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姬 格格
  • Female
  • Dushanbe
  • Tajik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妲姬 格格's Friends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馬厩 儺淄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Poèmes lieu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東方求敗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妲姬 格格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妲姬 格格's Page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切特·威廉森:私人接觸

“種子目錄”——丟掉;“頂點”的廣告單——留給瑪莉;“體育畫刊”——留著;電話單、電費單、瓦斯賬單——留著、留著、留著。去他的。  …See More
Nov 11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切特·威廉森:私人接觸

“種子目錄”——丟掉;“頂點”的廣告單——留給瑪莉;“體育畫刊”——留著;電話單、電費單、瓦斯賬單——留著、留著、留著。去他的。  …See More
Nov 9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切特·威廉森:私人接觸

“種子目錄”——丟掉;“頂點”的廣告單——留給瑪莉;“體育畫刊”——留著;電話單、電費單、瓦斯賬單——留著、留著、留著。去他的。 “私家偵探”的續訂通知——丟掉……喬。普裏地把它扔了,但它正面朝上,掛在垃圾桶邊緣搖晃。他準備把它推進桶裏時,註意到封面左下角印著內附私人信函的字樣。私人,狗屁,他想,不過還是撿起來看。親愛的普裏力先生:我們還沒收到您續訂私家偵探——一本有關電子及個人監視的雜誌——的通知。我們相信,您忠實地訂閱九個月以後,必然會繼續訂閱,好讓我們持續將私家偵探送到馬利代爾大道十九號,您的府上。普裏力先生,我們不須提醒您,監視技術日新月異的進展。我們確信住在紐約州賽得惠耳鎮的您,已親眼目睹這種結果。所以普裏力先生,今天就利用這個郵資已付的信封寄給我們十一塊九毛五,那麽您便能不斷獲取有關監視的最新訊息。身為一個與法律執行有關或感興趣的人,您絕對不能沒有私家偵探,普裏力先生。最誠摯的問候!大衛。麥可森訂閱部主任P.S.普裏力先生,如果您決定不續訂,可否請您花點時間,告訴我們原因?請利用這個郵資已付的信封,謝謝您,普裏力先生。喬搖搖頭。他們以為他們在愚弄誰?“普裏力,”喬自言自語。…See More
Nov 7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山姆·F·修利爾:自信心

有時候,爹地真的嚇著我。他會把一些他根本毫無一知半解的難題攪在身上,而最後,十之八九的事情都會被他解決。當然,完全是運氣作祟。但你又不得不信他那一套。 “自信心,”他常說,“只要相信自己辦得到,你就一定辦得到。” “任何事情嗎?”我問他,“如果是腦科手術呢?” “哦!別傻了。” 我爹地說,“像那一類的事情是要靠經驗的。” “走開一點,”他對我說,“你擋到電視了。你站在熒幕前面,要我怎麽看摔跤呢?” “別管熒幕了,”我回答,“有一天你的運氣會用完的,那時候,我再看你的'自信心'管不管用。” 其實,我並非那種自命不凡的人。有時候,我也會試著運用我的自信心。第一次是在我期末考試的時候。我拼死拼活地要通過期末大考。我真的是鉚足了勁,因為我大概有一年沒碰過課本了。我生吞活剝地把它們死背下來,大概每次都是這樣。其他的,就都交給我的“自信心”了。我肯定地相信我辦得到——非常肯定地。結果我考了全校歷史上最低的分數。我把成績單拿給爹地看,然後說,“你的'自信心'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作用吧!”他根本不瞧一眼就把它擱在桌上。 “你要到一定的年紀才會了解的,”他解釋,“那才是'自信心'的關鍵。” “嗯?那其中這…See More
Nov 5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史蒂文·舒曼:銀行劫案

搶匪把他要告訴銀行出納員的話寫在小紙片上,他一手握住手槍,一手將紙片遞過去。第一張紙上寫著:這是搶劫。因為金錢和時間一樣,為了活下去,我需要更多錢,所以,把手放在我看得見的地方,不要按任何警報鈕,否則我就讓你腦袋開花。年紀約在二十五歲左右的女出納員感覺到,排列在她生命之路上的燈,這麽多年來第一次亮起。她將手擺在他看得見的地方。沒有按警報鈕。她對自己說:啊,危險,你就像愛情一樣。她看完字條後,交還給那個拿著槍的人,並且說道:“這些話太抽象了,我不知道該怎麽做。” 年紀約在二十五歲左右的搶匪在寫第二張字條的時候,感覺到他思想的電流流到了手上。他對自己說,啊,金錢,你就像愛情一樣。他的第二張紙條寫著:這是搶劫。因為這兒只有一條明白的規則,那就是,沒錢就得受苦,所以,把你的手放在我看得見的地方,不要按任何警報鈕,否則我就讓你腦袋開花。這個年輕的女人接過字條,輕輕碰觸了那只沒有拿槍的寫了字條的手。這個碰觸立即進入她的記憶之中,並在那兒紮根生長。它成為一盞永恒的燈,每當她迷失,便以它為指引而前進。她覺得她能夠看清每樣東西,仿佛一層不知名的紗已被揭起。 “我想我現在比較懂了,”她先註視他的雙眼,然後…See More
Nov 2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切特·威廉森:私人接觸

“種子目錄”——丟掉;“頂點”的廣告單——留給瑪莉;“體育畫刊”——留著;電話單、電費單、瓦斯賬單——留著、留著、留著。去他的。 “私家偵探”的續訂通知——丟掉……喬。普裏地把它扔了,但它正面朝上,掛在垃圾桶邊緣搖晃。他準備把它推進桶裏時,註意到封面左下角印著內附私人信函的字樣。私人,狗屁,他想,不過還是撿起來看。親愛的普裏力先生:我們還沒收到您續訂私家偵探——一本有關電子及個人監視的雜誌——的通知。我們相信,您忠實地訂閱九個月以後,必然會繼續訂閱,好讓我們持續將私家偵探送到馬利代爾大道十九號,您的府上。普裏力先生,我們不須提醒您,監視技術日新月異的進展。我們確信住在紐約州賽得惠耳鎮的您,已親眼目睹這種結果。所以普裏力先生,今天就利用這個郵資已付的信封寄給我們十一塊九毛五,那麽您便能不斷獲取有關監視的最新訊息。身為一個與法律執行有關或感興趣的人,您絕對不能沒有私家偵探,普裏力先生。最誠摯的問候!大衛。麥可森訂閱部主任P.S.普裏力先生,如果您決定不續訂,可否請您花點時間,告訴我們原因?請利用這個郵資已付的信封,謝謝您,普裏力先生。喬搖搖頭。他們以為他們在愚弄誰?“普裏力,”喬自言自語。…See More
Oct 29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斯蒂芬·狄克遜:簽名

我太太死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親吻她的雙手,然後走出病房。我順著甬道走下去時,一個護士從後面追上來。 “你現在是不是要處理死者的後事了?”他說。 “不。” “那你要我們怎麽處理屍體?” “火化。” “那不歸我們管。” “捐作實驗好了。” “那你得簽一些法律文件。” “拿來給我。” “那需要一點兒時間,你在會客室等,好嗎?” “我沒時間。” “還有她的盥洗用具、收音機和衣服。” “我得走了。” 我按下升降梯的按鈕。 “你不能這樣走了。” “我就是要這樣。” 升降梯的門開了。 “醫生,醫生。” 他大喊一位正在護理室翻閱檔案的醫生。她站起來。 “怎麽回事,護士?”她說。升降梯的門關上了。它在距離大廳還有幾層樓時,就打開了,我繼續往下走。旋轉門旁邊坐著一個安全警衛,除了頭發以外,他看起來和普通警察一般無二,他的頭發已超過肩膀,而且蓄著胡子。大部分的警察不會這樣,也許全部都不會。我走進分成四格的旋轉門其中一格時,他的攜帶式雙向無線電響了起來。 “拉斯洛。” 他對著無線電說。我走到外面了。 “嘿,你。” 他說。我回過身,他點點頭、指著我,招手要我回去。我穿過馬路走到公車站。他走出門外,把雙向…See More
Oct 27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陶麗絲·派克:奢望

安娜佩和媚琪態度雍容閑逸,悠緩地走出茶室,因為伸展在她們面前的是她們那禮拜六的下午。她們已按照慣例用過午餐:有糖有澱粉有油脂的東西,還有牛油制品。通常她們吃的不外新發的白面包塗上牛油和蛋黃醬,她們還吃厚邊的蛋糕,上邊擺了一層濕漉漉的冰淇淋,攪過的乳酪和溶解了的巧克力花生杏仁醬,如果換換口味,她們便吃小面餅。上面滲出一層次等油脂的顆粒,裏面夾有幾片柔嫩的肉片,裹在灰色的變硬的醬汁裏,她們還吃澱粉制的醬料,給冰漬變得柔軟了,裏面摻和著一些極淡黃色的甜料,不太硬也不太稀,就像油膏放在太陽下那個樣子。她們不選別的什麽食品,她們也從不考慮。她們的皮膚就像秋牡丹的花瓣,她們的腹部和兩臂又平又瘦,和那些年輕的印第安武士一樣。安娜佩和媚琪,幾乎自從媚琪在雇用安娜佩的那個公司中找到速記員職位的那一天起,她們便一直是最好的朋友。而現在安娜佩在速記部多待了兩年,薪水已加到周薪十八元五角,媚琪則還是十六塊錢。這兩位女孩都和她們家人住在一塊,每月各付所得一半貼補家用。這兩位女孩肩並肩坐著工作,每個中午便一同用飯,每天日暮下班也一同回家,多少個她們的黃昏,和大多數的星期假日也都在彼此作伴下度過。常常也夾入兩個年輕…See More
Oct 25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阿圖洛·維萬特:肯肯舞

“我開車出去兜兜風,”他對他妻子說:“一、兩個鐘頭左右回來。” 除了花幾分鐘去郵局或小鋪子,他不常出門,總是呆在家裏,作些雜事——他妻子叫他作修理先生——此外,雖然很少作,偶爾他也漆房子,他靠這個賺錢。 “好呵。” 他妻子很快意地說,好像他倒幫了她個忙。其實,她並不真願意他離開;有他在家她感到安全,而且也能幫她照顧孩子們,特別是那個小的。 “把我趕開你挺高興的,是吧?”他說。 “是呵。” 她說著笑了一下,這突然使她看起來很美——一個令人想念的人。她沒有問他開車去哪兒兜兜風。她絕不是個多問的女人,雖然她會默默地、不露聲色地吃醋。他穿上外衣時,眼睛看著她。她跟他們的大女兒在客廳裏。 “跳個肯肯舞嘛,媽媽。” 孩子說,她就掀起了裙子跳起了肯肯,朝著他把大腿踢得高高地。他並不是像他所說的開車去兜風,他是去一家小餐館跟莎拉約會,他妻子認識莎拉卻沒懷疑過,他要跟莎拉去湖邊一所他妻子全無所知的房子,一間避暑的木屋,他有那兒的鑰匙。 “好。再見了。” 他說。 “拜。” 她沖他喊了一聲,還在跳舞呢。他把她丟在家裏去跟另一個女人幽會,她卻是這樣的表現,他想,作丈夫的怎麽說也不會認為妻子應該是如此的。他認為…See More
Oct 23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帕梅拉·佩因特:橋

就在她踏上橋的行人步道時,後面來了一輛腳踏車呼嘯而過,嚇了她一跳,也把那個在她前方約莫五十英尺處慢慢走著的年輕女士嚇了一跳,那女士捧著一團東西——一棵瓶裝植物、一些花、或一個小孩——她看不清楚。楞了一下,她有股臭罵那騎車的年輕人幾句的沖動,但是他騎得太快了,腳使勁地踩。那位年輕女士顯然對他說了什麽,因為他回過頭來看她,速度也稍稍慢了些。他可以同時傷害他們兩個的,那個媽媽和小孩,或者,可以搗爛那些花。 她的皮包掛在肩上,左手抱著一袋雜七雜八的東西,裏頭沒什麽瓶瓶罐罐,所以不重。英國松餅、茶、兩塊羊排、一瓶白酒及一顆熟透的甜香瓜。海灣吹過來的風又強又冷,她停下來扣上夾克,把圍巾漂亮地繞過脖子。這條圍巾和她的裙子很相稱,她覺得很高興。她前面的那位年輕女士也停下腳步。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麽稱她是“年輕女士”,因為事實上她可能是個出來散步的老祖母,或是個自願為老人服務的人,正帶著一束漂亮的花回去,或是其他什麽的。瞇起眼睛仔細打量那位年輕女士,仍看不清什麽,只看見她圍了一條和她身上任何衣物都不配的圍巾。她已經把那包東西由左手交到了右手。如果她追上前去,且如果她抱著的是個裹著毯子的嬰孩,那麽她們也許在過…See More
Oct 22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休·B·卡夫:倖存者

熬到第三個饑餓的夜晚,諾尼把眼睛釘在那條狗上面。在這座漂流的冰島上,除了高聳的冰山之外,沒有任何的血肉,就剩他們兩個了。在那次撞擊中,諾尼失去了他的雪橇、食物、皮衣、甚至他的尖刀。他只救起了心愛的獵犬——尼奴克。如今,一人一狗被困在冰島上,維持著一定的距離,虎視眈眈地註視著對方。諾尼以往對尼奴克的寵愛是絕對真實的,真實得如同此刻的饑餓、夜晚的蝕寒以及那只受傷的腳上咬嚙著的痛苦。然而家鄉的人在荒年不也屠殺他們的狗來果腹嗎?不是嗎?他們甚至想都不想一下就做了。他告訴自己,當饑餓到了盡頭一定得要覓食,“我們二者之中註定要有一個被對方殘殺,”諾尼想,“所以……”他無法徒手撲殺那只狗。尼奴克兇悍有力遠勝於他。此刻,他急需要一件武器。脫下手套,他把腿上的繃帶拆下來。幾個星期前,他傷了自己的腿,而用一些繩索和三片鐵板綁成了繃帶。他跪在地上,把一片鐵板插入冰地的細縫裏,並且使勁地用另一片鐵在上面摩擦。尼奴克聚精地看著他。諾尼仿佛感覺到那炯炯的眼神,並發出愈發熾烈的光芒。他繼續工作,並且企圖使自己忘記它的目的。那片鐵板現在已經有一面的刃了,並且愈磨愈鋒利,太陽升起時他剛好完成了工作。諾尼將那把新磨的尖刀…See More
Oct 19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伊麗莎白·特倫特:謎

我十八歲生日,傑克送我一本五年的日記本,上頭有個鎖,以及一把跟一角錢硬幣一樣輕的小鑰匙。他覺得他太太的凱迪拉克從遠方朝我們這邊開過來時,我正坐在他旁邊,轉動那個似乎不怎麽靈光的鎖。他把我往下推,讓我緊挨著這輛小貨車的臟地板,且把一只手按在我頭上,我吸著煙灰缸裏他的雪茄冒出來的香氣,一邊跟著錄音座裏面羅珊。卡希的歌聲一起哼唱。我們剛才在喝墨西哥龍舌蘭蒸餾酒,酒瓶夾在他兩腿中間,上面靠著他的襠部,褲子那兒的縫線都泛白了,雖然這件列威牌長褲還是新的,我不明白為什麽他的列威長褲總是沿著縫線及膝蓋部分泛白。在一塊弧形的布下,他的拉鏈閃閃發光,是金色的。 “是她,”他說:“她白天開車也亮著車燈。我簡直想不出來,一個女人還能有什麽比這更教我受不了的怪癖。” 他看我還躲得好好的,便把手從我頭上拿開,去梳理他自己那頭黑發。 “她為什麽這麽做?” “她覺得那樣比較安全,她幹嘛還要比較安全?她的時速精確地維持在五十五哩,因為她相信'飛機監視速度'這種標語,不管你擡起頭,發現天空中空無一物,都無所謂。” “她會看見你的嘴在動,傑克,她會知道你在和某個人說話。” “她會以為我跟著收音機在唱歌。” 他並沒有舉起手…See More
Oct 10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約翰·奇佛:重聚

我最後一次見到父親,是在中央火車站。我自紐約州阿迪朗達克斯山中外祖母家前往波士頓附近鱈魚岬母親租下的小別墅,我曾寫信給父親說我將在紐約換車,大約有一個半小時的停留,問他我們是否可以一塊兒吃個午餐。他秘書回信說,正午時分他會在車站的詢問臺前等我,十二點整我見他自人潮中擠了過來。我對他很陌生——三年前母親跟他離了婚,此後我就不曾與他在一起過——但是我一看見他,我就覺得他是我父親,我的血與肉,我的未來與我的末日。我早就知道,長大了我總會跟他差不了多少;我總得在他的界限中規劃自己的活動。他是個高大、相貌英俊的男人,能再見到他,我真是無比的高興。他拍了我後背一下,跟我握了手。 “嗨,查理,”他說:“嗨,孩子。我很想帶你到我的俱樂部去,可是那在六十幾街,而你要是得趕早班車的話,我看我們只好在這附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了。” 他的手臂摟住了我,我像母親嗅玫瑰般地嗅了嗅父親。那是一股合了威士忌、刮臉後用的香精、鞋油、羊毛與成熟男性特有臭味的味道。我盼望有人看見我們父子在一起。我期望有人能給我們照一張相。我要給我們的相聚留個記錄。我們出了車站,走到巷弄裏的一家餐館。時辰還早,裏頭沒有客人。吧臺調酒的正跟一個…See More
Oct 7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前蘇聯〕巴甫連科:話的力量

當我感到困難,當懷疑自己力量的心情使我痛苦流淚,而生活又要求作出迅速和大膽的決定,由於意誌薄弱,我卻作不出這種決定來的時候,——我便想起一個老故事,這是許久以前我在巴庫聽一位四十年前被流放過的人說的。這故事對我起了很有用的影響,它能鼓舞我的精神,堅定我的意誌,使我把這短短的故事當成我的護符和咒文,當成每個人都有的那種內心的誓言。這是我的頌歌。下面就是這篇故事,它已經縮短成能夠對任何人敘述的寓言了。事情發生在四十年前的西伯利亞,在一次各黨派流放者秘密舉行的聯席會議上,做報告的人要由鄰村來參加會議。這是一個年輕的革命家,名氣很大,也很特出,並且是一位前程遠大的人。我不打算說出他的姓名。大家等他等了很久,他沒有來。把會議延期吧,當時的情況是不允許的,而那些跟他屬於不同政黨的人卻主張他不來也要開會,因為,他們說,這樣的天氣他總歸是來不了的。天氣也實在真是惡劣。這一年的春天來得很早,山南光禿禿的斜坡上的積雪被太陽曬軟了。要想乘狗拉雪橇也辦不到的。河裏的冰也薄了,發了青,有些地方已經浮動起來了,在這樣情形下,滑雪來很危險,要駕船逆流而上也還太早;冰塊會把船擠碎的,其實,即使是最強壯的漁夫也抵不住冰…See More
Sep 13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歐·亨利:鴿子

陶柏蒙鎖上公文包的時候,感到口幹舌燥;他顫巍巍地伸手入袋,掏取香煙,覺得手在發抖。他站到窗口,俯視窗外中央公園的一片新綠;點燃一支煙,深深地吸了一口,內心的緊張,稍微緩和了一些。他那疲憊的藍眼睛,惶惑不決地註視著那個公文包,公文包裏正裝著他的命運。雖然他心裏仍然矛盾,但是他到底還是那樣決定了。片刻之後,他就將提著那個公文包,悄然離開這間辦公室,一去不再復回。但是,他真不能相信,個人五十四年來的信譽,即將就此毀於一旦。因此他取出飛機票來,困惑地省視著。這是一個周末的下午,辦公室裏靜寂無聲;陶柏蒙的視線,遲緩的從大寫字臺移向紅皮沙發,然後經過甬道、外室,停駐在魏爾德小姐插瓶放在桌上的一束玫瑰花上。魏爾德小姐將和許多其他的人們一樣遭受破產;這束玫瑰花,亦將被棄置於垃圾堆中。這似乎太霸道,太殘酷;但是,有什麽比自保更重要呢?即使是玫瑰,也長出刺來保護自己!他知道魏爾德小姐在愛戀著他,而且竭盡一個四十歲未婚女性的可能,在深深地愛戀著他,她供職於陶柏蒙信托公司已經十二年了;雖然他和她之間不會熱絡交談、繾綣蜜語,但從她的眼波中,從她羞澀的神情裏,從她的行動舉止上,她的心思已經很自然地流露出來。她的相…See More
Sep 11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前蘇聯〕米海爾·佐希切柯:澡堂

我們的澡堂並不那麽糟。可以洗澡。麻煩的是我們澡堂用的票根。上禮拜六我去了一家澡堂,他們給了我兩張票根。一張是保管浴巾的,另一張是寄放帽子跟大衣的收條。可是脫得光光的男人可往哪兒放票根呢?直截了當地說吧——沒地方放。沒有口袋。四下一望——全是肚子跟腿。最麻煩的,就是票根。總不能拴在胡子上吧。沒法子,我只好一條腿上拴一張票根,以免一丟就是兩張。我進了洗澡間。票根在我腿旁劈拍扇動。這樣走動真是煩人。可是又不能不四下走動。因為總得找個水桶吧。沒有水桶,怎麽洗澡?挺麻煩的。我找水桶。我看見一位老兄正用三只水桶在洗澡。他站在一只裏頭,用另一只洗頭,左手拿著第三只,為的是怕別人拿走。我去拉那第三只水桶;別的不說,我自己想用。但是那位公民不放手。 “你想幹什麽,”他說:“想偷別人的水桶嗎?”我再拉的時候,他又說話了:“我在你兩只眼睛之間給你一桶,你他媽就不會這麽得意了吧。” 我說:“這可不是沙皇時代了。” 我說:“隨便用水桶打人,自我中心狂。” 我說:“簡直是自私,”我說:“別人總也要洗澡的呀。你這可不是在戲院裏。” 可是他徑自轉過身去,又開始洗澡了。 “我不能就站在那兒,”我心裏想:“等著他享受。看…See More
Sep 7

妲姬 格格's Blog

〔美國〕切特·威廉森:私人接觸

Posted on November 9, 2017 at 3:03pm 0 Comments

“種子目錄”——丟掉;“頂點”的廣告單——留給瑪莉;“體育畫刊”——留著;電話單、電費單、瓦斯賬單——留著、留著、留著。去他的。

 …

Continue

〔美國〕切特·威廉森:私人接觸

Posted on November 8, 2017 at 3:42pm 0 Comments

“種子目錄”——丟掉;“頂點”的廣告單——留給瑪莉;“體育畫刊”——留著;電話單、電費單、瓦斯賬單——留著、留著、留著。去他的。

 …

Continue

〔日本〕島崎藤村:孤獨

Posted on March 23, 2017 at 5:54pm 0 Comments

“八年來我一直在端詳著自己的妻子……”石井博士到庭院裏去,一邊走,一邊在腦子裏浮起了平時沒有想到過的念頭。他來回用兩手使勁地搓揉著剛剛剃得很光的下巴和兩頰,搓得面頰泛起一片血紅色。博士總是習慣於自己刮臉。冰涼的雨已經停了。博士在一塊石頭上脫下庭院木屐,光起腳來,掖起單衣下擺,開始散步了。八仙花噴苞盛開,好像密密實實簇擁在一起的花束。博士打這兒走過時,這一帶黑黝黝的樹幹一直濕到了樹根。每當他著實地踩著冰涼的、潮濕的庭院裏的土地,就覺得有一種難以說明的力量和快感湧上心頭。正巧那時夫人站在廚房的窗邊,在那兒眺望剛剛放晴的陽光,看著被風吹落的樹葉上的水珠子。博士走到水槽跟前,準備洗腳上的汙泥,這時夫人吩咐女仆往丈夫的腳上倒水,自己親自給送去幹的擦腳布。就是在這種場合,博士也總是冷冰冰的,他的習慣就是這樣。不論在什麽時候他總是同樣的態度,同樣的親切,同樣的冷冰冰。這位博士難得在水槽跟前呆那麽久,他用深沈的音量,低聲唱著得意的民謠曲調。…

Continue

張勝友·記憶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7 at 2:16pm 0 Comments

張勝友(1948~),福建永定人,作家。著有《世界大串連》(與人合作)、《沙漠風暴》、《十年潮》等作品,首屆“徐遲報告文學獎”獲獎者。

在我的記憶中,故鄉老宅門前的那條清水潺潺的小渠,沿著青石鋪砌的長長的渠道,伸入田疇,漸遠漸去……是永遠難以忘懷的。

每逢周六下午,我和弟弟便攜手沿著這伸入田疇的青石小路走去。我們的手都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我們的腿也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連我們的身子也都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我們攜著細瘦的手,邁著細瘦的腿,晃遊著細瘦的身子,蹣跚地漸次漸遠地走向村口,去迎候將歸尚未歸的父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