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
  • Female
  • Senaw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na Wang'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Sena Wa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na Wa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失稿

上周小說斷了稿,說起來真是欲哭無淚,分明在紐約的酒店內拒絕一切引誘,閉門不出寫好了小說,馬上拿去傳真回港,料不到傳是傳到了,只不過中間沒有了三張,把我氣得半死。本來計劃周詳,插圖在未離港時已經先交了去《明周》,小說一寫好便傳真回來,只需植字便成了,怎知卻偏偏失掉中間的三張紙,變了有頭有尾沒中間,《明周》自是無法刊登。真是,失掉最尾那三張還可以先登一截,下期續刊可也,這回卻是失掉中段,無可奈何之至。 以前在海外各地傳真回來都萬無一失,只因都是我親手拿去郵局或者電訊局的,這回交給個美國秘書做,一做便出了岔子,真想捏死她!她雖然不識中文,但是稿上是用阿拉伯字寫著12345678的,怎可以傳了123和78卻漏了456?真是該打十八大板!這回去紐約,是為紐約的公益金籌款,和替華語電視台的開幕禮剪綵,紐約的華文報紙對香港的作家很好,有三間報章要作深入訪問,我很感激他們的熱情,但是為了時間匆促而又要趕稿,所以便騰不出時間接受訪問,心下很感對別人的誠意不起,不過稿不能不脫、便唯有顧此失彼了,萬料不到的是此也失彼也失,《明周》沒有登稿,別人也做不成訪問。…See More
Satur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無求

前些時覺得做人有求很可怕,名也要利也要的,簡直像個戴了兩重枷鎖的奴隸。近來覺得其實沒有什麼是那麼值得求的,金錢並沒有很大的吸引力,賺了不外是花而已,一下子又感到沒什麼意思。好了,在心境上似乎無求了,但是又擔心起來,假使什麼都不求,那麼做什麼才好呢?日子怎麼打發?天天游埠或者約人吃飯逛街是很容易生厭的,何況,朋友們都忙而我不忙,日夜等人有空來陪我也不是味兒,那樣倒變成別人的包袱了,行不通的。也許做人無求也是無味,如果完全不要名不要利不要愛情,那麼人生還剩下什麼呢?想起來悶了半天,有求是那麼的麻煩,無求也是那麼的麻煩。大概,人總要發明一些目標來讓自己去追求一下,不然遊魂孤鬼似的,活著不曉得為了什麼。雖說人到無求品自高,不過品高並不等於不悶。人可以不為五斗米折腰,也可以不為虛名而折腰,但是為了令生活充實,有時非折腰不可,那是為令自己不悶而折腰。…See More
Thurs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從鬧市睡到山上

近來的睡眠習慣十分反常,我說反常,因為自小至大未試過黃昏七時便昏昏欲睡,但是這二十天來,不論人在紐約也好,人在三藩市也好,人在香港也好,都是同一個樣兒,七時開始便難撐倦眼,在紐約錯過了幾台百老匯好戲,只因當時的渴欲只是睡覺,除了睡覺之外,什麼也不想做。當然,朋友們是安排了每晚請我吃飯的,但老是吃得呵欠頻頻,什麼儀態也沒有了,胃口亦不好,不過,至少硬撐了過去。最尷尬的是在紐約最后的晚餐,因為約會太多,餘下一群做時裝的朋友只好羅漢請觀音,全擠在一晚請我,我平生第一怕嘈吵,第二怕吃海鮮,恰巧他們請我去的便是間很熱鬧的海鮮餐廳,是兩隻船鎖在一起浮在水上的,那本來很有趣,只可惜,我不習慣那些噪音,自己的聲量又不夠大,變了連說話也艱難,所以在吃到一半時,眼睛無論如何也睜不開來,唯有請朋友們千萬原諒我不能吃完整個晚餐,再吃下去,我怕要昏掉了。幸而,那些美國朋友們都是不拘小節的,我一面道歉他們一面安慰我說:歡聚過了也就夠了,我可以隨意所之,回家大睡可也。其實最令我耿耿於懷的便是他們本來想各自分開請我,因為我沒有時間,他們被逼聚在一起請我,而卻我大大辜負了別人的美意,吃了一半便被睡神召了回去。不過,早睡…See More
Wednes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半個好人》天秤的另一邊

香港的富豪和超級富豪實在為數不少,有一部分人在這個圈子之內混久了,或者走在邊緣沾光久了,甚至站在可以窺看的地方向往得久了,使漸漸以為這就是香港,忘記了生活在天秤另外一邊的貧苦大眾。我並不是什麼悲天憫人主義者,但是我相信人生除了風花雪月之外,還有其他值得去想去做的事。白天走在街道上,看見蹣跚走路肩負著鏟刀磨較剪工具的老人,蹲在擦鞋箱旁邊等候顧客的愁苦中年人,抬著又長又重的竹竿叫賣和高叫補席的人,他們做著的都是已經被淘汰的工作,但是那是他們唯一懂得的謀生方法。我不禁想,為什麼有些人一分一毫都來得那麼艱難?…See More
Nov 2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假使一個人愛我

我想我需要為我而生的男人多於為我而死的男人。人都是要活下去的,而所有人,都希望活得好活得愉快,雖然說不斷的快樂等於單調,但是我們實在不需要太多的悲劇。假使一個人愛我,我會希望他發奮做人,事業一天一天好,修養一天比一天好。換句話說,他肯自愛,便等於愛我,因為我會分享他的快樂。假使一個人愛我而不自愛,一直的沉淪下去,做事懶惰不上進,修養日差,對人不好,嘴裡說是為我而放棄一切,我卻認為是無此需要的,亦是痛苦的。兩個人相愛,是共生而不是共死,你令我的生活好過點,我令你的生活好過點,你變成個充足點的人,我也變成個充足點的人,那樣才能愛得長久。我們愛上一個人,不外是他令我們喜歡自己多一點,覺得自己好一點而已,如果互相累贅,那便遲早令一方厭倦另一方。…See More
Nov 2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原稿紙·信箋

一個世伯說替我印些私人原稿紙,令我喜不自勝。我自小對信箋等物異常重視,即使寫信給外婆,我也寧可把零用錢省下來去買最漂亮的信封信紙,所以我對一張美觀的寫字紙的欣賞不下於一件美麗的珠寶首飾。從來只想著私人信箋,卻是做夢也想不到可以有私人原稿紙,世伯說顏色任揀,設計由得我,還可以加印名字等等,令我心花怒放。我想,設計還是簡單一點的好,如果我的原稿紙是圓的或者是三尖八角的,印在大紅大花的紙上,老編一定會要求查先生取消我的框框。…See More
Nov 19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能幹的女人

現在男主外女主內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各行各業充滿了傑出的女性,在這類女性之中,有些擺出一副太過精明能幹,隨時可以將別人生吞活剝的樣子,有時我想:這副模樣是否必須?一個聰明和工作能力高的女人,未必一定得加了男性化或者潑辣才能向大眾證明自己,為什麼一個女人不應該既能幹又女性化,既精明而仍然溫柔?很多男人不喜歡茉莉安德絲,並非因為她在銀幕上有過什麼錯失,相反地她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很認真,也許太認真了,以致所有認真都浮在面上:說話時太過字字清楚,一個嘴型也不含糊,不唔也不呀,跳舞時步步像用計算機算過,一分一厘也不差,令人感到這個女人不大像人。沒有人說話那麼清楚,走路那麼認真的。我不是說人不應該認真,不應該在必須的時候硬橋硬馬,但是在內心認真,在內心有把持便夠了,不須要全部擺在外邊唬人。有些出色的女性,跟她們說話時往往會令我感到:「你不及我能幹,知道嗎?你不及我精明,知道嗎?小心別說錯話,說錯話我便剝你的皮,小心別惹我不高興,惹得我不高興的時候我一張尖刻的嘴夠你受!我很忙,我走路很快,說話很快,你這麼左扭右扭的令我想抽你幾記耳光……」總而言之,令人渾身不自在。各人有各人喜歡的類型,我喜歡做了事…See More
Nov 17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這個名字的來由

常常有人問我:「為什麼你的專欄叫做《懶洋洋的下午》?」我告訴他們,那是一首我很喜歡的歌的名字。我常常彷彿聽到開首那幾節怨怨悶悶的喇叭聲,常常閉上眼睛便看見那張唱片在他的唱盤上面轉一整個下午,甚至耳邊響起他粗暴地一把將我拉出門外憤怒地說:「你浪費了我!」的聲音。也許我很自私,我喜歡他的眼睛,我喜歡他比我當時那十九年還要多九年的人生經驗,他懂得那麼多,瞭解得那麼多,跟他談話比跟十九二十歲的小伙子談話味道要濃郁十倍;即使我漸漸失去見他的渴望,即使我是帶著不快和勉強的心情去見他,我仍然喜歡跟他談話。他害怕衰老,從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子身上他可以沾到青春,他喜歡這種感覺;我告訴他他只像二十五歲,雖然我覺得他比他的二十八歲要老。當時的我並不曾想到衰老,我只是想搶過別人的頭成熟長大;他是我的導師,朋友,甚至在我心境適合的時候是愛人。很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這樣,我不喜歡美化或者醜化任何一種關係——至少我在面對自己的時候不會這樣。我沒有說愛也沒有說不愛,反正說了的愛可以不算數,沒有說出來的愛卻可以縈繞一生。什麼叫做浪費了誰?感情永遠不可能是單方面的事,難道你可以愛一個對你的感情完全沒有反應的人?不要說誰辜…See More
Nov 15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誤解

並非心理變態,但常覺得被人誤解是件很好玩的事。既然別人錯看我的性格,便由得他錯好了,就算世上有十個八個不同的林燕妮好了,要別人瞭解真正的我來幹什麼?解釋都是多餘。所以,我不會為別人的誤解和誤罵而大動肝火,或者氣憤難平,反正做人不過是場遊戲,扮演一下不同的角色也不錯。也許這是習慣使然,自少至大給人誤解過無數次,而誤解當然沒有什麼是好的,不過我覺得都不用覺得委屈,誤解我的人自然是不打算喜歡我的人,假如他們堅持用錯的角度去分析我的為人——例如我幫助別人反被當作工於心計之類——那麼我解釋也是沒有用的。既然對方決心不喜歡我,那麼瞭解了我也一樣不會喜歡我,與其如此,不如誤解,誤解得越多越好,最怕是不喜歡我的人瞭解我。有些朋友天天為大事小事而向不相干的人解釋,忙得不可開交,我常說:「解釋什麼呢?不瞭解便不瞭解算了,我們不欠所有人一個解釋。」我的人生哲學只有四個字:「化繁為簡。」比方說,不用瞭解我,疼我便行了。即使最親近的人也一樣:不用瞭解我,愛我便行了。只要我順子之眼、悅子之耳、解子之意,那便歡欣融洽,瞭解不瞭解我都無所謂。別人不瞭解我,我一點也不痛苦,就是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緊張別人不瞭解他。人與…See More
Nov 14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神話笑話

那些阿拉伯王子的富有奢侈,已經成為二十世紀末的神話兼笑話,是神話,因為中東的油礦令他們的錢來得容易得像在地上湧出來,是笑話,因為錢來得容易到那個地步,他們的價值觀念便相當詼諧。中東的女性在國內是要從頭笠到腳的,那是傳統的服飾,但是那些公主富女們一樣嚮往華倫天奴,聖羅蘭·蒂柯,仙奴等等的時裝,那怎麼辦呢?買是大買特買的了,但是在本土不能穿上街,便只好在家裡穿,顧影自憐一番,有如錦衣夜行。當她們出國的時候,上機時仍穿從頭笠到腳的傳統衣服,上了機便換上法意名家的時裝,到了巴黎下機,根本是另外一個人了!中東王子富商又怎樣呢?自然想買什麼便買什麼了,價錢是不用看的,反正錢多得在耳朵瀉出來。世上的東西,自是有能力者買之,不過,人卻是不能買的,但是他們似乎並不明白。 聽過一個這樣的故事: 有位中東王子在外國一間豪華餐室,放眼一望,看中了誰個女郎便對助手說:「我要這個!」有時,有些這個那個是可以要到的,但是有一日,他又看中了一位麗人,照例說:「我要這個!」他的助手對他說:「不行呀,那位是外交部長的太太啊!」…See More
Nov 1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我相信……

我相信人只要天天對自己不滿,便天天有進步。不過,在對自己的成績不滿之中,也要學習接受自己和喜歡自己。憎厭自己的人是會沉淪的,那種心理會令到人不但憎厭自己,也會憎厭別人。我相信寬恕。 愛人不是那麼容易遇得上,想起幾經辛苦,才在茫茫人海中結伴攜手,便很多小事也可以寬恕。跟個你喜歡,但卻常常會做錯事的人共走人生路,總好過跟個自己不大喜歡、但卻永遠不會做錯事的人同行。我相信友誼需要珍惜。我認為因為三言兩語,或者一件小事而反目成仇是愚蠢的事。 朋友相交那十年八年,才會有肝膽相照的互相扶持,友誼的種子,經過了十年八年的培育,才能長成為庇蔭我們心靈的大樹。我不忍,也不捨,因為一時小器,而把多年的感情毀諸一旦。我不疑人,我禁止自己去疑,我忍受別人疑我,終有一天我會令朋友明白,友情會戰勝自私、小器和多疑的人性弱點。何必毀掉似水長流的溫馨感情?那是大家的損失,容忍是必須的。我相信愛情。…See More
Nov 7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苦命詩人

「似是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這兩句詩很多人都會記得,只要認得字的人都會自然而然地浮起那個畫面和那種感懷,那正是好詩的動人之處。至於作者,也許有人想不起那是黃仲則,對一般人來說,黃仲則的詩比他的本人出名,人家記得他的詩句,卻不記得是誰寫的,不像李白,名字和詩句樣是大眾偶像。黃仲則是清代一位短命詩人,卒年僅三十四歲,他一生窮困坎坷鬱鬱以終。 「全家都在風聲裡,九月寒衣未剪裁。」這兩句詩便是他家境的寫照。這兩句詩大概你也看過吧,作者便是黃仲則了。他是個八歲便會寫詩的天才詩人,然而一生潦倒,以致發出哀聲。 「十有九八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那便是他的牢騷。至於他的: 「別后相思空一水,重來回首已三生。」亦是令人低首徘徊的名句。到此,你記得你實在認識黃仲則了吧?他一生寫過二千多首詩,可惜還是含恨而沒。在他有自信心時,他會自己安慰自己,不相信有才的人會不得出頭:…See More
Nov 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有理之言

很喜歡看文言文,因為文言文言簡意賅,語詞中的,是學習寫文章的好工具。隨手拿起本《東萊博議》,覺得其中很多話很有道理。有一段說:人發問題,並不定因為他不懂得那件事,而是心裡有所不安。這是很好的心理研究,善於察言辨色者會知道,他所要給他的不是個答案,而是一些令他心安的話。 有一段說: 以禍害為例勸諫別人,是令到對方恐懼而聽你的話;以道理去勸諫別人,是令對方因為你的理由而聽你的話,兩者都不是令對方開心的。假如遇上天不怕地不怕的,禍害的例子不會令他聽從你;假如遇上不講道理的,他下會肯聽你的話。勸諫的技巧是要令對方覺得開心和好過,這樣做愉快過那樣做,那麼他才會甘心情願地聽你的話。 有一段說: 臣子不知道有君王不是最大罪,諸侯不知道有君王也不是最大罪,如果君王自己也不知道有君王,那便罪無可恕了。套用現代的商業管理來說,便是:職員不知道有老闆不是最大罪,高級職員不知道有老闆也不是最大罪,如果連老闆也不知道自己是領導人便罪無可恕了。…See More
Nov 5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四種人

有一個說法我完全同意:有才幹而沒有脾氣的人最好,有才幹而有脾氣的人次之,沒才幹而沒有脾氣的人又次之,沒才幹而有脾氣的最劣。 有些人對自己的性格沒有自信心,唯恐沒有脾氣便沒有人會以為他與眾不同,所以便多疑多懼,有事沒事都怕別人不尊重他,大小脾氣亂發,令人感到煩不勝煩。亦有些人以為發脾氣是身份象徵,既有了一定的地位,便非要耍脾氣不可。以我看來,這又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的表現,以為不耍脾氣別人便不知道他的成就。還有些人是以為耍脾氣是成功的花紅,兩者是一氣而來的,從前未有地位,沒資格耍脾氣,如今有地位了,有資格耍脾氣了,於是便覺得不給人臉色看白不給,不擺架子白不擺,其實非常幼稚。我不喜歡聽見人說:「以我今時今日,犯不著遷就他!」…See More
Oct 15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智慧之燈

《朱子治家格言》聽得多了,不過每次都是看到「黎明即起,灑掃庭院」而止,因為我對黎明即起毫無興趣,於是便從不看下去。今天空閒,又是亂翻書看,找到了《朱子治家格言》,總算看了一遍,他的治家格言有些十分大男人主義,思想迂腐,例如:「童僕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艷裝。」他的理由大概是妻妾艷裝會惹來狂風浪蝶,他的妻妾是要在家中做黃臉婆的,我自然反對,不單只我,相信所有愛美的女性也會反對,而且,妾什麼?現在沒有妾這回事了。童僕俊美有什麼不好,要是請司機請傭人,我也巴不得個個好看,悅目好過刺眼。不過,朱子有幾句話是我很喜歡的。他說:「見富貴而生諂害者最可恥,遇貧窮而作驕態者賤莫甚。」見到富的人而馬上諂媚的人,通常都是遇到貧窮的人便趾高氣揚的人,我平生最討厭的亦是這種人,朱子說得對,這種人最賤,對著貧窮的人,當自己是貴族,對著富貴的人,卻馬上肯當自己是條狗,的確是賤莫甚!我亦同意他說:「因事相爭,焉知非我之不是?要平心暗想。」平日我們與人爭吵,總是堅持自己對的,人的天性是不肯認錯的。不過,我從生活中的體驗是:認錯其實對自己是有益的,不認,便不知錯,不知錯便等於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弱點,那樣只會繼續錯下去。要是反…See More
Oct 12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智慧之燈》性格

很不喜歡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的人,只可惜,很多人誤會了這就叫做有性格,這就叫做我行我素,其實,這什麼也不是,只是自私而已。我們雖然不為別人而生存,但也決不是只為傷害別人而生存,如果人一味要爭取最有利於己的東西,而全然不顧及是否傷害了別人,那是品格低下的。試過拍廣告照片,用了幾個業餘演員,其中一個看中了另一個身上的服裝,便硬要人家跟她對調,另外一個雖然不大願意,但是為了避免爭吵,便讓給她穿了。那個爭人家服裝穿的就是只顧著爭取自己喜歡的東西,卻完全不理會別人會不會不開心,既然嫌自己身上那件不夠漂亮,為什麼要推了給別人穿?那自是討人厭的。…See More
Oct 10

Sena Wang's Blog

林燕妮《智慧之燈》失稿

Posted on November 25, 2020 at 6:36pm 0 Comments

上周小說斷了稿,說起來真是欲哭無淚,分明在紐約的酒店內拒絕一切引誘,閉門不出寫好了小說,馬上拿去傳真回港,料不到傳是傳到了,只不過中間沒有了三張,把我氣得半死。本來計劃周詳,插圖在未離港時已經先交了去《明周》,小說一寫好便傳真回來,只需植字便成了,怎知卻偏偏失掉中間的三張紙,變了有頭有尾沒中間,《明周》自是無法刊登。真是,失掉最尾那三張還可以先登一截,下期續刊可也,這回卻是失掉中段,無可奈何之至。



以前在海外各地傳真回來都萬無一失,只因都是我親手拿去郵局或者電訊局的,這回交給個美國秘書做,一做便出了岔子,真想捏死她!她雖然不識中文,但是稿上是用阿拉伯字寫著12345678的,怎可以傳了123和78卻漏了456?真是該打十八大板!…

Continue

林燕妮《智慧之燈》無求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前些時覺得做人有求很可怕,名也要利也要的,簡直像個戴了兩重枷鎖的奴隸。

近來覺得其實沒有什麼是那麼值得求的,金錢並沒有很大的吸引力,賺了不外是花而已,一下子又感到沒什麼意思。

好了,在心境上似乎無求了,但是又擔心起來,假使什麼都不求,那麼做什麼才好呢?日子怎麼打發?天天游埠或者約人吃飯逛街是很容易生厭的,何況,朋友們都忙而我不忙,日夜等人有空來陪我也不是味兒,那樣倒變成別人的包袱了,行不通的。

也許做人無求也是無味,如果完全不要名不要利不要愛情,那麼人生還剩下什麼呢?想起來悶了半天,有求是那麼的麻煩,無求也是那麼的麻煩。…

Continue

林燕妮《智慧之燈》假使一個人愛我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20 at 2:17pm 0 Comments

我想我需要為我而生的男人多於為我而死的男人。人都是要活下去的,而所有人,都希望活得好活得愉快,雖然說不斷的快樂等於單調,但是我們實在不需要太多的悲劇。

假使一個人愛我,我會希望他發奮做人,事業一天一天好,修養一天比一天好。換句話說,他肯自愛,便等於愛我,因為我會分享他的快樂。

假使一個人愛我而不自愛,一直的沉淪下去,做事懶惰不上進,修養日差,對人不好,嘴裡說是為我而放棄一切,我卻認為是無此需要的,亦是痛苦的。兩個人相愛,是共生而不是共死,你令我的生活好過點,我令你的生活好過點,你變成個充足點的人,我也變成個充足點的人,那樣才能愛得長久。我們愛上一個人,不外是他令我們喜歡自己多一點,覺得自己好一點而已,如果互相累贅,那便遲早令一方厭倦另一方。…



Continue

林燕妮《智慧之燈》原稿紙·信箋

Posted on November 18, 2020 at 11:14am 0 Comments

一個世伯說替我印些私人原稿紙,令我喜不自勝。我自小對信箋等物異常重視,即使寫信給外婆,我也寧可把零用錢省下來去買最漂亮的信封信紙,所以我對一張美觀的寫字紙的欣賞不下於一件美麗的珠寶首飾。從來只想著私人信箋,卻是做夢也想不到可以有私人原稿紙,世伯說顏色任揀,設計由得我,還可以加印名字等等,令我心花怒放。我想,設計還是簡單一點的好,如果我的原稿紙是圓的或者是三尖八角的,印在大紅大花的紙上,老編一定會要求查先生取消我的框框。



我雖然一直用美觀的信紙,但是從來寄不出一封美觀的信,因為我的字體之劣和不整齊,實在很難找一個比我更糟的,所以每次在飲宴場合被人遞過一支筆來在嘉賓留名冊或者絲緞上簽名,我便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下去。我的字丑,但是卻不小,所以更加顯得礙眼。不論如何秀麗的一張信紙,被我填滿之后便難有秀或麗可言,收信人多半不會覺得有美感,只不過信紙好看,我自己寫著舒服。…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