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姬 格格
  • Female
  • Dushanbe
  • Tajik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妲姬 格格's Friends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馬厩 儺淄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Poèmes lieu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東方求敗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妲姬 格格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妲姬 格格's Page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前蘇聯〕阿·伊薩克揚:仆人西蒙

這是許久以前的事情。我的一位朋友那裏,有一個名叫西蒙的仆人。這個仆人侍候了他們好多年。主人家對他很滿意,看來他對主人也很滿意。有一天,西蒙跑到女主人跟前,說:“原諒我,太太,現在我要回家,回鄉下去。說實話,我非常感激您,可是,我再也不能侍候您了。” 女主人吃了一驚,說:“為什麽,親愛的西蒙?我們一向待你很好。你在我們家待了這麽多年,我們對你也很熟了。坦白地跟我說,——那是怎麽回事啊?是不是你對工錢不滿意?要是這樣,那就增加好了。我們絕不會虧待你,你就照舊待在我們這兒吧。” “不,親愛的太太,我知道,您待我很好,工錢也不算少,不過,我還是要回家,回鄉下去。說不定,過了幾個月,我又會回來的。” “為什麽你在鄉下要待那麽久呢?那邊有什麽好玩的?”西蒙不說話了。 “嗯,你說,為什麽你突然決定要走?” “親愛的太太,既然您一個勁兒追問,我倒不妨把真相說出來。” 西蒙毅然回答。 “我之所以要回家,就是因為不願意聽到我自個兒的名字。讓我耳根清靜些吧,要不然,我仿佛覺得自己快發瘋了。成天成日我盡聽到這樣的聲音:'西蒙,生茶炊去,要快點兒!'我生起了茶炊,不料又有誰在叫喚:'西蒙,把老爺的鞋拿去,快點兒…See More
Sep 16

妲姬 格格's Blog

〔日本〕島崎藤村:孤獨

Posted on March 23, 2017 at 5:54pm 0 Comments

“八年來我一直在端詳著自己的妻子……”石井博士到庭院裏去,一邊走,一邊在腦子裏浮起了平時沒有想到過的念頭。他來回用兩手使勁地搓揉著剛剛剃得很光的下巴和兩頰,搓得面頰泛起一片血紅色。博士總是習慣於自己刮臉。冰涼的雨已經停了。博士在一塊石頭上脫下庭院木屐,光起腳來,掖起單衣下擺,開始散步了。八仙花噴苞盛開,好像密密實實簇擁在一起的花束。博士打這兒走過時,這一帶黑黝黝的樹幹一直濕到了樹根。每當他著實地踩著冰涼的、潮濕的庭院裏的土地,就覺得有一種難以說明的力量和快感湧上心頭。正巧那時夫人站在廚房的窗邊,在那兒眺望剛剛放晴的陽光,看著被風吹落的樹葉上的水珠子。博士走到水槽跟前,準備洗腳上的汙泥,這時夫人吩咐女仆往丈夫的腳上倒水,自己親自給送去幹的擦腳布。就是在這種場合,博士也總是冷冰冰的,他的習慣就是這樣。不論在什麽時候他總是同樣的態度,同樣的親切,同樣的冷冰冰。這位博士難得在水槽跟前呆那麽久,他用深沈的音量,低聲唱著得意的民謠曲調。…

Continue

張勝友·記憶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7 at 2:16pm 0 Comments

張勝友(1948~),福建永定人,作家。著有《世界大串連》(與人合作)、《沙漠風暴》、《十年潮》等作品,首屆“徐遲報告文學獎”獲獎者。

在我的記憶中,故鄉老宅門前的那條清水潺潺的小渠,沿著青石鋪砌的長長的渠道,伸入田疇,漸遠漸去……是永遠難以忘懷的。

每逢周六下午,我和弟弟便攜手沿著這伸入田疇的青石小路走去。我們的手都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我們的腿也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連我們的身子也都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我們攜著細瘦的手,邁著細瘦的腿,晃遊著細瘦的身子,蹣跚地漸次漸遠地走向村口,去迎候將歸尚未歸的父親。…

Continue

陳漱渝·言的訴說——參觀臺北林語堂故居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7 at 8:01pm 0 Comments

陳漱渝(1941~),生於重慶,祖籍湖南長沙。著有《冬季到臺北來看雨》、《五四文壇鱗爪》、《甘瓜苦蒂集》、《倦眼朦朧集》等。

著名散文家、林語堂先生的老友徐說過:“林語堂在中國文學史上有一定的地位,但他在文學史上也許是最不容易寫的一章。”林語堂本人撰寫的《八十自敘》一書,開宗明義第一章就叫《一捆矛盾》,矛盾之多,多達一捆,可見其復雜。本文無意於全面評價林語堂一生的是非功過,更不可能在幾千字的篇幅裏理清他那多達一捆的矛盾。我只想忠實記敘1989年9月3日下午參觀臺北林語堂故居的情況,把我的所見所聞所感報道給沒有機會親臨此地的朋友們。…

Continue

〔美國〕賀爾曼·梅森:進化論

Posted on January 8, 2017 at 7:43am 0 Comments

奧撒棒球隊一直擁有一個忠實的球迷。他每次看球總是帶著一只大猴子。一段時日以後,那只猴子居然變成一個棒球專家了。碰到精彩的比賽,它就興奮地活蹦亂跳,頻頻鼓掌;如果球隊失常了,那畜生便吐舌頭、做鬼臉。偶然,在一次球賽中,奧撒隊的一壘手受了傷,無法繼續比賽。偏偏又找不到替補的選手。這時,竟然有人推薦那只猴子下場。這真是一個瘋狂的建議;然而,比賽的結果更令人瘋狂——由於猴子精彩的球技使奧撒隊大勝一場。有趣的是,往後他們就靠著一壘的那只靈長類連續打了九場勝仗。原來的一壘手早就被人拋在腦後了,當他復原要歸隊時,球隊經理在臉上擺了一塊本壘板——眼前的勝利組合不容被拆散。可憐的一壘手,雖然生氣,也只得卷起鋪蓋回老家去了。過了兩個禮拜,他忽然收到一封信,上面這麽寫著——“親愛的湯姆,請回到球隊來吧!我們需要你回來擔任一壘手的守備。猴子註:我現在是經理了。”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