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深博
  • Male
  • 女皇鎮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堅持深博's Friends

  • Ashgabat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Virunga
  • écriture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Gifts Received

Gift

堅持深博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堅持深博's Page

Latest Activity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發 1978 散文選》走在六月的流煙裡

這樣,童年以後,黃花是逐風的散文,雲是凝鬱的夢。許多迷戀着歷史的傲岸,許多不屈於現實的激情,踏響天涯的跫音,孤獨地從一個季節走向另一個季節。落寞地走在一張一張陌生的不陌生的容顏間。而妳,在風中盈姿而來,步入了我的夢。一瓣羞澀的凝視,一朵心悸的喜悅。女孩,我開始感覺到校園的黃花無限的嬌豔,遠山異常的湛藍,近波翠綠 … … … …。      —————————————————————————————————— 六月是我中學時候一位老同學的名字。她的畫很棒,我愛寫詩,我們曾如此為學校的壁報努力了三年。畢業後某個深暮,我們相遇在南方瀕海的城市。海面上有幾隻船緩緩飄向遠處的落霞,我對她說我好羨慕它們,茫茫的海洋滾滾的浪濤是其倨傲。她遙望嵐靄蒼茫的埔萊山,說了什麼我不記得了。倒是她的側影,讓我留下一句“六月,夢在青山不老綠水縈繞,是我中學時候一位老同學的名字”。不是一個有着特別意義的季節。…See More
Sunday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時間的眼睛》

這是時間的眼睛: 它向外斜瞧 從一條七彩的眉毛下。 它的簾瞼被火焰清洗, 它的淚水是熱蒸流。朝向它,盲目的星子在飛  又熔化在更燙的睫毛上:  它是世界上日益增長的溫暖 死人們 萌芽,開花。綠豆 譯See More
Apr 6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風景》

高高的白楊——這個星球上的人們!  幸福的黑潭——你向他們映照死亡!我看到了你,姐妹,立在那輝芒中。綠豆 譯See More
Apr 2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旅伴》

你母親的靈魂在前方盤徊。 你母親的靈魂助你在夜間導航,礁石接著礁石。 你母親的靈魂鞭擊舷頭的群鯊。這個詞語是你母親的衛護。  你母親的衛護分享著你的倚靠,石頭連著石頭。  你母親的衛護屈身拾撿那光的碎屑。綠豆 譯 See More
Mar 31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紀念保羅·艾呂雅》

將那些詞語葬入死者的墳墓 那些詞語,他為了生存而說出。 將他的頭部安放在它們之上, 讓他去體會 渴望的語言, 那些鉗子。將那個詞語放置在死者的簾瞼之上  那個詞語,他曾拒絕過他  一個稱呼他為你的人, 詞語 他躍動的心臟血液穿流 當一只手赤裸如他自己的手 纏結住這個稱他為你的人 直抵達未來之樹。將這個詞語放置在他的簾瞼之上:  或許  他仍舊湛藍的眼睛,將開呈 一瞬,那更異樣的藍, 他,這個稱他為你的人 將和他一起入夢:我們。綠豆 譯See More
Mar 29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從黑暗到黑暗》

你睜開你的眼睛──我發現我的黑暗存在。 我透過它往下看到床鋪: 那裏同樣是心靈和生命。哪就是渡舟嗎?哪一只,在橫越,覺醒?  誰的光輝隨我而來  照耀船夫出現?達文 譯See More
Mar 28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露水》

露水。我與你躺在一起,你,在垃圾堆裏, 一輪模糊的明月 向我們猛擲答案,我們被擊碎分散  又重新在分散中結合上帝碾碎了面包,  面包碾碎了上帝。綠豆 譯See More
Mar 27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在……,我們倆個》

如果這些石頭中的一個 曾被泄露 對之保持沈默意味著什麽: 這裏,附近, 在一個跛行老人手杖的頓戳中 他將打開,像一個傷口, 在此你將不得不沈沒 孤獨地, 遠離我的尖叫,它就在那兒 已經鑿好,白色。王家新 譯See More
Mar 23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明亮的石頭》

這明亮的  石頭穿過天空,這發光的  白色,這燈—— 使者。他們將  不停頓,不下降  不碰擊。他們打開 上升 像這輕而薄的 石楠籬笆,象他們的展翅, 他們飛旋 朝向你,我寧靜的一個 我的真實的一個——我看到了,你采下他們和我的  新生的一起,我的  每一個人的雙手,你把他們置入 這再度明亮中,沒有人 需要為它哭泣或命名。王家新 譯 策蘭(1920-1970),1920年生於奧地利一個講德語的猶太血統家庭,全家在納粹統治時期被關進集中營,僅他自己脫難,並於戰後定居巴黎。他以《死亡賦格曲》一詩成名,震動詩壇。1970年自殺。See More
Mar 21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那裏曾是》

那裏曾是容納他們的大地,而他們 挖。他們挖他們挖,如此他們的日子  向他們而來,他們的夜。而他們不讚美上帝。  誰,他們如此聆聽,想要所有這些, 誰,他們如此聆聽,知道所有這些。他們挖並聽到更多的虛無;  他們不會變更明白,不會發明歌曲,  而想起他們自己時沒有語言。 他們挖。那裏來了一個寂靜,一個風暴,  而所有的海到來。  我挖,你挖,蟲子也在挖, 唱出那裏的一句吧:他們挖。哦人,哦無,哦無人,哦你們:  當一切不領向任何地方路在哪裏?  哦你挖,我挖,而我挖向你, 在我們的手指上戒指醒來。王家新 譯 See More
Mar 20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拉脫維亞)維茨瑪·貝爾瑟維卡:愛情

你給我的歡樂和痛苦 就像一棵烏雲中聳立的白樺 我不抱怨。一切都那麽可愛 雲越黑,白樺就變得更亮 李笠 譯See More
Mar 18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帶上一把可變的鑰匙》

帶上一把可變的鑰匙 你打開房子,在那留下來的 未說出的,吹積成堆的雪中。 你總是在挑選著鑰匙 靠著這奔突的血從你的眼 或你的嘴或你的耳朵。你變換這鑰匙,你變換著詞  一種隨著飛雪的自由漂流。  而什麽樣的雪球將滲出詞的四周 靠著這漠然拒絕你的風。王家新 譯See More
Mar 16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向下》

把家引向遺忘  我們冷漠眼睛的  交談。回家,音節跟著音節,在  晝盲的死中彌散,當  那只戲手伸到。龐大,  喚醒著。我的話語已經太多:  堆積在玲瓏服裝的  四周,你寂默的風度裏。達文 譯See More
Mar 15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法國之憶》

和我在一起回憶吧:巴黎的天空,大片  秋天的水仙花  我們從賣花姑娘那裏買心:  它們是湛藍的,並在水上綻開。  開始下雨了在我們鄰居的房間裏  而我們的鄰居,萊松先生,一個瘦小的  男人進來。  我們玩牌,我輸掉了眼睛的虹彩,  你借我的頭發,也跟著輸掉,他打跨了  我們  他挨著門離去,雨追著他出去。  我們死去,且能夠呼吸。王家新 譯See More
Mar 13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花冠》

秋天從我手裏出來吃它的葉子:我們是朋友。  從堅果我們剝出時間並叫它如何前行:  於是時間回到果中。在鏡中是禮拜日,  在夢中是一個睡眠的屋,  我們的嘴說出真實。我的眼移落在我愛人的性上:  我們互看,  我們交換黑暗的詞,  我們互愛如罌粟及記憶,  我們睡去像酒在螺殼裏  像海,在月亮的血的光線中。我們在窗邊擁抱,人們在街上望我們,  是時候了他們知道!  是石頭竭力開花的時候。  是不安寧的時間心臟跳動,  是時間如它所是的時候了。是時候了。王家新 譯See More
Mar 12
堅持深博 posted a blog post

策蘭詩選《啤酒飲者》

在時間的長桌上  上帝的飲者狂歡  他幹了視覺健全的眼睛和盲人的眼睛  他幹了陰影統治者的心肝  他幹了黃昏和空洞的面頰  他們是最豪邁的酒徒:  他們飲盡了滿飲盡了空  而從不會如你我一樣泡沫四濺葉維廉 譯  策蘭(1920-1970),1920年生於奧地利一個講德語的猶太血統家庭,全家在納粹統治時期被關進集中營,僅他自己脫難,並於戰後定居巴黎。他以《死亡賦格曲》一詩成名,震動詩壇。1970年自殺。See More
Mar 7

堅持深博'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堅持深博's Blog

《陳明發 1978 散文選》走在六月的流煙裡

Posted on June 15, 2018 at 9:00pm 0 Comments

這樣,童年以後,黃花是逐風的散文,雲是凝鬱的夢。許多迷戀着歷史的傲岸,許多不屈於現實的激情,踏響天涯的跫音,孤獨地從一個季節走向另一個季節。落寞地走在一張一張陌生的不陌生的容顏間。而妳,在風中盈姿而來,步入了我的夢。一瓣羞澀的凝視,一朵心悸的喜悅。女孩,我開始感覺到校園的黃花無限的嬌豔,遠山異常的湛藍,近波翠綠 … … … …。



     ——————————————————————————————————…





Continue

策蘭詩選《時間的眼睛》

Posted on April 4, 2018 at 3:16pm 0 Comments

這是時間的眼睛: 

它向外斜瞧 

從一條七彩的眉毛下。 

它的簾瞼被火焰清洗, 

它的淚水是熱蒸流。

朝向它,盲目的星子在飛 

又熔化在更燙的睫毛上: 

它是世界上日益增長的溫暖 

死人們 …

Continue

W. H. 奧登詩選《小說家》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7:14pm 0 Comments

裝在各自的才能裏象穿了制服,

每一位詩人的級別總一目了然;

他們可以象風暴叫我們沭目,

或者是早夭,或者是獨居多少年。

他們可以象輕騎兵沖前去:可是他

必須掙脫出少年氣盛的才分

而學會樸實和笨拙,學會做大家

都以為全然不值得一顧的一種人。

因為要達到他的最低的願望,…

Continue

W. H. 奧登詩選《戰爭時代》(選四)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7:13pm 0 Comments

十四

是的,我們要受難,就在此刻;

天空像高燒的前額在悸動,痛苦

是真實的;探照燈突然顯示了

一些小小的自然使我們痛哭。

我們從來不相信他們會存在,

至少不存在我們這裏。它們突地

像醜惡的、久已忘卻的記憶湧來,

所有的炮像良心一樣都在抗擊。…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