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5)

露西的咯咯笑聲從三千英哩外傳來。“聽起來很像是你喜歡的地方。有時間騎馬嗎?” “露露,我沒有一分鐘是自己的。我保證。”安德烈心想,他說得一點也不假。“你那邊的情形如何?” “不錯。生意還是有點清淡,不過史蒂芬已經從佛羅里達回來了,所以現在我能外出用餐。” “為我留一頓,好嗎?今晚我要跟塞魯斯·派因見面,不過我們應該幾天之內就回去。我要帶你到‘羅伊頓’吃飯,我們可以向卡米拉揮手。” “很好,”露西說道。“我會帶一把槍。” 安德烈聽到擴音器里放出租嘎、含混的聲音,宣布登機時間已到。“露露,我會在尼斯打給你。” “哇,那聽起來似乎是適合用午餐的地方。一路順風。” 安德烈在機艙的後段就座。起飛之前他就睡著了,他最後一個意識的念頭是,在俯瞰地中海的露天餐廳里,露西坐在他的對面。空服員在飛機著陸之前過來叫醒他時,她看到他臉上有一抹微笑。 在塞魯斯·派因的提議下,他們在“美海濱”訂了房間,是個怡人的小飯店,就在“英國人步道”後面,離歌劇院不遠的地方。塞魯斯告訴安德烈,外來的歌劇女主角住在這邊,而且他對她們非常愛慕,因為他相當偏好豐滿的酥胸。前一天晚上他已先飛到巴黎,然後再南下尼斯,比安德烈早住進飯店…See More
Jan 6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4)第 11 章

八目鰻發出呼嗜聲,成功地將雞刺穿,開始用刀子鋸下去。 史賓克得意地笑著。“安可,大人。” 安德烈發現要決定是雞肉硬還是高麗菜心硬有點困難,不過其他人都在毫不挑剔的鄉間口味的餐點下大快朵頤,快快樂樂地取第二份。當盤子上只留下肉被剝光的雞架之後,八目鰻宣布停戰。骸骨被送走,取而代之的是一瓶波爾圖葡萄酒和一大塊斯提耳頓乾酪的殘餘。 交談持續著,黛芙妮和她父親聊著馬匹、最近的定點越野賽,以及明年雉雞射擊的展望。他們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當中,對安德烈或他的工作似乎不感興趣,這很適合辛苦了一天的安德烈。在客廳喝了微溫的咖啡之後,八目鰻大人宣稱他想看看最近的災難,也就是十點新聞,安德烈於是抓住機會告退,上樓回他的房間。 他坐在床鋪的邊緣,手中拿著一小杯威士忌,不想那麽快脫掉衣物,鑽入冷得像冰玻璃的棉被之間。酒精無法戰勝嚴寒的氣溫,而卸去衣物似乎會危及健康。正當他在考慮到底是要勇敢地繼續作戰還是脫衣上床時,他聽到急速的敲門聲。他走上前去開門,希望看到捧著熱磚塊或熱水袋的史賓克。 結果出現的是黛芙妮閣下。 “想不想奔馳一趟?” “什麽?”安德烈說道。“在黑夜中?” “你要的話,也可以不要關燈。”她說完這…See More
Dec 25,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2)

斯洛特園的雞尾酒時間是在較小的客廳里慶祝的,這個地方像個昏暗的洞穴,由一位熱心的標本制作師所裝潢,格調與哈佛俱樂部類似。房間的另外一邊,八目鰻大人背對著柴火站著,他的夾克掀起,好允許暖氣能夠直接送達臀部。在角落里,飲料桌旁的史賓克假裝很忙,將酒杯舉起來對著光源,用他的衣袖試亮它們。安德烈越過客廳時,狗們全往他身上撲過去,以示歡迎之意。 “如果會讓你不舒服,把它們踢走!”八目鰻大人說道。“很棒的傢伙,是愛爾蘭獵犬,不過一點都不懂禮貌。菲茲!坐下來!” 群狗不加理會。“哪隻是菲茲?”安德烈問道。 “全都是。坐下,笨蛋!永遠沒辦法分辨,所以乾脆給他們取同樣的名字。你想喝什麽?” 史賓克似乎已經代為決定了。他用銀托盤將平底玻璃杯送到安德烈的鼻子底下。“威士忌。”這三個字故做神秘地從他的嘴角嘟詠出來。“雪莉酒不可靠,琴酒我們喝完了。”’ 安德烈很高興地看到,杯中並無冰塊。他擠過狗群,跟火爐旁的主人會合。“拍得還好吧。”八目鰻說道。“我猜你已經聽說上個小夥子的事情,對不對?我想是被我女兒帶到難騎的路上,摔下馬來。” “我聽說過。” “麻煩的是,黛芙妮以為每一個人都騎得跟她一樣好,但是她三歲就已經在…See More
Dec 11,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1)

當他們接近走廊盡頭的一扇門時,安德烈可以聽到電視播報員高速的喋喋不休,偶爾被更低沈、更高貴的叫嚷聲打斷:“鞭下去,你這個蠢蛋。把它鞭下去!”然後是失望的呻吟。 他們在門口停下來。老人家大聲咳嗽。“攝影師來了,大人。” “什麽?啊,那個攝影師。”八目鰻大人繼續凝視熒幕,此時馬匹正要跑回圍欄里。“好,去把他帶來,史賓克。送他進來。” 史賓克的目光投向天花板。“他就在這里,大人。” 八目鰻大人環顧四周。“老天爺,他在這里。”他將手中的玻璃杯放在墻邊桌上,把自己從扶手椅上推起來,這是一個高大的男人,有一張被歲月蹂躪過。曾經英俊的臉孔,以及紅潤的健康膚色。安德烈可以看到在長長的斜紋軟呢厚大衣下,穿著一隻飽經磨損的虎皮鞋和棕色燈芯絨長褲,大衣的領子往上翻,以抵擋空氣中的嚴寒。 “八目鰻。幸會幸會。”他伸向安德烈的手感覺起來就像是冰過的皮革。 “我是凱利。”安德烈的頭點向電視。“不要讓我打擾你看……” “離下半場競賽還有半個小時——夠喝茶了。史賓克,來杯茶如何?” 史賓克用嘴角對著安德烈嘟噥。“先是叫我清潔銀器。現在又要喝茶。算來算去我只有一雙手,不是嗎?”然後問道:“大吉嶺還是中國茶,大人?” “…See More
Dec 10,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0)

安德烈將手肘從吧台上的一小攤啤酒上移開。“八目鰻大人經常來這里嗎?” 麗坦嗤笑了一聲。“不常。不過黛芙妮常來。他女兒。”她點了兩三次頭,然後眨眨眼。“星期六晚上。”她在低垂的眼瞼下,給了安德烈意義非凡的一瞥。“黛芙妮喜歡她的小消遣。沒錯。” 安德烈故意忽略這個未明說的邀請,並沒有問她黛芙妮到底在星期六晚上做些什麽。“那麽八目鰻夫人呢?你常看到她嗎?” 麗坦放棄她在啤酒泵後方的位置,靠上前來。“夫人,”她說,聲音幾乎跟耳語一樣小,“私奔了,不是嗎?跟一個索爾斯堡來的律師。”她在香煙上塗上更多的口紅。“男的比她小好幾歲。不過你知道他們會怎麽說。” 安德烈不知道,也不認為自己想知道。他借由點了寫在黑板上的“莊稼漢午餐”,來阻止她深入的揭露。結果送到他面前的是一小條面包、一小塊包著箔紙的“農場新鮮”奶油、厚厚的一片乳酪,以及兩顆過度閹潰的大洋蔥。紙巾上有一個胖男人,戴著廚師帽,手中揮著寫有“老菲爾”的旗子。安德烈用它來封住洋蔥的刺鼻味。他為莊稼漢感到難過。 半小時之後,肚子里裝著一頓令人難忘、食而無味的午餐,安德烈走出車子,推開兩扇通向寬廣碎石車道的大門,車道軟蜒穿過種有一叢叢老栗樹和橡樹的園…See More
Dec 7,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9)第 10 章

早春清晨的倫敦希斯羅機場。毛毛細雨不斷地從低掛的灰色天空落下來;睡眠不足的臉孔排列在回轉式輸送帶旁邊,看著別人的行李緩緩爬過;機場內建於揚聲器系統內的設備,將廣播事項轉化成令人費解的暗語;延誤抵達;失去聯系;焦慮發作——開啟了又一個充滿旅途樂趣的一天。 在避開酒精,睡了六個小時之後,安德烈覺得精神格外的好。要是交通狀況尚可,那麽他便能在午餐之前到達威爾特郡,把下午和隔天早上的時間花在拍照上面,然後及時趕回希斯羅,搭晚班飛機前往尼斯。由於被這個快樂的念頭所鼓舞,他在經過綠色通道時,犯下了向海關關員微笑的錯誤。於是,當然被擋駕了。 “打開那個,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海關官員注視著袋中的器材,揚起眉毛。“先生是業餘攝影師嗎?” “專業。我幫雜誌社拍照。” “是這樣。”音調平而懷疑。“做很久了嗎?” “是的,好幾年了。” “但不是用這一套。” “不是。”為什麽他起了罪惡感?“我的東西被偷了。上個禮拜我在紐約買了這些。” 冷冷的微笑,然後准許他繼續前進。 發誓永遠再也不和海關關員作目光接觸,他開著租來的福特車往西前進,跟美國的公路怪獸相比,四周的小汽車活像玩具。他暗忖,有多少個走私客會被抓…See More
Dec 5,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8)

安德烈也不自覺地前傾,直到發現自己如此靠近派因。“也有可能是另外一幅畫,對吧?我是說,他是個多產畫家。” “他當然是。首先,他畫了六十幅聖維多山的畫,而且死的時候,手里還提著水彩筆。不過還是太巧合了。”派因看看他們的空酒杯,然後看他的手錶。“你能留下來用晚餐嗎?酒可以喝,食物很容易消化。除非你今晚還有更精彩的節目?” “塞魯斯,如果我告訴你我目前的社交生活,你聽了鐵定會想睡覺。這些日子我交往的都是那些會叫我系安全帶的女孩。” “真的?你應該試試寇特妮。有味道的小妞,不過她在交男朋友方面,運氣不怎麽好。我遇過其中一兩個——二十五歲看起來像中年人,非常自戀。無趣得令人難以置信。”派因簽下吧台的帳單,站了起來。 “吊褲帶和條紋襯衫?” “和內衣褲還滿搭配呢!我敢肯定。到餐廳去吧。” 他們離開酒吧,進人少說可容納三百個哈佛精英的雙層房間,停車場還可以撥出來供員工使用。裝潢格調介於豪華宅第和狩獵房舍之間,到處都掛著動物標本,派因解釋說,其中有不少是泰呢·羅斯福打獵隊的受害者——大象和野牛的頭、牛角和象牙、一大付廢鹿角。人類紀念品則以肖像的方式存在,神情高貴的有錢人。“不是俱樂部的總裁,就是美國總…See More
Nov 28,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7)

派因暫停,將頭傾向一邊,有幾秒鐘的時間他安靜地注視著安德烈那張專注的臉龐。他似乎很滿意這樣的觀察。“讓我實話實說。如果這中間有交易存在,我很想了解了解。我的年紀已經不小,而且這些事情不是每天都會發生。因為是你告訴我的,所以讓你分一杯羹,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再次停頓,兩個男人打量著對方。 安德烈不曉得要說什麽,只能用他的葡萄酒尋求掩護,順便理理頭緒。這件事情從未讓他想到錢;其實他只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你真的認為可能嗎?一筆交易?” “誰知道?那幅畫我明天就可以找到三個買主,要是他真的要賣的話——還有如果狄諾伊願意讓我處理的話。” “你認為他想賣畫?” 派因大笑,使得坐在對面的會員皺起眉頭,從他與馬楔尼的神交中擡起頭來。“你在避重就輕,親愛的孩子。除非我們做些家庭作業,否則我們無法確定。” “我們?” “為什麽不?我了解賣畫這個行業,你認識狄諾伊。我覺得你是個誠實的年輕人,而我則是絕絕對對的童受無欺,不過這是我自己說的。總之,這似乎是我們可以合作的好理由。讓我再幫你叫些葡萄酒。”派因的目光仍然留在安德烈的臉上,手指再度向酒保打圓圈。“怎麽樣?要不要參加?可能很有趣。” 安德烈發現派…See More
Nov 21,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6)

寄放外套時,他發現塞魯斯·派因就在大廳外的走廊上,正在測覽布告欄上的啟事,他那剪裁合身的背影對著衣帽間。安德烈走過去,站在他身旁。“我希望他們還沒有禁止攝影師進入。” 派因轉頭,露出微笑來。“我在看是不是有會員被抓到引誘年輕女孩洗三溫暖。以前常有這碼子事。”他對著一張別在紅氈布上的傳單點頭。“時代變了。現在我們竟然有日語午餐。你好嗎,親愛的孩子?”他抓住安德烈的手肘。“酒吧往這邊走。” 哈佛俱樂部的酒吧沒什麽虛飾,很像一些舊時酒吧,當時垂掛的蕨類物尚未取代煙葉的煙霧,點唱機的吱喳聲和體育評論也還沒有毀掉安詳的交談。沒錯,有兩臺電視機——最近才設置的,讓派因不怎麽高興一一在這個特別的晚上,它們沒有畫面和聲音。是一個清淡的夜晚;四張小桌子只有一張有人,孤零零的身影正彎身看報。另一個會員坐在吧台旁,不知道在沈思什麽。酒吧中並無瑣碎的事物來打攪寧靜飲酒的樂趣。 他們兩人在吧台的尾端坐了下來,離那個正在閱覽室翻閱《華爾街日報》的會員所制造出來的喧鬧聲很遠。派因喝了第一口蘇格蘭威士忌,思考了一會兒,然後以嘆氣來表示喝到了好酒,接著再讓自己安穩地坐在吧台板凳上。安德烈豎起耳朵。最大的聲音是酒保在排列…See More
Nov 19,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Nov 17,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4)

這次任務是幫某家英國雜誌工作,拿的是英國酬勞,比安德烈的美國酬勞低得很多。不過露西說得對。在宏偉的房子里拍掛毯,鐵定比在矯柔做作的美術指導面前,拍攝數十個房間裝潢這種苦差役好多了。安德烈剛入行時,曾經做過這類工作,他可不想重操舊業。 “露露,老實說,我目前也沒有太多選擇。他們希望什麽時候開始?” 露西看看筆記。“昨天?是一個意外。他們都準備好了。攝影師也到了現場,結果他從馬背上摔下來,跌斷了手臂。” 安德烈吃了一驚。“他們該不會要我騎馬吧?老天,他在馬背上做什麽?” “我怎麽知道?用腳把馬夾緊,你沒問題的。” “你是個鐵石心腸的女人,露露。但願你今天早上跟我在一塊。”安德烈描述了他跟卡米拉的擦身而過。然後看到一個蹙眉出現在露西的臉上。“我就在那邊,”他說,“像個connard站在大廳里——” “像個什麽?” “像個大笨蛋——她裝作沒看到。但是她肯定看到了我,我敢肯定。” 露西從辦公桌前站起來。“安德烈,她是個怪胎。你總是說她人不壞,行徑怪異,但是出版是她的專業,她雜誌編得很好。你說得也許沒錯——”露西搖著一隻手指警告,“——不過這不能改變她是個怪胎這個事實。她喜歡你的時候,就像場麻疹蓋…See More
Nov 11, 20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3)

兩個男人離開房子,在他們步下門階時,安德烈輕聲贊美剛才那個女孩。派因扣上夾克的鈕扣,將折起的袖口放下。“在一個外觀占有重要地位的行業里,其中的好處之一就是,你可以毫無罪惡感地雇用美女。而且她們還能減稅。我真的很喜歡美女,你呢?” “只要我有機會。”安德烈說道。 他們在第六十三街和麥迪遜大道的轉角處分手。由於是在住宅區,所以安德烈決定走路到《DQ》的辦公室,看看能不能逮到卡米拉。上次他們交談時,她將他打發掉,而且後續的電話也都沒有獲得回復。卡米拉的沈默讓他有些困惑。這不像她的作風;從前安德烈為別家公司出任務時,她會不高興,而且在正常的情況下,即使她沒有工作上的事情跟他討論,也會經常打電話來,只是想要使你感到溫暖,甜心,她曾經這樣對他表白。 溫和的天氣帶出麥迪遜大道一如往常豐富的多樣性:身著牛仔褲和慢跑鞋、神情憂慮、擔心即將被搶的觀光客;在嘈雜聲中對著行動電話大吼的生意人;精品店搶購者,拉皮、頭髮挑染、鼓鼓的購物袋;直排輪鞋玩家、按摩院拉客者、販賣各種物品的小販,從椒鹽脆餅到五十塊美金的勞力士贓物都有——另外,將交談或甚至清晰的思緒淹沒的永無止盡的叫囂咒罵聲,喇叭和警笛聲、公車的氣壓咕喀聲…See More
Nov 6, 2019

Passion for Form's Blog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5)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9 at 5:48pm 0 Comments

露西的咯咯笑聲從三千英哩外傳來。“聽起來很像是你喜歡的地方。有時間騎馬嗎?” 

“露露,我沒有一分鐘是自己的。我保證。”安德烈心想,他說得一點也不假。“你那邊的情形如何?” 

“不錯。生意還是有點清淡,不過史蒂芬已經從佛羅里達回來了,所以現在我能外出用餐。”

 

“為我留一頓,好嗎?今晚我要跟塞魯斯·派因見面,不過我們應該幾天之內就回去。我要帶你到‘羅伊頓’吃飯,我們可以向卡米拉揮手。” 

“很好,”露西說道。“我會帶一把槍。”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4)第 11 章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9 at 5:47pm 0 Comments

八目鰻發出呼嗜聲,成功地將雞刺穿,開始用刀子鋸下去。 

史賓克得意地笑著。“安可,大人。” 

安德烈發現要決定是雞肉硬還是高麗菜心硬有點困難,不過其他人都在毫不挑剔的鄉間口味的餐點下大快朵頤,快快樂樂地取第二份。當盤子上只留下肉被剝光的雞架之後,八目鰻宣布停戰。骸骨被送走,取而代之的是一瓶波爾圖葡萄酒和一大塊斯提耳頓乾酪的殘餘。 

交談持續著,黛芙妮和她父親聊著馬匹、最近的定點越野賽,以及明年雉雞射擊的展望。他們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當中,對安德烈或他的工作似乎不感興趣,這很適合辛苦了一天的安德烈。在客廳喝了微溫的咖啡之後,八目鰻大人宣稱他想看看最近的災難,也就是十點新聞,安德烈於是抓住機會告退,上樓回他的房間。…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3)

Posted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8pm 0 Comments

安德烈站起身時,她轉頭看著他。 

正在檢視湯的八目鰻大人,把頭縮回來。“凱利先生,這是小女黛芙妮。” 

站在安德烈旁邊、手中捧場的史賓克輕聲說道,“黛芙妮閣下。”他的強調使得安德烈懷疑,自己是不是應該行屈膝禮或是一腳跪下來。她用炯炯的目光凝視著他,使他感到很不自在,她的眼睛非常大、非常藍,鑲在紅潤的臉龐上。她的棕髮往後梳,用黑緞帶綁著,而她的額頭上隱約有一條由一項剛脫掉的騎馬帽所留下的線痕。十五年之後,她的身材可能會變,皮膚由於太多的風霜而變得粗糙。不過現在,在二十歲的當頭,她激發的紅光像是一隻訓練有素的健康動物。…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2)

Posted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7pm 0 Comments

斯洛特園的雞尾酒時間是在較小的客廳里慶祝的,這個地方像個昏暗的洞穴,由一位熱心的標本制作師所裝潢,格調與哈佛俱樂部類似。房間的另外一邊,八目鰻大人背對著柴火站著,他的夾克掀起,好允許暖氣能夠直接送達臀部。在角落里,飲料桌旁的史賓克假裝很忙,將酒杯舉起來對著光源,用他的衣袖試亮它們。安德烈越過客廳時,狗們全往他身上撲過去,以示歡迎之意。 

“如果會讓你不舒服,把它們踢走!”八目鰻大人說道。“很棒的傢伙,是愛爾蘭獵犬,不過一點都不懂禮貌。菲茲!坐下來!” 

群狗不加理會。“哪隻是菲茲?”安德烈問道。…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