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t Workshop
  • Female
  • 柔佛 丹绒比艾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Host Workshop'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吉爾吉斯
  • 未知 非可怕
  • Passion for Form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堅硬如水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Host Studio
  • 陳老頭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Host Workshop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Host Workshop's Page

Latest Activity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5)

作為一位研究中國政治的老牌“中國通”, 他一點也不懷疑中國的越來越強大。但他也提醒, 實現“中國夢”所面臨的巨大挑戰, 關鍵是如何深化改革與避免陷入戈爾巴喬夫綜合征。在他看來, 所有人都同意改革非常重要, 但也非常困難。在權衡進行哪些改革及如何推進時, 決策者要明確它們不會對國家和政權產生任何影響, 不能重韜戈爾巴喬夫的覆轍。戈爾巴喬夫錯誤地以為通過體制改革可以鞏固共產主義制度, 但是, 在他推行70天後發現, 前蘇聯的官僚們竭力反對改革。於是, 他不遺餘力地推行公開化, 全社會展開對官僚的批評, 媒體的作用越來越大, 形成社會分裂。然後, 他認為競選可以使共產黨團結起來, 但他本人卻從未支持競選。最後是葉利欽的賭博贏了, 接下來發生了人所共知的事。有戈爾巴喬夫的前車之鑒, 中國的決策者的選擇就可以理解了, 即必須要深化改革, 但一些影響政權的事情不能做。 中國共產黨接下來將非常專注於推進經濟改革, 同時又確保政治舞臺的安靜, 使每一行動與經濟改革相匹配。他還對中國共產黨正在進行的反腐進行了評論, 他認為, 中共的幾屆領導人都明了腐敗會亡黨亡國, 但是, 面臨的挑戰是,…See More
Jun 27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4)

在哈佛期間, 燕京圖書館是我借閱圖書最多的地方。每個到過這家圖書館的學人無不為之震撼, 也從中受益。該圖書館現有藏書100多萬冊, 其中中文圖書佔一半以上, 微縮膠片8萬多件, 期刊5700多種, 報紙32種。這些資料以漢學的傳統資料為主, 也包括中共黨史和國史資料, 還有大陸出版的地方誌。你不得不佩服這家圖書館主人的獨到眼光和遠見。這里的圖書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 學校教授和學生推薦的圖書都會第一時間去購買, 因此, 東亞圖書館的書都是非常專業的, 那些“注水”的書很難在這里招搖過市。更體現哈佛水準的是, 這里有一些按專題收集的資料非常系統, 且連續性強, 非常便於學者進行某一領域的專業研究, 如這里的紅衛兵資料集就是最早從美國國務院復制而來, 並不斷追蹤, 看到這些資料時我想, 如果沒有如此專業的圖書資料, 麥克法夸爾也難以完成他那立於世的《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二、“中國通”說中國  在哈佛安頓下來, 對這里的一切熟悉以後, 很快就進到正常的學習與交流。在哈佛要了解誰、哪里在研究和討論中國問題, 你就上各系去瀏覽教授和研究員的主頁, 察看各系本學期的各類講座、會議,…See More
Jun 14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3)

本傑明·史華茲(Benjamin I. Schwartz), 他的研究縱橫近現代中國史、中國思想史、人類文明比較研究三大領域。他以三本代表性著作《中國共產主義運動與毛澤東的興起》、《尋求富強: 嚴復和西方》、《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 奠定了他在美國乃至世界中國學界大師級人物的地位, 成為哈佛大學中國學研究的領軍人物。他的《尋求富強: 嚴復和西方》(1964)被譽為“跨文化思想史的開山之作”, 《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1985)是他一生中國學研究、中國思想史研究的頂點, 此書獲亞洲協會的列文森獎、美國歷史學會詹姆斯·亨利·布里斯底特獎以及愛默生獎等多項學術大獎。他的中國學研究拓展至人類文明研究, 以比較方法探討“軸心文明”和人類文明共同點, 批判“西方中心論”, 思索當代人類擺脫困境之道。在哈佛他被人們廣泛地稱之為“學者的學者”。   孔飛力(Alden Kuhn), 以研究晚清以來的中國社會史、政治史著稱。師從費正清和史華茲兩位巨匠。他是一位跨越社會科學、歷史學、人類學的大家,…See More
Apr 10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2)

與哈佛因其名教授而傲然於學林一樣, 哈佛的中國學研究也因那些具有巨大影響力的“大牛”而為人們景仰。由於篇幅, 這里僅列舉對我影響最大的幾位。 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在哈佛受到的尊敬至今猶存, 哈佛師生向我講述他從事研究和帶學生的軼事時在幽默中充滿敬意。費正清師從著名歷史學家蔣廷黻教授。他留給哈佛乃至全球的智慧財產當然是1955年成立的東亞研究中心。正是在他的開創性努力下, 美國的中國研究從人文視角的漢學轉向社會科學領域的現當代研究, 他創造的“刺激-反應”方法曾長期支配美國的中國學研究。他的《美國與中國》中國有知識的人應該不止讀過一遍, 他組織編寫的《劍橋中國史》應該為許多中國人書架上的必擺作品。他是40年代末預測毛澤東與共產黨會獲勝的中國通之一。他因主張與中共建立關係, 被稱為“四個該為輸掉中國負責的John”之一。1991年9月12日上午, 他將最後一部著作《費正清論中國: 中國新史》的原稿親自送到哈佛大學出版社, 下午心臟病復作, 兩天後辭世。 麥克法夸爾(Roderick Mac Farquhar)盡管已經80多歲高齡, 但是,…See More
Jan 19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1)

帶著從哈佛訪問回國後的純真和興奮, 我欣然答應了財新好友張進的邀約, 將在哈佛半年的所觀所想以文字的形式留下來。可以想見的是, 在忙里偷閑地交出上篇《哈佛何以一流》後, 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狀態又逐步回歸“舊常態”。近日《中國改革》新的一期截止交稿日的善意提醒, 喚起我內心猶存的使命感。在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心境下完成已經做出的承諾, 是一種多麽大的挑戰。但是, 回歸真實進行的比照, 說不定有別一樣的效果呢!於是, 重拾曾經的天真, 寫下了本輪訪學的下篇——如何講中國故事。   一、強大的中國研究氣場  我是帶著對哈佛的敬畏走進校園的。理由很直白, 這里是全球聞名的中國研究大本營, 費正清、馬若德、史景遷、傅高義、孔飛力、裴宜理……, 一個個有著比中國人還考究的中文名字的“大牛”們不得不讓你肅然起勁!在哈佛這一中國研究重鎮誕生的作品, 不僅幫助西方了解中國, 直接影響了美國與中國的關係, 而且成為我們了解西方人看待中國的窗口, 豐富了國內學人研究和分析中國的方法。 辦好入學手續後的第三天, 我就來到位於哈佛園東北側的費正清中心以及哈佛-燕京學社, 哈佛的中國研究主要在這兩家機構下進行,…See More
Dec 15, 2019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蘇力:如何說好中國故事?——在中西文化交流的語境中(6)

弱化中國傳統的人文話語表達可能會犧牲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只是,至少有時,這種犧牲是必須的,因為值得,因為以這種方式說中國故事,可能收獲更多讀者,收獲話語的社會影響力。社會科學的明晰和邏輯表達一定會犧牲豐富、複雜、飽滿但也因此不確定的意涵。但任何選擇都會有放棄,都會有所損益。 追求社會科學的表達,好處是讓故事變成理論。理論的最大好處是便於讀者將命題邏輯地展開,用來解說、處理他或她身邊的問題,故事中的經驗可以成為一種工具,應對他或她的生活。這既是對地方性知識的驗證,也可能是對地方性知識的移植和發展。中國經驗可能因此被分享,好的結果甚至會消除外國學者可能尤其是西方學者對外來文化的神秘主義理解,一種敬而遠之加懷疑的態度。 社會科學的表達絕不只是套用某些西方理論、概念或命題,僅在理論層面上兜圈子。用中國經驗來例證西方學者提出的理論重要,但更有效的“說好中國故事”甚至應自覺用中國經驗的視角來重新審視外國人對其自我經驗的解說,自覺用中國經驗中的道理來系統解說或重新解說那些被認為已有定論的外國故事或理論。西方學界對索福克勒斯悲劇《安提戈涅》的傳統解說很多,有自然法與實證法沖突說,或黑格爾的倫理沖突說,或…See More
Nov 30, 2019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蘇力:如何說好中國故事?——在中西文化交流的語境中(5)

其實,在特定意義上,“熱愛”就是一種偏執,就像“不愛江山愛美人”那樣。這種偏執不丟人。哲學闡釋學的分析表明,任何知識發生和拓展都始於一種prejudgment,可譯為前見/偏見。也只有在一個具體社會、文化、傳統中持續努力,也才可能有發現和洞見。至少有時,作者就得不管江湖上或市場上的風起雲湧,潮起潮落,就得一葉孤舟,“出沒風波里”(范仲淹)或是“獨釣寒江雪”(柳宗元);決意“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李白)——那才叫有“文化自信”和“理論自信”,即便“深藏”一句有點過於自戀。但也別以為只要執著、堅守、自信、努力,就會出成果,出好的和重大的成果。這都不是充分條件,只是個必要條件。只是說在別不計較最後結果,尤其是個人功名。否則,就是機會主義,想“賭一把”。這尤其是在人文社科領域。但也不僅在人文社科,在數學和自然科學領域也可能如此——想想數學家張益唐的堅持。是從小學課本上的故事“小貓釣魚”,我了解了“一心一意”和“三心二意”這兩個成語的。 只有熱愛也才更願意理解,才能沈下心來理解,堅持以中國為本位,更建設性地從學術角度切入,深入務實,研究那些只有在中國才能更好更有效研究的問題,直…See More
Nov 28, 2019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蘇力:如何說好中國故事?——在中西文化交流的語境中(4)

其實,我相信,所有的中國學者都渴望受眾,中外受眾。除了極少數意識形態至上者乃至逆向種族主義者除外,中國學人不同程度地都盡力講述了他們理解的中國故事了。但心有餘而力不足,努力的效果欠缺。有時是發不出聲來;有時,由於信號編碼的差異,發出的也沒法讓外國讀者聽進去,並聽得明白,暫且不說接受與否。怎麼辦? 但在轉向如何發聲,如何說好之前,我得先說一句,要說好中國故事,無論是古代的,還是現當代的,最重要的其實真還不是,至少不只是,講述,而是如何把當代中國的事做好。“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中國故事總體上一定依附於中國的生存和發展,繁榮和昌盛,依附於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有了這個前提,“說好中國故事”才可能成為一個有實在意義的國際文化交流的問題,才有中國故事的消費需求。如果當代中國做得很糟,就不會有多少中國故事的需求,也就大大降低了說好中國故事的必需。我們今天這個會議的最重要背景是,中國經濟GDP世界第二,是國際進出口貿易第一大國,制造業第一大國。北美大陸上早已滅絕的印第安裴奎特人,沒有任何必要說好他們故事?新西蘭毛利人也許有說好自己故事的心願,但除了喜歡異國風情的遊客外,還有誰,需求毛利人的故事? 盡管…See More
Nov 20, 2019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蘇力:如何說好中國故事?——在中西文化交流的語境中(3)

盡管中西文化的交流以及學者的努力,基於中國經驗的相關研究日益增多,其中由中國學人撰寫的也日益增多,但總體而言,很多中國故事和中國研究,對西方普通民眾或學人,仍然異己的,至少也是邊緣的。許多看似基於中國經驗的學術,所謂的中國故事,非但附著於西方學術傳統的,並因此是西學的產物,支持或驗證的是西方理論。但也因此,對西方主流的人文社科研究來說,這些來自中國的或關於中國的學術,講的故事,在這個知識生產和話語交流的大格局中,幾乎是有它不多,沒它不少;有時甚至真的只是一個文化多元的裝飾性符號。在那些偶爾也會瞄一眼中國經驗的西方學人看來,許多中國故事沒啥新東西,沒推進學術,更別說帶來研究范式的變革。 是有西方學者的偏見,但並不由全是。主要還是因為許多來自西方社會和學術實踐的理論、概念和命題與中國經驗有距離;即便牽強附會,也很難有效解說中國的實踐或經驗。馬克思主義當年預言的是,無產階級革命將發生在西歐的工業化國家。中國卻是一個各地政治經濟文化發展不平衡的農業大國,小農如汪洋大海,很少工人。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後來中國革命實踐證明成功的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就曾被很多人,包括很多真誠的中國共產黨人認為荒…See More
Nov 13, 2019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蘇力:如何說好中國故事?——在中西文化交流的語境中(2)

因此,在跨文化的交流中,很難僅僅通過簡單對應的語詞來準確理解和把握他文化中的一些概念,在此,理解在不同程度地取決於理解者能否有效進入或想象一種陌生但可能的生活。許多跨文化的人文社科的研究和交流因此常常依附於一些故事——一些關於他者生活生存的整體想象,這是理解所依賴的語境。 用抽象的概念、理論來講一件事則更困難,很容易簡單化、教條化甚或意識形態化。如,若僅僅用改革或開放,用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來解說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那肯定是枯澀的,很缺乏智識和學術意味。因為任何改革一定是具體的,在具體時空中以具體措施來應對具體的問題;不僅有一系列非常具體敏感的條件,常常也需要一系列精細的操作,有先來後到,甚至也有預先沒有料到事後看來很偶然的因素。“改革”這個詞無法傳遞大量重要因素,但一個生動的故事則可能傳遞更多精微豐富的信息。也曾有人把東亞國家和地區,包括中國的經濟發展,歸功於儒家傳統。一般說說也可以,但不能當真。因為在相當程度上東亞這些國家和地區都是走出發生於古代農耕社會的那個儒家傳統。 因此要解說當代中國的偉大變革,不可能用中國經驗來演繹例證幾個西方的經典理論命題就能完成的,確實需要在精細複雜的語…See More
Nov 7, 2019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蘇力:如何說好中國故事?——在中西文化交流的語境中(1)

本文為蘇力於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總公司、中國大學出版社協會、在華國際出版商版權保護聯盟聯合主辦,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牛津大學出版社協辦的“中外大學出版社學術論壇”(北京,2019.8.26)上的發言。 一、首先,為什麼中國? 在近現代國際文化交流中,中國學人有多種選擇。他/她可以向中國介紹外國學術成果,也可以自主加入西方的文化和學術傳統中,研究西方的問題,並做出重要貢獻。但在我看來,若僅就學術貢獻而言,更可能會來自他向世界講述和展現中國人的經驗。因為這畢竟會是他/她最熟悉最豐富的經驗。和物質產品的交換相同,各國各地人們相互交換的一定是外地產出的但對自己或多或少也有些特別意義的產品。恰如魯迅先生所言,盡管他說的是文學,越是有地方色彩的,越可能是世界的。某一地方的經驗不一定對其他地方的人都有意義,但如果還有些意義,那就是超越地方的意義。國際學術出版其實就是促成各地方的經驗、智慧和信息的交換。 中國是這個星球上的文明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是唯一未曾中斷持續至今的文明。20世紀以來,中國的巨大變革,完全可以用毛澤東主席的話來說,那就是“我們正在做我們的前人從來沒有做過的極其光榮偉大的事業”,非但…See More
Nov 4, 2019

Host Workshop's Blog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5)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19 at 10:55pm 0 Comments

作為一位研究中國政治的老牌“中國通”, 他一點也不懷疑中國的越來越強大。但他也提醒, 實現“中國夢”所面臨的巨大挑戰, 關鍵是如何深化改革與避免陷入戈爾巴喬夫綜合征。在他看來, 所有人都同意改革非常重要, 但也非常困難。在權衡進行哪些改革及如何推進時, 決策者要明確它們不會對國家和政權產生任何影響, 不能重韜戈爾巴喬夫的覆轍。戈爾巴喬夫錯誤地以為通過體制改革可以鞏固共產主義制度, 但是, 在他推行70天後發現, 前蘇聯的官僚們竭力反對改革。於是, 他不遺餘力地推行公開化, 全社會展開對官僚的批評, 媒體的作用越來越大, 形成社會分裂。然後, 他認為競選可以使共產黨團結起來, 但他本人卻從未支持競選。最後是葉利欽的賭博贏了, 接下來發生了人所共知的事。有戈爾巴喬夫的前車之鑒, 中國的決策者的選擇就可以理解了, 即必須要深化改革, 但一些影響政權的事情不能做。 

中國共產黨接下來將非常專注於推進經濟改革, 同時又確保政治舞臺的安靜,…

Continue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4)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19 at 10:53pm 0 Comments

在哈佛期間, 燕京圖書館是我借閱圖書最多的地方。每個到過這家圖書館的學人無不為之震撼, 也從中受益。該圖書館現有藏書100多萬冊, 其中中文圖書佔一半以上, 微縮膠片8萬多件, 期刊5700多種, 報紙32種。這些資料以漢學的傳統資料為主, 也包括中共黨史和國史資料, 還有大陸出版的地方誌。你不得不佩服這家圖書館主人的獨到眼光和遠見。這里的圖書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 學校教授和學生推薦的圖書都會第一時間去購買, 因此, 東亞圖書館的書都是非常專業的, 那些“注水”的書很難在這里招搖過市。更體現哈佛水準的是, 這里有一些按專題收集的資料非常系統, 且連續性強, 非常便於學者進行某一領域的專業研究, 如這里的紅衛兵資料集就是最早從美國國務院復制而來, 並不斷追蹤, 看到這些資料時我想, 如果沒有如此專業的圖書資料, 麥克法夸爾也難以完成他那立於世的《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

Continue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3)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19 at 10:51pm 0 Comments

本傑明·史華茲(Benjamin I. Schwartz), 他的研究縱橫近現代中國史、中國思想史、人類文明比較研究三大領域。他以三本代表性著作《中國共產主義運動與毛澤東的興起》、《尋求富強: 嚴復和西方》、《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 奠定了他在美國乃至世界中國學界大師級人物的地位, 成為哈佛大學中國學研究的領軍人物。他的《尋求富強: 嚴復和西方》(1964)被譽為“跨文化思想史的開山之作”, 《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1985)是他一生中國學研究、中國思想史研究的頂點, 此書獲亞洲協會的列文森獎、美國歷史學會詹姆斯·亨利·布里斯底特獎以及愛默生獎等多項學術大獎。他的中國學研究拓展至人類文明研究, 以比較方法探討“軸心文明”和人類文明共同點, 批判“西方中心論”, 思索當代人類擺脫困境之道。在哈佛他被人們廣泛地稱之為“學者的學者”。   



孔飛力(Alden…

Continue

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2)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19 at 10:48pm 0 Comments

與哈佛因其名教授而傲然於學林一樣, 哈佛的中國學研究也因那些具有巨大影響力的“大牛”而為人們景仰。由於篇幅, 這里僅列舉對我影響最大的幾位。 



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在哈佛受到的尊敬至今猶存, 哈佛師生向我講述他從事研究和帶學生的軼事時在幽默中充滿敬意。費正清師從著名歷史學家蔣廷黻教授。他留給哈佛乃至全球的智慧財產當然是1955年成立的東亞研究中心。正是在他的開創性努力下, 美國的中國研究從人文視角的漢學轉向社會科學領域的現當代研究, 他創造的“刺激-反應”方法曾長期支配美國的中國學研究。他的《美國與中國》中國有知識的人應該不止讀過一遍, 他組織編寫的《劍橋中國史》應該為許多中國人書架上的必擺作品。他是40年代末預測毛澤東與共產黨會獲勝的中國通之一。他因主張與中共建立關係, 被稱為“四個該為輸掉中國負責的John”之一。1991年9月12日上午,…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