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Male
  •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s Friends

  • VR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s Page

Latest Activit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photo

德國遊:歴史之旅

德國歴史之旅 2005年,二戰結束60年紀念,我背包包到了德國柏林。這一趟的歐洲文化之旅,補充了我對歷史敘事體驗設計的認識。例如,在不復存在的歷史現場,把昨日戰爭與極權政治一幕幕的發生,用開放的展覽與導覽方式呈獻給世界。罪深惡極的納粹德國蓋世太保,在他們為所欲為的年代,充滿了見不得光的黑幕;今天,全在光禿禿的遺跡上公諸於世。那種 體驗呈獻美學,帶引觀展人陷進深深的反思。此照中,昨日照片中的種種,對照今日現場四周的種種,太多太多的故事在心靈裏發酵。…
yesterda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photo
Sunda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文化的“巫術化”及其後果(3)

說精英階層“巫術化”了,其實指兩種精英,即精英和反精英(反精英的也是精英)。回到“氣功大師”的案例。沒有精英們的需求,就不會產生相應的“氣功大師”。但是,反精英的精英何嘗不是這樣呢?諸多今天嘲笑這些“氣功大師”的,不是也多次“面見”(或者專門拜訪或者“不期而遇”)這些“氣功大師”嗎?反精英者也有著同樣思路、同樣的目標。 每當這樣的事情發生,總會有另一類精英來批判倒了霉的精英。不過,結果總是一樣,即用一種心靈雞湯來替換另一種心靈雞湯,並且兩者之間根本不會有本質性的區別。實際上,在沒有科學精神而文化被普遍“巫術化”的情況下,這樣的事情一直會循環往復地進行下去。1980年代以來一代又一代的“氣功大師”的湧現就是經驗證據。 文化和思想的創造者首先出了問題,而傳播者更是推波助瀾,往往能夠把“巫術化”的東西,以最快的速度傳播到社會的各個角落。傳播者不僅包括傳統的媒體和學校等平臺,也包括今天的社交媒體。實際上,在社交媒體時代,人人都可以是傳播者,那些具有數十萬甚至百萬粉絲的“公共人物”,本身就儼然是一個巨大的媒體平臺。 傳播者千千萬萬,但商業化是他們的共同特點。今天,很多表面看來非常嚴肅的官方網站,…See More
Frida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文化的“巫術化”及其後果(2)

中國的政治人物何嘗不是這樣呢?在政治領域,從理論上講,黨政官員應當是唯物主義者,是無神論者。但實際上則不然。因為吏治制度的不完善,人們對升遷難以預測。一些幹部官員比老百姓更需要“巫術”,升官、求平安都需要求助於不同類型的“巫術”活動。早些年發生的“法輪功”運動里面,有多少是黨政官員、科學家、工程師呢!   知識領域的巫術化 “巫術”和一些大牌明星走在一起更容易理解,因為兩者的特點都是“表現”,都需要聽眾和觀眾。在很多情況下,巫術師和明星對一般老百姓而言是很難區分的。如果說,商人階層和政治人物對“巫術”的需求主要是內心的,明星和“巫術”走在一起除了能夠滿足一些大牌明星的內心需求之外,他們具有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大眾信徒。沒有大眾信徒這個基礎,也就沒有“明星”或者“巫術”了。 今天中國的知識領域的文化有沒有“巫術化”?答案也是肯定的,只不過是表現形式不同罷了。可以說,最可悲就是知識領域的巫術化。這里的“巫術化”的表現五花八門,但也具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在找不到科學答案的時候,或者沒有能力來解釋某一現象的時候,總會去找尋一個神秘的似是而非的“替代”答案。 這里僅舉“陰謀論”為例。在經濟領域…See More
Jan 8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文化的“巫術化”及其後果(1)

在西方,除了文化啟蒙之外,還有商業文化的啟蒙。很多學者發現,商業的發展,對西方世界走出宗教神權的愚昧時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商業使人變得理性,因為商業從本質上說是一種可以量化的經濟分析。人們無需求助於神和上帝,就可以算計和預測經濟活動。在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也發生了商業革命。但中國的商業革命不但沒有使人變得理性,反而使人變得瘋狂。 商業一旦產生,就拋掉了所有的道德和價值,GDP主義和貨幣主義橫行,就以貨幣來衡量所有的一切,包括人的靈魂。金錢至上貨幣崇拜的現象,本身就與精神領域的供給不足、精神文化需求得不到發展有很大的關係。(實際上,一些宗教領域本身的高度商業化更能說明這個問題。)沒有多少人會否認,今天的中國盡管具有一個越來越巨大的經濟體,但文化則是虛空的。 顯然,中國商人群體里面為數不少的人是最需要“巫術”、最相信“巫術”的。底層商人穿金帶銀,恨不得把所有財富都貼在臉上,穿在身上。中高層就收斂一些。不過,不同商人階層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都信“巫術”,只是所去的地方不同罷了,有去廟堂求神拜佛的,也有去找“高人“的(例如王林),或者乾脆財大氣粗把“高人”請到家里來的。從宗教的角度來看,中西…See More
Jan 6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文化中產與中國經濟的未來(5)

例如,上世紀80、90年代大家都抱怨知識界太窮,不能集中精力來做學問。現在,大多數知識分子的條件已經大大改善,尤其是那些名教授,但條件的改善是否有助於知識的生產?一個荒唐的現實是,錢越多,知識界就越腐敗。從前錢不多的時候,大家還可以專心做些學問;現在錢太多了,大家就轉向用各種方法搶錢。這麽一來,學問自然要荒廢了。 實際上,社交媒體時代的來臨,使得知識界下行速度在加速。大家為了爭名氣或爭金錢,紛紛加入搶流量的隊伍。一些學校甚至公然用流量來衡量學者的業績。知識階層一味地庸俗化,只是為了取悅大眾。 怎麽辦?唯一的辦法就是首先培養一個文化中產階層,在文化中產的基礎上,培養一批文化貴族。當然,這里所說的貴族,並非傳統意義上的物質貴族,而是誠如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See More
Dec 24,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文化中產與中國經濟的未來(4)

這個情況在幾乎所有發達國家都發生過,例如美國、德國等後發展中國家早期也學英國、日本學美歐、韓國學日本等。問題是,這些國家很快走過了學習階段,進入原創性階段。但在中國,人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對原創性的東西缺乏興趣,更缺乏能力,結果既處處受制於人,也始終停留在附加值低端的產品。直到這兩年中美發生貿易戰,很多人才發現自己和美國的差異還是那麽巨大,而且在很多方面難以逾越。 今天,美國與中國進行貿易戰的最終目標,就是把中國的產業定位在產業鏈和附加值的低端,只要中國的技術不挑戰美國、不超越美國,美國還是世界的老大。當然,中國越來越多人現在意識到原創技術的重要性,下決心進行大投入搞研發。願望是一回事,能否實現是另一回事。即使現在急起直追,也需要很多時日。更重要的是,在沒有文化中產的情況下,現在的局面是否可以堅持下去,仍然是未知數。 文化無產更表現在社會科學上。一句話,文化無產導致了話語權的缺失,無論在內部還是在國際社會。很多學者只扮演了西方知識買辦的角色,忙於販賣知識。盡管中國有世界史上史無前例的轉型,西方想方設法理解中國,但中國學者就是提供不了有效的知識。西方對中國從西方進口的知識並不怎麽感興趣,因為…See More
Dec 21,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文化中產與中國經濟的未來(3)

幻想、空想、假想也都是文化貧困的產物,因為文化的貧困導致人們不知道如何理性地思考,沒有興趣和能力做理性思考。中國歷史上的所有烏托邦都是幻想、空想和假想的產物。這和西方理性主義時代的近代烏托邦有天壤之別。包括早期空想社會主義在內的所謂烏托邦,其實都建立在有限的社會實驗之上,只是到了可復制(或者推廣)階段,才出現烏托邦的概念。沒有現實可行性的理想是空想,只有具有現實可行性的才是理想。 更可悲的是,這些“無產文化”已經變成根深蒂固的“文化”,變成了思維和行為方式。這種文化已經沒有了傳統底層文化的樸素與善良,所呈現的是精致的惡。這里要強調的是,衡量文化中產的標準絕非教育水平,並不是說教育程度越高就越有文化。文化和教育有關聯,但不是一回事。在今天無產文化環境主導下,出現了一種情況,即教育程度越高,就越自私和利己,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精致的利己主義”行為。   文化中產與原創的關係  中產文化和中國經濟發展有什麽關聯呢?正如在西方,人們可以從多個方面來探討這個問題,但這里只想討論一個簡單的問題:為什麽中國少有原創性的思想和技術?如果把缺少原創性思想和技術置於這些年中國一直在討論的“供給側”改革的內容…See More
Dec 19,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文化中產與中國經濟的未來(2)

文化貧窮致公共道德感缺失   很可惜的是,即使是物質中產群體,在文化上仍然是“無產”,甚至是“流氓無產”。即使是最富裕的群體,也很難說在文化上已經逃避了“無產”的格局。問題在於,在“文化無產”的格局下,中國如何逃避中等收入陷阱?如何從數量型經濟增長,轉型成為質量型經濟增長?物質中產如何通過深度文化消費,來逃避今天的奢侈消費?如何通過培養文化中產來培養一個健康的消費社會?所有這些都關乎於中國經濟的未來,甚至整個國家和社會的未來。 文化貧窮,赤裸裸地表現在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中國所說的“不文明現象”,不僅發生在社會底層,更發生在富人群體。在高檔住宅小區不難觀察到,很多人在物質生活方面已經中產或超越中產,但文化生活仍然具有貧窮、甚至流氓的特點。他們不理性,不守法,貪圖於一些小利益和小便宜。小區內沒有一點公共秩序感,自己的房子內部可能富麗堂皇,出了門則是髒亂差。自己房子已經足夠寬敞,卻竭力侵佔公共空間。沒有公共秩序是公共道德感缺失的產物,而公共道德感是文化中產的產物。 缺失文化中產使得中國社會意識形態拉美化,社會在極左和極右兩個極端之間擺動,人們高度情緒化,缺少理性。這種情況體現在窮人和富人…See More
Dec 12,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s album was featured

旅遊·把故事說好的快意

尋回最早最單純的遊學情趣, “寓教於樂”的個人意義, 就是玩出一片天, 在陌生的城市, 用另一種材料思考, 用好奇,觀察後再現另一層面現實的自我 韻味悠長、情在詞外。 體驗跟著自己一輩子。
Nov 30,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文化中產與中國經濟的未來(1)

中國的經濟(乃至政治和社會)如何走向未來?從改革開放以來的經驗來看,物質意義上的經濟指標,例如逃避中等收入陷阱和進入高收入經濟體,比較容易規定;同時,人們對物質目標的追求也具有自我的動力,因為這符合人性的自私要求。不過,在任何一個社會,人是主體,在追求經濟等目標時,必須考慮到人。 人們常說,一個人能走多遠,取決於其思想能走多遠。也可以說,人的思想能走多遠,也決定了一個國家的經濟能走多遠。盡管這並不是說要求每一個人都有思想,但社會必須具有一個有思想的文化中產,引領社會的進步,否則物質意義上的進步不見得會導向整體社會的進步,說不定還會走向災難,例如非理性地追求單向面的發展,追求各種“烏托邦”等。 文化和經濟增長之間的關聯,無論是積極面的還是消極面的,已經有很多學者加以論述。德國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的《新教倫理和資本主義精神》,描述和分析了新教倫理文化對西方資本主義發展的貢獻,而企業家群體就是新教倫理的文化載體。相反,美國經濟學家范伯倫(Thorstein Veblen)的《有閑階級理論》,直陳當時奢侈文化對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當代經濟學家弗里德曼(Benjamin…See More
Nov 26,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吉姆·霍爾特 著 吳萬偉 譯 《記憶、意義和自我》(8)

“鬆散片斷組成的情景性人物”有何不同之處呢?不是說他們的記憶能力多麼差,而是說他們並不使用自己的自傳性記憶進行“時間旅行”。他們記得過去的體驗,但那不是作為自己的體驗。我或許能記得上學第一天發生的事或我當時的感受,但如果我是情景性人物,我並不將現在的“有記憶的自我”,等同於過去的“體驗的自我”;我並不認為那個小孩是我(雖然我承認那是同樣的人類動物)。我並不覺得有必要通過構建一個敘述,來將兩個自我“統一”起來。 情景性人物對過去沒有特別的興趣,除非它塑造了現在的性格。因此,他們並不害怕記憶的喪失,只要他們的道德性格仍然不受影響。正如傾向於情景性的沙夫茨伯里伯爵(Earl of…See More
Nov 16,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吉姆·霍爾特 著 吳萬偉 譯 《記憶、意義和自我》(7)

現在考慮另一種選擇柏拉圖主義者。這里的重點不是新鮮而是善良。要創造一個有意義的自我,你講述的人生故事必須是圍繞具有客觀價值的東西展開的。在柏拉圖看來,它必須是朝向永恒的善的欲望萌芽,一個我們可以模糊地從出生前回顧的東西。(這是一個故事,比如英國大詩人華茲華斯(Wordsworth)在《不朽頌》和長詩《序曲》中講述他自己的故事。)對於當代哲學家蘇珊·沃爾夫(Susan…See More
Nov 12,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吉姆·霍爾特 著 吳萬偉 譯 《記憶、意義和自我》(6)

尼采主義者的最典型代表就是尼采本人了。他的絕對命令,正如查拉圖斯特拉(Zarathustra)說出來的話,“將過去的我重新塑造成為將來的我”。尼采主義者堅持認為要展現自己獨特的個性,意味著要成為某種新人。要在這個生存任務上重取得成功,僅僅回顧過去生活中的偶然性記憶是不夠的,你必須創造新鮮的隱喻,把這些偶然性統一起來變成敘述的整體,一個值得追求和確認的目標。你必須成為剛剛去世不久的哈羅德·布魯姆(Harold Bloom)所說的,你自己的人生的“強悍詩人”。否則,你的塑造自我的事業將不是推出世界上的新東西,而是模仿他人的復制品或者贗品——這種可能會讓你遭受“影響焦慮”的困擾(如果繼續使用布魯姆的術語)。(尼采本人在他不斷攻擊蘇格拉底和嶄新人類形式的哲學範式的過程中,或許已經暴露出他本人也深受影響焦慮的困擾。) 從記憶的偶然性中塑造自我的尼采式竅門有些過於模糊了,對人們的幫助作用不是很大。而且它有些稀罕寶貴,米歇爾·福柯(Michel…See More
Oct 27,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吉姆·霍爾特 著 吳萬偉 譯 《記憶、意義和自我》(5)

心理學家丹·P·麥克亞當斯(Dan P. McAdams)寫道“美國人癡迷於個人獲得救贖的故事”:有時候,這種故事帶有宗教方面的意義,但更多時候故事採取世俗生活的形象和觀點。在流行小說、好萊塢電影和從現實電視,到《奧普拉脫口秀》等電視節目以及眾多其它場合,美國主人公繼續以命運多舛、堅忍不拔的個人拼搏奮鬥者的形象出現,他們以特立獨行與眾不同為榮,繼續成長和發展,尤其是面對挫折和失敗的時候並不氣餒。事實上,這種救贖式故事總是在美國社會中占有特權地位,這可以追溯到17世紀新英格蘭清教徒撰寫的精神自傳。 美國人的這種態度就和其他國家比如英國形成對比,生存失敗的敘述照樣值得敬佩(如詩人菲利普·拉金(Philip…See More
Oct 7,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吉姆·霍爾特 著 吳萬偉 譯 《記憶、意義和自我》(4)

像故事一樣的人生的當地典型包括神經學家奧利弗·薩克斯(Oliver Sacks),他說“我們每個人都像講故事一樣度過和構建自己的人生。”心理學家傑羅姆·布魯納(Jerome Bruner)說“最終我們將成為自傳性的故事,我們依靠它們講述自己的人生。”哲學家丹尼爾·丹尼特(Daniel Dennett)說“自我是‘敘事重心的核心’。”阿拉斯代爾·麥金太爾(Alasdair MacIntyre)說“人類生活的統一就是敘事追尋的統一”。 這種講故事開始於何時呢?大概在我們擁有自傳性記憶能力的時期,即學齡前。這是父母和保姆鼓勵我們講述和評價生活事件的時刻。發展心理學家已經研究了母親回憶過去的方式,如何影響了孩子的自傳性記憶技能。母親回憶過去的方式越細致,孩子個人的敘述就往往更詳細和更連貫。該研究領域的領軍人物之一凱瑟琳·尼爾森(Katherine Nelson)描述了早期自傳性敘述如何在我們每個人身上塑造“一種新的主觀性層次的清醒意識,帶有具體的過去和可能的未來的意識,以及洞見他人意識的新見解。”  …See More
Oct 1, 2020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s Blog

鄭永年:中國文化的“巫術化”及其後果(3)

Posted on January 4, 2021 at 1:00am 0 Comments

說精英階層“巫術化”了,其實指兩種精英,即精英和反精英(反精英的也是精英)。回到“氣功大師”的案例。沒有精英們的需求,就不會產生相應的“氣功大師”。但是,反精英的精英何嘗不是這樣呢?諸多今天嘲笑這些“氣功大師”的,不是也多次“面見”(或者專門拜訪或者“不期而遇”)這些“氣功大師”嗎?反精英者也有著同樣思路、同樣的目標。 

每當這樣的事情發生,總會有另一類精英來批判倒了霉的精英。不過,結果總是一樣,即用一種心靈雞湯來替換另一種心靈雞湯,並且兩者之間根本不會有本質性的區別。實際上,在沒有科學精神而文化被普遍“巫術化”的情況下,這樣的事情一直會循環往復地進行下去。1980年代以來一代又一代的“氣功大師”的湧現就是經驗證據。

 …

Continue

鄭永年:中國文化的“巫術化”及其後果(2)

Posted on January 2, 2021 at 1:00am 0 Comments

中國的政治人物何嘗不是這樣呢?在政治領域,從理論上講,黨政官員應當是唯物主義者,是無神論者。但實際上則不然。因為吏治制度的不完善,人們對升遷難以預測。一些幹部官員比老百姓更需要“巫術”,升官、求平安都需要求助於不同類型的“巫術”活動。早些年發生的“法輪功”運動里面,有多少是黨政官員、科學家、工程師呢! 

  

知識領域的巫術化

 …

Continue

鄭永年:中國文化的“巫術化”及其後果(1)

Posted on December 31, 2020 at 1:00am 0 Comments

在西方,除了文化啟蒙之外,還有商業文化的啟蒙。很多學者發現,商業的發展,對西方世界走出宗教神權的愚昧時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商業使人變得理性,因為商業從本質上說是一種可以量化的經濟分析。人們無需求助於神和上帝,就可以算計和預測經濟活動。在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也發生了商業革命。但中國的商業革命不但沒有使人變得理性,反而使人變得瘋狂。 

商業一旦產生,就拋掉了所有的道德和價值,GDP主義和貨幣主義橫行,就以貨幣來衡量所有的一切,包括人的靈魂。金錢至上貨幣崇拜的現象,本身就與精神領域的供給不足、精神文化需求得不到發展有很大的關係。(實際上,一些宗教領域本身的高度商業化更能說明這個問題。)沒有多少人會否認,今天的中國盡管具有一個越來越巨大的經濟體,但文化則是虛空的。…

Continue

鄭永年:文化中產與中國經濟的未來(5)

Posted on January 17, 2020 at 12:56am 0 Comments

例如,上世紀80、90年代大家都抱怨知識界太窮,不能集中精力來做學問。現在,大多數知識分子的條件已經大大改善,尤其是那些名教授,但條件的改善是否有助於知識的生產?一個荒唐的現實是,錢越多,知識界就越腐敗。從前錢不多的時候,大家還可以專心做些學問;現在錢太多了,大家就轉向用各種方法搶錢。這麽一來,學問自然要荒廢了。 

實際上,社交媒體時代的來臨,使得知識界下行速度在加速。大家為了爭名氣或爭金錢,紛紛加入搶流量的隊伍。一些學校甚至公然用流量來衡量學者的業績。知識階層一味地庸俗化,只是為了取悅大眾。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