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
  • Male
  • Jasi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Malacca Light'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Copil
  • Paetiyo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Malacca Ligh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lacca Light'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除了世界,哪兒都可以

人生就是一個醫院,這里每個病人都被調換床位的欲望纏繞著。這一位願意到火爐旁邊去呻吟,那一位覺得在窗戶旁病才能治好。我覺得我還是到我所不在的地方去才好,對於這個總想調換地方的問題,我一直在和自己的心靈討論著。“告訴我,心靈,冷漠的心靈,去里斯本③居住怎麽樣?那兒天氣一定很暖和,你會像一個蜥蜴一樣重新蘇醒過來;那城市位處海濱,大家說它是用大理石建造的;那兒的人民憎恨植物,把所有的樹木一律拔掉了。你看,這幅風景正合你的口味,景色全由光明和礦物組成,並且還有水來映照這風景。”我的心靈不回話。 “既然你這麽喜歡休息,而且還喜歡在觀賞運動的同時休息,那你是否願意去荷蘭住呢?這真是一塊安然恬靜的地方呀。你曾常常在博物館里欣賞這個國家的風景畫,那你也許可以在那里得到愉快吧?喂,鹿特丹④怎麽樣?你這麽喜歡林立的桅桿和停泊在房前屋後的航船。”我的心靈依舊啞然無聲。“巴達維亞⑤八成更合你的心意?而且我們還會在那兒得到與熱帶美景結合為一體的歐洲精神。”…See More
Dec 26,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惡劣的玻璃匠

有些人的習性是純粹思維性的,並且完全懦於行動。可有時,他們會在一種神秘力量的促使下,做出某種異乎尋常的行為,其迅速的程度連他們自己也覺得是不可能的。比如,有的人由於害怕從傳達室里得到什麽壞消息,自己就在門外怯懦地徘徊個把小時也不敢走進門去;或者,手里拿著一封信,半個月也不敢去打開;還有的人在需要一年時間去完成的事情面前,要等上6個月才不得不去行動。可是,他們有時卻感到被一種不可抵抗的力量促使著訴諸行動,就像一支箭被弓弦所發射一樣。倫理學家和醫生們認為自己什麽都懂,可他們也無從解釋在這樣懶散、這樣浪蕩的心靈里,從哪兒突然衝來這麽一股瘋狂的力量;一個不能夠去做最簡單、最要緊的事的人,又是如何在一定時期內,會有一股巨大的勇氣去做一些最荒唐而常常是最危險的事情。我有一個朋友,可以說是世界上最老實的,只會做夢的人,可是有一天,他卻在森林里放開了火,他說是為了看看這火是否和人們常說的那樣容易燃燒起來。他一連點了十次,都沒有成功,但第十一次,大火可燒了個不亦樂乎。另外一個朋友,跑到一個火藥桶旁邊去點燃自己的煙卷,說是為了看看,為了體驗,也是為了碰碰運氣;還說是為了強迫自己證實自己的勇氣;為了好玩,為…See More
Dec 20,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月亮的善舉

月亮本身就是一股變幻莫測的情潮,當你在搖籃里熟睡時,她透過窗子注視著你,自言自語道:“咦! 這孩子我很喜歡。” 於是,她輕柔地走下雲霧的階梯,悄悄地穿過了玻璃。接著她懷著母親般的溫愛撲在你身上,並把她的顏色撒在你臉上。你的兩只眸子還是綠色,而臉蛋兒卻顯得白皙。當你凝視著這來訪者時,你的雙眼奇特地睜大了,她卻十分溫柔地摟住了你的脖子,使你不再想哭了……然而,月亮姐姐歡樂之極,她使整個屋子充滿了熒光,就像一條閃閃發亮的小魚,所有閃動的光芒都在思想、訴說:“你要永久地承受我親吻的魔力。你會像我一樣美麗,你將要愛我所愛的東西和愛我的一切:…See More
Dec 18,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狗和香水瓶

“我美麗的小狗,我的好小狗,我可愛的杜杜,快過來! 來聞一聞這極好的香水,這是從城里最好的香水店里買來的! ”狗來了。這可憐的動物搖著尾巴,大概是和人一樣表示微笑吧! 它好奇地把濕滑的鼻子放在打開蓋的香水瓶口上。它驚恐地向後一跳,並衝著我尖叫著,發出一種責備的聲音。“啊! 該死的狗! 如果我拿給你一包糞便,你會狂喜地去聞它,可能還會把它吞掉。你呀! 我的憂郁人生的可鄙的夥伴,你多麽像大多數讀者;對他們,從來不能拿出最美的香水,因為這會激怒他們。但是,可以拿出精心選擇好的垃圾。”See More
Dec 12,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瘋子與維納斯

多麽美好的天氣呀! 寬闊的公園在太陽灼熱的眼睛注視下呆楞著,就像被愛情烈火控制著的年輕人。一切事物都處於心醉神迷的狀態,並不發出任何表白自己的聲音;甚至流水也像是睡熟了。和人類的歡呼截然不同,這里是靜謐的狂歡。越來越強烈的光線使萬物閃爍著更絢麗的光彩;怒放的花朵五彩繽紛,渴望與蔚藍的天空爭相媲美;溫暖把芬芳變得依稀可見,引得它如同煙霧,在空中緩緩上升。然而,在這萬物的享樂之中,我瞥見了一個傷心的人。在一尊巨大的維納斯雕像下,一個人為的瘋子,自願的小丑,當懊悔和煩膩纏繞著他時,他甚至可以使皇帝發笑。他穿著一件怪里怪氣的衣服,可笑而扎眼,頭上戴著犄角和鈴鐺,蜷縮著趴在石像座上,擡著滿含淚水的眼睛望著永恒的女神。他的眼睛在說:“我是人類中最無能、最孤獨的人了,得不到愛情和友誼。在這方面,我連最不完善的動物還不如。可是我卻像所有的人一樣,生來就是為了懂得和感覺美的呀! 女神啊! 可憐可憐我的憂傷和狂熱吧! ”可是,無情的維納斯,用她那大理石的眼睛,望著遠方的不知什麽東西……See More
Dec 10,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石麗娜·賞析波德萊爾的《巴黎的憂鬱》

波德萊爾的散文詩集《巴黎的憂郁》中的“精神病患者”,對世界感到歇斯底里的絕望、痛苦,却又總是矛盾地渴望光明。一位年輕而才華橫溢的詩人,為何會創作出這樣充滿著暗淡、抑郁色彩,甚至令人絕望的文章呢? 想要弄清這個問題,還得從詩人的不尋常的生平經歷談起。波德萊爾,1821年生於巴黎。6歲那年,父親因病去世;一年之後,母親即改嫁他人,詩人幼小的心靈從此蒙上一層陰影。而他的繼父歐皮克上校後來擢升為將軍,並曾在第二帝國時期被任命為法國駐西班牙大使。身為一名軍人,繼父無法理解波德萊爾的詩人氣質和複雜心情,而波德萊爾也不能接受繼父的專制作風和高壓手段,於是父子倆幾乎無法溝通,關係極為不睦,這使得詩人產生了一種…See More
Dec 9,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105)(结局)

一陣刺耳的喇叭聲響了起來。這次是發表公報了!勝利!在發表消息的前晚喇叭總是有勝利的消息。咖啡館里一陣興奮,好像通過一陣電流一般。甚至服務員也驚了一下,豎起了耳朵。 喇叭聲引起了一陣大喧嘩。電幕已經開始播放,廣播員的聲音極其興奮,但是剛一開始,就幾乎被外面的歡呼聲所淹沒了。這消息在街上像魔術一般傳了開來。他從電幕上所能聽到的只是,一切都按他所預料的那樣發生了:一支海上大軍秘密集合起來,突然插入敵軍後方,白色的箭頭切斷了黑色箭頭的尾巴。人聲喧嘩之中可以斷斷續續地聽到一些得意揚揚的話:“偉大戰略部署——配合巧妙——徹底潰退—— 俘虜五十萬——完全喪失鬥志——控制了整個非洲——戰爭結束指日可待——大獲全勝——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勝利—— 勝利,勝利,勝利!” 溫斯頓在桌子底下的两隻腳拼命亂蹬。他仍坐在那里沒有動,但是在他的腦海里,他在跑,在飛快地跑著,同外面的群眾一起,大聲呼叫,欣喜若狂。他又擡頭看一眼老大哥。哦,這個雄踞全世界的巨人!這個使亞洲的烏合之眾碰得頭破血流的巨石!他想起在十分鐘之前——是的,不過十分鐘——他在思量前線的消息、究竟是勝是負時,他心中還有疑惑。可是現在,覆亡的不僅僅是一支歐…See More
Sep 5,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104)

他的腦海里忽然飄起來一個記憶。他看到一間燭光照映的屋子,有一張用白床罩蓋著的大床,他自已年約十來歲,坐在地板上,搖著一個骰子匣,在高興地大笑。他的母親坐在他對面,也在大笑。 這大概是在她失蹤前一個月。當時兩人情緒已經和解了,他忘記了難熬的肚餓,暫時恢復了幼時對她的愛戀。他還很清楚地記得那一天,大雨如注,雨水在玻璃窗上直瀉而下,屋子里太黑,無法看書。兩個孩子關在黑暗擁擠的屋子里感到極其無聊。溫斯頓哼哼卿卿地吵鬧著要吃的,在屋子里到處翻箱倒罐,把東西東扯西拉,在墻上拳打足踢,鬧得隔壁鄰居敲墻頭抗議,而小的那個卻不斷地號哭。最後,他的母親說。“乖乖地別鬧,我給你去買個玩具。非常可愛的玩具——你會喜歡的。說完她就冒雨出門,到附近一家有時仍舊開著的小百貨鋪里,買回來一隻裝著骰子玩進退遊戲的硬紙匣。他仍舊能夠記得那是潮濕硬紙板的氣味。這玩意兒很可憐。硬紙板都破了,用木頭做的小骰子表面粗糙,躺也躺不平。溫斯頓不高興地看一眼,毫無興趣。但是這時他母親點了一根蠟燭,他們就坐在地板上玩起來。當他們各自的棋子進了幾步,快有希望達到終點時,又倒退下來,幾乎回到起點時,他馬上就興奮起來,大聲笑著叫喊。他們玩了八…See More
Sep 4,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103)

周圍沒有電幕,但很可能有隱藏的話筒,而且,他們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但是這沒有關係,什麽事情都已沒有關係了。如果他們願意,也可以在地上躺下來幹那個。一想到這點,他的肌肉就嚇得發僵。她對他的摟抱毫無任何反應。她甚至連擺脫也不想擺脫。他現在知道了她發生了什麽變化。 她的臉瘦了,還有一條長疤,從前額一直到太陽穴,有一半給頭髮遮住了;不過所謂變化,指的不是這個。是她的腰比以前粗了,而且很奇怪,比以前僵硬。他記得有一次,在火箭彈爆炸以後,他幫助別人從廢墟里拖出一具屍體來,他很吃驚地發現,不僅屍體沈重得令人難以相信,而且僵硬得不像人體而像石塊,很不好擡。她的身體也使你感到那樣。他不禁想到她的皮膚一定沒有以前那麽細膩了。 他沒有想去吻她,他們倆也沒有說話。他們後來往回走過大門時,她這才第一次正視他。這只不過是短暫的一瞥,充滿了輕蔑和憎惡。他不知道這種憎惡完全出諸過去,還是也由於他的浮腫的臉和風颳得眼睛流淚而引起的。他們在兩把鐵椅上並肩坐了下來,但沒有挨得太近。他看到她張口要說話。她把她的笨重的鞋子移動幾毫米,有意踩斷了一根小樹枝。他注意到她的腳似乎比以前寬了。 “我出賣了你,”她若無其事地說。 “我出賣…See More
Sep 2,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102)

周圍沒有電幕,但很可能有隱藏的話筒,而且,他們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但是這沒有關係,什麽事情都已沒有關係了。如果他們願意,也可以在地上躺下來幹那個。一想到這點,他的肌肉就嚇得發僵。她對他的摟抱毫無任何反應。她甚至連擺脫也不想擺脫。他現在知道了她發生了什麽變化。 她的臉瘦了,還有一條長疤,從前額一直到太陽穴,有一半給頭髮遮住了;不過所謂變化,指的不是這個。是她的腰比以前粗了,而且很奇怪,比以前僵硬。他記得有一次,在火箭彈爆炸以後,他幫助別人從廢墟里拖出一具屍體來,他很吃驚地發現,不僅屍體沈重得令人難以相信,而且僵硬得不像人體而像石塊,很不好擡。她的身體也使你感到那樣。他不禁想到她的皮膚一定沒有以前那麽細膩了。 他沒有想去吻她,他們倆也沒有說話。他們後來往回走過大門時,她這才第一次正視他。這只不過是短暫的一瞥,充滿了輕蔑和憎惡。他不知道這種憎惡完全出諸過去,還是也由於他的浮腫的臉和風颳得眼睛流淚而引起的。他們在兩把鐵椅上並肩坐了下來,但沒有挨得太近。他看到她張口要說話。她把她的笨重的鞋子移動幾毫米,有意踩斷了一根小樹枝。他注意到她的腳似乎比以前寬了。 “我出賣了你,”她若無其事地說。 “我出賣…See More
Aug 23,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101)

電幕上樂聲中斷,有人說話。溫斯頓擡起頭來聽。不過不是前線來的公報,不過是富裕部的一則簡短公告。原來上一季度第十個三中計劃,鞋帶產量超額完成百分之九十八。 他看了一下報紙上的那局難棋,就把棋子擺了開來。這局棋結局很巧妙,關鍵在两隻相。“白子先走,兩步將死。” 溫斯頓擡頭一看老大哥的畫像。白子總將死對方,他帶著一種模模糊糊的神秘感覺這麽想。總是毫無例外地這樣安排好棋局的。自開天辟地以來,任何難棋中從來沒有黑子取勝的。 這是不是像征善永遠戰勝惡?那張龐大的臉看著他,神情安詳,充滿力量。白子總是將死對方。 電幕上的聲音停了一下,又用一種嚴肅得多的不同口氣說:“十五點三十分有重要公告,請注意收聽。十五點三十分有重要消息,請注意收聽,不要錯過。十五點三十分。”丁當的音樂聲又起。 溫斯頓心中一陣亂。這是前線來的公報;他根據本能知道這一定是壞消息。他這一整天時斷時續地想到在非洲可能吃了大敗仗,這就感到一陣興奮。他好像真的看到了歐亞國的軍隊蜂擁而過從來沒有突破過的邊界,像一隊螞蟻似的擁到了非洲的下端。為什麽沒有辦法從側翼包抄他們呢?他的腦海里清晰地出現了西非海岸的輪廓。他揀起白色的相朝前走了一步。這一著…See More
Aug 13,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100)第三部 第6節

面罩挨到了他的臉上。鐵絲碰在他的面頰上。接著—— 唉,不,這並不能免除,這只是希望,小小的一線希望。太遲了,也許太遲了。但是他突然明白,在整個世界上,他只有一個人可以把懲罰轉嫁上去——只有一個人的身體他可以把她插在他和老鼠之間。他一遍又一遍地拼命大叫: “咬裘莉亞!咬裘莉亞!別咬我!裘莉亞!你們怎樣咬她都行。把她的臉咬下來,啃她的骨頭。別咬我!裘莉亞!別咬我!” 他往後倒了下去,掉到了深淵里,離開了老鼠。他的身體仍綁在椅子上,但是他連人帶椅掉下了地板,掉過了大樓的墻壁,掉過了地球,掉過了海洋,掉過了大氣層,掉進了太空,掉進了星際——遠遠地,遠遠地,遠遠地離開了老鼠。 他已在光年的距離之外,但是奧勃良仍站在他旁邊。他的臉上仍冷冰冰地貼著一根鐵絲。但是從四周的一片漆黑中,他聽到哢嚓一聲,他知道籠門已經關上,沒有打開。  第三部 第6節…See More
Aug 11,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99)

老鼠也是如此。對你來說,老鼠無法忍受。這是你所無法抗拒的一種壓力形式,哪怕你想抗拒也不行。要你做什麽你就得做什麽。” “但是要我做什麽?要我做什麽?我連知道也不知道,我怎麽做?” 奧勃良提起鐵籠子,放到較近的一張桌子上。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綠呢桌布上。溫斯頓可以感到耳朵里血往上湧的聲音。他有一種孤處一地的感覺,好像處身在一個荒涼的大平原中央,這是個陽光炙烤的沙漠,什麽聲音都從四面八方的遠處向他傳來。其實,放老鼠的籠子距他只有兩公尺遠。 這些老鼠都很大,都到了鼠鬚硬挺、毛色發棕的年齡。 “老鼠,”奧勃良仍向看不見的聽眾說,“是嚙齒動物,但是也食肉。這一點你想必知道。你一定也聽到過本市貧民區發生的事情。在有些街道,做媽媽的不敢把孩子單獨留在家里,哪怕只有五分鐘,老鼠就會出動,不需多久就會把孩子皮肉啃光。只剩幾根小骨頭。它們也咬病人和快死的人。他們能知道誰沒有還手之力,智力真是驚人。” 鐵籠子里傳來一陣吱吱的叫聲。溫斯頓聽著好像是從遠處傳來一樣。原來老鼠在打架,它們要想鑽過隔開它們的格子到對面去。他也聽到一聲絕望的呻吟。這,似乎也是從他身外什麽地方傳來的。 奧勃良提起鐵籠子,他在提起來的時候…See More
Aug 10,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98)第三部 第5節

在他被監禁的每一個階段,他都知道——至少是似乎知道——他在這所沒有窗戶的大樓里的什麽地方。可能是由於空氣壓力略有不同。警衛拷打他的那個牢房是在地面以下。 奧勃良訊問他的房間是在高高的頂層。現在這個地方則在地下有好幾公尺深,到了不能再下去的程度。 這個地方比他所呆過的那些牢房都要大。但是他很少注意到他的周圍環境。他所看到的只是面前有兩張小桌子,上面都鋪著綠呢桌布。一張桌子距他只有一兩公尺遠,另一張稍遠一些,靠近門邊。他給綁在一把椅子上,緊得動彈不得,甚至連腦袋也無法轉動。他的腦袋後面有個軟墊子把它卡住,使他只能往前直看。 起先只有一個人在屋里,後來門開了,奧勃良走了進來。 “你有一次問我,”奧勃良說,“101號房里有什麽。我告訴你,你早已知道了答案。人人都知道這個答案。101號房里的東西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 門又開了。一個警衛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隻用鐵絲做的筐子或籃子那樣的東西。他把它放在遠處的那張桌子上。 由於奧勃良站在那里,溫斯頓看不到那究竟是什麽東西。 奧勃良又說道:“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因人而異。可能是活埋,也可能是燒死,也可能是淹死,也可能是釘死,也可能是其他各種各樣的死法。…See More
Aug 8,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97)

他得再從頭開始來一遍。這可能需要好幾年。他伸手摸一下臉,想熟悉自己的新面貌。臉頰上有很深的皺紋。顴骨高聳,鼻子塌陷。此外,自從上次照過鏡子以後,他們給他鑲了一副新的假牙。你不知道自已的容貌是什麽樣子,是很難保持外表高深莫測的。反正,僅僅控制面部表情是不夠的。他第一次認識到,你如果要保持秘密,必須也對自己保密。你必須始終知道有這個秘密在那里,但是非到需要的時候,你絕不可以讓它用任何一種,可以叫上一個名稱的形狀,出現在你的意識之中,從今以後,他不僅需要正確思想,而且要正確感覺,正確做夢。而在這期間,他要始終把他的仇恨鎖在心中,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而又同其他部分不發生關係,就像一個囊丸一樣。 他們終有一天會決定槍斃他。你不知道什麽時候會發生這件事情,但是在事前幾秒鐘是可以猜想到的。這總是從腦後開的槍,在你走在走廊里的時候。十秒鐘就夠了。在這十秒鐘里,他的內心世界就會翻了一個個兒。那時,突然之間,嘴上不用說一句話,腳下不用停下步,臉上也不用改變一絲表情,突然之間,偽裝就撕了下來,砰的一聲,他的仇恨就會開炮。仇恨會像一團烈焰把他一把燒掉。也就是在這一剎那,子彈也會砰的一聲打出來,可是太遲了,要…See More
Aug 6, 20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96)

他毫無困難地駁倒了這個謬論,而且也沒有會發生相信這個謬論的危險。但是他還是認為不應該想到它。凡是有危險思想出現的時候,自己的頭腦里應該出現一片空白。這種過程應該是自動的,本能的。新話里叫犯罪停止(crime…See More
Aug 4, 2021

Malacca Light's Blog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除了世界,哪兒都可以

Posted on December 25, 2021 at 9:55am 0 Comments

人生就是一個醫院,這里每個病人都被調換床位的欲望纏繞著。這一位願意到火爐旁邊去呻吟,那一位覺得在窗戶旁病才能治好。

我覺得我還是到我所不在的地方去才好,對於這個總想調換地方的問題,我一直在和自己的心靈討論著。

“告訴我,心靈,冷漠的心靈,去里斯本居住怎麽樣?那兒天氣一定很暖和,你會像一個蜥蜴一樣重新蘇醒過來;那城市位處海濱,大家說它是用大理石建造的;那兒的人民憎恨植物,把所有的樹木一律拔掉了。你看,這幅風景正合你的口味,景色全由光明和礦物組成,並且還有水來映照這風景。”

我的心靈不回話。 …

Continue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惡劣的玻璃匠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21 at 7:39am 0 Comments

有些人的習性是純粹思維性的,並且完全懦於行動。可有時,他們會在一種神秘力量的促使下,做出某種異乎尋常的行為,其迅速的程度連他們自己也覺得是不可能的。

比如,有的人由於害怕從傳達室里得到什麽壞消息,自己就在門外怯懦地徘徊個把小時也不敢走進門去;或者,手里拿著一封信,半個月也不敢去打開;還有的人在需要一年時間去完成的事情面前,要等上6個月才不得不去行動。可是,他們有時卻感到被一種不可抵抗的力量促使著訴諸行動,就像一支箭被弓弦所發射一樣。倫理學家和醫生們認為自己什麽都懂,可他們也無從解釋在這樣懶散、這樣浪蕩的心靈里,從哪兒突然衝來這麽一股瘋狂的力量;一個不能夠去做最簡單、最要緊的事的人,又是如何在一定時期內,會有一股巨大的勇氣去做一些最荒唐而常常是最危險的事情。…

Continue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月亮的善舉

Posted on December 18, 2021 at 10:27am 0 Comments

月亮本身就是一股變幻莫測的情潮,當你在搖籃里熟睡時,她透過窗子注視著你,自言自語道:“咦! 這孩子我很喜歡。” 

於是,她輕柔地走下雲霧的階梯,悄悄地穿過了玻璃。接著她懷著母親般的溫愛撲在你身上,並把她的顏色撒在你臉上。你的兩只眸子還是綠色,而臉蛋兒卻顯得白皙。當你凝視著這來訪者時,你的雙眼奇特地睜大了,她卻十分溫柔地摟住了你的脖子,使你不再想哭了……

然而,月亮姐姐歡樂之極,她使整個屋子充滿了熒光,就像一條閃閃發亮的小魚,所有閃動的光芒都在思想、訴說:“你要永久地承受我親吻的魔力。你會像我一樣美麗,你將要愛我所愛的東西和愛我的一切:…

Continue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狗和香水瓶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21 at 9:09pm 0 Comments

“我美麗的小狗,我的好小狗,我可愛的杜杜,快過來! 來聞一聞這極好的香水,這是從城里最好的香水店里買來的! ”

狗來了。這可憐的動物搖著尾巴,大概是和人一樣表示微笑吧! 它好奇地把濕滑的鼻子放在打開蓋的香水瓶口上。它驚恐地向後一跳,並衝著我尖叫著,發出一種責備的聲音。

“啊! 該死的狗! 如果我拿給你一包糞便,你會狂喜地去聞它,可能還會把它吞掉。你呀! 我的憂郁人生的可鄙的夥伴,你多麽像大多數讀者;對他們,從來不能拿出最美的香水,因為這會激怒他們。但是,可以拿出精心選擇好的垃圾。”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