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鄉 岸
  • Male
  • 沙巴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邊鄉 岸'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Gifts Received

Gift

邊鄉 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邊鄉 岸's Page

Latest Activity

邊鄉 岸 commented on 邊鄉 岸's blog post 愛墾雲端藝廊: 花卉攝影館
"郭璧君〈南洋竹枝詞〉土生女子也風華,螺髻香盤茉莉花。 日學胡琴與胡語,那知中國有桑麻? 誰家少婦與頑童,口吃檳榔去食風。 此是自由傳謬説,任他流毒故無窮。 (【編按】食風,南洋對遊玩、兜風之俗稱。) 三五成群駕白牛,揚鞭高唱無百憂。 佛陀宗教無人我,莫管滄桑萬古愁。 紫須碧眼氣豪雄,怒馬飛車大道中。 手挽美人頻笑語,桃花人面又紗籠。…"
yesterday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4)

如果我們看看一兩位並非第一流作家的情形,就會充分明了這一點。查爾斯·蘭姆和羅伯特·史蒂文生可以作為適當的例子。他們兩位都很有天賦,敏銳,怪誕,寬容,幽默,但他們總是以表面的個性創作,從不把籃子沈入內心世界。蘭姆沒有嘗試過。他會說:…See More
Sep 1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3)

現在觸及到關鍵問題了。我們閱讀《古舟子詠》之際,把天文知識、地理知識和日常觀念都忘得一乾二凈。我們不是也忘記了它的作者嗎?撒密耳·泰勒·科勒律治——講師,鴉片煙鬼,騎兵——這些不是都隨同真實的世界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嗎?我們只在讀詩之前和讀完之後才記起他;讀詩的時候,除了詩之外,別的什麼都不存在。結果,閱讀《古舟子詠》時,變化出現了,它變成了無名氏的作品,同《帕特拉克·斯本塞爵士之歌》一樣。這便是我持的觀點: 一切文學作品都趨向於達到忘名的境界。只要詞語是創造性的,署名只會把我們從作品的真正的價值引開。我並不是說文學作品都不應當署名,因為它是活的;從長遠看,“應當”二字用得不恰當。文學作品不需要署名,這是我的觀點。這個問題常有爭議,事實上等於說:“真正存在的是我,而非作家。”同樣,樹木、花草和人會說:“真正存在的是我,而非上帝。”而且會堅持這樣說,全然不顧教士和科學家的指責。忘記創世主即忘記創造的功能之一;記住創世主便會忘記自己青春的歲月。文學作品不想被人記住。它活著——不是以朦朧的當代概念,而是頑強地活著,總是掩蓋把它與實驗室聯系在一起的路徑。 有人也許會持異議:…See More
Sep 9
邊鄉 岸 commented on 邊鄉 岸's blog post 愛墾雲端藝廊: 花卉攝影館
"情欲之花·玫瑰花的另類隱喻 人們提起玫瑰,往往第一意識到的便是盛放玫瑰與女人的單一關系。詩人裏爾克便是歌詠女性——玫瑰,玫瑰——女性的最佳歌人。他曾寫過這樣迷人的詩句: 我看見你,玫瑰,微微開啟的書。 含有如此多的書頁, 寫有明晰的幸福, 無人能以解讀。魔法之書。…"
Sep 7
邊鄉 岸 commented on 邊鄉 岸's blog post 愛墾雲端藝廊: 花卉攝影館
"徐玉諾《紫羅蘭與蜜蜂》 紫羅蘭看見一個蜜蜂懶飏飏的在溫暖的太陽下飛著,她喜悅得發抖; 她十分的賣弄風情,她的色也十分鮮艷,她的氣也非常芬芳。 “呵,親愛的蜜蜂!來!來!我正在盼望你的親吻!”她瘋狂般的喊著。 蜜蜂飛著,沒精打采的說: “我正要工作;因為到晚我必須得兩滿腿蜜。” 紫羅蘭微微笑了,她的笑容更鮮艷,她的芬芳更濃厚。 “我曉得你們同青年男子們一樣,你們的心常常是乾枯的,你們的思想常是苦惱而且是 生鐵一般冷枯的;是必須要柔情來溫潤…"
Sep 6
邊鄉 岸 commented on 邊鄉 岸's blog post 愛墾雲端藝廊: 花卉攝影館
"郭沫若小品·山茶花 昨晚從山上回來,采了幾串茨實、幾簇秋楂、幾枝蓓蕾著的山茶。 我把它們投插在一個鐵壺裏面,掛在壁間。 鮮紅的楂子和嫩黃的茨實襯著濃碧的山茶葉——這是怎麽也不能描畫出的一種風味。 黑色的鐵壺更和苔衣深厚的巖骨一樣了。 今早剛從熟睡裏醒來時,小小的一室裏漾著一種清香的不知名的花氣。 這是從什麽地方吹來的呀?—— 原來鐵壺中投插著的山茶,竟開了四朵白色的鮮花! 啊,清秋活在我壺裏了! (郭沫若《小品六章之四》)"
Sep 6
邊鄉 岸 commented on 邊鄉 岸's blog post 愛墾雲端藝廊: 花卉攝影館
"郭沫若小品·路畔的薔薇 清晨往松林裏去散步,我在林蔭路畔發見了一束被人遺棄了的薔薇。薔薇的花色還是鮮艷的,一朵紫紅,一朵嫩紅,一朵是病黃的象牙色中帶著幾分血暈。 我把薔薇拾在手裏了。 青翠的葉上已經凝集著細密的露珠, 這顯然是昨夜被人遺棄了的。這是可憐的少女受了薄幸的男子的欺紿?…"
Sep 5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2)

但是,當我們循著這一行列,過了詩歌而到戲劇,尤其是那些關於普通人的劇本,情況就不同了。誠然,無益仍占著主要地位,但我們開始感到有些意思了。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包含著某些關於羅馬的可信史實。由戲劇而至小說,變化就更明顯了,處處是真實可感的東西。我們從菲爾丁《湯姆·瓊斯》了解到多少關於西部鄉村的情形啊!從奧斯汀的《諾桑覺寺》得知多少關於這個地區在那之後50年的情形!在心理學方面,小說家也使我們獲益匪淺。亨利·詹姆斯多麼細致地探索了內心世界的某些隱秘!巴特勒的《眾生之道》對教區長作了多麼精辟的分析!艾米莉·勃朗特的直覺力昭示了激情。普魯斯特不僅令人驚嘆地描寫了法國社會,他筆下人物的活動觸動了讀者的心弦,常常令讀者掩卷嘆絕:“啊,他怎麼發現了我的隱衷?要是他不明確說出來,連我自己也不意識呢。但他說得對極了!”無論如何,小說至少可謂一塊佈告牌。因此,許多不喜歡詩歌,甚至也不喜歡戲劇的人,卻對小說著迷,滿有資格評論小說。離開小說,我們再看那些專以提供知識為目的的著作:…See More
Sep 5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1)

你想知道這本書是誰著的嗎?這個問題遠比表面看來更為深刻。以一首詩為例: 當我們知道了詩人的名字,從詩中得到的快樂是更多或是更少?就拿《帕特拉克·斯本塞爵士之歌》來說吧,誰也不知道這首詩的作者,它像從北方雪原颳來的一股冰風那樣傳到我們手裏。把它與另一首我們知道其作者的詩——《古舟子詠》——擺在一起考察,後者也一樣包含一個悲劇性的航海情節,帶著一股冰風,但它署上了撒密耳·泰勒·科勒律治這個名字,而且我們對這個科勒律治頗有所知: 他寫過別的詩篇,認識其他詩人;他從劍橋大學出走,以特魯普·康伯巴克的名字加入騎兵隊,由於老從馬背上摔下來,只好放棄騎兵生涯,改操與環境衛生有關的職業;他娶了騷塞的妹妹為妻,執過教;後來身體發胖,信神,虛偽,吸鴉片煙,直至逝世。腦子裏裝進作者的這些身世之後,我們說《古舟子詠》是“科勒律治寫的一首詩”,而《帕特拉克·斯本塞爵士之歌》卻只是“一首詩”。這兩者之間的區別,如果存在的話,會在我們心裏引起什麼不同的反應呢?在小說或戲劇的情形下,知其作者與否有什麼不同的意義呢?而對於報紙上的文章,署名的給人印象更深還是不署名的?因此,讓我們在相當模糊的狀況下開始探討吧。…See More
Aug 31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蘇東坡吃山芋》原文及鑒賞

楊憲益是一位淵博的學者,讀了很多歐美各國的野史和筆記。他在解放前寫了一本《零墨新箋》,其中《李白與菩薩蠻》、《康昆侖與摩尼教》等篇引證中外文獻,都有令人信服的結論。此書中的某些篇章最近在國內和港澳報刊重新發表,對讀者仍有莫大的吸引力。此書的第二十三篇為《蕃薯傳入中國的紀載》,作者根據彼得齊埃加(Pedro Cieca)於一五五三年寫的《秘魯史紀》(Cronicade Pern),考定蕃薯傳入中國在明代萬曆四十五年,亦即公曆一六一七年前後。這卻是大可商榷的。 為什麼大可商榷呢? 因為早在宋代,著名的文學家蘇軾便與蕃薯打交道了。 上海辭書出版社出版的《辭海》,對《蕃薯》一條,比較審慎,沒有介紹其流傳的歷史,但詳載了蕃薯的“山芋”、“甘薯”、“紅薯”、“紅苕”、“白薯”、“地瓜”等六種異名,這對問題的解決是大有幫助的。我想應該再說明一下,《辭海》寫作蕃薯,比楊憲益寫作蕃薯要妥當一些。 蘇東坡曾寫過《和陶酬劉紫桑》一詩: 紅薯與紫芋,遠插墻四周。 且放幽蘭香,莫爭霜菊秋。 窮冬出甕盎,磊落勝田疇。 淇上白玉延,能復過此不? 一飽忘故山,不思馬少遊。…See More
Aug 29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福斯特《我的林園》

幾年前我寫過一本書①,部分地談到英國人在印度陷入的困境。美國人感到自己在印度不會有困難,於是坦然地閱讀那本書。他們愈讀愈感到舒暢,結果給作者寄來一張支票。我用這張支票買下一處林園,不是一片大的林園——樹木稀少,更倒黴的是,還被一條公共小道穿過。但無論怎樣說,它究竟是我擁有的第一份產業,這下也該別人分擔我的恥辱,以程度不同的驚駭口氣向他們自己提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財產對人的品格會產生什麼影響?咱們別提經濟問題,私有製對於整個公眾的影響另是一碼事——也許是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但另是一碼事,咱們從心理上說吧,假若你擁有財產,它對你會產生什麼影響呢?我的林園對我有什麼影響?首先,它使我感到沈重。財產確實會產生這種影響。財產造就出笨重的人,而身體笨重便進不了天堂。《聖經》寓言中那位不幸的富翁並非心術不正,只是身體太粗壯。他大腹便便,別提身後有多臃腫了。他在水晶般透明的天堂入口側來轉去,擦傷了肥胖的兩肋,這時他卻看見旁邊有一頭身體較為細長的駱駝穿過針眼,到了上帝的身邊②。四部福音書都把粗壯和緩慢相提並論,它們指出了顯而易見的道理,卻很少意識到:…See More
Aug 27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福斯特《英國人》

英國人表面上給人以冷漠無情之感,實際上則因為感覺較慢。一事發生,英國人憑其心智往往能迅速理解,但談到感受,卻要再等相當一段時間。一次,一輛載有英國人與法國人的馬車行經阿爾卑斯山中。馬忽受驚而狂奔,車過橋時絆在石欄上,顛簸劇烈,幾乎墜落崖下。車上的法國人驚駭萬狀,叫喊指劃,亂作一團,表現了十足法國人的作風。而車上的英國人則坐在那裏,一聲不出。一小時後,馬車停在一家客店門前準備換馬,這時,出現的情景適與剛才相反。法國人早已把危險忘得乾乾凈凈,正在歡聚一處,談笑風生;…See More
Aug 25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遲子建《額爾古納河右岸》語錄(下)

1 我這一生見過的河流太多太多了。它們有的狹長,有的寬闊; 有的彎曲,有的平直; 有的水流急促,有的則風平浪靜。它們的名字,基本是我們命名的,比如得爾布爾河,敖魯古雅河,比斯吹雅河,貝爾茨河以及伊敏河、塔里亞河等。而這些河流,大都是額爾古納河的支流,或者是支流中的支流。 2 我不願意睡在看不到星星的屋子裏……如果午夜夢醒時我望見的是漆黑的屋頂,我的眼睛會瞎的; ……聽不到那流水一樣的鹿鈴聲,我一定會耳聾的。 3 我們總是在撕裂一個鮮活的生命的同時,又扮出慈善家的樣子,哀其不幸! 我們心安理得地看著他們為著衣食而表演和展覽曾被我們戕害的藝術; 我們剖開了他們的心,卻還要說這心不夠溫暖,滿是糟粕。這股彌漫全球的文明的冷漠,難道不是人世間最深重的淒風苦雨嗎 ! 4 我們的馴鹿,他們夏天走路時踩著露珠兒,吃東西時身邊有花朵和蝴蝶伴著,喝水時能看見水裏的遊魚; 冬天呢,它們扒開積雪吃苔蘚的時候,還能看到埋藏在雪下的紅豆,聽到小鳥的叫聲。豬和牛怎麽能跟馴鹿比呢? 5 月亮周圍沒有一絲雲,明凈極了,讓人擔心沒遮沒攔的它會突然掉到地上。 6…See More
Aug 20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遲子建《額爾古納河右岸》語錄(中)

1 月亮升起來了,不過月亮不是圓的,是半輪,它瑩白如玉。它微微彎著身子,就像一只喝水的小鹿。 2 我們總是在撕裂一個鮮活的生命的同時,又扮出慈善家的樣子,哀其不幸!我們心安理得地看著他們為著衣食而表演和展覽曾被我們戕害的藝術;我們剖開了他們的心,卻還要說這心不夠溫暖,滿是糟粕。 3 沒有路的時候,我們會迷路;路多了的時候,我們也會迷路,因為我們不知道該到哪裏去。 故事總要有結束的時候,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尾聲的。 4 我得感謝正午的陽光,它們把我臉上的憂傷、疲憊、溫柔、堅忍的神色清楚地照映出來,正是這種復雜的神情打動了瓦羅加。他說一個女人有那麼令人回味無窮的神色,一定是個心靈豐富、能和他共風雨的人。他說我的臉色雖然很蒼白,但是陽光卻使那種蒼白變得柔和。而且我的眼睛雖然看上去憂郁,但非常清澈,瓦羅加說這樣的一雙眼睛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就是可以休憩的湖水。 5…See More
Aug 17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遲子建《額爾古納河右岸》語錄(上)

《額爾古納河右岸》主要內容在中俄邊界的額爾古納河右岸,居住著一支數百年前自貝加爾湖畔遷徙而至,與馴鹿相依為命的鄂溫克人。他們信奉薩滿,逐馴鹿喜食物而搬遷、遊獵,在享受大自然恩賜的同時也艱辛備嘗,人口式微。他們在嚴寒、猛獸、瘟疫的侵害下求繁衍,在日寇的鐵蹄、“文革”的陰雲乃至種種現代文明的擠壓下求生存。他們有大愛,有大痛,有在命運面前的殊死抗爭,也有眼睜睜看著整個民族日漸衰落的萬般無奈。然而,一代又一代的愛恨情仇,一代又一代的獨特民風,一代又一代的生死傳奇,顯示了弱小民族頑強的生命力及其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1 世界上有兩條路,一條有形的橫著供人前行徘徊或倒退,一條無形的豎著供靈魂升入天堂或下地獄。只有在橫著的路上踏遍荊棘而無悔,方可在豎著的路上與雲霞為伍。2 如果把我們生活著的額爾古納河右岸,比喻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的話,那麽那些大大小小的河流就是巨人身上縱橫交織的血管,而它的骨骼,就是由眾多的山巒構成的。那些山屬於大興安嶺山脈。3我發現春光是一種藥,最能給人療傷。 4 只有心已經被人征服的女人,才會怕見那個男人的身影。5…See More
Aug 15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吉增剛造散文詩·啞巴王

高麗(KOMA)車站是這兒嗎?高——麗(NO一MA)車站?我問訊的聲音,乘著內燃機車輛從八王子出發,通過箱根崎,通過大洪水,像殘羹冷炙似的聲音七零八落地留下些痕跡,在河中的小沙洲,我將身體的一部分垂吊下來,左臂搭在窗欞上,超過幾座山嶺,便豁然開朗,啊,這兒也是詩意地棲居之恬適之鄉啊。我終於找到了幾座嘟嘟噥噥、嘮嘮叨叨的小城。我的聲音? 石頭的聲音?昨日靜謐的暮色,從此刻扳著指頭數著,才過了十七個鐘頭。渡過小橋回首,河岸邊幾座帳篷是什麼顏色,於是,狗眼般朦朧的薄暮裏,仰天而寢的王,王的雄姿映入眼簾。是王,貨真價實的王。啞巴的聲音?…See More
Aug 1

邊鄉 岸'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邊鄉 岸's Blog

福斯特《英國人》

Posted on August 25, 2021 at 9:12am 0 Comments

英國人表面上給人以冷漠無情之感,實際上則因為感覺較慢。一事發生,英國人憑其心智往往能迅速理解,但談到感受,卻要再等相當一段時間。一次,一輛載有英國人與法國人的馬車行經阿爾卑斯山中。馬忽受驚而狂奔,車過橋時絆在石欄上,顛簸劇烈,幾乎墜落崖下。車上的法國人驚駭萬狀,叫喊指劃,亂作一團,表現了十足法國人的作風。而車上的英國人則坐在那裏,一聲不出。一小時後,馬車停在一家客店門前準備換馬,這時,出現的情景適與剛才相反。法國人早已把危險忘得乾乾凈凈,正在歡聚一處,談笑風生;…

Continue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4)

Posted on August 18, 2021 at 9:00am 0 Comments

如果我們看看一兩位並非第一流作家的情形,就會充分明了這一點。查爾斯·蘭姆和羅伯特·史蒂文生可以作為適當的例子。他們兩位都很有天賦,敏銳,怪誕,寬容,幽默,但他們總是以表面的個性創作,從不把籃子沈入內心世界。蘭姆沒有嘗試過。他會說: 籃籃籃子沈沈入內心,我辦辦不到…

Continue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3)

Posted on August 13, 2021 at 9:00am 0 Comments

現在觸及到關鍵問題了。我們閱讀《古舟子詠》之際,把天文知識、地理知識和日常觀念都忘得一乾二凈。我們不是也忘記了它的作者嗎?撒密耳·泰勒·科勒律治——講師,鴉片煙鬼,騎兵——這些不是都隨同真實的世界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嗎?我們只在讀詩之前和讀完之後才記起他;讀詩的時候,除了詩之外,別的什麼都不存在。結果,閱讀《古舟子詠》時,變化出現了,它變成了無名氏的作品,同《帕特拉克·斯本塞爵士之歌》一樣。這便是我持的觀點:…

Continue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2)

Posted on August 11, 2021 at 9:00am 0 Comments

但是,當我們循著這一行列,過了詩歌而到戲劇,尤其是那些關於普通人的劇本,情況就不同了。誠然,無益仍占著主要地位,但我們開始感到有些意思了。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包含著某些關於羅馬的可信史實。由戲劇而至小說,變化就更明顯了,處處是真實可感的東西。我們從菲爾丁《湯姆·瓊斯》了解到多少關於西部鄉村的情形啊!從奧斯汀的《諾桑覺寺》得知多少關於這個地區在那之後…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