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21 Blog Posts (160)

何福仁:最受歧視的文體──散文的話題(下)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30, 2021 at 10:45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90)

他從床邊走開,又開始來回踱步,一隻手放在口袋里。 

“我們是權力的祭師,”他說,“上帝是權力。不過在目前,對你來說,權力不過是個字眼。現在你應該對權力的含義有所了解。你必須明白的第一件事情是,權力是集體的。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21 at 9:35pm — No Comments

(四川)鮮聖的散文詩《禹,水之魂》

《蜀王本紀》載:“禹本汶山郡廣柔縣人,生於石紐,其地名刳兒坪”。二月初春十三日,從成都到汶川,途經石紐山飛沙關大禹祭壇,心底呼喚一個神性的王:禹,水之魂,歸來。-------題記。

(一)

禹,你的前方依然是岷江,江水流淌,你停泊在這裏。

守望家園,或者魂歸故里,千年以前的風沒有改變形狀,雨和陽光依舊把你籠罩。你的家園,破碎了一次,重生了一次,你回到家園,回到春天的小草和野花身邊,水妖被你的目光融化,水只聽你的,你是王,水在你的矚目中,乖巧,靈動。水是你的敵人,也是你的朋友,水,活在你的呼喚裏,水,朝著你的方向前進。…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June 30,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沈宏菲《包子的挑逗性》

包子的挑逗性,來自於內容的暫時不可知,行為上的囊中探物之快,以及油然而生的探索精神。因此,吃包子的過程充滿了樂趣性。許多人,尤其在他們過於饑餓的時候,常常錯過了這場好玩的遊戲。

包子安靜地在蒸籠內團身而坐,收口處有若干褶襇,外表憨厚敦實,甚至有點笨頭笨腦的。這個時候,肉眼是無法看穿包子內部的,但是想象和唾液分泌卻異常地活躍。其實包子內部無非是餡,餡則非菜即肉抑或菜肉混雜。這一點,我們在事前已經獲悉。不過,我們還是控製不住地要去想象:"這一只"包子在熱力的作用下究竟會給我們的味覺帶來何種驚喜。就像一個景德鎮的工匠,臉上映著熊熊的火光,心馳神往地想象並且期待著一場驚世的窯變。…

Continue

Added by 美食 庫 on June 30,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鳥》第一幕 / 第一場·樵夫的小屋 2

米蒂爾他們會統統都吃光嗎?……會不會給人一點?……

蒂蒂爾給誰?……

米蒂爾給咱們……

 

蒂蒂爾他們不認識咱們……

米蒂爾咱們如果問他們要呢?……

蒂蒂爾不能這樣做。

 …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ne 30, 2021 at 6:30pm — No Comments

毛佩琦《建文帝謎蹤》(4)

7.傳說中的建文帝蹤跡



傳說中的情況是怎樣呢:…

Continue

Added by 史識 庫 on June 29,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赫塔·米勒2009諾貝爾文學獎演講辭《你帶手帕了嗎?》(3)

炎熱的夏天,家長們會在傍晚時分讓孩子們去墓園給花澆水。我們兩三個一組,很快地給一個墓澆完,接著去澆下一個。然後我們就會簇擁在教堂的臺階上,看著一縷縷的白煙從一些墳墓上升起來。白煙會在空中飄一陣,最終消失在夜色中。對於我們來說,它們就是死者的靈魂:動物形狀,玻璃杯形狀,小瓶子、小茶杯狀,手套、長筒襪的形狀,就像黑夜中飄著的一塊塊白色手帕。 …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une 29,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5)

再後,梅姑嫁到另一個村莊去了。又過了許多年,國已認不出他的梅姑了。他見到的是一個拖著娃兒抱著娃兒的邋遢女人,臉黃得像沒洗過的小孩尿布,手黑得像雞爪,頭髮亂得像雞窩,身上還帶股腥嘰嘰的臭味,國在心里說,梅姑呀,鮮艷的梅姑……

但那時候因還不可能有更多的思考。他還小呢,才剛剛七歲,跟村里娃們一起背著書包到鄉村小學里上學去了。沒爹沒娘的孩子,自然免費。下課時就蹲在土墻後曬暖兒,或搖頭去背那“人手口,大小多少、上下來去……”

 

 …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ne 29,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忙的哲學》出差

對很多未曾身經其苦的人來說,因公出差是件多彩多姿的事,倫敦、紐約、三藩市、洛杉磯、巴黎的四處去,其實在這一切的「多彩多姿」后面,都是辛勞的工作,在精神上和體力上都不無透支。

想想看,在紐約工作了一天,晚上七時上機,坐足六小時,而到了倫敦,卻是早上九時,剛好沒有了一晚睡覺的時間,而人家公司的車子卻己在機場等著接你開會去了,要支撐著不打瞌睡不是容易的事。

有好些朋友是專門做這些國際性的工作的,幾乎每隔三兩天便在不同的城市,時間大亂,日夜顛倒是必然的了,而且出差便是出差,是工作而不是度假,公司是不會預算他們在某地先休息一天,睡過足夠才開始工作的,工作多半是從下機便開始了,所以,要是你對那些國際性和區域性的工作有興趣,便先得問問自己受得了還是受不了那種疲勞。…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June 29,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89)

秘密積累知識,逐漸擴大啟蒙,最後發生無產階級造反,推翻黨。你不看也知道它要這樣說。這都是胡說八道。無產階級永遠不會造反,一千年,一百萬年也不會。他們不能造反。我無需把原因告訴你;你自己已經知道了。如果你曾經夢想過發生暴力起義,那你就拋棄這個夢想吧。沒有辦法推翻黨。黨的統治是永遠的。把這當作你的思想的出發點。” 

他向床邊走近一些。“永遠這樣!”他重復說。“現在再回到‘方法’和‘原因’問題上來。你很了解黨維持當權的‘方法’。

 

現在請告訴我,我們要堅持當權的‘原因’。我們的動機是什麽?我們為什麽要當權?說吧,”他見溫斯頓沈默不語就說。…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28, 2021 at 9:00pm — No Comments

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又見黎明》

我看見寂寞和絕望的形體生長,

直達我的眼前。

我聽到寒風和密集的噪音,

在那古老的心臟地帶。




阿莱杭德拉·皮萨尔尼克(Alejandra Pizarnik,1936-1972) 是拉丁美洲阿根廷很有才气的一位女诗人,她的作品多为短小精致之作,属于冥想和眩晕,反映了诗人的独特视界,深得帕斯、科塔萨尔等著名诗人作家的好评。

Added by 鮮拿哥 on June 28, 2021 at 7:30pm — No Comments

沈宏菲《生於饑餓年代》

我叫沈宏菲,男,媒體工作者。沈宏非是沈宏菲的筆名。“宏”字是湘西沈家的輩分,“菲”是我爺爺的創意。這個詞語帶雙關:第一,誌記六十年代初期的食物貧瘠;第二,憧憬著食品供應定有繁榮的一天。有一點“挑戰與機遇並存”的意思。

當然,上海是一個很少挨過真餓的城市。即使是六十年代初期,對我來說飯總是吃得飽的,也不缺基本的營養,惟饑饉的空氣,最適宜在人的生理機製裏培育出垂涎欲滴的活躍因子,養成一種很容易進入饞的狀態的習慣,進而逐步發展成性格的一部分。許多年以後,我留意到這樣一個現象:凡生於三年自然災害期間的好男好女,胃口總是比其他年份的人要好。…

Continue

Added by 美食 庫 on June 27,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赫塔·米勒2009諾貝爾文學獎演講辭《你帶手帕了嗎?》(2)

我有一個好朋友,當我們沿著可憐的光榮街走回家的時候,我把一切都告訴了她。剛開始,她清理了自己辦公桌的一塊角落分給我。但是有天早晨,她站在她的辦公室外面對我說:我不能讓你進來了。人人都在說你是密探。折磨已經從上面傳下來;謠言在我的同事間流傳著。那是最糟糕的。面對襲擊,你可以自衛,但是面對誹謗,你卻無能為力。每天我都為自己準備好一切,包括死亡。但是面對這種中傷,我卻無力應對。不管做什麽樣的準備也無法減輕這種傷害。誹謗就像垃圾汙物一樣阻塞著你的口鼻;你窒息,因為你無法自衛。在同事的眼中,我恰恰成了我拒絕充當的角色。如果我做了密探去監視他們,他們反而會毫不猶豫地信任我。確切點說,正是因為我沒有傷害他們,他們才懲罰我。 …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une 27,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法國散文詩之父貝爾特朗作品選《水中女仙》

……我仿佛聽見一陣依稀的美妙樂音傳進我的夢鄉,還有一個低沈的音響,像是斷續的歌聲,音調幽怨、溫柔,在我耳邊回蕩。—— C.布律呂:《兩精靈》



——“請聽喲!——請聽喲!我是水中女仙,我用水珠觸碰你那發出清脆聲響的菱形窗玻璃,你的窗戶被淡淡的月色照亮。瞧,那領主夫人,身穿波紋長袍,出現在露臺之上,她出神地欣賞滿佈星星的美麗夜空和沈睡的秀美湖水。

“每一個波濤都是在浪中暢遊的水仙;每一道水流都是蜿蜒通向我宮殿的幽徑;我的宮殿建於湖底深處,造在火、土、氣三元素之中,遊移無定。…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27, 2021 at 11:3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生態突變

我心頭一驚,追問,嘎順淖爾還是蘇古淖爾?

老工程師說,是西邊的那個大湖。從湖底走過,到處是白華華的魚骨。五十年代,我們在居延海搞過勘探,那可是個大得無邊的海子。現在東居延海也完全乾枯了。

我的心頭沈沈的,這可是生態突變啊。

 

沿著河西走廊西行,遙望著一排排鉆天楊林梢間飄閃出的祁連山積雪的峰巒時,古住今來的許多往事,如雪線牽動著不絕的情懷。

西部是邊塞詩的故鄉。首先想到的是唐開元年間的詩人王維,和他千古流傳的詩篇《使至塞上》:…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ne 27,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毛佩琦《建文帝謎蹤》(3)

朱棣派胡濙尋訪張三豐,是由於朱元璋“遣使覓之不得”才又進行的。而且胡濙帶著朱棣的“璽書”,準確無疑。我們今天可以看到當年修建的巍峨的武當山道觀,已被稱為道教南方第一叢林。所以,說朱棣派胡濙去訪張三豐就是去訪張三豐,並非托言,不像尋訪建文帝只是猜測的、可能的。

另一件事的發生,就使關於建文帝的傳說,越傳越亂。那就是楊應祥的出現。



5
.楊應祥是建文帝嗎:



沈德符《萬曆野獲篇》記載:…

Continue

Added by 史識 庫 on June 26,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3)

在各種埃及著作中都能找到這個慣用語,例如在《死者的書》中,伊希思的挽歌里就有。因此,我們可以假定“馬-尼-赫拉”的嚎哭是收谷者對割下的谷物唱的,作為悲悼谷精(伊希思或奧錫利斯) 的挽歌,並祈求它再回來。既然割頭一把谷子時就哀號起來,那麽,埃及人一定是認為,谷精是在頭一把割下的谷子里,並死於鐮刀之下。



我們談到過,馬來半島和爪哇的人認為,頭一把稻谷是稻米的魂魄或稻米新娘和稻米新郎。俄羅斯有些地方對頭一把谷子,差不多同其他地方看待最後一把谷子一樣。主婦親自割下這把谷子,拿回家,放在聖像旁邊尊敬的地方;然後單獨脫粒,有一些谷粒則拌在來年的谷種里。在阿伯丁郡,通常用最後一把谷子,偶爾也用最先割下的谷子,做一個克里阿克谷捆,打扮為婦女,按照儀式帶回家。 …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June 26,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香港)劉祖荣·《宋皇臺地鐵站》

人事浮沈豈可猜



行朝輾轉盡悲哀




聖山石刻猶相貶




地鐵正名復帝臺



公元1277-1278年,南宋端宗趙昰宋少帝趙昺曾在香港駐蹕約6、7個月,九龍衙前圍村是當時行宮的所在地。…


Continue

Added by Place Link on June 26, 2021 at 12:14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為我而生》認識不認識

本來,曾經愛過某人,沒有不認的必要,雖然往事已成陳跡,也要有“我承認我愛過他”這句話,作為最完美的休止符。

不過,太多的時候,為了不影響別人現在的生活,為了令到天下太平,分明是愛過也是沒法子認的。

過往的男朋友,誰都會成家立室,要是妻子不知道他的陳年舊事,說來幹什麼?至於其他人問起:

“他以前是否和你鬧過戀愛?”

那也只好說沒有了。

無謂令他的妻子心裡多了件事,無謂引起多餘的猜忌。…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June 26,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情    人》

一枚鮮艷的花朵

離黑夜不遠

我無言的軀體

急切地打開

朝向露水的嬌嫩


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Alejandra Pizarnik,1936-1972) 是拉丁美洲阿根廷很有才氣的一位女詩人,她的作品多為短小精致之作,屬於冥想和眩暈,反映了詩人的獨特視界,深得帕斯、科塔薩爾等著名詩人作家的好評。

Added by 鮮拿哥 on June 26, 2021 at 10:30a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1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4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