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t Workshop
  • Female
  • 柔佛 丹绒比艾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Host Workshop's Friends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SRESCO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未知 非可怕
  • Passion for Form
  • 楊薇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柏圖校友
  • 文創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Host Workshop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Host Workshop's Page

Latest Activity

Host Workshop commented on Host Studio's photo
Thumbnail

故事人心靈素質(6)福柯 + 德里達

"勒內·夏爾《近路》 他細心照料的山坡如一道急流從他的後背瀉下。可憐的語言向他致意;騾子在草地里為他歡慶。溝壑里玫瑰色的臉有兩次把它鏡子的水面映向他。有什麽東西睡著了。他成為他夢見的那個樣子。(王家新譯)…"
Wednesday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蔣浩·九月二十六日訪明德學院羅伯特·弗羅斯特舊居—給亦來

這浪花般落葉簇擁的未走之路,踩上去,有些綿軟。一再托起我們身體的微漾之力,來自心與心的吸納和折射;腳底下窸窸窣窣的脆響,悠遠得像地心在分泌心聲:此刻,大地咀嚼了一些辭章,又把個別的字句輕輕地咬合在一起。 我的腳感覺到了文字的羁絆,手卻若有所失地迷失于柵格化的空氣中。推動我們走向那幢深灰于黑的小木屋的夕光的引力,又把這些交叉的樹枝在頭上形成的一個個彩虹般的拱頂緊緊地連綴在一起。 在一個巨大的斜坡上,他們依靠無窮無盡的籠罩,把一行永恒之詩運送到山的那邊。道旁樹大都保持著傾聽時傾斜的姿態,有幾棵黑松像取自我們的兩肋,風提煉著皴裂的皮膚,影子像剪下的眉毛。 松果落下來安慰我們:只是一些寫廢了的,只是一些塗抹掉的。詩人不在了,鎖依舊挂在那裏,新鮮得像只有一個字的標題。隔著玻璃看那幽暗的室內,像貼著皮膚去聽他身體裏沈睡的器官。雖然我也望不遠,看不深。 2017年10月19日,海口See More
May 19
Host Workshop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2

"朵漁詩選·京津道上 像是黑人回到非洲,我乘上火車去看你們 回來時帶著醉意,卻忘記將孤獨留下。 歸程進入冬眠,勝過醉生夢死 疾風馳過曠野,將溫情的鳥巢凍僵 仿佛赤裸的狗心,重獲平靜已非易事。 哎,多年來,當我獨坐窗前 想起那一次次返回—— 天才當道,我終未將自己的才華放棄。 我的朋友不多,彼此視若兄弟。   你看,生活的尖牙……   我們從情慾的溝壑裡取水 在難言的愛中融冰   生活多少有些戲子脾氣 現…"
May 17
Host Workshop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2

"孫文波·戲謔·再一次戲謔 1 夜晚安靜,寫作之門向外部打開。 上面這句子很有韻律。押韻, 還是不押韻?可以是一個問題。 另一個問題是怎樣讓一個人進入詩; 是用名詞進入,還是用形容詞, 用名詞進入他就是兄弟, 而用形容詞進入他可能是很胖的胖子。   一個兄弟我要為他安排好的人生, 一個胖子我可以把他當做壞人。 進入的方式不同,結果也會不同。 一句話,我要顯示的是想像的力量。 做一個寫作者也就意味著是一個 生產者。生產什麼靠他選擇, 好與壞,對與錯,常常只在一念…"
May 16
Host Workshop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2

"4 擺在我面前的方向很多。我要 硬往詩裡加進一些具體和不具體 的詞也行。像嘉州花園、聚賢公寓, 像跑、跳、滾。前面的是好住宅, 就在我住的成都西區;後面的 可以和足球、偷盜、戰爭連在 一起。關鍵在這首詩裡,它們意味什麼?   是羨慕?嫉妒?還是……如果是, 那就不太妙。我不能給它們 注入派別:左派詞,或右派詞, 在這裡會顯得糟糕。但是,我也不能 把它們與夢、花、水連在一起, 那樣一來就扯得太遠。就像 我怎能把政府機關和妓院拉扯在一起?   5 那樣…"
May 11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蔣浩·乙酉秋與吳勇河心島飲茶觀鹭一下午

一半錦江停住像湖,一半翅膀像湖在動,三三兩兩的,半日閑偷不來半日現。清晰薄霧清洗我的手指飲菊花以謝,妳的竹葉青在玻杯裏展開揉碎的柳堤。遠處九眼橋,此地望江樓,無觀聯;照耀島嶼的光不來自偏愛,來自反光。妳是妳,我仿佛是妳,心多出一個妳,那裏缺失的兩只並不是這裏多出的。翅膀剪開舊浪像要解釋一封信如何用西嶺千秋雪寫成?河流展示一面壁,臨摹出俯身的曲頸竟然是一把古琴抽芽的兩枝。滑翔太美了!應對入滑稽。2005年11月9日,成都;12月2日,烏魯木齊See More
May 7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蔣浩·七曲山之夜

那居住在古老樹冠裏的星星離我過于遙遠。其實早在一萬年前,它就消失了。此刻,我看到的只是它剩下的光,還在向我靠近。我記得我曾經爬到樹冠裏,被父親訓斥著——他害怕我會摔下來,而不是像星星靠自身的光輕盈地托舉著自己。我不認爲我曾經來過這裏。想起那位唐朝的詩人,也曾這樣坐在這棵柏樹下,看星光移動樹影,像旁邊的溪水從泥土中沖洗出黑暗的石頭。石頭也曾是星星的一部分,離開了光的佑護,寂靜得像樹皮在開裂。而我希望那照在我身上的光能再次把他們縫合在一起,並用他的名字托舉著他。See More
May 4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蔣浩·戊戌正月初三日過瓊州海峽去徐聞—給禮孩

太多的,輕率的決定和勇氣,向後,向前,縱容這舷上來回牽引的日子,把一段濃霧封閉在海峽中。相信我,從波浪中取回的手,又在緊握的欄杆上傳遞了必要的震顫。 而那些僅僅用來求歡的海鷗的翅膀,像一些輕微的折痕,拓印在海風掀開的U形波浪上。船兩側奮力拼寫出的浪花還要溶解到一張疊加在水中的臉。機器的轟鳴是一面巨大的牆,從波浪咬開的裂隙中,一些細微得像神秘友誼的白日之灰,落下來,濺濕了纜繩上鼓起的喉結。 不止一次,當我嘗試要用眺望來教訓我易于衝動的壞脾氣,妳像隱匿在妳身上的安靜的缺點,那麽深邃地吸引我,坐在甲板上,數著顛簸留下的心跳,看傾斜的浪裁下天之一角。 2018年2月21日,海口See More
Apr 28
Host Workshop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1

"晦澀的挑逗性 現在是自行車表演了——至少是我對它的描述。第二年夏天,尤里沒有到維拉來,我只能獨自應付我浪漫的焦躁。下雨的日子,我會蜷縮在很少使用的書架腳下,在盡力想阻止我偷偷摸摸地探究的昏暗的光線下,在俄語版的布羅克豪斯八十二卷本的百科全書中查找晦澀的、帶有晦澀的挑逗性和耗人精力的術語,為了節省地方,這個或那個條目的標題詞在整個詳盡的討論中會被縮略成大寫的首字母,因而用七號活字排印的密密的一欄欄文字,除了使注意力不勝重負之外,還具有了假面舞會的淺薄花哨的魅力。…"
Apr 27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蔣浩·◎山中一夜

風在狹長過道裏徘徊,像水桶碰觸著井壁。她說她來取我從海邊帶來的禮物:裝在拉杆箱裏的一截波浪,像焗過的假髮。她要把它戴上山頂,植進山脊,種滿山坡。窗外一片漆黑,也有風一遍遍數落著長不高的灌木。偶爾落下的山石,像水桶裏濺出的水滴,又被注射進亂石叢生的谷底。那裏的昆蟲舔著逼仄的星空,怎樣的風才能把淺斟低吟變成巍峨的道德律?山更巍峨了,仿佛比白天多出一座,相隔得如此之近,窗像削壁上用額頭碰出的一個個腳印。牆上的裂紋,是波浪走過的路,罅隙裏長出了野蒺藜。See More
Apr 26
Host Workshop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1

"(續上)那年夏天,我總會騎過某一個小木屋,它在低斜的夕陽下泛著金黃色,在它的門口會站著波蘭卡,我們馬車夫長扎哈的女兒,一個和我同齡的姑娘,她倚在門框上,赤裸的雙臂以俄國農村特有的柔美舒緩的樣子交叉著抱在胸前。她臉上會煥發著奇妙的歡迎的容光看著我騎近,但是當我離得更近的時候,就會減弱成似笑非笑的樣子,然後變成緊閉著的嘴唇角上的一線微光,最後連這也會消失,因此當我到達她面前的時候,她那漂亮的圓臉上已經沒有了一點表情。…"
Apr 25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蔣浩·憶舊歲夜宿東膠海漁船

晚霞抹進了蜂蜜,在海上漂亮。漁船載回的深色深瑟于周圍。信號燈像一顆膚淺的珍珠。風勾下海魂衫上的條魂。安息吧,止住馬達,水更靜地浸入船骨。我們的手從世界縮回人,摸到自己,通過細浪與道德交談,這累麽?每次都像墨魚在說話。安息吧,進倉的水洗出釘進甲板的星星,細微裂紋上結出的一串串葡萄,是臨別的禮物?但我的嘴被吻住,一群蚊子在空中非禮妳。這不是超現實,現實是已安息。妳去與手電的光柱碰杯,說,“來,喝了吧,妳也是棟梁。”朝霞又往酒色海裏添加木柴。2003年9月20日,海甸島See More
Apr 24
Host Workshop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1

"情竇初開(續上)她有兩個特別生動的面貌,在結束她的難以忘懷的形象之前我想同時把它們舉在眼前。第一個在很長的時期里生活在我心中,和我與門廊及日落聯系在一起的波蘭卡是分隔開的,仿佛我瞥見了她可憐的美的仙女般的化身,最好不要去打攪。 在她和我都是十三歲那年的一個六月天,在奧雷德茲河岸上,我正在捕捉一些所謂的絹蝶——更確切地說是Parnassius…"
Apr 23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蔣浩·海的形狀

妳每次問我海的形狀時,我都應該拎回兩袋海水。這是海的形狀,像一對眼睛;或者是眼睛看到的海的形狀。妳去摸它,像是去擦拭兩滴滾燙的眼淚。這也是海的形狀。它的透明湧自同一個更深的心靈。即使把兩袋水加一起,不影響它的寬廣。它們仍然很新鮮,仿佛就會遊出兩尾非魚。妳用它澆細沙似的麵粉,鍛煉的麵包,也是海的形狀。還未用利帆切開時,已像一艘遠去的輪船。桌上剩下的這對塑料袋,也是海的形狀。在變扁,像潮水慢慢退下了沙灘。真正的潮水退下沙灘時,獻上的鹽,也是海的形狀。妳不信?我應該拎回一袋水,一袋沙。這也是海的形狀。妳肯定,否定;又不肯定,不否定?妳自己反復實驗吧。這也是妳的形狀。但妳說,“我只是我的形象。”2003年10月30日,海甸島See More
Apr 21
Host Workshop posted a blog post

蔣浩·三江行

慢是有點緩慢。池鹭的細爪探到潤土,翅膀像縮回的潔白抽屜,不裝風賣沙。一大片葦草在水邊左右顛簸,下面的眼睛折射出畫布上亂倫的彗星掃帚眉。慢是有點太慢。溪水巧用魚兒來開關。催眠的尾鳍裁開層層打盹的舊日來信。這日子多慢啊,剛描下抛起的句讀竿,直了。剛讀到的非魚,又改變了是我。還是有點忒慢。還是有點飛短夾流長。如果扔了蓄電池,手網;換了手和水。野蜂把裹刺的花粉全倒進刺猬的褲裆;毛桃還沒刮開粉臉,還懵著怕的羞呢!還是有點慢慢。還是有點不那麽自然。衣襟別開山面,褲腳岔出另一條岔路。鳥槍口灌進了棗雞口,丹鳳眼瞄准了槐兔眼。甚至慢得轉不了身。轉身呀,還在喊,慢點,慢點。慢到要慢不慢,雲裏垂下電話線,終端吐出的青橄榄在草尖踮起腳尖。還在喊,慢點慢點。采花蝶停上太陽帽:那不是一個器官。2003年11月16日,海甸島See More
Apr 15
Host Workshop commented on Host Studio's album
Thumbnail

故事人心靈素質

"延續閱讀 》陳明發談布爾迪厄                                                                  …"
Apr 13

Host Workshop's Blog

蔣浩·九月二十六日訪明德學院羅伯特·弗羅斯特舊居—給亦來

Posted on May 4, 2024 at 5:30pm 0 Comments

這浪花般落葉簇擁的未走之路,

踩上去,有些綿軟。

一再托起我們身體的微漾之力,

來自心與心的吸納和折射;

腳底下窸窸窣窣的脆響,

悠遠得像地心在分泌心聲:

此刻,大地咀嚼了一些辭章,

又把個別的字句輕輕地咬合在一起。…

Continue

蔣浩·乙酉秋與吳勇河心島飲茶觀鹭一下午

Posted on April 2, 2024 at 11:30am 0 Comments

一半錦江停住像湖,一半翅膀像湖在動,

三三兩兩的,半日閑偷不來半日現。

清晰薄霧清洗我的手指飲菊花以謝,

妳的竹葉青在玻杯裏展開揉碎的柳堤。



遠處九眼橋,此地望江樓,無觀聯;

照耀島嶼的光不來自偏愛,來自反光。

妳是妳,我仿佛是妳,心多出一個妳,…

Continue

蔣浩·戊戌正月初三日過瓊州海峽去徐聞—給禮孩

Posted on March 30, 2024 at 8:00pm 0 Comments

太多的,輕率的決定和勇氣,

向後,向前,

縱容這舷上來回牽引的日子,

把一段濃霧封閉在海峽中。

相信我,從波浪中取回的手,

又在緊握的欄杆上傳遞了必要的震顫。



而那些僅僅用來求歡的海鷗的翅膀,

像一些輕微的折痕,…

Continue

蔣浩·七曲山之夜

Posted on March 24, 2024 at 11:00am 0 Comments

那居住在古老樹冠裏的星星

離我過于遙遠。

其實早在一萬年前,

它就消失了。此刻,

我看到的只是它剩下的光,

還在向我靠近。

我記得我曾經爬到樹冠裏,

被父親訓斥著——…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