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Covid-19 Narrative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phanindra hothur: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6 詩人的任務就是把舊仇變成可敬的對手,所有富饒的明天都為實現這目標而存在,特別是在這時,帷幔的音階高聳、纏繞、衰落、焚燒,這時大陸之風把它的心靈還給深淵。 7 這場戰爭會一直持續到柏拉圖式的停戰之後。政治的概念會在悖論中建立,在動亂中,和自負的虛偽掩蓋之下。不要微笑。拋開軟弱的懷疑論;準備好你必死的靈魂,去抵擋城墻內冰冷的魔怪,它們好似微小的精靈。 8 保存的本能在擁有的本能的壓迫下坍塌,理性的生命便失去了壽命長度的概念和日常的平衡。他們開始對天氣的顫抖含有敵意,毫無廉恥地屈服於謊言和惡。在冰…"
10 hours ago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奥威爾·投降,然後一切迎刃而解他記得曾經記起過相反的事情,但這些記憶都是不確實的、自我欺騙的產物。這一切是多麽容易!只要投降以後,一切迎刃而解。就像逆流遊泳,不論你如何掙扎,逆流就是把你往後沖,但是一旦他突然決定掉過頭來,那就順流而下,毫不費力。除了你自已的態度之外,什麽都沒有改變;預先註定的事情照樣發生。 他毫無困難地駁倒了這個謬論,而且也沒有會發生相信這個謬論的危險。但是他還是認為不應該想到它。凡是有危險思想出現的時候,自己的頭腦里應該出現一片空白。這種過程應該是自動的,本能的…"
10 hours ago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1

"奥威爾·愚蠢和聰明同樣必要他開始鍛煉犯罪停止。他向自己提出一些提法:——“黨說地球是平的,”“黨說冰比水重,”——然後訓練自己不去看到,或者了解與此矛盾的說法。這可不容易。這需要極大的推理和臨時拼湊的能力。例如。“二加二等於五”這句話提出的算術問題超過他的智力水平。這也需要一種腦力體操的本領,能夠一方面對邏輯進行最微妙的運用,接著又馬上忘掉最明顯的邏輯錯誤。愚蠢和…"
10 hours ago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phanindra hothur: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11 我音信全無的修枝刀兄,曾說他自己是龐貝貓的近親。我們知道了他被押走的消息,他的監獄不會再開啟;鎖鏈挑戰他的勇氣,奧地利把他扣押。 12  把我帶入世間又我趕出去的人,只在我脆弱的時候降臨。我出生時她是老人。我離世時她是年輕的陌生人。 孤單的唯一的行者。  13 通過圖像看到時間的一望無際。存在和時間有根本的不同。圖像閃耀,它超越了存在和時間。 14 經過兩次使人信服的經驗,我輕鬆地得出以下結論:偷偷混入我們之間的賊是不可救藥的。支持(他以此為榮)寄生蟲的兇惡,在敵人面前…"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4

"奥威爾·學會按他們的想法去想問題他現在明白,七年來思想警察就一直監視著他,像放大鏡下的小甲蟲一樣。他們沒有不注意到的言行,沒有不推想到的思想。甚至他日記本上那粒發白的泥塵,他們也小心地放回在原處。他們向他放了錄音帶。給他看了照片。有些是裘莉亞和他在一起的照片。是的,甚至……他無法再同黨作鬥爭了。此外,黨是對的。這絕對沒有問題,不朽的集體的頭腦怎麽會錯呢?你有什麽外在標準可以衡量它的判斷是否正確呢?神志清醒是統計學上的概念。這只不過是學會按他們的想法去想問…"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06

"奥威爾·自由即奴役。他開始寫下頭腦里出現的思想。他先用大寫字母笨拙地寫下這幾個字: 自由即奴役。 接著他又在下面一口氣寫下: 二加二等於五。 但是接著稍微停了一下。他的腦子有些想要躲開什麽似的不能集中思考。他知道自己知道下一句話是什麽,但是一時卻想不起來。等到他想起來的時候,完全是靠有意識的推理才想起來的,而不是自發想起來的。他寫道: 權力即上帝。 他什麽都接受。過去可以竄改。過去從來沒有竄改過。(奥威爾《1984》)"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07

"奥威爾·那就是人性。把衣服穿上吧。“你瞧瞧自己成了什麽樣子!”他說。“你瞧瞧自已身上的這些汙垢!你腳趾縫中的汙垢。你腳上的爛瘡。你知道自己臭得像頭豬嗎?也許你已經不再注意到了。瞧你這副消瘦的樣子。你看到嗎?你的胳膊還不如我的大拇指和食指合攏來的圈兒那麽粗。我可以把你的脖子掐斷,同折斷一根胡蘿蔔一樣,不費吹灰之力。你知道嗎,你落到我們手中以後已經掉了二十五公斤?甚至你的頭髮也一把一把地掉。瞧!”他一揪溫斯頓的頭髮,就掉下一把來。&ldq…"
Jul 27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5

"奥威爾·光照在臉上睡覺,總是發快活的夢。他常常吃完一餐就躺在那里,一動不動地等下一餐,有時睡了過去,有時昏昏沈沈,連眼皮也懶得張開。他早已習慣在強烈的燈光照在臉上的情況下睡覺了。這似乎與在黑暗中睡覺沒有什麽不同,只是夢境更加清楚而已,在這段時間內他夢得很多,而且總是快活的夢。他夢見自己在黃金鄉,坐在陽光映照下的一大片廢墟中間,同他的母親、裘莉亞、奧勃良在一起,什麽事情也不幹,只是坐在陽光中,談著家常。他醒著的時候心里想到的也是夢境。致痛的刺激一消除,他似乎已經喪失了思維的能力。他並…"
Jul 27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洛特雷阿蒙·舔傷口,看他悲慘的模樣應該讓指甲長上兩個星期。啊!多美妙,從床上粗暴地拉起一個嘴上無毛的孩子,睜大雙眼,假裝溫柔,撫摩他的前額,把他的秀髮攏向腦後。然後,趁他毫無準備,把長長的指甲突然插入他柔嫩的胸脯,但不能讓他死掉;因為,如果他死了,我們將看不到他悲慘的模樣。接著,我們就舔傷口,飲鮮血;在這段應該永遠持續下去的時間裏,孩子會放聲痛哭。除了他那像鹽一般苦的眼淚,沒有比他的血更鮮美的東西了,用我剛才描述的方法吸出的血依然熾熱。(秦海鷹…"
Jul 26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9

"洛特雷阿蒙·滋味漢子,當你偶爾割破手指時,你從沒嚐過你的血嗎?鮮血多美啊,不是嗎?因為沒有任何味道。另外,你可記得,有一天你在憂郁的沈思中把手握成杯形放到病懨懨、淚漣漣的臉上;然後你把這隻手必然地伸向嘴巴,大口大口地暢飲眼淚,杯子像那個斜視著天生壓迫者的學生的牙齒般顫抖。眼淚多美啊,不是嗎?因為有陳醋的味道。(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6】)"
Jul 26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6

"接觸接觸社會金先生朋友很多,除了哲學家的教授外,時常來往的,據我所知,有梁思成、林徽因夫婦,沈從文,張奚若……君子之交淡如水,坐定之後,清茶一杯,閑話片刻而已。金先生對林徽因的談吐才華,十分欣賞。現在的年輕人多不知道林徽因。她是學建築的,但是對文學的趣味極高,精於鑒賞,所寫的詩和小說如《窗子以外》、《九十九度中》風格清新,一時無二。林徽因死後,有一年,金先生在北京飯店請了一次客,老朋友收到通知,都納悶:老金為什麼請客?到了之後,金先生才宣布:“今天是徽因的…"
Jul 25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32

"勒內·夏爾:詩論(4)詩歌——這不僅僅是語言,而且是我們所渴求的生活,為了無與倫比的現實的到來,而發出的無聲的、絕望的呼喚。它能躲避腐朽,但不能躲避毀滅,因為它也經常遇到我們大家面臨的危險。然而它是唯一的,無疑能夠戰勝腐朽死亡的。美,在遠處遊動的美就是這樣,它從我們那顆時而理智得可笑、時而敏銳得驚人的心靈的幼小時期就出現了。 詩歌的唯一興趣就是經常的失眠。 在詩歌中,我們只是停留在即將離開的地方,我們只是創造與之疏遠的東西,我們只有消滅時間,才能獲得長久的時…"
Jul 24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phanindra hothur: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16 和天使在一起的聰慧,我們原始的憂慮。 (天使,常駐人心中,遠離宗教的妥協;他的聲音來自最崇高的沈默,含義不可估量。肺的調音師,給不可能的維生素葡萄鑲金。懂得熱血,不知道什麽是天界。天使:向心臟東面傾斜的蠟燭。) 17 我的心總是很高興在沃弗納戈逗留,在巴爾多昂家用餐,和菲戈耶爾和印刷工人馬里於斯握手。勇敢之心的懸崖,友誼的城堡。所有可能把把清醒束縛的和把信任減速的,都被驅逐。我們從此在本性面前結合。 18 把想像的成分放在最後,它有轉化成行動的可能。 19 詩人不能長時間在詞的同溫層停留。…"
Jul 24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4

"教個人培養創新能力的技巧 克里斯汀生 Clayton Christensen 【1952 – 2020) 後期除了研究產業,更將破壞式創新的能力推廣到個人。 克里斯汀生發現,多數成功的大型企業,之所以未能及時推出破壞式創新,主要原因是高階管理團隊善於執行,卻不會發現與創新。 克里斯汀生將橫跨七十五個國家、包含五千位高階經理人、一百位CEO的研究,寫成《五個技巧,簡單學創新》,教導經理人可以從聯想、疑問、觀察、社交與實驗五個面向,每個人都可以培養自己的創新能力。…"
Jul 23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4

"奥威爾·想像一隻腳踩在一張人臉上我們這個世界里,所謂進步就是朝向越來越多痛苦的進步。 以前的各種文明以建築在博愛和正義上相標榜。我們建築在仇恨上。在我們的世界里,除了恐懼、狂怒、得意、自貶以外,沒有別的感情。其他一切都要摧毀。我們現在已經摧毀了革命前遺留下來的思想習慣。我們割斷了子女與父母、人與人、男人與女人之間的聯系;沒有人再敢信任妻子、兒女、朋友。而且在將來,不再有妻子或朋友。子女一生下來就要脫離母親,好像蛋一生下來就從母雞身邊取走一樣、性的本能要消除掉。生殖的事要弄得像發配給…"
Jul 22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3

"奥威爾·異議者自動爬到我們腳下異端分子、社會公敵永遠在那里,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敗他們,羞辱他們。你落到我們手中以後所經歷的一切,會永遠繼續下去,而且只有更厲害。間諜活動、叛黨賣國、逮捕拷打、處決滅跡,這種事情永遠不會完。這個世界不僅是個勝利的世界,也同樣是個恐怖的世界。黨越有力量,就越不能容忍;反對力量越弱,專制暴政就越嚴。果爾德施坦因及其異端邪說將永遠存在。他們無時無刻不受到攻擊、取笑、辱罵、唾棄,但是他們總是仍舊存在。我在這七年中同你演出的這齣戲,將一代又一代永遠一而再再而三…"
Jul 22

Passion for Form's Blog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7)

Posted on April 7,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我覺得自己把那些季節都弄混淆了。幾天之後,我陪露姬去奧特依。我覺得那是在夏天,要不就是在冬天,一個天氣寒冷、陽光明媚、天空蔚藍的明凈的上午。她想去看望居伊·拉維涅,她母親生前的朋友。我喜歡在外面等她。我們約好“一個小時之後見”,在汽車修理廠所在的那條街的街角。我相信我們已經有了離開巴黎的想法,因為鮑勃·斯多姆留給我們的那串鑰匙。有時候,一想到有些事情可能會發生但是實際上並沒有發生時,心會揪得緊緊的,但是,我思忖,直到今天,那所房子依然空無一人,依然在等待著我們光臨。那天早上,我很幸福。有些飄飄然。我甚至感覺到有些沈醉。地平線遠在天邊,通往無限。一條靜謐街道盡頭的一家汽車修理廠。我好後悔沒有陪露姬去拉維涅那裏。說不定他還會借一輛汽車給我們南下呢。 …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5)

Posted on April 5,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我獨自一人站在孔岱親王皮具店前面。我把臉貼在玻璃櫥窗上,想看看是否還留下咖啡館的一點痕跡:一面墻,裏面那扇通往掛在墻上的電話的門,還有那座通往夏德利夫人的小套房的螺旋型樓梯。裏面已經面目全非了,變得光溜溜的,蒙上了一層橘黃色的布。在這個街區裏,到處都是這樣。這樣也好,至少不用擔心會碰到那些幽靈。那些幽靈本身也死了。從馬比庸地鐵站裏出來的時候不用擔心任何事情。再也沒有拉貝格拉,再也沒有坐在玻璃窗後的墨塞里尼了。 

我邁著輕盈的腳步往前走,就好像我在一個七月的夜晚到達一個外國城市一樣。我開始用口哨吹奏一首墨西哥歌曲。但是這種偽裝出來的無憂無慮並沒有持續太久。我沿著盧森堡公園的柵欄往前走著,《墨西哥牧人之歌》中的疊句“Ay Jalisco No Te…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4)(第八章)

Posted on April 4,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闊別多年之後,我還見過居伊·德·威爾一回,那是最後一次。在通向奧黛翁那條有斜坡的街上,一輛汽車在我旁邊停了下來,然後我就聽見有人叫我以前的名字。我還沒有回頭就聽出了那聲音。他從車門上降下的玻璃窗裏探出身子。他朝我微微一笑。他沒有變。只是頭髮比以前要短些。 

那是在七月份。天氣很熱。我們倆一起坐在汽車的引擎蓋上敘舊。我不敢告訴他,我們離孔岱以及露姬進出的那扇門也就是那扇黑暗之門只有幾米遠。但那扇門已經不復存在了。如今,那裏變成了玻璃櫥窗,展示著鱷魚包、靴子,甚至還有一個鞍馬和一些馬鞭。商店的名字叫“孔岱親王”。是一家皮具商店。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