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皇京港
  • Male
  • 馬六甲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lacca 皇京港's Friends

  • VR
  • Crna Gor
  • baku
  • Zenkov
  • KyrGyz
  • 1 Dimensional Man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Spílaio skiá
  • Tata Na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寧靜心

Gifts Received

Gift

Malacca 皇京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lacca 皇京港'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燈會(中)

應當說,這是一列為了愉快的目的而忍受擁擠之苦的旅客列車。算是當代生活的別一種生命狀態吧。 離正月十五的元宵燈會,只有一天的時間了。這些從全國各地來的客人,幾乎是馬不停蹄、晝夜兼程地往東北奔,先到黑龍江的首府哈爾濱落腳,然後,摳門子,挖窗戶,找熟人,甚至通過小小的非法手段,購買緊俏的去邊城的火車票,經過一夜艱苦的旅行到這里來。 先前,這趟列車是到牡丹江終點的,去邊城的旅客必須先在牡丹江住一宿,然後第二天早晨再乘火車去邊城。後來,這種陳舊不堪、落後保守的局面,已不能適應新形勢的發展和要求了,鐵路當局宣布,開通由哈爾濱直達邊城的火車專線。 翌日清晨,列車抵達邊城終點站。 寒冷的車站廣場上,擠滿了前來接客的人和車,上千的旅客一下子擁出出站口,佈滿積雪的車站廣場立刻就亂套了。有的人被接走了,還有不少人則被丟在了廣場上東張西望,不知所措。好在小城畢竟是個彈丸之地,於是這些人便成幫結夥向市政府的方向步行了。小城是個準山城,全城到處都是坡道。加上一宿的大雪,走路很不方便,使得不少男士或女士狼狽地滑倒在雪道上。 邊境小城,只有為數極少的幾家旅館——原本這是一座十分幽靜的小城。全城只有幾百個居民,僅有幾幢…See More
Tuesday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燈會(上)

這趟從省城始發去邊城的旅客列車,已經嚴重超員。連臥鋪車廂的邊座都被那些既沒有臥鋪票,又沒有座號票的旅客佔滿了。而且過道上也站滿了人。那些想穿過車廂去衛生間的人,都必須側著身子蹭著往外走。衛生間的門口擠滿了等待上廁所的男人和女人,不時有人憤怒地砸衛生間的門,或者用腳踢門,骯髒地咒罵著,逼迫里面的人抓緊時間出來。 外面滿天飛舞著大雪。列車像一條綠色的響尾蛇,在丘陵地帶向東逶迤行駛著。下雪天,無論如何要顯得暖和些。等到大雪一停,漫山遍野的積雪就會像妖精一樣,張開億萬張大口,把人間所有的熱氣都吸光,西北風再一上,能把雪路上的牲畜和人全部凍僵。這種時候,雪原上的那些被凍脆了的野樹,被西北風輕輕一碰,就會哢嚓一聲攔腰折斷。 坐在火車上,從佈滿冰水的車窗往外看吧,幾乎到處都是殘缺不全的枯樹。乘坐這趟列車的旅客,多是一些有身份的人,他們是來自報紙、電臺和電視臺等一些五花八門小報的記者,還有古怪的詩人、作家和藝術家,包括良莠不齊的官員和企業家。列車亢奮地在雪原上奔馳著。車廂里,那些夥計的臉上都扭結著自私與豪放、粗野與文明、膽小怕事又啥啥都不在乎、樂不可支又憂心忡忡的表情。這些表情被奔馳的火車顛得微微地晃…See More
Sunday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良娼(5)

江老先生松了樹幹,轉過身來,竟是一臉的淚:“舅舅,媽說,你回來了,讓我在桃樹下告訴她一聲……她說,她能聽著……”這一夜,宋孝慈同寶兒說了好多。宋孝慈問:“寶兒,你媽臨終前,留下什麼話了麼?”“媽給我留了你的地址,告訴我:不到餓死,不去找你。”宋孝慈聽了,淚水止不住,就任著碗蜒下去……翌年。宋孝慈辦了“東亞棉紡公司”。家眷也從外地遷了來。並把江老先生帶到廠里,讓他當了更夫。江老先生很懂事,人前人後,從不管他叫舅舅。宋孝慈總是穩著臉,很嚴肅,做事也很精明。聽廠里人說,他的公司是天津宋裴卿的子公司(說不準)。晚上一有空暇,他便到更房來看江老先生。江老先生遠遠地見他來了,便躲了。宋孝慈見更房鎖著門,就坐在外面的條凳上,燃支煙,吸罷了,再燃一支,見江老先生仍未回來,心里就明白了許多,便站了起來虛著身子,沖著暗處,啞著聲喊:“寶兒——有事,就去找舅舅……”江老先生在暗處,聽得真真切切。心里有話:“媽,你也聽見了吧?”東亞公司於當時工人的眼里,是很不錯的。廠房的山墻上高懸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願人怎樣待你,你就先怎樣待人”幾個繁體大字,均為紫藍色,並用白油漆框著,很藝術。公司的每個職工手中…See More
Saturday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良娼(4)

那是冬天,沒太陽。雪穩穩地下著,很厚實,足一尺。踩上去,咯咯吱吱,酸著牙根兒。母親說:”火車上不比家,賊冷的,兜子里有瓶子白酒,挺不住就呷兩口,熱乎熱乎,好。”宋孝慈點頭:”哎。”車站的票房子是俄式建築,黃色,大窗戶,很浪漫,也很結實,房頂上也是厚厚的雪,一波一波的。天落得很低,火車的汽笛聲和排汽聲從那上面擠出來。宋孝慈說:”咱們照個相吧。有照相的。”母親說:”不的啦,我的面孔很熟,旁人知道你同我會影,就容易錯怪了你。”最後還是照了。站到一起,母親拽拽了他的衣襟兒,悄悄聲,說:“孝慈哥,你雄著點……你走後,我拿出來看看,心里就踏實。” 3 宋孝慈走後,江老先生便覺得很孤單,看著庭院里的兩株桃樹也失了往日的精神,隨著風,絮絮叨叨,聽了,心里厭厭的,白日里母親在家里時睡覺,江老先生便鎖了院門,到松花江邊去。那時的松花江,水勢極浩,沃沃野野,不但利之舟揖,且魚蝦之豐,也教人乍舌。江壩上,江老先生常常抱膝而坐,望江水東去,感漁舟唱晚,亦常常落淚。餓了,便沿著江邊,揀些嫩小魚蝦,就著晚日的血色,啖了便是。吃罷,江天竟全暗下來,星星亦漸漸出齊。江老先生獨自呆呆地看。江老先生從小沒人跟他玩。江老先生…See More
Friday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良娼(3)

宋孝慈挽著籃子,領著江老先生在街上款款地走。江老先生的眼睛便覺得有些不夠使。舅舅說:“寶兒,喊吶,啊?”江老先生便衝著春接稚聲稚氣地喊:“桃花來——桃花來;人則武士,花則桃花。買來——”這後一句,是宋孝慈教的,很靈。狎客聽了,就打開後窗:“小瘸子,來兩枝兒。”賣罷了花,宋孝慈便領著寶兒到橫街里的”萬國飯店”去轉轉。萬國飯店,其實是一條專賣俗食的長棚,足二里。賣甚的都有:小米撈飯、高粱米豆飯、流浪雞、花子肉、餛飩、切糕。切糕還分兩種,一謂黃米切糕,以云豆合之。一謂江米切糕,佐以青、紅絲果脯之類。都很享眼。舅舅駐了腳,藹聲地問:“寶兒,想吃麼?”江老先生一臉嚴肅,說:“再看看。”舅舅便笑了,背起江老先生,說:“走。吃麵去。” 雞絲麵,是萬國飯店的上品。很講究,都是“雙合勝”的嫂子麵,海海一碗,有雞絲、紫菜、蘑菇、海米、香油。有的賣主,還獨出心裁,放上一二片黃梨,咯吱咯吱一嚼,很脆,開胃口,也養身子。一般圈兒里的狎客鬧完了,都來吃它,並久之成俗。 舅舅並不吃,從旁邊的菜攤,沽一碗濃濃的熱茶,坐在條凳上慢慢地呷著,看著江老先生吃。 江老先生覺得舅舅真好。 母親每每從圈兒里回來,舅舅總要給母親做…See More
Feb 12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良娼(2)

宋孝慈又說:”多保重。掙了錢,我就回來,把房子修修,太舊了,心里放不下……” 這一句,母親沒想到,半天哀著臉,說:”有你這句話,就夠我享的了……你放心走吧。”宋孝慈上了船,隔著雨,倆人都擺著手。母親想喊:我懷孕了——汽笛一響,雨也顫,江也顫,淚就下來了。四年過去,宋孝慈回來了,一領長衫更舊了,見了母親,愧著臉、指著院里的房子說:“這房子……我自己動手,修。”母親流了淚,嗔著臉,說:”見了我,也不問我好不好,就說房子 這年,江老先生四歲。佇立在一旁呆呆地看。母親說:”寶兒,這是你舅舅……”四目相對,江老先生便覺得這一雙眼睛亮亮的,很親切,好像早就認得。 2 江老先生的母親因是娼妓,便要常到”圈兒里”的小窯館做生意。其實,母親只能被叫著‘娼”。”妓”是兼以歌呀,舞呀,雜耍之類做餌,再兌之皮肉,錢來得很不容易,須有格外的本領。狎客一般都很下作,那事之先,必要令其歌舞雜耍一番,再給兩個耳光,見精神了,鬧到日上三竿。娼則不然。白天,在家里要幹些粗活兒:洗衣呀,紡錢呀,攬些刺繡的手工活呀。到了掌燈時分,一律急急地換了新裝,抹些粉脂、口紅之類再半掩其門,一邊幹針線活兒,一邊用眼睛瞟著街,候著。倘若家…See More
Feb 2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良娼(1)

1江老先生是哈爾濱的坐地戶,乳名叫寶子,是瘸子。北方人給子女命名,多帶寶字:大寶、三寶、寶珠、寶銀。單是‘寶子’,母親覺得生硬,就喚他”寶兒”。站在柵欄院里,衝街軟軟悠悠地喊:”寶兒——來家吃飯啦——”聽著有些古色古香,暖了母親的心。江老先生的家在道外區。道外區的巷子很多,窄窄的,兩面高墻,一色青磚,間有青苔漫著。江老先生的家臨著江,是泥房單頂。只是很破舊了,四面危墻用杠子支著,是獨門獨院,北面臨著一條熱鬧的街。院子擡掇得很乾凈。院子東西各植一株多花老桃樹。恰春風越過萬里長城,到了這里,只一夜的工夫,脫胎換骨,萬朵齊綻,很爽眼,香了四鄰。母親的二老仙逝,家徒四墻,院徒桃花,風兮,雪兮,終而淪落風塵,賣身以為生計。母親下海後,在家里接的第一位客人就是宋孝慈。宋孝慈背離妻子南北闖蕩,陌路謀生,是濟南人氏。很年輕。下了船,經人指點,就宿在這里。是夜逢春,漫天爽著小雨。雨簇桃花,瀟瀟灑灑,播一庭清香。宋孝慈進來,收了油傘,撂了行囊,緩緩轉首,見半掩在紗帳中的母親,婉婉約約,一雙秋瞳,兩黛春山。驚了臉,心里嘆了好一陣。母親見旅客兩道箭眉,一身英氣,且行止溫文爾雅,心中落下許多安慰。便到竈上給他溫…See More
Jan 10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戒臺寺(下)

我們去洗桑拿的時候,這位年輕的企業家並沒有去。他的事太多了。我想,我要是有一百萬美元,肯定也消停不了,家里的電話和身上的手機也肯定會整天地叫個不停——這也是幹大事人的基本標誌之一。我沒洗過桑拿,是一個外行。不狂妄地說,桑拿只是它開價太高才讓人眼熱。桑拿室里的溫度,我還可以承受,但隨我一同去的那個壯似野馬的文士,在那個小木屋里蒸了兩分鐘就受不了,逃生似的竄了出去。我坐在桑拿室里,渾身汗流如注,非常舒服。不過,我還是想歪桑拿浴一句,我總覺得經常洗桑拿浴的人,比那些不洗桑拿浴的人,衰老的速度要快一些。蒸過桑拿之後,再凈過身子,開始由小姐給幾個文士按摩。按摩房很明亮,也很衛生,走廊里的過往行人,可以把按摩室里的情景盡收眼底。這對規矩和膽小如鼠的客人來說,是一顆定心丸。按摩小姐大都來自陜西,也有來自遼寧的打工妹。月薪三千元,管吃管住。看她們的樣子,都很愉快。這種職業,也是當代年輕人的一種選擇。…See More
Jan 4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戒臺寺(上)

作為一個普通的文人,洗桑拿的機會似乎是不多的。當然,今天的文人圈兒已絕非是昨天的文人圈了,也分三六九等了,貧富之間的差別好像也日趨懸殊。對富人來說,洗洗桑拿,畢竟是一件小事情。對相當多的窮文人來說,消費這樣的瀟灑,消費這種別樣的裸體,還不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記得曾和黑龍江的一位記者閑話,話題拐上了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優秀的作家,或者是一個富作家,都需要具備一些怎樣的條件。我還記得我是這樣說的,一是要有文氣,天生就是一個文人。二是要有靈氣,寫得不呆傻。三是要有才氣,寫得頑皮而且機智。四是要有志氣,沒志氣怎麼行呢?五是要有元氣,身板不好,天才早夭,其文將何以堪呢。六是要有運氣,縱觀古今,生不逢時,懷才不遇的民間文士也是大有人在的。這幾氣都具備了,錢自然就來了,洗桑拿的事,不足掛齒。 這次所以有機會去北京,並且到北京戒臺寺的牡丹院小住一回,是仰仗黑龍江的一個哥們兒老邱給搭的橋兒,借口是寫一個很有錢的企業家,盡管那個年輕的企業家絕沒有讓我們寫的意思,就是給我開個方便,讓哥幾個免費玩一回,吃一吃,瀟灑瀟灑——這個年輕人曾也是一位很窮的人,他對窮,有很刻骨的體會。 我們被安排住在戒臺寺的牡丹院。…See More
Jan 2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劉先生》(下)

大毗牙也常到我家來。他一來,我女人就慌了。知道他是個挑剔的主兒,做什麼吃呢? 我就說,你隨便做.他就這毛病。文人就是這樣,吃飽了,就要發發議論。說完,我自個兒也覺得有趣兒,憋不住笑了。 “那——就餡餅?” “行,油大點。” 酣著性子,聽完劉先生侃完他的”語法修辭”之新見之後,我笑著說: “吃飯罷。行啦,下課罷。語法修辭也不能當新鮮蔬菜吃。” “烙餅,”劉先生邊吃邊講,”弟妹,像你這麼烙,不行。這怎麼能行呢?這叫什麼餅呀?整個一個鞋墊兒。” 說得我們夫婦和孩子哈哈大笑。 我女人倒是十分謙虛。說: “劉老師,你說說,你給講講,怎麼烙好,我學學。” “好!”劉先生說,”比如是烙春餅.” “烙春餅。”我女人學生似地重復著。 “對,烙春餅。用精粉1.2斤,豆油少量。然後,用60攝氏度熱水和面,稍餳。” “稍餳是啥意思?”我女人問。 “‘餳’者,‘候’也。” “麵和好了,等一會兒是吧?”我女人問。 “對。” “然後呢?” “然後,分出14個劑兒,按扁。將其中7個,刷點豆油。另外7個呢壓在上面。餅鐺溫熱後改成微火,將合在一起的麵劑兒搟薄置擋上。麵變色了,翻個兒,再烙。隨烙隨搟.烙出後,用凈毛巾蓋上。…See More
Dec 31, 2019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阿城《劉先生》(上)

我有個朋友,叫劉忠。也格外有個綽號,與”大時代”、”大趨勢”、”大感情”、”大宇宙”、”大思想”、”大進取’、”大思辨”、”大技巧”、”大氣度”、”大國營”一樣,他叫”大毗牙”。是”v”形瘦臉上的大毗牙。 通過韓先生,我認識劉忠先生時,他居然已經46歲了。人還單過——腿肚子上貼竈王爺,到哪兒吃哪兒.操起筷子就吃。邊吃,邊點著筷子頭挑剔。劉先生也是一個美食家——不少單身漢都是美食家。 大毗牙是位中學教員.年輕時,管不住嘴被人收獲當了右派.他的女朋友,小花同志,雖然讓他事先什麼了,還是滿臉歉疚同劉先生黃了。分手的日子也是個下小毛毛雨的日子,小花和他都哭了。劉先生哭得特瀟灑,一邊哭,一邊昂頭揚臉,對著雨濛濛的天空委屈著,做志士狀。 劉先生在學校住宿。他的對門住著位校辦工廠的工人,是位寡婦,頗為年輕的寡婦。長得能說得過去。優點主要是白。個子不高。他們為鄰,有10年的歷史了。一丁點風流韻事也沒有,叫人吃驚。平日,倆都在走廊做飯,都不說話。叮叮噹噹,各做各的,誰也不客氣對方一碟或一碗。世界是伏天了,特熱,對門的寡婦開著門,就穿個短褲頭,白胖胖地來回走。劉先生見了,迅速穿好衣服,鎖上門出去。寡婦見劉…See More
Dec 2, 2019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幽默叙事 2 則

色盲小時候,父母交了不少錢送我去學畫畫,老師一直跟父母誇我有繪畫天賦,說我這小女孩,顏色使用大膽,有十足的印象畫派的風格!直到,我被檢查出來,是色盲……回應每次回家時我會先在門口喊一聲:“親愛的老媽,我回來了。”如果聽到老媽回應:“乖兒子回來啦!”我就進去。如果聽到:“你還知道回來?”我扭頭就跑,飛快地跑,去哪裏都比家裏安全!(转载自意林)See More
Nov 5, 2019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破解敘事秘訣:為何韓劇能俘獲人心

原题:韓劇俘獲人心在於“正能量帝”我們很多女性在社會上奔波,在生活的各種折磨之後,心靈其實是很脆弱的。而大多數韓劇的女主,都是一窮二白的灰姑娘,哪怕後來發現其實是個真公主,但是在身份還未暴露之前,生活就是各種苦,各種讓人心疼。但就是這樣的——說得壯烈一點就是“身殘誌堅”的女主,無論遭遇什麽樣的磨難,生活、學習、感情、家庭等各種方面的不如意,女主依舊有她自己正能量的能源發電站,給自己灌輸源源不斷的正能量。盡管會哭泣,會傷心,但是始終如一的是她對生活從來沒有放棄過。一句話,她們都是生命力極其頑強的正能量帝。她們就像一個萬能的機器貓一樣,總有自己的法寶解決各種問題。遇到問題就想辦法解決,別人不同意的就努力說服別人,直到無可奈何的時候,才會選擇被迫接受。但是依舊能在各種壓力與窮苦的環境中,擁有自己的小幸福,對生活永遠不服輸。無論何時,都從內而外地洋溢出一種小小的幸福感。有時候可能是買枚發卡、壓馬路,或者只是吃一碗炒年糕、一份甜品,女主就覺得好幸福。這種隨時隨地滿足、從不掩飾的幸福感,很容易感染到周圍的人——電視機前的觀眾。韓劇就是利用人人都向往美好生活,但是不一定所有的人都有那個物質條件,所以…See More
Nov 3, 2019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家庭故事時光

大君平時工作挺忙的,陪家人的時間並不多。這天,他抽空去探望獨居的老母親,母親見到兒子十分驚喜,連忙下廚房張羅了一桌子飯菜,雖然累得腰酸背痛,但還是藏不住臉上開心的表情。大君看在眼裏,很是心疼,他暗下決心,一定要找時間好好陪陪母親。他想了想,和母親約定下次一起去泡溫泉。母親很高興,連連點頭答應。大君鄭重地把這個約定寫了下來,貼在了母親家墻上的備忘欄裏。這天,大君的母親接到一個電話,兒子語氣和平時很不一樣,他說自己工作上遇到了一些麻煩,急需一筆錢來周轉。母親擔心兒子,答應盡快打錢過去。就在母親準備放下電話的時候,她擡頭看到了墻上的備忘欄,她問道:“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上次你和我約定帶我去哪裏來著?”電話那頭的人一楞,再也沒了聲音。原來,大君在寫下和母親的約定時,還備註了一行紅字:遇到可疑電話,就問對方這個問題吧。這是一個謹防電話詐騙的公益短片,是好友小慧分享給我的,她說她很受啟發。小慧的媽媽也獨居在異地,前段時間媽媽眼疾復發,不但家務活幹不了,手機、電視也看不得,愁得老人家整天唉聲嘆氣的。為了安撫媽媽,小慧和她約定,每天打電話回來給她講故事。那些花樣百出、精彩紛呈的故事情節把媽媽深深吸引住…See More
Nov 2, 2019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周 瑾:用美術的方式講好中國故事(下)

《絲路瞭望》:今年,中國美協舉辦了第七屆北京雙年展,主題為“絲路與世界文明”,請您簡單地總結下這次雙年展取得的成就。 徐里:9月24日,以“絲路與世界文明”為主題的第七屆中國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在中國美術館舉行,共收到來自120個國家4000多名藝術家的應征作品10000余件。雙年展參展國首次突破100個,從首屆的45個增加到這屆的102個。可以看出,“絲路與世界文明”的主題得到了全世界藝術家的響應,各國藝術家對絲綢之路的關注度和參與熱情是空前的。絲綢之路對於古今任何一個時代,其意義都不僅僅在於瑰麗壯闊的風景,更是世界文明史上的壯舉、人類跨際交流的偉大奇跡。漫長的絲綢之路,穿越不同地域、多個國家、多種民族、多維文化。跨躍性的特點,決定了絲綢之路承載著內涵豐富的文化藝術形式以及無限拓展的創作空間。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為世界貢獻了一個不一樣的中國,尤其是在黨的十八大以後習近平總書記的大國外交策略使得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逐年提高。在中國取得巨大經濟成果的今天,提升中國的文化軟實力是我們必須要完成的課題。…See More
May 23, 2019
Malacca 皇京港 posted a blog post

周 瑾:用美術的方式講好中國故事(上)

“一帶一路”既是經貿之路,也是文化之路。共建“一帶一路”也為中國與沿線國家的文化關係發展帶來了新機遇,將有力增進中國與沿線國家民心相通,全面推動中外文化交流與合作。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美術家協會緊扣中央部署,牢牢抓住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一基礎工程、鑄魂工程,堅持以正確價值導向凝魂聚氣、成風化人,堅持貫穿結合融入,落細落小落實,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內化於心,外化於行。在十九大勝利閉幕之際,就如何學習好和貫徹好十九大報告的精神、推動“一帶一路”民心相通建設,本刊記者專訪了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徐里, 《絲路瞭望》:中國美協下一步的工作重點有哪些?…See More
May 20, 2019

Malacca 皇京港's Blog

阿城·燈會(中)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2:16am 0 Comments

應當說,這是一列為了愉快的目的而忍受擁擠之苦的旅客列車。算是當代生活的別一種生命狀態吧。 

離正月十五的元宵燈會,只有一天的時間了。這些從全國各地來的客人,幾乎是馬不停蹄、晝夜兼程地往東北奔,先到黑龍江的首府哈爾濱落腳,然後,摳門子,挖窗戶,找熟人,甚至通過小小的非法手段,購買緊俏的去邊城的火車票,經過一夜艱苦的旅行到這里來。

 

先前,這趟列車是到牡丹江終點的,去邊城的旅客必須先在牡丹江住一宿,然後第二天早晨再乘火車去邊城。後來,這種陳舊不堪、落後保守的局面,已不能適應新形勢的發展和要求了,鐵路當局宣布,開通由哈爾濱直達邊城的火車專線。 …

Continue

阿城·燈會(上)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2:15am 0 Comments

這趟從省城始發去邊城的旅客列車,已經嚴重超員。連臥鋪車廂的邊座都被那些既沒有臥鋪票,又沒有座號票的旅客佔滿了。而且過道上也站滿了人。那些想穿過車廂去衛生間的人,都必須側著身子蹭著往外走。衛生間的門口擠滿了等待上廁所的男人和女人,不時有人憤怒地砸衛生間的門,或者用腳踢門,骯髒地咒罵著,逼迫里面的人抓緊時間出來。 

外面滿天飛舞著大雪。列車像一條綠色的響尾蛇,在丘陵地帶向東逶迤行駛著。下雪天,無論如何要顯得暖和些。等到大雪一停,漫山遍野的積雪就會像妖精一樣,張開億萬張大口,把人間所有的熱氣都吸光,西北風再一上,能把雪路上的牲畜和人全部凍僵。這種時候,雪原上的那些被凍脆了的野樹,被西北風輕輕一碰,就會哢嚓一聲攔腰折斷。

 …

Continue

阿城·戒臺寺(下)

Posted on January 4, 2020 at 12:58am 0 Comments

我們去洗桑拿的時候,這位年輕的企業家並沒有去。他的事太多了。我想,我要是有一百萬美元,肯定也消停不了,家里的電話和身上的手機也肯定會整天地叫個不停——這也是幹大事人的基本標誌之一。

我沒洗過桑拿,是一個外行。不狂妄地說,桑拿只是它開價太高才讓人眼熱。

桑拿室里的溫度,我還可以承受,但隨我一同去的那個壯似野馬的文士,在那個小木屋里蒸了兩分鐘就受不了,逃生似的竄了出去。

我坐在桑拿室里,渾身汗流如注,非常舒服。不過,我還是想歪桑拿浴一句,我總覺得經常洗桑拿浴的人,比那些不洗桑拿浴的人,衰老的速度要快一些。…

Continue

阿城·戒臺寺(上)

Posted on January 1, 2020 at 10:43pm 0 Comments

作為一個普通的文人,洗桑拿的機會似乎是不多的。當然,今天的文人圈兒已絕非是昨天的文人圈了,也分三六九等了,貧富之間的差別好像也日趨懸殊。對富人來說,洗洗桑拿,畢竟是一件小事情。對相當多的窮文人來說,消費這樣的瀟灑,消費這種別樣的裸體,還不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記得曾和黑龍江的一位記者閑話,話題拐上了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優秀的作家,或者是一個富作家,都需要具備一些怎樣的條件。我還記得我是這樣說的,一是要有文氣,天生就是一個文人。二是要有靈氣,寫得不呆傻。三是要有才氣,寫得頑皮而且機智。四是要有志氣,沒志氣怎麼行呢?五是要有元氣,身板不好,天才早夭,其文將何以堪呢。六是要有運氣,縱觀古今,生不逢時,懷才不遇的民間文士也是大有人在的。這幾氣都具備了,錢自然就來了,洗桑拿的事,不足掛齒。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