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
  • Female
  • Air Manis,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柏圖校友's Friends

  • Copil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比雷艾弗斯
  • 突然突闕起來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趁還來得及
  • Seltsames Denken
  • 東方求敗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Gifts Received

Gift

柏圖校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柏圖校友'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八章 下)

城市和亡靈之四 阿爾姬亞跟別的城市不同,因為它有的是泥而不是空氣。街道上全是塵土,房屋從底至頂裝滿泥,每一座樓梯都設置另一座反面的樓梯,屋頂是著厚巖層,就像多雲的天空。我們不知道,居民是不是可以擠進蟲蟻的地道和樹根伸長的罅隙而在城裏走動:濕氣摧毀了人的身體,他們沒有力氣,靜臥不動比較好過些;反正周圍是一片黑暗。 上面,在這裏,阿爾姬亞是看不見的;有些人說:“它就在那下面”,我們只好就相信了。那地方是荒蕪的。晚上,如果把耳朵貼近地面,你會聽見一扇門砰然關上。 城市和天空之三 除了木板圍墻、帆布屏障、足台、鐵架、繩索吊著或者鋸木架承著的木板、梯子和高架橋之外,到莎克拉來的旅客只能看見城的小部分。如果你問,“莎克拉的建築工程為什麽總不能完成呢?”市民就會一邊繼續擡起一袋袋的材料、垂下水平錘、上下揮動長刷子,一邊回答說:“這麽著,朽敗就不可能開始。”如果你追問他們是不是害怕一旦拆掉足台,城就會完全倒塌,他們會趕緊低聲說,“不僅僅是城哩。”…See More
Jun 5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八章 上)

大汗王座腳下是一條鋪著瓷磚的過道。啞巴使者馬可波羅在這過道上擺出他從帝國邊境帶回來的物品:頭盔、貝殼、椰子、扇子。他把這些東西依照某種規律放在瓷磚的黑白格子裏,不時沈思著移動它們的位置,藉以說明他在旅途上經歷的變化、帝國的處境,以及邊境地區的權勢狀況。忽必烈是熱心的棋手;他觀察馬可的動作,註意到某些棋子沿著一定的路線移動,並且可以阻擋或者方便別些棋子活動。他不理會棋子的不同形狀,卻能夠領會到在格子地上移動一只棋子會對其他棋子產生作用。他心裏想:“假如每個城都是一局棋,雖然我永遠不可能完全熟悉所有的城,只要學懂了規則,還是可以真正擁有帝國的。” 其實,馬可並不需要用這些小玩意表達他要講的話:一個棋盤和它原有的棋子就夠了。他可以為每個棋子賦予適當的意義:馬代表騎兵、車隊、行軍或者騎士的紀念碑:女皇可能是露台上看街的女子、噴泉、尖頂教堂或者——樹。…See More
Jun 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七章 下)

城市和天空之二 琵爾希巴有一個代代相傳的信念:城的最高尚的美德和感情,都維系在半空中的另一個琵爾希巴裏,假如地上的琵爾希巴追隨天上的城的榜樣,兩個城便會合而為一。根據一貫的傳說,那是一個純金制的寶城,有白銀鎖和金剛石門,一切都是精工鑲嵌的,因為使用最貴重的材料必須依賴最細致的技巧。琵爾希巴的居民誠心誠意相信傳說,他們尊敬一切可能跟天上城有關的東西:他們儲存貴金屬和稀有的石頭,他們鄙棄一切世俗的繁褥,他們養成了含蓄的儀態。 這些居民還相信,地底另外有一個琵爾希巴包藏了所有卑賤醜惡的事物,他們經常著意消除跟地下城有關或者相似的一切。在他們的想像中,地下城的屋頂是打翻了的垃圾桶,到處散布著幹酪皮、油膩的紙頭、魚鱗、汙水、吃剩的面條、汙穢的繃帶。他們甚至想像它是一種膠粘的、濃膩的黑色物質,就像陰溝裏人類排出的便溺,從一個黑洞流向另一個黑洞,直落至最底,直至層層沈積物冒起泡泡,而一座糞城帶著扭歪的尖頂升起。…See More
May 3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七章 上)

忽必烈:我不知道怎能騰出時間遊歷你講的那些國家。我覺得你一直沒有離開過這個園子。波羅:我所見的人物、我所做的事,在一個精神的空間裏都是有意義的,那空間跟這裏同樣安寧,有同樣半明半暗的光線,有同樣混和著樹葉沙沙聲的靜寂。在專心沈思的時候,盡管同時在繼續度過充滿綠色鱷魚的河流或者在點數有多少桶腌魚裝進船艙,我發現自己總在這園子裏,在黃昏的這個時刻隨侍著汗王。 忽必烈:我也不能肯定自己到底是在花園的斑巖噴泉之間散步、傾聽泉水飛濺的聲音,還是渾身染著血汗的汙跡在馬上領兵攻打你將來向我描述的土地,或者揮刀砍向攀墻攻城的敵人。 波羅:也許這花園就在我們下垂的眼瞼的陰影裏,而我們一直在忙於別的事情:你在戰場上揚起塵土,我在遠方的市場上為買賣胡椒討價還價。可是即使在吵鬧擾攘之中,我們一閉上眼睛就會回到這裏來,身上披著絲質袍子,思考我們的見聞和生活、下結論、從遠處觀察。 忽必烈:我們的對話,說不定是綽號忽必烈和馬可波羅的兩個叫化之間的對話;他們在撥弄一堆垃圾、生銹的鐵罐、布屑,廢紙,喝過幾口劣酒,使他們在醉意中看到整個東方的寶藏在四周閃閃生光。…See More
May 29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六章 下)

城市和亡靈之二 我所到過的地方,沒有比阿德爾瑪更遠的。上岸的時候是黃昏。碼頭上那接過系泊繩索的水手,看起來很像一個跟我一起當過兵但已經去世的人。那時候是批發魚市場開放的時刻。一個老頭正在把一籃海膽裝上手推車;我似乎認得他;我一轉身,他已經在一條小巷裏消失了、不過我知道他的樣貌很像我童年時見過的一個老漁夫,今天不可能還活著的。一個蜷縮在地上的寒熱病人使我難過,他頭上蒙著氈子:父親死前幾天,眼睛就跟這人一樣發黃,胡須楂子也跟這人一樣長。我望向別的地方;我再也不敢直視任何人的面孔。 我想:“假如阿德爾瑪是夢裏看到的城,假如在這城裏只會遇見死去的人,那就確實是個嚇怕人的夢。假如它是一個真實的、有活人居住的城,那末我只要繼續看他們,樣貌的相似總會消失,而帶著痛苦表情的面孔會出現,不管怎樣,我最好還是不要堅持註視他們。” 一個賣菜的正在用天平稱一棵卷心菜,然後把它放進露台上的少女用繩子垂下的吊籃裏。那女子跟從前我們村子裏因失戀而發瘋並且自殺死去的少女一模一樣。賣菜的小販擡起頭來:她是我的祖母。…See More
May 2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六章 上)

“你可見過這樣的一個城?”忽必烈向馬可-波羅發問,同時在禦舟的絲質篷帳下伸出戴滿指環的手,指點著運河上的橋、水浸過大理石台階的堂皇宮殿、打著長槳曲折前進的小舟、在市場卸落一籃一籃蔬菜的船,還有陽台、站台、圓頂屋子、鐘樓、灰色湖中青翠的小島花園。皇帝正由這個外國寵臣隨侍著駕幸已傾覆的王朝——大汗皇冕上最新鑲上的一顆明珠——的故都。“沒有見過啊,汗王,”馬可回答,“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城市。”皇帝嘗試望進他的眼睛。外國人垂下了眼瞼。這一整天,忽必烈沈默無語。日落之後,在皇宮的平台上,馬可-波羅向國君報告他執行任務的經過。像平時一樣,大汗半閉著眼睛傾聽,這是他睡前的習慣,直至他的第一個呵欠暗示內侍亮燈領他前往寢宮。可是忽必烈今天似乎寸心抗拒倦意。“再講一個城罷,”他堅持著說。“……你離開那地方,順著東北風和東北偏東風策騎走了三天……”馬可繼續他的報告,列舉了許多地名、風俗習慣和物產。他的閱歷可以說是取之不盡的,然而此刻卻不能不放棄了。天亮的時候,他說:“汗王,我所知的城市都講過了。”“還欠一個。”馬可-波羅垂下頭來。“威尼斯,”可汗說。馬可笑了一笑。“難道你以為我一直在講別的城?”皇帝毫…See More
May 25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五章 下)

城市和名字之二 保護著莉安德拉城的有兩種神。兩種神都是細小的,肉眼看不見,而且數目也大多,算不清。其中一種在房屋大門外以及屋內的衣帽和雨傘架子旁邊;住戶搬家的時候,他們會一起跟著搬到新居。另一種在廚房裏藏身,尤其喜歡躲在炊具下面、煙囪裏或者掃帚櫥裏:他們是屬於房屋的,原來居住的人家要是搬走,他們會留下來跟隨新的住戶;說不定房子還不曾蓋好,他們已經躲在空地上野草堆裏生銹的鐵罐子裏了;假使房子給拆掉並且改建成一座容納五十戶人家的大樓,他們的數目就會迅速倍增而分別在五十個廚房裏安身。為分辨這兩種神,我們把前一種稱為守護神,後一種稱為家神。 在隨便哪一所房子裏,家神和守護神不一定是壁壘分明的:他門時相過從,在飛檐或者暖管上一起散步;他們評論住戶的家事;不時也有吵架:不過,他們也可以和平共處多年——如果他們排成一行,你不會知道誰屬於哪一類。家神見過出身懸殊和習慣不同的守護神來來去去,守護神也要跟不同的家神設法相處,包括破落戶的倨傲家神和鐵皮屋子裏的敏感多疑的家神。…See More
Mar 1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五章 上)

大汗在皇官的陽台上,目光越過高高的欄桿,註視著帝國擴大,最初是疆界容納了新征服的土地,然後,前進的軍隊進入人煙稀少的區域,只有茅舍的村落、稻麥不生的沼澤、衰病的老百姓、幹掉的河、蘆葦。“帝國的發展過於外向了,”可汗想,“現在應該讓它向內生長,”於是他夢想成叢的石榴樹和裂開的熟透的果子、燒烤叉子串著滴油的牛肉、陷落的地面露出閃光的黃金礦脈。 多年的豐收把谷倉裝滿了。泛溢的河水帶來大批木材,用以支承廟字和皇宮的銅頂,一隊一隊的奴隸搬運蛇紋大理石山橫過大陸。大汗看見他的帝國布滿城市,緊壓住地球和人類,遍地財富,交通繁忙,有無數裝飾物和辦公大樓,具備覆雜的機械和階級結構,浮腫,緊張而沈重。 “帝國被自己的重量壓倒了,”忽必烈想,於是,他夢見紙鳶一樣輕的城、花邊一樣通透的城、蚊帳一樣透明的城、時脈似的城、手掌一樣多紋的城,還有鑲著金屬的精巧的城,可以看透它們無光的假想厚度。 “我會把昨夜的夢告訴你,”他對馬可-波羅說。“一片黃色的平原布滿隕石和不規則形狀的巖石,我望見遠處有城市的培尖聳起,這些纖長的尖頂,似乎是輪流著供移行的月亮歇息,或者懸在起重機纜上擺蕩。”…See More
Mar 12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四章 下)

城市和眼睛之二 珍露德的面貌要視乎你用怎樣的心情看它而定。假如你當時吹著口哨,昂首闊步而行,那未你對它的認識是從下而上的:窗台、飄動的窗簾、噴泉。假使你當時指甲掐著掌心垂頭走路,你的眼睛就只看見地面、陰溝、路洞蓋、魚鱗、廢紙。你不能說這一種面貌比另一種面貌更真實,可是,你所聽到有關珍露德高處的傳說,大部來自別人的記憶,因為他們正在向珍露德的低處下沈,每天沿著相同的街道走,每天早晨看到墻腳嵌著前一天的愁悶。總有一天,我們每個人的視線都會移向排水管,再也離不開鋪路的石子。相反的情形並非不可能,但是比較少見:因此,我們繼續走過珍露德的街道,目光伸向地窖、地基和井裏。 城市和名字之一…See More
Mar 10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四章 上)

咬著鑲琥珀柄子的煙鬥,忽必烈一邊聽馬可-波羅講故事,神色淡漠,一邊在緞子拖鞋裏弓起腳趾,他的胡須垂及紫晶項鏈。這些日子,入夜時總有一股淡淡的憂郁壓住他的心。“你的城市是子虛烏有的。也許從來就沒有這樣的城。將來也肯定不會有。為什麽拿這些故事消遣?我清楚知道我的帝國正在腐爛,像沼澤裏的屍體一樣,把病毒傳染給啄食的烏鴉和靠它供給肥料的竹樹。外國人,為什麽不給我說這個?為什麽向韃靼皇帝打誑話?” 波羅知道皇帝的心情惡劣,最好還是不要惹他生氣。“不錯,帝國在生病,可是更壞的是它正在準備讓自己習慣生病。我探索是為了:檢查仍然看得見的歡樂的痕跡,測量它短缺到什麽程度。假如你想知道周圍有多麽黑暗,就得留意遠處微弱的光線,”…See More
Mar 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三章 下)

瘦小的城市之三 我不知道阿美拉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未曾建設完成,還是由於某種蠱惑或者怪念而受破壞。反正,它沒有墻,沒有屋頂,沒有地板:完全沒有使它看起來像個城市的東西除了水管,它們在應該是房屋的地方垂直豎立,在應該是地板的地方向橫伸出:成叢的水管,未端是水龍頭、淋浴裝置、噴口、溢流管。青天襯托出白色的洗手盆或著浴缸或者別的搪瓷器皿、就像遲熟的果子懸掛樹梢。你會以為水喉匠幹完活走了,而建築工人尚未開工;也許他們這個不朽的輸水系統逃過了一次大難、地震或者白蟻蛀食。…See More
Feb 2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三章 上)

忽必烈汗已經留意到,馬可波羅的城市差不多都是一個模樣的,仿佛只要改變一下組合的元素就可以從一個城轉移到另一個城,不必動身旅行。於是,每次在馬可描繪一個城市之後,可汗就會在想像中出發,把那城一片一片拆開,又將碎片掉換、移動、顛倒,用另一種方式重新組合起來。 這時候,馬可仍然繼續報告他的旅程,可是皇帝沒有聽進去。 忽必烈打斷他的話:“從現在開始,該由我向你描述城市,而你得告訴我,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這樣的城,它們是不是確實跟我想像的一樣。首先,我要講的是一個有許多階梯的城,它位於一個半月形的港灣,時常有熱風吹過。現在我會列舉它的一些奇景:被看作教堂的一個玻璃水槽,市民可以觀察燕魚遊泳和跳躍的姿態,藉此占卜休咎;棕櫚樹用葉子在風裏彈奏豎琴;環抱廣場的馬蹄形大理石桌子,蓋著大理石桌布,上面放著大理石制的食物和飲料。” “汗王,你有點精神恍惚呢。你剛才打斷我的話時候,我講的正是這個城。” “你知道這城?它在什麽地方?叫什麽名字?”…See More
Jan 3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二章 下)

城市和標記之三 旅途上的人不知道什麽城在路上等著,他在揣測它的皇宮、軍營、磨坊、劇院和商場是什麽樣子的。在帝國的每一個城裏,每一座建築物都不相同,排列的次序也不一樣:可是,外來的陌生人一旦抵達這未知的城市,他的眼睛沿著流動的運河、花園和垃圾堆,掠過錐形的亭台樓閣和幹草棚,馬上就能認出太子的宮殿、高級祭師的廟宇、酒館、監獄和貧民區。這證實了——有些人說——一個假設,即是說,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由差異點組合的城,沒有形貌也沒有輪廓,要靠個別城市把它填滿- 伊卻不是這樣的。你可以在這個城的任何地點睡覺、制造用具、燒飯、囤積黃金、脫衣服、統治、賣東西、請教先知。它的任何一座尖頂建築物都可以是麻瘋病院或者女奴澡堂。旅人到處漫步,心裏充滿困惑:他無法辨認城的面貌,而他保存在心裏的、清晰的面貌也混淆起來。他這樣推想:假如存在的每一個瞬間都屬於它的整體,那未,-伊就是分不開的一體存在之地。可是,這城又為什麽存在呢?是什麽界線劃分內和外、車輪聲和狼嗥? 瘦小的城市之二…See More
Jan 29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二章 上)

“別些使者向我提出有關饑饉、勒索和犯罪陰謀的警告,或者向我報告新發現的孔雀石礦、貂皮的有利價格、或者出售鑲金屬刀劍的建議。可是你呢?”大汗質問波羅,“你從同樣偏僻的地方回來,卻只會告訴我,某人晚上坐在門檻上乘涼的時候腦子裏想些什麽。你的旅行到底有什麽用?” “此刻是晚上。我們坐在你的皇宮的台階上。此刻有微風吹過,”馬可-波羅回答。“無論我講的話使你想像周圍是什麽景色,你都可以在這有利的位置瀏覽,即使這裏不是皇宮而是房屋蓋在腳樁上的村莊,即使風裏有海灣的淤泥氣味。” “我的目光似乎屬於一個心不在焉的沈思者——我承認。可是你呢?你去過多島的海洋,去過冰封的草原,走過許多崇山峻嶺,你不見得比寸步不出家門的人更強。”…See More
Jan 2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二章 上)

“別些使者向我提出有關饑饉、勒索和犯罪陰謀的警告,或者向我報告新發現的孔雀石礦、貂皮的有利價格、或者出售鑲金屬刀劍的建議。可是你呢?”大汗質問波羅,“你從同樣偏僻的地方回來,卻只會告訴我,某人晚上坐在門檻上乘涼的時候腦子裏想些什麽。你的旅行到底有什麽用?” “此刻是晚上。我們坐在你的皇宮的台階上。此刻有微風吹過,”馬可-波羅回答。“無論我講的話使你想像周圍是什麽景色,你都可以在這有利的位置瀏覽,即使這裏不是皇宮而是房屋蓋在腳樁上的村莊,即使風裏有海灣的淤泥氣味。” “我的目光似乎屬於一個心不在焉的沈思者——我承認。可是你呢?你去過多島的海洋,去過冰封的草原,走過許多崇山峻嶺,你不見得比寸步不出家門的人更強。”…See More
Jan 2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一章 下)

城市和記憶之四 佐拉在六條河流和三座山之外聳起,這是任何人見過都忘不了的城市。可是這並非因為它像別些難忘的城市一樣在你腦海中留下什麼不尋常的形象。佐拉的特別之處是一點一點留在你記憶裏的:它相連的街道、街道兩旁的房屋、房屋上的門和窗等等,然而這些東西本身並不怎麼特別漂亮或罕見。佐拉的秘密,在於如何使你的目光追隨一幅一幅的圖案,就像讀一首曲譜,任何一個音符都不許遺漏或者改變位置。熟悉佐拉的結構的人要是晚上睡不著覺,可以想像自己在街上走,依次辨認理發店的條子紋檐篷之後是銅鐘,跟著是有九股噴泉的水池、天文館的玻璃塔樓、賣瓜的攤子、隱士和獅子的石像、土耳其浴室、街角的咖啡店和通向海灣的小徑。這個叫人永遠無法忘懷的城就像一套盔甲,像一個蜂巢,有許多小窩可以貯存我們每個人想記住的東西:名人的姓名、美德、數碼、植物和礦物的分類、戰役的日期、星座、言論。在每個意念和每個轉折點之間都可以找出某種相似或者對比,直接幫助我們記憶。因此,世上最有學問的人,就是那些默記了佐拉的人。…See More
Jan 7

柏圖校友's Blog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八章 上)

Posted on May 25, 2017 at 11:31pm 0 Comments

大汗王座腳下是一條鋪著瓷磚的過道。啞巴使者馬可波羅在這過道上擺出他從帝國邊境帶回來的物品:頭盔、貝殼、椰子、扇子。他把這些東西依照某種規律放在瓷磚的黑白格子裏,不時沈思著移動它們的位置,藉以說明他在旅途上經歷的變化、帝國的處境,以及邊境地區的權勢狀況。

忽必烈是熱心的棋手;他觀察馬可的動作,註意到某些棋子沿著一定的路線移動,並且可以阻擋或者方便別些棋子活動。他不理會棋子的不同形狀,卻能夠領會到在格子地上移動一只棋子會對其他棋子產生作用。他心裏想:假如每個城都是一局棋,雖然我永遠不可能完全熟悉所有的城,只要學懂了規則,還是可以真正擁有帝國的。”…



Continue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八章 下)

Posted on May 25, 2017 at 11:31pm 0 Comments

城市和亡靈之四



阿爾姬亞跟別的城市不同,因為它有的是泥而不是空氣。街道上全是塵土,房屋從底至頂裝滿泥,每一座樓梯都設置另一座反面的樓梯,屋頂是著厚巖層,就像多雲的天空。我們不知道,居民是不是可以擠進蟲蟻的地道和樹根伸長的罅隙而在城裏走動:濕氣摧毀了人的身體,他們沒有力氣,靜臥不動比較好過些;反正周圍是一片黑暗。



上面,在這裏,阿爾姬亞是看不見的;有些人說:它就在那下面”…

Continue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七章 下)

Posted on May 25, 2017 at 11:30pm 0 Comments

城市和天空之二



琵爾希巴有一個代代相傳的信念:城的最高尚的美德和感情,都維系在半空中的另一個琵爾希巴裏,假如地上的琵爾希巴追隨天上的城的榜樣,兩個城便會合而為一。根據一貫的傳說,那是一個純金制的寶城,有白銀鎖和金剛石門,一切都是精工鑲嵌的,因為使用最貴重的材料必須依賴最細致的技巧。琵爾希巴的居民誠心誠意相信傳說,他們尊敬一切可能跟天上城有關的東西:他們儲存貴金屬和稀有的石頭,他們鄙棄一切世俗的繁褥,他們養成了含蓄的儀態。…



Continue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第七章 上)

Posted on May 25, 2017 at 11:30pm 0 Comments

忽必烈:我不知道怎能騰出時間遊歷你講的那些國家。我覺得你一直沒有離開過這個園子。

波羅:我所見的人物、我所做的事,在一個精神的空間裏都是有意義的,那空間跟這裏同樣安寧,有同樣半明半暗的光線,有同樣混和著樹葉沙沙聲的靜寂。在專心沈思的時候,盡管同時在繼續度過充滿綠色鱷魚的河流或者在點數有多少桶腌魚裝進船艙,我發現自己總在這園子裏,在黃昏的這個時刻隨侍著汗王。



忽必烈:我也不能肯定自己到底是在花園的斑巖噴泉之間散步、傾聽泉水飛濺的聲音,還是渾身染著血汗的汙跡在馬上領兵攻打你將來向我描述的土地,或者揮刀砍向攀墻攻城的敵人。…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