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2) 第16章

不悅且突然毫無醉意的法蘭岑,快步地走在寂靜的午夜街上,目的地是他租來的專屬車庫。他一隻手拎著小提箱,另一隻手提著很大的鋁制置畫箱。箱子里面,裹著層層的泡沫橡膠和氣泡包裝紙的是兩幅油畫——《女人與瓜》,保羅·塞尚所作,以及《女人與瓜》,尼可·法蘭岑所作。兩幀畫共值六千多萬美金。 正常來說,深夜帶著如此貴重的行李獨自逛在巴黎的後街,會讓這個荷蘭人憂心忡忡。不過在他轉入陰暗的巷子時,他的緊張,已經被他那越來越火的怒氣推向一旁,其中有一部分是生自己的悶氣。他從未喜歡過霍爾茲,從不信任他。該行業中的一個說法是,萬一你跟魯道夫·霍爾茲握過手,那麽最好數數自己的手指。然而他現在卻按照霍爾茲的交代在做——走離溫暖的床鋪以及前景看好的工作,宛如一尊傀儡被一個急驚風偏執狂的小人扯來扯去。有什麽事會這麽嚴重?他們已經查過派因的底細,是個如假包換的畫商,在藝術界很有名氣。而且據說為人誠實。威里耶還特別強調這一點。像這樣的人會把別人出賣給警方嗎?當然不會。 法蘭岑在車庫門前停下來,笨手采腳地開著對號鎖,一隻有著破耳朵和犀利大眼睛的貓,正在一旁觀察他。他發出噓聲想把它趕走,還記得有一次鄰居的貓闖入他的畫室,在一幅…See More
Wednesda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1)

法蘭岑進人自己的公寓,熟悉的油畫顏料和松節油的味道,穿透他頭里的酒氣。他穿過用來作為畫室的大房間,霍爾茲。他凝視著滲濾式咖啡壺,舊恨一古腦兒浮上心頭:霍爾茲貪婪、霸道、卑鄙、不可信任;不過,悲哀的是,他卻是法蘭岑主要的收入來源,“而他們兩個都了解此一事實。要是替這位有教養的新顧客所做的工作,能夠帶進來其他財源,那將是多麽開心的事情啊。或許明天他會把兩幀即將打包送走的油畫,送給派因看。真假畫作並排,好讓這位畫商欣賞他巧妙的手藝。 端著一杯咖啡和肯定是當天最後一份白蘭地,法蘭岑在破舊的皮制扶手椅上坐下來,手正在口袋里摸索雪茄,此時電話響起,而且響個不停。他告訴自己,有一天,甚至明天,他要買臺答錄機;他踉蹌地走過房間,拿起話筒。 “法蘭岑?我是霍爾茲。我相信你和派因先生的晚餐吃得很愉快。” 法蘭岑打了個哈欠。霍爾茲總是這副德性。從第一次接觸,到顏料乾掉,他就一直咬著你不放——核對、嘈叨、確定他該分到的那一杯羹。“沒錯。他這個人很夠意思。” “他想要什麽?” “塞尚的畫。” “老天,我知道他要塞尚的畫。我打給你之前,威里耶早就告訴我了。哪一幅?”’ “我還不清楚。” 霍爾茲咕嗜一聲。畫作會關係…See More
Nov 23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0)

在塞魯斯有機會回答之前,服務生過來問他們吃什麽甜點,法蘭岑馬上分了心。“翻到某單的最後面,”他說。“你們一定要試試看。”在其他人遵循他的指導的同時,法蘭岑繼續說下去:“傳統上,你會在吃乾酪時喝紅酒,不過看看這個——──‘卡門貝乾酪配蘋果白蘭地’、‘伊波乾酪配勃員第酒釀’、‘老母羊乾酪配西班牙雪莉’。這些搭配實在太傳神了。想像力相當豐富!研究得很透徹的法蘭岑一面搖頭,一面盯著某單上三十種不同的乾酪,每一種都有特地挑選搭配的飲料。過了會兒,他才交出菜單,回到塞尚這個主題。 “我非常敬佩他,”他說,“不只是他的畫作而已。能不能幫我把酒瓶傳過來,然後我要說我最喜歡的塞尚的故事給你們聽。”他把剩下的波爾多倒出,舉起酒杯對著光線,一嘆,喝一口。“跟許多畫家一樣,他在世時往往得不到別人的賞識,而且還被只配幫他洗畫筆的人批評。這件事發生在艾克斯市,我很確定你們都知道,“就美術而言,這個城市並不全然是全球的首都。總之,那邊舉行了塞尚的畫展一一則很往常一樣,當地有很多畫評家蒞臨——塞尚本人發現自己站在某個畫評家的後面,這個人正滔滔不絕地評論其中一幅畫,而且越說越離譜,然後,在聽到一句尤其無知的評語之後,塞…See More
Nov 21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9)

露西對著三張看著她的臉咧嘴而笑。“你猜怎麽著?”她說。“我想要吃鴨子。” 等到服務生過來接受他們的點菜時,法蘭岑已經擔負起為每一個人安排茶色的責任,此一任務他以極大的熱情與充分的知識執行。當他和服務生及斟酒傳者為食譜搭配美酒時,他們的桌子變成餐廳里面最有生氣的一張,點菜結束之後,安德烈向法蘭岑指出這個事實。 “很簡單,”荷蘭人說道。“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錯誤的理由來這樣的餐廳吃飯的。他們到這里是要向別人炫耀他們花得起幾千法朗吃晚餐。由於他們把錢看得很神聖,所以他們的一舉一動就仿佛他們是在教堂里。”他雙手合十,擡頭望向天花板,宛如年長的天使。“缺乏笑聲,葡萄酒不夠多,也沒什麽胃口。這樣子對服務生,對斟酒傳者來說,一點意思也沒有。將食物和葡萄酒端給把價格看得比品味重要的人,你說還會有樂趣可言嗎?呸!”他把酒一飲而盡,眨眼示意服務生再倒。 “不過我們,我們不一樣。我們來這里是要吃飯,喝酒,享受。我們興致勃勃。我們信仰‘食物之樂’,我們是大廚的觀眾。這會受到在這里的員工欣賞。現在,他們已發現我們和他們是同路人了。等這頓飯吃完,他們還會買酒請我們喝。” 法蘭岑的態度極具感染力,再加上美味的勃員緒和…See More
Nov 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8)

傳者帶他們到這張桌子,法蘭岑的目光越過眼鏡頂端朝上瞧,那藍色的圓眼鏡攝人了安德烈和塞魯斯,在看到露西之後,睜大開來。他有點困難地起身,輪流向他們每一個伸出一隻手時,他的上半身就伏在餐桌上方。他的個子高大,由於穿著看起來厚到足以防彈的棕色燈芯絨西裝,因此顯得更加魁梧了。頂扣沒扣的格子襯衫,因為打著一條起皺的黃色毛織領帶,而染有少許的正式味道。 他的頭很大,頂著一片四面八方冒出的粗濃花白頭髮,下面是高聳的額頭、長而直的鼻子,以及細心修剪過的人字鬍。他說話時所用的英語,就一個荷蘭人來說,幾乎太完美了,仿佛在幼兒園便開始學習了。 “我看起來很驚訝嗎?”他說。“你們必須原諒我。我以為只有派因先生。”:他把菜單閱上,親切地對其他人點頭。“‘所以今天晚上只是大家認識認識,對吧?” “也許我們也可以辦點正事,”塞魯斯說道。“沃科小姐和凱利先生都是我的同事。我可以向你保證,他們很謹慎。” 原本在調整桌旁冰桶位置的服務生,抽出一個滴著水的酒瓶,直到標簽顯露為止。法蘭岑轉過去仔細地讀它,點點頭,對塞魯斯微笑。“招牌香按,”他說。“我相信你會喜歡。味道非常的好。”在他們暫停說話時,傳來投出軟木塞的響聲,不會比…See More
Nov 1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7)第15章

第15章八點時他們在大廳集合,露西身穿她最漂亮的黑洋裝,安德烈由於打著領帶而有即將窒息的感覺,塞魯斯則穿著印有威爾斯王子方格圖案的紈持弟子裝。他迅速而彬彬有禮地握住露西的手,彎下腰。“你令人銷魂,親愛的。肯定是巴黎最美的女子。” 露西的臉紅起來,然後感覺到,站在塞魯斯背後的門童試圖吸引她的注意。她對他微笑,立即聽到連珠炮似的法語:一輛計程車剛送客人到飯店來。現在是空的,等著要載客。如果她需要,他將很榮幸地為小姐保留。從他那茫然的神情看來,他最想保留的可能是小姐本人。困惑的露西轉向站在一旁的安德烈,後者的臉上掛著半個微笑。“他說什麽?” “他說他認識許多女人,不過沒有一個比得上你。他想要帶你回家去見他老媽。” 計程車載著他們行駛於聖傑曼大道上,開過協和橋時,露西屏住氣息欣賞著塞納河,是一條黑色的大緞帶,繡過數條橋的光彩奪目。安德烈凝視她的臉龐。“我要他們為你打開所有的燈光,露露。右手邊是杜伊勒利花園,正前方是協和廣場。勝過星期一早晨的西百老匯雨景,不是嗎?” 露西緩緩地點頭,眼睛還是捨不得離開周遭的超凡美景:打著聚光燈的建築物、勻稱精確的樹線、落於大石墻上的雕像濃影。她沒有說話,震懾於她…See More
Nov 14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6)

塞魯斯滾動眼珠子。他們相當感興趣。不斷談著菜單——山多倫顯然是個很棒的廚師,而法蘭岑聽起來就好像他已經把刀叉拿出來了。我們八點鐘在那邊跟他見面。他似乎非常友善,我想我必須提一下,他要我叫他尼可。我有預感,我們的運氣會不錯。” 此時露西看著一個高大的金髮女郎,身穿黑色皮衣,牽著一隻俄國狼犬大步穿越馬路,女郎和狗都對車子視若無睹,頭擡得高高地走著路,臉上露出高傲、優雅的神情。不過這效果卻被狼犬的行為破壞殆盡,它在一輛停好的汽車的後輪旁蹺起腳來,此時車主正要跨上汽車。車主告誡了幾句,他的腿也蹺起來,跨過坐墊。女郎聽而不聞,繼續往前邁進。 露西搖搖頭。“要是在紐約,他們早就打起來了。然後那隻狗會被控告。”她再度搖頭,轉向塞魯斯,“我們不能談談正事?” “當然!” “你覺得我今晚要不要穿黑洋裝?算了,我開玩笑的。你想從法半岑那邊得到什麽了’ “這個嘛,讓我考慮考慮。”塞魯斯把蝴蝶結調正,目光飄過馬路對面的利普啤酒屋。“我希望他會覺得跟我們在一起很自在,能夠信任我們。我希望他能告訴我們他是怎樣替狄諾伊工作的,然後看看他對那幅塞尚的真品了解多少——它在哪,要運往何處。”他微笑地注視著露西。“我希望他…See More
Nov 13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5)

塞魯斯提議他們吃些清淡的食物,好留下空間迎接費時而精致的晚餐。咖啡之後,他們點了幾杯葡萄酒和火腿三明治、結實的棍子面包,露西首次品嚐到道地法國面包塗諾曼第奶油。她以鑒賞的心情咬下第一口,停下來望著安德烈。 “為什麽巴黎人都不是胖子?”她一邊說,一邊揮向他們周圍人。“看看他們大吃大喝的東西,還有葡萄酒。而且晚餐還會全部重來一次。他們是如何辦到的?是不是有特別的減肥法?” “當然,”安德烈說道。“午餐不超過三道菜,晚餐不超過五道菜,而且他們在早餐之前不喝酒。是不是這樣子,塞魯斯?” “大概是如此,親愛的孩子。但是不要忘記每日一瓶葡萄酒和睡覺前來一點白蘭地——嗅,還有烹調時用上大量的奶油。運動量也很少,這點頗為重要。再加上每天一包煙。” 露西搖頭。“OK,也許我問了笨問題。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連一個胖子都沒有看到,真是奇怪。” “這就是他們所謂的‘法式吊詭’。”安德烈說道。“你們還記得嗎?幾年前所發生的大騷動。剛開始他們調查了二十個國家還有這些國家的飲食習慣。他們想了解各國飲食與心臟病發生率之間的關係。” 塞魯斯若有所思地注視著葡萄酒。“我不確定我想要聽這類資訊。” 安德烈咧嘴而笑。“只要繼續…See More
Nov 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4)

蒙大林的酒吧間就在大廳的左手邊,是人們可以輕鬆度過一天的場所。早餐、午餐和晚餐都有供應。酒精飲料則在接近中午時便有了。整個世界來來去去,生意談成、戀情開始(因為某種原因,很少結束;也許是怕人的照明,未曾替淚水和悔恨預留空間)。沒有擺電視機,娛樂相當合乎人性。 她們等著向櫃枱報到時,露西端詳著坐在附近的兩位細瘦、光鮮亮麗的女人,她們面前擺有香檳酒杯,抽著香煙,而且每噴一口,長而高雅的脖子一扭,身體便往後編,以躲過煙霧。“這些寶貝,”露西說道。“瞧瞧她們,她們在較量顴骨。” 塞魯斯拍拍她的肩膀。“她們都是些住在郊區的家庭主婦,親愛的。也許正在討論晚餐要給先生吃什麽。” 露西吸起嘴唇。試著把她們與廚房的任何地方聯想在一塊。安德烈轉離櫃枱,手中拿著兩支鑰匙。“露露,不要一直瞪著那些可敬的女士。” 他遞給塞魯斯鑰匙,護送兩個同伴進入一臺特別為高盧人尺寸打造的電梯,這種交通工具頗鼓勵親密的人際關係。假使剛搭進去的乘客互為陌生人,出來時肯定不會是了。 露西以“米其林”輪胎檢查員的敬業態度來檢視他們的房間,用手指撫觸紅木、測試披有鮮明藍白條紋被單的床、欣賞浴室的鋼制品和石板、推開可以俯瞰雜亂的巴黎屋頂…See More
Oct 27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3)

露西端詳飛機上的空服人員,他們都穿著時髦的深藍色制服,男的體格比美國班機上的小一號,女的打扮得一絲不茍,臉上有禮的高傲神情,簡直就是大家公認的法國臉極明顯的特征。她用手肘碰碰安德烈。“我對那些寶貝的看法沒錯。她們全都看起來像是‘迪奧’服飾的常客。” 安德烈對她使使眼色。“那邊只是你看到的部分。法國女人是全歐洲花錢買內衣褲最兇的。這是我從《華爾街日報》的女性貼身衣服記者那邊聽來的。” 露西傾向前,看著一對緊束的香臀搖擺手走道上,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飛機從容地駛離登機門時,她捏捏安德烈的手。“不要有壞念頭,小鬼。你已經被預約了。”她的頭在他的肩膀上靠下來,如疲憊不堪的小孩般,馬上墜入夢鄉。 塞魯斯可就沒這麽幸運,他的旁邊坐著一個活潑的中年婦女,從華盛頓特區來的,她似乎渴望著交談與指導,這是她的第一次法國之旅——獨自一人,如他以誘人的微笑所指出的。然後她侃侃而談著個人進一步的細節,還有更多甚至是以暗示法進行,不過半小時之後,塞魯斯決定宣布頭痛。他把椅背往後調,閉上眼睛,再次衡量他為一個素昧平生的人處理一筆三千萬美金交易的機會。 評析結果還是像他上次所認為的一樣渺茫。大部分要看法蘭岑的情況——他…See More
Oct 13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2)第14章

第14章輪子的吱吱叫和粗拉鏈被拉開的擦刮聲,使得昏昏沈沈、失去方向感的安德烈坐了起來,只知道自己睡在陌生的床上。這是一張女性化的小床,整體來說比他的彈簧墊床精巧,如他現在所看到的,一堆衣物蓋住了半個床面。房間的另一端,在燈罩柔和的光線下,他可以看到露西蹲伏在打開的皮箱旁,而四周有更多的衣服。她的身上穿著白T恤,當她聽到翻動的聲響而回頭凝視他時,臉上露出惡感的神情。 “露露?你在做什麽?” 她站起來,一隻手捂在嘴上,眼睛睜得大大的。她身上的T恤剛好長到讓她免受牢獄之滅。“安德烈,很抱歉。我並不想吵醒你。我睡不著,所以我想我可以……你知道。”她對著皮箱模糊地一扇,聳聳肩。“……開始打包。” 安德烈用還沒清醒的手指,在床頭桌上搜索手錶。“現在幾點了?” 露西再度聳肩。“啊。好像還很早。”閃出一口白牙。“除非你要去巴黎。” 他找到手錶,費力地凝視著它。“露露,是淩晨四點。班機今晚八點起飛。打包要花你多久的時間?” 露西走過來坐在床邊,將頭髮推回額頭。“你不了解。我有很多東西必須準備。我不想在那些巴黎寶貝的面前看起來像個土包子。”她低頭對他微笑;油光的頭髮,在她皎白的三角型臉龐周圍形成糾結的黑雲…See More
Oct 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1)

她靠過去親他的臉頰,而此時手中端著蘇格蘭威士忌回來的安德烈,很肯定自己看到塞魯斯的臉紅起來。他坐下時,他從一個人望向另一個人。“我是不是得離開了?” 露西對安德烈使眼色。塞魯斯清清喉嚨。“我在等你回來,好把其餘的說完,”他說。“但是我受到我們的旅伴的攻擊。好了。”他喝下一大口數料。“我撥了威里耶賣給我的號碼,跟法蘭岑通過話,他似乎興致勃勃,雖然我們在電話中沒有談到細節。我們下個禮拜和他會面,在他所謂的中立領土上。我必須說這個人有高貴的幽默感。他想要在‘盧加斯—卡敦’見面,他說那里的藝術氣息濃厚,是畫家土魯斯一勞將果克最常去的地方。” 安德烈猛搖手指,就好像被火燒到了,接著他瞥到露西的臉上有困惑的表情。“是巴黎最好的餐廳之一,”他解釋,“就在瑪德琳廣場。我生日時去過。” “不便宜。”露西說道。 “沒有那麽嚴重。” 塞魯斯以搖手把財務上的考慮撇向一旁。“我親愛的孩子們,你們必須把這次旅行看成是投資。里面藏著無限的生機。而且,”他注視著安德烈說道,“今天下午很順利——那個老女孩幫她的孫子買了兩幅水彩畫,我現在很寬裕。我們的資金不會短缺。” 安德烈皺起眉頭。“我不知道,塞魯斯。你已經投下那麽多…See More
Sep 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0)

她的頭伸向他的臉,兩人的親吻威脅著西百老匯的交通。路人甲以手肘碰路人乙。“他們很快就會換氣。”他的朋友一嘆,搖搖頭。“要是你,你會嗎?” 他們抵達餐廳時,露西已經有效地控制住她的興奮之情,在吧台旁坐下,點了加水的蘭姆酒,然後開始問問題——這是一份工作嗎?巴黎的天氣是什麽樣子?我們將會住在哪里?在那邊戴貝蕾帽看起來會很蠢嗎?塞魯斯要來嗎?他會不會喜歡她?——好幾十個,滔滔不絕地傾泄出來,安德烈根本沒有回答的機會。最後,他拿起她的飲料,放在她的手中。 “乾杯,”他說,“在你聲嘶力竭之前。祝你的法國之旅成功。” 他們互碰酒杯,看著對方喝酒。正當安德烈身體往前傾時——他尚未決定是要親吻還是耳語——他們的後方傳來禮貌性的咳嗽聲。安德烈轉頭,逮到塞魯斯正愉快地打量露西,在大膽瞄到她的曲線以及服裝時,眉毛豎了起來。棲身在凳子上的她,身材顯得更性感了。 安德烈放下杯子。“露露,這是塞魯斯。” 她伸出手,塞魯斯以雙手托住。“很高興見到你,親愛的。我已經很多年沒到蘇活區來了,不過如果所有的女孩都跟你一樣漂亮,那我一定要常常來。” “塞魯斯,要是你能把她的手還給她,你會發現比較容易處理這個。”安德烈遞給他一…See More
Sep 2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9)

在這個神清氣爽的春日午後,不慌不忙地散步在第五街上,是曼哈頓的很大的享受。當紐約的天空是藍色時,便是一片片無邊蔚藍,而且當紐約客感覺到冬天已經結束時,他們就會放鬆原本駝起的肩膀,臉寵迎向陽光,甚至偶爾對著陌生人微笑。此時的天氣很符合安德烈的心情,雖然他覺得應該試著弄清楚卡米拉的提議背後隱藏什麽,但他發現他想要解開謎題的嘗試,總是被露西和巴黎的念頭擠向一邊。這是個神魂顛倒的結合。 他經過第四十二街喧囂擾攘以及在陽光下龐大而慈祥的紐約圖書館前的獅子像,頭上棲息著一群鴿子的獅子有多尊嚴,它們就有多尊嚴。然後是第五街商業區的店面和辦公室,與它們堂皇的住宅區鄰居相比,顯得謙卑而平凡。每走過一條街,他便看一次手錶,計算還剩下幾分鐘。他悠閑地晃過華盛頓廣場,停下來喝咖啡,享受著渴望見到某人的新鮮感。已經好久他未曾感覺到人與人之間的磁場。 當他在快五點走到西百老匯時,他的決心——在辦公室關門時到達——瓦解了,而且最後幾百碼幾乎是跑起來,希望能夠找到獨自一人的露西。 史蒂芬在辦公室的門口與他相遇。“你來早了,我正要離開,露西回家去換衣服,要是你明天敢再讓她上班遲到,我會告你。祝你有個愉快的晚上。” “史…See More
Aug 21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8)

是一本書;不對,不止是一本書。是地球上最富麗堂皇居所的劃時代記錄,將全由他拍攝,費用則管由雜誌社承擔。“加洛貝丹的關係企業將負責出版及行銷。甜心,全球最偉大的房子,”卡米拉說道,她的嗓音如同政治人物在做競選承諾時般的響亮又有誠意,來做措詞上的強調。“還有你的大名”——在這里她停下來用手在空中勾勒筆劃——“你的名字將放在書名的上方。會有促銷旅行,會有國外的版本——德國。意大利、日本、全宇宙——攝影展,還有Cft──ROM。”這鐵定會使他成為整個領域中最舉足輕重的攝影師。當然還有廣進的財源——來自於國外版權、連載版權,以及版稅。錢將會雨灑地湧入。卡米拉對著所有令人興奮的事情甩頭髮,等著安德烈的回應。 有一會兒,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麽,如卡米拉所說的,這是畢生難逢的機會,完全符合他期望中的夢幻任務。在正常的情形下,他一定會請服務生送香檳過來,然後以熱情的擁抱來打破卡米拉的沈著,甚至於,她臉上的妝。但當他在尋找適當的答復時,他的內心不禁翻攪著疑慮。這太順利、太完美了吧。 “必須請你諒解,”他最後說道,“我實在是太過驚訝。我可以需要時間來進入狀況。告訴我你對時間的看法。我的意思是說,該不會只有十天…See More
Aug 17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7)

她彎身吻他。“不要惹麻煩,聽到了嗎?”在聽到前門關上之前,他已經開始想念她了。 四個小時之後,仍然有飄飄然的感覺,安德烈在“羅伊頓”等著被帶往卡米拉的桌子。服務生帶著他到座位上時,許多張臉龐如蒼白的相機鏡頭般,把焦點集中在他身上——簡短、搜索的一瞥,以決定他的名氣是不是大到值得長時間地凝視。沒有人嘗試掩飾他們的興趣;臉轉開時,也沒有人嘗試掩飾他們的缺乏興趣。 安德烈認出這是提供高伏特紐約午餐的許多餐廳常見的篩選過程。這些機構的成功所建基的並非在於優秀的而常被忽略的烹調品質,而是在於顧客的地位等級。對這些傳奇人物而言——炙手可熱的模特兒、演員,以及作家,也就是媒體精英中的精英,對遊戲的每項細微之處都極為醒目的玩家——坐在一個好位置是相當重要的事情。若被放逐於一張偏遠的餐桌,生鯨魚片吃起來可能味如嚼蠟,而布里亞一薩瓦蘭所立下的律法似乎也被淘汰了。“告訴我你吃什麽,”這位偉人過去經常如是說,“我就能告訴你你是何物。”那些單純的日子已經過去。“告訴我你坐哪里,我就能告訴你你是何物”是一句更恰當的箴言,而且也許過不了多久,每日特餐將不是一道菜,而是一個名人——焦點人物,菜單送達時,這位人物的蒞臨…See More
Aug 13

Passion for Form's Blog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2) 第16章

Posted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4pm 0 Comments

不悅且突然毫無醉意的法蘭岑,快步地走在寂靜的午夜街上,目的地是他租來的專屬車庫。他一隻手拎著小提箱,另一隻手提著很大的鋁制置畫箱。箱子里面,裹著層層的泡沫橡膠和氣泡包裝紙的是兩幅油畫——《女人與瓜》,保羅·塞尚所作,以及《女人與瓜》,尼可·法蘭岑所作。兩幀畫共值六千多萬美金。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1)

Posted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3pm 0 Comments

法蘭岑進人自己的公寓,熟悉的油畫顏料和松節油的味道,穿透他頭里的酒氣。他穿過用來作為畫室的大房間,霍爾茲。他凝視著滲濾式咖啡壺,舊恨一古腦兒浮上心頭:霍爾茲貪婪、霸道、卑鄙、不可信任;不過,悲哀的是,他卻是法蘭岑主要的收入來源,“而他們兩個都了解此一事實。要是替這位有教養的新顧客所做的工作,能夠帶進來其他財源,那將是多麽開心的事情啊。或許明天他會把兩幀即將打包送走的油畫,送給派因看。真假畫作並排,好讓這位畫商欣賞他巧妙的手藝。

 

端著一杯咖啡和肯定是當天最後一份白蘭地,法蘭岑在破舊的皮制扶手椅上坐下來,手正在口袋里摸索雪茄,此時電話響起,而且響個不停。他告訴自己,有一天,甚至明天,他要買臺答錄機;他踉蹌地走過房間,拿起話筒。…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0)

Posted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2pm 0 Comments

在塞魯斯有機會回答之前,服務生過來問他們吃什麽甜點,法蘭岑馬上分了心。“翻到某單的最後面,”他說。“你們一定要試試看。”在其他人遵循他的指導的同時,法蘭岑繼續說下去:“傳統上,你會在吃乾酪時喝紅酒,不過看看這個——──‘卡門貝乾酪配蘋果白蘭地’、‘伊波乾酪配勃員第酒釀’、‘老母羊乾酪配西班牙雪莉’。這些搭配實在太傳神了。想像力相當豐富!研究得很透徹的法蘭岑一面搖頭,一面盯著某單上三十種不同的乾酪,每一種都有特地挑選搭配的飲料。過了會兒,他才交出菜單,回到塞尚這個主題。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9)

Posted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2pm 0 Comments

露西對著三張看著她的臉咧嘴而笑。“你猜怎麽著?”她說。“我想要吃鴨子。” 

等到服務生過來接受他們的點菜時,法蘭岑已經擔負起為每一個人安排茶色的責任,此一任務他以極大的熱情與充分的知識執行。當他和服務生及斟酒傳者為食譜搭配美酒時,他們的桌子變成餐廳里面最有生氣的一張,點菜結束之後,安德烈向法蘭岑指出這個事實。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