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姬 格格
  • Female
  • Dushanbe
  • Tajik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妲姬 格格's Friends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馬厩 儺淄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Poèmes lieu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東方求敗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妲姬 格格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妲姬 格格's Page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前蘇聯〕格·古里亞:莫斯科的天空

我們的下面是鐵和混凝土。我們的上面是混凝土和鐵。機器在隆隆作響,電焊的火花向四面噴射。起重機忽上忽下不停地轉動著,遞給建築工人洋灰、磚頭、鐵。我們正站在乘客電梯上。 “你們得等一下,”一個姑娘說道,“同意嗎?”客人們在第十九層樓上有什麽事要做呢?當然要等著。可是,她不希望別人誤解她的話。 “這個時候人們不常利用電梯,所以你們需要稍微等候一下。” 姑娘解釋說。電梯上很潔凈,一切都擦得亮光光的。可是這種潔凈並不是很容易就做到的:四周的洋灰塵土飛揚著,使得她不得不經常加以清除。這個姑娘名字叫娜達莎。庫茲涅佐娃,她坐在小長凳上。她從電梯角落的架板上取下了一本書。 “娜達莎!”姑娘探詢地瞧著我們,一對藍眼睛似乎有倦意了。頭上包著深色的頭巾。頭巾下面露出一綹黑發,頭巾上也有洋灰點子。娜達莎的年齡多大呢?最多恐怕不過十八歲。是的,她證實了我們的推斷,她才十七歲。 “你在這裏工作很久了嗎?”我們很想知道,她為什麽樂意參加工作,而不去念書。娜達莎好像猜到了這一點。她說:“我父親在這次戰爭中在波羅的海犧牲了……我母親在機關工作……她除了我還有兩個孩子。所以得要養活他們……” “你這是一本什麽書?” “這是…See More
Jun 21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島崎藤村:孤獨

“八年來我一直在端詳著自己的妻子……”石井博士到庭院裏去,一邊走,一邊在腦子裏浮起了平時沒有想到過的念頭。他來回用兩手使勁地搓揉著剛剛剃得很光的下巴和兩頰,搓得面頰泛起一片血紅色。博士總是習慣於自己刮臉。冰涼的雨已經停了。博士在一塊石頭上脫下庭院木屐①,光起腳來,掖起單衣下擺,開始散步了。八仙花噴苞盛開,好像密密實實簇擁在一起的花束。博士打這兒走過時,這一帶黑黝黝的樹幹一直濕到了樹根。每當他著實地踩著冰涼的、潮濕的庭院裏的土地,就覺得有一種難以說明的力量和快感湧上心頭。正巧那時夫人站在廚房的窗邊,在那兒眺望剛剛放晴的陽光,看著被風吹落的樹葉上的水珠子。博士走到水槽跟前,準備洗腳上的汙泥,這時夫人吩咐女仆往丈夫的腳上倒水,自己親自給送去幹的擦腳布。就是在這種場合,博士也總是冷冰冰的,他的習慣就是這樣。不論在什麽時候他總是同樣的態度,同樣的親切,同樣的冷冰冰。這位博士難得在水槽跟前呆那麽久,他用深沈的音量,低聲唱著得意的民謠曲調。  …See More
Mar 24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張勝友·記憶

張勝友(1948~),福建永定人,作家。著有《世界大串連》(與人合作)、《沙漠風暴》、《十年潮》等作品,首屆“徐遲報告文學獎”獲獎者。在我的記憶中,故鄉老宅門前的那條清水潺潺的小渠,沿著青石鋪砌的長長的渠道,伸入田疇,漸遠漸去……是永遠難以忘懷的。每逢周六下午,我和弟弟便攜手沿著這伸入田疇的青石小路走去。我們的手都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我們的腿也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連我們的身子也都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我們攜著細瘦的手,邁著細瘦的腿,晃遊著細瘦的身子,蹣跚地漸次漸遠地走向村口,去迎候將歸尚未歸的父親。父親在離家四十華裏外的一所鄉鎮中學執教。每當周六下午,太陽將沈而未沈之際,每當永遠穿著藍布中山裝的父親的身影出現在村口小路上的一剎那,望眼欲穿的我們兄弟倆多高興呀!我們晃遊著蘆葦稈子般細瘦的身子磕磕絆絆地迎上前去,一把攥住父親瘦骨棱棱的手,父親則忙著解下掛在肩押上的土灰色舊帆布挎包,我們捧著挎包——裏面有父親用舊報紙嚴嚴實實包裹著的一小袋米,歡天喜地地回家去。這一夜,是我們家盛大的節日:四只小眼睛緊緊盯住父親用抖抖的雙手展開一層又一層的舊報紙,小心翼翼地將米一點一點的倒入一鍋清水中,直到倒得纖…See More
Feb 2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陳漱渝·言的訴說——參觀臺北林語堂故居

陳漱渝(1941~),生於重慶,祖籍湖南長沙。著有《冬季到臺北來看雨》、《五四文壇鱗爪》、《甘瓜苦蒂集》、《倦眼朦朧集》等。著名散文家、林語堂先生的老友徐說過:“林語堂在中國文學史上有一定的地位,但他在文學史上也許是最不容易寫的一章。”林語堂本人撰寫的《八十自敘》一書,開宗明義第一章就叫《一捆矛盾》,矛盾之多,多達一捆,可見其復雜。本文無意於全面評價林語堂一生的是非功過,更不可能在幾千字的篇幅裏理清他那多達一捆的矛盾。我只想忠實記敘1989年9月3日下午參觀臺北林語堂故居的情況,把我的所見所聞所感報道給沒有機會親臨此地的朋友們。林語堂是1936年8月移居美國,1966年6月自美返臺灣定居的。他說:“許多人勸我入美國國籍,我說,這兒不是落根的地方;因此,我寧願月月付房租,不肯去買一幢房子。”他踏上臺灣的土地,最感到愜意的一點,就是能夠聽到閩南話,如置身於景色秀麗的漳州老家。金聖嘆批閱《西廂》,說人生有三十三件樂事時寫道:“久客還鄉之人,舍舟登陸,行漸近,漸聞鄉土音,算為人生快事之一。”林語堂對此感到強烈共鳴。林語堂初到臺北時,在陽明山永福裏租了一幢白色的花園住宅,月租一萬元。此屋位居山腰…See More
Jan 30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戈登·傑克遜:比利的馬子

比利起初在皮筏上,後來不見了。陽光照耀著藍色的水面。卡麥恩到更衣室找他,又到他老是喜歡在那兒和卡蜜兒窮扯蛋的爆米花攤子,然後走到救生站。但是沒有人看見他。要是讓我逮到那小子,卡麥恩在更衣室對我這麽說,可惜我也沒看到他,站在櫃臺後面,除了一片海水,灑在水上白花花的陽光,以及遠處的松樹,我還能看見啥?有時候會有幾個漂亮的妞兒走過,不過我從沒看到過比利。他可能還躲在船下的大浮箱之間,這是他的怪異舉止,稍後,他會冒出水面,手裏拿著耙,幹什麽,唐格裏先生,我一直照你說的,在清理這個地方啊!他就是這個樣子。過了一下子,他們叫來了治安人員,有兩個家夥走進我背後的更衣室,直闖他們放著拖繩的儲物間,那繩上的鉤子和你的頭差不多大小。這時已接近傍晚了。比利的馬子過來遊泳,那幾個家夥正開著他們的小船,噗噗地在皮筏周圍繞來繞去,船尾拖著拖繩。天色完全暗下來以後,他們架起燈,繼續在那兒找。他只是在開玩笑,他總是那個樣子,比利的馬子告訴我說。她坐在我的櫃臺上,兩腿甩來甩去,看起來很高興而且知道是怎麽回事一樣。此時附近已沒有什麽人了,我們走進一排排網籃的後面,開始親熱。四下無人且一片漆黑,我們倒在一堆濕毛巾上面,她立…See More
Dec 26,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弗朗西斯·斯蒂格穆勒:外國佬

如果不是我打電影院出來時正在下雨,我早就走路回家了:我住的公寓就在附近,路也很容易走——順著大道一直走,過兩條街,在第三條街右轉就是格倫奈路,往前走一半就到家了。可是,因為下雨,我攔了輛計程車,上去不到半分鐘,我就感覺到這名司機,一個紅光滿面的老頭子,好像有股乖僻與焦躁隨時要發作似的。   “不對!不對!”看他開始往第一條街聖多明尼可路上轉彎時,我叫了出來:“還有兩條街呢!”他口中咕噥了幾聲,又搖搖晃晃地朝大道駛去,不一會兒又轉入了第二條街凱沙斯路。   “不是!不對呀!”我又喊道:“下一條,拜托了!下一條才是我住的地方,格倫奈路!”他聽了,轉了回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向前疾駛,根本沒有轉入我住的街路,卻一去不返似的飛速駛上了大道。   “你看,現在你又開過頭了!”我嚷道:“你應該按我說的,往右轉呀!請掉頭開到格倫奈路三十六號。”   讓我大吃一驚地,這老頭子一個回轉,車子吱的一聲,駛上了濕滑的人行道,猛地往後一倒,越過大馬路,一個急剎車,停在我住的街角上。  …See More
Dec 12,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梁衡·覓渡,覓渡,渡何處?

梁衡(1946~),山西霍州人,作家。著有散文集《夏感與秋思》、《只求新去處》、《問路》、《梁衡散文選》,章回體知識性小說《數理化通俗演義》等。常州城裏那座不大的瞿秋白的紀念館我已經去過三次。從第一次看到那個黑舊的房舍,我就想寫篇文章。但是六個年頭過去了,還是沒有寫出。瞿秋白實在是一個謎,他太博大深邃,讓你看不清摸不透,無從寫起但又放不下筆。去年我第三次訪秋白故居時正值他犧牲60周年,地方上和北京都在籌備關於他的討論會。他就義時才36歲,可人們已經紀念了他60年,而且還會永遠紀念下去。是因為他當過黨的領袖?是因為他的文學成就?是因為他的才氣?是,又不全是。他短短的一生就像一幅永遠讀不完的名畫。我第一次到紀念館是1990年。紀念館本是一間瞿家的舊祠堂,祠堂前原有一條河,叫覓渡河。一聽這名字我就心中一驚,覓渡,覓渡,渡在何處?瞿秋白是以職業革命家自許的,但從這個渡口出發並沒有讓他走出一條路。“八七會議”他受命於白色恐怖之中,以一副柔弱的書生之肩,挑起了統師全黨的重擔,發出武裝鬥爭的吼聲。但是他隨即被王明,被自己的人一巴掌打倒,永不重用。後來在長征時又借口他有病,不帶他北上。而比他年紀大身體…See More
Dec 2,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無愧的暮年——寫在翁獨健師逝後

張承誌(1948~),北京人,作家。著有小說《老橋》、《北方的河》、《黑駿馬》、《金牧場》,散文集《綠風土》等。前兩年,元史界和北方民族史界的同行們曾籌劃為南京大學教授、我國元史研究會會長韓儒林先生紀念八十壽辰,出版一本元史蒙古史論文集。但工作正在進行之中,韓先生卻溘然辭世,旨在慶賀的論文集變成了追悼論文集。今年,我們又籌備為紀念翁獨健先生誕辰八十周年、從事學術活動五十周年編輯一本論文集;可是歷史又重演了——翁先生竟也在酷暑之際,不留一言,突然棄我們而去,使我們又只能出版一本追悼論文集了!至少我感到,大樹倒了。一個值得註意的時代,一個失去長者的時代已經在悄悄地開始。在長者逝去以後,我不願讓自己的文字因規循俗而乖巧、而奉承;也不願在恩師故世之際囁囁嚅嚅作孝子態,我寧願繼續在先生的靈前照舊童言無忌,以求獲得我受業於他的最後一課。翁先生是一位學者,但他作為學者的一生也許是悲劇。我認識的翁先生是一位老人;他作為一位老人卻擁有著無愧的暮年。翁先生個人的著述很少。除了他在哈佛留學期間用英文發表的《元史〈愛薛傳〉研究》(一本研究元代中國與歐洲關系的著作)之外,論文很少。其中最重要的《元典章譯語集釋》…See More
Dec 1,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陳漱渝·言的訴說——參觀臺北林語堂故居

陳漱渝(1941~),生於重慶,祖籍湖南長沙。著有《冬季到臺北來看雨》、《五四文壇鱗爪》、《甘瓜苦蒂集》、《倦眼朦朧集》等。著名散文家、林語堂先生的老友徐說過:“林語堂在中國文學史上有一定的地位,但他在文學史上也許是最不容易寫的一章。”林語堂本人撰寫的《八十自敘》一書,開宗明義第一章就叫《一捆矛盾》,矛盾之多,多達一捆,可見其復雜。本文無意於全面評價林語堂一生的是非功過,更不可能在幾千字的篇幅裏理清他那多達一捆的矛盾。我只想忠實記敘1989年9月3日下午參觀臺北林語堂故居的情況,把我的所見所聞所感報道給沒有機會親臨此地的朋友們。林語堂是1936年8月移居美國,1966年6月自美返臺灣定居的。他說:“許多人勸我入美國國籍,我說,這兒不是落根的地方;因此,我寧願月月付房租,不肯去買一幢房子。”他踏上臺灣的土地,最感到愜意的一點,就是能夠聽到閩南話,如置身於景色秀麗的漳州老家。金聖嘆批閱《西廂》,說人生有三十三件樂事時寫道:“久客還鄉之人,舍舟登陸,行漸近,漸聞鄉土音,算為人生快事之一。”林語堂對此感到強烈共鳴。林語堂初到臺北時,在陽明山永福裏租了一幢白色的花園住宅,月租一萬元。此屋位居山腰…See More
Nov 29,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陳漱渝·影——參觀臺北胡適故居

陳漱渝·影——參觀臺北胡適故居陳漱渝(1941~),生於重慶,祖籍湖南長沙。著有《冬季到臺北來看雨》、《五四文壇鱗爪》、《甘瓜苦蒂集》、《倦眼朦朧集》等。十幾年前,在中國大陸,胡適是一個聲名狼藉的人物。略有文化的人,都知道他曾被稱為“實用主義的鼓吹者”,“馬克思主義的敵人”,“洋奴買辦文人”的班頭。不過,作為他同時代人的毛澤東還是對他作了一些歷史分析。1936年,毛澤東在陜北跟美國記者斯諾進行歷史性的會見時,承認“五四”時期“非常欽佩”他和陳獨秀的文章,並承認他和陳獨秀取代梁啟超和康有為,成了自己心中的“楷模”。當時,毛澤東曾寫信給他,希望借重他的聲望振興湖南的教育界;他也贊揚毛澤東的文章“眼光很遠大;議論也很痛快,確是現今的重要文字”。1945年8月,毛澤東“感念舊好”,曾托傅斯年轉達對他的問候。1945年秋,毛澤東發動百萬知識分子對他在政治、哲學、文學、歷史、教育等領域的思想開展了聲勢浩大的批判;此時他正在紐約八十一街104號的破爛房子裏作寓公,經常抱個黃紙口袋上市場買菜買米,惶惶,如喪家之犬。不過,1957年2月16日,毛澤東在頤年堂講話時,又指出“不能全抹煞”他,因為“他對中國…See More
Nov 25,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戴厚英·專業外婆

戴厚英(1938~1996),女,安徽潁上人。著有長篇小說《人啊,人!》、《詩人之死》,中短篇小說《鎖鏈是柔軟的》等。這次來美探親,只有一個目的,幫女兒帶孩子,做“專業外婆”。許多朋友不相信,說你能安心帶孩子?管保你不到兩星期就厭煩了。可是如今三個星期已過,我不但沒有一點厭煩之意,卻反而心越來越定,氣越來越和,整日沈浸在幼兒的世界裏,樂不思蜀了。孩子的世界很狹小,只有幾間屋,幾個人,和一堆無靈無性的玩具。但正是在這個狹小的天地裏,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開闊和輕松。每天和孩子一起生活在這個狹小而又開闊的天地裏,把那些無靈無性的玩具當做伴侶,再也不用去想那些想不清的事,再也不用去見那些不願見的人。孩子剛滿一歲,美麗、健康、富有靈秀之氣。每天每時,她都在用那雙黑亮如漆的眼睛研究著眼前的世界,我和她的父母自然就是她的教師和向導。不會說話的孩子,不會像大人那樣看見什麼都問一個為什麼,但是她會用手和眼去表示自己的疑問和興趣。實在不明白這個一歲的孩子哪來的那種細心眼兒,她從來不去貿然觸摸她所不認識的東西,她會拉著推著大人的手,讓他們去拿,在確信可拿之後,才抓在自己手裏。自然,拿到手裏就破壞,可撕的就撕,撕…See More
Nov 24,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劉平平 劉源 劉婷婷·我們的父親劉少奇

劉平平(1949~),又名王晴,哥倫比亞大學營養教育博士;劉源(1951~),現任軍事科學院政委;劉婷婷(1952~),哈佛大學商學院碩士;祖籍湖南寧鄉。1967年8月5日,在我們幼小的心靈裏刻下了深深的刀痕。江青、康生、陳伯達、戚本禹一夥在中南海內策劃了一場批鬥劉鄧陶的大會,分別在各家院內舉行,與天安門的百萬人大會遙相呼應。“中央文革特派員”曹軼歐等,親臨現場指揮,安排了錄音、照相、拍電影,說要在全國放映。那天,我們這三個一直在父母身邊的孩子,被特派員命令參加大會,每個人身後還故意安排幾個戰士看守。我們幾個孩子站在圍鬥的人群後面,滿腔悲憤,眼看著爸爸、媽媽被幾個彪形大漢架進會場。大漢們狂暴地按頭扭手,強迫他們做出卑躬屈膝的樣子,坐“噴氣式”,拳打腳踢,揪著爸爸稀疏的白發,強迫他擡頭拍照。突然,哇的一聲號哭打斷了會場上的口號和謾罵,“誰敢在這時候哭呢?”人們的目光都轉向了大門口,原來是6歲的小小,被如此殘暴的景象嚇得號啕大哭,拼命往大門後面爬去。頓時,幾乎所有的人都木呆了,全場鴉雀無聲。源源轉身就向外跑。幾個戰士抓住他,厲聲喝道:“你要幹什麼?”源源使勁掙脫開身:“你們沒聽見小小在哭嗎…See More
Nov 22,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張潔·母親的廚房

張潔(1937~),遼寧人,女作家。著有《在那綠草地上》、《愛,是不能忘記的》、《方舟》、《祖母綠》、《沈重的翅膀》等。最後,日子還是得一日三餐地過下去,便只好走進母親的廚房,雖然母親1987年就從廚房退役,但她在世和剛剛走開的日子裏,我總覺得廚房還是母親的,每一家的廚房,只要有母親還在,就一定是母親的。我站在廚房裏,為從老廚房帶過來的一刀、一鏟、一瓢、一碗,一筷、一勺傷情。這些東西,沒有一樣不是母親用過的。也為母親沒能見到這新廚房,和新廚房裏的每一樣新東西而嘴裏發苦,心裏發灰。為新廚房置辦這四個火眼帶烤箱的四個火眼爐子的時候,母親還健在,我曾誇下海口:“媽,等咱們搬進新家,我給您烤蛋糕,烤雞吃。”看看廚房的地面,也是怕母親上了年紀腿腳不便,鋪了防滑的釉磚。可是,母親根本就沒能走進這個新家。事到如今,這一切努力還有什麼意義?分到這套房子以後,我沒帶母親來看過。總想裝修好了,搬完家,布置好了再讓她進來,給她一個驚喜。後來她住進了醫院,又想她出院的時候,把她從醫院直接接到新家。可是我讓那家裝修公司給坑了。我對當前社會的認識實在太浮淺了,想不到他們騙人會騙到這種地步。因為一輩子都怕欠著人家落…See More
Nov 21,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趙麗宏·揮手——懷念我的父親

趙麗宏(1951~),上海市崇明縣人,當代作家。著有《珊瑚》、《生命草》、《心畫》等。深夜,似睡似醒,耳畔得得有聲,仿佛是一支手杖點地,由遠而近……父親,是你來了麼?驟然醒來,萬簌俱寂,什麼聲音也聽不見。打開臺燈,父親在溫暖的燈光中向我微笑。那是一張照片,是去年陪他去杭州時我為他拍的,他站在西湖邊上,花影和湖光襯托著他平和的微笑。照片上的父親,怎麼也看不出是一個八十多歲的人。沒有想到,這竟是我為他拍的最後一張照片!一個月前,父親突然去世。那天母親來電話,說父親氣急,情況不好,讓我快去。這時,正有一個不速之客坐在我的書房裏,是從西安來約稿的一個編輯。我趕緊請他走,還是耽誤了五六分鐘。送走那不速之客後,我便拼命騎車去父親家,平時需要騎半個小時的路程,只用了十幾分鐘,也不知這十幾裏路是怎麼騎的,然而我還是晚到了一步。父親在我回家前的十分鐘停止了呼吸。一口痰,堵住了他的氣管,他只是輕輕地說了兩聲:“我透不過氣來……”便昏迷過去,再也沒有醒來。救護車在我之前趕到,醫生對垂危的父親進行了搶救,終於無功而返。我趕到父親身邊時,他平靜地躺著,沒有痛苦的表情,臉上似乎略帶微笑,就像睡著了一樣。他再也不會…See More
Nov 19,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聲·母親,我不識字的文學導師

梁曉聲(1949~),祖籍山東榮城,生於哈爾濱市,作家。著有《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人間煙火》、《雪城》等短中篇小說集及長篇小說多部。1949年9月22日,我出生在哈爾濱市安平街一個人家眾多的大院裏。我的家是一間半低矮的蘇聯房屋。鄰院是蘇聯僑民的教堂,經常舉行各種宗教儀式。我從小聽慣了教堂的鐘聲。父親目不識丁。祖父也目不識丁。原籍山東省榮城縣溫泉寨村。上溯18代乃至28代38代,盡是文盲,盡是窮苦農民。父親十幾歲時,被生活所逼迫,隨村人“闖關東”來到了哈爾濱。他是我們家族史上的第一個工人。建築工人。他轉折了我們這一梁姓家族的成分。我在小說《父親》中,用兩萬余紀實性的文字,為他這一個中國的農民出身的“工人階級”立了一篇小傳。從轉折的意義講,他是我們家族史上的一座碑。父親對我走上文學道路從未施加過任何有益的影響。不僅因為他是文盲,也因為從1956年起,我七歲的時候,他便離開哈爾濱市建設大西北去了。從此每隔兩三年他才回家與我們團聚一次。我下鄉以後,與父親團聚一次更不易了。在我的記憶中,父親是反對我們幾個孩子“看閑書”的。父親常因母親給我們錢買“閑書”而對母親大發其火。家裏窮,父親一個人掙錢…See More
Nov 13, 201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趙麗宏·揮手——懷念我的父親

趙麗宏(1951~),上海市崇明縣人,當代作家。著有《珊瑚》、《生命草》、《心畫》等。深夜,似睡似醒,耳畔得得有聲,仿佛是一支手杖點地,由遠而近……父親,是你來了麼?驟然醒來,萬簌俱寂,什麼聲音也聽不見。打開臺燈,父親在溫暖的燈光中向我微笑。那是一張照片,是去年陪他去杭州時我為他拍的,他站在西湖邊上,花影和湖光襯托著他平和的微笑。照片上的父親,怎麼也看不出是一個八十多歲的人。沒有想到,這竟是我為他拍的最後一張照片!一個月前,父親突然去世。那天母親來電話,說父親氣急,情況不好,讓我快去。這時,正有一個不速之客坐在我的書房裏,是從西安來約稿的一個編輯。我趕緊請他走,還是耽誤了五六分鐘。送走那不速之客後,我便拼命騎車去父親家,平時需要騎半個小時的路程,只用了十幾分鐘,也不知這十幾裏路是怎麼騎的,然而我還是晚到了一步。父親在我回家前的十分鐘停止了呼吸。一口痰,堵住了他的氣管,他只是輕輕地說了兩聲:“我透不過氣來……”便昏迷過去,再也沒有醒來。救護車在我之前趕到,醫生對垂危的父親進行了搶救,終於無功而返。我趕到父親身邊時,他平靜地躺著,沒有痛苦的表情,臉上似乎略帶微笑,就像睡著了一樣。他再也不會…See More
Nov 8, 2016

妲姬 格格's Blog

〔日本〕島崎藤村:孤獨

Posted on March 23, 2017 at 5:54pm 0 Comments

“八年來我一直在端詳著自己的妻子……”石井博士到庭院裏去,一邊走,一邊在腦子裏浮起了平時沒有想到過的念頭。他來回用兩手使勁地搓揉著剛剛剃得很光的下巴和兩頰,搓得面頰泛起一片血紅色。博士總是習慣於自己刮臉。冰涼的雨已經停了。博士在一塊石頭上脫下庭院木屐,光起腳來,掖起單衣下擺,開始散步了。八仙花噴苞盛開,好像密密實實簇擁在一起的花束。博士打這兒走過時,這一帶黑黝黝的樹幹一直濕到了樹根。每當他著實地踩著冰涼的、潮濕的庭院裏的土地,就覺得有一種難以說明的力量和快感湧上心頭。正巧那時夫人站在廚房的窗邊,在那兒眺望剛剛放晴的陽光,看著被風吹落的樹葉上的水珠子。博士走到水槽跟前,準備洗腳上的汙泥,這時夫人吩咐女仆往丈夫的腳上倒水,自己親自給送去幹的擦腳布。就是在這種場合,博士也總是冷冰冰的,他的習慣就是這樣。不論在什麽時候他總是同樣的態度,同樣的親切,同樣的冷冰冰。這位博士難得在水槽跟前呆那麽久,他用深沈的音量,低聲唱著得意的民謠曲調。…

Continue

張勝友·記憶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7 at 2:16pm 0 Comments

張勝友(1948~),福建永定人,作家。著有《世界大串連》(與人合作)、《沙漠風暴》、《十年潮》等作品,首屆“徐遲報告文學獎”獲獎者。

在我的記憶中,故鄉老宅門前的那條清水潺潺的小渠,沿著青石鋪砌的長長的渠道,伸入田疇,漸遠漸去……是永遠難以忘懷的。

每逢周六下午,我和弟弟便攜手沿著這伸入田疇的青石小路走去。我們的手都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我們的腿也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連我們的身子也都像蘆葦稈子那般細瘦。我們攜著細瘦的手,邁著細瘦的腿,晃遊著細瘦的身子,蹣跚地漸次漸遠地走向村口,去迎候將歸尚未歸的父親。…

Continue

陳漱渝·言的訴說——參觀臺北林語堂故居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7 at 8:01pm 0 Comments

陳漱渝(1941~),生於重慶,祖籍湖南長沙。著有《冬季到臺北來看雨》、《五四文壇鱗爪》、《甘瓜苦蒂集》、《倦眼朦朧集》等。

著名散文家、林語堂先生的老友徐說過:“林語堂在中國文學史上有一定的地位,但他在文學史上也許是最不容易寫的一章。”林語堂本人撰寫的《八十自敘》一書,開宗明義第一章就叫《一捆矛盾》,矛盾之多,多達一捆,可見其復雜。本文無意於全面評價林語堂一生的是非功過,更不可能在幾千字的篇幅裏理清他那多達一捆的矛盾。我只想忠實記敘1989年9月3日下午參觀臺北林語堂故居的情況,把我的所見所聞所感報道給沒有機會親臨此地的朋友們。…

Continue

〔美國〕賀爾曼·梅森:進化論

Posted on January 8, 2017 at 7:43am 0 Comments

奧撒棒球隊一直擁有一個忠實的球迷。他每次看球總是帶著一只大猴子。一段時日以後,那只猴子居然變成一個棒球專家了。碰到精彩的比賽,它就興奮地活蹦亂跳,頻頻鼓掌;如果球隊失常了,那畜生便吐舌頭、做鬼臉。偶然,在一次球賽中,奧撒隊的一壘手受了傷,無法繼續比賽。偏偏又找不到替補的選手。這時,竟然有人推薦那只猴子下場。這真是一個瘋狂的建議;然而,比賽的結果更令人瘋狂——由於猴子精彩的球技使奧撒隊大勝一場。有趣的是,往後他們就靠著一壘的那只靈長類連續打了九場勝仗。原來的一壘手早就被人拋在腦後了,當他復原要歸隊時,球隊經理在臉上擺了一塊本壘板——眼前的勝利組合不容被拆散。可憐的一壘手,雖然生氣,也只得卷起鋪蓋回老家去了。過了兩個禮拜,他忽然收到一封信,上面這麽寫著——“親愛的湯姆,請回到球隊來吧!我們需要你回來擔任一壘手的守備。猴子註:我現在是經理了。”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