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Covid-19 Narrative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4

"石黑一雄·聽而不聞一、兩年後,我才會認為露西小姐說的沒錯,一直以來我們都是“聽而不聞”。而且,如今想想,我認為露西小姐那天下午對我們所說的話,其實造成了同學們態度上的改變。那天以後,關於器官捐贈的笑話漸漸沒了,同學開始認真地思考事情。若說真有什麼影響,那就是器官捐贈又再次成了眾人迴避的話題,只不過和我們年幼時的方式不同。這回,這個話題已經不再棘手或教人尷尬;而是變得沉重而嚴肅。...... “你不能這樣怪同學,”我說,“…"
1 hour ago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私貨珍藏's photo
Thumbnail

The Light of City: Alex Bykov

"石黑一雄·傳達訊息的最佳時刻監護人可能早已小心謹慎地安排我們在海爾森這幾年的時間,傳達每件事情的最佳時刻,好讓我們每次聽到最新訊息的時候,總是礙於年紀太小,不能完全搞懂。不過,當然我們在某個程度上還是接收了那些訊息,所以,不久之後,我們甚至還沒來得及好好檢查了解,那些訊息就全留在腦海裡了。(《别讓我走》第7章)"
8 hours ago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phanindra hothur: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石黑一雄·陰謀論在我聽來,這種說法根本就是陰謀論,我不覺得那些監護人心思會這麼狡猾,但是說不定當中有點兒道理。感覺我們甚至早在六、七歲時,就已經模模糊糊覺得,自己一直都知道器官捐贈這件事。所以,當我們年紀大了一些,監護人對我們談起捐贈的時候,那些內容聽了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好像以前在什麼地方就已經全部聽說了一樣。我想起來了,監護人起先開始上性教育課程時,經常同時提到器官捐贈的事。我們在還是十三歲左右的年紀,對性可說既是焦慮又興奮,上課時自然就把其他內容擺在一邊。換句話說,監護人其實極…"
9 hours ago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12)

後來,當我們沿著女修院院長街徒步前往我們聚會的那棟樓房時,我的心才平靜下來。所幸的是,羅蘭什麼也沒察覺到。如今,我覺得遺憾的是,我們倆一起在這個街區行走的時間太短暫,我希望走得更久些。我本來想帶他參觀這個街區的,告訴他我住了六年的地方,那一切都變得非常遙遠,是在另外一種生活當中……母親死後,把我和那段時期牽扯到一起的惟一聯系,是某個名叫居伊·拉維涅的人,他是我母親的男友。我早就明白,是他在支付那套房子的租金。如今,我還時不時地跑去看他。他在奧特依的一家汽車修理廠工作。但我們幾乎從不談論過去。他和我母親一樣,也屬於不善言談的人。那些人把我帶到警察局時,問了許多我必須回答的問題,但是,剛開始的時候,我總是緘默不語,於是他們對我說:“你呀,你不善言談。”假如母親和居伊·拉維涅也落到他們手裏,他們也會說同樣的話。我不習慣別人問我問題。我甚至覺得很奇怪,他們竟然對我的情況感興趣。第二次,在大采石場警察分局,我碰到的警察比前面那個人更和藹可親,我覺得他問問題的方式很有意思。這樣一來,就有可能把心裏話說出來,而坐在你對面的某個人對你的所作所為也聽得饒有興致。我對這種情況一點也不習慣,所以我都不知道用…See More
9 hours ago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6

"石黑一雄·被電觸擊的模樣有一次,大概是池邊談話之後幾個禮拜吧,露西小姐帶我們上英文課,全班同學正在看一首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話題轉到了二次大戰拘留在囚犯集中營的士兵身上。有個男生問到,集中營四周的柵欄是不是通了電,接著還有一個人說,這不是太奇怪了嗎?住在那種地方,隨時想要自殺,只要碰碰柵欄,不就好了。這本來是個嚴肅的話題,但是其他聽到的人卻覺得好笑。所有的人全笑開了,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緊接著蘿拉就展現她的本性,從座位上站起來,歇斯底里地模仿起一個人伸手被電觸擊的模樣。才一下子,事…"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3

"石黑一雄·嚴重意外整個過程中我一直觀察著露西小姐,當她看著面前的學生,我卻看到了她臉上出現一種可怕的表情,雖然那表情只出現一秒鐘。接下來,我繼續仔細觀察著……她振作自己,微笑著說:「還好海爾森的柵欄沒有通電,不過有時候你們還是會發生嚴重的意外。」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聲音很輕,全班同學還在叫囂,所以她的聲音多少給淹沒了。但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有時候你們還是會發生嚴重的意外。」發生什麼意外?在哪裡?但是沒有人聽到她那句話,於是我們又繼續回去討論詩作了。(《别…"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11)

更確切地說,我感覺到她就在這條燈火如閃爍的信號燈一樣輝煌的林蔭大道上,我分辨不出這些信號燈,也不知道它們是從哪個遠古年代發給我的。而這些燈火在土臺的黑暗中顯得更加璀璨奪目。既璀璨奪目又飄渺悠遠。 我穿上了那隻皮鞋,重新把我的左腳塞進鞋子裏,離開了這張我原本很樂意在那裏過夜的長凳。我像她十五歲那年被人抓住之前一樣,沿著土臺往前走著。是在哪裏,是在什麼時候,她開始被人盯上的呢? 讓-皮埃爾·舒羅慢慢就會死心的。我有時還會在電話裏告訴他一些含糊不清的信息——當然全都是謊言。巴黎是個很大的城市,要糊弄某個人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當我感覺到自己已經讓他誤入歧途之後,我就再也不回他的電話了。雅克林娜可以信賴我的。我會讓她有足夠的時間隱藏到一個別人永遠也找不到的地方。 此時此刻,她也在這個城市的某個地方遊蕩著。要不,她正坐在孔岱的一張桌子旁。但她什麼也不用害怕了。我再也不會去他們聚會的那個場所。 …See More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5

"石黑一雄·性行為然後,突然間,當骨架依然猥褻地擺在桌上,艾蜜莉小姐轉身對大家說,我們必須小心選擇性行為的對象。她說,這不只是因為疾病,更是因為:「性行為對於一個人情感層面產生的影響是你們無法預料的。」我們在外界必須格外注意,尤其是和那些不是學生的人發生性關係,更要特別小心,因為性代表了很多事情。外面的人為了誰能和誰發生性關係,甚至會打架、殺人。誰和誰發生性關係之所以這麼重要──比什麼重要呢?就拿跳舞和打桌球來說好了,性這件事種要得多了──那是因為外面的人和我們學生不一樣,他們可以藉…"
Mo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私貨珍藏's photo
Thumbnail

The Light of City: Commuters by Gerard 74

"石黑一雄·如果你們打算將來好好地過日子這時,露西小姐的眼光掃過全班同學。“我知道你們沒有惡意,但是這種話說得太多了。我不時聽到你們提起,校方竟然允許你們這樣下去,這是不對的。”我看到越來越多雨滴從簷溝落下,並且落到了露西小姐肩上,但是露西小姐好像沒留意到。“如果沒有人打算告訴你們,”她繼續說,“那就由我來說吧!在我看來,你們的問題是:一直以來你們總是聽而不聞。你們聽說了一些事情,但是沒有人真正聽懂,我敢說,甚至有些人非常樂…"
Mo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石黑一雄·錄音帶…"
Mo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私貨珍藏's photo
Thumbnail

The Light of City: TAKSIM - TÜNEL by Peter Petzold o

"獻身 “.........你們打算幹什麽?” “凡是我們能夠幹的事,”溫斯頓說。 奧勃良坐在椅上略為側過身來,可以對著溫斯頓。他幾乎把裘莉亞撇開在一邊不顧了,大概是視為當然地認為,溫斯頓可以代表她說話。他的眼皮低垂了一下。他開始用沒有感情的聲音輕輕地提出他的問題,好像是例行公事一般,大多數問題的答案他心中早已有數了。 “你們準備獻出生命嗎?” “是的。” “你們準備殺人嗎?”…"
Su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私貨珍藏's photo
Thumbnail

Let's go , adventure ! by Vincent Bourilhon

"喬治·奧威爾《閱讀的甜蜜空氣》溫斯頓是在舒服和安全的環境中讀書。他獨處一室,沒有電幕,隔墻無耳,不需要神經緊張地張望一下背後有沒有人在偷看,或者急忙用手把書掩上。夏天的甜蜜空氣吻著他的雙頰。遠處不知什麽地方傳來了孩子們的隱隱約約的叫喊聲。屋子里面,除了時鐘滴嗒之外,寂然無聲。他在沙發上再躺下一些,把腳擱在壁爐擋架上。這真是神仙般的生活,但願能永生永世地過下去。在你搞到一本你知道最後總要一讀再讀的書的時候,你往往會無目的地翻開到一個地方,隨便讀一段;他現在也是這樣,翻開的地方正好是第…"
Sunda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10)第四章

接下來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讓-皮埃爾·舒羅,告訴他真相大白了。我試著去回憶我確切地是從哪一刻開始決定向他隱瞞這一切的。我撥了他的電話的前面幾個號碼,但我陡地掛掉了。一想到要像上次一樣,在黃昏時分返回到諾伊利的那套底層公寓,和他一起在紅色燈罩的燈光下等待夜幕降臨,我就覺得沮喪。我的辦公桌上觸手可及的地方,總放著那張塔利德出版社出版的用舊了的巴黎地圖,我攤開那張地圖。由於不斷地查閱,地圖的邊緣經常被我撕爛,每次我都用透明膠把撕裂口粘上,就像給一個受傷者貼膏藥一樣。孔岱。諾伊利。星形廣場街區。拉謝爾大街。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第一次覺得在展開調查的時候,有必要反其道而行。是的,我要在雅克林娜·德朗克走過的道路上逆行。至於讓-皮埃爾·舒羅,他嘛,已經無足輕重了。他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啞角,我看著他手上拎著個黑色公文包,遠遠地向贊納塔茨辦公室走去,一去不返。總之,惟一有意思的人,是雅克林娜·德朗克。在我的生活中,有許許多多的雅克林娜……她可能是最後一個。我坐的是地鐵,就像別人說的,坐的是南北線,這條線路把拉謝爾大街與孔岱咖啡館連接在一起。地鐵站過了一個又一個,我也在時間長河裏追溯。我在皮嘉爾下了…See More
Su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私貨珍藏's photo
Thumbnail

The Light of City: Mala Strana by Stefano Corso

"莫迪亞諾《循著過去的足跡在走》 餐館延伸到一個有圍墻的花園里。通過一個窗洞,可以看到里面張掛著紅色絲絨簾子的內廳。當我們在花園里的一張桌子旁邊坐下時,天還亮著。有一個人在彈齊特拉琴。這種樂器洪亮的音色,映照著花園的落日的餘輝,以及也許是從旁邊的布洛涅樹林里吹來的草木的芳香,所有這一切都為此情此景增添了一種神秘和淒涼的氣氛。我努力想重新找到俄國餐館,但一切都是徒勞的。米拉博路倒沒有變樣。我在公使館里呆得很晚的那些夜晚,我繼續走凡爾賽林蔭大道。我可以乘地鐵,但我寧願在露天之下走一走,帕西碼頭。比爾…"
Satu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私貨珍藏's photo
Thumbnail

Living as a free man by Vincent Bourilhon

"莫迪亞諾《一束水花》 後來,他還思忖,這種感覺,也許不過是他的青春,這種一直壓抑他的感覺,終于脫離他了,猶如一塊岩石緩緩滾向大海,擊起一束水花便消失了。—— [法]莫迪亞諾《一度青春》(見(暗店街,第30章))"
Satu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私貨珍藏's photo
Thumbnail

The Light of City: Amanti di Piazza Maggiore Bologna by Emmanuel Signorino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永隆 對此,必須發明一個詞,來說明人們清楚知道卻不理解那樣一種應該理解的事。這一切是不許說出口的,對任何人都不能說,對我的母親也不能說,我知道,有關生命的這一瞬間,我的母親,對她的孩子,過去,她是說謊了。我必須由自己一個人保有那種知識。自此以後,那個女人也就成了我獨自一個人的秘密:安娜-瑪麗·斯特雷特。"
Saturday

Passion for Form's Blog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11)

Posted on February 1, 2021 at 10:00pm 0 Comments

更確切地說,我感覺到她就在這條燈火如閃爍的信號燈一樣輝煌的林蔭大道上,我分辨不出這些信號燈,也不知道它們是從哪個遠古年代發給我的。而這些燈火在土臺的黑暗中顯得更加璀璨奪目。既璀璨奪目又飄渺悠遠。 

我穿上了那隻皮鞋,重新把我的左腳塞進鞋子裏,離開了這張我原本很樂意在那裏過夜的長凳。我像她十五歲那年被人抓住之前一樣,沿著土臺往前走著。是在哪裏,是在什麼時候,她開始被人盯上的呢?

 …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9)

Posted on January 9,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外面是黑沈沈的夜。我的思緒依然停留在底樓那個端坐在強烈燈光下的男子那裏。他在睡覺之前會吃點東西嗎?我尋思那裏是否有廚房。我本該邀請他一起共進晚餐的。也許,不用我提問,他就會冒出一句關鍵的話、一個招供,就可以讓我更快地追蹤到雅克林娜·德朗克的線索。布雷曼反復地跟我說,每一個人,即使是最冥頑不化的人,都會有一個“供認不諱”的時刻,這四個字是他的口頭禪。我們只要極其耐心地等待著這一時刻,當然也要試著想辦法促使這一刻的出現,但要做得乾淨利索,讓人感覺不到,布雷曼曾說道:“要使用一些微妙的帶刺的話。”必須讓那人感覺到他面對的是一個聆聽懺悔的神父。這很難做到。但要幹這一行就得做到這一點。我到了馬約門,我還想在溫煦的夜晚裏走一走。不巧的是,我的新皮鞋把我的足背硌得好痛。於是,我走進那條大街上的第一家咖啡館,我選了一個靠玻璃窗的位置。我解開鞋帶,把左腳上的皮鞋脫了下來,那隻腳最疼了。當服務生過來時,我要了一杯綠色的伊薩拉利口酒。…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