文人學者都有一個假想的朋友。崇高而激動人心的卡多 可能讚美古老的紀律, 但肌肉僵硬的海兵叛亂則是為了食物和薪水。凱撒的雙人床多暖和 當一個微不足道的辦事員 在一張粉紅的正式表格裏寫下“我不喜歡我的工作”。財富或憐憫未被贈予, 紅腿的小鳥, 蹲在它們帶斑點的蛋上,註視著每座流感肆虐的城市。在一起移向別處,無數 成群結隊的馴鹿橫穿 一片又一片金黃苔蘚,沈默而迅捷。1940年See More
Nov 3, 2017

堅持深博'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堅持深博's Blog

W. H. 奧登詩選《小說家》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7:14pm 0 Comments

裝在各自的才能裏象穿了制服,

每一位詩人的級別總一目了然;

他們可以象風暴叫我們沭目,

或者是早夭,或者是獨居多少年。

他們可以象輕騎兵沖前去:可是他

必須掙脫出少年氣盛的才分

而學會樸實和笨拙,學會做大家

都以為全然不值得一顧的一種人。

因為要達到他的最低的願望,…

Continue

W. H. 奧登詩選《戰爭時代》(選四)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7:13pm 0 Comments

十四

是的,我們要受難,就在此刻;

天空像高燒的前額在悸動,痛苦

是真實的;探照燈突然顯示了

一些小小的自然使我們痛哭。

我們從來不相信他們會存在,

至少不存在我們這裏。它們突地

像醜惡的、久已忘卻的記憶湧來,

所有的炮像良心一樣都在抗擊。…

Continue

W. H. 奧登詩選《安眠曲》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7:13pm 0 Comments

我的愛.見把你凡人的頭

枕著我不忠的手臂安眠;

心懷憂思的青春之年

經不住時間和熱病燒焚,

終將燒盡個體的美色

墳墓將證明她蜉蝣薄命。

但此刻啊,直到黎明前,

且讓這尤物睡在我的臂彎

她只是個有罪的凡人哪,…

Continue

策蘭詩選《深晚》

Posted on May 26, 2017 at 9:08am 0 Comments

深怨如金色的話語、夜開始 

我們吃無言的蘋果 

我們工作,樂隨我們的星宿 

我們站在菩提樹的秋天裏如冥想的鷗鳥 

如南方來的燃燒的客人 

我們指著新的基督起誓:塵土合塵土 

飛鳥合流浪的鞋 

我們的心合水中的梯級 

我們指著世界對流沙起誓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