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鄉 岸
  • Male
  • 沙巴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邊鄉 岸'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Gifts Received

Gift

邊鄉 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邊鄉 岸's Page

Latest Activity

邊鄉 岸 commented on 邊鄉 岸's blog post 愛墾雲端藝廊: 花卉攝影館
"古清生:白楊樹 樹是植物之王。喬木在植物界的地位,差不多是哺乳動物在動物界的地位,人是哺乳動物,當然樹也就相當於人。人跟樹說話,總還是仰視的,就是魯迅寫起樹來也是這樣的口氣:我家的院子里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還有一棵也是棗樹。把兩棵樹分開說,是對樹的尊重,草就不行,沒人這麽寫,草往往用一大片,很多,漫山遍野來形容。 我認識白楊樹的時間不是很長,知道白楊樹的大名卻很早,記得課文中有一篇茅盾先生的《白楊禮贊》,通篇都是贊美白楊樹的,比如挺拔啦,紮根啦,傲然啦什麽的,當時看了非常激動,現在想起來,都是…"
Dec 4,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分 離

今日陰雨綿綿,但不是寫出千古絕唱《雲使》的日子。這一天禁錮在靜止里。風不吹,雲不移,細雨似綃紗直直地垂下來,罩住白晝的面孔。時光仿佛凝固了,四周只有無涯的寰宇,呆癡的閒暇。大詩人迦梨陀娑創作《雲使》的那天,閃電耀亮青山,烏雲掠過一條條地平線,瘋狂的東風搖撼蒼翠的山林。藥叉的愛妻驚呼:“天哪,颶風卷走了大山!”雲使飛走,離愁不曾壓碎貞婦的心,離別的自由戰勝了悲痛。飛瀉的瀑布,湍急的江流,呼嘯的林濤,那天驚醒了世界。離人的心聲旋律雄渾地升騰。團圓不受阻撓的時節,偏偏天各一方,人世怪誕的無形的壁壘圍困冷清的洞房。分離的時期,無羈的愁思飛渡江河,飛渡山崗,飛渡森林。屋隅的哭泣淹沒在路途的熙攘之中。最後抵達蓋拉莎山,顯出繾綣的真相。那里巍峨的寶庫里,儲存著等待時的堅貞不渝的情愫。欠缺走向完滿的時候,離愁的路途上豎起一塊塊歡樂的里程碑。團圞巋然不動地等待著。花兒常開,圓月常臨。藥叉獨居謫地,滿懷離情。他征服的麗人踩著蒺藜歡快地走來。哦,可能講錯了。團圞並非巋然不動。它在吹笛,吹盼望之笛,笛音在漆黑的路上向前飄去。貞女的腳步和心上人的呼喚,以同樣的節拍漸漸接近。這就是為何自古以來江河以行路的韻律奔流…See More
Nov 21,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悲哀的世界

消沈的日子,我請求我的筆:別叫我感到疚愧;別讓震撼不了所有人心弦的作品落進誰的眼簾;黑暗中莫蒙著臉;別把門關死。點亮五光十色的華燈,呵,你別慳吝!世界極其遼闊,它的榮譽永不黯淡,它的性格十分溫和。昂首於看不見的陽光下,它不眨的眼光安詳而堅定,它的胸脯上橫陳著河流、山脈、平原。它不屬於我,屬於無數的人。它的鼓聲響徹四方,它的火焰照亮昏暗,它的旌旗在天空獵獵飄揚。在世界面前,莫讓我感到疚愧,我的損失,我的苦惱,於它是塵粒之塵粒。當我依仗自制力忘卻自身的苦痛,苦痛便以世界的面目出現。我於是望見,悲傷的洪流通過密集的支流在歲月的胸上奔流;浩蕩的心河在千家萬戶人們生活的河床里流淌;眼淚的布拉馬普特拉河波濤洶湧,在各國家庭的河濱醞釀滄桑變遷。亙古如斯的人們的哀樂愁苦剎時墜落我的胸膛,像洪水使我的肋骨索索顫栗,隨即在大地的一片哀鳴中消逝於“無窮”,其動機不得而知。今日,我請求我的筆:別叫我感到疚愧。讓你的貢獻像河水漫出岸堤;讓我的哀傷因你的賜予而被遮掩;讓我哀傷的哭泣融進世界千萬種樂曲。See More
Nov 6,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找錯地方

查梅利樹和穆胡亞樹(註)依附同一個藤架,摩肩接背地共度了十年。每日陽光的筵宴上,初綻的綠葉快活地宣告:我們入席了。它們交叉的枝條難免發生權力的矛盾,但喜悅的心坎上沒有一塊憎恨的印記。不知哪個不吉的時辰,無憂無慮無知的查梅利,伸出柔軟碧綠的新枝,一圈一圈纏住了電線,顯然不曉得兩者的種性迥然不同。八月中旬,一朵朵白雲垂臨娑羅樹枝梢。金燦澄清的上午,查梅利開了許多花兒,得意洋洋。哪兒也沒有紛爭,蜜蜂頻頻往返,搖顫著素馨花的倩影,斑鳩啼叫得中午的時光分外令人倦怠。果實豐熟的秋日,夕陽西沈、雲霞變幻的時刻,來了幾位巡線工,一見查梅利不守本分,眼里兇光畢露。供人玩賞的等閒之物,竟向空中乾枯粗皴的現代必需品伸出勾引的手!他們用鋒利的鉗子夾扯綴滿花兒的嫩枝。胸口受到死的打擊,無知的查梅利終於省悟,電線屬於別的種姓。 註:查梅利樹和穆胡亞樹均為藤本植物。See More
Nov 5,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寫 信

你給了我一支自來水金筆和其他文具——各種印花信箋,鍍銀裁紙刀,剪刀,蟲漆,紅綢帶,玻璃紙包的紅色、藍色、綠色鉛筆。還有一張核桃木書桌。你叮囑我每天寫一封信。上午洗完澡,我坐下寫信。我一時不知該寫些什麽。 目前我只有一條消息——你走了。 你也知道這條消息,不過,你似乎並未深刻理解這條消息的內容。所以,我想首先告訴你——你已經走了。我一次次提筆,一次次體會到,這條消息並不簡單。我不是詩人,我沒有用語言表述我的心聲和顧盼的能力。一張張信紙讓我撕了。已經十點了,你的侄兒帕古要去上學,我得照料他吃飯。我最後一次寫“你走了”,其他的話,全寫在橫七豎八塗改的筆劃里了。See More
Nov 3,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一個人

一位已屆暮年的北印度人,身材瘦高,唇髭銀白,鬍鬚剃盡的臉宛如乾癟的水果。上身是一件方格背心,下身圍著圍褲。腳穿土布鞋,右手拄著拐棍兒,左手撐著布傘進城去了。時值八月,朝陽眩目地撫摸著薄雲。裹著黑幔的夜早已氣喘籲籲地遁去。霧濕的風漫不經心地搖晃著阿穆拉吉樹的嫩枝。飄忽著幻影的我的世界的盡頭,出現一個旅人。我只知道他是一個人,沒有姓氏,沒有意識,沒有感情,沒有需求,僅僅是八月的一個上午踽踽走向集市的人。他也望見了我,在他的世界的大漠的盡頭那流蕩的紫嵐中,人與人毫無關係,我,僅僅是一個人。他家有牛犢,有籠中的鸚鵡。他的妻戴著粗陋的銅手鐲,推磨碾麥。他有洗衣為生的鄰里,與雜貨店的老板熟識,欠喀布爾商人的錢。我不在他們中間,我,僅僅是一個人。See More
Oct 31,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人類的兒子

為感悟聞訊趕來觀看的人,耶穌在十字架上獻出了不朽的生命,自那時起,許多個世紀過去了。今日,他從天國降臨人世,極目四望,只見舊日刺得人遍體鱗傷的罪惡兇器——猙獰的矛戟,狡詐的匕首、短劍,殘忍狠毒的巨銊。在吊著一面烏煙熏黑的旗子的工廠里,飛快地霍霍磨礪,飛濺出眩目的火花。而新近制造的死亡的箭矢,在劊子手的手里閃著寒光,教徒以尖利的指甲在上面鐫刻著姓名。耶穌手捂胸口,恍然省悟他死刑的執行期遠沒有結束,科學的殿堂里試制的新式矛戟——刺進他的關節。那天站在宗教廟宇的黑影里殺害他的兇手,一群群地復活了,而今站在廟宇神壇前面,誦經似地命令行刑的士兵:“斬盡殺絕!斬盡殺絕!”人類的兒子悲愴地仰天長歎:“哦,上帝,世人的上帝,你為什麽把我拋棄?”See More
Oct 29,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死

心扉上我畫死亡之像。我遐想,極虛的彌留時刻已經到來。屬於我的全部給故土和時代。其他一切物品,一切生靈,一切理想,一切努力,一切希望和失望的沖突,依舊分布各國,分散在千家萬戶的人的心里。時空之海的無邊的胸中,由近及遠,一條條星體運行的軌道上,未知的無盡的能量旋轉著爆發,這些還在我感知的最後一條微顫的界線之內。我一隻腳仍在界線這邊,另一隻“無限”中包盈的無數實體,向著往昔和未來舖展,那密集的群體中,一剎間沒有了我,這豈是真實?狂放的“不存在”終歸會獲得位置。原子不是還有罅隙嗎?死亡若是虛空,那罅隙里豈不要沈沒塵世之舟?果如此,則是對宏大的整體的粗暴的抗議。See More
Oct 28,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棄 家

如同風暴中脫碇的航船飄落異域,他從德國來到一群陌生人中間。他口袋里沒有錢,但毫無怨言;每日辛勤教學,領取一份微薄的薪水,按照本地的習俗,過著極其簡樸的生活。他從不唯唯諾諾,也不妄自尊大。他昂首闊步,毫無侘傺失意的頹喪表情。他憑毅力征服白日的每個瞬息,棄之身後,絕不回首瞻顧。他不為自己謀一丁點私利。他以普通人的身份參加體育活動,與人交談,開懷大笑,無論哪兒都不曾遇到不習慣的障礙。他是唯一的德國人,卻不感到孤寂,心情輕鬆地消度僑居的歲月。我每次遇見他,欽佩之情油然而生。在師生中間,他是那樣隨和,那樣平易近人,矯揉造作與他的稟性無緣。從他的國家又來了一個人。他到處遊覽,畫下他迷戀的景觀,不管他人看不看,稱贊不稱贊。他倆並肩走在石子路上,像兩朵瀟灑的秋雲。他倆是旅人,不是根深蒂固的樹木。他倆的志趣播佈各國、各個時代,他倆的辛勞遍布天涯海角。他倆的心靈像滔滔江流,滋潤萬物,不在一處停滯片刻。匯同其他離家別國的學者,他們在修築通往不同膚色的人民的大道。See More
Oct 27,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最後的贈予

孩子們的遊樂場盡是乾熱的塵土,長不出一棵草。遊樂場邊的一棵康基那樹,找不到與自己相同的顏色。見了它不禁想起我們家門廊里的黑毛狗。廚房周圍,一群野狗轉來轉去,滿懷信心地等候布施食物。它們爭搶,挨揍,慘叫,卻享有天性的快樂。我們的寶貝黑毛狗戴維不時亢奮地躍起,身子劇烈地抖動,眼神焦渴地注視著南面,懷著枉然的激情,汪汪汪叫了幾聲,顯然是想加入它們的行列。 同樣,康基那樹不是獨自站在自己的綠色世界,而是站在人腳碾成的貧瘠的塵土上。它眺望遠方,那兒草葉上畫著林木的肖像。春天來了。無從知曉春風的情感是如何滲入它的骨髓的。不遠處,頂天立地的檀樹向南方海濱乍到的來者通報新葉充盈的信息。在高漲的綠色的喧嘩中,壽終之日不露面的使者叩擊康基那樹的心扉,在它耳邊講了哪天最後一束陽光降臨,將在嫩葉的最後一場兒童活動中跳舞。它毫不遲疑,笑臉的表情在幾簇淡紫色花瓣上顯露了出來。萌發的新葉全部雕落,它手中空無一物。一個春天,它掏空了它的贈物,然後向灰褐的塵土的冷漠告別。See More
Oct 23,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美 艷

如同白金戒指鑲嵌的鑽石,一抹陽光透過滿天雲靄的空隙,斜照著原野。風還在呼呼地吹著。木瓜樹驚魂未定。北面的田疇上,苦楝樹顯出一副抗爭的氣派。棕櫚樹梢嘟嘟囔囔地發著牢騷。時間大約是一點半鐘,潮濕林木閃閃發光的晌午,躍入南牆北牆開著的窗戶,在我心頭塗抹一層繽紛迷離的色彩。剎時間,不知為什麽,我覺得這一天酷肖悠遠的那一天。那天不承擔任何責任,沒有急迫的事情要做。那是扯斷了現代的碇鏈,悠然飄動的一天。我看見它是往昔的海市蜃樓,那昔日是什麽情形?在什麽地方?屬於哪個時期?莫非超越永恒?那時,我的愛侶仿佛在他世就已認識。那時有天堂,是真實的時代,絕非其它時代能夠感觸。同樣地,暢飲了翡翠似的綠蔭和金子般的陽光釀造的餘暇的醇醪,暢飲了田野上揮舞霧紗的迷醉雨天的甘美,我也感到若有似無——像天之琴弦上低回的古代孟加拉的薩倫曲調,從一切時間的帷幕後隱約地飄來。 (白開元譯)See More
Oct 17,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過節的準備

祭神節將臨。金色花映著朝瞬,露濡的涼風習習吹拂。茉莉的幽香如纖手柔爽的摩挲。仰望悠遊的白雲,神思便難以集中。老師在教室講解褐煤的形成過程。一個學生兩腿晃悠,腦海里浮現一幅畫——荷塘破敗的碼頭附近,斑吉家牆邊蕃荔枝樹上果實累累。河邊的小路七繞八彎地穿過牧牛人的村落、亞麻地,向集市延伸。 經濟系的教室里,一個戴眼鏡的榮獲獎狀的學生在練習本上寫下要買的東西——一對嵌金貝殼手鐲,德里出的一雙紅絨拖鞋,一部當代長篇小說,一本精裝詩集,書名尚未確定。此外,賒購“心心相印”牌紗麗一條。伐巴尼普爾一幢三層樓房里,粗嗓門尖嗓子在熱烈地討論:去阿布巴哈爾還是馬杜拉?去達爾赫斯還是普利?(註)或者再去一趟大吉嶺……我看見車站前張燈結彩的大街上拴著五六只預購的山羊,它們枉然的哀鳴在蘆花飄飛的寧靜的秋空回蕩。它們是否明白獻祭的時刻正在臨近?腳跨了過去,那邊,混沌的來世在等待,撥著晝夜悠長的光影的念珠。--------1阿布巴哈爾、馬杜拉、達爾赫斯、普利均為印度旅遊勝地。See More
Oct 15,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輕柔的音符

我在心里為她取名為輕柔的音符“咪”。這名字一旦傳到她耳里,她必定疑惑地坐下,笑吟吟地問:“這名字是什麽意思?”意思講不清楚,不過是純潔的。世上事情複雜,有種種善惡……置身其間,她與大家基本上是相識的。我坐在一邊觀察,她不曉得她周身播放著一種音樂。在安置她心靈主宰的禦座的所在,在心靈主宰的足下,痛苦的香爐裊裊升起的青煙的暗影,像遮翳明月的雲霧,浮上她的眼眸,輕輕地蓋住笑意。她的語音流露若有似無的哀怨,她不知道這是她的生命之琴彈出來的。然而,她的邁步,她的端坐,她的言談舉止,卻配以晨曲的樂調。我揣摸不透她怎會這樣,所以稱她為輕柔的音符“咪”。我也不明白為什麽擡起眼睛看她,心弦便流泄淚光的變奏。See More
Oct 10,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阿斯溫月初一

阿斯溫月初一,微風中有了一絲令人發抖的涼意。曉月的清暉融入白夾竹桃的光澤。好似頂禮的朝霞的紅袍散發的香氣,白素馨的氣息在帶露的碧草上流蕩。呵,今天是阿斯溫月初一。透明的曙光在東方天空吹響了法螺,腹腔的共鳴澎湃著熱血。古往今來,多少國家的征服世界的豪傑在死亡之路上策馬飛奔,艱難地尋找不朽的生命。他們那勝利法螺的無聲餘音飄裊在露水浣洗的陽光中,他們對下屬發出的拋家別妻的呼籲,又在阿斯溫月初一響起來了。財富的負擔,名譽的負擔,憂慮的負擔,他們一古腦兒地扔進塵土,鎮定地衝向錯綜複雜的險境。陰謀者用汙黑的手朝他們的眉宇投擲詆毀的石塊。他們如彗星從天降落,拔盡灼燙的艱苦的征途上隱蔽的狡猾的細小的蒺藜。他們得不到安閒憩息的機會,但他們不肯回頭。他們聖潔的幡旗,在阿斯溫月初一秋晨的雲間飄揚。蘇醒吧,我的心!莫膽怯!莫貪婪!莫急躁!向著素錦般的蘆花伏身致意的朝陽引吭高歌地行進!從流血的軀體剪去頹喪的指甲,拔掉幻想的根鬚,把貪婪踩成齏粉!跨越死亡之門,莫讓失敗的沈重和懊惱壓低你的頭。今天,阿斯溫月初一,純淨的秋陽下,歷史上征服自身和世界的豪傑的吶喊,在無聲的沈默中震響。 (白開元譯)See More
Oct 8,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回 憶

西部一座城市僻靜的遠郊,白日的酷暑監視著一幢屋檐傾斜的失寵的舊樓。樓內匍伏著終年不退的暗影,囚禁著陳年的氣味。地上舖的黃地毯四邊織有獵手舉槍射虎的圖案。樓北一棵幼樹下伸出的白森森的土路上,飛揚的塵土好似灼熱陽光輕飄的披肩。樓前的沙地種了小麥、葫蘆、西瓜。遠處,波光粼粼的恒河和時而駛過的船只,組成一幅炭筆勾勒的素描畫。戴著銀手鐲的女僕人巴吉亞哼著單調的小曲在門廊里碾麥子。僕人基爾達里在她身旁坐了很久,懷著秘而不宣的動機。 老楝樹下有口深井,花匠借助黃牛的力量轉動轆轤汲水,吱扭吱扭的聲音悲涼了晌午的氛圍,但甘冽的井水恢復了玉米地的生氣。熱風中浮漾著芒果花淡如遊絲的溫馨的香氣,蜜蜂在高大的楝樹的新葉間聚會。下午,鄰居的少女從城里歸來,她削瘦的面孔被曬得憔悴、蒼白,卻依然饒有興味地朗讀外國詩人的名作。於是,大洋彼岸偉人心中的憂愁,溶入了與破舊藍竹簾的陰影羼雜的黯淡的光線,溶入了潮濕的馬鞭草的清香。我記得,如同蝴蝶在英國奼紫嫣紅的花園里翻飛,我初綻的青春也曾在異國語言中采集辭藻。See More
Oct 7, 202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 再次集》相 逢

雨,下了一夜。一團團黑雲像精疲力盡的逃兵,蜷縮在天際的一隅。花園南端,曙光照臨柚子樹波動的新葉,驚動了樹下的蔭影。時值斯拉萬月(註),噴薄的旭日像不速之客,簌簌的笑聲在枝頭流蕩。於是,沐浴陽光的情思,在邈遠的心空飄遊。時光仿佛凝結了。下午,突然響起的隆隆雷聲,似在發出信號。頃刻之間,雲團離開倒臥的所在,膨脹著,呼嘯著,飛弛而來。堤壩囹圄的池水變得黑黝黝的,沈重的幽暗落在榕樹底下。遠處的樹葉奏起了下雨的前奏。轉眼間大雨滂沱,天空白茫茫的,地上一片汪洋。年老的林木甩動著蓬發似的枝梢,像是戲耍的頑童。碩大的棕櫚葉,翠竹的枝條,失去了慣常的恬靜。不多久,風止雨停。青空像被擦拭了一般。一勾纖弱的彎月仿佛剛離棄病榻,臉上掛著慵倦的笑意,在天宇漫步。心兒對我說,我見到的一切細小的東西都不願自行消亡。無數鮮活的瞬間登上我七十歲的渡口,隨即駛向了“無形”。只有幾許懈怠的時日被我留住,留在了平庸的詩歌里;它們告訴後人一件不平常的事——我曾觀賞過這些美妙的景象。 1斯拉萬月:印曆四月,公曆七月至八月。See More
Oct 6, 2022

邊鄉 岸'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邊鄉 岸's Blog

泰戈爾《 再次集》分 離

Posted on November 17, 2022 at 6:24am 0 Comments

今日陰雨綿綿,但不是寫出千古絕唱《雲使》的日子。

這一天禁錮在靜止里。風不吹,雲不移,細雨似綃紗直直地垂下來,罩住白晝的面孔。

時光仿佛凝固了,四周只有無涯的寰宇,呆癡的閒暇。

大詩人迦梨陀娑創作《雲使》的那天,閃電耀亮青山,烏雲掠過一條條地平線,瘋狂的東風搖撼蒼翠的山林。藥叉的愛妻驚呼:“天哪,颶風卷走了大山!”

雲使飛走,離愁不曾壓碎貞婦的心,離別的自由戰勝了悲痛。飛瀉的瀑布,湍急的江流,呼嘯的林濤,那天驚醒了世界。離人的心聲旋律雄渾地升騰。…

Continue

泰戈爾《 再次集》寫 信

Posted on November 3, 2022 at 7:45am 0 Comments

你給了我一支自來水金筆和其他文具——各種印花信箋,鍍銀裁紙刀,剪刀,蟲漆,紅綢帶,玻璃紙包的紅色、藍色、綠色鉛筆。還有一張核桃木書桌。

你叮囑我每天寫一封信。

上午洗完澡,我坐下寫信。

我一時不知該寫些什麽。



目前我只有一條消息——你走了。



你也知道這條消息,不過,你似乎並未深刻理解這條消息的內容。所以,我想首先告訴你——你已經走了。…

Continue

泰戈爾《 再次集》人類的兒子

Posted on October 27, 2022 at 1:30pm 0 Comments

為感悟聞訊趕來觀看的人,耶穌在十字架上獻出了不朽的生命,自那時起,許多個世紀過去了。

今日,他從天國降臨人世,極目四望,只見舊日刺得人遍體鱗傷的罪惡兇器——猙獰的矛戟,狡詐的匕首、短劍,殘忍狠毒的巨銊。在吊著一面烏煙熏黑的旗子的工廠里,飛快地霍霍磨礪,飛濺出眩目的火花。

而新近制造的死亡的箭矢,在劊子手的手里閃著寒光,教徒以尖利的指甲在上面鐫刻著姓名。

耶穌手捂胸口,恍然省悟他死刑的執行期遠沒有結束,科學的殿堂里試制的新式矛戟——刺進他的關節。那天站在宗教廟宇的黑影里殺害他的兇手,一群群地復活了,而今站在廟宇神壇前面,誦經似地命令行刑的士兵:“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Continue

泰戈爾《 再次集》最後的贈予

Posted on October 19, 2022 at 9:45am 0 Comments

孩子們的遊樂場盡是乾熱的塵土,長不出一棵草。

遊樂場邊的一棵康基那樹,找不到與自己相同的顏色。見了它不禁想起我們家門廊里的黑毛狗。

廚房周圍,一群野狗轉來轉去,滿懷信心地等候布施食物。它們爭搶,挨揍,慘叫,卻享有天性的快樂。

我們的寶貝黑毛狗戴維不時亢奮地躍起,身子劇烈地抖動,眼神焦渴地注視著南面,懷著枉然的激情,汪汪汪叫了幾聲,顯然是想加入它們的行列。



同樣,康基那樹不是獨自站在自己的綠色世界,而是站在人腳碾成的貧瘠的塵土上。它眺望遠方,那兒草葉上畫著林木的肖像。…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